理性與感性:小心!不要陷在「流沙」裡!

星期五黃昏時分,阿舒正準備下班,享受週末。這個時候,老闆走了過來,跟阿舒說 :「你的項目出現了問題,我們星期一再詳談。」

阿舒頓時心情一沉,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問題會否影響老闆對她的印象呢?她決定遲些才下班,並反覆查閱文件,嘗試找出錯處。一個小時很快就過了,原本快樂的星期五,變成OT星期五。因為找不到問題所在,阿舒的心情開始有點煩亂。這時,電話響起,朋友打來了。不知不覺間,原來已過了約會朋友的時間,只好叫朋友們先吃,並抱歉不確定是否能出席。

掛斷電話後,阿舒繼續為問題而苦惱。「究竟問題是大問題,還是小問題呢?老闆說下星期才探討,應該是小問題吧!」雖然有這個想法,但仍未能平復焦慮。那天晚上,阿舒輾轉反側,心裡「嘰哩咕嚕」,未能入睡。整個週末,阿舒繼續反覆思量問題,淹沒在沉鬱與不安中。

不確定因素往往會令人焦慮和不安。這份不安感,會驅使人不停地想,不停地做。你又有沒有企圖透過這動作,去蓋過焦慮不安?如果有,那麼你應該知道,動作雖然能讓自己心理上暫時好過一點,但是實際上只會令你身心更疲累。

有人說:「疲倦一點,總比什麼都不做好,不是嗎?」現代都市人遇到的困難,往往需要清晰的頭腦去分析和解難。當我們疲於奔命去做時,我們的分析能力會因為太專注在問題的本身而被削弱了。你有沒有試過看一套緊張的電影時,我們很容易失去對四周環境的敏感,甚至聽不到身邊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專注在電影中,可以增加你對戲的投入感,但在處理困難的工作時,失去這份敏感可能使我們錯過重要的線索和要點。所以,當我們對工作上的困難感到焦慮不安時,首先別沉醉在那份擔心及自我懷疑中,而是去了解和接受當時的限制。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地進步,並作出更合適的反應。

此外,我們要留意行為是否有「建設性」。簡單來說,即是做的事能否為你帶來具體的幫助。回到上面的故事,當阿舒初初發現問題時,首一、兩次重溫文件,會讓她更能掌握情況和評估風險。但是接著的數小時,她再不停地反覆閱讀和思考同樣的文件,建設性就沒那麼大了。周末時反覆思慮,建設性就更低了。讓我們多一點察覺,把心力放在有「建設性」的思考和行為上。

研究指出,不安的情緒本身是短暫的,若我們不理會它,不安慢慢會自動消失。若我們透過不同的行為來壓抑它,反而會延長它的壽命;就好像一個人在流沙裡掙扎,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相反,若我們學習接納自己現時的限制,並察覺做的事是否具建設性,我們就能減低不安情緒的掙扎,好讓我們有更清晰的頭腦思考問題。今天甚麼事讓你不安呢?甚麼問題讓你反覆思考呢?要切記,不要陷入「流沙」裡啊!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老師的冠冕

我於八十年代初畢業於香港大學電機工程系。當時正值香港工業高速發展,加上畢業時取得一級榮譽,本應在工程界好好發展,但是當時內心常有一把微小的聲音在呼喚,叫我服侍年青一代。正如美國教育家帕克‧帕爾默(Parker Palmer)的著作《讓生命發聲》所言,年輕人要傾聽內心志業的呼召。於是,我跟隨這把聲音,不理會當時家人的反對,毅然棄工從教。我放棄了香港電燈公司南丫島發電廠的職位,走進了校園,成為老師。轉眼間,在2019年從學校崗位上退休,完成了三十七年服務教育界的召命。

早前,我與在1986年任班主任的第一屆中七級學生相約重聚。他們大半已移居海外,有人遠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甚至泰國。留港的反而屬少數,所以畢業後較少一起相聚。由於疫情的緣故,線上會議更趨普遍,於是我們師生相約在線上。

我聆聽他們畢業後30多年的人生故事,各自精彩。這群50來歲的校友,有大學教授、教師、工程師、電腦專才、物理治療師、商界高層等,都是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他們都擁有自己成功的事業,更有幸福家庭;在不同的社會崗位上,努力追尋自己的理想。我當日教授的物理知識,他們或許大部份已經淡忘了,但仍能記起當年為應付高考,每天放學後班主任陪伴他們一起溫習,直至晚上九時學校關門才離開的情景。在我們每天相處中,真摯的師生情便由此慢慢建立起來。這次重聚,除分享近況,他們更向我和另一位老師表達了充滿深情的謝意:

「……在這裡,容許我多謝恩師,你們的教導是我人生中成長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現在每天最需要用到的知識,都是從你們那裡得來。我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反而對我現在的工作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在這裡,衷心地感謝你們以自己的生命影響了我的生命!令我深刻地體會人生和信仰上的意義。」

「……容讓我將最大的讚譽獻給我們的老師。他們不但教授我們學科上的知識,他們的言行舉止及價值觀更成為我們人生的楷模。最重要的是,他們引領我尋獲信仰,認識神。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他們的恩情,我無以為報……」

他們這群理科學生,求學時期非常理性,對我們所見證的神,常提出質疑與挑戰。今天,他們竟然每一位都成為基督徒,更有幾位成為牧師、傳道,還有兩位宣教士,在泰國和埃及服侍當地人民。其餘的,都在教會內熱心事奉,對外則服務社區。看見他們生命發出的光輝,我引以為傲!

那天晚上,我興奮得久久不能成眠。回想昔日,我選擇了教育;今天,我欣見教育的成果。教育是生命工程,每一個孩子的生命都需要一盞明燈照亮他們。老師的神聖任務,就是要以關愛、以熱情,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來引導孩子成長。孩子的成熟歷程雖各有不同,正如植物一樣,有些早熟的,在春天或夏天已開花;有些遲熟的,在秋天或冬天才吐艷。但只要園丁悉心照料、用心灌溉,時候到了,他們就自然開花結果。我萬分慶幸自己能成為其中一名小小的園丁,在教育的園圃裡,享受著學生生命花朵的芬芳與艷麗。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榮休校長

全人生命教育學會創會會長

理性與感性:感情用事──讓我們一味忍受

美美(化名)是獨生女,也是單身一族。她的父母不斷催促她嫁人,要找個歸宿。雖然她不喜歡相親,還是勉強接受了父母的建議。為了滿足父母的心願,美美不情願地跟父母很喜歡的男士開始拍拖。美美覺得很辛苦,因為她根本不喜歡有束縛的生活,而那個男士也不是她所愛的類型。無奈父母年紀老邁,美美不想他們擔心和失望,所以勉強做著違反自己意願的事情。父母常常掛在口邊的說話:「你不結婚,就是不孝順我們。」父母抓住她的愧疚感,要求她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

不知美美的遭遇是否耳熟能詳呢?無論在身邊的朋友或同事之中,總有一、兩個人會遇上類似的情況;特別是女性,彷彿好像食品般有保鮮期(expiry date),必須三十歲前「出貨」,否則會被視為「剩女」、「老姑婆」。其實現今世代套用這種想法是否仍然合宜呢?隨著女性受教育、財政獨立、社會地位提升,很多女性確實有選擇結不結婚或何時結婚的權利。若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便盲目地找個自己不太喜歡或合不來的人結婚;長遠來說,只會苦了自己,甚至害了下一代。

美美不想結婚,相信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許,我們不一定像美美一樣被迫婚,但可能我們在生活中也同樣面對外來的聲音、期望、壓力。我們可以怎樣處理這種情況呢?

一、細聽自己內心深處的意願

先放下外面給你的意見和期望,問問自己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先要細心聆聽內心的想法,明白、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我見過很多人感情用事,勉強自己作違背內心意願的事,以致精神飽受壓力,甚至鬱出病來。

二、權衡輕重

外面的壓力和內心意願不一致時,建議把兩種選擇的利弊列出來。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全面和客觀去徹底分析情況,作出一個相對較好的選擇。以免不斷糾結於兩者之間,造成不必要的精神困擾。

三、懂得拒絕

以美美的情況作為一個例子闡述。那些想子女早些結婚生子的父母,他們的立場和喜歡獨身的子女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子女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就要懂得拒絕。即是不要因為對方是父母,就無條件順從他們。畢竟人生是你自己的,最終面對狀況或結局都是由自己去承擔,例如:父母不能代替你去朝夕面對你不喜歡而又下嫁的丈夫;他們也沒法代替你去處理婆媳、養兒育女等事情。所以要清楚自己的想法、意願和實際情況,切勿一失足成千古恨。

對於是否結婚或生孩子這樣的事情?沒有所謂絕對答案。各有各好,也各有利弊,其實就是個人的選擇問題。我也見過有求診者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去讀一些科目。畢業後,工作了一、兩年便辭職了。原因是他發現他根本不喜歡這個行業,不但覺得不適合自己,而且這也不是他想過的人生。我們要做的是按照自己認為更合適自己的方式生活,而不是單單按照父母的要求來生活;否則,我們就要一直忍受父母的干預。若果太感情用事,我們不會擁有自己想過的幸福生活。

「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傳道書3:22)。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學人生:說話暖心窩 鼓舞激勵人

多年前,我經歷家人離世,曾經落入極度哀傷之中。我的學生回校探訪我,表達關心、支持,並鼓勵我積極振作,勉勵我仍有很多家人、朋友及學生支持我;不要放棄自己,要努力面前。猶記得眼前的學生已不是小孩,他們強調提醒我的鼓勵說話是我從前經常跟他們說的,現在用回在我身上,激勵我撐下去。雖然當時我的心情仍然十分傷痛,但是聽到他們給予的鼓勵和支持的說話,卻暖在心窩。感謝學生們為我當時的困境打了強心針,好讓我堅持下去!

我又想起爸爸自小對我說:「你是全家最無用的孩子!」這句說話傷透我心,也曾打沉多年來的我,困擾著我的成長;我心中始終覺得自己無用、無價值。若不是我透過學習心理及輔導,經歷治療及生命成長,並感受到天父創造的愛,認識自我價值,我想我仍然生活在自卑自憐的狀態之下。接觸過很多父母,他們喜歡拿自己的孩子跟別人比較。常常叫兒女看看兄姊,學他們的成績成就;看看表兄姐,學習他們各方面的能力;看看鄰居,學他們說話多得體。這些父母卻忽略了孩子的強項、優點,令孩子總是覺得比不上別人,常被「不夠別人好」的自卑心態困擾,令到有些孩子沮喪至沒有動力再學習和生活。

當我成為老師時,我常常提醒自己話語很重要,不可輕看說話帶來的力量。由於說話的影響力很大,我學習多說造就人的說話,讓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因為正面鼓勵的說話啟發生命方向及發展,建立孩子自信;負面說話帶來傷害及拆毀,破壞自信心。話說得合宜及適時,正如箴言25:11的勉勵:「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像金蘋果鑲在銀的器物上。」人聽起來多美妙適切,起著激勵及鼓舞作用,感到窩心及帶來動力。我更常常鼓勵學生不要與人比較,了解別人做到的方法或策略,欣賞他們的成就,甚至向別人學習。或者,可與昨天的自己比較,訂下小目標,看自己的進步。每天進步一點點,我相信每個人能夠持續成長,生命一定可以更優美。

天父創造每個人是獨特而有價值的,有其特質,都是美好。每個人須持續發掘和發展潛能,在不同角色和崗位上運用、發揮及展現出來,活出精彩的自己。期盼每個孩子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生命活潑、怡然、健康、喜樂和自信。

曹美娟校長

理性與感性:EQ的迷思

情緒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人的情緒有高低起伏,而情緒正是我們面對事物的一種心理反應。最近筆者跟朋友談起情緒管理,朋友說:「某位朋友經常發脾氣,他的EQ很低。」他接著說:「另一位朋友無論經歷甚麼事也不會有特別情緒,他的EQ很高。」究竟甚麼是EQ?情緒又能否用商數來表示呢?

談起EQ,相信很多人也會聯想起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的著作EQ。這本1995年出版的書提出了情緒商數(Emotional Quotient)的概念,當時這個概念引起了廣泛討論,有學者質疑情緒能否用商數來質量化?如果情緒能夠用商數來顯示,那情緒商數跟智能商數(Intelligence Quotient)是否相關?情緒商數是不是應該被包括在智能商數裡面?

後來,學界衍生了對情緒商數有三種不同的理解。情緒商數(EQ – Emotional Quotient)指用來測定人的情緒及其變化的商數;情緒智慧(EI – Emotional Intelligence)是測定人面對情緒問題的認知強弱;情緒智商(EIQ – 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是把情緒的認知也視為智能商數的部份,類似於情緒方面的智能商數。現在常說的EQ通常是指EI或EIQ。Salovey與Mayer(1997)定義情緒智商為一種準確地察覺、評估、表現情緒的能力,擁有良好情緒智商能促進身心健康、工作表現及領導能力。心理學家提出了多個情緒智商的模組及其評估方法,其中Salovey和Mayer 的能力模組(Ability Model)指出情緒智商有四方面:

一、感知情緒:從人的面部表情、聲音、圖像及文化背景偵測人的情緒。

二、運用情緒:運用情緒來促進各種認知活動(例如:思考和解決問題)。

三、理解情緒:解讀不同情緒及理解情緒與意境的互動。

四、管理情緒:運用有效方法調節自己和他人的情緒,不被情緒駕馭。

了解過情緒智商的定義,下次讓我們來探討訓練情緒智商的方法吧!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教學人生:排隊

每個新學年開始之時,有經驗的老師都會花上不少時間做常規訓練,所謂「先管後教」。學年往後的日子教學生,更加能夠得心應手。其中教低年級學生整齊地排隊,亦是每年的指定動作。

其實,我們一生人也在學習排隊,曾聽過以下一個故事:

父親對家人說:「年紀愈來愈大,你們好好過日子,我已經在排隊啦!」兒子笑著回應:「我也在排隊,孫兒也在排隊呢!每個人一出世,就在排隊啦!」母親插口道:「排就排,不要亂打尖插隊啊!」故事道出每個人的終結就是死亡。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因先天身體狀況,每每比常人更接近死亡。因為缺乏自理能力,家人也倍感擔心自己離世後,孩子乏人照顧。有些豁達的家人自嘲「白頭人送黑頭人」反而是祝福,並時刻為此做心理準備。當然,各人的取態也不同。我最初在特殊學校任職時,不論早晨或黃昏都碰到一位家長在跑步。我讚賞她很注重保持身體健康,她卻回應只是不想比兒子早死,沒有人照顧愛兒。

中國人很多時候都忌諱談論死亡,而我認識很多特殊需要的家長都不以此為禁忌,還想好好為此作準備。家長作為特殊需要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家中日曆上都劃滿了回醫院複診的日子,以及日復日定時餵孩子吃藥的日程。有些患上腦癇症的孩子,家人每時每刻好像如臨大敵般,怕孩子突然病發,也令家人精神極度緊張。因此,有關死亡的家長教育,可能是我們學校最需要配合的課題。

我相信,思考死亡,坦然面對,反而是對生存給予最大的尊重。

去年七月和十二月,學校已先後有兩位校友離世,都不超過三十歲。其中一位校友的弟弟在網誌上悼念姐姐:「對於像她這樣的智障人士,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表達愛意,給她關注和愛護。反過來,她也會給你一個燦爛的微笑,或者流下眼淚來表達她的真實感受。你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我懷念當中的每一個點滴……」

本校每年畢業生不多,有大約十位。曾有同事問道:「他們有些從小一到中六都在這裡,已十二年了。現在就要畢業了,實在捨不得。他們都是智障的苦孩子,畢業後還會記得我們嗎?」我回答說:「或許因為健康的緣故令他們有一天不記得我們,然而這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過親人般相處的時光……我們做老師的,永遠記得他們,並用一生去懷想。」

別矣!阿純、阿光,天家再聚!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理性與感性:理性的測試及反省

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經常有偏差的思維,包括偏見及謬論。只可惜很多時,我們並不留意或潛意識地忽略了。

假若別人指出我們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很容易以一些防衛系統拒絕接受,或用其他的偏見去抵銷批評。所以以下是一些有趣的情況,可以提示我們有沒有認知上的誤差。

一、當你聽到一篇很有挑戰性或批判性的演講,你心裡就會想:「最好某某朋友、親戚或某類群組的人聽到就好了。」

二、雖然你相識滿天下,但卻沒有親密的朋友能夠真正認識到你內心的掙扎。

三、你有傾向對別人說:「我早已告訴你了。」

四、當你和親友的關係出現緊張或破裂危機之時,你會感覺到是對方的錯,而對自己的責任不覺得肯定。

五、你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或脾氣。

六、你經常重溫別人的錯處,及想像如何在與對方交談時矯正他們。

七、你會大聲說出或在社會媒介分享如何幫助他人改變過來。

八、你對自己的錯誤及罪過有很多藉口,但對得罪你的人之過失卻想不到多少。

九、當你不喜歡的人失敗的時候,你內心感覺開朗。

十、當你說「對不起」的時候,通常會加上「假如」這兩個字;但是當你講「我原諒你」的時候,又會加「不過」兩個字。

(上述資料是參考Wilson JC, 2018年的一篇有關基督徒生活上有偏見的文章。)

要預防及減低自己的認知偏差,有專家介紹一些具體的自我提醒方法:

一、首先要接受自己並不是不會有偏見的人,所以要有自我反省的時間。

二、練習「原認知」(metacognition)的想法,是思想一下自己的想法。經常退後一步想一想,剛才的說話、行為反應合適嗎?

三、習慣考慮有沒有其他可能性,如有需要應有勇氣請教他人。

四、明白及接納很多看似理性的事情,也並不是絕對沒有偏見的。

五、接納無論什麼時候,不計年紀經驗,應可以從錯誤中學習。

六、留意自己的自我心態,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會忽略的地方而非自己的成就。

(以上意見是參考Hambley C, 2018年寫有關醫生要留意的偏見之文章。)

保羅在新約羅馬書12章2節勸告信徒:「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這裡「察驗」的英文是Test,所以間中反省一下自己的心思意念,是很有意思的。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比賽中的激勵

自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的結束,各班學生正從禮堂返回自己的課室。甲班的學生表現得異常雀躍,因為他們在比賽中囊括所有獎項。這似乎是必然的事,因為他們是精英班,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任教。相反地,乙、丙及丁三班的學生卻有點垂頭喪氣;他們是普通班,全部由同一位初出道的年輕老師任教。兩位老師的表情截然不同,一位面露光彩,另一位的面容則尷尬萬分。後者不禁在心中問:這樣的比賽有意義嗎?學生能力的差距甚大,同場比賽是極不公平的。對他的學生及他自己來説,陪跑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不過,沮喪之餘,他慶幸自己能夠看見尖子學生的能力及卓越表現,實在有點大開眼界。自此,他積極探討有效提升語文能力的方法及有意義的學習活動。想不到是次比賽的挫折,竟然成為這位老師在教學上求進的一大動力。

數年後,這位年輕老師已累積一些經驗。他充滿自信地為所教的兩班中六學生安排一項「班際英語辯論比賽」活動,甚受學生歡迎。雖然兩班學生始終需要分出高下,有贏有輸,難免有學生會感到失望,但是在過程中,活動十分充實,並且具有挑戰性,學生都表示有所得著及進步。他們首先學習演講、評分及擔任評判。之後,兩班各自進行模擬辯論比賽,全班學生分成三組,每次由兩組派出代表作辯論員,另一組擔任主持及評判。經過班內多輪切磋之後,才派出隊員參加正式的班制比賽。老師非常滿意這項教學活動,因為他看見學生十分投入及主動學習。在那段日子,每次他進入課室的時候,學生已把場地佈置妥當,各人準備就緒,活動隨時可以開始。老師的預備功夫委實不少,例如設計評分、搜集辯題、批改演講稿、作出示範、與個別學生練習等,但當他看見學生為了那場終極比賽而緊張、認真、興奮、努力背誦講稿等場面,頓時覺得所有的心機及付出都是值得的。

看來以前那一場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激發了這位老師對卓越的嚮往及追求,他把握比賽獲獎的驅動力,為學生確立目標,最終雖然只有一方勝利,但各人的語文能力都得到提升,自信心增加,都是奮鬥的成果。此刻,筆者想起使徒保羅提及比賽的鬥志,並勸勉信徒要認定天國的目標而奔跑:「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在賽場上奔跑的人,雖然大家都在跑,但是得獎的只有一個人——你們要得獎就該這樣跑。」(聖經哥林多前書 9:24)

校長:英韻

理性與感性:「唔駛急,最緊要快!」

茶餐廳中傳來食客和侍應的對話:「唔駛急,最緊要快!」這句話不但聽起來有趣,箇中也具深層意義。

「快」形容處理事情的速度,而「急」則形容人的心態。在一些簡單,與體力勞動相關的事情上,「快」和「急」有些時候會相輔相成;例如追趕巴士,焦急或許可以令你的手腳快一點,以致成功追上巴士。但有些時候,「急」只會讓我們感覺快一點,實際上,並沒有促進效率。香港生活節奏急促,「趕喉趕命」的人隨處可見。你有沒有試過在升降機內不停按鍵,彷彿升降機會上升得快一點?或者,午飯時,你一邊工作一邊用膳;甚至極速把飯盒倒入口中?這種生活不單發生在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上班一族,或有幼兒的在職父母身上,而是比比皆是。

對著要趕急完成的事情,我們有時會採用「一心多用」(Multi-Tasking)的方法。但到底「一心多用」是令人「感覺良好」,還是真的可以提高效率?研究指出,人類很少能真正「一心多用」,同時做幾件事情。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快速由一件事轉去做第二件事;例如:當我們邊講電話,邊查閱電郵時,原來我們不是同時處理兩邊的資訊,而是快速地轉換工作。即是由看一段電郵,轉去講兩句電話,再轉回看電郵。其實, 工作轉換(task switching)是很費神的。你有沒有試過在工作轉換的過程中迷失了,然後問人自己剛說到哪?一般而言,處理越複雜的事情,腦袋需要越多轉換時間和「腦力」。所以,「專心一意」去做,可能比「三心兩意」有更好的果效。

另外, 焦急的心情容易觸動負面情緒,也會影響判斷力。我聽過不少家長苦訴早上帶小朋友上學,而後趕上班的慘況。試想像,爸媽起床後用九秒九速度梳洗更衣,然後用盡一切方法叫醒那晚上不願睡,早上不願起床的孩子們。越是不想遲到,心情就越是焦急,掛在嘴邊的是一百次「快啲啦……快啲啦……」夫妻倆有時更會因為焦急的心情而怪責無辜的另一半,孩子亦會因為感覺到父母的焦急而容易心情煩悶。就算最後能準時上學和上班,經過一個早上的折騰,無論成人還是小孩,都已感到疲憊不堪。焦急的心情更會令人容易忽略細節,導致人為錯誤,結果要花更多的時間修正,影響效率。

要做到「快」而不「急」,我們首先要「活出專一」;特別是面對複雜的事情,要給自己多點空間。這可能包括遠離網絡世界,或暫時不看電郵短訊,專心地把複雜的事情做完。第二,每天預留時間給自己(me time),好好照顧自己的心情和了解自己內心的狀況。休息時休息,不要邊進食邊工作,休息是你的基本權利,你值得擁有!默想、靈修、靜觀練習都是有效幫助我們了解自己心情的方法,並可以重整思緒。若你喜歡文字,不妨重新啟動寫日記的習慣,把生活點滴、心思情感寫出來,回顧、默想並重整。最後,反思生活節奏是否適合自己。有些人享受快的節奏,有些人卻抵受不了,覺得很大壓力。今日開始,不妨每天問問自己內心感受如何,是否能享受今天的生活?你的家人、朋友能否適應你的生活節奏呢?

橡筋拉得太緊,便會斷掉。如果你覺悟自己已長期處於緊張、焦急的狀態,是時候重新設定你的節奏時鐘了。不停按升降機的按鍵,並不會令升降機快些到達目的樓層。重點不是要讓我們感覺快了,而是要學習讓自己不慌不忙,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並且能夠享受生活的點滴。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你的專業 我的欣賞

近一、兩年,香港所面對的學習生態,對家長、學生和老師想必都有不少的轉變需要適應;對學校更是一個嶄新的挑戰,學校的運作形式需要不斷按時勢的發展去重新調整及編排,其實也是一種新的學習。

教學模式的改變,例如透過網上視訊會議進行的網上教學,學習資源放到網上平台供同學自行閱覽學習等,已變成新常態了。往常的學校活動,如興趣班、課外活動、學科比賽與參觀、交流與遊學、服務學習探訪、旅行、運動會、開放日、學校慶典誌慶、畢業禮、測驗考試等等,無不受到重大影響;舉行日期往往一改再改,部分最後可能以取消作為最終決定。學校所付出的時間和心思,可謂付之流水,十分可惜。

學校面對不同的轉變,想必大部分會先與校內老師們醞釀及考慮學生之益處為依歸,最後可能仍有人對有關安排感到不滿;甚至對學校作出種種要求。然而希望各人抱持積極、正向及合作的心態,相信事情定有更好的解決及發展。

面對這些轉變,老師們確實需要不斷摸索、學習和應變。你們在這個時候默默地努力付出,打破多年固有的運作模式,嘗試新的運作思維,讓我們的教育生態多一個出路,從而多一條發展方向,實屬美好。你們的專業工作,努力為孩子的付出,除了向你們表示欣賞之外,真的要向你們說聲:「多謝!」

雖然面對反反覆覆的疫情,令我們的心情上上落落,焦慮不安。但是「盼望」和「喜樂」會帶給我們動力,做起事來更加精神爽利;也要「忍耐」,要保持冷靜,謹守崗位,不要讓困難影響我們,偷走我們的快樂和動力。我們更加要珍惜生命、珍惜時間、珍惜每一個學習的機會,不讓疫境攔阻我們成長和進步。難關、逆境總會有,也總會過去,願意和大家彼此守望互勉。

「在盼望中要喜樂,在患難中要堅忍,禱告要恆切。」(羅馬書12:12)

榮休校長: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