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衝破自我的枷鎖

最近看了一個病人,她的故事引發我一些思想。

阿儀(化名)是獨女,來自一個普通家庭。小學的時候,因為搬家的緣故,她被轉到另一所學校就讀。由於轉校考核成績優異,她被編到精英班。誰知這是噩夢的開始?班上兩個富家女牽頭排斥她,使她非常難受。為了在學校生存,阿儀拼命在家練習另一群女同學熱衷的玩意──跳橡筋繩。由於她技術精湛,並主動帶繩子給同學們玩,總算在社交上「埋堆」了,脫離孤獨。

中學的時候,雖然阿儀有幾個女同學和她一起小息,一起午膳,但是總覺得她們話中帶刺。有一回,她上課走神,便詢問鄰座的同學:「老師剛說甚麼?」這位同學竟用手蓋著筆記,不屑地說:「我也不知道!你成績那麼好,還用問我嗎?」阿儀心想:「我做錯了甚麼呢?為何用這樣的態度待我?」自此,她盡量低調行事,不想引起同學的嫉妒、排斥和敵意。可是,金子總是會發光。老師時常在班上公開誇獎她,甚至把她的作文讀出來,讓同學觀摩。

大學畢業後,由於工作繁忙,她甚少出席中學同學的聚會。 20年過去了,老師剛從外國回來,並想見見大家。阿儀也很想見見老師,又想到已經這麼多年,大家也應該長大了,各有所成,過去嫉妒她的同學也應學會放下吧!於是,阿儀鼓起勇氣,出席了那次的老師舊生聚會。

席間老師叫大家輪流分享近況。當阿儀簡短地分享自己創業後,那位從前嫉妒她的同學說:「我才不會像人家只顧賺錢,我現時在公營機構服務社會。」阿儀心想:「甚麼事啊?難道創業是一宗罪嗎?這個職場世界不是打工,就是創業吧?自己當初想創業,是希望工作時間可以更彈性,更方便照顧家人,而不是甚麼賺大錢。」她覺得很委屈,覺得無故被奚落,心裡不是味兒。

複診的時候,她主動告訴我這件事情令她非常困擾。我告訴她,就算當時說明了創業的初衷也沒用。因為不喜歡你的人,無論你怎樣說,也不會喜歡你。這是一種偏見,就算是事實也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再者,人的歲數不一定能反映他們生命成熟的程度。「出得嚟行」,就早預料到有人喜歡你和不喜歡你。你根本無法取悅所有人,正如明星有粉絲(fans),也會有黑粉(haters)。太在意不喜歡你的人對你的評價,只會徒添煩惱。其實不用為了遷就那些不喜歡你的人,故意隱藏自己,放棄去做應該做的事情。上天給你的聰明、才幹、使命是怎樣,便盡情發揮吧!畢竟你的人生並不是為討厭你的人而活。

舉個例子說明吧!「有一個人獲得殊榮,有些人會替他高興,並祝賀他;有些人則會妒忌他,背後說他壞話。」同樣的事情,為何會引發不同的情緒呢?問題出於那個人的想法。心胸廣闊的人容納到別人比自己強,更為自己是他的朋友而感到驕傲和光采。相反,心胸狹窄的人的內心常注滿嫉妒和苦毒,甚麼事情進到他們裡面都會變成一件壞事。 我們沒有辦法令這些人不嫉妒別人,因為這是他們的個人問題,他們要自己去解決。面對黑粉的批評,我們只能一笑置之,把焦點轉到其他事物或支持自己的人身上就好了。

在這世上,我們未必會贏盡掌聲,總會有人喜歡我們,有人不喜歡我們。有時會覺得自己不受重視、不被讚賞,甚至被人誤解動機,但我們可以確定一點,就是神按著每個人的名字認識我們。聖經說:「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以賽亞書43:1)神應許我們:「我看你為寶為尊」(以賽亞書43:4)。願我們在神裡找到真正的安全感和滿足。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學人生:融合教育何價?

2020年聖誕節,不知何故,我竟被邀請去教授「小學未來副校長培訓班」;負責一個六小時的課程,題目是「融合教育」。我對融合教育略有認識,大意是在一所學校內,收生的標準並非單以成績作為錄取條件,學生的評估亦非單以成績作為評核指標。融合教育的理念是安排一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包括: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聽障、視障……進入主流學校,與其他學生一起讀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幫助,而日後評核也有所調適。正如文章開首所言,我不知為何會獲邀去講解「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因為我一直在中學工作,而我服務的學校也只有少數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所以,當我知道要在「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的課題上開班授徒,而這些「徒」更是未來的小學副校長,我真的摸不著頭腦,同時也感到戰戰兢兢。

為了準備這次教學,我當然先要翻閱相關書本、文件和瀏覽網頁。博覽群書之餘,我也主動請教了一些小學校長。因為他們對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既有理念,也有實際經驗。最後,在若干小學校長與我分享了有關課題後,我獲益不少。

有趣的是,在訪談的末段,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千叮萬囑我切勿公開他們的校名,或讓其他人忖度到他們的校名,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事實上,教育界一向都願意分享自己學校的亮點,以供其他友校參考,讓莘莘學子有所裨益。好奇一問之下,原來他們的答案都是有血有淚,相當委屈的。

在一所學校裡,理應容納不同的學生,倘若他們是資優兒童、數理天才、運動健將、樂器演奏高手、朗誦冠軍……這當然完全沒有問題。因為家長不但不介意,相反更樂意讓自己的子女與多才多藝的同學為伍。但現實中,在融合教育政策下,公營或資助學校少不免要錄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他們也許是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於是校長、老師、心理學家、言語治療師、社工等便需各施其職,各展所長;再加上無限愛心,設計不同的活動去發展他們在學業上及學業以外的潛質。當然,教育局會因應學校錄取這些學生的人數而增撥資源,可惜這些資源只是杯水車薪。學校老師們大都是本著教育的大使命、有教無類的精神,盡心盡力做好融合教育。吊詭的是,假如學校做得出色,這便會吸引更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入讀。那麼,無論教育局其後再增撥多少資源也好,學校人手始終負荷不了;再加上,其他主流學生的家長大多只見到這類學童的負面情況,例如:在堂上搗蛋、騷擾同學、妨礙老師的教學進度等,而不理解他們在學習及個人成長的限制,結果學校在執行共融政策及照顧家長感受之間承受了不少壓力,吃力不討好。所以,如果我將這些在融合教育做得出色的學校「公開」,只會令更多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爭相報讀,讓這些小學徒添麻煩。

說到這裡,真的很無奈!全因香港的教育生態就是「追求卓越」。因此學校收生大多「擇優而取」,這恰巧與教育局大力推行、增撥資源的融合教育理念背道而馳。在此,我只希望各持分者,包括:校長、老師、家長和社會各界人士也明白融合教育的理念;運作縱有難處,也要包容、體諒。因為神創造的每一個孩子,無論他是聰明、愚笨、健康、殘障……神愛他們,我們也應學習神,由衷地接納他們。「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壹書4:19)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理性與感性:斷章取義

甲地方近日出現不少瘋狗症(狂犬病),陳先生對愛狗的張小姐說:「這地區太多流浪狗了,應該撲殺牠們。」張小姐愛狗如命,反駁說:「世界衛生組織(簡稱『世衛』)認為撲殺流浪狗對防止瘋狗症沒有效用。」陳先生沒出聲了。他回家在網上看看「世衛」解釋原因,竟然發現「世衛」網站這樣寫著:「單純將犬隻撲殺的做法,對於狂犬病的控制是無效的……。除此以外,對某些社群而言,撲殺犬隻的做法是無法接受的。然而,作為疫苗注射的輔助方法,是用人道方法針對性地撲殺沒有注射疫苗及沒有主人的犬隻之做法,可以是有效的。」

張小姐的說法表面上沒有說錯,「世衛」確實有這句子;只不過張小姐未有將全部意見說出來罷了。在心理學上,這是屬於「斷章取義的謬論」(quoting out of context fallacy ),就是把原來的語句減除部分,用餘下的意見去建立合乎自己需要的新推論及證據。

另一種類似的謬論稱為「意境去除」(contextomy)。雖然沒有遺漏整段句子,但完全忽略了當時最初出現時的背景或有關因素。例如:陳先生向張小姐說:「你的哈巴狗是我今年遇到最得意的寵物!」張小姐感到非常開心及驕傲,向他人誇口說陳先生稱讚她的狗兒可愛。其實陳先生只是很久沒有遇見過其他哈巴狗,心裡覺得這寵物面相雖然不漂亮,但是很特別,故此這樣說。

聖經記載有一些稱為「法利賽人」的人來試探耶穌,說摩西准許人寫了休書,便可以休妻(馬太福音5:31)。他們引用昔日摩西在申命記二十四章一節記下的話:「人娶了妻子,得著她以後,如果發現她有醜事,以致不喜悅她,他就可以給她寫休書,交在她手裡,叫她離開夫家。」耶穌不被這斷章取義的挑戰所影響,反而給予解說:「凡休妻的,如果不是因她不貞,就是促使她犯姦淫」(馬太福音5:32) #。

麥基恩醫生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注解:昔日,不貞潔是唯一准許離婚的理由。任何一方不貞潔,都是破壞夫妻一體的事實。   因為不貞潔才准許離婚,那麼,被離婚的人自然歸咎於不貞潔了。

教學人生:感恩的背後

在一個會考放榜的日子,有一班學生表現得興高采烈,因為他們各人都考獲好成績。其中一科的老師更特別為他們安排慶功宴。諷刺地,學生傳出的心聲不但沒有感恩,反而有點兒挖苦。有學生認為老師真的要感謝他們考得好成績,為他立下汗馬功勞,添了不少顏面。他們慶幸一早發現老師的不足,於是便自己額外努力奮發,也及時找到校外補習支援……。從這班學生的角度,他們沒有從老師得著什麼恩惠,便自然沒有絲毫的感恩情懐。

在同一所學校內,卻有一位學生在會考畢業後多年,也渴望向有關老師表達謝意。他是一位重讀生,因為英文科不合格,所以不能升班。面對一群新的同學,並且班內精英雲集,他承受著不少壓力。有一天下課後,他戰戰兢兢地來到新的英文科老師面前,請求她為自己額外批改作文。老師隨即表示樂意幫助,並說只要他交上一篇,她便批改一篇。如是者兩年過去了,這位學生寫了數十篇文章,並且在會考英文科中取得合格成績,可以順利升讀大學。

轉眼二十多載,有一天,這位老師收到一個中秋大果籃,還有月餅及賀卡;原來是這位學生送來的。幾經辛苦,他找到老師的新工作地點,並聯絡上了。在百感交集中,老師悄然落淚,她未能分得清自己曾付出的究竟是額外的,還是本份。在無數學生中,為何這一位是如此感激、如此渴望找到她去感謝呢?

感恩背後是一份「非必然」的厚待,也要知道得著了恩惠。這位學生曾被前任英文科老師在班上痛罵,事緣是他交上極差的作文功課,老師更當眾把他的作文撕掉。老師這些行動可能是激將法,原意也許是好的,但卻引發不少負面情緒,如憤怒、羞愧、自卑、自責、放棄……。當遇上新老師,她和藹可親的態度與前任老師成了強烈的對比,激發這位學生去反省、接受現實、不恥下問、立志求進……最終重拾自信,並達到會考的目標。二十多年後,他回想,今天所擁有的穩妥事業及美好家庭,全賴那位老師的辛勞,他才得以考獲英文科合格成績,老師持續兩年的額外幫助絕不是必然的。

聖經記載耶穌潔淨了十個痲瘋病人,但回來感謝的只有一人,而這人居然是一個撒瑪利亞人。在猶太人心目中,他們是不配得到上帝的救恩和愛護的人。可能就是這份「不配得到」的感覺,激發這位撒瑪利亞人對耶穌感恩的回應。

校長:英韻

理性與感性:阿Q精神

阿Q這個人是中國著名作家魯迅在1921年末與1922年初寫的連串散文《阿Q正傳》中的主人翁。故事描述一位一窮二白、農村社會的小人物的遭遇。他這個人自尊心很重,在每次遭遇不幸的事情都會找一些似是而非的藉口來安慰自己。作者藉著這個主角來諷刺社會現象,影射當年辛亥革命未能真正帶給農村改善,反而透過人物關係映射出人性的劣根性;甚至暗示中國人在外國列強入侵及毁壞的時候仍然自滿,甚至自欺欺人。後來文章被收入作者的第一本短篇小說《吶喊》。

阿Q個人的心理及表現,後來的人稱為「阿Q精神」或「阿Q主義」。根據心理學家對他的性格分析,認為有幾方面的特點:

一、心理失明(psychological blindness):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阿Q似乎並不清楚看見,總是找個藉口自我解說。例如:在第二章,他被別人打傷的時候,他還用手自摑,認為自己勝利了;又例如:他被米飯班主趙太爺欺負的時候,他還說自己能與這鄉紳扯上關係,感到驕傲。這種視而不見的心態,與另一種心理「鴕鳥政策」非常相似。

二、自我陶醉(self-absorption):阿Q通常不理會其他人如何看他,反而沉醉於自己的幻想中。例如:在第四章,他調戲一位尼姑的時候,被對方咒罵;反而令他陶醉在娶妻的念頭。結果他對趙太爺家中的女傭吳媽出言不遜,要求與她同寢。當然引起風波,甚至被人勒索及被其他婦女遠遠避開,但是他仍然毫不醒覺。

三、自我欺騙(self-deception):由於他藉著各樣心理藉口安慰自己,不理現實,終於成為代罪羔羊被判處死刑。在行刑的時候,他仍然欺騙自己,認為自己有責任做一場好戲去娛樂旁觀的市民。

由於阿Q的人生這麼不濟及有淒慘的結局,很多時被用作反面教材。不過,後來仍然有一些人非常欣賞他這種精神。雖然相當消極,但是他至少仍然可以保持自己的樂觀心態;甚至有人認為假若他不是有這種心理特徵,很難去面對這殘酷的社會。唯有這樣自我沉醉及欺騙,方能避免出現憂鬱或自殺的情緒。

確實在今時21世紀競爭劇烈,人與人互相爭奪的社會裡,間中仍然聽到一些叫人「阿Q一下」的勸喻;重點是叫人看開一些,不要斤斤計較。也許在特殊的情況下,是短暫適用的。

聖經經常提醒信徒不要自己欺騙自己,在約翰壹書一章八節:「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罪,就是自欺,真理就不在我們裡面了。」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一生一師與十公斤的啟示

放學時,和幾位家長閒聊,一位媽媽說:「我抱著十公斤的寶寶,能走上半個小時,都沒覺得太累。但從超市拿回十斤大米,卻累得想扔掉。」有時候,母親抱著自己的孩子,不知道那來的勁兒,走上幾里路也不累。事實上,媽媽對子女的愛和潛力是無限大的,抱著自己的孩子,與拿著十公斤的大米,感覺當然不一樣。

近代作家巴金說:「生命的意義在於付出,在於給予;而不在於接受,也不在於索取。」教師對學生的愛也是同樣,面對的雖然不是自己的子女,但是本著一顆教育之心,相信教育不只是要向學生傳授知識,更要讓他們全面發展,就會有用不完的幹勁,精力也更加充沛。

教育是一個園藝過程,正如聖經所說:「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這話是真的。」(哥林多後書9:6)只有懂得學生生命成長的教師,才會付出最大的自身努力,才能擁有一顆同理心,才會主動用心去懂學生。教育最重要就是喚醒孩子的生命,讓他們從「種子」中萌芽、成長,誘導出真正的生命。近年,本校推展「造星計劃」和「升中專責老師」;發揮每一位「老師」對每一位「學生」的影響,透過教學、省思與體驗,協助學生成為具信心、能力和承擔的新一代,以及建立樂觀進取的人生觀。

「造星計劃」安排指導老師以「一對二」的形式,進行為期一週的指導和跟進,幫助學生掌握更有效的學習方法,從而培養出良好的學習習慣和積極的學習態度。早會前,老師教導學生朗讀英文默書範圍及默寫生字;小息時,老師檢查學生家課冊及家課完成情況;放學後,老師除指導英文及數學家課、閱讀品德故事及英文STEM reader外,亦鼓勵及指導學生參與不同比賽。過去學生對學習是被動與感到挫敗的,但是經過老師貼身教導後,看到學生的參與和成就感不斷提升,促使學生能為自己學習與成長的夢想而努力。當學生的行為、能力有所提升,他們在學校便會過得更自在,他們的成績自然就會進步。

小五、小六學生成為學校的大哥哥、大姐姐之際,又要準備投入新的中學學習環境。升中對於學生及家長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成長階段;既是挑戰,亦是期盼。透過「升中專責老師」,由五年級開始以「一對一」的形式支援、指導;並協助學生處理升中事宜,如指導學生建立個人學習檔案,以能向心儀學校展示學習和成長經歷;商討升中選校事宜,並與學生進行面試技巧訓練。專責老師教導學生不僅要認識自我,也要發展潛能,指導學生從評估、比賽和表演等實現自我;陪伴學生順利過度這個關口,繼續其愉快學習之路。

處於不同的年齡階段,我們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問題,特別是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兒童和青少年在心智尚未完全成熟時,更容易迷失自我。正如聖經所說:「那賜種子給撒種的,又賜食物給人吃的神,必定把種子加倍地供給你們,也必增添你們的義果。」(哥林多後書9:10)教育就是喚醒生命,熱愛生命的教師懂得分享對生命的體會與情感,付出自己的愛,像栽種一粒種子,深植孩子的心田,澆灌生命活水,期待茁壯成長。透過教師適當地導引和培育,協助學生建立正面價值觀及態度,發展和探索屬於自己生命的特色,並且提升抗逆能力,應對人生中的挫折與壓力,將自己的生命力不斷翻越提升,活出亮麗的生命色彩。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理性與感性:認識思想陷阱

阿進是一名16歲的中學生,一向品學兼優,與同學、老師關係良好。他也是校內足球隊的「名將」,在過去的聯校足球比賽屢獲佳績。剛剛認識阿進的時候,他看起來十分憔悴。原來他在最近一次足球比賽輸了。他回想起比賽當時,他雖然為球隊先取一分,但是對方能力非凡,比賽快完結時,對方以二比一領先。阿進在最後幾十秒控球,準備射向對方的龍門;可惜,他最後射失了!

這件事困擾阿進很久,他感到失望之餘,經常想著「我明明掌握致勝關鍵,若不是我射失了,球隊就不會輸掉這場比賽。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他心中有很多自責。足球比賽後,他對自己要求高了,期望自己做的事都達到「100分」。當學業及運動成績發揮到水準的時候,他仍然覺得不滿意,並視自己的成功為僥倖。同時,也放大自己不足的地方,他擔心自己的不完美會令其他同學及老師覺得他「唔叻」,然後離開他。每每想到自己不完美,身邊的同學和老師會不喜歡自己的時候,他便感到十分焦慮及不安,然後拼命溫習和練習足球,身心壓力日漸增加。

阿進認為他要負起球隊輸球的責任,也認為他的不完美會使同學、老師離他而去。這些想法是事實嗎?其實,情緒會被我們的思想影響,而我們有時會墮入「思想陷阱」,不能客觀地分析事件,猶如鑽了牛角尖一樣,加劇了負面情緒。您能辨識阿進墜入了什麼思想陷阱嗎?

一、全部攬上身

阿進認為球賽輸了是因為他在最後射失關鍵一球。他把整個球隊的失敗歸咎於自己失誤,他認為都是自己的問題,把責任「全部攬上身」。事實上,一場球賽的勝負豈能由一個人來決定呢?比賽進行時,阿進的球隊已盡力發揮他們的水準;隊員多年來共同進退,齊上齊落,並沒有因阿進射失球而怪責他。

二、忽視正面、放大負面

阿進認為這場球賽失敗,表示他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事實上,阿進一向為球隊盡心盡力,在過往的球賽有莫大功勞。今次失敗,他否定了自己過往的貢獻,忽略了自己的成功經驗,反而放大了一次失敗的負面經驗。這個「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的結論成立嗎?

三、災難化的思想

災難化思想的特徵是把事情的嚴重性放大,看成是災難,並將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阿進在球賽後,對自己的要求提高,在學業及運動上的表現要達到完美;否則,同學及老師便會不喜歡他,離他而去。他正正把自己的不完美看成是「災難」,把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事實上,他的同學及老師不會因為他失誤而不喜歡他;反而會擔心他因過於追求完美,而使自己身心疲憊。

以上皆是常見的思想陷阱。在日常的生活裡,您也試過墜入這些陷阱嗎?下次我們將會探討如何拆解思想陷阱。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教學人生:初心

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導致或任由兒童或易受傷害成年人死亡個案小組委員會」建議,設立「沒有保護罪」。建議有照顧責任人士,例如教師,如察覺兒童有嚴重身體受傷風險,就要立即舉報,否則面對刑責。此外,特殊教育界偶有涉及教師涉嫌虐待學童的負面新聞,年前更有教師以酒精噴灑學童,被判罪成的個案。對學校有何影響?

本人以為,以上事宜不敢妄言能完全杜絕,但須向教職員再三提醒,三令五申,將發生的可能性減至最少、最低。惟我更擔心,影響所及,帶出另一種風氣。

既然照顧智障學生,難免有身體接觸,一個不慎,被人誤以為傷害學生,甚至非禮,怎辦?於是會否出現「走精面」的壞想法?為免「瓜田李下」,便盡量不接觸學生,只遠觀而不「埋位」呢?

我以為若有此想法者,其惡更甚於前者。我再說,有此想法者,而付諸實行者,其惡更甚於施虐者。

舉個例子說明,課堂若有異性的學生脫去褲子,露出下體,作為教師,你會怕處理而轉臉不看,又或視若無睹,繼續教學嗎?教師沒有履行他教育的責任,亦沒有履行代父母(in loco parentis)照顧的責任,視若無睹屬怠忽職守的失責。所以我說:其惡更甚於施虐者。

此外,另一種惡是自以為是,扭曲了初心。請看下面的觀課經歷。

A同學一巴掌一巴掌地打到前排B同學的背上,又一巴一巴掌打向自己的頭。老師執著他的手,厲聲喝問:「你為什麼打人?」當然,這中度智障小四的孩子不懂回答,更試圖打向老師。

前半堂還是好端端的。隨觀課跟了這班大半天,這孩子一直都是乖乖的,只是聲音多了點,是什麼令他失控呢?

我腦裡回溯之前的片段,問題出在哪裡呢?有什麼因素令A同學突然反常呢?

數學堂,老師要教前後位置的概念。把四個孩子排成一、二、三、四。孩子要不斷轉換位置,轉換位置後,老師會問誰人是前(第一位)?誰人是後(第四位)?

教學很活潑又有互動,對嗎?孩子不懂走位,老師會提點,甚或不停拉他們轉位。然後老師請孩子指向誰人是前(第一位),孩子似未掌握什麼是「前」;老師又會拉孩子的手指向其他同學。

如果是你,在排隊等巴士,有位站長走出來,又前又後叫你排隊,你會不會發火?

我在想,自閉症的孩子最忌轉變,你卻不斷要求他變。在孩子心裡可能想:「我知道是錯了才需要再做(換位),我明明依你吩咐,坐在這個位置,為什麼我才坐下,你又拉我起來?是我錯了嗎?到底怎樣才是對啊?老師?夠了!」

老師以為自己在教學,其實孩子根本不知你的教學目標,只是在老師「擺佈」下,位置換了一次又一次。從來,老師要教什麼、怎樣教,孩子都不了解。

他打人了。老師執著他的手,厲聲喝問:「你為什麼打人?」為什麼?老師,願你明白,不要因為有觀課而致力排演;「特教」老師更不是簡單可為的,你要了解學生,以及謹記教導特殊孩子的初心。正如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一節所言:「如果我用人和天使的方言說話,卻沒有愛,我就成了嘈雜的鑼、刺耳的鈸。」共勉之!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理性與感性:「點解」別問太多「點解」?

記得小學老師教我們用五個“W”問問題,當中最厲害就是“Why”「為什麼」(即是粵語「點解」)。問「為什麼」,讓人理解事件的因由,就好像牛頓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就問:「為什麼蘋果會掉下來,而不是升上天?」結果,他就發現了「地心吸力」。

「為什麼」的確對我們很重要,配合好奇心時,能提高我們對事件的理解,讓我們更機靈、更醒目。可是,若「為什麼」與負面情緒連結,後果可能截然不同。當我們不停質問自己,讓負面情緒不停重複「回播」時,我們便跌入了負面情緒的思想陷阱。

小明是一名中二學生,在疫情期間大部分時間留在家中上網課。雖然已經上了大半年的網課,但是小明還是不習慣透過螢光幕聽老師講課。之前課堂上有不明白的內容,可以放學後找老師教導;現在好像要更多靠自己了,而且小明家裡環境一般,十分嘈吵,令小明難以專心學習。結果,小明的考試成績一落千丈,大不如前。縱使小明已經很努力,但是成績還是強差人意。有一天晚上,小明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温習,他問自己:「為什麼這疫情要在這段時間發生呢?為什麼我家的條件沒有朋友那麼好呢?為什麼我家裡每天都那麼嘈吵呢?為什麼?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小明墮入了無止境地問「為什麼」的思想陷阱。我們可以看見他問的「為什麼」,不再帶著好奇。他越問「為什麼」,心情就越糟糕!這些問題在小明的腦海中不停浮現,但小明卻找不到任何有意義的回覆。這就是「反芻性思考」。

「反芻性思考」不單發生在小明這位學生身上,很多時候在成年人身上也會找到它的蹤影。「為什麼總是得不到好業績?為什麼上司更賞識他?我有什麼比不上他呢?」反覆思考本身並沒有問題,重點在於思考時的心態。到底是帶著一份好奇心,還是帶著一種鬱悶的情緒呢?

請謹記:每天要給自己一些空間去了解自己的情緒、感受,以提高自省能力和洞察力。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很容易跌入負面的情緒中,有時連自己都不留意。所以,每天請為自己預留空間,靜靜地「嘆」一杯咖啡,又或者看看書。如果你有基督信仰,不妨停一停,跟神「傾吓偈」。要為生活製造空間,停下來整理及了解自己的情緒。

若我們意識到自己常常「反芻性思考」又應該怎麼辦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轉一轉思維,由問「為什麼」改為問「How」,即是「我可以做什麼」?問「為什麼」讓我們回想過去,而問「我可以做什麼」能夠幫助我們專注眼前的事。

回到上述的故事,當小明埋怨時,與其問:「為什麼我家裡環境常常那麼嘈吵?」倒不如問:「我現在可以做什麼?」他可能會想到自己可以去自修室或向老師申請在學校温習。

一個簡單的改變,就是換換問問題的方式,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讓我們一起努力,走出思考的陷阱,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愛的教育

上月因嚴重體罰致死小女孩「臨臨」的父親和繼母被判終身監禁。如你問我有否喜悅?我會說:「沒有!」因為他們獲判甚麼刑罰,也救不回「臨臨」,也抵消不了她這幾年來誠惶誠恐、捱餓抵冷的悲慘生活。相信每一個看到有關報導的人,內心一定是揪心之痛,我們可能不禁問:「為甚麼世上有這樣歹毒的父母?為甚麼小女孩這樣不幸?為甚麼學校沒有一早報警?」

這讓我想起兩則報導:2015年,教宗方濟各在馬尼拉講道。一名十二歲女童帕洛馬爾哭問教宗:「許多孩子因被父母遺棄而走上吸毒及賣淫之路,為何神允許這種事發生在無辜兒童的身上?為何這麼少人幫助我們?」教宗聽後為之心酸,上前把她摟進懷裡,承認無法解答這問題。更早之前,2011年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日本海嘯後探訪,一名7歲女童松木惠麗奈經歷了311的九級大地震和海嘯災難後,她問教宗:「為何兒童要這樣難過?我希望能夠與神對話的教宗向我解釋。」84歲的教宗也沒答案。他說:「我也有同樣的疑問:『為何會這樣?為何你要承受這種苦楚,而其他人可以活得很好。』我們也沒有答案,但我們知道耶穌也如你們一樣無辜受苦……。總有一天,我們會明白一切苦難不是無意義的,而是天主背後的慈愛安排。須知我們與你和所有受苦的日本兒童同在,我們會為你祈禱,你可確信神會幫助你。」

「臨臨」的不幸,我們都很難過,但為甚麼會有這樣的事?我們也沒法解答!作為校長,我除了為兒童祈禱外,也希望大家從不幸中學習。我把「臨臨」的事轉發到教師群組,叮囑老師留意有沒有學生被虐待和疏忽照顧?另一方面,有議員提議立法,規定學校一定要呈報所有虐兒個案。這建議可行嗎?個人覺得通過這條法例容易,如何執行則有待商榷。

我見過一位用心教導子女的單親媽媽,有一次因一時氣憤,用間尺打了頑皮的兒子一下,令他手臂上留下傷痕。她內心也很內疚,如我們看到了這道傷痕,是否一定要報警?拘捕了媽媽,又由誰來照顧兒子?

數年前的一個寒冷冬天,有一位小學校長看見一名學生衣衫單薄,報警舉報獨力照顧孩子的婆婆疏忽照顧……拘捕了婆婆,又能解決他倆生活上的難題嗎?教育是愛的工作,不是一條冷冰冰的法例便可解決所有問題。立法雖然可減少虐兒情況發生,但是最重要是「愛的教育」。只要我們以愛心來照顧孩童,多關心他們,多了解他們的生活狀況,多聆聽他們的喜怒哀樂,多與家長溝通;不管有沒有這條法例,我們也會及早發現學生的問題。我深信教育是愛的工作,我們要以基督的愛來行事,兒童才會獲得幸福快樂。

十多年前,有一位校長致電給我,說他學校縮班,很希望我接收他的學校一位好老師。我們面見過這位老師後,覺得她很適合。當時有一位同工跟我說:「校長,你知不知道這位老師的丈夫被另一名警察謀殺了?這幾年常有報章訪問她,我怕聘請了她,學校會經常見報,可能……」我說:「我知道她的事,但如我們連老師都不關愛,又怎叫他們關愛學生?只要是好老師,我們也要用愛來互相包容,教育界是應該充滿愛的。」最後我聘請了她,她也深受學生的愛戴。

聖經說:「因此,你們既然是蒙愛的兒女,就要效法神。行事要憑著愛,好像基督愛我們,為我們捨己,當作馨香的供物和祭品獻給神。」(以弗所書5:1-2)但願天下的父母和老師都能以愛心來教養孩童,讓他們健康成長,讓他們沉浸在愛的教育。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