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兩位好老師

這晚參與某中學的法團校董會會議,期間略感疲倦,連忙拿起校長派發的學校文集來看;隨手打開,是一篇中四學生的作品,題目是「影響我至深的老師」。我的腦海中立時打了兩個問號:在我的求學時期,哪些老師對我有重大影響?壞影響的不要提了,有沒有好影響的老師?

我曾經看過一篇研究說:人一生中,令人尊敬和難忘的老師不出三位。我仔細想想,確實有兩名老師對我有重大影響,至今難忘!

第一位是小學時期的張主任。我小時候十分頑皮,由三年級開始經常被記缺點、小過和大過,是學校的壞份子。六年級時,張主任教我數學,也不記得她教得好不好,只記得她常常苦口婆心對我說:「蔡世鴻,你很聰明,你應該將聰明用在讀書和服務上。」最後,她選了我做班長,希望我以身作則,改變自己。結果如何?當然是失敗了!我當了幾天班長之後,因為對同學動粗而被免職。雖然我做得不好,但是這是我人生僅有一次當班長,至今難忘!我十分尊敬張主任,她沒有放棄每一位學生。我上到中學二年級,還常常回小學學校探望她;已經過了數十年,想來她應該不在人世了。

第二位是我中三的中文老師,他姓劉。中二時,我的中文成績很差,每次考試都不合格;被劉老師教了一年,竟然大有進步。後來,我在中四選修中國文學,有幸又是他任教,最後我在中學會考竟然拿到A。為甚麼我會有這麼大的進步?很簡單,劉老師除了教學技巧好,他喜歡看書,也指導我們如何看書,感染我喜歡看書。他出身寒微,家裡沒有錢供他上中學,所以他日間工作,晚上到夜校進修,二十多歲才入讀大學。他以一級榮譽成績畢業,完成了碩士學位,更拿了幾屆青年文學獎……。這樣勵志的故事,對我們有莫名的鼓勵,大家在他的薰陶下,懂得珍惜時間,努力讀書。當年我們有十四位同學修讀中國文學,四人在「會考」拿到A,其他人都拿到B或C。後來劉老師轉校了,直到我當上校長,才發現他在教育大學教授中文,我便去探訪他,這十多年來常常有來往。最近,劉老師身體不好,想來都有七十歲了。他怕自己走後只剩下師母一人,我拍拍心口說:「老師,如果我比你長命,我幫你照顧師母。」我內心當然希望他倆長命百歲,共享晚年。

觀乎兩位我尊敬的老師,張主任用愛感染我們,她對學生從不放棄;劉老師也是用愛教學,他言教身教,常常教導我們做人的道理,鼓勵我們做好自己。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可以是一生的,這份工作絕對不能含糊。其實要成為一位好老師,除了要認真教學,更要用愛去對待學生,你用愛來教導,學生便會用心來學習。作為一位基督徒校長,我常對老師說:「只要你用基督的愛去教導學生,你必定是一位好老師,必讓學生一生銘記。『言教、身教、心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神揀選了我們去當一位老師,我們便當用心去履行這份使命。」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情愛心理學:婚變的蛛絲馬跡

不少妻子(有時是丈夫)發現配偶有第三者的時候,都會感覺到驚訝及迷惘,特別是她們認為自己做好了妻子的角色;而且結婚多年,又對配偶這麼信任,怎可能發生這些事呢?除了思索婚變的原因之外,她們也會不斷思想婚變的過程,又問自己:「為甚麼沒有發現任何跡象呢?」

根據台灣一位婚姻專家王瑞琪在其個人受到婚變打擊後,在其2004年所寫的《離婚手記》中,列舉了顯示丈夫出軌的蛛絲馬跡:

一、與家人的互動明顯減少

二、對妻子越來越不耐煩,因小事而表現過激反應。

三、不讓妻子接觸自己的朋友

四、越來越不夠「零用錢」運用

五、與妻子的性生活每況愈下,總是借故推搪親近或表現得意興闌珊。

對於上述的問題,丈夫很多時以忙碌及年紀大等藉口來解釋。

根據Robert Weiss博士的意見(見2018年12月10日,《今日心理學》期刊),還有其他可以觀察到的跡象,包括:

一、特別注重整理容貌

二、有秘密來電或手機通訊

三、平日很難聯絡上丈夫

四、改變了工作時間,特別是在晚上加班。

五、丈夫的好朋友逃避和她交談

另外,作者也承認「蒼蠅不鑽沒有縫的蛋」。丈夫認為這個「縫」就是第三者相比自己的妻子的脾氣好很多,是他的「受氣包」。每當他發脾氣的時候,第三者懂得躲到旁邊去,直至他的氣消了再出來。

作者也提出了第三者除了年紀比較小之外,外貌、身材及學歷都不及妻子。但是她非常懂得耍「心機」,就是當有人鼓勵男人離婚時,第三者會這樣對男人說:「我絕對不會做出破壞你的婚姻的事情。假如因為我而影響了你的婚姻,我一定會立刻消失,讓你找不到我。」這樣的第三者,怎麼可能讓男人捨得與她分開呢?

男人比較容易出軌,聖經因此教導人要多提防;其中一個重要的方法,就是夫婦要保持美好的戀愛(包括性愛)關係。箴言第五章18-19節:「但願你的泉源蒙福!你要從年輕時所娶的妻子得到歡樂!她是可愛的母鹿、漂亮的野山羊;願她雙乳時時讓你陶醉,願她的愛常常使你著迷。」若能這樣,丈夫就不會「迷戀淫婦或擁抱妓女的胸懷」(20節)。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意思是理論歸理論,實踐歸實踐,從實踐中學習,較單靠理論來得重要。我最近的經歷恰好印證了這句說話。

最近,我到香港中文大學講學,與來自不同中學的60位老師分享兩個課題:第一個是「課程」,第二個是「價值觀教育」。

為了準備教學,我先要博覽群書,包括教育局的課程綱要和課程指引等等。我要在課堂上講解「什麼是課程」和「如何設計課程」,要圍繞七個學習宗旨、五種學習經歷、四個關鍵項目……建構課程內容。我自覺備課充足,解說飽滿,三小時的授課順利完成。第一堂課後,老師們就我的授課表現填寫調查問卷。感謝各位老師的抬舉,評分也算不錯。倒是部分老師提醒我談「理論和指引太多」,他們欲了解不同組別、不同辦學團體的學校如何設計和推動課程。正因為疫情,不容許我們「行萬里路」去到友校觀摩,因此他們都期待著我的分享,希望了解其他學校(包括我服務的學校)如何開展課程。

因應老師們的課堂回饋,我隨即修改下一堂課「價值觀教育」原本已備妥的內容,添加了我服務的學校及我所知的其他友校推動價值觀教育的實際經驗。另外,為了彌補上一次「課程」的不足,得到香港中文大學允許後,我在第二堂課的首二十分鐘,與老師分享了自己開展和推動課程的實際情況和成效,然後才開始「價值觀教育」課題。

三小時的課堂轉眼又完成了。數日後,當我收到一眾老師對這一課的問卷調查結果後,真是喜出望外。衷心感謝老師們的抬舉,整體評分較上一堂課高了很多,回應相當正面,不枉我重新規劃堂課的內容,重新備課。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也是值得的。

引申到學生學習,香港教育界強調要讓學生走出課室、參加課外活動、體會其他學習經歷、從實踐中學習……可惜大部分學校都以「筆試」為主體,希望學生在公開考試中取得好成績。老師在權衡輕重後,無奈地要因應現實情況,只能讓學生「讀萬卷書」,在實踐中學習所花的時間相對也較少。

那兩個星期六,60位老師聽課,也不想流於理論層面,希望知道實際情況。學生何嘗不是這樣?相信他們也想親歷其境去學習啊!

雅各書第一章25節說:「但是,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就不是聽了就忘的人,而是實行出來的人,這人就會在自己所做的事上蒙福。」《環球聖經譯本》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情愛心理學: 愛之深,恨之切

有些夫妻在戀愛時期,甚至婚後極其恩愛,令人羨慕不已,被視為模範夫妻,可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他們也曾經為此而感到驕傲,甚至接受相關訪問,或者教導他人如何成為恩愛夫妻。

正所謂「愛之深,恨之切」,一旦發生婚變,這些完美夫妻便容易出現撕裂式的創傷。倆人會後悔自己沒有及早發覺問題,怨恨自己戀愛時有眼無珠,因而產生憂鬱情緒,嚴重者甚至有自殺的念頭。此外,又很容易觸景傷情,大小事情都會引起傷痛或憤怒,例如:單獨吃飯的時候、節日及假期、收到水費單電費單時……。當看見其他夫妻恩愛地生活,自然產生酸溜溜的感覺;甚至對婚姻失去信心,批評別人虛有其表。在獨個兒無聊時,不斷回想昔日配偶如何不對;在朋友面前又盡訴舊愛的錯處,簡直把對方當作敵人看待。不過,其個人卻從不反省導致婚變的因由,或承認自己多少也有責任。此外,也會不自覺地把前夫(前妻)的各種品格問題投射到所有男性(女性)身上,間接影響了離婚後與異性的社交或發展新的親密關係。有部分人分手後,過著雙重人格的生活;在別人面前假裝很享受單身自由空間,暗地裡卻不斷怨天尤人,而且毫不快樂。

雖然當事人有些少「阿Q精神」會減低因失婚而哀傷的痛楚,但是持久不處理這些負面的想法,心理上會出現不斷以刀插自己的情況,把哀傷無限延長;在傷口上灑鹽,阻礙復原,甚至影響日常生活及社會功能。假若有子女需要照顧,上述的心態會轉移到子女的心理上,影響他們成長及日後對情愛的想法,很容易對戀愛及婚姻產生疑惑及憂慮。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也有一段由愛變恨的記載,事件發生在君臣之間,他們就是以色列的掃羅王與大衛。大衛是掃羅王親兒子的摰友(第十八章);他又彈琴為掃羅王解悶,使王心情開朗(第十六章)。其後,大衛代表以色列軍隊戰勝非利士巨人歌利亞,替掃羅王爭回受敵人侮辱的面子(第十七章)。可惜由於人民歌頌大衛高於他,掃羅王便憎恨大衞起來,甚至要追殺他(第十九章)。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積極等待.充分準備

文章刊登之時,絕大部分學校已經復課,我也終於能夠站在校門前,再次與學生見面。見到他們第一句說話除了「早晨!」之外,就是「做咗檢測、填咗手冊未?」

再次復課,對於學生來說,差不多和九月開學的情況相似,有點壓力,有點期待,又有一點不知所措。學生可能長高了,校服好像縮小了;而且在特別假期中,孩子很多時很晚睡覺,初期回校時定必精神略為渙散,需要時間讓他們恢復過來。其實,不但是孩子,整個社會也需要時間恢復過來。

復課第一天,實在不想好像監察者那樣,只是不斷檢查這樣、那樣做妥沒有。心想:不如營造一下快樂氣氛吧!同事也很好,設計了「復課打氣包」派發給學生。包裡面有學校心意卡、防疫提示小貼紙、健康零食等,為孩子在這個復課天帶來好心情,好讓他們開開心心地展開充滿活力的校園生活。同時,我們通過不同途徑,為每位學生預備了足夠取用一個月的檢測劑,減少家長和學生的煩惱。

回到學校,老師最掛心肯定是學習進度、學生交齊功課、評估測驗考試等。失去的時間大家都很想追回來,好像工廠停頓重開一樣,須即時加班、加速完成生產。不過教育並不一樣,我們需要讓孩子先習慣和適應,掌握回到學校上課的模式和節奏,才能事半功倍。小朋友不像成年人,成年人可以在歐洲旅行完回港,第二天就上班,能充分利用假期及隨時切換悠閒與工作模式。不過孩子不行,他們的狀態比較像一個焗爐。在烹調美食之前,我們必須給予足夠的時間預熱,事前又要將食物調味醃好,放一段時間,才可以開始烹煮。如同主耶穌用了三年時間培訓門徒,還要等五旬節聖靈降臨,門徒才得以充分發揮。

因此,復課前我跟老師們說:「當學生回校後,儘管大家都十分心急,很想進行很多事情,但是需要先留意學生各樣的狀態,要熱熱身,給予時間逐步調整。」在這個特別假期前,我們預先告知家長復課後的測驗會轉為評估;定下兩周多的適應期,給予溫習範圍,讓他們預先有所準備,減輕他們回校後承載的壓力。

更甚者,在疫情期間,不少家庭有家庭成員或長者離世,而在基層家庭中,他們可能是主要照顧者。因此,這些情況學校也需要了解,提供協助,讓學生在這一大堆的轉變下,能夠順順利利地回復正常的校園生活。

幸好,在校門前迎接學生和家長時,他們都是歡天喜地的。在社交距離放寬的第一個主日,剛巧筆者擔任崇拜主席,看見一張又一張的臉,儘管戴上口罩,也掩蓋不了他們的愉悅。在讀經和唱詩歌的時候,自己也不禁激動起來──原來面對面相見,一同崇拜是那麼重要。晚上,在回家的街道上,也有別於過去的限制日子,不少車子停泊著,不少食肆燈火通明,店舖門外又再次排滿人,似乎一切又回復「正常」。

這樣的景況,令人想到主再來的日子,又想到十個童女的比喻。這個疫症,教會我們真是要做好各樣的準備,教會我們隨時有轉變,教會我們珍惜相見。希望大家在社會逐步回復正常之時,學生也能夠順順利利地完成學業,健健康康地參與各類活動。祝大家復課順利、身體健康!

陳章華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

情愛心理學: 愛因斯坦碰上瑪麗蓮夢露?

「男才女貌」是很多人用來描寫新婚夫婦,表達他們各有特色專長,互相配搭得十分完美的意思。不過,很有才幹的男性與美貌出眾的女性結婚,是否就會幸福快樂?

有一個很流行的故事:美國著名女影星「瑪麗蓮夢露」曾經對「愛因斯坦」這樣說:「假若我們一起生下一個孩子,有你的腦袋又有我的美麗,是多麼美妙呀!」「愛因斯坦」爽快地回答:「但是你要想像,可能這個孩子只有我的外貌及你的腦袋!」

其後,這故事被發展下去,內容指:他們倆人秘密地相戀,並生下兩名子女;其中一位確實有父親的腦袋及母親的美貌,而另一位卻有相反的特徵。由於父母非常著名,因此孩子以匿名見人,後者稱為「Tidyverse」(有整齊的數據意思),而前者名叫「Bioconductor」(自由開放的一種軟件)。(見homologous.us網頁,2019年9月20日)。

比較真實的情況是:愛因斯坦從來沒有與瑪麗蓮夢露相遇過。他們認識,甚至相戀的傳說,來源最有可能出自美國女明星Shelley Winters在1980年出版的自傳。她與瑪麗蓮夢露是1940年代明星生涯起步時,一起同住的好友。Shelley記述好友喜歡年紀較大的男性,並曾經列出過一張名字清單,當中出現愛因斯坦的名字。Shelley在瑪麗蓮夢露死後多年,在其養父母紐約的家中確實曾見過一幅「愛因斯坦」的相片,上面寫有以下字句:「對你的愛、尊重和感謝。愛因斯坦」。

根據「匹配理論」(matching hypothesis),如果與配偶同樣擁有「社交吸引力」,婚姻關係會更美滿;而英俊美麗身型確實有社交吸引力。假若雙方在這吸引力上出現差距,便會選擇其他優點作為補償,例如:男性會選擇豪放的女士,女性則選擇具有身份的男士。

根據聖經的原則,找合適的配偶並不是基於郎才女貌,而是「一個和他相配的幫手」(創世記第二章20節)。此外,聖經更強調內在的吸引力,正如彼得前書第三章4-7節提到:妻子要以「長久溫柔、安靜的心作為裝飾…順服自己的丈夫」;而丈夫要「體諒妻子比自己軟弱,要尊敬她」。

由此可見,愛因斯坦和瑪麗蓮夢露並不匹配!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 從停課到復課

農曆新年前夕,新冠病毒疫情趨升。政府為了避免病毒傳染,罕有地提早於3月份放「暑假」;請待在家裡、請照顧自己、請不要四處活動、請減少群體聚集……。特區政府又於4月11日宣布:在學校的復活節假期後復課,並按照疫情最新的發展趨勢,分階段、有秩序地恢復半天面授課堂。

隨著疫情舒緩及受控,漫長的停課日子結束,莘莘學子要收拾心情,重返校園。對學童來說,「復課」可能是新挑戰。久違了校園生活,學生重新上學時,有可能產生擔憂、恐懼等負面情緒,進而表現懶散、磨蹭,甚至有發脾氣,注意力不集中等行為表現,不利於學生的身心健康和成長。為此,孩子需要一段時間去接受和適應。作為父母,應如何協助孩子重新投入學習?可從以下幾方面來減輕孩子對「復課」的心理負擔:

第一,用陽光、積極的態度去鼓勵學生們,支持他們重投校園學習,為新夢想努力。家長宜多說一些鼓勵的話語,讓孩子感受到關愛和溫暖;告訴孩子:回到校園可以見到同學、老師,並可以學習到新知識。家長要幫助孩子培養「學習是開心事」的心態和想法。

第二,調節作息時間。停課期間,孩子的作息時間少不免被打亂,家長應盡快調整子女在家的作息時間,糾正不良的生活習慣,例如:每日提早30分鐘睡覺、督促孩子們按時起床等;調節生理時鐘,讓身心及早適應早睡早起。同時,與孩子一同收拾書包,和孩子重溫上學發生的事情,有助適應復課後的生活節奏。

第三,家長可以刻意在家庭生活中營造讀書氛圍。減少孩子看電視、上網、玩電子遊戲的時間,陪伴他們看圖書,培養閱讀習慣。此外,家長和孩子共同商議合理的時間表,定時複習課本內容、瀏覽網上學習資源及完成習作,又設定運動時間,減輕身心負擔。

第四,與孩子制定計劃。從長時間停課的「無序」到復課後的「有序」,過渡的關鍵是詳盡的學習計劃,讓孩子有章可循,有努力奮發的目標。家長宜多與孩子討論,既可讓他們找到奮鬥方向,養成有計劃做事的習慣,又能建立他們的自信心,消除假期後的失落感。

第五,營造友伴同行的環境。家長跟孩子一起準備上學所需物品,讓孩子體會家長無微不至的關懷及培養正面的學習態度。不忘關懷身邊的人,家長可讓孩子與相熟的同學聯絡,彼此鼓勵,互相照顧,舒緩緊張的心情,幫助他們的社交發展,更容易重新投入校園生活。

復課第一周,家長宜多些和孩子聊天,了解子女的上學情況和校園生活,關心子女的情緒,讓孩子表達感受,給予支持和鼓勵。正如聖經所說:「你們作兒女的,凡事要聽從父母,因為這在主裡是可喜悅的。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免得他們灰心喪志。」(歌羅西書第三章20至21節)家長透過與子女的日常相處,建立親密、互信的親子關係,正是最有效協助孩子面對新轉變的良方。

黃智華校長

聖公會置富始南小學

情愛心理學:網上情緣

一般使用網上社交平台的男女,通常不是使用真實姓名,甚至年齡、學歷等資料也屬虛構。這種虛擬的社交活動卻吸引了不少年輕人,甚至成年人,包括已婚人士。

從心理學方面看,網上社交可說是光明正大,卻又「偷偷摸摸」地交往,很容易令當事人情緒興奮;加上在網上可以做出各種不可思議的表達,例如:送出美麗的鮮花、非常引人入勝的動畫、令人陶醉的說話,甚至可以安排虛擬隆重又浪漫的婚禮,實在令人著迷。

不過,由於隱藏個人身份,故此很容易放鬆道德束縛,因而有足夠膽量與陌生人調情;很容易發展成交談性慾問題,以及互相袒胸露臂,甚至發生性愛活動(例如:自慰),產生既羞恥又亢奮的感覺。理論上,網上情緣可以收放自如,隨時停止,避免泥足深陷。但是當事人往往情不自禁,墮入情慾深淵而不自覺。此外,也有不少網上情緣騙局。犯罪者很懂心理,先把對方感情俘擄,然後要求物質及金錢上的支持,得手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假若當事人已有配偶,更麻煩了!

一般來說,網上情人比家中的伴侶多方面優勝。因為在網上很難真正見面,很難見到對方的弱點或錯處,甚至其網下的真面目。雖然沒有發生性行為,不算通姦,但是已經屬於對配偶感情不忠,思想出軌了!

雖然網上情緣佈滿危機,但是間中也確實締造了一些良緣。現今不少男女,特別是從事科技的專業人士及社交比較薄弱的年輕人,沒有社交技巧或多餘時間談戀愛,他們使用有信用的交友媒體(例如:網上聊天室、私聊區等等),在其中加上個人資料進行配對,有時真能覓得合適的心上人。

美國荷里活電影公司在1998年拍攝了一部電影《網上情緣》(You’ve Got Mail),由著名影星湯漢斯(Tom Hanks)及美琪賴恩(Meg Ryan)主演。劇情講述這對男女透過電子郵件交友,漸漸發展至傳情,卻不知道對方是生意上的對手。原來他們各自開設一間書店,更是在同一處地方,正在互相爭奪客人。雖然兩人本身已有密友,雙方真正碰面之時會互相指摘,但是因為網上隱性埋名的感情發展,終於化敵為友,並且締結良緣。網上平台,可以說是科技世界中的「媒人」(matchmaker),把不同地方的陌生男女撮合起來。

聖經創世記第二十四章記載了一位媒人的經歷,媒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忠心老僕人。他受委託,去到主人的家鄉為少主人以撒尋找對象。他藉著「駱駝測試」(14節),找到一位美麗又能幹的女子利百加作少主的妻子,撮合了相當幸福的姻緣。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為師──為父為母

最近面試一些應徵新學年教席的申請人,當中不乏今年大學畢業或教育文憑畢業的準教師,不禁勾起我當初入行時的種種回憶。

尤記得大學畢業時,我並未立志走上教育路,卻對科學研究產生興趣。研究生的工作除了做研究、寫學術文章外,還得擔起本科生的實驗課和導修課,教學體驗由此而起。此外,我在教會團契也扛起事奉,做青少年團契的導師,在屬靈追求上與青少年同行。那時無論在年齡、資歷和經驗上,充其量我只是這班年青人的兄長;在他們遇到學習困難時,做他們的救生圈;在他們需要找個傾訴對象時,借出我的耳朵,聆聽他們的心事;在靈性追求上與他們同行,一起參加讀經運動和傳福音的行動。就是這種「為兄」的心腸,吸引我以教育為職志,當上中學教師。

當年,一班學生有四十五人,在繁重的教擔和批改工作的煎熬下,我深深體會為人師表並非如想像中浪漫。我很想多抽時間與學生聊天,分擔他們的壓力,自己卻面對備課和追趕進度的壓力。我曾想過放棄,但是感恩我堅持下來。

為兄之心是一種浪漫,為父為母之心卻是一個呼召。聖經中的使徒保羅是我們作為基督徒老師的榜樣。在聖經帖撒羅尼迦前書有兩段很感人的記載:「我們身為基督使徒的,雖然有權利受人尊敬,但我們在你們中間卻是謙和的,就像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我們這樣疼愛你們,不但樂意把神的福音傳給你們,連自己的性命也樂意給你們,因為你們是我們所愛的。」(二6-8)「正如你們知道的,我們是怎樣好像父親對待兒女一樣對待你們各人:勸勉你們,鼓勵你們,叮囑你們,要你們行事為人,配得上那召你們進入他的國和榮耀的神。」(二11-12)

正如我們當老師,雖然可以叫人尊重,卻沒有向學生和家長求榮耀;只在學生中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一般,苦口婆心地教導他們,把成長的養分供應他們;凡與他們成長有益的事,我們都會義無反顧去做,凡事以他們的好處為先。不單是他們在學時期,就算他們畢業後,當知道他們遇上困難和挑戰,都會竭盡所能幫助他們。為師者,除了如母親疼愛兒女般愛著他們,也擔起父親的角色,勸勉、安慰和囑咐他們。世途險惡,老師生怕學生誤入歧途,常勸勉和囑咐他們,指導他們正確的價值觀與人生態度。在他們遭遇挫折時,及時扶一把,幫他們拍拍身上的塵土,安慰一番;祈禱守望,再鼓勵他們繼續朝著目標進發。

我慶幸當初並未因困難而放棄,假如給我再選一次,我也會選擇以教育為職志。我立志以使徒保羅為榜樣,學習他為父為母的心腸,完成主所托的使命。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情愛心理學:陰陽相沖?

異性相吸相當重要,特別是延續後代方面。現實裡卻往往出現不少男女互相衝擊的情況,在男女平權的世代特別明顯。性別衝突(sexual conflicts)是指出現在兩性之間的個人矛盾(Parker,2006)。根據心理學的研究指出:無論在追求時期、新婚期間及結婚之後,男女雙方互相不滿意對方的原因相當普遍。美國密芝根大學的心理學家David Buss(1989)對600名男女進行研究,在互相投訴的項目中,可分為15項目。男性方面,主要投訴女性不忠、辱罵人、自我中心、過分謙遜、拒絕性愛、做事疏忽及情緒變化大;也有丈夫投訴妻子太自我陶醉在外貌(包括:面容、髮型)及花太多金錢在衣著上。女性方面,主要投訴男士性愛粗暴、不忠、過分謙遜、沒有感情、侮辱女性外貌、忽略她及公開愛慕其他女人;也有妻子投訴丈夫不體諒、嗤笑她的衣著、不做家務,甚至不把坐廁蓋合上。

美國華盛頓大學的心理學家John Gottman認同上述情況,但是他認為最基本原因:男性主要投訴女性的情緒過分著重感受,卻忽略理性;反之女性投訴男性不表達情緒及太快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上述不滿能構成婚姻問題,甚至離婚。有一個奇怪現象,就是夫婦性生活美滿的話,就算對對方有很多不滿,也甚少離婚收場。故此,性愛不協調乃是相當重要的相沖因素。在這方面,男士主要投訴女士性冷淡,而女士多投訴男士有過分要求,甚至有粗暴性行為。

2005年美國電影《史密夫決戰史密妻》(Mr. & Mrs. Smith),由著名演員畢彼特及安祖蓮娜祖莉合演。劇情講述他們在「哥倫比亞」邂逅,繼而閃電結婚;六年後,夫妻生活變得平淡無趣,需要接受婚姻輔導。其實兩人都是職業殺手,卻不知道對方的身份。直至有一天雙方被幕後主腦指派暗殺一個人,結果兩人反而被迫互相廝殺,差不多把家庭拆毀。這事卻令他們的愛情重燃起來,不過又被組織其他殺手追殺。幸好,最後夫妻聯手成功對外抗敵,因而存活下來。這電影描述一對夫婦非常合拍到互相廝殺,又由相當恩愛變為非常冷淡,最後因危機從相沖變為相吸。

聖經創世記第二十九章記載一位女子名叫「利亞」,她嫁給了不愛她的丈夫「雅各」,而她的丈夫原本就喜愛她的妹妹「拉結」。「雅各」不喜歡「眼睛沒有神氣」的「利亞」,卻喜歡「美貌俊秀」的「拉結」(17節)。但是上主祝福「利亞」,她為「雅各」生了多個兒子。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