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玻璃心

最近看過一個病人美美(化名),她在工作、家庭、社交上都很容易感到受傷害,別人稍微對她有點建議,便暴跳如雷,或是整個星期悶悶不樂。有朋友在她的社交媒體上留言,讓她不爽,就直接把對方刪除。這種情況我們俗稱為「玻璃心」。

「玻璃心」是什麼意思呢?「玻璃心」源為網絡術語,顧名思義,是形容一個人內心異常脆弱敏感,非常容易受到傷害,好像玻璃一樣容易弄碎。有「玻璃心」的人,當他們接收到別人的回應時,他們傾向以一種非常個人的方式來感受,容易把它看作對自己的肯定或否定,直截他們的自尊心。

舉例說,上司提點美美的工作報告需要改善的地方,她一下子就覺得世界崩塌下來了,感到非常鬱悶和生氣。其實,箇中出現了什麼問題呢?原來美美把上司對工作報告的回應,看作是對她個人的評點。在她的眼裡,上司傷害了她的自尊心,並全面否定她的個人價值。

對於別人的回應,有「玻璃心」的人可能會有以下三種反應。 第一,鬱鬱不歡,覺得自己沒有用,甚至是個廢物;第二, 因著感到受傷害而產生自我防衛,變得憤怒;第三,表面上冷漠的逃避,實際上一邊自憐,一邊伺機反擊給他意見的人。當判斷事情的原因時,有「玻璃心」的人容易把事情的原因歸咎自己,而忽略考慮外在或環境因素。

為何會有「玻璃心」這種狀況出現呢?有學者認為「玻璃心」跟早年的成長環境有關。過度操控、溺愛、沒有準則地責罰,都剝奪了孩子健康地建立完整的自我認知的機會。孩子長大後,一般很難接受別人的批評或容易把責任歸咎於自己,形成「玻璃心」的情況。

「玻璃心」可以強化嗎?誠然,人們沒法選擇自己的原生家庭或父母的教育方式,但是仍然有方法讓自己成長。

一、察覺不舒服的感覺

察覺不舒服的感覺並分析當中的處境,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反應往往超過對方說話的比重。

二、避免把事情個人化解讀

別人提出意見,並不代表他否定你。對方可能只是以事論事,或提出事情可改善的地方。

三、避免妄下結論

別人給你意見,並不一定代表他故意攻擊你。別太快下結論,或否定別人給予的意見,盡量保持開放的心態。

四、換個角度看事情

可以嘗試問自己:「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你朋友身上,你會怎樣安慰和幫助他呢?」

五、學習如何溝通

嘗試停一停、想一想:對方的說話究竟對事情有沒有建設性的幫助?就算當刻想不到怎樣回應,也可以說一句:「多謝你的意見,我會好好考慮一下。」避免感情用事而產生不必要的衝突。

如何跟「玻璃心」的人相處?面對「玻璃心」的人,溝通上要有一些技巧。例如:一、盡量先讚賞或肯定對方,然後再給予建議;二、盡量以事論事,並時常提醒對方這跟個人的價值/人品/特質沒有關係;三、觀人於色,如發現對方的神情有異樣或開始發脾氣,則盡量安撫對方,並建議或許在其他時間再傾談。

為了讓彼此得益處,我們需要學習與人溝通相處的技巧。使徒保羅為讓人得到福音的好處,也是這樣,「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人,好贏得軟弱的人。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救一些人。」(哥林多前書9:22)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學人生:堅持不懈‧勇往直前──專訪周黎明校長

2017年11月,十四位中小學校長參加由教育局舉辦「兩地校長交流及協作試行計劃(2017/18)」,我們一起在北京相處近兩星期,並與北京的中小學校長交流。其中,鄧鏡波學校周黎明校長一直熱愛教育工作,關心學生成長,亦遇過不少的難關。

周校長自小便立志成為一位教師,在就讀預科的時候,家中幼妹患上了癲癇症。由於父母從內地到港,語言不通,周校長作為家中的長子,需要經常陪同妹妹出入醫院。那時周校長既要努力讀書爭取考進大學,實踐教育夢,但又經常缺課陪妹妹出入醫院;面對學業和家庭的壓力,深感苦惱。他記得當時一位老師對他說:「人生會遇到很多抉擇,妹妹只有一個,讀書以後還是有機會的,但如果你能夠在兩方面都做好,你將來的困難便不是困難。」老師的慰問和提點,讓他振作起來,不但能好好照顧妹妹,更有效地分配溫習的時間;最後,順利升讀大學。

周校長憶述父親是一名鄉村的小學老師。當時農村人普遍認為孩子讀書沒有甚麼用處,倒不如在田裡幫忙耕種。兒時,父親會帶著他到學生家進行家訪,遊說家長讓孩子們重返校園讀書識字。這些經歷印象深刻,老師就像一支蠟燭,雖然細弱,但有一分熱,發一分光,照亮了別人,耗盡了自己。周校長覺得教師是一項神聖的工作,自中二開始他便對投身教育工作感興趣;升讀中四時,已決心成為一位老師,立定了以老師為終身職業的志向。

周校長踏上的教育之路並非一帆風順,甚至是幾經波折。在大學畢業後,為了一圓教育夢,他不惜放棄日資公司的高薪厚職。不過,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教席難求,他只可擔任代課老師。他明白自己沒有教育文憑,不會獲學校聘任,惟多次報讀教師教育文憑課程失敗,他只好嘗試申請報讀教育碩士,最終獲得香港中文大學破格取錄。居禮夫人說:「弱者等待時機,強者製造時機。」面對迂迴曲折的教育之路,周校長憑著堅定的信念和崇高的理想應對;從小立志成為老師,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努力爭取機會,而機會有時候是由自己創造出來的。

周校長在修畢教育文憑後,又不幸遇上非典型肺炎疫情,但他仍爭取到一間第五組別中學的教席。大學教授曾問他為何選擇這一間學校來任教,周校長就是持守教育信念。他從小在鄉村長大,經歷過貧窮的生活,因此特別希望藉教育幫助弱勢社群的學生。當時,他遇到不少家庭環境欠理想或支援不足的學生,其中有些插班生有情緒、成績欠佳及逃學等問題,但他從不嫌棄,並付出額外時間輔導他們。不時,有些舊生到校探望周校長,令他深感從前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學生還會感恩老師的教導。 

挫折並沒有阻止周校長追逐夢想的腳步,歷程就如馬拉松賽跑,不管你做甚麼,都應該朝著目標而努力。朝著目標不斷努力的人,總比那些認為不可能實現目標而中途放棄的人距離終點更近。透過各種方式裝備自己,在機會來臨的時候,緊緊抓住;在沒有機會的時候,創造機會。正如聖經所說:「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彼得前書1:6-7)堅持不懈,水滴石穿,就是這個道理。年輕人應該要有這種拼勁,如果缺少這種拼勁,遇到挫折就氣餒,止步不前,就會失去很多機會。機會只留給那些勇往直前,敢於挑戰困難的人。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理性與感性:「早知如此」現象

陳先生投資了一隻科技股票,購買時曾經考慮了很久,但是看見隔鄰及其他好友也都選購,於是把一筆不少的款項購入了這隻新股。可惜過了兩、三個月,這隻股票股價不但不升,反而下跌了兩成有多。當他跟其他朋友分享這錯誤投資的時候,大家其實早已聽過專家指出這隻新股的問題,甚至有警告要小心分析。陳先生非常懊悔,心裡想:「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其實陳先生或其朋友是否真的未卜先知呢?答案大多是否定的。但為何很多人真的覺得「其實我早已經知道了」呢?

預知能力,又稱「先見之明」(foresight),是一種能預測未來會發生某情況的本事。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它是指一種認知技巧,能夠分析各種情況,特別是隨著時間(過去及現在)轉變的資料或數據,推算出未來會出現的現象或結果。例如很多有經驗的經濟分析員,藉著經驗及智慧,再利用科學分析工具,頗能預計股票價格升降。但由於股票市場實在有太多未明朗的干擾因素,故很難準確或有絕對把握預測結果。最成功的分析員也會因突發事情而大大出錯(俗稱「跌眼鏡」)。故此,很多有經驗的財經專家為了保持自己的聲譽,都會為自己鋪排後路,說自己的預測僅為參考作用而已,或者加上很多沒有人能夠達到的先決條件。

有研究指出,自己越有需要,便越容易相信他人的「先見」。例如我告訴你,你將會在一個月內有雙倍收入。如果你真的缺錢(例如欠債),你會更容易相信我這預言。這又可以解釋為何在危難之下,民眾很喜歡去求神問卜,求神仙指導。其實大部分預測只是一種或然率,即成功及失敗都會有不同的可能性出現。但是對跟隨預言的人,就只認為有準與不準兩個可能。

在各樣的事情上,最難未卜先知的就是人的心思意念及其感情與行為。在越戰期間,美國國防部長麥拿馬拉(McNamara)經常參考堆積如山的戰爭數據,來指揮用兵策略。但五角大樓(Pentagon)的特別行動組負責人Lansdale告訴他,缺少了一樣重要東西。麥拿馬拉問是什麼?答案就是「越南人民的感受」。

不少信徒很喜歡知道何時是世界末日,讓自己好作準備。雖然耶穌無所不知,包括他將會受死的情況。但他只是描述末世的情況,好叫世人警醒及常作準備。反而他告訴門徒:「至於那日子和時間,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天使和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馬可福音13:32)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特殊教育的愛與包容

由於我是一所特殊學校校長的緣故,每當與從事教導自閉症的人走在一起的時候,不難聽到他們在說:「教導自閉症的學生真的很困難!」我對他們的話並不覺得是無的放矢,或是無病呻吟,而是真的感受到前線特殊教育工作者所面對的困難。

自從融合教育在本港植根之後,本港的特殊教育發展一日千里。林林總總的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培訓項目,比比皆是。例如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基礎課程、照顧不同學習需要高級課程、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專題課程、專為特殊學校教師開辦的240小時培訓課程,甚至連校長及教師助理也有培訓提供;涵蓋面絕對寬而廣。有志投身特殊教育的,又或現正從事特殊教育工作的人,絕對不難找到適合自己需要的、能提升自身專業的特教培訓。但是為什麼他們仍然覺得教導自閉症學生真的很困難呢?

介紹自閉症特徵的書籍、提升自閉症功能性溝通的期刊、改善自閉症學童行為問題的研究,甚至家長講述教導自閉症子女實戰經驗的分享,在各大學的圖書館裡絕不難找到;又或是打開筆記簿電腦,在互聯網內輸入「自閉症」三個字,可供參考的資料、教材、講義、文獻,多不勝數。為什麼他們仍然覺得教導自閉症學生真的很困難呢?

是的,提供的培訓是足夠的,參考的資料也絕不缺乏,但是教導自閉症學生確實不是容易的事。由於受到自閉症障礙的影響,對他們造成社交溝通上的障礙,以及社交情緒相互性的缺損,因而未能恰當與人表達自己的意願及情緒。再加上他們有著局限而重複的行為、興趣或活動,出現了堅持慣例、抗拒轉變的情況,容易令人產生誤會。以上種種,在教科書及分享中出現過無數次;從事特殊教育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每當他們教導的自閉症學生因這種種原因而出現情緒及行為問題的時候,要在實際的環境中,能夠冷靜地、瀟灑自如地運用其所知所學去處理,卻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更甚的是,他們對自閉症學生因困擾而出現的情緒波動和激烈行為,感到厭煩,甚或憎惡,這是我們絕對不想見到的。

教育是要讓孩子在愉快中學習和成長,將他們不懂的變成懂的、不會的變成會的、不好的變成好的,這就是教育,是為人師當做的。愛與包容是教育的基礎,沒有愛和包容,就沒有教育;而教育不一樣的孩子,需要不一樣的愛與包容。這不一樣的愛與包容,讓我們有足夠的胸襟及能量應付我們在教學中面對的種種挑戰,也讓我們能:

  • 開啟自閉症的大門,讓我們走進他們的世界,好好認識他們、了解他們的強與弱,做好因材施教。
  • 用他們的心去感受,了解他們的喜與樂;在他們出現情緒和行為的時候,幫助他們盡快平復下來。
  • 擁抱及尊重個別差異,實踐照顧學生學習多樣性的專業責任;接納他們、諒解他們、不會離棄他們。
  • 用他們的眼睛看事物,用他們的腦袋去思考,幫助他們運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愉快學習和成長。

願各位毋忘初心,繼續努力,一起和自閉症學童同行,幫助他們克服自閉症所引起的種種障礙;一同實踐融合教育的真正意義,當一個受人敬重的特殊教育工作者。

林家儀校長

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學校

理性與感性:自我欺騙的理性分析

自欺的定義有不少,但比較清楚的可以是以下的定義:它是一個把重要及合情合理的議題或證據用似是而非的解釋推翻甚至否定過來。通常是指把明知是錯誤的道理當作真理來欺騙自己。似乎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的小布殊總統,認為伊拉克有危險的大殺傷力武器,因而發動了伊拉克戰爭,其後遺症到目前還未能完全處理!

在道德上,自欺的行為確實不妥,因他不單妨礙了客觀分析個人想法及行為,反而方便傷害他人(甚至自己)、腐化良知、破壞真實性、甚至令人逃避面對困難的勇氣及自制能力(見 Deweese-Boyd 2016)。

根據Mele (2001)的見解,其實自欺行為確會產生兩大矛盾(paradoxes):

一、靜態(static)的矛盾:為何人會這麼愚蠢,明知是錯的仍然接受(相信)來欺騙自己呢?

二、動態(dynamic)的矛盾:他若真知道是錯的資料,他的行為又怎會成功呢?

這種不合理性的思想方式及心態,有說是本性的一部份。Robert Triver (2000)認為「欺騙」是動物用來求生的一種本能,是存在遺傳因子之中;而藉此去捕捉獵物或免受獵物傷害(例如隱蔽保護色或裝死),若能成功運用這種假裝或洞悉其他動物的虛假,便會更能生存下去。在動物的社群中,通常是由最強最壯的一員領導及控制群組活動,包括性伴交配。當中比較弱小的成員,不能正面挑戰領袖,便往往會假裝權威身份去尋找性伴,以致能延續後代。若能成功而持續下去,漸漸變成自然甚至自欺了。

Triver認為「自欺欺人」有兩個基本的心理過程:一、否認:就是把重要的事情(通常是負面的)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特別是由自己產生的傷害。二、投射:就是把自己應擔當的責任(通常也是負面的)有意無意地加在他人身上。他舉例說有一次他駕駛時因急轉彎她的一歲小孩從後座位中跌下,他的反應就是粗聲怪責小孩旁邊的姐姐不小心抱緊嬰孩。其後他醒覺到最少九成的責任屬於自己,但當時他否認了, 卻把責任投射在大女兒身上。

1982年1月13日,美國佛羅里達航空公司第90號班機從華盛頓機場起飛。當時副機長發現飛行標版出現矛盾的資料,但機長卻以一個錯誤的意見不理會,副機長卻保持沉默。當機長在高空發現問題時,已經是太遲了,終於失控以致飛機失速墮入河中,74人死亡,只有5人生還。事後分析對話資料,認為機長的想法欺騙了自己!

表面看來,自欺現象是很個人性的;但現實上也可以是集體性的。在個人方面,有些精神狀況確實令人容易出現自欺思想及行為。例如自戀性邊緣性人格障礙,很容易選擇錯誤的信息來欺騙自己。此外有妄想症,特別是具懷疑性(paranoid)病徵的人。最明顯的就是懷疑配偶不忠的病態嫉妒,從毫無重要性的物品中,當作配偶有第三者的證據。若受到酒精及某些精神藥物影響,這情況會更為明顯。

至於集體的自欺情況,也可以分為兩組:

一、全部或大部份成員同樣自欺,例如說法國大學生認為學費太過高昂,但其實卻比其他國家便宜了很多。

二、代表性自欺,即是以機構的名字代表所有員工。最代表性的例子就是1986年1月28日,美國太空船挑戰者號在起飛73秒後在空中爆炸分解,七名太空人全部死亡。事後調查組發現太空總署NASA不理會飛行零件中的O型裝置(O-rings)早已潛在的缺陷,而且在當天早上也有工程師提出低溫發射危險的警告,終於造成災難!由此可見,太空總署的自欺是在於管理階層,而不是大部份工作人員。

聖經也提醒信徒不要自欺:「你們應該作行道的人,不要單作聽道的人,自己欺騙自己。因為人若只作聽道的人,不作行道的人,他就像一個人對着鏡子看自己本來的面貌,看過走開以後,馬上就忘記自己的樣子。」(雅各書1章22至24節)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陽光,你值得擁有

在一年多的疫情下,相信每一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經歷,但沒有想到,除了失去了很多,得到的也很多!這些得失加起來,成就了我豐盛的生命!

辦學團體主席盧光輝榮譽院士(山狗校長),於去年11月突然離開了我們。在那一刻,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接受這個事實!一個月後,辦學團體與學校所有持份者都同意及決定了:向教育局申請學校易名,以記念終生事奉主及委身教育的山狗校長!接下來,我與學校的團隊就在疫情下,試着試着、摸着摸着去進行學校易名申請及一切的過渡工作。當然還要處理排山倒海的恆常工作及突如其來的大小危機!感恩的是,有一群仍充滿傻勁的同事與我同行,過程中雖然又忙、又亂、又不知所措,但我並不孤單!曾有一位非基督徒老師對我說:「校長,你祈禱吧!神會幫助你的!」我打趣說:「在一般情況下,祂會請我自己去體驗,很少出手的!」說完,兩人哈哈大笑!

上星期二,在「黑雨」過後,太陽出來了!不多也不少,十五分鐘,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完成了歷史的一刻──在香港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教授、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博士、山狗校長家人、辦學團體主席、校監、校長(我自己)、嘉賓、老師及學生代表的見證下,完成了學校易名石碑揭幕儀式!在學生合奏的非洲鼓聲之下,空氣中充滿了歡欣與喜悅,歡呼聲與一絲絲的陽光及微雨混合起來,場面美麗極了!「我認為既善又美的,就是人在神所賜給他一生有限的年日中吃喝,享受他在日光之下勞碌所得的一切,因為這是他的分。」(傳道書5:18)我們所享受的不單是吃喝那麼簡單,而是一種因着同一信念、同一使命、同一目標,經過一番努力後而一起享受到的甜美滋味!

有一位校董對我說:「校長,如果我沒有看錯,你是一位很陽光的人!你在這所學校工作得很開心吧!」那一刻我愣住了!這位校董居然看透了我的心!做校長的,應該是「很苦」的吧!我可以承認自己在這一刻原來是很開心的嗎?坦白說,我嘴裡真的嚐到蜜糖的香甜!當校長剛好滿十年了,每天祈禱求神賜我平安、喜樂!然而,遇到的盡都是一個又一個的試探!我曾三番四次請求天父把苦杯挪開,我更試過逃避!沒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能從我的臉上看到陽光、看到笑容!「蒙神賜予財富與資產的人,神都使他能夠享用,並取自己的分,在勞碌中自得其樂,這是神的恩賜。」(傳道書5:19)校董的一句說話,把我從多年的困惑之中釋放出來!原來我們在忙碌、混亂、迷惘之中,仍然可以享受陽光、可以享受自己所當得的!

晚上,我與最愛的姐姐分享這個經歷:我體會到,甜美的滋味並不是每時每刻都需要的,需要的反而是在任何經歷下都能夠信任神、倚靠神,從而欣然接受上天所賜的一切,神所賜的豐盛生命包含了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受、不同的經歷!姐姐對我說:「活在當下是畢生的功課,然而神喜悅我們與所愛的人一起享受勞碌得來的分!」「他不多思念自己一生的年日,因為神使喜樂充滿他的心。」(傳道書5:20)

                                      柏立基教育學院校友會盧光輝紀念學校

                                                          鄧瑞瑩校長

理性與感性:處理疫情焦慮的ABCDE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普遍大眾對公共衛生意識提升;而面對一波又一波的疫情,大眾少不免擔憂自己或身邊的人受到感染。芷晴(化名)由疫情開始,已經格外注意個人衛生,減少社交,接種疫苗;她做好多種防疫措施。可是,隨著疫情緩和,芷晴的焦慮有增無減。有一天,她在乘搭交通工具上班時,旁邊有人咳嗽,她頓時十分焦慮,擔心會受到感染,立刻轉換座位。自此之後,她改用其他交通工具上班。

芷晴該如何面對疫情的焦慮呢?在Albert Ellis的理情行為治療法(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中,運用A(Activating event – 激發事件)、B(Beliefs – 對事情的想法)及C(Consequences – 想法引起的後果)三步說明我們的情緒取決於對事情的詮釋。其後,Martin Seligman在治療中加入了D(Dispute – 反駁思想)和E (Energize – 激勵自己),使我們可以對事件有不同的詮釋,舒緩情緒。接下來,讓我們一起了解「ABCDE 五步」吧!

第一步,了解激發事件(Activating event)。我們可以嘗試問問自己「哪些事情激發了我的情緒?」就芷晴為例,觸發她焦慮情緒的事件是在交通工具中有人咳嗽。

第二步,了解對事情的想法(Beliefs)。我們可以想想「在發生事件時,我在想什麼呢?」芷晴當時的想法是「旁邊有人咳嗽,他可能染上新冠病毒,那我便有可能被感染了。」

第三步,了解想法引起的反應(Consequences)。我們可以反思「當我對事件有想法時,我有什麼感受?我之後做了什麼呢?」芷晴當時感到十分焦慮,她換了座位,之後轉用了其他交通工具上班。

第四步,對負面思想作出反駁(Dispute)。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問問自己「我有什麼正面及反面證據來支持自己的想法?事件中有沒有其他可能性?」事件中的乘客咳嗽,一定是患上新冠肺炎嗎?那名乘客可能是嗆著,以至咳嗽。就算真是生病了,也未必是新冠肺炎。

第五步,自我激勵(Energize)。我們可以透過以上四步的分析而得出一個合理的結論。就上述例子,比較合理的結論是乘客咳嗽未必患上新冠肺炎,可能是其他身體狀況引致的。況且,如那名乘客真的患上新冠肺炎,芷晴一向做好防疫措施,未必被傳染。找出比較接近現實的結論時,芷晴的焦慮可能會減少,亦未必刻意使用其他交通工具上班,造成生活上的不便。

面對疫情,焦慮的情緒使我們更留意個人衛生,本來是可取的事。但是過份的焦慮往往影響身心健康及生活質素。當您遇到激發情緒的事件時,不妨試試上述的「ABCDE 五步」吧!

鄧朗然

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教學人生:主顧念貧窮人

「上帝並不公平!」

這句說話是人受著不公平對待時的呼喊,然而要「指責」 上帝 不公平,還得看我們對公平的定義。公平並非統一,人與生俱來就不是一統的,樣貌、體型、膚色不一致,出生於甚麼家庭、經濟狀況等更不盡相同。但是,上帝特別提醒祂的子民要關顧身邊的「弱勢群體」,例如:孤兒、寡婦、貧窮人、寄居者。若這是上帝的「不公平」,屬祂的群體(教會)和祂的子民(基督徒個人)更要身體力行消弭因社會不公所造成的貧窮問題。

基督教信仰相信世界上每一個人,無論是信徒或非信徒都是神寶貴的創造,都有權利過有尊嚴的生活。故此,獲得生活基本所需是人的基本權利。然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奉行自由市場經濟,這經濟系統卻不以提供人生活基本所需為立足點。根據世界銀行2015年的調查顯示,全球有超過百分之十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少於兩美元;超過四分之一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為3.2美元;約有一半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為5.5美元。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主張以自由市場經濟方式運作,並相信擴大市場有利於消弭貧窮問題。自由市場建基於一種信念,就是個人能獲得何種生活,自己該負上最大責任;因自由社會容許個人以知識和勞力換取回報,企業也因獨到的眼光和勤奮賺取利潤。可惜,自由市場經濟並非如此美好,也非「等價交換」。市場會因著財團壟斷而扭曲,個人也因沒有議價能力而被剝削。利潤最大化(貪婪)和壟斷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兩隻魔爪,扼殺沒有生產力和沒有議價能力的人。

上帝創造人類,安置在伊甸園裡,一切果子(除了知善惡樹的果子)好作食物;後來賜祂的子民迦南美地,乃是流奶與蜜之地,地的出產足夠有餘。有關買賣地業的律法,均指向一個教導,就是地是屬乎神,是神賜人的禮物。縱使是孤兒、寡婦、寄居者,都可以因地的出產而飽足。聖潔和公義是聖約的準繩,「不可偷盜」的誡命所禁戒的可引申為一些不公平的貿易,甚或乎在買賣上欺騙鄰舍。在摩西律法中有很多關乎照顧貧窮人的律例,其中在收割時不要割盡田角,也不要拾起掉在田間的麥穗,讓貧窮人可以收拾以養生。這些都是對貧窮人的看顧,也是他們生存的權利。

近代分配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理論,綜合近代學者對正義諸領域(Spheres of Justice)的論說,為公平分配利益與承擔尋找出路。在這些論說中,領域並不分「屬靈」和「屬世」。唯盼信徒能在諸領域中回應上帝的召命,以「榮神益人」為生活原則;以公平(equality)、需要(need)、應得(deserve)為分配原則。在自由經濟社會中,大家的著眼點都在於利益(benefits)的分配。然而,分配正義理論正要把我們的著眼點從單純的利益分配正義轉移至承擔(burdens)的分配正義。我相信我們可為分配正義付出更多,正如耶穌在「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中說,主人同樣讚賞那位領五千銀子賺五千,以及那位領二千銀子賺二千的僕人。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理性與感性:拖‧自決

阿舒是一間大公司的初級經理,有幸得到老闆賞識,獲安排代表公司在一個重大場合中演講。距離演講的日子只剩三天,阿舒還未準備講稿,而演講用的Power Point也未完成。他清楚知道這次演講的重要性,但卻總是做其他工作,沒有把重點放在演講上。

阿舒的經歷也許對很多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有些時候,人面對重要的事情反而選擇拖延。明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卻遲遲未啟動工作,結果把自己迫得太緊。有人認為拖延其實是策略,因為越接近deadline(死線),人的投入程度和效率便會相應提高。實際上,這方法有相當的風險。譬如,因為時間太急促,未能顧及細節。

到底應該如何面對和克服拖延的習慣呢?首先,我們要了解自己總是拖延工作的原因。是工作性質不適合自己,還是其他個人因素呢?若是工作性質的問題,那麼我們應審視現有的工作是否合適?有可能跟上司或同事調配工作嗎?有沒有同事或朋友能幫助你更掌握工作呢?簡單的溝通也許已能把這個拖延的問題解決。

如果拖延已成習慣,又可以怎樣呢?你可以為自己找改變的動力。問問自己:若果不再拖延,生活又會有什麼不同呢?這個不同,你嚮往嗎?對於慣常拖延的朋友,這簡單的評估也許能幫你找到改變的動力。

接著,把工作按重要性和緊急程度分為四個類別。「重要和趕急」的事情要先做,接下來到「趕急、不重要」及「重要、不趕急」的事,最後才做「不重要、不趕急」的事。例如:對阿舒來說,準備演講是「重要和趕急」的事情;在他還未完成講稿前,應把其他沒那麼重要和趕急的工作、雜務放在旁邊,稍後才去處理。除了把事情分類,我們更需要按著已分類的計劃去行事,不要隨便改動。

改一個陋習,確實需要無比的決心和毅力。請在每次成功不拖延時,給自己適當的獎勵,為自己打強心針。如果無法用自身的能力去改掉拖延的陋習的話,請尋求專業協助。請切記,偶爾拖延,可能無傷大雅,但經常在重要的事情上有所延誤,絶對是影響深遠。從今天起,多留意自己有沒有拖延的習慣?如有的話,邁向改變的第一步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顧念鄰舍

香港的貧窮人口情況相信不需由我來描述,堅尼系數在過去二十年都超過0.5,並且仍在上升;這些論點連中學生做「通識科」的專題研習時也會引用。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已見報章大字標題:「5個港人1個窮」。相信在疫情下,這情況只會更糟!假如我是那5人中的窮人,我希望另外4人怎樣顧念我?作為基督徒,我又如何回應聖經的教導,關懷顧念我的鄰舍?

大家立時便問:「誰是我的鄰舍?」鄰舍可能是住在家旁邊,也可能是社區中比較缺乏的一群,但最需要回應顧念的人,可能是我們的至親好友呢!雖然政府可通過稅收、公共財政政策和社會福利等手段達致財富再分配,但畢竟效用有限(僧多粥少),而且過程繁複(以防濫用)。看顧家人至親突顯血濃於水之義,看顧好友體現患難中之真情,值得表揚。

回想香港在上世紀中葉,經濟未算富裕,可是鄰舍關係密切,守望相助。主婦除了帶自己的孩子,也「順便」帶鄰居的孩子,也有互相分享物資。

我因緣際會認識了一間扶貧機構的負責人。該機構扎根深水埗,服事基層家庭和少數族裔人士。據負責人介紹,該機構以食物銀行、教育補習等服務為起始點。近年,還發展了社會企業、過渡性住房和青年共住計劃。他們的理念是先以食物援助有缺乏的家庭,以解燃眉之急;繼而幫助孩子、婦女、少數族裔學習,幫助他們透過教育向上流動;通過發展社會企業,讓受助者有展現和培育能力的機會;青年共住則讓他們有同路人,也有陪行者。該機構切切實實地將愛鄰如己的教訓實踐出來,不為地上的掌聲,只求天上的賞賜。

若問他們是否需要物資捐獻或義工參與,負責人回答得很謹慎。金錢和物資的捐獻固然重要,然而香港有很多企業商賈只知以財物捐獻作為對鄰舍的顧念;須知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後者所需的時間和心力更大,但是長遠卻有更大回報。至於義工參與,機構最怕是短暫的、一次性的義工服務「體驗」。因為所服事的是人,是建立關係,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機構明言最希望義工作長時間投入,那怕只是「認領」一個受助家庭。

顧念鄰舍,你又會從何做起?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