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疫情下再思教育公平性

踏入2020年,全球都陷入新冠肺炎(COVID-19)的威脅。這個疫情除了損害數以千萬人的健康,奪去百萬人的性命,還有重創經濟,阻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逼使人進入新的生活模式(或稱為「新常態」)。在教育上,不管學生喜歡與否,也不理學校準備好了沒有,在「停課不停學」的指導思想下,大學、中學、小學,甚至幼稚園都實行在家網上學習,並且維持了半年以上。學者研究指出,社經鴻溝與數碼鴻溝加重了弱勢家庭學生的負面效應,這是教育界和政府必須正視的。

因著學校停課,學生只能留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如此凸顯了學生社經差距所帶來的教育不公。香港大學於2020年4月發表《香港中小學生數碼公民素養:首階段研究報告》,正值2019冠狀病毒肆虐,學校「停課不停學」的期間發表,引來傳媒廣泛關注。該研究藉一系列問題,調查學生家裡的數碼設備及使用情況,得知除了中學生使用智能手機算為非常普及外,其餘數碼設備在小三、中一、中三這三個級別的普及率只介乎52%至71%,實難言普及。然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處境下,學習活動極為倚重數碼設備,可想而知缺乏數碼設備的學生所遇到的困難。

筆者在學校工作,時不時接收來自政府(「關愛基金」)、熱心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的資訊,透過學校識別有經濟困難學生,送贈平板電腦和手提電腦供學習使用。所以,要縮窄社經鴻溝對弱勢家庭學生所做成的學習障礙,實有賴各方努力推動。除了學習設備外,互聯網連接又是另一個社經鴻溝引發的數碼鴻溝。疫情期間本來就希望學生留在家中,避免外出引致感染風險;然而,聽說有學生因為家人都同時上網學習或工作,致使頻寬不足,被逼跑到快餐店和便利店等地方,使用公眾免費寬頻服務。該研究團隊亦發表了互聯網連接充足與否的數字,發現無論中、小學生,只有不足八成認為互聯網連接充足。猶幸社會人士快速回應,送贈上網卡和可攜式無線路由器(俗稱「Wi-Fi蛋」)供經濟困難的學生使用。

面對這些情況,我反思聖經對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但願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從而照顧弱勢社群,邁向教育公平。從舊約到新約,從五經到詩歌智慧書,以致福音書,都不難找到有關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和命令。以色列人因曾在埃及寄居,所以聖經多次提醒以色列人善待中間的寄居者。這些經文應用於今天的香港,可以指向善待新移民與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大多數在社會上處於弱勢,聖經教導我們要多加照顧。

教育公平性的議題是一個由來已久,並需要多方協力消弭的社會問題。從政策層面,我們希望能做到消除引致不公的障礙,這有賴政策制定者或政府決策者的努力。在資源分配方面,官方、半官方、非官方組織都有機會分配資源,特別在疫情肆虐下,弱勢社群更需這些資源度過難關;群體必須摒棄均一才是公平的概念,把資源聚焦有需要的一群。至於每一個基督徒個人都要為自己如何善用上主的恩賜,向著弱勢施以援手,甚至簡單的探訪慰問,都是做在主耶穌身上。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理性與感性:從兒童的左右腦發展看教養方式

梁太對六歲的兒子關愛有加,他們的關係一向良好。有一晚,兒子半夜醒來喊媽媽,把梁太弄醒了。她立刻去到兒子的房間,了解情況。兒子喊道:「你永遠不跟我說『睡前故事』,我嬲你!」梁太直言:「我從來不知道你想我跟你說『睡前故事』啊!」兒子嚷:「你對我不好,我不喜歡你!」梁太大惑不解!她打算向兒子解釋自己對他的關懷及愛護,但是在兒子情緒高漲時,梁太擔心理性分析使兒子情緒升溫。如果你是梁太,你會怎樣回應呢?

精神醫學臨床教授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及心理治療師蒂娜‧布萊森(Tina Payne Bryson)編寫的The Whole-Brain Child: 12 Strategies to Nurture Your Child’s Developing Mind提及我們的大腦分為左右兩半:左腦負責邏輯、文字、線性分析和法則理解;右腦則負責情緒,處理非語言交流及專注於理解整全大局。兒童的大腦發育有幾個特徵:首先,兒童(尤其是初生至三歲)的大腦普遍是右腦主導的;當下的情緒往往凌駕邏輯及理性分析。這樣可以解釋上述兒子專注在當下的憤怒,未必考慮到母親平時的照顧。其次,兒童左右腦的發展同樣重要。側重左腦發展而缺乏右腦發展,或會導致生活在情感沙漠中,無法理解自己和他人。相反,側重右腦發展而缺乏左腦發展,便促使情緒氾濫,缺乏理性分析的生活。再者,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整合程度對兒童的發展有深遠影響。雖然大腦的成熟度某程度取決於基因,但是左右腦的整合程度會受日常經驗(包括教養、學習和與人互動)所影響。總括而言,在日常生活中,父母如何與兒童互動及回應兒童的需要正正是兒童大腦發展的關鍵。

回到上述事件,梁太一方面希望向兒子指出「未有說『睡前故事』」等於「媽媽對你不好」的邏輯謬誤,並解釋她未知道兒子希望有『睡前故事』時間。如果早點知道,她樂意配合。說教、強調理性分析是左腦的回應(Left-brain response)。無可否認,如果兒子能從事件中學習邏輯分析、因果關係,是能幫助左腦發展的。但是,當兒子正處於情緒激動時,恐怕這些「忠言」變得不堪入耳。然而,比較可取的回應方法是先作出右腦的回應(Right-brain response)──回應兒子的感受,照顧兒子情感上的需要。在與兒子情緒連繫(Emotionally attuned)後,可漸進地分析事件,從右腦的回應轉換至左腦的回應,有助強化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整合。梁太嘗試回應兒子的情緒的時候,可以輕輕撫摸他的背部,溫柔地說:「你想到我沒有跟你說『睡前故事』,很憤怒吧?」兒子接著說:「你把時間都花在妹妹身上!」梁太說:「妹妹出世後,我和爸爸要照顧她,你感到不公平,對吧?」梁太繼續回應兒子的情緒。兒子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被了解,慢慢平靜下來。第二天,梁太向兒子解釋她的愛從來沒有改變,兒子也體諒父母要照顧妹妹。母子之間多了默契,多了諒解。

綜合以上所述,父母與兒童互動時,先反映兒童情感上的需要及作出適切安撫,然後漸進地採用理性回應,更能幫助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發展。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教育公平性

教育公平性從來都是一個很難討論的議題!難處在於兩方面,一則每個人對公平都有不同定義,在教育公平這議題亦然;二則教育公平牽涉的範圍廣泛,包括社經地位鴻溝做成的機會不均,絕不是單純的教育議題。

我是一位中學校長。離開大學之後,就投身教育行業,迄今三十多年。我出身於草根階層,在公共屋邨長大;今天能以獲得工作上的成就,是教育帶給我向上流動的機會。是以保持教育公平性,對像我這樣勤奮力學而獲得機會的人,是十分重要的。

談到教育公平性,網上流傳三幅漫畫圖片,三人在圍牆或圍欄外觀看足球比賽。第一幅漫畫描述三人站在同一高度的木箱上,可是因三人身高不一,相同的幫助未必得到相同的效果;對某人來說,是「錦上添花」;對另一人來說,卻是「搔不著癢處」;這是平均主義的公平性闡述。第二幅漫畫描述的,是按各人所需的支援各人(身材高大的不用站在木箱上,身材矮小的分配得兩個木箱),縱然各人所得的幫助不同,但在有限的資源下能滿足不同特定群體的需要,稱為「優惠性差別待遇」、「積極平權措施」,或簡單稱為「扶持行動」,是另一種公平性的闡述。

今天大多數公共財政資源分配都是以這兩項「公平」原則作分配。以教育為例,2020/21學年開課,政府向每名學生津貼HK$2500應付開學支出,是一項無須資產審查的現金津貼,屬平均主義的公平性例子;另外,政府透過「關愛基金」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這措施由2018/19學年起推行三年,資助適用於部分學校推行學生「自攜裝置」政策,而這等政策會為低收入家庭增加經濟壓力;資助清貧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而非一刀切資助所有人購買,屬優惠性差別待遇的公平性闡述。

然而,第三幅漫畫所呈現的又是另一個概念,不再有圍牆阻礙,換上了圍欄;不再需要借助「木箱」也可觀賞球賽。這裡所討論的已超越公平,而是「公義」的概念,是消除造成不公的政策或因素,達致無論何人都不需要借助其他資源協助而享受生活。我想,基督徒作為上主忠心又有見識的僕人,應該努力追求社會公平,以至伸張社會公義。

聖經中有一段為人熟悉的經文,就是「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主人把家業交給僕人時,是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五千、二千和一千銀子,而非人人均等。我可以想像少得銀子的可能會埋怨主人偏心,又或抱怨自己未被賞識、懷才不遇。然而,在這比喻裡焦點落在僕人的態度、工作成果和主人的讚賞。這比喻所帶給教育公平的反思,在於認定每一個人的才幹智慧也不同,教育工作者不應以工業製造的方式去營運教室,套用最老生常談的一句,必須做到「因材施教」。而且,公平不在於每一個學生都有相同的教育產出,老師必須摒棄這樣的期望,而社會亦必須公平地看待接收不同能力組別學生的學校所做到的教育產出。最後,主人的讚賞提醒我們,無論天賦如何(那管是領五千還是二千,也不論性別、種族、社經背景),只要抱持良善忠心的態度,必然得到美好的結果。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理性與感性:培育的反思

「知識就是力量」這口號在上世紀未開始流行,至今仍有不少教育群體使用。口號源於西方教育機構,而現今在世界各地都普遍被接納及使用。當然,知識不只是吸納資料,而是資料透過經驗或分析對某個課題的認識。香港的教育制度較為側重理性分析去增長知識,考試評核普遍以知識為標準,經理性分析後的知識高就可拿到最好的成績,而好的考試成績就成為進入頂尖學校的入場卷。因為感性能力的標準較含糊,又沒有成績為升學的功能,除非情緒出現嚴重的問題,否則也不會處理。即使感性的學習被認為是重要,都在正規教育(formal education)上定為次要或被忽略。另外,在現代唯理主義的影響下,教育制度也認為理性的訓練是可以制衡及控制感性帶來的情緒。

有趣的是,不少研究發現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往往是以感性而非理性主導的,甚至有學者認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決定都是感性的決定。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要以人的理性去控制感性的表現屬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們可否考慮其他方式的學習?例如,用好的行為去正面地影響感性的表現。

聖經創世記有一個故事,故事描述兩兄弟,兄名該隱,弟名亞伯。兩兄弟拿不同的供物獻給神,神看中了弟弟亞伯的供物,因為亞伯的心意和祭物較為貴重。兄長該隱因而不滿,神對他說:「你為甚麼忿怒呢?你為甚麼垂頭喪氣呢?你若行得好,豈不可以抬起頭來嗎?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口了;它要纏住你,你卻要制伏它。」(創世記4章6-7節,聖經新譯本)。故事很有意思之處是行為與情緒有互動的關係,如果行為屬好的,情緒可有改善;相反地,如果行為屬不好的,情緒可更失控,甚至導致犯下更大的錯。故事中的後果是該隱把弟弟亞伯殺了。

丹尼爾‧卡尼曼是曾獲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他具體指出行為可影響情緒。如果把鉛筆橫放入口中,使面部肌肉形成微笑的樣子,你的心情會較正面及較愉快;相反地,如果把鉛筆豎直地放入口中,使面部肌肉形成皺眉頭的樣子,你的心情則會較淒慘。卡尼曼於2013年在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中演講時,使用鉛筆在口中的實驗,向與會者指出行為怎樣可以影響情緒。

現時一些非正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機構,甚至教育組織,也開始重視行為的訓練,如西方國家的大學一般已不單看成績,也參考申請人的「課外活動」及其他表現,作最後取錄的決定。不過,因為學業成績仍有較客觀的標準,很多高等學院還是採用考試成綪為收生的依歸。若我們認為一個人的「成功」和喜樂是建基於全人的發展和重視感性的培育,那麼非正規的教育機構(如教會)可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要注意的是它們不受時代的壓力,只重視理性的知識,而是同樣地著重好的行為,作為感性的培育。曾有一位律法師問耶穌,他如何可得永生(改變的生命),耶穌回答說:「你就這樣(按神的吩咐)做吧。」

雷建華牧師

教學人生:植物與孩子

培育孩子就如種植的過程一樣,由小種子(小孩子)冒芽,長出嫩葉,經歷風雨,(大人和小孩)學習不怕困難,勇敢面對挑戰,最後幼苗茁壯成長。整個成長的過程毫不簡單,不禁讚嘆上主造物之奇妙!

還記得讀小學的時候,我參加了園藝小組,負責的老師教我們種植玉米及落花生,小孩子只懂好奇,盼望著何時有玉米吃,何時可以親手從泥土中挖出一顆顆的落花生;至於澆水、除草、殺蟲的工作就交給了花王叔叔了!事隔幾十年,認識了一位會種植香草的朋友,才又重拾我對種植的興趣。學習種植,讓我體味人生,亦讓我更明白栽培植物(栽培孩子)的道理。

在一次「親子園藝治療工作坊」活動中,我問孩子:「為甚麼撒下了同一批種子,有些卻長得快些、高些,有些卻長得慢些、短些?」孩子反應也快,回答我說:「因為所給予的陽光、空氣、水分都有不同!」我隨即向在場的家長追問:「孩子的回應對大家有甚麼啟示呢?」一位家長回答說:「我們要多給孩子做運動、遠足,到郊外呼吸新鮮的空氣,孩子才會長得健康呢!」家長這一回答,叫在場的孩子都連忙點頭。

對呀!孩子需要多到郊外跑跑,呼吸新鮮的空氣,同時也需要我們給予時間和空間。植物在細小的盆子裡,泥土不足,水分不夠,生長當然會又慢又瘦弱;要是我們再拔苗助長的話,那就更糟糕了,得不償失啊!

在栽種的過程中,我明白了神賜美好陽光,但也會有打雷下雨的日子;在栽種的過程中,我明白了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但神卻應許我們:「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他所信賴的,這人是有福的。他必像一棵樹,栽種在水邊,樹根伸進河裡;炎熱來到,並不害怕,樹葉仍然繁茂;在荒旱之年,它不掛慮,並且不斷結果子。」(耶利米書17:7-8)教導孩子的過程也是一樣,需要一步一步用心經營,需要一點一點積累經驗,只要用心,有毅力,放膽嘗試,彼此分享,互相守望,便能種出美好的果子,滋潤人心。

願我們抓緊神的應許,一起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栽種幼苗,培育孩子具有勇敢創新的特質,對世界充滿想像、充滿愛,並成為積極正面、健康自信的孩子。

鄧瑞瑩校長

柏立基教育學院校友會李一諤紀念學校

教學人生:心的「正」能量

法國著名作家巴爾扎克一生遇過不少困難。有一次,他病得非常嚴重,便問醫生:「我還能多活半年嗎?」醫生搖搖頭。他說:「至少六天總可以吧!我還可以寫個提綱,把已經出版的五十卷校訂一下。」醫生回答說:「你還是馬上寫遺囑吧!」面對無情的病魔,巴爾扎克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四小時,把醫生認為六天都不到的「彌留期」延長了二十多年。聞說,巴爾扎克有一根手杖,手杖上刻了這樣一句話:「我粉碎了每一個障礙。」這句話一直激勵著巴爾扎克,以堅決不向命運低頭的氣概,勇敢面對和克服重重困難,以不屈不撓的毅力一生奮筆勤耕。當他離開人世時,留下由九十一部中長篇小說組成的輝煌巨著──《人間喜劇》,成了世界文學寶庫中的經典。

巴爾扎克曾說:「苦難對於天才是一塊墊腳石,對能幹的人是一筆財富,對弱者是一個萬丈深淵。」苦難往往來自內心,痛苦總是源自消極悲觀的心態,而非困難本身。每個人對待負面情緒的態度不同,對自身的影響也就不同。如果你的思想被悲觀、憤怒所感染,對於已發生的事不能釋懷或調適,仍時時記掛在心,那麼你總會關注更多其他不好的事物,情緒終日陷在低潮中。若你被消極心態所控制,就會將自己面臨的困難放大,被很多不必要的擔憂和消極的思想禁錮著你的學習、工作和生活,綁手綁腳,精神倦怠,信心盡失而沒有勇氣付諸實踐行動。

社會上,很多的生命鬥士面對這個世界時,表現出來的大都是樂觀的一面。他們表面上看似忽略了身體所承受的痛苦,比任何人對生命更富有熱忱,但他們必定有過痛苦萬分的掙扎和煎熬,比任何人都無法接受自己的殘缺。可是,生命帶給他們的遭遇,就是如此的殘酷,不克服就無法生存下去。因此,最值得學習的,正是他們走出困境的精神:改變想法接受事實,並且克服身體上的障礙,勇於追求人生,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積極樂觀的心態會像陽光一樣照亮人們的生命,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豐子愷在《豁然開朗》中寫到:「既然無處可躲,不如傻樂;既然無處可逃,不如喜悅;既然沒有淨土,不如清心;既然沒有如願,不如釋然。」與其終日怨天尤人,將抱怨掛在嘴上,疲憊不堪卻毫無所成,不如努力發掘事情好的方面,並且堅信事情將會走向更好,痛苦和疾病終會過去。想要有豐盛的人生,就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在學習、工作和生活中只有抱著熱情,踏實苦幹,以積極樂觀的心態,才能在快樂中邁向實現自我價值和貢獻社會,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

人生總有低潮,我們應該只著眼於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不害怕失敗的考驗,風雨過後,天總會晴;踮起腳尖,就會更靠近太陽。正如聖經所說:「你們在遭遇各種試煉的時候,都要完全看為喜樂,因為你們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考驗,就產生堅忍,並且要讓堅忍發揮完全的功效,使你們可以又完全又完備,毫無缺欠。」(雅各書1:2-4)只要我們樹立一個堅強的信念,戰勝自己的懦弱,調整好自己心態,勇敢面對生活上的不如意,不氣餒,努力地走下去,辦法總比困難多。以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生命,來轉化心境,境隨心轉,如此一來,一定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理性與感性:假設後果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張太太今天提早放工回家。當她開門進入大廳的時候,好像聞到了她最討厭的煙味。隨著煙味追溯,來到兒子的房間;從門隙看見他正在吸煙。她心情突然緊張起來,本想衝進房間把兒子大罵一頓;但是記得好朋友梁太太的說話及經驗:兒子已經長大了,不能夠隨便責罵,而且也沒有什麼用處。她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回到自己房間,想了大半個小時,終於構思出一個辦法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與丈夫談話,刻意問及吸煙對身體有什麼害處。她丈夫有見太太平日很少請教他某些問題,於是侃侃而談吸煙的害處。其實,張太太是希望說給坐在飯桌旁邊的兒子聽。但是,當她發覺兒子並沒有反應的時候,補充了以下一段說話:「對啊!吸煙可以致癌的。你看,樓下何伯長期吸煙,最近不是過身了嗎?所以,千期不要學他,一支煙也不能吸。『食(吸)死人』呀!」

不過,張先生知道何伯是在兩星期前的一次交通意外中,不幸過世的。沒錯,他可算是一個「煙鏟」(煙不離手的人),而且生前經常身體不適,有慢性的咳嗽,經常看醫生。其實這次意外也是因為他匆忙去求醫而橫過馬路,被車撞倒的。

從上述的談話中,我們可以看見張太太有部分的說話是對的。但是她把某人的死亡與吸煙連成因果關係,卻是不對;犯了邏輯性的錯誤,稱為「確認後果謬論」(affirming the consequent fallacy)。當然,張太太的結論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吸煙危害健康,且有大量的科學證據支持。只不過她把別人的死亡,在沒有證據之下歸咎於吸煙則是錯誤。至於,一支煙能引致癌症,應該是誇張了一些,相信是苦口婆心的說話而已。

這個謬論的原理是把成因與後果的關係絕對化了。吸煙確實可以使人因病而死,但死亡卻不一定是吸煙導致。例如:晚上停電,以致房間非常黑暗。常理告訴我們,大部分時間房間黑暗並不是因為停電,而是尚未開燈。

聖經約翰福音九章一至十二節記載,有一個生下來就瞎眼的人,耶穌的門徒因他問耶穌,究竟是誰人犯了罪呢?是他,還是他的父母呢?門徒的思想可算得上是犯了這「確認後果謬論」。雖然犯罪可以導致失明,就如嫖妓引致性病,或是酗酒的人錯誤地喝了甲醇,是可以引致瞎眼的。但是,瞎眼的人並不一定是犯了罪,而是有很多其他成因,甚至是找不出原因。不過,耶穌就用這個失明的人作了一件事,「要在他身上彰顯神的作為」。他用唾沫和了泥,抹在他的眼睛上,叫他往西羅亞池子去洗。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

其實這個謬論並不罕見,在日常生活中,有時不知不覺便出現了。故此,我們在下結論的時候,應該再一次想想因果關係。另一方面,也有人相反地不肯承認實在的因果關係,雖然證據確鑿。以吸煙為例,仍然有不少吸煙者不相信吸煙可以致癌,又用這原因繼續吸煙,甚至使周遭的人被迫吸「二手煙」。這便稱為「否定後果謬論」(denying the consequence fallacy)。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教學人生:被偷走的時光

十多歲時,爸爸曾跟我說:「你到四十歲回望,就會發覺二十五歲後的時間過得特別快。」他這番說話,我在三十歲時已深信不疑。每年的小一新生日,我都會提醒家長珍惜時光:「看看你們的小朋友,才六歲,進來小一時天真爛漫,但有一天,你們會驟然發覺他們已變成有自己的想法、懂得關愛別人、懂得為未來打算的小六學生,所以家長要珍惜子女的小學生活,要一同學習、一同玩耍;因為子女上了中學便開始獨立,學業也較忙,大家便會少了相處的時光。」

說起小一的爛漫,在此分享幾則有趣的事:一天,我剛與學校工友傾談完,有一個小一學生走過來說:「校長,你做得不對。」我問他我做錯了甚麼事,他說:「你竟然跟工友叔叔交談,媽媽說不可以這樣做的。」我說工友叔叔並不是陌生人,他幫我們清潔校園,有時也會照顧小朋友,然後他便離開了。這種「質問」以往也試過,有一次小息時,一個小一生走到我跟前說:「哦!校長你講粗口!」我問她我說了甚麼?她大聲說:「你講『黐線』啊!」我心想我快要「黐線」,只好微笑著請她離開。年前也發生了一件有趣事,有一位女老師跟我說:「校長,你知不知剛才那男孩很開心,你猜猜他跟同學說了甚麼話?」我當然說不知道。她說:「他說他剛才偷偷摸到校長的手,很高興,今天不洗手了!」我說那有甚麼大不了,你以為我是劉德華嗎?

小一學生總是那麼可愛,那麼天真,但因疫情關係,學校前年十二月便停課,他們回校時已是去年六月,我平白錯過了跟他們相處的半年光景。記得復課時,有個小一學生跟訓導主任說:「叔叔,請問1B班房在哪裡?」唉!他們連訓導主任都忘了,遑論記得誰是校長!我才不會問他們我是誰。這班小一生糊裡糊塗地便升上了小二,誰不知踏入十一月,低年級又要停課,他們又要在家中學習,他們被偷走了一年多在校學習時光,我也快忘記他們那喜悅的笑容。

聖經說:「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會偏離。」(箴言22:6)我常常感恩,感謝天父安排我成為一名教師,讓我教養孩童,使他們明白真理,和他們一同成長,見證基督的大愛。縱然現在因疫情而停課,我們也要學會珍惜,珍惜時光,珍惜與身邊人相處的機會。

又停課了,偌大的校園變得冷清清,沒有了同學的玩耍聲,我也感到無比落寞,老師常埋怨網教工作量大增,效果又不好!沒辦法,大家在疫情下都不好過。聖經說:「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讓明天為自己憂慮吧,今天的難處已經夠多了!」(馬太福音6:34)我們還是抖擻精神,縱然是網教,也要做到最好 ,因為教學是神聖的工作,教養孩童是我們一生的責任。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理性與感性:情緒騎劫

一對戀人正為移民問題多次爭吵,男方希望短時間內移民加拿大,女方因要照顧家庭而堅持留在香港。雙方就著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男方一怒之下向女方揮掌,喝道:「你好自私!」然後匆匆離開。冷靜一會後,男方後悔自己未能體諒女方的感受及作理性分析。因為一想到未必能移民,便感到十分焦慮、失望,甚至憤怒,繼而動武。

我們大腦的新皮層(Neocortex)為認知區域,負責邏輯、計劃及言語風;而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則負責情緒、行為及記憶等功能。當中的杏仁核負責「應戰、逃跑及僵持」(Fight, Flight and Freeze)反應。當我們面對危險或出現激烈的情緒,例如:恐懼、焦慮、憤怒、抑鬱等,大腦內的杏仁核(Amygdala)會「先發制人」;在我們未來得及作理性分析時,杏仁核已在處理情緒。同時,大腦會釋放壓力荷爾蒙及腎上腺素,使我們心跳加速、肌肉緊、呼吸加快;杏仁核立即決定「應戰、逃跑及僵持」反應,直接行動。

這個機制對我們生存非常有用,比如說,我們在森林裡行走,突然跳出一隻大老虎,就是杏仁核驅使我們立即逃跑,保著性命。然而,當我們腦袋被強烈情緒充斥,未能作出理性的決定,便是「情緒騎劫」(Emotional Hijacking)。就以上述戀人的故事中的男方為例,他與女方談及移民時遇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之際,他腦袋被強烈的焦慮、失望及憤怒充斥著,被情緒騎劫了。他未能作出理性分析,因而作出攻擊女方的「應戰」行為。

其實,當感到被情緒騎劫,我們需要先冷靜下來。筆者建議以下方法:

  1. 留意呼吸,感受一呼一吸,覺察當下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我們也可以深呼吸數次,透過專注呼吸慢慢讓自己平靜下來。那麼,我們便能騰出空間理性分析事件,不被情緒「拖著走」。
  2. 如事件或人激發起我們的強烈情緒,可考慮先離開現場;令自己冷靜,深呼吸讓自己放鬆心情,避免正面衝突。試想想,如果上述的男方能夠先停止對話或離開現場,了解自己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後,再分析如何與女方理性討論,暴力事件便能避免了。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教學人生:同理心與待人之道

因疫情而停止面授課堂時,學生需要在家進行網上學習,老師一般需要進行視像教學,家長也可能需要在家工作。在學與教模式轉變的初期,老師、學生和家長都面對不同的挑戰,學生的家居學習環境、在家學習狀態、資訊科技設備及能力等都存在著差異;老師不能好像在學校教室般施教,變數增加不少,簡單如學生是否專注學習,也要花更多的心思跟進;家長除了工作及處理日常生活事務外,也要兼顧子女在家學習的事宜,壓力可想而知也大了。這段日子,大家辛苦了!

記得學校在推行視像教學的初期,安排跟進缺席學生的機制,老師討論是否將沒有回應的學生當作缺席,考慮到在轉變的初期,學生的資訊科技設備及能力或有不足,所以我們希望老師先致電學生或家長了解溝通,再作處理;溝通結果是部分學生的音訊及視訊設備欠佳,因而引致這個情況。當然,經過多個月的各方努力,設備已有改善,學生對視像課堂常規的認識及配合程度也提升不少,現在的跟進方法與當初的也有所不同。然而,當中有著重要的理念,就是易地而處的思維。

易地而處,可促進同理心。同理心有助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因為能考慮別人的觀點或感受。我們一般談及的同理心,是指一種能夠以適當情感回應他人的能力,屬於情感範疇,例如與經歷傷痛的人一同哭泣;但同理心也有認知範疇的一面,是了解他人觀點及感受的準確程度,在人際互動中也是很重要的,例如:當你看見某人眉頭深鎖,究竟對方是心情煩惱還是認真思考中?可能要靠認知層面的同理心了。

面對複雜及多變的社會或處境,易地而處,以同理心處理問題是重要的,就像疫情期間學生長期在家學習,我們需要與學生及家長多作溝通以了解個別需要。然而,是否溝通及擁有同理心便足夠?每人的角色及期望都不同,如何梳理因角色及期望不同而產生的分歧,又是另一議題。聖經路加福音六章三十一節:「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相處之道,除了同理心外,也許還包括尊重、真誠、愛等,這些待人之道不會因為了解或不了解其他人而有所影響,說到底,這便是做人之道了。

校長: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