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離開‧安舒區

「我跑不到啊,你找其他人吧!」阿舒(化名)向邀請他參加十公里慈善跑的同事説。說完之後,阿舒發現自己的第一反應,總是慣性地說「不」。不過他是否真的做不來,還是想找藉口留在安舒區,不想進步?

我們常常有一些既定的想法,例如有人認為自己一生也學不會游泳,也有人認為自己不是創業的材料。這些對自己的能力、際遇,甚至自己身份的想法,容易變成限制自己去突破的安舒區。安舒區幫助我們避免尷尬的情況出現,但是它也會限制我們的事業進展、生活指數,甚至人際關係。那麼,我們可以怎樣幫助自己走出安舒區呢?

首先,我們要察覺那些綁定我們的固有思想。這些可能是過去的失望及自我設限的內在誓言,又或是長輩、老師、朋友給我們的忠告,例如「我比不上他」、「我太肥,沒有人喜歡我」、「我不是運動的材料」、「我注定孤獨終老啊」……我們應當留意限制自己的自動化思想。

第二,我們要更新那些固有思考模式。每一個人的能力、信心和技能不是永遠固定,而是可以增長的。所以,我們的思想模式也要學習變得更靈活。我有一個朋友,以前大家都叫他「肥仔」,他在體育堂上跑最慢。但是今天他已經把身型操練得很「fit」,我們見到他的時候,也不知不覺「更新」對他的稱呼,改口叫他英文名字了!

你呢?若果你以前因為身形對自己沒有自信,你還是認為自己沒有別人那麼好嗎?之前固有的信念,現在還適用嗎?不要忘記你可以付出努力去改變。

第三,幫自己定下中期目標。有些時候,我們想達到的目標太大,反而弄巧反拙。若我們要自己一開始就跑十公里,但是沒有受過任何訓練,結果可能讓自己失望。為什麼不由一公里開始,按部就班提高目標?有時不能離開安舒區,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只是因為我們想達到的目標太遠了。為自己定立一些中期的目標,對自己有莫大的益處。

最後,我們要學習擁抱未知之數。離開安舒區常常會有緊張,甚至不安。面對未知之數,我們難免感到害怕;可能怕出現尷尬的情況,可能懼怕失敗。這是人之常情。如果我們能夠擁抱那份不安感,就是我們踏出安舒區的通行證。

親愛的朋友,邀請你今天開始為自己定立一個中期及長遠的目標。切記,你比你想像中的自己更能幹,更有成長潛能。加油!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拖‧自決

阿舒是一間大公司的初級經理,有幸得到老闆賞識,獲安排代表公司在一個重大場合中演講。距離演講的日子只剩三天,阿舒還未準備講稿,而演講用的Power Point也未完成。他清楚知道這次演講的重要性,但卻總是做其他工作,沒有把重點放在演講上。

阿舒的經歷也許對很多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有些時候,人面對重要的事情反而選擇拖延。明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卻遲遲未啟動工作,結果把自己迫得太緊。有人認為拖延其實是策略,因為越接近deadline(死線),人的投入程度和效率便會相應提高。實際上,這方法有相當的風險。譬如,因為時間太急促,未能顧及細節。

到底應該如何面對和克服拖延的習慣呢?首先,我們要了解自己總是拖延工作的原因。是工作性質不適合自己,還是其他個人因素呢?若是工作性質的問題,那麼我們應審視現有的工作是否合適?有可能跟上司或同事調配工作嗎?有沒有同事或朋友能幫助你更掌握工作呢?簡單的溝通也許已能把這個拖延的問題解決。

如果拖延已成習慣,又可以怎樣呢?你可以為自己找改變的動力。問問自己:若果不再拖延,生活又會有什麼不同呢?這個不同,你嚮往嗎?對於慣常拖延的朋友,這簡單的評估也許能幫你找到改變的動力。

接著,把工作按重要性和緊急程度分為四個類別。「重要和趕急」的事情要先做,接下來到「趕急、不重要」及「重要、不趕急」的事,最後才做「不重要、不趕急」的事。例如:對阿舒來說,準備演講是「重要和趕急」的事情;在他還未完成講稿前,應把其他沒那麼重要和趕急的工作、雜務放在旁邊,稍後才去處理。除了把事情分類,我們更需要按著已分類的計劃去行事,不要隨便改動。

改一個陋習,確實需要無比的決心和毅力。請在每次成功不拖延時,給自己適當的獎勵,為自己打強心針。如果無法用自身的能力去改掉拖延的陋習的話,請尋求專業協助。請切記,偶爾拖延,可能無傷大雅,但經常在重要的事情上有所延誤,絶對是影響深遠。從今天起,多留意自己有沒有拖延的習慣?如有的話,邁向改變的第一步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點解」別問太多「點解」?

記得小學老師教我們用五個“W”問問題,當中最厲害就是“Why”「為什麼」(即是粵語「點解」)。問「為什麼」,讓人理解事件的因由,就好像牛頓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就問:「為什麼蘋果會掉下來,而不是升上天?」結果,他就發現了「地心吸力」。

「為什麼」的確對我們很重要,配合好奇心時,能提高我們對事件的理解,讓我們更機靈、更醒目。可是,若「為什麼」與負面情緒連結,後果可能截然不同。當我們不停質問自己,讓負面情緒不停重複「回播」時,我們便跌入了負面情緒的思想陷阱。

小明是一名中二學生,在疫情期間大部分時間留在家中上網課。雖然已經上了大半年的網課,但是小明還是不習慣透過螢光幕聽老師講課。之前課堂上有不明白的內容,可以放學後找老師教導;現在好像要更多靠自己了,而且小明家裡環境一般,十分嘈吵,令小明難以專心學習。結果,小明的考試成績一落千丈,大不如前。縱使小明已經很努力,但是成績還是強差人意。有一天晚上,小明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温習,他問自己:「為什麼這疫情要在這段時間發生呢?為什麼我家的條件沒有朋友那麼好呢?為什麼我家裡每天都那麼嘈吵呢?為什麼?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小明墮入了無止境地問「為什麼」的思想陷阱。我們可以看見他問的「為什麼」,不再帶著好奇。他越問「為什麼」,心情就越糟糕!這些問題在小明的腦海中不停浮現,但小明卻找不到任何有意義的回覆。這就是「反芻性思考」。

「反芻性思考」不單發生在小明這位學生身上,很多時候在成年人身上也會找到它的蹤影。「為什麼總是得不到好業績?為什麼上司更賞識他?我有什麼比不上他呢?」反覆思考本身並沒有問題,重點在於思考時的心態。到底是帶著一份好奇心,還是帶著一種鬱悶的情緒呢?

請謹記:每天要給自己一些空間去了解自己的情緒、感受,以提高自省能力和洞察力。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很容易跌入負面的情緒中,有時連自己都不留意。所以,每天請為自己預留空間,靜靜地「嘆」一杯咖啡,又或者看看書。如果你有基督信仰,不妨停一停,跟神「傾吓偈」。要為生活製造空間,停下來整理及了解自己的情緒。

若我們意識到自己常常「反芻性思考」又應該怎麼辦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轉一轉思維,由問「為什麼」改為問「How」,即是「我可以做什麼」?問「為什麼」讓我們回想過去,而問「我可以做什麼」能夠幫助我們專注眼前的事。

回到上述的故事,當小明埋怨時,與其問:「為什麼我家裡環境常常那麼嘈吵?」倒不如問:「我現在可以做什麼?」他可能會想到自己可以去自修室或向老師申請在學校温習。

一個簡單的改變,就是換換問問題的方式,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讓我們一起努力,走出思考的陷阱,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小心!不要陷在「流沙」裡!

星期五黃昏時分,阿舒正準備下班,享受週末。這個時候,老闆走了過來,跟阿舒說 :「你的項目出現了問題,我們星期一再詳談。」

阿舒頓時心情一沉,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問題會否影響老闆對她的印象呢?她決定遲些才下班,並反覆查閱文件,嘗試找出錯處。一個小時很快就過了,原本快樂的星期五,變成OT星期五。因為找不到問題所在,阿舒的心情開始有點煩亂。這時,電話響起,朋友打來了。不知不覺間,原來已過了約會朋友的時間,只好叫朋友們先吃,並抱歉不確定是否能出席。

掛斷電話後,阿舒繼續為問題而苦惱。「究竟問題是大問題,還是小問題呢?老闆說下星期才探討,應該是小問題吧!」雖然有這個想法,但仍未能平復焦慮。那天晚上,阿舒輾轉反側,心裡「嘰哩咕嚕」,未能入睡。整個週末,阿舒繼續反覆思量問題,淹沒在沉鬱與不安中。

不確定因素往往會令人焦慮和不安。這份不安感,會驅使人不停地想,不停地做。你又有沒有企圖透過這動作,去蓋過焦慮不安?如果有,那麼你應該知道,動作雖然能讓自己心理上暫時好過一點,但是實際上只會令你身心更疲累。

有人說:「疲倦一點,總比什麼都不做好,不是嗎?」現代都市人遇到的困難,往往需要清晰的頭腦去分析和解難。當我們疲於奔命去做時,我們的分析能力會因為太專注在問題的本身而被削弱了。你有沒有試過看一套緊張的電影時,我們很容易失去對四周環境的敏感,甚至聽不到身邊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專注在電影中,可以增加你對戲的投入感,但在處理困難的工作時,失去這份敏感可能使我們錯過重要的線索和要點。所以,當我們對工作上的困難感到焦慮不安時,首先別沉醉在那份擔心及自我懷疑中,而是去了解和接受當時的限制。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地進步,並作出更合適的反應。

此外,我們要留意行為是否有「建設性」。簡單來說,即是做的事能否為你帶來具體的幫助。回到上面的故事,當阿舒初初發現問題時,首一、兩次重溫文件,會讓她更能掌握情況和評估風險。但是接著的數小時,她再不停地反覆閱讀和思考同樣的文件,建設性就沒那麼大了。周末時反覆思慮,建設性就更低了。讓我們多一點察覺,把心力放在有「建設性」的思考和行為上。

研究指出,不安的情緒本身是短暫的,若我們不理會它,不安慢慢會自動消失。若我們透過不同的行為來壓抑它,反而會延長它的壽命;就好像一個人在流沙裡掙扎,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相反,若我們學習接納自己現時的限制,並察覺做的事是否具建設性,我們就能減低不安情緒的掙扎,好讓我們有更清晰的頭腦思考問題。今天甚麼事讓你不安呢?甚麼問題讓你反覆思考呢?要切記,不要陷入「流沙」裡啊!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情緒騎劫

一對戀人正為移民問題多次爭吵,男方希望短時間內移民加拿大,女方因要照顧家庭而堅持留在香港。雙方就著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男方一怒之下向女方揮掌,喝道:「你好自私!」然後匆匆離開。冷靜一會後,男方後悔自己未能體諒女方的感受及作理性分析。因為一想到未必能移民,便感到十分焦慮、失望,甚至憤怒,繼而動武。

我們大腦的新皮層(Neocortex)為認知區域,負責邏輯、計劃及言語風;而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則負責情緒、行為及記憶等功能。當中的杏仁核負責「應戰、逃跑及僵持」(Fight, Flight and Freeze)反應。當我們面對危險或出現激烈的情緒,例如:恐懼、焦慮、憤怒、抑鬱等,大腦內的杏仁核(Amygdala)會「先發制人」;在我們未來得及作理性分析時,杏仁核已在處理情緒。同時,大腦會釋放壓力荷爾蒙及腎上腺素,使我們心跳加速、肌肉緊、呼吸加快;杏仁核立即決定「應戰、逃跑及僵持」反應,直接行動。

這個機制對我們生存非常有用,比如說,我們在森林裡行走,突然跳出一隻大老虎,就是杏仁核驅使我們立即逃跑,保著性命。然而,當我們腦袋被強烈情緒充斥,未能作出理性的決定,便是「情緒騎劫」(Emotional Hijacking)。就以上述戀人的故事中的男方為例,他與女方談及移民時遇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之際,他腦袋被強烈的焦慮、失望及憤怒充斥著,被情緒騎劫了。他未能作出理性分析,因而作出攻擊女方的「應戰」行為。

其實,當感到被情緒騎劫,我們需要先冷靜下來。筆者建議以下方法:

  1. 留意呼吸,感受一呼一吸,覺察當下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我們也可以深呼吸數次,透過專注呼吸慢慢讓自己平靜下來。那麼,我們便能騰出空間理性分析事件,不被情緒「拖著走」。
  2. 如事件或人激發起我們的強烈情緒,可考慮先離開現場;令自己冷靜,深呼吸讓自己放鬆心情,避免正面衝突。試想想,如果上述的男方能夠先停止對話或離開現場,了解自己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後,再分析如何與女方理性討論,暴力事件便能避免了。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自戀」大家庭


滅亡以先,人心高傲;尊榮以先,必有謙卑。《聖經新譯本》〈箴18﹕12〉

「傲慢與驕傲」,當我們探討更多傲慢問題時,發覺傲慢與自戀Narcissism原來是息息相關,而自戀也有健康(Healthy Narcissism)或病態(Pathological Narcissism)之分。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麥基恩醫生和誠信綜合治療中心臨床心理學家譚日新博士在早前舉行的「傲慢與偏見之家庭篇」的講座上提醒,家庭已存的傲慢與偏見不容忽視,父母的傲慢(自戀)對子女的影響更必須正視。

文/圖﹕謝芳

「16歲的大明就讀中五;他的弟弟小明今年7歲,是小二學生。他們成長於小康家庭,父母皆為專業人士。在家中,他們自幼已被祖父母及父母視為寵兒,總覺得他們比別的小孩好看、聰明和聽話。大明在小學時成績中上,初中階段也不錯;但高中選的理科是父母主導,故升高中後的成績一落千丈,甚至常常逃學,只想在家中打機、上網。受過高等教育的父母因此感到很丟臉,不停為他聘請各科補習老師,現正考慮送大明到國外唸書。作為弟弟的小明,成績雖名列前茅,但在校的操行卻不佳,常被老師投訴有行為問題,如與同學相處不來、經常向老師告狀、動輒說不舒服而告病假等。不過他的父母都辯稱小明一切正常,在家中表現乖巧,還反指控是學校老師管教不善和處事不當,才導致升小後的小明出現問題,更威脅說現正考慮為小明轉校。」

從這綜合案例來看,家庭中傲慢的種子,已在不知不覺之中埋藏在大明和小明的心裡面,並在學校環境中和與人相處時表現出來。假如這情況不改善,當他們長大後,會帶著不少傲慢的心態去為人處事,屆時浮現的問題可能遠比現今更多更嚴重。家庭是培養個人由幼苗到茁壯成長的地方。個人的性情、品格、價值觀和待人接物的技巧,也是源自家庭。著名發展心理學學者艾力遜(Eric Erikson)談到,個人由出生到青少年階段,當中的成長方向分別包括對人信任之建立、獨立自主、進取、勤奮和自我認同等,這是人重要的成長階梯。但不幸地,有些家庭充滿了「傲慢與偏見」的思想和教導,在這樣環境中成長的人格會被扭曲,未能達致艾力遜所指的理想成長方向。

自戀的特徵包括﹕1.)自我中心、將自己的需要誇大、缺乏同理心、會剝削和妒忌他人;2.)對無限的成功、權力、榮譽、美麗或理想愛情有非份的幻想;3.)雖然表面有傲慢的行為或態度,但內心卻脆弱、容易受傷;4.)嚴重可以是一種病態﹕自戀型人格障礙(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事實上,傲慢(自戀)情況一直存在於家庭各成員的身上,如配偶、父母、子女等。配偶或父母的傲慢(自戀)表現在﹕1.)只顧及自己的想法和利益,忽略對方,不願承認自己錯誤;2.)覺得配偶比不上自己;教養子女不同的價值/方向;視兒女為攻擊配偶的工具,成為自己贏的手段;輕則影響夫妻感情,嚴重可涉及思想控制、婚外情或家庭暴力等。「父母的傲慢(自戀)又是如何影響子女呢?」「作為子女的可能會感覺自己是父母的延伸,甚至是為滿足父母(未了)心願而存在。而且經常覺得被父母控制;好像怎樣也不能完全滿足父母,容易有挫敗感、內疚感;往往不能做自己;最終也可能形成傲慢(自戀)的傾向。」

自戀的兒童或青少年特徵表現包括﹕經常只談及自己和想到自己的事;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極度渴求別人注意或稱讚;相信自己是獨特和比所有人好;誇大自己的能力和成就;情緒容易經歷「過山車」般的快速和高低起伏;訂立一些不能達到的目標;為了成功不惜一切;經常幻想自己成功、得到權力和金錢。

「如何幫助配偶的走出傲慢(自戀)?」最重要的是想及配偶和自我的需要,即使常被配偶否定,也要提醒自己仍是可愛和聰明之人,以提高安全感和自我價值;明白配偶表面傲慢的說話和行為是代表其內心的脆弱;著眼點是婚姻關係中正面的部分;與信任的人分享自己的困難和感受,如找牧者傾訴和代禱;檢視婚姻問題去到甚麼程度和地步,是否涉及沉溺、暴力、婚外情等,有需要時盡快尋求專業的幫助。藥物治療可幫助情緒、焦慮和失眠等問題;心理治療可處理婚姻、家庭和性格等問題。

作父母也可避免培育自戀(傲慢)孩子的。首先,要靜思禱告(Serenity Prayer),祈求上主賜予平靜的心,接受不可改變的事;賜給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並賜予分辨兩者的智慧。其次是了解兒女的特質、強弱的地方、因材施教;以及為孩子訂立合理的目標;避免過度讚美或冷漠,要稱讚得『準』,而不是『濫』。還有的是檢視教養技巧(Parenting Skills),獎懲一致和合宜的運用;檢視教養風格(Parenting Styles),如管教(Control)和愛顧(Warmth)的平衡。

在家庭裡,夫妻或家人之間聆聽回應、包容相愛、勇於認錯及改善自己是不可或缺的相處之道。而在信仰上,許多《聖經》教導的原則更是最好的提醒 ﹕

「在滅亡以先,必有驕傲;在跌倒以前,心中高傲。」〈箴16:18〉

「傲慢來,羞辱也來;謙卑的人卻有智慧。」〈箴11:2〉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弗6﹕4〉

「還要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好像順服主一樣,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好像基督是教會的頭;基督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教會怎樣順服基督,妻子也要照樣凡事順服丈夫。你們作丈夫的,要愛妻子,好像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 (弗5:21-25) 。

「不要自私自利,也不要貪圖虛榮,只要謙卑,看別人比自己強。」 〈腓2﹕3〉

「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要知道,人人都應該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一點動怒。」 〈雅1﹕19〉

2017March1「自戀」大家庭.jpg

女人的天下 — 事業與家庭的平衡

3 個女人.jpg


智慧婦人建立家室,愚妄婦人親手拆毀。《聖經新譯本》〈箴14﹕1〉

隨著時代的變遷,女性已不再是男人的「附屬品」,在各行業都有出類拔萃的人才,才能與智慧並重。「事業與家庭如何平衡?」  夫婦、婆媳、子女和工作等關係,相信是不少已婚職業女性的挑戰。在今期的「三女俠議事廳」裡,家庭醫學專科醫生陳潔芝醫生(Dr. Kitty Chan)、精神科專科醫生馬燕盈醫生(Dr. Michelle Ma)和臨床心理學家陳穎昭博士(Dr. Michelle Chan),教女士們如何有效平衡和兼顧事業與家庭。

/圖﹕謝芳

 現職女性面對著怎麼樣的境況?負面的情緒會帶來甚麼後遺症?

馬燕盈醫生指出,不同年齡的女性面對的問題各異,如年青的,會面對「初入社會適應」、「拍拖」、「結婚時機」、「平衡工作和進修」;中年的,則是「夾在上層和下層中間的工作壓力」、「辦公室政治」、「考慮生小孩」、「懷孕期間受歧視」、「產假後的適應或工作上受冷落」、「如何同時兼顧湊小孩和工作」;年長的,是「管理下屬和人事」、「健康問題」、「休假做手術」、「退休後生活適應」、「經濟」…。而負面情緒會影響個人健康、與家人朋友關係、同事關係、工作表現等。

她說,當遇上工作上的難題時,最重要是交託給神,再找弟兄姊妹傾訴。「把困難視為成長磨練、更深經歷神的機會;不要以惡報惡、不要懷恨在心、原諒那些傷害你和攻擊你的人;不要太在意別人對你的看法。『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最終神會有一個公正的審判,相信神的保守。倚靠神做一個有使命感、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陳潔芝醫生坦言現代的職業女性要做到家庭同事業兩者並重十分困難,若再要求做到完美,兩邊會形成很大的拉扯。「清晰主次之分很重要,樣樣要做到100%是有很大壓力。我自己多年來有一個習慣,就是每年檢討和定位生活的先後次序,這樣,當我遇到時間分配上的問題便較容易處理。」

「事實上,一個職業女性如何去看事業與家庭的關係是很重要,當年的上司都是男性,我上班的時候會全心全意做好醫生職責,不想上司有如此的想法﹕『她需要兼顧家庭和子女,很忙碌,工作上的安排盡量遷就她啦!」我希望努力做好工作。但回家後,我會轉變『角色』,盡力做一個順服和尊重丈夫的妻子,以及一個母親。即使自己在工作上是一個部門主管,但對著丈夫,自己永遠是一個支持者。」

陳穎昭博士指出,女性在不同年齡要面對不同抉擇和生活壓力,已婚職業女性往往要帶著矛盾去工作。在外既要做個好上司和好下屬,在家亦要做個賢妻良母、好媳婦和好女兒。然而精力有限,每日排山倒海的工作和辦公室政治已經應接不暇,回家又要跟進子女功課和照顧家人。結果往往是花了全部時間給工作和家人而可能忽略了自己身心靈需要,弄得身心俱疲。長期忽視自己情緒需要,很容易會累積負能量,導致壓力「爆燈」,減低工作效率和生活滿足感,以致得花更多時間去完成工作,造成惡性循環,甚至患上抑鬱、焦慮等情緒病,或身體症狀疾患等。人不是萬能,不能凡事做到最好,所以需要愛惜自己,了解自己的性格長處、潛能和限制,調節心理狀態,才有更多空間和力量去做事,在家庭和工作表現更有效率。

她分享,有三十至四十多歲的心理治療受助者訴說,年輕時是事業博殺期,希望進取地去工作和進修,將愛情放在次位,不用將來只靠男人才能生存;然而到事業較成熟後又因年紀及社會地位已提高而較難覓如意郎君。年齡亦是對生兒育女的一個挑戰,推遲生育年齡往往減少成孕機會。即使現在有人工的方法,但無論成功而否,過程中情緒大幅波動,亦不是身邊的人能輕易明白或分擔。

如何預知精神狀態面臨危機?」「拆解的錦囊?

馬燕盈醫生表示,我們遇見問題時,全人 (身心社靈)會出現警號,如頭痛、頭暈、失眠、腸胃不適、坐立不安、體重下滑或增加、胃口減少等身體徵狀;情緒低落、易怒、對任何事都沒有興趣、沒精打彩、無心機、坐立不安、集中力下降、記性差、常常擔心等心理徵狀;而行為徵狀則有功能下滑、工作能力變差、照顧家庭能力變差、做家務能力變差、照顧不到小朋友;關係徵狀包括與家人或朋友關係變差, 與上帝關係變差,沒心機禱告靈修讀經。

拆解的錦囊有四項(4As)(1) 避免不必要的壓力(Avoid the stressor);(2) 改變情況(Alter the stressor);(3) 適應壓力來源(Adapt to the stressor);(4) 接受你不能改變的東西(Accept the stressor) 。若使用上述錦囊後,情況仍未改善, 就要盡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不能諱疾忌醫。

馬燕盈醫生說,男性和女性都會遇上家中長輩過分介入家庭生活的問題,如配備子女房子的鎖匙,時常上去收拾和煮食煲湯;或者上去探望孫兒…曾有男士因此放工後不願回家,在咖啡店坐到外母走了才回去;也有作媳婦的因此遷怒於丈夫。事實上,作老爺奶奶或岳父岳母過分介入,會削弱子女的夫妻關係。兩代人一定要調適大家的生活習慣,才能減少婆媳之間的磨擦。

「如果遇上婆媳問題,或與另一半的家人發生意見不合的事,最好是先找姊妹和知心的朋友『過冷河』,或自我調適和舒緩情緒之後,才以客觀和理性的態度同老公談。若一開始就連帶著情緒,語帶不屑將那件事訴說出來,丈夫會感覺你在針對他的家人,或說﹕『你為甚麼這樣說我的媽媽?』想保護他的原生家庭的英雄感油然而生。那時,你就會成為丈夫的敵人,所以需要避免。」

陳潔芝醫生說,有人或會將配偶作為自己的情緒發洩對象,這想法是錯的,也容易產生婚姻問題。夫妻需要互相尊重,當出現情緒時要自我處理。「我們的內心都明白自己不開心時需要怎樣做。我自己不開心時,會以哭的方式去接觸自己當刻的不快感受,『上帝啊!我現在很不開心,求袮幫助我!』向神祈禱,講出自己的感受,對舒緩情緒是最有效的。」

陳穎昭博士教授調節情緒三部曲。她說,首先是要停一停(Pause,覺察自己那刻的感受如何,憤怒?不開心?徬徨?還是很累等;繼而就以包容、開放、不批判的態度去確認情緒,容許自己可以有情緒反應。最後是感受「此刻情緒背後的需要是甚麼?」「有甚麼需要自己去關注的地方?」「怎樣可適當地疏理情緒、照顧好自己?」例如「忟憎」(發脾氣),可能是因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和家庭事務的壓力反應,這時便需要停一停,在那刻,可能需要透過覺察呼吸、喝杯水、或與合適朋友傾談等方法去冷靜下來;長遠則需要減省不必要的壓力源,並作足夠休息。在停一停的空間裡,可醒覺自己狀態如何,否則負面情緒就會充滿整個人。

陳博士亦分享了以下平衡生活的小貼士:

  • 與其身不由己,被動地並無奈接受生活中的限制,不如主動出擊去檢視及安排現有生活,騰出時間去未雨綢繆。
  • 培養自覺能力,留意身心靈狀態,學習減壓方法,對自己及環境有合理期望,不要要求過高。
  • 學習對與自己價值觀背道而馳的活動說不。
  • 留意並認清提升事業家庭平衡的抗逆因素(如社交支持、信仰、積極及彈性思想、及維持基本健康生活習慣 - 均衡飲食、運動、充足睡眠、保持休閒時間及興趣活動如閱讀、聽音樂、跳舞等),及降低風險因素(如欠缺足夠休息和有益身心活動等)。


工作之餘,照顧家庭孩子已身心俱疲,怎麼調節與丈夫的關係?

 馬燕盈醫生強調,很多夫婦生育小朋友後,生活的焦點轉移,小朋友會漸變為家庭的中心,這對婚姻和夫妻關係不利,易出現危機。「平時沒有定時的培植,夫婦關係會轉淡,久而久之,大家關係會因磨擦的增加而出現裂痕,當向心力不夠的時候,容易被外力拉出去,就有分離的情況。」她認為,我們應該將與神的關係放在首位,其次是夫婦關係,第三位是親子關係,第四位才是工作。

她說﹕「夫婦不能停止拍拖, 婚姻像花一樣,需要不斷栽培淋水施肥,否則關係會凋謝;每週最少一次拍拖、二人世界、不一定要花很多時間經營,簡單找個坐得舒服的餐廳一起用餐,聊天傾談,已經很好了。」她認為,多對配偶表示欣賞,多謝他為家庭所作出的貢獻,但讚賞要適時及具體,不要光用:「你好叻啊!」的話。婚姻關係要預防勝於治療,當發生了第三者婚外情時才來修補,對大家都很傷害。

在“The five love languages”一書中, 婚姻輔導專家Gary Chapman.蓋瑞‧巧門提及,在他從事二十年的婚姻輔導工作中,發現人際之間基本上有五種「愛的語言」﹕

1.肯定的言語﹕講這種「愛的語言」的人常說鼓勵的話語、仁慈的話語、謙遜的話語。William James 說過﹕「人最深處的需要可能是感覺被欣賞」,對對方的喜歡之事常表示口頭的讚賞,對不喜歡之事抑制你的抱怨。

2.精心的時刻﹕講這種「愛的語言」的人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對方身上,全心全意跟對方一起作些他喜歡的事,包括精心的同在一起,給予對方全部的注意力、精心的會話,焦點在傾聽、精心的活動,全心全意跟對方一起作些他喜歡的事。

3.接受禮物﹕講這種「愛的語言」的人常把自己當成禮物,當對方需要你時,你就在那裡陪伴,或是購買禮物,但禮物不需要是昂貴的。

4.服務的行動講這種「愛的語言」的人會藉著為對方服務來表達愛意,如幫忙作家事、溜狗、洗車、做一餐美味的菜餚。

5.身體的接觸講這種「愛的語言」的人會渴望對方伸出手來撫摸他們,如用手梳理對方的頭髮、撫摸背部、牽手、擁抱、按摩對方的腳。

她說﹕「要先透過溝通瞭解自己和配偶各自的『愛的語言』,再用對方的『愛的語言』來表達你的愛意,能有助關係的改善。」

陳潔芝醫生贊同夫婦關係需要培植的說法。她坦言,很多夫婦有了小朋友後感情轉淡或出現問題,通常是太太過分專注子女,而忽略了丈夫;又或大家對培養小朋友的要求各異,不懂得處理這分歧,各持己見,引來很多的衝突;以致傷害了夫婦的關係,或導致婚外情,這是很可惜的事。另一個危機時期是退休期,有些夫婦退休後要與配偶天天相處,感覺十分困難;其實婚後夫婦需要不斷培養一起成長,互相陪伴的習慣,學習如何相處,互相磨合。到了退休後,便可一同享受那段黃金歲月。

而陳穎昭博士指出,夫妻關係需要刻意用心經營,如學習有效、有建設性的溝通方法,不讓負面情緒如憤怒去阻礙大家的溝通和「約法三章」。雙方要調整各自的期望,尊重不同,例如由日常生活瑣碎小節,到不同做事手法,從而避免因過高及不實際的期望,或溝通問題而引致失望和誤會。「太太與丈夫溝通時,可以嘗試學習『停一停』(Pause),避免「火遮眼」重語氣說了傷害對方的說話。 如果自己壓力太大,可能對住老公黑面都不自知;或亂發脾氣,老公放工回家已累極,未放下公事包,已聽見太太訴說﹕『仔仔今天發脾氣不做功課…奶奶責備我…。』同時夫婦也有責任各自調適好自己情緒狀態,然後才一起去解決問題。而兩夫婦的「約法三章」則需要在心平氣和時訂立﹕『我生氣時不用同我說道理,只要陪伴著我就行了。』否則脾氣來了才說,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2016Aug3女人的天下 — 事業與家庭的平衡.jpg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08月03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間歇暴力 (一)

近日香港市民對暴力牽起一浪討論熱潮,一般認為暴力是不對,文明社會不應容許暴力,不能夠以暴力解決問題。但有些言論則嘗試探究產生暴力之背後原因,認為若行使暴力不是為了私慾,而是為了追求大眾利益或高尚的原則,如民主、自由等便可以接受,這起碼不是所謂邪悪之暴力。彷彿社會上突然出現兩種敵對勢力,可能會激發更大的社會分化情況。

近年陳先生所困擾的不單是社會上的暴力問題,更加是兒子的暴力傾向。現年20歲的兒子近一兩年來,會間歇地突然大發雷霆,破壞物件,甚至攻擊別人。每次都是因為一些微小的事情,例如家人說了一兩句他認為不恰當的字眼,便隨即發難,推翻枱椅;有時媽媽關心他多一兩句,他即時覺得媽媽非常討厭,連打她幾下耳光。但他每次暴力過後,都感到很內疚,還向對方賠罪認錯。最令陳先生感到困惑的是,兒子平日情緒大至穩定,生活正常,沒有不良嗜好,只是性格較為內向而已。

至於作兒子的,亦不能理解自己為甚麼會突然出現暴力行為。他發現自己若受到一些挑釁,特別是使他感到自尊受損時,便會立刻煩躁和憤怒,有控制不住的衝動去破壞物件甚至攻擊別人來發洩這種不安感。他自認當時真的失了常性,不能自控,事後冷靜下來才知闖了禍,會內疚自責。

在陳先生的眼中,兒子是性格善良,但較為內向,不善社交。因他的個子矮小,少年時在學校經常被人欺負,曾被取走心愛的玩具後還被打一頓。很多時候父母和老師都沒有為他討回公道。漸漸地,他便很少表達自己的情緒,或是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憤怒。他的自我形像很低落,無心向學,中學畢業後便出社會工作,但卻沒有穩定的工作,所以,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家中上網打機。

面對看似愈來愈暴力的香港社會,陳先生擔心兒子在這社會風氣下更容易被挑起暴力,總有一天會出嚴重的事情。他在網絡搜尋有關暴力的精神心理原因,發現有種精神科疾病被稱為「間歇性暴發性障礙」(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當中的病徴與兒子的情況很相似,決定帶同兒子尋求專業意見。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家庭‧家情》「追求卓越」可以去到幾盡?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
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63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2015年9月開學一個月內,已有三名學童自殺。據報章所說,是因學業壓力「爆煲」而輕生;類似情況實在令人擔憂。當然,每一個個案的自殺成因可能很複雜,但似乎我們的社會是指向一種意識而令學童選擇輕生。事實上,近年在坊間我們經常聽到「贏在起跑線」;以往在旺角有一個很大的廣告「Impossible is Nothing」,都指向我們的社會要──追求卓越!到底我們為了追求卓越可以去到幾盡呢?

未雨綢繆與充實時間表

眼看今天香港不少家長,在懷孕期已為孩子將來入讀幼稚園作準備,想法是這樣的:不能入讀好的幼稚園,就不能入讀好的小學;不能入讀好的小學,就不能入讀好的中學;不能入讀好的中學,就不能入讀好的大學,甚至可能考不上大學,那就不能找到高薪厚職的工作。這情況不單在中上層家庭出現,在基層家庭也是這樣。

另一方面,不少父母由子女讀幼稚園開始,已把他們的時間表編排得密密麻麻。每天除了上學,還要參加各式各樣的補習班和課外活動。每天由起床到晚上睡覺前,有十多小時要上課及溫習;週末、週日也如是,暑假的時間表可能比平日上課更忙。學童每天也疲於奔命,可能比成人工作更辛苦,享受不到作為兒童在這階段應有的無憂無慮生活樂趣。

我這樣說,是否意味著我們不應勤奮努力,追求進步,甚至放棄學業、工作,去拿「綜援」,只等別人救援呢?當然不是,這是另一個極端。

因材施教、直向比較

當我們靜下來細想,我們的社會好像已經忘記了「因材施教」,這個古老但卻簡單的道理。只盲目地與別的孩子「橫向比較」,即看誰高分、誰多參與課外活動等,總之是十項全能最好。其實,每個人的優缺點就好像我們的外表,非常不同。上天做我們每一個都是很獨特的,不能,也不容易比較。相反,我們與自己的「直向比較」是非常重要,例如:學童可與一年前的自己比較,數學、語文有進步嗎?待人接物有進步嗎?面對困難而不放棄的韌力提高了嗎?

Serenity Prayer、建立美好童年回憶

也許一個很出名的靜思禱告(Serenity Prayer),可以帶給我們一些面對事情的智慧。禱告內容的中文翻譯是「祈求上天賜予我平靜的心,接受不可改變的事;給我勇氣,改變可以改變的事;並賜予我分辨兩者的智慧。」套用在學童身上,意思就是我們必需深切瞭解學童有哪方面可以改進,另外,亦要瞭解學童有哪方面較弱,他們可能盡上很大努力也未必能得到滿意的結果。可是,問題很多時不是學童本身不能接受自己的強弱,而是家長不能接受,亦分辨不到;硬將一套可能不適合的標準放在兒女身上,令他們苦不堪一言,甚至失去學習興趣。家長亦覺得自己的苦心白費了,埋怨兒女不聽話,感到灰心沮喪,因兒女將來成才的願望好像落空了!

既然家長那麼著緊兒女的學業,目的不外乎希望他們將來有一個美好的前景。心理學家告訴我們,童年時美好的回憶是兒童長大後面對逆境時重要的支柱。故此,我們可想想為孩子帶來一個怎樣的童年經驗,以準備他們迎接將來更大更難的挑戰?以某些前去尋找專業輔導幫助的成人為例,病徵是因為受抑鬱、焦慮困擾,但內裏核心的問題是非常不好的童年經驗,令他們長大後不能面對現今在工作或感情上種種的困難和壓力,甚至形成情緒病。

重尋卓越定義、好好發揮特長

追求卓越這個信念,正正提醒我們需要重新思索一些老生常談,但又非常真實的核心價值:生命質素與成就哪樣重要?結果與過程哪樣重要?到底甚麼是真成功?如何定義?如何量度?生活是否只得一種方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們是否只得一個江、一個湖?

作為家長,我們或許會因為認識兒女的限制和不足感到非常失望,因我們對子女總有一番美好的憧憬。但要小心,不要因不能接受現實而繼續強行將自己的期望放在子女身上;否則,只會適得其反。故此,家長必需對自己有多些瞭解,在教養子女的過程當中,需要有極大的忍耐,才能將兒女獨特的氣質好好發揮出來,把他們培養成才。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美國紐約州 持牌臨床心理學家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及認証輔導員

MingPao-1Mar-output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身份轉移 (四)

陳小姐自小嚮往西方國家的文化及社會體制;在國籍身份的爭持中她無法與別的朋友產生共鳴。有一天同學與辯論應否改變國籍突然大發雷霆,言行舉止與平日的她判若兩人…。自此以後,陳小姐不時自我轉用兩個身份﹕一個是英國人,另一個是中國人。慢慢地,她的情緒變得激動,轉變也愈來愈頻密。深究其家庭背景,原來她生長在一個破碎的家庭,小時被父親性侵犯,媽媽知情後只與離婚作事情的解決方法。母親再婚,陳小姐結果要與同母異父的妹妹同住,二人卻不能和睦同居!自幼性格自卑敏感的她,不善於表達,情緒經常處於焦慮、抑鬱狀態。
身份混淆(Identity confusion)本身並不是罕見的問題,但陳小姐有的是非一般的身份混淆,是可能患上「解離性身份認同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或在過去被稱為「多重人格障礙」(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原因是她已有各樣的診斷徵狀。

上期我們已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5),「解離性身份識別障礙」的診斷徵狀包括以下幾項﹕1.)身份混亂—出現兩個或以上的身份,2.)解離性失憶,3.)造成嚴重的困擾及多方面的功能失調等。導致「解離性身份識別障礙」的原因包括童年時有被身體虐待、性虐待、疏忽或情感虐待等。當面事主對難以應付的壓力時,她便以轉換身份的形式逃避現實。患有「解離性身份識別障礙」的人,較容易出現併發症,如酗酒、藥物濫用、抑鬱症等。

至於治療「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首先在藥物治療方面,多用於治療其併發徵狀如焦慮、抑鬱等。但主要治療乃以心理治療為主,治標更要治本。陳小姐身份轉變是創傷的結果及防衛措施的表現,故此可以運用「創傷治療法」去治療她童年受性侵犯的創傷。其他心理治療是處理她偏低的自我形象,及教導她面對異議與壓力。治療模式包括當事人中心(person-centred) 治療、完形 (Gestalt) 治療法、認知行為 (cognitive-behavioral) 療法等。

筆者的Soul C.A.R.E.S. 全人治療法亦可以幫助陳小姐,重建她身心靈的健康。基督信仰的「他力」能加強人的「自力」,幫助陳小姐脫離過去的陰霾,使她能自力更生。在《聖經》使徒保羅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