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家情》婚姻路‧兩代情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615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在西方社會,兒女成年便會展翅高飛。不論結婚與否,他們工作及生活的地方可能與原生家庭相距遙遙千里。香港是彈丸之地,加上華人文化重視家族觀念,子女婚後與雙方的原生家庭仍保持密切聯繫。一方面,家庭生活周期涉及三個家庭,繁複多變,壓力較大;另一方面,父母在子女婚後卻成為資源,支援子女面對核心家庭的種種挑戰,例如:協助照顧孫兒。

承接前兩篇文章的前設,若父母子女有良好的感情及溝通基礎,父母的婚姻又幸福,到子女長大成人,父母仍可在擇偶、與配偶相處難題、養育兒女等方面,與子女分享交流意見及給予實質支援。身為父母,與成年子女同行有幾方面需特別注意;若你是年輕的夫婦,則可從另一角度看以下幾方面:

  1. 設立適當的界線:

中國人的婆媳關係最難梳理,丈夫成為夾心人,苦不堪言;是輔導室中常見的難題。歸根結底,因婚前母子在情感上未夠獨立,媳婦猶如情敵,與她競爭兒子的關心、相伴時間等。若你希望子女婚姻幸福,不宜過多介入他們的家庭生活,甚麼是「過多」?因人而異,需坦誠溝通、體諒與配合。所謂「界線」,就是給予空間和尊重,不將自己的想法、做法加諸子女及其配偶身上。父母可以分享意見,但讓子女與配偶商討、決定、負責任,真正讓子女獨立自主;同時以情相繫。若你是成年子女,最好對父母的關心和提議表達謝意,同時以尊重和禮貌的態度表達你會和配偶商討和跟進。遇上衝突,更要請他們放手,讓你們學習獨立和為新家庭的一切負責任。

在子女結婚前的家庭生活中,父母需實踐界線教育,例如:財政上,子女要學習獨立理財及供應家庭的需要;學習自理及做家務,平衡個人需要與家庭責任等。父母過分盡責,為成年子女鋪排一切,就是「越界」,因而令子女倚賴。父母堅持己見,要子女依從,又變為「好心做壞事」──操控,也是「越界」。即使家中有傭人,亦要訂下界線,讓子女學懂自理;否則,將來「王子」與「公主」結婚,光是料理家務已不知如何解決,平添適應困難與相處衝突。

  1. 給予所需的支援:

在家庭生活周期中,家庭要經歷很多階段和轉變,例如:子女出生、入學,加上個人生命周期的轉變,如停經、中年危機;還有社會變遷帶來的壓力與適應,如金融風暴、全球化等,可謂困難重重。因此,父母仍可給予成年子女持續的支援,包括:情感上與實務上的支援,但必需是配合子女的需要而非一廂情願,以免越俎代庖;例如:子女迎接第一個孩子出生,既歡喜又緊張。第一次做父母甚麼也不懂,睡眠不足,生活的調適比結婚更大,夫婦原來的性格差異,在照顧孩子上更顯露無遺,造成衝突。好些家庭由嫲嫲主力照顧孫兒,令原來平和的婆媳關係風起雲湧,夫婦關係進一步受壓。

如果有清晰的界線與定位,以嬰兒的父母作主導(即意見不同時,父母作決定),祖父母配合支援,可減少不少衝突。有些父母主動替子女「湊仔」,鼓勵他們定期拍拖,或是在突發情況中隨時支援(如孫兒/女生病),令子女能兼顧家庭與工作,實在是子女的寶貴資源。父母主動溝通及願意配合的態度,是有效支援子女、保持良好關係的不二法門。有些父母愛子女心切,當子女與配偶發生嚴重衝突時(不涉及暴力),二話不說接子女回家居住,支持他們離婚,加速婚姻決裂。這是否子女需要的支援?實在值得三思。成年子女亦可主動與父母溝通,讓他們明白你們的需要,才不致弄巧反拙。

  1. 作兒女的生命導師:

成年子女要面對那麼多壓力,如父母能成為支持系統的一員,對子女有莫大裨益。若父母觀察到子女的婚姻不和順,可私下與子女談談,了解其困難,給予安慰、鼓勵與支持;還可分享你的人生經驗,作他們的參考。夫婦成長於兩個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家規、信念、習慣,加上性格不同,意見相佐,甚至發生衝突是無可避免的。彼此需要學習冷靜,聆聽、明白對方的心聲、感受、意願、出發點及擔憂,開放表達與討論,尋求共識。父母遇到分歧時怎樣面對和磨合?有甚麼掙扎?有甚麼失敗與成功的經歷?父母有血有肉的故事,讓子女更覺親切,更有共鳴。因為他們的成長歲月,見證了父母的掙扎、起跌、歡笑、眼淚。情感上成為子女的傾訴對象,也可減少子女與第三者發展不恰當關係的風險。你的親切關懷,耐心聆聽,諒解鼓勵和溫馨提示,對子女是莫大的支持。若你是成年子女,而父母未能作上述的分享支持,你可能需要尋找生命導師或較年長的朋友為你啟導。

在親密關係的經營上,父母一般而言比子女經驗豐富,若能與子女同行,給予適當的支援,有合宜的界線,以自身的經驗作正面或反面教材,對子女是很大的祝福。如果子女的困難頗複雜,不是一般勸慰可以化解,不妨提供一些輔導中心的資訊,鼓勵他們及早正視問題,積極尋求改善。

梁趙穎懿女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高級心理輔導員
(遊戲治療、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及認證輔導員

MingPao-05Jan-outputfinal.jpg

 

《家庭‧家情》當「逃學威龍」遇上「五個小孩的校長」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229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逃學威龍」是周星馳在1991年主演的電影,故事講述一名28歲的警員,假扮中學生混入學校偵破及瓦解一個犯罪集團。當中描述他學習上的困難和不想上學的情況,過程中當然離不開周星馳電影的一些特色,例如:緊張刺激、動作和搞笑等。但在現實中的「逃學威龍」則不是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模樣,是夾雜著學童、家長和學校的困難、眼淚和辛酸而形成的。

學童不上學概況及原因

研究顯示,學童不想上學的數字近年有上升的趨勢,這亦吻合筆者觀察到近年在這方面求助的個案增多。另外,研究亦指出不想上學的中學生比小學生多,這也不難理解。從發展心理學的角度看,小學生比中學生較願服從權威;因這發展階段的兒童的特性是較「聽話」,很想得到家長和老師的讚許。縱使有些小學生心裏不想上學,一般來說,他們的年紀還未敢真的曠課。但當他們去到中學階段,就開始因著不同的原因而真的不上學了。因青少年期當中,身體、情緒、思想及人際關係起了很大變化,不想上學的原因可以包括:繁重的功課壓力、朋輩的問題和影響、家庭和感情問題、性傾向發展的困擾、自我形象問題、校園欺凌、沉迷上網、吸毒、社交焦慮或情緒精神問題等。而這些原因可以是牽涉學生本人、家庭、同學或學校等因素在內,有些可以是「因」,也可以是「果」;更可以是眾多因素夾雜而成,不一定只有單一因素。

例子分析及出路

例如:一個學生自小性格比較怕事,不懂表達自己的需要。在家中父母不需要他提出,凡事已自動為他安排妥當;他只需在學習上達到一定的成績,家長已很滿意。小學階段沒有大問題,及至上中學後,因不懂與人相處而被同學欺凌。他不知怎樣面對,起初亦沒有向老師或父母提及,只是每天也說不想上學。在家開始不想完成功課,只想在房間上網打機和看電影,直至深夜不願睡覺。每天早上不願起床,要不是遲到,便索性不上學。父母每天早上起來也要和他爭持一番,上學還是不上學?

父母深覺兒子自上了中學開始不「聽話」,沉迷打機和無心向學,覺得他變壞了。學校方面,開始接觸家長要求注意其兒子曠課問題。學校社工跟他傾談及與班上其他學生瞭解事件始末,發現他已被班中一些同學欺凌了一段時間。

這是個常見個案的綜合例子,反映了一個學童不想上學的複雜成因和當中牽涉的人和事。如果要幫助不願上學的學童,家長可多與子女溝通,不宜妄下判斷,不能簡單以「不聽話」、「打機」和「無心向學」等去理解他,必須細心聆聽子女的心聲,或許會發現一些我們從沒想過的狀況,發現子女不易表達的苦衷,了解到有沒有上面提及的成因。假如家長在了解子女的過程中有困難,有需要時可尋找學校社工或心理專家的協助。待把問題徹底瞭解後,家長可看看是否需要與學校一起尋找合適的方案,這樣才能「對症下藥」,幫助子女解決逃學問題。

檢視學童壓力

另一方面,在香港不難聽聞有些父母由幼稚園開始,已為子女把時間表編得密密麻麻。每天除了上學,還要參加補習班和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以致學童每天疲於奔命,不懂享受童年時無憂無慮的生活樂趣。或許作為家長,也是時侯檢視一下自己,會否給予子女過大壓力,令他們對學業已產生一種抗拒的心態。再加上,學校愈來愈多及繁重的功課要求,學童不想上學真的一點也不奇怪。

反思、再問

也許我們作為家長會覺得,整個社會學習制度也是這樣,我們只能跟著這個大方向行,否則,會落後於其他人;而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又可以怎樣呢?或許本年「五個小孩的校長」這套以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可以給我們一點啟迪。故事講述一位本在一所國際幼稚園工作的校長,因對現今教育制度感意興闌珊,甘願接受月薪$4,500港元工資,成為「全香港最低薪幼稚園校長」。她成功挽救了一所原本面臨殺校,只剩下五位學生的鄉村幼稚園。這故事令我們不能不重新思考甚麼是教育、甚麼是學習、師生關係的重要性、學校的基本責任,現今的社會和教育制度出了甚麼問題等。很值得家長、學校和教育當局再一次對我們的學生和教育作出全面性思考。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臨床心理學家
美國紐約州 持牌臨床心理學家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及認証輔導員

 

MingPao-29Dec-output.jpg

《家庭‧家情》追星,夢?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222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天氣轉涼,少了外出。在星期天晚上,收看了一輯重唱經典金曲的電視節目。聽說這輯節目的「收視賣點」,是帶動我們作很多篇的集體回憶──那些年,我們一起追求偶像的親筆簽名。期間,我們陶醉過、瘋過、傻過,亦一起大笑過、哭過。多年來,有不少學者、家長跟年青人在辯論,有人認為「追星」的人好似不務正業,而且容易墮進商人的騙局;加上傳媒對他們的「瘋狂行為」廣泛報導,例如:在馬路上追逐偶像的跑車、通宵排隊買演唱會門票……因而認為他們的表現太過火了。同時,又有人認為「追星」是所有青少年的必經階段,不應過份禁止;而且「追星」只是他們其中一個目的,還有其他事物吸引著他們,包括:朋友的友誼、使自己更有魅力、有自主、熱情……究竟,孰是孰非?要成為一個照顧子女身心需要的家長及工作者,應如何自處?

「追星」指引父母關心需要

筆者無意在這裡作定奪,只想從青少年心理成長的角度去了解。我發現「追星」是他們準備進入成年階段的一種表現,這幫助作父母者更加關心他們的需要。青少年需要尋找自我(Identity),意思是他們從自己的成長歷史中發展自己,包括:發展自己的職業及家庭,建立與社群的關係。有趣的是,在青少年眼中,明星吸引之處多數是他們的外型──例如:男的大眼、魁梧,女的高眺、長髮,但不一而足。你問這些有何魔力?他們多數難以解釋,這是普遍的現象。有部份心理專家了解,青少年自開始發育,身心都在轉變──身體高了、胖了,穿的衣服不同了。以往他們跟父母「逛街」、「睇戲」,現在結識了自己的朋友。心理上,他們認識自己不再是小伙子,而是轉變了,且在轉變中。以往他們一直遵從家庭裡的各種要求,現在擁有自己的喜好。過去他們只跟同性朋友運動和聊天,現在父母發覺他們開始跟異性日日玩WHATSAPP,而且極之投入;這一切都會伴隨著他們尋找自我的方向而出現。作為父母面對他們的轉變,對子女行為感到困惑,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要過早判斷你們的子女是有問題呢!

有一個觀點,或者作為父母的你不會反對──如果能叫仔女成長和獨立,我可以少點牽掛,我認為今日付出的心血是值得的,只要我感到他們在進步中。但是在現實中,成長是一個迂迴的過程──他們的成長受內在身心的發展所影響,同時與環境因素交織一起。我認為成長是當事人與其環境的互動過程。我從臨床經驗認識,從他們對明星的傾慕,會引發他們反思自己的價值觀。我聽到他們經常問:「成日諗住明星,其實係咪好有問題?如果我去佢簽名會,有無問題?」當時,我並沒有對他們的行為表示認同或否定。他們在掙扎甚麼呢?一方面他們的內心對明星感到傾慕,同時感到父母彷彿在反對他們的行為,甚至認為父母在貶低他們,包括:他們的喜好。情緒上,他們或者感到被拒絕而傷心,感到對父母憤怒而內疚。或者,他們跟父母表達,怕引發爭端;不跟父母表達,亦可能造成彼此的隔膜。倘若他們的父母因為忙碌、關係疏遠,或者擔心他們的品行,而簡單地認為他們「追星」只是幼稚的行為,甚至成為家庭禁忌;這便失去了一個親子間互訴心聲的渠道,亦失落了一次讓他們在進入成年前重整自己的機會了。當然,每個生命成長有自己的旅程和進程,不能一概而論;而成長的機會亦不只一次。

留時間聽子女說話

青少年成長中,父母都在學習中,無怪乎心理學者皆認為這樣的家庭最需要的,不是最棒的「教仔秘方」,而是「時間」。父母與子女彼此給予時間交流及學習。故此,父母宜珍惜餘暇,既讓自己休息,亦預留空間──「俾仔女講嘢你聽」。倘若子女拒絕面對面交談,可不要灰心,有很多資訊途徑可以轉遞你的關心。其關鍵不在於「攞料」,在於關心他們。或者,你觀察到他們的表現,真叫你擔心,例如:成績退步、「走堂」或遲到等。向他們表示你的憂慮是非常合情理的,亦很重要。重點在於父母與子女需要彼此交流,定規矩要有原則和彈性;多發出問句,並表達你個人立場,又聆聽對方回應等。

若果說「追星」是你的子女身心成長的過程──青少年正從兒童對父母的認同,開始轉變了。那麼,明星是他們認同的「終極對象」嗎?他們的「目的地」在哪裡?可有一些階段還要經過?作為關心他們的父母,正需要以這個藍圖作檢視。

當然,這些問題亦可以成為你跟子女的一次談心的話題。因為解鈴時,繫鈴之人是不可缺席的。

陳偉基先生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心理輔導員

美國婚姻及家庭治療協會 會員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認証輔導員
加拿大認可賭博輔導訓練員
社會工作者註冊局 註冊社工

 

MingPao-22Dec-output.jpg

《家庭‧家情》與青少年子女「談」戀愛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20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青少年的性觀念和經驗,絕對影響其戀愛以至婚姻。由於現時孩子營養豐富,青春期好像提早來臨;一些女孩子高小已開始有月經,身體發育與心智成熟之間距離更大;加上互聯網年代孩子在網上接觸各種資訊,觀看自選的電影、節目,在性方面受到更多誘惑及刺激。父母更要提早進行性教育及戀愛指導,將正面的價值觀傳授給子女。如果你期望這階段孩子不會一味反叛、避開你或相對無言,幼兒至兒童期必須建立親密的關係,孩子才不會抗拒溝通,能無所不談。

從輔導室及自己面對青少年子女的經驗,我看見青少年不會盲目抗拒長輩,只要他們感到被明白、接納、尊重及關心,亦會打開心扉與你談心;認真思考你的意見,再作出自己的選擇。換言之,與子女自小有好的關係才可以在青少年期正面影響他們,關係質素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你的影響力。

若你希望子女長大後有美滿的婚姻,在青少年階段有幾方面特別值得留意:

  1. 教導孩子保護自己的身體

在性侵犯個案中,好些少女是青春期身體發育時開始被侵犯的,也有不少男孩在對性的好奇驅使下看色情物品,有些模仿當中的行為侵犯女性。研究發現,不少受害人認識侵犯者,包括:兄長、男朋友(date rape)、叔伯、老師等。因此,父母需要教子女保護自己的身體,認識不同的危機及怎樣應對,防患未然。

在大眾傳媒的渲染下,青少年飽受性刺激,戀愛強調浪漫激情,熱吻、發生關係彷彿是正常的拍拖行為。在性開放的包裝下,宣揚縱慾,男歡女愛的訊息,以及不負責任的性行為等等。究竟這些觀念有甚麼問題?若能透過討論辯證,將正反觀點深入分析,呈現錯謬何在,對青少年更具說服力。

少年人的自制力較薄弱,光是教育並不足夠,父母必須定下一些守則與罰則,以防子女與異性發生性行為,例如:男女朋友來家中不可關房門,父或母不在家時,異性朋友不可來家中,不可觸摸私處等等。守則要具體清晰,並解釋原因,訂明若犯規有何罰則等。

少男少女對性的知識一知半解,而且現有的性教育較著重男女生理結構之不同,甚麼是「安全」性行為。兩性心理及性別角色之不同、怎樣相處、怎樣定出身體接觸的界限等,還需父母補充。如父母不知怎談或談甚麼,不妨自己先看書及與朋友交流心得。

  1. 做子女的拍拖導師

父母由於擔心拍拖影響學業,一般希望子女入讀大學才拍拖,甚至反對子女中學時期拍拖。子女若感受到你的反對,只會隱瞞戀情,有疑問也不敢告訴你,你就無法給予忠告、指導。其實感情事很難要求他們一味壓抑,不如在旁支持子女怎樣發展關係,調節步伐、期望、活動等。若入大學是戀人的共同目標,拍拖不一定拖垮成績,反而增加動力。拍拖可以是認識自己與異性的機會,學習相處、處理親密關係、時間管理、平衡發展友誼與愛情等。若不墮入情慾網羅,健康的關係對個人成長亦有幫助。青少年拍拖有很多困惑掙扎,如有父或母適當的指導,可減少橫衝直撞,感情重創。為人父母準備好了嗎?能否勝任除了考驗父母的成熟程度、溝通技巧等,更是父母子女間信任、了解與親密度的考驗。

  1. 尋找伴侶的秘訣

年青人帶著童話的憧憬尋找公主/王子,常問自己甚麼是擇偶條件?甚麼人適合自己?怎知最愛是誰?問題的取向是找個適合自己的伴侶。然而往哪裡找?有一本書《相愛的秘密》(The Secret of Loving, 作者:麥道衛)正回答了這問題:「反求諸己,才是出路──自己成為一個合適的人。」可是,這不是青少年看一本書就能學會。他們需要親身經驗──從父母的相愛中得到榜樣,亦從與父母的互動中建立種種正面的模式與素養,包括:良好的溝通、處理衝突技巧、饒恕、成為可靠的人、應付生活壓力、處理財務、平衡一起與個人空間等等。例如:與子女有衝突時,父母若能控制自己的情緒,雙方平靜後主動與子女談,以通情達理的態度化解分歧帶來的張力;示範同理心、平等、尊重、體諒、聆聽、忍耐、和好、求同存異等等,這些正面的經驗會印在子女心中,成為處理衝突的範本。

  1. 傳遞的方式

與青少年溝通,切忌單向發表長篇大論,互動中更能進深與「落地」。我最喜歡處境討論,有真實時代感,談論別人也提供安全距離,有利理性客觀的討論,例如:高中女同學與男友發生關係後懷孕的處理方法,你認為他們這樣做基於甚麼考慮?反映當事人有甚麼價值觀?有甚麼好處、壞處?有更佳的方案嗎?新聞中很多事件亦可以作為討論材料。我發現這一代的年青人對故事和比喻有很好的反應,太多理論有時未能觸及他們的感受,不夠深刻,所以電視、電影、小說等是好材料──不拘是正面抑或反面教材。多年前,我與幾個年輕人一同創作了一本小說叫《戀@校園》(學生福音團契出版),用故事、主角獨白、漫畫、戀愛貼士作為青少年的戀愛良伴,輕鬆有趣,載道無聲,我推薦給每位青少年及家長。

梁趙穎懿女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高級心理輔導員
(遊戲治療、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及認證輔導員

MingPao-01Dec-output.jpg

《家庭‧家情》提升自主相繫程度──與孩子「談」婚「論」嫁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12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香港的離婚率直逼歐美,2013年註冊結婚共有55,274宗,同年獲法庭頒令離婚的有22,271宗,比例為0.4,即每十對新人結婚,同年有四宗離婚。政府的數據顯示從1991年到2011年這二十年間,離婚由6,295宗升至19,597宗,暴升3.1倍,令人咋舌。家庭系統在解體,婚姻觀不斷改變,從「廝守一生」變為「合則來,不合則去」,個人感受與權益至上,比維繫婚姻家庭更重要。雖然離婚加劇有社會、經濟等因素,但家庭對下一代婚姻的影響不容忽視。

家庭對塑造子女影響至深,從婚姻家庭觀,到個人的素養、成熟程度、情緒反應,以致與人相處的模式,都被父母潛移默化。家長怎樣教養子女,可令他們日後的婚姻更美滿?在兒女的兒童期、青春期以至成年期,父母均有獨特的角色和任務。筆者將按這三個人生階段分別撰文,分享輔導室內外的見聞與反思,期望與家長一同努力,令下一代的婚姻更健康穩固。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不管中西諺語,均反映父母本身的素質是影響兒女的最重要因素:「上樑不正,下樑歪」,或“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一語道破身教重於言教的事實。故此,作父母的挑戰不僅要學方法指導兒女,更要先謙躬自省,包括:自己的人格成熟程度及婚姻現況,認真檢視與改進,做好修身才能給孩子正面的示範與經驗。本文援引家庭治療大師梅利‧鮑恩(Murray Bowen)部分精闢的概念,作為改進的起點。期盼家長與子女一同成長,享受家庭生活,使家成為令人情繫心牽的安全港,子女自會信任婚姻。

鮑恩強調跨代家族承傳與建立自主相繫的自我(differentiated self)。原生家庭的情緒流動、父母的互動、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家庭的氣氛,遇到壓力或衝突的情緒反應等,是代代相傳的,而且直接影響孩子自我的建立,以及如何與人相處。

鮑恩的理想人格是平衡發展「自主」與「相繫」兩個向度:「自主」指個體能建立自己的信念,有情理兼備的想法,能分辨別人與自己、思想與情感,冷靜而依據事實去選擇自己對人事物的反應,不被盲動驅使作出過度或衝動的反應。「盲動」是指焦慮不安時,不自覺的自動情緒反應。獨立自主的人知道並接納自己的優缺點,覺察行為與思想感受的關係,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非諉過於人。「相繫」指與人相處以情相繫,平衡空間與親密的需要;不一味討好人,亦不控制人;能表達自己,坦誠溝通;能確認別人的獨特,尊重差異,接納限制,尋求和諧共處。

建立自主相繫的自我

若想建立高度「自主」「相繫」的孩子,必須先提升自己的「自主」「相繫」程度。

請夫婦各自反思以下題目,提升覺察力,然後與伴侶分享自己的發現:

當我有情緒反應時,我有哪些感受?例如:委屈、無奈、灰心、不安全、不

被信任、被欺負、傷心、憤怒等等

有甚麼想法伴隨著我的感受?想法和感受有甚麼關係?例如:我覺得心淡,

因為____ (行為)代表不重視我,不愛我……

* 在情緒的影響下我有何行動?是自動反應還是我故意這樣做的?例如:我尖

叫是沒經過思考的自動反應,當我忍無可忍時,就會尖叫發洩。

這種反應與事件的嚴重性相符嗎?甚麼想法令我選擇這樣回應?例如:事後

回想本是小事,但她愈罵愈兇,我說「離婚吧﹗」她才停嘴。

* 我面對關係的張力時會如何回應?甚麼想法令我這樣反應?這行為從哪裡習

  來的?有甚麼好處、壞處?

例如:解釋也沒用,愈描愈黑,不如沉默。我媽媽投訴爸爸時,爸沉默不語,

我原來學了他,好處是減少爭吵,壞處是溝通中止,沒解決問題。

伴侶怎樣看/理解我的反應?我的反應怎樣影響對方?

  例如:對方以為我不理會她,更加光火,逼我回應;我繼續沉默,她最終會

走開了事。

我能夠坦誠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嗎?為甚麼?

若不,我可嘗試怎樣做?過去試過正面的經驗嗎?

* 大家的差異是甚麼?甚麼造成這差異?甚麼妨礙我接納和應對這差異?

* 我哪些反應很似父親/母親?我喜歡這種反應嗎?我認為如何反應會更好?

* 在甚麼情況下,我會有強烈反應?反映了我甚麼需要或脆弱之處?

* 我激動時,可以做甚麼令自己冷靜下來?最少減低對關係/對方的傷害?

父母怎樣處理衝突?怎樣作重要決定?怎樣表達情感?你期望怎樣?伴侶又

  期望怎樣?

成長是一條漫漫長路,沒有捷徑。當我們經歷突破、改進,自然會感染兒女,年紀愈小,親身經歷留下的烙印愈深。兒女可能說不出,但看在眼裡,印在心裡,是好是歹點滴留痕。當你勇敢面對原生家庭對你的影響,漸漸修正負面的情緒反應和互動模式,才可在自由、自主中,享受相依的親密關係;婚姻不再是失望與折騰。若發現積習太深無法自拔,或思想與情緒太混亂無法自行整理,可能需要向專業輔導求助。

 

梁趙穎懿女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高級心理輔導員
(遊戲治療、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及認證輔導員

 MingPao-24Nov-final.jpg

 

《家庭‧家情》「孩子,你今日失敗咗未?」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117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失敗 =「差」的迷思 

筆者在開心爸媽網頁搜尋器中,輸入「成功」、「失敗」兩個關鍵字。「成功」找到2203項紀錄,「失敗」卻只得600項。「失敗」容易聯想起很多不同的負面詞語,如:「我不行、搞不定」,不難理解它不受歡迎的原因。

現代父母總不願孩子輸在人生擂台上,隨著電話聊天程式的流行,家長每小時都收到不同的update:「人家孩子成功轉讀名校﹗」(唉﹗輸了三分。)「那家孩子代表學校到外地參賽。」(慘了,又失五分!)生活在這種「常比較」的環境,父母會不自覺地將孩子的成敗,視為自己的成敗;因而志在培養「遠離失敗、邁向完美」的孩子。

但「失敗」是否那麼差?還記得「學行」的時候,誰沒經歷過跌倒,就能學會行路?看世界名人,發現他們的人生都經歷過巨大的挫折,例如: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有一位老師曾形容他「智力緩慢、孤僻和永遠漂泊在他愚蠢的夢想中」;又如億萬作家羅琳(J.K. Rowling),《哈利波特》第一集出版前,她連續被十二家出版社拒絕。可見「只要成功,不要失敗」的想法,並不可取,反而成功路上,失敗是必不可少。

有趣的問題來了:為甚麽面對挫敗時,有些人會輕易投降,另一些人(不特別聰明)卻沒有放棄而達致他們想要成功的目標?這也是卡蘿.杜維克教授(Professor Carol Dweck)早年在耶魯大學進修博士課程時的問題,她想找到答案。

失敗的歸因:固定vs成長心態

杜維克教授從研究中發現人們用了兩種不同的心態:固定(Fixed)及成長(Growth)去對待失敗。固定心態者相信能力是天生、不變的,當事情做得不好時,會將失敗歸因自我能力有限:「因為我不夠好,我怎做都沒用」,就很容易放棄。相反,抱有成長心態的人,看待努力是積極有用的,做任何事都關於學習,能力可以不斷發展。若做得不好,會重新起來再做好,因為相信越努力做好一件事,就會將件事做得更好。

杜維克教授還巧妙地用了大腦神經科學幫助學生認識成長思維模式,讓他們認識大腦就像肌肉一樣,會越用越強壯。困難原本令一班「失敗者」覺得笨拙,想放棄,但現在相信每次的努力,大腦神經細胞正加強聯繫,作出不停的新連結,讓他們變得更聰明。學會了成長思維,「失敗」的意義改變了,只要肯努力學習,就會不斷成長!

培養能面對失敗的成長思維

 不盡完美(Perfect),只求完善(Improve)

現今父母不計較付出多少時間、心力、勞力,只為孩子有最好的條件去奪得令人羨慕的獎盃、獎牌……這種做法,其實沒有多大的問題,只要孩子亦很著重成就感,而好的成績能成為他下次參賽時努力付出和不斷練習的動力。但,是否每個孩子也是一樣呢?如果只用爬樹的能力評斷一條魚,它將終其一生覺得自己是個笨蛋。(愛因斯坦名句)

除了「第一」,可能更重要的是教識孩子做「唯一」。「第一」會隨時被取替,但「唯一」就是認清強項,好好發揮。看著孩子一天一天進步,這就是最不能替代,也是最寶貴的;亦由於「唯一」是不需要被比較,父母便可以捨棄要十全十美的壓力,花上更多時間同孩子相處;放下追求最完美,而幫孩子找到最適合他發展的路向,實現那最獨特的自己。

之前讚得「多」,現在讚得「準」

隨著過往一段建立自信心的熱潮,現代父母已學會更多欣賞及讚賞孩子。家長的好意讚賞:「哇,你評估的成績有21/22,真叻啊!」孩子接收到:「慘了,如果下次成績不如今次好,我就不叻啦?」試想想作為「最好……」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改進的餘地,讓孩子相信已實現了他們的極限,便很容易變得無助。

要讚得「準」,父母就要學會更多的字詞,著重「能力」及「方法」的稱讚,針對過程中付出的努力、持久性、不同的方法,以及肯尋求挑戰的態度等等。例如:「這份功課真是很難,但很欣賞你先清理書桌面,將雜物拿走,保持專心學習的態度,堅持直到讀識為止,真是非常難得!」這樣的讚賞能讓孩子學會有效的學習方法或態度,保持不斷進步的心態。

加上簡單字眼,讓孩子不再限制自己

常聽到一些因固定思維而帶來自我限制的字眼,如:「我不能夠將這件事做好」,但在成長思維中,只要將「做不到」變成「還未做到」,就會帶來由「頹」轉「盛」的心情變化。嘗試重讀以下句子:「我(不)(還未)能夠將這件事做好」,是否不一樣呢?

筆者「還未」的體驗:有一次,讀小學的女兒說她很害怕假期後要在班上作口頭報告,因為輪到她誦讀的書本有很多很難的字。我同她玩笑地重複一句說話:「沒有學不識的字,只有還未學識的字!」我很想女兒見到「可能性」,並不是「限制」,有力地去突破自己。

珍語──我常提醒自己:為人父母不是一場競爭賽,從培養「第一」的孩子變成「唯一」。盼望從兒女眼中看到「學習、成長」的魅力。若是這樣,我們就可以輕鬆地教出不怕失敗,最後真能邁向成功的新一代。

顏昭華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臨床心理學家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臨床心理學)
香港心理學會副院士

 

MingPao-17Nov-Output.jpg

 

《家庭‧家情》家庭突變中的孩子……

logo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51110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早上回到治療中心,把沙遊治療的用具整理一下,等候新個案到來……

與她初次見面

小晴,七歲女孩,父親陪同她前來。接待同事通知他們到達,我立即走到等候室,看見父女倆安靜地坐在一起,但沒有交流。小晴緊緊抱住她的小背包,父親面容有點迷恾。我先跟他們自我介紹,小晴看著我有點不知所措,看得出她有點緊張。我彎下腰,先給小晴一個微笑,問她:「是否願意到遊戲室看看?」她想了一下就點頭。我再問她:「希望父親陪妳進去,還是自己去?」她看了父親一眼,回答說:「自己。」我點頭示意好。當小晴站起來,準備跟我到遊戲室,父親跟她說:「妳把背包放下吧﹗」小晴搖頭,沒有看父親一眼就跟著我走。

小晴進到遊戲室,選擇了一張與我距離較遠的椅子坐下,表現有些尷尬,仍是緊抱小背包。我跟她聊起這小背包,才知道是母親在她上小一時,買給她上學用。我跟她介紹沙遊治療的用具,包括乾沙盤、濕沙盤、不同種類的小物件,她看得入神。那刻,我問她:「想玩嗎?」小晴微笑和點頭,把小背包放下。她在遊戲室逗留了半小時,當她看見牆上大鐘的時間,她說:「我想離開。」我點頭示意明白和接納。在她離開前,我問她:「喜歡這裡嗎?」小晴點頭。我再問:「妳願意下次再來嗎?」她停頓片刻,說:「沒所謂﹗」

她的家庭危機

小晴是獨生女,父母是專業人士。當小晴出生後,母親放下工作,成為一位全職母親。小晴和母親的關係密切,母親把全部精神和時間放在小晴和家庭上。因此,父親把家庭全交在太太手裡,他就全心發展個人事業。看似一切美好,不幸的事情卻臨到這家庭裡。

父親為小晴尋求心理治療的原因,是發現她的校內成績明顯退步,老師察覺她上課不像以前般專心,更曾經跟同學發生衝突。而大半年前,小晴的母親被發現有情緒和行為問題,後來被診斷患上精神分裂症。母親曾經在醫院接受治療,及後穩定下來。出院後,因為患病和藥物反應,母親的性情有很大變化。

母親患病,整個家庭受影響,處於危機的狀態。母親的治療效果不大理想,過去主動和開朗的性情,變得多疑和退縮。母親感到無助和恐懼,常躲在房間裡。突然間,小晴失去了她認識的母親,而父親也失去了一直為他照料家庭的太太。當父親忙於探望和陪伴太太接受治療,同時發現家庭不少瑣碎事務是他不知如何處理。當他忙得團團轉,無暇理會女兒時,小晴漸漸起了變化……

老師告知父親小晴的轉變,他才察覺女兒出問題。雖然母親仍然活著,但對小晴來說,她已失去了母親。當她看見母親常把自己關在房內,小晴不明白,心裡卻產生一份被拒絕的感受。對小孩來說,那份失去和拒絕是何等強烈的感受,卻不懂如何表達。當父親知道要關心女兒,才察覺不明白她,也不懂如何與她溝通,父女間原來早已建立了一道無形的牆。

小孩與沙遊治療

遊戲對小孩很重要,這是他們的語言。作為父母,若希望真正明白小孩,不是鼓勵他們透過言語表達,是陪伴他們玩遊戲。在沙遊治療室,曾經遇上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小孩,他們透過沙遊而打開內心世界,沙盤內呈現出破碎的家庭、混亂的心靈、矛盾的衝突、期待的成長……

接受沙遊治療的基本原則,是小孩喜歡這治療模式,而不是治療師要求他們去完成某個指令,內在動力是讓治療達到果效的重要元素。治療師所提供是安全和受保護的空間。曾經看過情緒困擾的小孩,在沙遊過程中,由初期混亂的世界,漸漸變為有秩序的世界;父母同時察覺小孩變得開朗起來,過程實在奇妙。

積極面對」「

生命旅程是充滿著危機,但有「危」亦有「機」, 是機會的「機」。小孩在成長過程能建立起面對困難的抗逆力,原生家庭如何面對危機是重要的元素。小晴的家庭原處於穩定狀態,母親患病打破了家庭的安定。那刻,父親要作出調節,有需要時向外求助。父親在過程中的轉變,不是輕鬆,卻是家庭的出路。父親在轉變過程,也察覺自己忽略了與女兒的溝通和關係。

然而,家庭各人雖努力,困難不一定會消失。例如:父母離異、死亡,這是沉重的傷痛,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實。生命就是在痛苦中掙扎成長。小晴在心理上失去了母親,內心孤單和恐懼。那刻,父親和治療師的進入,讓她在關係上有了新經驗,再次經歷被明白和接納,小晴就更有能力面對母親的改變。

重建人格盼望永存

遊戲的功能是啟發創意的發展,而創意在成長過程是重要的元素。沙遊治療的治療終極目標,是榮格理論的自性化 (Individuation)。自性化是一種轉化過程,人可以與其他個體區分,無意識的領域提升至意識的水平;經過整合而建立完整的人格,成為真正的自己。

小晴接受了一年的沙遊治療。母親的情況沒有多大進展,但小晴的個人情緒和學校生活卻穩定下來,而且跟父親的關係有很大改善。

歐靜思姑娘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高級心理輔導員
瑞士蘇黎世榮格研究所 心理分析培訓課程文憑生
輔導教育碩士
基督教研究碩士
註冊護士

MingPao-10Nov-F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