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醫學」倫理 之 精神科藥物治療2.0

「陳女士是一位年長獨身的長期抑鬱症患者,對不同的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相當敏感。她的精神科醫生使用說服力,誇讚一種新藥的抗抑鬱功能,並輕輕帶過藥物的潛在副作用。陳女士服用新藥後有理想療效,並對醫生的介紹心存感激。」

精神科藥物硏究始於二十世紀中期,期間發現了提神劑和有效治療精神病的精神科藥物。此等藥物都能影響服用者思想、情緒及行為,其中可分為藥用及非藥用兩大種類。藥用的一般包括抗精神病、抗抑鬱和抗焦慮藥物,非藥用的一般包括常被濫用的藥物,如海洛英、大麻、安非他命和可卡因等。

對於有自決能力的病者,使用藥用精神科藥物,按不同國家和地區規定,他/她們都有接受或拒絕,經解說後同意,甚至選擇藥物和決定在特定病情下服用的權利。對一些間竭性損失自決能力的病者來說,醫者尊重上述有關藥物治療的權利時,都間中會遇上道德困境和挑戰。此外精神病患的診斷在不斷發展,昔日的精神健康問題,今天透過精神科藥理學硏究中找到了實證,使用藥物可達致理想療效。故部分有類似精神健康問題的人士也趨之若鷔,向醫者要求藥物處方改善精神狀況,同樣也會構成不同道德困境和挑戰。在病者缺乏自決能力時,而精神科藥物治療是唯一可療癒病情並恢復其自決能力的方案,醫者更需要小心評估病者情况,儘可能讓病者參與決定過程;也要檢視藥物治療決定是否以考慮病者最佳利益為先或已淪為社會控制手段。此外,醫者需要掌握並熟習藥物療效資訊,也要清楚了解藥物最新副作用的科學數據,為病者作最佳選擇。

病者與醫者的關係,常常牽涉醫者對病者提供包括藥物治療的種種治療方案。基於考慮病者最佳利益的前提下,醫者都傾向心存善意地行使家長式權威,介紹藥物治療的好處,對病者可能有困難接受的副作用資訊作簡單表述,期望增加病者接納有效治療的機會。處方精神科包括藥物治療的介入方案,有需要減少病者因缺乏知識和病態想像帶來的恐懼,也要考慮增加合作和尊重自決。往往必須為病者提供有關藥物充足及詳細的資料、其作用及可能出現的副作用,並小心評估病者自決能力及自願性,達致共同參與治療決定的效果,保障藥物治療的依從性和成功機率。

盧德臨醫生
前葵涌醫院院長

情愛事件簿:保守你的心 (下)

筆者希望透過人物故事,帶出人性的輭弱及其衍生出來的問題,繼而和讀者一同探索出路。

她憂憂愁愁,自己失婚,心𥚃儘是失去的哀傷和被騙的憤怒,夾雜著錯敗的感覺。幸好姊妹們的婚姻沒出岔子,她當然替她們高興。可是現實中不乏引誘。

「真的不可掉以輕心!」一位姊妹有感而發説:「我們的確智慧有限,滿以為不干涉丈夫的行踪,是一份尊重。事實上,貪戀別人的丈夫的女性大有人在。有一回和先生去旅行。晚上我的電話用不到,借他的來給家中孩子送個訊息和相片。無意中發現一個女子的短訊問:「你外出了,何時回來?」口脗比較古怪,所以我問他。他解釋,說是另一個部門的同事,和上司鬧得不愉快,辭職了,故找他當推薦人。」

她嘆了口氣説:「我不以為意。最莫名其妙是我們返港,剛步下飛機,他即時收到電話。他側身接聽,似怕我聽到,趕忙説:『明早再談』。我忽然覺得也許是同一個人,便問個究竟。他承認是她。我很不高興!質問他倆人幹甚麼?他安撫我說,她只當他是長輩。而且,若然有曖昧關係,他當時可以不當著我面接聽電話,之後才回覆她。」

「但是,當晩凌晨三時,我給他的電話訊息『叮』一聲吵醒。因為連續看了她問他何時回港,接著又準時在他抵港時打電話給他,我感到不安,所以忍不住查看他的電話。竟然是她,說甚麼媽媽怪她辭職,給罵哭了!」

「我很憤怒,心想她幹嗎?沒有同齡的朋友可以訴苦?第二天早上,我便問他,他仍堅持她純粹找個長輩來開解。他當天也再向我交代,說她一早找他,但他讓她知道她的訊息吵醒了我。當我倆接著去了英國,我心存疑慮,明知不應該也忍不住再偷看他的電話。她竟改用電郵,聯絡他兩次,說她找到一間茶樓,他喜歡喝的鐡觀音很好,待他回來時一起去品嚐。另一個電郵則用《禱告》做標題,內容是一連串的星星,結尾是『想念你!』看!她真的不懷好意!而且,一個打別人丈夫主意的人,竟斗膽提到禱告,她沒有資格!」

「幸好我發現他沒有回覆她。之後她離開公司,似乎也斷了聯絡。但我耿耿於懐是那次凌晨,我看到她的訊息,為何不即時回電話給她?我可以客氣地問她甚麼事,讓她知難而退,對不?許多時候,我們會考慮到自己是否無中生有?想顧存丈夫的顏面,不想貽笑大方。倘若不幸地,他倆發展下去,會否因為我沒有及時制止,婚姻便遭殃?」

「說實在的,男方是否也有責任去劃清界線,免得惹人誤會?」有人提出。

「說得對。 」大家附和,並七嘴八舌地往下討論:「可惜,是否人性都喜歡被愛慕、仰慕、羨慕,所以許多人不約束自己,落入試探?」

「或者驕傲地以為自己把持得住,故此不設防,只想享受那被戀慕的過程?」

「惟願各人有智慧、肯思念結局,而非為了一時的私慾或驕傲,斷送幸福!」

她這個傷心的人,無限感慨地說:「然而,『智慧從何處來呢?聰明之處在哪裡呢?』(約伯記第二十八章20節《和合本》)」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篇第三十四篇18節《和合本》)

巫婉婷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教學人生:錦上添花還是雪中送炭

我有個學生,他的文憑考試各科成績在一所弱勢學校來說,還算不錯。惟英文科成績未達到大學的「入場券」要求,他選擇重讀中六。我因此成為了他的班主任。

在暑假裡,我有機會跟他單獨傾談,我發現這男孩目標清晰,已非常有目標地計劃了往後幾個月的學習安排。他二話不說便問我,我教他的科目於校本評核部分,如何才能取得滿分?我說按他的能力不是沒可能,但要花很多時間和力度,讓他考慮是否一定要追求滿分。況且,他最重要的目的是在短短幾個月內追上英文科成績要求。在和他溝通過程中,我發現他還真有策略。他告訴我,他特意要求學校不讓他進尖子班。因為他認為現在選的班別,英文科老師更願意額外花時間幫助他,同時他在同學的口中了解到,這位老師對公開考試的掌握非常純熟。

放榜那一天,我比自己當年會考放榜還要緊張,前一夜根本沒法好好入睡。大概早上八時左右,班主任可以先看自己班上學生的成績。我第一時間就瞪大眼睛,目標明確地找他的成績結果。他成功了!剎那間,我欣喜若狂,他這次的成績一定能獲得香港三大學錄取!再看看其他同學的成績,大部分人是正常發揮,我鬆了一口氣。學校那幾年,有個推廣學校的宣傳策略,就是放榜當天,學校安排專人擔任攝影師,跟著成績好的目標學生,捕捉他們拿到成績單的那一刻表現或表情;還會為學校的「狀元」拍攝短片,作為宣傳之用。

我步入課室,當天學生每張臉上的表情,我到今天還有些印象。我和另一位班主任知道那一刻無論說甚麼,學生都聽不入耳,還是快快派發成績單吧!學生一個接一個在我們手上接過成績單,頓時課室裡又是尖叫,又是大笑,當中還有人喜極而泣。我們班專用的「攝影師」也應該拍了不少真情流露的照片。我刻意注視著重讀的他,他只是微笑,似乎早已有把握。我走到他的身邊,說了一句:「我有興趣知道你這刻的心情。」他輕輕告訴我:「我不拍片。」我頓時非常驚訝!我不理解,但我尊重他的意願。

同學都走了,我想了解他這個決定的原因。他告訴我,去年放榜日,因為他入大學無望,不少老師都安慰他。可是,一個他認為應該對他表達一點關心的「重點人物」,卻沒有給他關注,他感到被嫌棄了。在徬徨無助的時候,他被忽略了!他一直耿耿於懷,所以他早就打算,即使今天考獲佳績都不會接受錦上添花的祝賀。作為班主任的我,當場花了一些唇舌開導他,但他卻堅持他的看法和感受。

這事情給我一個很大的提醒,我們當老師、校長的,很容易在這些重大的日子緊張我們學生的成績表。誠然我們有學校行政的目標,但孩子在困難、苦惱、沮喪的時候,最需要我們關注、安慰和陪伴。為別人錦上添花不難,只需欣喜若狂地分享那份光彩及榮耀,但我們如何做到雪中送炭,能夠如聖經羅馬書第十二章15節所說:「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中國人有句話:「針不刺到肉,不知痛。」作為主的門徒,不論是工作上面對學生,或是在教會裡面對弟兄姊妹落在困難中,我們又能否做到如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26節所說:「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呢?

黃麗婷校長

情愛事件簿:都當尊重

筆者希望透過人物故事,帶出人性的輭弱及其衍生出來的問題;繼而和讀者一同探索出路。

她滿心歡喜,只因為今晚又見他了!出門前,考慮到天氣,連忙取起手機,發了個短訊提醒他:「天涼,多穿衣服。」

餐廳內,業界友好濟濟一堂。她四處張望,瞥見他,心花怒放,急急趨前。她卻突然意識到他身旁坐了一個陌生女子,倆人狀態親暱,不禁心感納悶。

「嗨!這位是業界女強人,這是我的太太。」他給她倆介紹。

她打了招呼,面帶笑容,一顆心卻頓時往下一沈,深感不快,亦覺得奇怪。相識多年,多項聚會活動一直未見他𢹂眷出席。上回業界好友遊船河,儘管是週末,他也單獨赴會。她還以為他婚姻失意。他一向和自己談得攏,那回眾人又玩得盡興,她於是開懷多喝了酒。當坐在船倉內拍照,她帶著微醉,情不自禁,把手擱在他的大腿上,他竟沒有避嫌。她滿以為接著下來,可以更進一步。豈料今晚他和太太赴宴。

侍應這時送上一盤飲品,只見他取了一罐啤酒。他的太太立即問:「要摻些甚麼嗎?」他便多取了一罐汽水。

她看在眼𥚃,挑起眉。他是出名酒量好的,何需摻淡?

他太太見她一臉疑惑,微笑解釋道:「他胃炎,要少喝酒,喝時也要調淡些。」

她䆁了疑團,卻隨即非常關心,勸喻他:「汽水糖份高,不要斟太多。」說罷,才覺得自己在人家太太面前越了界線,加上她心情鬱悶,便說:「我去和其他人打招呼。」說罷,便拿起酒杯離席。

她四處找人寒喧,帶著淡淡的憂愁。為何喜歡的人,不能早一點遇上?為何有如此嬌妻,不早點帶她出來,釋人疑團?遊船河那一回,他幹嗎沒表示抗拒?莫非人性的軟弱總是喜歡異性仰慕、愛慕?

她無意間抬頭望去,剛好見他倆笑語晏晏,那股淡淡的憂愁頓然變得濃濃的,化不開。她知道無法再和他倆同坐一席,便索性去別的桌子,和另一班相識的同坐。她接著喝了頗多的酒,賭氣地想:管它的酒入愁腸愁更愁。

餐宴到了尾聲,眾人陸續離開。她留意他倆也站起來道別。目睹他倆手牽著手,她心酸得很,不假思索地走了過去。她意識到自己腳步浮晃,「啊!喝多了!」她心想。然後,她失去控制,忽然對著他說:「你今天帶了太太來,就讓我吻吻你的面頰。」「嘟嘴」傾前便要吻他。但是,她隨即感覺到自己的臉給狠狠地推開了。錯愕不已,她的酒意完全醒了。她扭過頭來,發現推她臉的人是他的太太。只見對方橫眉怒目看著她。她沒預期會發生如斯尷尬的場面。幸好,畢竟是跑慣江湖,於是她連忙道歉:「不要誤會,他在工作上幫了我很多忙。我只視他為哥哥。」

對方不發一言,嬲怒神情轉為一臉厭惡。他則微笑著道別說:「再見。」看不出心想甚麼,留下她呆在原地。

瞬息間,她回過神來,唏噓地想:「是的。『婚姻、人人都當尊重。』(希伯來書13:4上)」何況,即使婚姻由原先的伊甸園,基於種種原因不幸轉為戰場,只要沒有人退役,那麼干卿底事?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和合本》)

巫婉婷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教學人生:面對別人,面對內心

2023年3月1日,政府宣布解除《口罩令》。我原已預備了一篇講稿,考慮在翌日早會上向全體同學分享這個苦等了三年的好消息;腦海已不斷預演:「各位同學,由於疫情放緩,今後同學無需再佩戴口罩……我們終於可以用真面目示人,大家將有更良好的溝通……」。

萬料不到,當晚,我竟收到來自各方的輔導員、社工、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傳來海量的電郵和訊息,提醒學校要謹慎處理學童在解除《口罩令》後的心理狀況,以及學生的情緒需要。專家們指出,年青人十分注重自己的形象,或會因要展露外貌而感到不安,又或因為與朋輩對佩戴口罩看法不同而感到焦慮;更甚是面對轉變,有些學生會感到壓力或困擾而產生負面情緒。我得出的結論是,佩戴口罩與否,已漸漸與防疫沒有太大關係,取而代之,是學童的心理適應及社交壓力問題。

誠然,在過去三年,我們活在一個特殊的時代,全球疫情令我們不得不佩戴口罩,以保護自己和他人的健康。我也深明疫情縱使放緩,生活漸趨復常,但病毒終究仍未消散,部分市民仍以健康為由而戴上口罩,實在是無可厚非。然而,若果不是為了防疫的原故,而是如那些輔導人員、社工或心理學家所言,是顧慮自我形象,擔心朋輩的意見,因而不敢貿然除下口罩,我就覺得有點惋惜了!

天父賜予我們每一張臉都是獨一無二的。與人溝通時,我們的臉部表情可以將我們的情感、個性和特徵表露無遺。但我們戴上口罩時,面容被隱藏了,我們的情感某程度也被遮掩了,我們的溝通也變得有隔膜。

因此,每當我走到校園較空曠的地方,如走廊和操場時,在相對安全的環境下,我便會主動除下口罩,讓學生見到我的真面目,我要曲線告訴那些擔心自我形象的同學:校長那麼老,也不介意展露外貌,也敢以真面目示人。希望年輕的學生,如非防疫需要,除下口罩,學會坦然面對自己,展現真正的自我。

很多人覺得某人眼大、鼻高,臉尖又窈窕便是漂亮。但如這人自私、沒有責任感,甚至心腸惡毒,便立即變醜了。相反,只要那人心腸好,樂於助人,不諸多計較,無論容貌如何,這便是美了。撒母耳記上第十六章7節:「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看到面貌,耶和華看到內心。」在安全的環境下除下口罩,不單面對這個世界,更能面對自己的內心,能更自信地和別人連繫,建立友誼。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情愛事件簿:脫離「那惡者」(下)

筆者希望透過人物故事,帶出人性的輭弱及其衍生出來的問題,繼而和讀者一同探索出路。

她耿耿於懷,因為她認為與已婚的異性朋友深交,並不成問題。問題只是身為太太的,無理取鬧,還要當著朋友面前數落她的不是,暗示她超越了界線。她難免心存芥蒂,所以這晚抵達會所聚餐時,刻意在離對方頗遠的地方坐下。

「聖誕快樂!」她向眾人祝賀後,便靜聽大家報告近況,漸漸釋懷一些。待聖誕晚餐給端了上來,眾人高興地說著、吃著,她才完全鬆弛下來。接近尾聲時,她的電話震動起來。由於會所內嚴禁使用電話,她連忙離座,走向出口處,接聽來電。

她在走廊邊走邊說,隱約聽到後面響起了腳步聲;來到她身邊時,戞然而止。她轉面看去,發現原來是對方。對方微笑著說:「聖誕快樂!」同時把一份禮物遞給她。她不知怎的,忽然怒火中燒,粗聲粗氣地衝口而出說:「不用了!」一邊推開對方的手,一雙腿則繼續向前行,留下對方一臉錯愕地站在原地。

逕直走到大門,她才停下來;挨著門框,打算好好地繼續電話的交談。豈料她一抬頭,竟然瞥見他站在會所的前園。她喜出望外,笑逐顏開,舉起手興奮地向他揮動。只見他朝她處點點頭,隨即轉移視線,落在她身旁。原來是他的太太,此刻正經她身邊行過。倆人會合,便𢹂著手走了。

她暗地裡吃一驚,她有目睹自己向她的丈夫揮手的一幕嗎?

她的心頓時砰砰跳躍,極之不安。她不耐煩地向電話中人說:「對不起!我們稍後再談。」掛斷了電話。

匆忙中,她沒有穿上大褸,一陣冷風驟然掠過,使她顫抖。但她此刻只想佇立不動,好好地整理思緒。她回想剛才發生的一幕幕,覺得是對方的錯。不是嗎?她正在跟人通電話,對方突然出現並送上禮物。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她自然來不及恰當地反應啊!接著,她又不得不承認,自己看見他時,同樣也在通電話,但卻即時變得那麼興奮。反應為甚麼不同?

她的確喜歡和他相處,會主動找他。有一回,朋友圈相聚,他夫婦倆均缺席,她便給他發訊息,告訴他一班人決定以後慶祝生日的安排。最後,還忍不住俏皮地加上「報告完畢!」然而,她卻沒有同樣給他太太發訊息。為甚麼呢?

他生日,朋友們原擬定和他慶祝,他夫婦倆推說沒空。她按捺不住,發了訊息給他:「你生日飯也不來吃?」「是的,很忙。謝謝你們!」他回覆。

此刻在寂靜無聲的黑夜𥚃,她冷靜下來,驀然撫心自問:自己對他的太太深深不滿,除了曾被她責難之外,會否因為對方觸碰了她那隱藏心底,連自己也不敢面對的「陰暗」呢?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喫的人。」(彼得前書第五章8節《和合本》)原來一不小心,便成為那惡者的獵物。她不寒而慄,轉念一想:是否應該向她說聲「謝謝」? 看來對方幫了她一把,當頭棒喝,及時助她脫離魔鬼(那惡者)的迷惑。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第四章23節《和合本》)

巫婉婷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教學人生:考績評核

「學校今年推行教師考績制度,張老師需要評核一些科任教師,而其中一位是張老師的好朋友馬老師。在評核的過程中,張老師要填寫一份評估表格,然後與接受評核者會面討論,再將表格交給校長。張老師認為馬老師某幾方面表現不濟,在評估表中他應該如實填報。但馬老師曾向張老師說:『我們是好朋友,我想你也不會評我太差吧!』張老師不知如何是好。」

以上只是一個虛構的個案,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然而,學校每年都會為同事進行考績。究竟如何發揮考績制度的功能,達到它的預設目的?又如何防止制度被濫用或製造不良辦公室文化?這是創建和守護制度的人必須思考的問題。

很多公司和機構利用考績制度成為衡工量值的工具,以衡量續約、加薪、花紅、升職等待遇,上司的評價舉足輕重。然而,在學校可以是不一樣的,考績可以是發掘同事的強項長處,加以肯定;同時又查找進步空間,釐定目標,化為行動。當然,考績在衡工量值與查找發展方向的兩個功能上並非相生相剋,反之應該是相輔相成的;考績制度應該包含這兩方面功能,只是輕重有別;倘若學校考績多強調發展性功能,則可減低制度被濫用的情況。

誠然,以考績制度衡工量值也有其必要性。評價老師的工作表現必須有客觀標準,而非憑評核者主觀感受而籠統評定;同事手執這些標準也可知道何謂優良,何謂差劣,被評價時也知道評核準則。然而,若評核者只在考績工具上打分數,沒有具體評語,會使被評核者茫無頭緒,不知評分的立足點。所以,評核者必須透過日常觀察與合作,積累對受評者的了解。以上述個案為例,張老師認為馬老師某幾方面表現不濟,不應只在考績過程在評估表中表達,而是日常合作中已提醒指點同事,讓他知悉自己的弱點,而加以改善。

考績制度要發揮它的發展性功能,必須從考績工具著手。以往考績工具大多數由上司填寫,猶如老師給學生的成績表一般。考績工具如能加上被評核者上年度訂定的計劃達成狀況、受評者的自評、反思、下一年度計劃及實踐策略,再由評核者評價,才真正發揮到考績制度的發展性功能。再以馬老師和張老師為例,若在日常合作中,張老師已點出馬老師在工作上須加以改善之處,而馬老師在考績工具上又能自我反思並且訂定改善策略,那麼考績會面就來得更有建設性了。

有人認為成功的領袖必須表現卓越;依我看來,能協助下屬表現卓越,才算得上一位成功的領袖。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情愛事件簿:脫離「那惡者」(上)

筆者希望透過人物故事,帶出人性的輭弱及其衍生出來的問題;繼而和讀者一同探索出路。

她心緒不寧。這個平安夜並不平安。

眾好友約定一起吃晚餐慶祝聖誕節,本應是椿開心事;但想到要見她,她仍感蹩扭。那回,遇上他夫婦倆,她許久沒見他了,喜出望外,不禁問他:「肥了還是瘦了?」身旁的她即時搶著答:「他肥了瘦了,有我身為太太去操心。」她開始意識到對方不悅。

後來的一次遠足活動,她原以為能夠趁機會澄清誤會。大家浩浩蕩蕩上山後,她瞥見她和另一個朋友走在隊尾,特意回頭到他倆身邊,喜滋滋說:「猜猜疫情《限聚令》撤銷後,我出席一個講座時,坐在誰身旁?就是妳的丈夫。」她接著解釋:「其實,妳不用介意。我見他愈來愈忙,也不再參加我們的聚會,才特別關心他而已。」

豈料對方卻像抑壓許久,一觸即發,忿然作色應道:「是的,妳非常關心他。一起去探朋友,妳沿路一直和他聊天,抵達後,竟然拍拍椅子,叫他坐在妳身旁。後來的一次晚宴,妳見到我,劈頭第一句便問:『他不來了?』我說他忙,妳便顯得悶悶不樂。我逗妳説話,妳只低頭弄電話。待另一個朋友也問起他為何不來,我照樣解釋說他忙,妳又立即追問他究竟忙些甚麼。其實他忙啥,與妳何干?」

萬萬料想不到對方囤積這麼多憤懣,她一時間不知如何回應,只好默不作聲。

對方又接著指控:「我認識妳在先,有困難時是我關心妳,妳卻似乎關心他多過我,令人費解!」

對方說罷才緩緩氣,稍為平靜下來又說:「我這麼介意,因為一直有許多女士對他表示好感。其中有一個,凌晨三點也發短訊給他。知道吵醒了我,之後改發電郵給他。我是不對,偷看了他的電話和電郵。我知道他不會和她發展,但我真的難受。對方竟然膽大如斯,不放我在眼內。但是我不能接受自己的朋友也漠視我的存在。希望妳明白我的心情,體諒我為何介懷。」

她被對方責怪,並當著另一個朋友面前,還要她去體諒她?

「妳不認為妳令他難做?」她心中有氣,反過來質問對方。

「妳不明白,那我不再和妳說了!」對方回應。

「你又怎麼看?」她心有不甘,轉面向在旁聽著的朋友問道。

「我太太也會介意我太關心別的女性。」朋友回答。

「大家應保持恰當的距離,不要傷害人。」對方插嘴。

她不想再糾纏下去,只好息事寧人說:「如果因為他,令我倆有芥蒂,那我向妳道歉。」

對方沒有正面回應她的道歉,只說:「我先行。」便邁步向前走,拋下他倆。她悶悶不樂一整天。

晚上,對方發來短訊:「回想今天生氣,全然是讓疑團和不安一直累積著,沒盡早處理,對不起!」

她頓時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對啊!對方應該打從第一個不滿,就向她直接提問就是了,為甚麼要憋在心裡?並且在別人面前怪責她,令大家尷尬。她自問是個爽快的人,討厭別人拖泥帶水。再者,是否已婚?是否朋友的丈夫?這會構成問題嗎?既然大家投契,深交又何妨呢? (待續)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第四章23節《和合本》)

巫婉婷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教學人生:真正的自主學習

感恩曾有機會在公立醫院內,為病童提供教育服務。工作期間,我有機會接觸及服務一些「家居學生」,他們主要是患上嚴重或長期疾病而暫時未能正常地回學校上課的學生,例如一些患癌症的學生。他們接受治療及在家中休養期間,醫院學校老師會到其家中上課。感恩我曾參與此類家居教學工作,能讓我到病童的家中或醫院去探望他們。每次探訪都為我在教育路上,對長期病患孩子的特殊學習需要及情緒支援方面多了一些知識及技能上的磨練,更增添了我對特殊教育方面的一份堅持及使命召喚。

我很懷念長居醫院的銘仔(化名),四月份剛好是他離世兩周年。記得2019年曾與銘仔有兩次會面,預備第一次探訪時,最令我苦惱就是帶甚麼禮物才合適及如何打開與這孩子的話題。於是,我細閲孩子的個人檔案,了解他的背景狀況,向有任教他的老師了解他的性情及喜好──做孩子工作的人,需要有敏銳的觸覺及靈活的應變能力。在老師們的分享中,我發現銘仔怕熱的特點,我決定買風扇作為「見面禮」。再多想了一會,因他需要長期臥床,我決定買兩把可插USB供電的小風扇。

到了銘仔病床前,自我介紹完後,我便拿出一把風扇給他。他看了我一眼,表示謝意。我說還有一件禮物,他的眼睛瞪大了一點,不作一聲看著我,我送上第二把風扇。他這下裂開嘴巴,可愛地笑了!問我為甚麽兩個禮物是一樣的?這種小心思,給他非常意外的「驚喜」。我説:「因為知道你最怕熱,所以送上雙份一樣的禮物。」接下來一個小時,我們聊得不亦樂乎,沒有一秒冷場。這位大男孩真使我感到驚訝,他堅強而風趣幽默,還會精靈地取笑我;他令我忘記了自己身處醫院病房中。離開前,我有個感召,自覺應該繼續跟進他的學習及情緒上的需要。我大膽地問他會否接受我再次探訪?他非常爽快地答應了。我追問他下次希望我帶甚麼東西來探望他?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要跟我學習STEM。我離開前,我們已經商量好下次學習活動的大概内容,就是透過電子學習工具,一起砌模型。

五個月後,我再次造訪他。雖然帶上了學習材料,但我非常掙扎,因為銘仔手脚活動能力有限,如何跟他一起完成呢?最後,我不再猶豫,索性放開忌諱,直接問銘仔想如何完成這學習活動?他也沒有半點猶豫地答:「我會用嘴巴指揮身邊人協助完成呀!」在那乾脆俐落回答的瞬間,我感到銘仔比我勇敢多了,堅強多了,也樂觀多了!我思想這大男孩對生命到底是怎樣想的,面對困難的態度為何如此樂觀?

原已跟銘仔約定第三次探訪,他的生命鼓勵了我。可惜一個疫情,醫院停止了探訪活動。我未能遵守我對孩子的承諾!直至收到他離世的消息,我知道原來他指揮了長期照顧他的醫生及護士,跟他一起完成了STEM的作品。我站在他的靈堂前告別時,我感謝他在沒有老師的「督促」下,他都努力完成了他生命中最後一份功課。

我至今仍非常懷念這年輕的小伙子,他是如此單純熱愛著生命,沒有抱怨,沒有訴苦,沒有放棄,他活得豐盛而燦爛。銘仔成為我們作為基督徒的提醒,我們不知道在世日子有多久,哥林多前書第十章31節鼓勵我們:「無論作甚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和合本》)

黃麗婷校長

情愛事件簿:貪戀人的(下)

整夜睡不穩,翌日起床時,她渾身疲憊,喑叫「糟糕!」今早要見他呢!照鏡時,幸好不是一臉倦容,年輕多棒!她心情輕鬆起來,急忙悉心打扮。

她猜想,他看到昨晚的短訊,知道她不開心,理應第一時間便找她,上班的步伐於是變得輕快。然而,直至她回到公司,他仍未打電話來。她心𥚃嘀咕,擱下手袋,便急不及待去找他。

「早晨,對不起,昨晚給媽媽罵哭了。她怪我未找到新工便放棄一份安穩工作,我太難過,忍不住便發了訊息給你。」

「我晚上忘記關機,短訊傳來時,吵醒了我太太。她奇怪凌晨三時也有短訊,所以看了。」她有一剎那的尷尬和不安,「對不起!」

但見他沒往下多說,只安慰她:「其實,妳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還年輕又能幹。我也答應做妳的推薦人,會給妳好的評語。」

「謝謝你!」

「我和太太後天去英國探親兩週。做推薦方面,可以用電郵聯絡我。」

「麻煩你了。你回來時,我已離職了。」

這時他桌上的電話嚮起,他取起聽筒,向她說:「保持聯絡。」

她只好站起來道別。將又有一段時間不能見他,她心裡不禁發愁。

他去英國之後,她牽腸掛肚了數天,最後按捺不住找他。但她不敢透過手機傳訊息,免得給他太太看見。

上次電郵給他,純粹提供自己的履歷作推薦之用,抬頭客氣地稱呼他「先生」。

這回,她決定以他的英文名字稱呼他,並寫道:「發現一家新酒樓,你喜歡喝的鐡觀音很好。待你回來,和你一起去品嚐。」她不再以「先生」稱謂,亦約他單獨吃午餐。他明白她的心意嗎?

她苦苦地想,究竟內心何時起了變化,那份愛慕之情吞噬了自己的心?她已經不願意再保持距離。早前已大膽地在他一下機,毫不顧忌他偕太太同行,便打電話給他,又在凌晨給他發訊息,更在第二天一早便去找他。她知道自己已經泥足深陷。

等候他回覆,簡直是度日如年;最難過是數天後,他仍無音訊。為何會這樣?他那麼關心她,是出於甚麼?不應該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吧?她搜索枯腸,過往倆人相處中,曾有火花的蜘絲馬跡,思念之苦煎熬著她。她只好再次電郵他。她打了主題:「禱告」,內容則是一連串的星星,暗示一切盡在不言中。最後,她豁出去了,加上「想念你!」

在最後的一個工作天,她離開公司前,最後一次檢查電郵,他依然音訊沓然。她敞開心房,他竟沒有反應。莫非純粹自作多情?她哀愁地想。最後,她邁出公司大樓,為自己在不愉快的情況離職傷心,最難堪還是感情方面,自己竟不能夠帶走一片雲彩。

後來有這麼一天,她走在街上,老遠看見他和太太手牽手,說著笑著。她黯然失神,終於明白他是屬於他身旁所愛的人,而自己竟曾貪戀別人的雲彩,真不該!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應當仰望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詩篇第四十二章5節《和合本》)

巫婉婷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