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我也要移民

「醫生,下個月,我們一家會移民。」這句話在最近一年已聽過許多次。每次聽見,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思緒萬千!當然,必會鼓勵他們勇敢地踏上前路,始終這是人生重大的決定。但作為精神健康從業員,心裡明白,移民是一個促使精神病發作或復發的高危期。在人生路不熟的環境之下,若病發了,該怎麼辦呢?

在年多前,曾治療一個患有嚴重抑鬱症的病人。他的病情本來穩定了多年,期間只有一次因感情問題輕微復發。在一次覆診期間,他和太太來到診所,興高采烈,說他們一家快要移民了,要求我處方多幾個月的藥物,以及撰寫轉介信給當地的醫生,列明他過往的病歷。

他們歡天喜地的告訴我,他們一家快要過新的生活,子女會在一個夢寐以求的良好環境發展他們的未來。按照移民的籌劃,他會先去那新居作準備,兩個月後,再接家人前往。這移民的念頭早在一兩年前因子女讀書安排開始萌芽,全心為子女前途移民接受西方的教育。在整個決䇿過程中,他一家人都一起作了詳細商討和分析,大家一致同意移民。家人也從未發覺在這過程中,他的決定是因精神不穩定而作出。在這一年過程中,他正常工作,情緒穩定,身體也健康。沒有任何異常。

他是透過一位住在那國家的好朋友推介,再尋找網上的資訊及找移民顧問協助,就決定移民去那國家了。但原來,他從未踏足過這西方國家;能說這國家語言亦非常有限。當決定買下了房屋後,才知道他所認識的朋友居住之地區,離這裡有二個多小時的車程。聽到這裡,我的心浮現出絲絲不安。果然,當他離開香港大約一個月後的某一天,他的太太非常焦急地找我,說他丈夫的抑鬱症復發了﹕他睡不著、吃不到,整天躲在家裡;又不洗澡,完全不願出門(家裡食物因此沒有了);更說太辛苦,想死了。作太太的並要求我與他在視像上見面談談。當在網絡上見到他的面貌時,真是令人非常擔心。他瘦了很多,面上滿佈愁容, 沒精打采,說話非常無力,對話時僅僅聽見他微弱的聲音。

            在交談期間,知道他的當地語言不太通順,就算走到銀行開戶口也碰了不少釘;去買各種日用物品時,也因地點遙遠和語言不靈光,倍感困難。加上他居住的鄰舍大部分是本地人,難找香港人求問,孤苦伶仃和求助無門之感更增。他除了睡不好,失去胃口或整天不吃,更對自己不能好好地準備家園,迎接太太和子女來而深感內疚。漸漸地,他失去做任何事的動力,連通電話向他朋友求助的勇氣也消逝,他感到自殺是唯一的途徑。

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的病復發了,而且非常嚴重。我問他知否家附近有沒有醫生,他也是一無所知。幸好,他太太聯絡上了在那國家的唯一個朋友,那朋友也願意在深夜駕兩小時的車程到他的家,帶了他去附近的急症室求診。

移民,是福?是禍?有很多心理學的文獻都證明,移民是一個帶給人類心理極大壓力的事情。在多個精神醫學研究上,因為移民而誘發精神病發作的比率也相當高,無論是焦慮症、抑鬱症、狂躁症、甚至精神分裂症也是如此。而且,就算有非常好的心理準備,病發的機會也比不移民的為高。疾病的來臨有時也無法控制,故明白當地的醫療系統及安排是移民前先必須處理的事情。若情況危急但卻求救無門時,就痛苦不堪了。所以,我常常對計劃移民的人說,當到達安頓後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盡快找出在那地區尋求醫療的方法,因為不是所有地方的醫療系統都好像香港一樣,隨時可找到醫生呢!

            聖經中也記載了不少移民的故事。但上主對相信和依靠他的人如此說:「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21﹕5-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Nocebo 反安慰劑

Placebo Effect (安慰劑效應)相信許多人都聽過,這是指病人雖然獲得沒有效力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想當年我在教學醫院工作時,也曾參與一些藥物研究,其中一個工作是隨機地在一部分沒有藥物的膠囊中加入小量麵粉,使它的外表與重量和原本的藥物完全一樣,病人是預先知道和同意參加這項研究,但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真藥」還是「安慰劑」。這個工序可以部分抵消病人因為心理和預期(expectation) 等因素影響到對藥物的反應。

Nocebo是拉丁文,意指「我將傷害」,意譯為「反安慰劑效應」,這名詞是學者Walter Kennedy在1961年首先使用,他指出一些信念或預期等心理效果,可能會導致疾病產生,或影響治療的效果。受「反安慰劑效應」影響,即使病人沒有病,或已接受有效治療,但因對疾病或療效負面的預期,使治療效果打折扣,甚至導致極不適,但這並不是說病人的感受是純粹是建基於心理的,因為心理可以引起生理反應。有研究指出,「預期受傷和痛楚」會使身體分泌荷爾蒙(cholecystokinin),會加強痛楚訊號傳達到腦部。還記得第一次到皮膚科診所跟教授學習,他作弄我們說:「你哋將會在今日看到的幾個很普遍的皮膚病症,可能你自己身體上尤其是背脊,雖然看不到,但也可能患上也未知道!」隨後的一小時,我們幾個醫學生都感到背部有痕癢,忍不住不去拗痕(抓癢)。直至教授哈哈大笑,我們才知中計。

研發新藥物,除了證明它是有效和安全之外,一個重要的要求是證明它的效能高過安慰劑,因為總有一部分人吃了安慰劑便感到有好轉。有趣的是,部分吃了安慰劑的人,亦投訴有藥物副作用。曾有一位焦慮症病人,無論我給她任何藥物,即使是極低份量的,她也會很迫切地描述不同的藥物副作用。有一次,我只是處方了一粒普通的維他命,在覆診跟進時,她如常說,這隻「新開的藥」是如何的霸道!其實,這也是我的臨床經驗,若果病人不相信醫生,或不認同自己健康有問而題需要治療,或對藥物有很負面的信念,治療的效果通常都是不理想。所以,要使病人明白又肯面對自己的病情,信任醫生的診斷和提供的治療方案,是醫治的起點。當然,這個基礎不是必然的,有時需要醫生和病人共同努力才能建立。

或許有人認為,「信心」是很相對和虛無飄渺的事,但信心多少卻是政治的核心問題,也是金融系統能否穩定的基石,以及對醫療運作有非常重大的影響,而現今新冠肺炎疫苗能否全民推廣也可能取決於「信心」。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之 家中作業的日子

全球抗疫,一切日常運作被迫煞停而實行一套新的社會操作,名叫「同心抗疫」。回想疫情之初,要保持社交距離,家中作業(Work From Home)就流行起來了。近月,隨著海外歸回的港人而出現的第二波疫情,政府再次帶頭讓部分僱員在家中作業,相信不同規模的公司均會再度仿效,指令員工在家中為所屬公司作留守的職人。隨著疫情全球蔓延,單在2020年3月尾,美國就有一億六千三百萬人被迫留在家中,而超過六成公司企業都在為其員工家中作業作出不同的部署。           

時至今天,大部分在職人士都要面對家中作業的日常運作,一切工作間的處境霎時改變了。我們不再需要有上班下班的旅程,沒有相互面對面的溝通,也不能和工作伙伴見面洽談,一切工作上的社交活動也停頓了。新型冠狀病毒全球疫情已經廣泛地啟動家中作業的工作模式,這個工作模式能否長久地存在,讓它作為應對未來的特大天災或地球暖化帶來的影響,而成為保經濟的工作常態,則是未知之數。       

其實,人與人的緊密接觸往往帶來有利於精神以至身體健康的種種好處。不同的心理學硏究反覆指出有關人際關係的相同結論﹕如人與人的眼神接觸愈多,相互的了解和默契愈理想;又如比較能與人分享飲食和同枱但單獨飲食,前者能更好的建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另外,年青女性之間的情感維繫,面對面的接觸往往比視像、音頻和文字溝通優勝。再者,病患者若能與至愛共處一室,病患帶來的身體疼痛可以減少。哈佛商學院2017年曾發表報告,比較當面商談合作和用電郵作出相同請求,前者成功率竟然高出三十四倍之多。相反,長期的孤獨感會帶來很多不良的健康影響。單獨囚禁人士有三成機會因種種原因過早身故。長期過於孤立狀態,會導致腦部海馬體體積減少,影響個人學習、記憶、和空間知覺。學者一般相信長期的孤獨感能縮短人均壽命十五年,等同每天吸食十五支香煙帶來的健康效果。在工作間人與人的正向來 往和接觸,對參與其中在職人士的身心健康有著一定好處與價值。

然而,家中作業在這次疫情以先已是一個在不斷發展中的潮流,也許這正是時候探討未來理想工作形態的可取模式。不少年青家庭厭倦往返家庭和工作間漫長而沉悶的旅程,為了平衡照顧工作和家庭之間的需要而毅然家中作業,在滿足工作需要之外,也改善了居住環境,期間更增進親子情誼。有不少純粹家中作業的公司,透過視像溝通軟件,就能在世界不同角落聘得專才,成功地發展跨國業務,這些成功創業的例子比比皆是。                               

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對不同行業帶來了經濟打擊,家中作業卻為一切新興行業帶來無限商機。不少視像溝通軟件公司都在擴充業務,唯在改良有關產品的同時,也應照顧到和人與人密切接觸的重要健康元素,保障長期使用者的身心靈健康。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_May_19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沒有課堂的日子

全球抗疫,一切日常運作都被煞停,實行一套新的社會操作,名叫「同心抗疫」。時至今天,全港中、小學、特殊學校及幼稚園的停課日期已有數月,未來除了可能會進行的公開考試外,沒有課堂的日子可能會延至到今年的暑假。隨著疫情全球蔓延,世界各國都先後停止所有中小大學的實體教學活動,以便有效實施相關的隔離措施。「停課不停學」是差不多所有學府採用的停課策略,各種互聯網學習的方法,方興未艾,將學子們沒有課堂的日子塞得滿滿。        

「有教無類」是普世的教育理想,讓無論那一類學生,都能得到適切的教育,更是愉快地學習。在考慮停課而不停止學習的種種措施時,教育工作者應責無旁貸地使缐上教學能夠清晰地演繹「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可惜的是,當大部分教學因學校關閉而變成線上學習,沒有家用電腦和互聯網連擊的貧困學生頓時失去寶貴的學習機會。2015年美國人口普查數據中顯示,大概一成半有在學兒童的美國家庭沒有互聯網的聯繫。當學生需要在特定時間使用家用電腦和互聯網與老師和同學們在虛擬課堂內見面交談,與此同時也顯露了一連串社會問題如貧窮或富裕的家庭,經費充足或緊袦的學校,充份或缺乏互聯網覆蓋的地區等等差別現象。這些都是值得教育工作者深思如何踐行「有教無類」的課題。

「融合教育」是世界潮流,是讓有不同學習障礙的學童有機會追近與其他同學的學術成就和社交發展的差距,但沒有課堂的日子卻令照顧學習障礙學童的家庭失去已經追回來的進度。有自閉症和挑戰性行為兒童的家長無法兼顧他們在家學習的特殊需要;也有患有專注力失調及多動活躍症兒童的貧困家庭,因未能負擔上網費用而影響其學習進度;此外有不少在職家長缺乏支援和指導在家幫助有特殊教育需要和發展遲緩子女。在沒有課堂的日子裡,面對不同學習障礙和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家中學習,更到位的家長支援是刻不容緩。          

沒有課堂的日子,既是疫情肆虐的時候,又是經濟低迷的時候,更是愉快學習常態面對挑戰的時候。父母親面對失業減薪,家人面對受感染的威脅,幼少成員未能託管照顧,甚或屢有發生的家庭暴力,這林林種種的家庭轉變,都為家中學習加上重重困難。就讓學校老師、教育心理學家和在校社工跨過校園圍牆,進到每一個學生的家庭,同行互助,不要忘記同學們都同樣承受因疫情帶來的心理壓力,在沒有課堂的日子,更需要我們共同努力,為在家學習的,保護愉快學習的家庭環境。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2020_May_12

創傷與復和(II)

創傷與復和(II) ~ 當社會運動遇上新冠肺炎  (錄影版)
講員:鄺保強醫生

 

創傷與復和(II) ~ 當社會運動遇上新冠肺炎  (錄影版)
回應講員:譚日新博士

 

希望講座內容對大家有幫助,如願意支持本會事工,可按以下連結:

請支持本會事工

~~~ 感動回應表 ~~~

******

 

最新消息 ~ 講座改為網上錄影

原訂4月16日舉行的「創傷與復和(II)」講座,鑑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然嚴峻,
為保障參加者、講員和工作人員安全,現宣布講座改為網上錄影。

稍後我們會將講座內容錄製影片,上載於本會網頁,讓有興趣人士收看。
如有任何疑問,歡迎電郵查詢 info@tdww.org.hk

******

~ 當社會運動遇上新冠肺炎

近日本地研究確認有不少香港人的精神健康在過去超過半年的社會事件影響下受損,加上近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肆虐,香港人正面對前所未有的挑戰,對逆情/疫情引起的精神創傷或情緒挑戰的人士,如何提供適切的治療及回應?

另外,現時是否適合用面對災難事件角度去處理群眾的創傷?是時候談及修補撕裂課題嗎?抑或如何抗疫才是當下真正需要探討的課題……當社會運動遇上新冠肺炎,我們可以何去何從呢?

就此,我們邀請了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為我們作詳細講解,讓我們一起思考與學習,及早察覺精神健康問題和處理方法,助己助人。

講座內容
~ 精神健康受損的早期徵兆
~ 如何治療?助人自助?

~ 如何與創傷者同行?
~ 是時候修補關係嗎?
~ 疫情下的心靈料理 

~ 期望疫情早日受控,我們可以參與講座,一同學習互勉 ~

日期:2020年4月16日(星期四)
時間:晚上7:30-9:30
地點:尖沙咀潮人生命堂(尖沙咀寶勒巷25號)
對象:信徒、家長、專業人士及有興趣人士

講員:鄺保強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
(曾於公營機構擔任顧問醫生及部門主管三十多年,參與及統籌全港精神科醫生培
訓,並支援推廣心理健康)

回應: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 美國加州專業心理學院臨床心理學博士

免費講座 ‧ 滿額即止

報名請按此網上登記

列印

「醫、法、理、情」之 拒絕輸血

27.12.2017 B

何太太遇到交通意外受重傷,醫生認為需要接受輸血,但她卻處於模糊不清的狀態,而丈夫何先生因宗教信仰的原因極力反對輸血。如何是好?我們試從醫、法、理、情的角度來作一些回應。

首先從法理的角度看,問題要從「人權」的法定入手。在上期我們已指出在香港病人的權益角度,醫生在病人身上進行任何醫療程序前,必須取得病人的知情同意。按「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病人有賦予的自決權拒絕接受治療。

但另按「精神健康條例」(香港法例第136章),在緊急情况,醫生有權在符合病人最佳利益的考慮之下作出合適的治療(這也該包括输血在内)。不過醫生亦要先考慮病人身上有否表明反對接受輸血的證件。

從現代醫學的角度來看,已證明按科學實行的輸血實有百利而無一害。何太太在進行緊急手術,以止血救命,故輸血也是必須的!任何宗教也該珍惜生命,故此救命之原則該高於宗教生活的規條。其實,這些規條至终的目的乃透過更健康和聖潔的方法來提高生活與生命的素質。

有些宗教組職(例如耶和華見證人) 從他們對某些聖經的經文之「理解」(曲解?) 反對輸血,這些包括創世記9章4節(挪亞時代),利未記17章10節(祭司規條),和使徒行傳15章28-29節。簡單來說,他們把昔日舊約以色列人的宗教習俗直接應用在今天不同文化背景與文明的社會中,主要的理念乃血代表生命,是神給每一個人,故人不可隨意把別人的血輸入自己的身體(包括吃血),這是不聖潔的而又違背了神創造的計劃與心意。

但真正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15章29節提及:「…禁戒血(abstain from blood)…」,是怎樣的解釋和應用呢?當時在耶路撒冷的會議中,面對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非猶太人背景的基督徒信仰與生活,是否要按猶太人的宗教習俗,包括割禮等。當時雅各說:「…我們不可難為這些歸服神的外族人,只要寫信叫他們禁戒…血。」〈徒17:20, 29〉 其目的乃不要他們回到似是拜偶像的習俗。故此這並不是為「禁血」而「禁血」(和類同的事物) ,乃是提防走拜偶像的回頭路。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