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離開‧安舒區

「我跑不到啊,你找其他人吧!」阿舒(化名)向邀請他參加十公里慈善跑的同事説。說完之後,阿舒發現自己的第一反應,總是慣性地說「不」。不過他是否真的做不來,還是想找藉口留在安舒區,不想進步?

我們常常有一些既定的想法,例如有人認為自己一生也學不會游泳,也有人認為自己不是創業的材料。這些對自己的能力、際遇,甚至自己身份的想法,容易變成限制自己去突破的安舒區。安舒區幫助我們避免尷尬的情況出現,但是它也會限制我們的事業進展、生活指數,甚至人際關係。那麼,我們可以怎樣幫助自己走出安舒區呢?

首先,我們要察覺那些綁定我們的固有思想。這些可能是過去的失望及自我設限的內在誓言,又或是長輩、老師、朋友給我們的忠告,例如「我比不上他」、「我太肥,沒有人喜歡我」、「我不是運動的材料」、「我注定孤獨終老啊」……我們應當留意限制自己的自動化思想。

第二,我們要更新那些固有思考模式。每一個人的能力、信心和技能不是永遠固定,而是可以增長的。所以,我們的思想模式也要學習變得更靈活。我有一個朋友,以前大家都叫他「肥仔」,他在體育堂上跑最慢。但是今天他已經把身型操練得很「fit」,我們見到他的時候,也不知不覺「更新」對他的稱呼,改口叫他英文名字了!

你呢?若果你以前因為身形對自己沒有自信,你還是認為自己沒有別人那麼好嗎?之前固有的信念,現在還適用嗎?不要忘記你可以付出努力去改變。

第三,幫自己定下中期目標。有些時候,我們想達到的目標太大,反而弄巧反拙。若我們要自己一開始就跑十公里,但是沒有受過任何訓練,結果可能讓自己失望。為什麼不由一公里開始,按部就班提高目標?有時不能離開安舒區,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只是因為我們想達到的目標太遠了。為自己定立一些中期的目標,對自己有莫大的益處。

最後,我們要學習擁抱未知之數。離開安舒區常常會有緊張,甚至不安。面對未知之數,我們難免感到害怕;可能怕出現尷尬的情況,可能懼怕失敗。這是人之常情。如果我們能夠擁抱那份不安感,就是我們踏出安舒區的通行證。

親愛的朋友,邀請你今天開始為自己定立一個中期及長遠的目標。切記,你比你想像中的自己更能幹,更有成長潛能。加油!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不一樣的學年──由網課到實體課

開學了,莘莘學子難免會感到焦慮及不安。疫情關係,同學們經歷過網上教學,新一學年回復實體課。不少同學擔心自己難以重新適應上課的節奏、功課壓力、社交活動等。同學應該如何預備迎接這個「不一樣的學年」呢?筆者有以下建議:

提早預備上課物品

久未回到校園上課的同學,需要重新適應執書包,以預備上學。同學可以預留時間,製作一張執書包的清單,例如:文具、功課、手冊、水樽等等。然後,根據這張清單執拾書包;執書包活動能訓練同學的專注、自律及執行能力。對於低年級的同學,家長可以與他們一起計劃執書包;對於高年級的同學,家長可以讓他們自主地執書包,有需要的話,家長可以從旁指導。

與家長進行模擬演練

對於再次面對校園環境、課堂情況、社交環境,同學難免會感到焦慮。家長可以與子女討論他們所關注的情景,並進行模擬演練,熟習應對困難的方法。例如,子女可能因長期上網課,對與同學、老師相處有焦慮。家長可以與子女演練「打招呼」、「雙向溝通」等社交技巧,協助子女適應校園生活。

留意負面情緒及思想

開始上課的日子,同學可以留意自己的情緒狀態,一些同學會有焦慮的想法,例如「書讀得不好,就沒有前途」、「結識不到朋友,怎麼辦?」家長可以邀請子女分享他們的困擾,在溝通的過程中,家長切忌權威地要求子女只聽從自己的意見。反之,家長應細心聆聽子女的心聲,繼而回應子女因為上學引發的情緒,適當時才加入自己的想法。

維持有規律的生活

開學前,同學便應該慢慢讓自己適應有規律的生活,例如:讓自己習慣上課日的起床時間及睡眠時間,調整自己的作息。另外,同學應該維持社交生活,多與朋友聯繫,例如:透過社交媒體聊天、相約看電影、吃一頓飯等。適當的玩樂有助放鬆心情,同學亦可與朋友分享焦慮及擔心,建立支援網絡,互相扶持。

鄧朗然先生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完美陷阱

你身邊有完美主義者嗎?能成為完美主義者的服務對象,通常都是一件賞心樂事。完美主義者計劃周詳,每每考慮到最小的細節,例如餐桌的擺設、去旅行的行程表等,總是安排得妥妥當當。但是跟完美主義者一同生活或工作,卻很多時成為壓力來源。因為無論你多努力,他總會發現你的不足。對於完美主義者來說,有時真是有苦自己知。雖然想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也明白對同事、下屬寬容的重要。但是當他看到那份字體不一致的文件、有錯別字的報告,或結得不對稱的領帶時,就會無名火起,忍不住生氣。「我只是想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追求更卓越,不是天經地義嗎?」完美主義者心想。

追求卓越當然是高尚的情操,而完美地把工作做完更是無懈可擊。但是,完美和卓越並不相同。完美主義很容易讓我們忘記自己要付出的代價。完美主義者擅長為公司、別人制定預算,卻會忽略計算自己的代價。我曾經跟完美主義者一起制定財政預算,那份財政預算十分仔細,亦涵括了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實在令我嘆為觀止。但是完美主義很容易忘記計算自己和家人為了這份財政預算而付出的代價。正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果在每件事情上都過分執著細節,賠上的就是跟家人、朋友的相處時間。值得嗎?

完美主義的另外一個陷阱就是令人失去生活中的優先次序,周而復始,不能自拔。完美主義不會容許你只在某一件工作上完美,而是引誘你把精力和時間投放於完善更多事情;這包括一些無關痛癢的東西。例如當家長檢查小孩子的功課時,很多時不只是檢查是否全部完成和正確,也會留意到小孩子哪個字寫得不好和連線的線條直不直?結果功課做完又擦,擦完又做,沒完沒了。完美主義就是會讓人停不了,所以我們要明白學習排列優先次序的重要性。

了解自己為什麼認為追求完美是很重要的。很多人在追求完美的時候,誤以為自己是追求卓越。其實想深一層,是什麼驅使我們那麼努力呢?是因為一層層的焦慮,還是因為害怕自己比不上別人的恐懼?抑或是害怕失去身份地位?願你能夠帶著願景、熱誠,學習更多跟身邊的人溝通你的想法。成功的領袖不是把完美主義的期望加諸於別人身上,乃是讓同事主動參與。對工作有熱誠是很有魅力的,你會發現同事會跟著你。相反,若你對完美的追求是由焦慮和恐懼驅使的,會是一條很孤單的路。

最後,我鼓勵大家,不要停止追求卓越。但是切記:留意追求卓越所要付出的代價;不要墮入完美主義的陷阱,以致忽略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拖‧自決

阿舒是一間大公司的初級經理,有幸得到老闆賞識,獲安排代表公司在一個重大場合中演講。距離演講的日子只剩三天,阿舒還未準備講稿,而演講用的Power Point也未完成。他清楚知道這次演講的重要性,但卻總是做其他工作,沒有把重點放在演講上。

阿舒的經歷也許對很多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有些時候,人面對重要的事情反而選擇拖延。明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卻遲遲未啟動工作,結果把自己迫得太緊。有人認為拖延其實是策略,因為越接近deadline(死線),人的投入程度和效率便會相應提高。實際上,這方法有相當的風險。譬如,因為時間太急促,未能顧及細節。

到底應該如何面對和克服拖延的習慣呢?首先,我們要了解自己總是拖延工作的原因。是工作性質不適合自己,還是其他個人因素呢?若是工作性質的問題,那麼我們應審視現有的工作是否合適?有可能跟上司或同事調配工作嗎?有沒有同事或朋友能幫助你更掌握工作呢?簡單的溝通也許已能把這個拖延的問題解決。

如果拖延已成習慣,又可以怎樣呢?你可以為自己找改變的動力。問問自己:若果不再拖延,生活又會有什麼不同呢?這個不同,你嚮往嗎?對於慣常拖延的朋友,這簡單的評估也許能幫你找到改變的動力。

接著,把工作按重要性和緊急程度分為四個類別。「重要和趕急」的事情要先做,接下來到「趕急、不重要」及「重要、不趕急」的事,最後才做「不重要、不趕急」的事。例如:對阿舒來說,準備演講是「重要和趕急」的事情;在他還未完成講稿前,應把其他沒那麼重要和趕急的工作、雜務放在旁邊,稍後才去處理。除了把事情分類,我們更需要按著已分類的計劃去行事,不要隨便改動。

改一個陋習,確實需要無比的決心和毅力。請在每次成功不拖延時,給自己適當的獎勵,為自己打強心針。如果無法用自身的能力去改掉拖延的陋習的話,請尋求專業協助。請切記,偶爾拖延,可能無傷大雅,但經常在重要的事情上有所延誤,絶對是影響深遠。從今天起,多留意自己有沒有拖延的習慣?如有的話,邁向改變的第一步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認識思想陷阱

阿進是一名16歲的中學生,一向品學兼優,與同學、老師關係良好。他也是校內足球隊的「名將」,在過去的聯校足球比賽屢獲佳績。剛剛認識阿進的時候,他看起來十分憔悴。原來他在最近一次足球比賽輸了。他回想起比賽當時,他雖然為球隊先取一分,但是對方能力非凡,比賽快完結時,對方以二比一領先。阿進在最後幾十秒控球,準備射向對方的龍門;可惜,他最後射失了!

這件事困擾阿進很久,他感到失望之餘,經常想著「我明明掌握致勝關鍵,若不是我射失了,球隊就不會輸掉這場比賽。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他心中有很多自責。足球比賽後,他對自己要求高了,期望自己做的事都達到「100分」。當學業及運動成績發揮到水準的時候,他仍然覺得不滿意,並視自己的成功為僥倖。同時,也放大自己不足的地方,他擔心自己的不完美會令其他同學及老師覺得他「唔叻」,然後離開他。每每想到自己不完美,身邊的同學和老師會不喜歡自己的時候,他便感到十分焦慮及不安,然後拼命溫習和練習足球,身心壓力日漸增加。

阿進認為他要負起球隊輸球的責任,也認為他的不完美會使同學、老師離他而去。這些想法是事實嗎?其實,情緒會被我們的思想影響,而我們有時會墮入「思想陷阱」,不能客觀地分析事件,猶如鑽了牛角尖一樣,加劇了負面情緒。您能辨識阿進墜入了什麼思想陷阱嗎?

一、全部攬上身

阿進認為球賽輸了是因為他在最後射失關鍵一球。他把整個球隊的失敗歸咎於自己失誤,他認為都是自己的問題,把責任「全部攬上身」。事實上,一場球賽的勝負豈能由一個人來決定呢?比賽進行時,阿進的球隊已盡力發揮他們的水準;隊員多年來共同進退,齊上齊落,並沒有因阿進射失球而怪責他。

二、忽視正面、放大負面

阿進認為這場球賽失敗,表示他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事實上,阿進一向為球隊盡心盡力,在過往的球賽有莫大功勞。今次失敗,他否定了自己過往的貢獻,忽略了自己的成功經驗,反而放大了一次失敗的負面經驗。這個「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的結論成立嗎?

三、災難化的思想

災難化思想的特徵是把事情的嚴重性放大,看成是災難,並將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阿進在球賽後,對自己的要求提高,在學業及運動上的表現要達到完美;否則,同學及老師便會不喜歡他,離他而去。他正正把自己的不完美看成是「災難」,把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事實上,他的同學及老師不會因為他失誤而不喜歡他;反而會擔心他因過於追求完美,而使自己身心疲憊。

以上皆是常見的思想陷阱。在日常的生活裡,您也試過墜入這些陷阱嗎?下次我們將會探討如何拆解思想陷阱。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點解」別問太多「點解」?

記得小學老師教我們用五個“W”問問題,當中最厲害就是“Why”「為什麼」(即是粵語「點解」)。問「為什麼」,讓人理解事件的因由,就好像牛頓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就問:「為什麼蘋果會掉下來,而不是升上天?」結果,他就發現了「地心吸力」。

「為什麼」的確對我們很重要,配合好奇心時,能提高我們對事件的理解,讓我們更機靈、更醒目。可是,若「為什麼」與負面情緒連結,後果可能截然不同。當我們不停質問自己,讓負面情緒不停重複「回播」時,我們便跌入了負面情緒的思想陷阱。

小明是一名中二學生,在疫情期間大部分時間留在家中上網課。雖然已經上了大半年的網課,但是小明還是不習慣透過螢光幕聽老師講課。之前課堂上有不明白的內容,可以放學後找老師教導;現在好像要更多靠自己了,而且小明家裡環境一般,十分嘈吵,令小明難以專心學習。結果,小明的考試成績一落千丈,大不如前。縱使小明已經很努力,但是成績還是強差人意。有一天晚上,小明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温習,他問自己:「為什麼這疫情要在這段時間發生呢?為什麼我家的條件沒有朋友那麼好呢?為什麼我家裡每天都那麼嘈吵呢?為什麼?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小明墮入了無止境地問「為什麼」的思想陷阱。我們可以看見他問的「為什麼」,不再帶著好奇。他越問「為什麼」,心情就越糟糕!這些問題在小明的腦海中不停浮現,但小明卻找不到任何有意義的回覆。這就是「反芻性思考」。

「反芻性思考」不單發生在小明這位學生身上,很多時候在成年人身上也會找到它的蹤影。「為什麼總是得不到好業績?為什麼上司更賞識他?我有什麼比不上他呢?」反覆思考本身並沒有問題,重點在於思考時的心態。到底是帶著一份好奇心,還是帶著一種鬱悶的情緒呢?

請謹記:每天要給自己一些空間去了解自己的情緒、感受,以提高自省能力和洞察力。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很容易跌入負面的情緒中,有時連自己都不留意。所以,每天請為自己預留空間,靜靜地「嘆」一杯咖啡,又或者看看書。如果你有基督信仰,不妨停一停,跟神「傾吓偈」。要為生活製造空間,停下來整理及了解自己的情緒。

若我們意識到自己常常「反芻性思考」又應該怎麼辦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轉一轉思維,由問「為什麼」改為問「How」,即是「我可以做什麼」?問「為什麼」讓我們回想過去,而問「我可以做什麼」能夠幫助我們專注眼前的事。

回到上述的故事,當小明埋怨時,與其問:「為什麼我家裡環境常常那麼嘈吵?」倒不如問:「我現在可以做什麼?」他可能會想到自己可以去自修室或向老師申請在學校温習。

一個簡單的改變,就是換換問問題的方式,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讓我們一起努力,走出思考的陷阱,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如何提升EQ?

上回提到EQ(情緒商數)的迷思,擁有良好情緒商數,似乎更能偵測、理解及處理情緒。同時,避免被情緒騎刧,理性地應對生活中大小事項。那麼,我們如何提升情緒商數呢?筆者有以下建議:

一、認識情緒

情緒在我們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所有情緒都有其功能,並推動我們採取行動,以應付周邊發生的事件。比方說,當我們面對失去(如失去工作、分手)或人生經歷挫折時(如考試不合格、籃球比賽輸了),我們會感到悲傷;悲傷的情緒反映著我們所經歷的現實跟我們期望的生活有差異,也告訴我們所失去的對我們十分重要;而悲傷推動我們反思及分析挫折。例如:分手後感到難過,我們便知道這段關係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然後我們會反思如何處理及珍惜關係,令下一段關係更成功。另一種常見的情緒是焦慮,焦慮提醒我們將來有可能發生的危險情況,協助我們為未來作好準備。例如:當我們面對考試時,焦慮會提示我們分配時間溫習,並暫時減少玩樂時間,以較佳的狀態應付考試。

二、了解情緒的三個部分

其實,每種情緒體驗都可以分為三部分,分別是「想法」、「身體感受」及「行為」。例如,當你今個月的業績下降,被上司責備時,你可能會感到「難過、失望」,伴隨的想法可能是「我能力不足,業績下降都是我的錯」,身心感到很沉重,沒有動力做其他事。由此可見,情緒跟想法、身體感受及行為環環相扣。當你察覺腦海裡有一些想法、身體有不同感受、有一些行為傾向時,這都是情緒的一部分。事實上,當這三個部分改變時,我們的情緒也隨之改變。承上例子,當同事跟你分析「業績下降與你的能力未必有直接關係,現在市道有點差,的確會有影響」,你便會有一個更符合現實、減少自責的想法;難過和失望的情緒便得以紓緩。因此,當我們重整了想法,便能為情緒「降溫」了。

三、感受當下

在很多時候,我們的情緒太強烈,使我們不能好好分析「情緒的三個部分」,更遑論重整想法!靜觀能讓我們專注於此時此刻,從固有的思考模式和情緒中抽離出來,可騰出空間讓我們客觀、冷靜地思考;達到紓緩情緒的效果。我們不妨練習靜觀呼吸。觀察每次呼吸,吸氣時,腹部會漲起;呼氣時,腹部會收縮。若在呼吸練習時,留意到自己在思想及情緒間盤旋,嘗試把注意力慢慢轉回呼吸上。只要持續練習,你就能在情緒強烈時,抽離一下;從而理性地分析,作出更明智的行動及決定。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小心!不要陷在「流沙」裡!

星期五黃昏時分,阿舒正準備下班,享受週末。這個時候,老闆走了過來,跟阿舒說 :「你的項目出現了問題,我們星期一再詳談。」

阿舒頓時心情一沉,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問題會否影響老闆對她的印象呢?她決定遲些才下班,並反覆查閱文件,嘗試找出錯處。一個小時很快就過了,原本快樂的星期五,變成OT星期五。因為找不到問題所在,阿舒的心情開始有點煩亂。這時,電話響起,朋友打來了。不知不覺間,原來已過了約會朋友的時間,只好叫朋友們先吃,並抱歉不確定是否能出席。

掛斷電話後,阿舒繼續為問題而苦惱。「究竟問題是大問題,還是小問題呢?老闆說下星期才探討,應該是小問題吧!」雖然有這個想法,但仍未能平復焦慮。那天晚上,阿舒輾轉反側,心裡「嘰哩咕嚕」,未能入睡。整個週末,阿舒繼續反覆思量問題,淹沒在沉鬱與不安中。

不確定因素往往會令人焦慮和不安。這份不安感,會驅使人不停地想,不停地做。你又有沒有企圖透過這動作,去蓋過焦慮不安?如果有,那麼你應該知道,動作雖然能讓自己心理上暫時好過一點,但是實際上只會令你身心更疲累。

有人說:「疲倦一點,總比什麼都不做好,不是嗎?」現代都市人遇到的困難,往往需要清晰的頭腦去分析和解難。當我們疲於奔命去做時,我們的分析能力會因為太專注在問題的本身而被削弱了。你有沒有試過看一套緊張的電影時,我們很容易失去對四周環境的敏感,甚至聽不到身邊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專注在電影中,可以增加你對戲的投入感,但在處理困難的工作時,失去這份敏感可能使我們錯過重要的線索和要點。所以,當我們對工作上的困難感到焦慮不安時,首先別沉醉在那份擔心及自我懷疑中,而是去了解和接受當時的限制。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地進步,並作出更合適的反應。

此外,我們要留意行為是否有「建設性」。簡單來說,即是做的事能否為你帶來具體的幫助。回到上面的故事,當阿舒初初發現問題時,首一、兩次重溫文件,會讓她更能掌握情況和評估風險。但是接著的數小時,她再不停地反覆閱讀和思考同樣的文件,建設性就沒那麼大了。周末時反覆思慮,建設性就更低了。讓我們多一點察覺,把心力放在有「建設性」的思考和行為上。

研究指出,不安的情緒本身是短暫的,若我們不理會它,不安慢慢會自動消失。若我們透過不同的行為來壓抑它,反而會延長它的壽命;就好像一個人在流沙裡掙扎,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相反,若我們學習接納自己現時的限制,並察覺做的事是否具建設性,我們就能減低不安情緒的掙扎,好讓我們有更清晰的頭腦思考問題。今天甚麼事讓你不安呢?甚麼問題讓你反覆思考呢?要切記,不要陷入「流沙」裡啊!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EQ的迷思

情緒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人的情緒有高低起伏,而情緒正是我們面對事物的一種心理反應。最近筆者跟朋友談起情緒管理,朋友說:「某位朋友經常發脾氣,他的EQ很低。」他接著說:「另一位朋友無論經歷甚麼事也不會有特別情緒,他的EQ很高。」究竟甚麼是EQ?情緒又能否用商數來表示呢?

談起EQ,相信很多人也會聯想起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的著作EQ。這本1995年出版的書提出了情緒商數(Emotional Quotient)的概念,當時這個概念引起了廣泛討論,有學者質疑情緒能否用商數來質量化?如果情緒能夠用商數來顯示,那情緒商數跟智能商數(Intelligence Quotient)是否相關?情緒商數是不是應該被包括在智能商數裡面?

後來,學界衍生了對情緒商數有三種不同的理解。情緒商數(EQ – Emotional Quotient)指用來測定人的情緒及其變化的商數;情緒智慧(EI – Emotional Intelligence)是測定人面對情緒問題的認知強弱;情緒智商(EIQ – 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是把情緒的認知也視為智能商數的部份,類似於情緒方面的智能商數。現在常說的EQ通常是指EI或EIQ。Salovey與Mayer(1997)定義情緒智商為一種準確地察覺、評估、表現情緒的能力,擁有良好情緒智商能促進身心健康、工作表現及領導能力。心理學家提出了多個情緒智商的模組及其評估方法,其中Salovey和Mayer 的能力模組(Ability Model)指出情緒智商有四方面:

一、感知情緒:從人的面部表情、聲音、圖像及文化背景偵測人的情緒。

二、運用情緒:運用情緒來促進各種認知活動(例如:思考和解決問題)。

三、理解情緒:解讀不同情緒及理解情緒與意境的互動。

四、管理情緒:運用有效方法調節自己和他人的情緒,不被情緒駕馭。

了解過情緒智商的定義,下次讓我們來探討訓練情緒智商的方法吧!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唔駛急,最緊要快!」

茶餐廳中傳來食客和侍應的對話:「唔駛急,最緊要快!」這句話不但聽起來有趣,箇中也具深層意義。

「快」形容處理事情的速度,而「急」則形容人的心態。在一些簡單,與體力勞動相關的事情上,「快」和「急」有些時候會相輔相成;例如追趕巴士,焦急或許可以令你的手腳快一點,以致成功追上巴士。但有些時候,「急」只會讓我們感覺快一點,實際上,並沒有促進效率。香港生活節奏急促,「趕喉趕命」的人隨處可見。你有沒有試過在升降機內不停按鍵,彷彿升降機會上升得快一點?或者,午飯時,你一邊工作一邊用膳;甚至極速把飯盒倒入口中?這種生活不單發生在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上班一族,或有幼兒的在職父母身上,而是比比皆是。

對著要趕急完成的事情,我們有時會採用「一心多用」(Multi-Tasking)的方法。但到底「一心多用」是令人「感覺良好」,還是真的可以提高效率?研究指出,人類很少能真正「一心多用」,同時做幾件事情。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快速由一件事轉去做第二件事;例如:當我們邊講電話,邊查閱電郵時,原來我們不是同時處理兩邊的資訊,而是快速地轉換工作。即是由看一段電郵,轉去講兩句電話,再轉回看電郵。其實, 工作轉換(task switching)是很費神的。你有沒有試過在工作轉換的過程中迷失了,然後問人自己剛說到哪?一般而言,處理越複雜的事情,腦袋需要越多轉換時間和「腦力」。所以,「專心一意」去做,可能比「三心兩意」有更好的果效。

另外, 焦急的心情容易觸動負面情緒,也會影響判斷力。我聽過不少家長苦訴早上帶小朋友上學,而後趕上班的慘況。試想像,爸媽起床後用九秒九速度梳洗更衣,然後用盡一切方法叫醒那晚上不願睡,早上不願起床的孩子們。越是不想遲到,心情就越是焦急,掛在嘴邊的是一百次「快啲啦……快啲啦……」夫妻倆有時更會因為焦急的心情而怪責無辜的另一半,孩子亦會因為感覺到父母的焦急而容易心情煩悶。就算最後能準時上學和上班,經過一個早上的折騰,無論成人還是小孩,都已感到疲憊不堪。焦急的心情更會令人容易忽略細節,導致人為錯誤,結果要花更多的時間修正,影響效率。

要做到「快」而不「急」,我們首先要「活出專一」;特別是面對複雜的事情,要給自己多點空間。這可能包括遠離網絡世界,或暫時不看電郵短訊,專心地把複雜的事情做完。第二,每天預留時間給自己(me time),好好照顧自己的心情和了解自己內心的狀況。休息時休息,不要邊進食邊工作,休息是你的基本權利,你值得擁有!默想、靈修、靜觀練習都是有效幫助我們了解自己心情的方法,並可以重整思緒。若你喜歡文字,不妨重新啟動寫日記的習慣,把生活點滴、心思情感寫出來,回顧、默想並重整。最後,反思生活節奏是否適合自己。有些人享受快的節奏,有些人卻抵受不了,覺得很大壓力。今日開始,不妨每天問問自己內心感受如何,是否能享受今天的生活?你的家人、朋友能否適應你的生活節奏呢?

橡筋拉得太緊,便會斷掉。如果你覺悟自己已長期處於緊張、焦急的狀態,是時候重新設定你的節奏時鐘了。不停按升降機的按鍵,並不會令升降機快些到達目的樓層。重點不是要讓我們感覺快了,而是要學習讓自己不慌不忙,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並且能夠享受生活的點滴。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