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彼此有共識的溝通

我發現造成親子關係不和的一個陷阱,就是父母常認為將最好的方法提供給子女,但結果不但看不到孩子的進步,反而彼此的拉鋸戰更見愈演愈激,心知問題嚴重,卻是束手無策。作為親子間的協調者,我發現父母很少詢問孩子﹕「你認為爸媽講的方法合理嗎?理由何在?」然後在搜集資料願意作出微調的。

舉例說﹕有一位媽媽十分憂心就讀小四的女兒,每天習慣啜手指一小時才感到快樂,於是她告知女兒,如再這樣啜下去的話,手指會變硬至有一天被切除。當我問及這女孩有何理由仍未能戒除這習慣,她表示不會相信這些沒有根據的說法,這是屬幼稚園低程度的理由。我再追問﹕「你怎麼才能說服自己改掉這習慣呢?」她想了一想後回應﹕「我好想吃零食,但媽媽不批准,所以只好以啜手指來解悶氣吧!」原來,這疑團的答案就是這麼簡單,只需給她點零食便可。當父母對孩子失去包容,又在情緒失控前,我常反問他們﹕「最終想看到點樣的結局?是親子關係破裂,還是一家親和呢?」

我訪問了一些學生﹕「有甚麼因素令一家人可愉快地交談呢?」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回應說﹕「妹妹喜歡找我玩,因我平時會留意妹妹喜歡玩的是甚麼,所以常常會刻意提及那些她喜愛的東西。」一個讀小三的男孩表示﹕「我喜歡與媽媽聊天,因在每次講完故事後,她會刻意讓大家交換一個笑話,媽媽十分欣賞我的笑話,大家一起笑,最後我會笑住入睡。」一個讀中一的女孩認為﹕「一家人聊天時,應該一致地做以下行為﹕不需要太過正經和太過有禮;聽別人講話時不應發呆,若再不同意時,也不應立即插咀,總之彼此尊重。」

當聽到學生的心聲時,我歸納了一條有效的溝通方程式,那就是要每天操練三種氣質﹕謙虛、上進、通達。當人明白溝通需讓彼此有共識為目標,並想有進步的動力時,若果只想盡快滿足自己很想改變現狀的渴求,而沒有謙卑地放下自我,去了解對方的步伐是否同步,最終又是跌入另一種具關係壓迫的追趕狀態罷了。

「誰都不可自欺。你們中間若有人自以為在今世有智慧,倒不如變為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哥林多前書 31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Sept_5_EQ

「家庭‧家情」──孝順女為何變購物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2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現今世代幾乎每兩對夫婦便有一對離婚。離婚對當事人當然影響深遠,然而,對其子女的衝擊也不少。可能因為子女們通常不會表達他們的感覺和想法,所以父母也不能察覺實際狀況,導致忽略或延遲處理其子女在他們離婚後所產生的後遺症。

子女也可能因為害怕觸及心中痛處,便盡量壓抑,拒絕將情緒表達出來。這些子女會傾向逃避面對難題,引致累積的困難越積越多,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可引致逃學、變成隱敝青年或染上惡習,如吸煙、酗酒等。

阿翠今年十四歲,讀中二,是一個孝順父母的女孩,她與父親關係親密。五年前,母親結識了後父,繼而向其生父提出離婚。離婚後,阿翠在母親的新家庭居住。生父每星期與她見面,直至一年前,生父決定留在大陸工作,甚少回港。

大半年前,母親發現自己的錢不翼而飛,同時看見阿翠經常購買相架,甚至堆積如山。她估計遺失金錢與阿翠有關,無奈苦無對策。近日,阿翠向母親提及自己感到焦慮。

母親明白父母離婚對阿翠是重大的打擊,令她變得心事重重。經過朋友的介紹,她決定尋求家庭治療,希望女兒能重新振作及改善偷竊行為。

家庭治療師先邀得阿翠本人、其生父、後父及母親一起參與面談。母親及生父向阿翠承認過去夫婦臨近婚姻破裂時,他們的爭執使女兒受到困擾,也低估了整件事情對阿翠帶來的負面影響;兩人向阿翠表示內疚及感到痛心。由於兩人婚變,再無法給予女兒一個完整的家庭,他們為此而感歉疚;坐在一邊沉默的阿翠開始飲泣。

阿翠聽到父母所言後,更鼓起勇氣詢問母親是否因自己頑皮而離婚。生父母互相對望,嘆了一口氣,他們意識到原來阿翠一直將父母的離婚歸咎到自己身上。隨後,生父向阿翠解釋,父母因性格不合而離婚,與阿翠頑皮無關。阿翠頓時明白自己埋藏多年的誤會,讓自己長年陷於自責及無助的深淵,將一個虛構的問題越滾越大。

阿翠聽過生父母的説話,立時淚如泉湧,彷彿將自己壓抑於心中多年的情緒頓時釋放,卸下心頭大石。雖然眼前的父母已不再與她一起居住,重拾以往一齊快樂的日子無望,但是總算得到父母明白及接納,讓阿翠開始放下焦慮。父母走到阿翠身旁,輕輕用手安慰她,讓其心情得以平復。

治療師期望深入探討阿翠的偷竊及購買多個相架的行為。阿翠憶述,於一年前,生父送給她一個相架,內裡放了一幅全家的照片。照片中父母恩愛依靠在一起,翠站在他們中間。

阿翠於會面室中剖白在父母離異後的這幾年日子中,她每逢思念生父都有衝動去買相架。至於擺放相片與否,並不重要。阿翠同意治療師的分析,這重複行為的根源是不能與生父見面,藉著購買相架來短暫舒緩對父親的掛念。可惜,最終演化為不能自制地收集相架的行為。

阿翠因為零錢不多,又無法停止購買相架的慾望,本來希望向母親要求加點零用錢,但怕她不允許或忿怒,便挺而走險去偷她的錢。買完相架,暫時可以舒緩她想念父親的情懷,可是隨之而來的,便是偷母親金錢的內疚感。她看著過百個相架,一邊眷戀父親,另一邊又感到焦慮,怕母親責備,心情非常忐忑、不安,所以經常哭泣。

治療師建議生父母共同承諾多找時間與女兒溝通。即使生父在大陸工作,也可用互聯網互相溝通,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分享心事,從而改善父女關係。阿翠亦向母親承諾不再偷竊,並要控制購買相架的慾望。除了不想負刑事責任外,自己亦不想讓父母擔心和傷心。後父也同意多關心阿翠,鞏固現存的家庭關係。最後,治療師給予生父母的目標就是「雖然不能成為一對夫婦,亦可以努力作一對成功的父母」。

父母離婚對子女所衍生的問題,的確不是容易處理的。夫婦在考慮離婚之前,萬望三思!如有需要,可尋求婚姻輔導協助。

康志敏 Janet Hong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家庭冶療師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