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衝破自我的枷鎖

最近看了一個病人,她的故事引發我一些思想。

阿儀(化名)是獨女,來自一個普通家庭。小學的時候,因為搬家的緣故,她被轉到另一所學校就讀。由於轉校考核成績優異,她被編到精英班。誰知這是噩夢的開始?班上兩個富家女牽頭排斥她,使她非常難受。為了在學校生存,阿儀拼命在家練習另一群女同學熱衷的玩意──跳橡筋繩。由於她技術精湛,並主動帶繩子給同學們玩,總算在社交上「埋堆」了,脫離孤獨。

中學的時候,雖然阿儀有幾個女同學和她一起小息,一起午膳,但是總覺得她們話中帶刺。有一回,她上課走神,便詢問鄰座的同學:「老師剛說甚麼?」這位同學竟用手蓋著筆記,不屑地說:「我也不知道!你成績那麼好,還用問我嗎?」阿儀心想:「我做錯了甚麼呢?為何用這樣的態度待我?」自此,她盡量低調行事,不想引起同學的嫉妒、排斥和敵意。可是,金子總是會發光。老師時常在班上公開誇獎她,甚至把她的作文讀出來,讓同學觀摩。

大學畢業後,由於工作繁忙,她甚少出席中學同學的聚會。 20年過去了,老師剛從外國回來,並想見見大家。阿儀也很想見見老師,又想到已經這麼多年,大家也應該長大了,各有所成,過去嫉妒她的同學也應學會放下吧!於是,阿儀鼓起勇氣,出席了那次的老師舊生聚會。

席間老師叫大家輪流分享近況。當阿儀簡短地分享自己創業後,那位從前嫉妒她的同學說:「我才不會像人家只顧賺錢,我現時在公營機構服務社會。」阿儀心想:「甚麼事啊?難道創業是一宗罪嗎?這個職場世界不是打工,就是創業吧?自己當初想創業,是希望工作時間可以更彈性,更方便照顧家人,而不是甚麼賺大錢。」她覺得很委屈,覺得無故被奚落,心裡不是味兒。

複診的時候,她主動告訴我這件事情令她非常困擾。我告訴她,就算當時說明了創業的初衷也沒用。因為不喜歡你的人,無論你怎樣說,也不會喜歡你。這是一種偏見,就算是事實也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再者,人的歲數不一定能反映他們生命成熟的程度。「出得嚟行」,就早預料到有人喜歡你和不喜歡你。你根本無法取悅所有人,正如明星有粉絲(fans),也會有黑粉(haters)。太在意不喜歡你的人對你的評價,只會徒添煩惱。其實不用為了遷就那些不喜歡你的人,故意隱藏自己,放棄去做應該做的事情。上天給你的聰明、才幹、使命是怎樣,便盡情發揮吧!畢竟你的人生並不是為討厭你的人而活。

舉個例子說明吧!「有一個人獲得殊榮,有些人會替他高興,並祝賀他;有些人則會妒忌他,背後說他壞話。」同樣的事情,為何會引發不同的情緒呢?問題出於那個人的想法。心胸廣闊的人容納到別人比自己強,更為自己是他的朋友而感到驕傲和光采。相反,心胸狹窄的人的內心常注滿嫉妒和苦毒,甚麼事情進到他們裡面都會變成一件壞事。 我們沒有辦法令這些人不嫉妒別人,因為這是他們的個人問題,他們要自己去解決。面對黑粉的批評,我們只能一笑置之,把焦點轉到其他事物或支持自己的人身上就好了。

在這世上,我們未必會贏盡掌聲,總會有人喜歡我們,有人不喜歡我們。有時會覺得自己不受重視、不被讚賞,甚至被人誤解動機,但我們可以確定一點,就是神按著每個人的名字認識我們。聖經說:「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屬我的。」(以賽亞書43:1)神應許我們:「我看你為寶為尊」(以賽亞書43:4)。願我們在神裡找到真正的安全感和滿足。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理性與感性:斷章取義

甲地方近日出現不少瘋狗症(狂犬病),陳先生對愛狗的張小姐說:「這地區太多流浪狗了,應該撲殺牠們。」張小姐愛狗如命,反駁說:「世界衛生組織(簡稱『世衛』)認為撲殺流浪狗對防止瘋狗症沒有效用。」陳先生沒出聲了。他回家在網上看看「世衛」解釋原因,竟然發現「世衛」網站這樣寫著:「單純將犬隻撲殺的做法,對於狂犬病的控制是無效的……。除此以外,對某些社群而言,撲殺犬隻的做法是無法接受的。然而,作為疫苗注射的輔助方法,是用人道方法針對性地撲殺沒有注射疫苗及沒有主人的犬隻之做法,可以是有效的。」

張小姐的說法表面上沒有說錯,「世衛」確實有這句子;只不過張小姐未有將全部意見說出來罷了。在心理學上,這是屬於「斷章取義的謬論」(quoting out of context fallacy ),就是把原來的語句減除部分,用餘下的意見去建立合乎自己需要的新推論及證據。

另一種類似的謬論稱為「意境去除」(contextomy)。雖然沒有遺漏整段句子,但完全忽略了當時最初出現時的背景或有關因素。例如:陳先生向張小姐說:「你的哈巴狗是我今年遇到最得意的寵物!」張小姐感到非常開心及驕傲,向他人誇口說陳先生稱讚她的狗兒可愛。其實陳先生只是很久沒有遇見過其他哈巴狗,心裡覺得這寵物面相雖然不漂亮,但是很特別,故此這樣說。

聖經記載有一些稱為「法利賽人」的人來試探耶穌,說摩西准許人寫了休書,便可以休妻(馬太福音5:31)。他們引用昔日摩西在申命記二十四章一節記下的話:「人娶了妻子,得著她以後,如果發現她有醜事,以致不喜悅她,他就可以給她寫休書,交在她手裡,叫她離開夫家。」耶穌不被這斷章取義的挑戰所影響,反而給予解說:「凡休妻的,如果不是因她不貞,就是促使她犯姦淫」(馬太福音5:32) #。

麥基恩醫生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注解:昔日,不貞潔是唯一准許離婚的理由。任何一方不貞潔,都是破壞夫妻一體的事實。   因為不貞潔才准許離婚,那麼,被離婚的人自然歸咎於不貞潔了。

理性與感性:阿Q精神

阿Q這個人是中國著名作家魯迅在1921年末與1922年初寫的連串散文《阿Q正傳》中的主人翁。故事描述一位一窮二白、農村社會的小人物的遭遇。他這個人自尊心很重,在每次遭遇不幸的事情都會找一些似是而非的藉口來安慰自己。作者藉著這個主角來諷刺社會現象,影射當年辛亥革命未能真正帶給農村改善,反而透過人物關係映射出人性的劣根性;甚至暗示中國人在外國列強入侵及毁壞的時候仍然自滿,甚至自欺欺人。後來文章被收入作者的第一本短篇小說《吶喊》。

阿Q個人的心理及表現,後來的人稱為「阿Q精神」或「阿Q主義」。根據心理學家對他的性格分析,認為有幾方面的特點:

一、心理失明(psychological blindness):無論發生什麼事情, 阿Q似乎並不清楚看見,總是找個藉口自我解說。例如:在第二章,他被別人打傷的時候,他還用手自摑,認為自己勝利了;又例如:他被米飯班主趙太爺欺負的時候,他還說自己能與這鄉紳扯上關係,感到驕傲。這種視而不見的心態,與另一種心理「鴕鳥政策」非常相似。

二、自我陶醉(self-absorption):阿Q通常不理會其他人如何看他,反而沉醉於自己的幻想中。例如:在第四章,他調戲一位尼姑的時候,被對方咒罵;反而令他陶醉在娶妻的念頭。結果他對趙太爺家中的女傭吳媽出言不遜,要求與她同寢。當然引起風波,甚至被人勒索及被其他婦女遠遠避開,但是他仍然毫不醒覺。

三、自我欺騙(self-deception):由於他藉著各樣心理藉口安慰自己,不理現實,終於成為代罪羔羊被判處死刑。在行刑的時候,他仍然欺騙自己,認為自己有責任做一場好戲去娛樂旁觀的市民。

由於阿Q的人生這麼不濟及有淒慘的結局,很多時被用作反面教材。不過,後來仍然有一些人非常欣賞他這種精神。雖然相當消極,但是他至少仍然可以保持自己的樂觀心態;甚至有人認為假若他不是有這種心理特徵,很難去面對這殘酷的社會。唯有這樣自我沉醉及欺騙,方能避免出現憂鬱或自殺的情緒。

確實在今時21世紀競爭劇烈,人與人互相爭奪的社會裡,間中仍然聽到一些叫人「阿Q一下」的勸喻;重點是叫人看開一些,不要斤斤計較。也許在特殊的情況下,是短暫適用的。

聖經經常提醒信徒不要自己欺騙自己,在約翰壹書一章八節:「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罪,就是自欺,真理就不在我們裡面了。」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認識思想陷阱

阿進是一名16歲的中學生,一向品學兼優,與同學、老師關係良好。他也是校內足球隊的「名將」,在過去的聯校足球比賽屢獲佳績。剛剛認識阿進的時候,他看起來十分憔悴。原來他在最近一次足球比賽輸了。他回想起比賽當時,他雖然為球隊先取一分,但是對方能力非凡,比賽快完結時,對方以二比一領先。阿進在最後幾十秒控球,準備射向對方的龍門;可惜,他最後射失了!

這件事困擾阿進很久,他感到失望之餘,經常想著「我明明掌握致勝關鍵,若不是我射失了,球隊就不會輸掉這場比賽。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他心中有很多自責。足球比賽後,他對自己要求高了,期望自己做的事都達到「100分」。當學業及運動成績發揮到水準的時候,他仍然覺得不滿意,並視自己的成功為僥倖。同時,也放大自己不足的地方,他擔心自己的不完美會令其他同學及老師覺得他「唔叻」,然後離開他。每每想到自己不完美,身邊的同學和老師會不喜歡自己的時候,他便感到十分焦慮及不安,然後拼命溫習和練習足球,身心壓力日漸增加。

阿進認為他要負起球隊輸球的責任,也認為他的不完美會使同學、老師離他而去。這些想法是事實嗎?其實,情緒會被我們的思想影響,而我們有時會墮入「思想陷阱」,不能客觀地分析事件,猶如鑽了牛角尖一樣,加劇了負面情緒。您能辨識阿進墜入了什麼思想陷阱嗎?

一、全部攬上身

阿進認為球賽輸了是因為他在最後射失關鍵一球。他把整個球隊的失敗歸咎於自己失誤,他認為都是自己的問題,把責任「全部攬上身」。事實上,一場球賽的勝負豈能由一個人來決定呢?比賽進行時,阿進的球隊已盡力發揮他們的水準;隊員多年來共同進退,齊上齊落,並沒有因阿進射失球而怪責他。

二、忽視正面、放大負面

阿進認為這場球賽失敗,表示他是一個沒能力的人。事實上,阿進一向為球隊盡心盡力,在過往的球賽有莫大功勞。今次失敗,他否定了自己過往的貢獻,忽略了自己的成功經驗,反而放大了一次失敗的負面經驗。這個「我是一個沒能力的人」的結論成立嗎?

三、災難化的思想

災難化思想的特徵是把事情的嚴重性放大,看成是災難,並將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阿進在球賽後,對自己的要求提高,在學業及運動上的表現要達到完美;否則,同學及老師便會不喜歡他,離他而去。他正正把自己的不完美看成是「災難」,把事情的結果看到最壞。事實上,他的同學及老師不會因為他失誤而不喜歡他;反而會擔心他因過於追求完美,而使自己身心疲憊。

以上皆是常見的思想陷阱。在日常的生活裡,您也試過墜入這些陷阱嗎?下次我們將會探討如何拆解思想陷阱。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點解」別問太多「點解」?

記得小學老師教我們用五個“W”問問題,當中最厲害就是“Why”「為什麼」(即是粵語「點解」)。問「為什麼」,讓人理解事件的因由,就好像牛頓看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就問:「為什麼蘋果會掉下來,而不是升上天?」結果,他就發現了「地心吸力」。

「為什麼」的確對我們很重要,配合好奇心時,能提高我們對事件的理解,讓我們更機靈、更醒目。可是,若「為什麼」與負面情緒連結,後果可能截然不同。當我們不停質問自己,讓負面情緒不停重複「回播」時,我們便跌入了負面情緒的思想陷阱。

小明是一名中二學生,在疫情期間大部分時間留在家中上網課。雖然已經上了大半年的網課,但是小明還是不習慣透過螢光幕聽老師講課。之前課堂上有不明白的內容,可以放學後找老師教導;現在好像要更多靠自己了,而且小明家裡環境一般,十分嘈吵,令小明難以專心學習。結果,小明的考試成績一落千丈,大不如前。縱使小明已經很努力,但是成績還是強差人意。有一天晚上,小明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温習,他問自己:「為什麼這疫情要在這段時間發生呢?為什麼我家的條件沒有朋友那麼好呢?為什麼我家裡每天都那麼嘈吵呢?為什麼?為什麼?」不知不覺間,小明墮入了無止境地問「為什麼」的思想陷阱。我們可以看見他問的「為什麼」,不再帶著好奇。他越問「為什麼」,心情就越糟糕!這些問題在小明的腦海中不停浮現,但小明卻找不到任何有意義的回覆。這就是「反芻性思考」。

「反芻性思考」不單發生在小明這位學生身上,很多時候在成年人身上也會找到它的蹤影。「為什麼總是得不到好業績?為什麼上司更賞識他?我有什麼比不上他呢?」反覆思考本身並沒有問題,重點在於思考時的心態。到底是帶著一份好奇心,還是帶著一種鬱悶的情緒呢?

請謹記:每天要給自己一些空間去了解自己的情緒、感受,以提高自省能力和洞察力。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很容易跌入負面的情緒中,有時連自己都不留意。所以,每天請為自己預留空間,靜靜地「嘆」一杯咖啡,又或者看看書。如果你有基督信仰,不妨停一停,跟神「傾吓偈」。要為生活製造空間,停下來整理及了解自己的情緒。

若我們意識到自己常常「反芻性思考」又應該怎麼辦呢?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轉一轉思維,由問「為什麼」改為問「How」,即是「我可以做什麼」?問「為什麼」讓我們回想過去,而問「我可以做什麼」能夠幫助我們專注眼前的事。

回到上述的故事,當小明埋怨時,與其問:「為什麼我家裡環境常常那麼嘈吵?」倒不如問:「我現在可以做什麼?」他可能會想到自己可以去自修室或向老師申請在學校温習。

一個簡單的改變,就是換換問問題的方式,可能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讓我們一起努力,走出思考的陷阱,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做個開心快樂人

有人說:「快樂是一個選擇」,亦即是說我們是否快樂取決於自己的決定。歷史學者麥克馬洪(McMahon)從歷史的角度研究快樂,他從古時的文獻作出的結論「追求快樂是人應有的權利」,是源於美國十八世紀的獨立宣言,而在這宣言之前,快樂只屬命運或美德。所以對於麥克馬洪,「快樂是一個選擇」屬一個現代的看法。在希臘悲劇中,快樂只是一種不受我們控制的命運;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更說:「人到了死後才能說他一生是否快樂。」至於從一世紀至十八世紀,「快樂相等於美德的建立」屬基督教的主流思想。還有,現代人快樂的定義也跟以往不同,主要以感受為主。因此,快感或開心最能描繪現代人快樂的意思。我們如何理解這些不同的進路呢?或許我們可從科學的分析開始。

從神經生理學的研究,好的感受或快感主要基於人體內一些神經遞質分泌的指數,其中與快感有直接關係的包括多巴胺、血清素、內啡肽等;亦可說如果我們可調高這些分泌的指數,就可提高我們的快樂指數。抗抑鬱的藥物就是使用這原理,以藥物刺激體內的分泌系統,提高它們的指數。當然,所有的藥物都有其獨特的副作用,在提升這些分泌的指數的同時,也負面地影響神經等的功能,還有上癮的成分,如毒品一樣。

從基督教的角度,正如麥克馬洪所說,只求感受的快樂並非基督教的傳統,尤其是新教。一般新教有關快樂的教導,只求感受就算不屬負面,也只屬中立,而非正面的。可能是深受改革時代唯理主義的影響,感受需要受制於理性。有關快樂,一般的教導都把開心和喜樂對立,前者定為快樂的感受,只屬短暫及基於外在環境的;而後者就定為理性,屬持久和不受制於外在環境的。

其實理性的分析,甚至基督教傳統的美德帶來的喜樂都可歸究於體內的分泌。神經生理學的研究顯示,無論是以理性為主的大腦,以感性為主的中腦及以生存為主的下腦都可以在刺激下產生影響快樂指數的分泌,也是說不只是理性,感性及求生的活動(如飲食),其實都可帶來快感。還有,一些外在的因素,如運動、人生大事等,也可刺激體內多巴胺等的分泌而帶來快感。

新教一個「唯獨」的信仰原則是唯獨聖經,那麼聖經如何解讀快樂?無論是舊約的希伯來語或新約的希臘語都沒有區分快樂和喜樂的詞彙,帶給聖經人物快樂的外在因素,包括:得兒子(路1:14),失了復得的羊、錢、兒子(路15),享用神賜的飲食(傳5:19)等;還有宗教活動帶來的快樂,如敬拜(詩100:1),節日慶祝(尼8:17)和神的作為,如從埃及解放(出18:9);從被擄歸回(詩53:6),戰爭勝利(代下20:27)等。因此,外在因素帶給我們快樂的感受在聖經中是正面的。相信不少人都聽過「喜樂的心,乃是良藥」(箴17:22)。我們如何可以培養這種內在的快樂呢?聖經記載的培養方法並非我們喜歡的,而且是我們都認為非常困難的,如痛苦的試煉(雅1:2),為人受苦(西1:24;來12:2),災難的來臨(哈3:17-18)等。不過,我們透過堅持對神的信心和忠誠是可以做到的。

我們內外的因素是不可自定的,如基因;而對外在的環境、個人的際遇等,或許有多點的話事權,但仍然不能完全控制。我們最能夠把握或是可以努力做的,是品格美德的培育。若在順境或逆境中培養不太受一時感受的影響,凡事看為學習快樂的鍛鍊,那我們體內也會隨著觀念的改變而分泌出多巴胺等神經遞質,使我們有快樂的感受,這就是美德帶來快樂的竅門。

雷建華牧師

理性與感性:感情用事── 讓我們失去自我

佩佩(化名) 自小在單親家庭成長,缺乏父愛,而媽媽忙於工作,很少和她溝通。她每天放學後都過著一個人的生活,沒有人去關心她,傾聽她,內心非常苦悶。她漸漸在互聯網上找尋朋友,更在交友程式中認識了阿明。傾談了一段時間,佩佩覺得阿明很好,很懂關心她,所以當阿明要求出來見面時,佩佩毫不猶豫一口答應了。

阿明比佩佩年長五歲,身型高大,帶著一點帥氣。佩佩對他一見鐘情,很快便開始拍拖了。阿明起初對佩佩很體貼,很遷就她,佩佩也認定阿明是她的Mr. Right。佩佩沒有安全感,害怕失去阿明。她為了獲得阿明的愛,所以凡事對他千依百順,以致逐漸失去自己。當阿明向她提出身體親密的要求,佩佩也沒有反對。過了一段時間,佩佩覺得阿明對她明顯沒有那麼遷就,動不動便罵她:「蠢材,沒有腦!」當佩佩問他為何多天沒有回覆她?竟被阿明說:「做女朋友不要那麼纏人!」不過,有時阿明又會買禮物哄佩佩,陪伴她,讓她開心。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幾年。

最近佩佩覺得阿明對她冷淡了,常常說自己很忙,但卻在社交群組中看見他和朋友們玩樂的照片(被tag),其中有一位女性更和他行為親暱。有一次,佩佩更親眼看見阿明和這位女士牽手約會。當佩佩向阿明了解時,他卻惡人先告狀,罵她一頓,指控她侵犯他的個人私隱,更辯稱那位女士只是他的朋友。佩佩覺得很委屈,當場落淚,阿明卻罵她:「要哭,回家哭;不要破壞我的心情!」這些事件只是他們關係中的冰山一角,佩佩雖然覺得不開心,但又放不下這段感情。畢竟和阿明拍拖已經有四年時間,只好忍下去。

如果你是佩佩,你會如何選擇呢?面對這個兩難局面,這裡有幾點或可參考一下:

一、傾聽內心真正的想法

「害怕失去」是很多人的死穴,但我們緊握著不放的東西對我們又是否真正有益呢?是否能帶給我們喜樂滿足呢?

二、做自由的自己,不做感情中的奴隸

那些一直卑微地愛著對方的人,許多時候,他們在男女感情中處於劣勢。這樣的劣勢讓他們失去自我。這時,可以選擇停一停,想清楚;能先好好愛自己,有自己的底線,才能好好愛別人。一味盲目地付出,對方不一定領情,有些人反而會變得愈加不珍惜,所謂"take it for granted"。

三、敢做決定

在處理感情問題方面,我們要做到的就是敢於做決定。假若覺得對方不適合自己,只是因為不捨得感情而勉強走下去, 最終自己可能得不到幸福。有時敢於離開讓自己痛苦的人, 才能有空間認識一個更好的、更值得你去愛的人。即或不然,單身可能也比日夜糾纏在痛苦中幸福。當然,感情方面的問題,不是誰人都能夠「拎得起,放得低」。每個人都需要不斷學習,學會健康地愛,不會感情用事,也不會被愛綁架。這樣才能得到幸褔。

其實人世間沒有完美的愛,總有一些限制或讓我們感到灰心、失望,但是主對我們的愛卻永不改變。「神愛世人,甚至把他的獨一愛子賜給他們,為使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理性與感性:留得青山在

在慶祝生日的燭光晚餐,陳小姐的男朋友給她送上一份包裝得很美麗的禮物。她打開之後,發現是一個彎彎的月亮形狀禮品;並不漂亮,看來並不值錢。她半不高興地問:「這是什麼東西?」男朋友說:「月亮代表我的心!」聽了後,陳小姐心情豁然開朗,感覺甜蜜起來。因為這是她心愛的歌曲(由鄧麗君以此句為歌名主唱)。

但是,月亮怎麼可能代表人的心呢?而且人的心只不過是一個身體器官,抽了出來絕不能表達愛意。這只不過是把一些抽象的觀念具體化罷了。在認知心理學上,可算得上是犯了「具體化謬誤」(reification fallacy)。

這種現象其實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出現,例如:小明在家中說了一些粗言穢語,而他的爸爸指這是一些「放屁」的說話。很明顯後者只是一個象徵名稱,並不表示掩著鼻子(而不是掩著耳朵)就可以不受影響呢?此外,不少文人雅士也喜歡借用具體的東西來描述抽象的事情。聖經也有不少例子,在箴言書第八章有以下一些金句:「智慧豈不『呼叫』、聰明豈不『發聲』」(第1節);「智慧比『珍珠』更美(第11節)」;「我在公義的『道上』走、在公平的『路中』行(第20節)」;「為滄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過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第29節)讀者從這些具體的名稱,明知聰明不會說話、公義不會走路、滄海的界限或大地的根基真的不知在哪裡,但卻可以想像及感受到所闡述的抽象詞語的形象或動感。

昔日在「青山醫院」(香港著名的精神病醫院)工作的時候,我們很喜歡用一句成語去考問那些患上重性精神病的人,看其思想有沒有障礙?就是請他們解釋「留得青山在」這句話的意思。有部分患上思覺失調症的病人會解說為「是叫他們留在青山醫院一段日子」,而不是有關「保存實力應付未來」的原意。我們稱這種回答是「混凝土思維」(concrete thinking)。這種答案表示思想限於字面的意思,而缺乏考慮其含意的能力,是思維上出了問題或謬論。

陳小姐的男朋友確實聰明,用些微金錢便可得到女朋友的歡心。假若他在月亮上寫下「我愛你」幾個字,可能更為有效。

麥基恩醫生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如何提升EQ?

上回提到EQ(情緒商數)的迷思,擁有良好情緒商數,似乎更能偵測、理解及處理情緒。同時,避免被情緒騎刧,理性地應對生活中大小事項。那麼,我們如何提升情緒商數呢?筆者有以下建議:

一、認識情緒

情緒在我們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所有情緒都有其功能,並推動我們採取行動,以應付周邊發生的事件。比方說,當我們面對失去(如失去工作、分手)或人生經歷挫折時(如考試不合格、籃球比賽輸了),我們會感到悲傷;悲傷的情緒反映著我們所經歷的現實跟我們期望的生活有差異,也告訴我們所失去的對我們十分重要;而悲傷推動我們反思及分析挫折。例如:分手後感到難過,我們便知道這段關係對我們來說十分重要,然後我們會反思如何處理及珍惜關係,令下一段關係更成功。另一種常見的情緒是焦慮,焦慮提醒我們將來有可能發生的危險情況,協助我們為未來作好準備。例如:當我們面對考試時,焦慮會提示我們分配時間溫習,並暫時減少玩樂時間,以較佳的狀態應付考試。

二、了解情緒的三個部分

其實,每種情緒體驗都可以分為三部分,分別是「想法」、「身體感受」及「行為」。例如,當你今個月的業績下降,被上司責備時,你可能會感到「難過、失望」,伴隨的想法可能是「我能力不足,業績下降都是我的錯」,身心感到很沉重,沒有動力做其他事。由此可見,情緒跟想法、身體感受及行為環環相扣。當你察覺腦海裡有一些想法、身體有不同感受、有一些行為傾向時,這都是情緒的一部分。事實上,當這三個部分改變時,我們的情緒也隨之改變。承上例子,當同事跟你分析「業績下降與你的能力未必有直接關係,現在市道有點差,的確會有影響」,你便會有一個更符合現實、減少自責的想法;難過和失望的情緒便得以紓緩。因此,當我們重整了想法,便能為情緒「降溫」了。

三、感受當下

在很多時候,我們的情緒太強烈,使我們不能好好分析「情緒的三個部分」,更遑論重整想法!靜觀能讓我們專注於此時此刻,從固有的思考模式和情緒中抽離出來,可騰出空間讓我們客觀、冷靜地思考;達到紓緩情緒的效果。我們不妨練習靜觀呼吸。觀察每次呼吸,吸氣時,腹部會漲起;呼氣時,腹部會收縮。若在呼吸練習時,留意到自己在思想及情緒間盤旋,嘗試把注意力慢慢轉回呼吸上。只要持續練習,你就能在情緒強烈時,抽離一下;從而理性地分析,作出更明智的行動及決定。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否定前因

午夜十二時了,方太太在家中忐忑不安,等候著丈夫回家。其實她知道丈夫晚上要出席公司的慶功宴會,晚飯後才返家。但是想不到這麼晚,還不見他的蹤影,而且也沒有致電回家,跟平常丈夫的表現十分不同。方先生平日準時放工,大概晚上七時左右回到家裡,便和妻子一起晚膳。方太太不斷打電話給丈夫,但總是接不通。

一路以來,方太太十分相信,一個準時放工回家的丈夫是好丈夫。但這晚丈夫遲遲未返家,豈不是出軌嗎?跟著她想起丈夫公司的女上司及女同事,又想到現在是否正和他一起鬼混呢?她越想越不安,甚至開始憤怒起來。

其實方太太正出現了「否定前因」的邏輯謬誤(denying the antecedent fallacy),因而煩惱。這謬誤是指前因若不出現,後果也會不出現。簡單的例子:如果你是的士司機,你就是有一份工作。但是現在你不是的士司機,故此你沒有一份工作。

再過了十多分鐘,方先生按門鐘,他回到家裡,但是身上有酒氣。他解釋是因為剛剛升級了,同事恭賀他,要求他多飲一、兩杯酒,但他沒有醉酒。當方太太質問他為何不聽電話的時候,他表示收不到任何訊息。她從丈夫口袋裡拿出那殘舊的手機來,發覺原來沒有電了。本來打算教訓他一頓,現在卻說不出口。為了避免同樣事情再發生,第二天早上,她情詞迫切地對丈夫說:「醫生曾經說過,假若你不飲酒,你會長命很多。昨晚你飲了酒,我很擔心你會短命,所以你以後無論任何情況都不能飲酒了。」

其實方太太給丈夫這種勸戒,動機雖然良好,但是仍然犯上「否定前因」的謬誤。沒錯,不飲酒的人一般比酗酒的人身體健康些,大抵也會長壽一些。但是科學並沒有證明喝酒的人一定短命,反而有些研究指出,飲少量紅酒可能會令身體膽固醇更加健康。故此,方先生昨晚可能多飲了一些酒,但是沒有證據證明他醉酒了,又或者出现其他後遺症狀。方太太這般緊張,可能是受昨晚煩惱的心情,特別是懷疑丈夫有「婚外情」的胡思亂想影響罷了!

不過,這種邏輯上的推論有時候卻是對的。例如前設是:如果我是董事會主席,我可以否決其他董事的投票決定。但是,現在我不是主席,故此我不能否決這個決定。這樣非常正確。

聖經馬太福音十八章一至六節記載:耶穌的門徒爭論在天國誰最大,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來,說:「你們如果不回轉,變成像小孩子一樣,絕不能進天國。」從字面看,一個成年人是否不能進天國?邏輯上似乎是這樣;因生理上,人的身體不可能返老還童。但是,從心靈角度來看,則非常合理。耶穌其實是針對門徒的爭論(好高騖遠),故借用小孩子來教導他們要謙卑。耶穌解說:「所以,誰自我降卑,變成像這小孩子一樣,這人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