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小心!不要陷在「流沙」裡!

星期五黃昏時分,阿舒正準備下班,享受週末。這個時候,老闆走了過來,跟阿舒說 :「你的項目出現了問題,我們星期一再詳談。」

阿舒頓時心情一沉,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問題會否影響老闆對她的印象呢?她決定遲些才下班,並反覆查閱文件,嘗試找出錯處。一個小時很快就過了,原本快樂的星期五,變成OT星期五。因為找不到問題所在,阿舒的心情開始有點煩亂。這時,電話響起,朋友打來了。不知不覺間,原來已過了約會朋友的時間,只好叫朋友們先吃,並抱歉不確定是否能出席。

掛斷電話後,阿舒繼續為問題而苦惱。「究竟問題是大問題,還是小問題呢?老闆說下星期才探討,應該是小問題吧!」雖然有這個想法,但仍未能平復焦慮。那天晚上,阿舒輾轉反側,心裡「嘰哩咕嚕」,未能入睡。整個週末,阿舒繼續反覆思量問題,淹沒在沉鬱與不安中。

不確定因素往往會令人焦慮和不安。這份不安感,會驅使人不停地想,不停地做。你又有沒有企圖透過這動作,去蓋過焦慮不安?如果有,那麼你應該知道,動作雖然能讓自己心理上暫時好過一點,但是實際上只會令你身心更疲累。

有人說:「疲倦一點,總比什麼都不做好,不是嗎?」現代都市人遇到的困難,往往需要清晰的頭腦去分析和解難。當我們疲於奔命去做時,我們的分析能力會因為太專注在問題的本身而被削弱了。你有沒有試過看一套緊張的電影時,我們很容易失去對四周環境的敏感,甚至聽不到身邊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專注在電影中,可以增加你對戲的投入感,但在處理困難的工作時,失去這份敏感可能使我們錯過重要的線索和要點。所以,當我們對工作上的困難感到焦慮不安時,首先別沉醉在那份擔心及自我懷疑中,而是去了解和接受當時的限制。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地進步,並作出更合適的反應。

此外,我們要留意行為是否有「建設性」。簡單來說,即是做的事能否為你帶來具體的幫助。回到上面的故事,當阿舒初初發現問題時,首一、兩次重溫文件,會讓她更能掌握情況和評估風險。但是接著的數小時,她再不停地反覆閱讀和思考同樣的文件,建設性就沒那麼大了。周末時反覆思慮,建設性就更低了。讓我們多一點察覺,把心力放在有「建設性」的思考和行為上。

研究指出,不安的情緒本身是短暫的,若我們不理會它,不安慢慢會自動消失。若我們透過不同的行為來壓抑它,反而會延長它的壽命;就好像一個人在流沙裡掙扎,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相反,若我們學習接納自己現時的限制,並察覺做的事是否具建設性,我們就能減低不安情緒的掙扎,好讓我們有更清晰的頭腦思考問題。今天甚麼事讓你不安呢?甚麼問題讓你反覆思考呢?要切記,不要陷入「流沙」裡啊!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感情用事──讓我們一味忍受

美美(化名)是獨生女,也是單身一族。她的父母不斷催促她嫁人,要找個歸宿。雖然她不喜歡相親,還是勉強接受了父母的建議。為了滿足父母的心願,美美不情願地跟父母很喜歡的男士開始拍拖。美美覺得很辛苦,因為她根本不喜歡有束縛的生活,而那個男士也不是她所愛的類型。無奈父母年紀老邁,美美不想他們擔心和失望,所以勉強做著違反自己意願的事情。父母常常掛在口邊的說話:「你不結婚,就是不孝順我們。」父母抓住她的愧疚感,要求她按照他們的想法做事。

不知美美的遭遇是否耳熟能詳呢?無論在身邊的朋友或同事之中,總有一、兩個人會遇上類似的情況;特別是女性,彷彿好像食品般有保鮮期(expiry date),必須三十歲前「出貨」,否則會被視為「剩女」、「老姑婆」。其實現今世代套用這種想法是否仍然合宜呢?隨著女性受教育、財政獨立、社會地位提升,很多女性確實有選擇結不結婚或何時結婚的權利。若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便盲目地找個自己不太喜歡或合不來的人結婚;長遠來說,只會苦了自己,甚至害了下一代。

美美不想結婚,相信一定有她的原因。或許,我們不一定像美美一樣被迫婚,但可能我們在生活中也同樣面對外來的聲音、期望、壓力。我們可以怎樣處理這種情況呢?

一、細聽自己內心深處的意願

先放下外面給你的意見和期望,問問自己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先要細心聆聽內心的想法,明白、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我見過很多人感情用事,勉強自己作違背內心意願的事,以致精神飽受壓力,甚至鬱出病來。

二、權衡輕重

外面的壓力和內心意願不一致時,建議把兩種選擇的利弊列出來。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全面和客觀去徹底分析情況,作出一個相對較好的選擇。以免不斷糾結於兩者之間,造成不必要的精神困擾。

三、懂得拒絕

以美美的情況作為一個例子闡述。那些想子女早些結婚生子的父母,他們的立場和喜歡獨身的子女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子女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就要懂得拒絕。即是不要因為對方是父母,就無條件順從他們。畢竟人生是你自己的,最終面對狀況或結局都是由自己去承擔,例如:父母不能代替你去朝夕面對你不喜歡而又下嫁的丈夫;他們也沒法代替你去處理婆媳、養兒育女等事情。所以要清楚自己的想法、意願和實際情況,切勿一失足成千古恨。

對於是否結婚或生孩子這樣的事情?沒有所謂絕對答案。各有各好,也各有利弊,其實就是個人的選擇問題。我也見過有求診者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而去讀一些科目。畢業後,工作了一、兩年便辭職了。原因是他發現他根本不喜歡這個行業,不但覺得不適合自己,而且這也不是他想過的人生。我們要做的是按照自己認為更合適自己的方式生活,而不是單單按照父母的要求來生活;否則,我們就要一直忍受父母的干預。若果太感情用事,我們不會擁有自己想過的幸福生活。

「我看人最好是在自己所作的事上自得其樂,因為這也是他的分」(傳道書3:22)。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理性與感性:EQ的迷思

情緒與我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人的情緒有高低起伏,而情緒正是我們面對事物的一種心理反應。最近筆者跟朋友談起情緒管理,朋友說:「某位朋友經常發脾氣,他的EQ很低。」他接著說:「另一位朋友無論經歷甚麼事也不會有特別情緒,他的EQ很高。」究竟甚麼是EQ?情緒又能否用商數來表示呢?

談起EQ,相信很多人也會聯想起丹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的著作EQ。這本1995年出版的書提出了情緒商數(Emotional Quotient)的概念,當時這個概念引起了廣泛討論,有學者質疑情緒能否用商數來質量化?如果情緒能夠用商數來顯示,那情緒商數跟智能商數(Intelligence Quotient)是否相關?情緒商數是不是應該被包括在智能商數裡面?

後來,學界衍生了對情緒商數有三種不同的理解。情緒商數(EQ – Emotional Quotient)指用來測定人的情緒及其變化的商數;情緒智慧(EI – Emotional Intelligence)是測定人面對情緒問題的認知強弱;情緒智商(EIQ – 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是把情緒的認知也視為智能商數的部份,類似於情緒方面的智能商數。現在常說的EQ通常是指EI或EIQ。Salovey與Mayer(1997)定義情緒智商為一種準確地察覺、評估、表現情緒的能力,擁有良好情緒智商能促進身心健康、工作表現及領導能力。心理學家提出了多個情緒智商的模組及其評估方法,其中Salovey和Mayer 的能力模組(Ability Model)指出情緒智商有四方面:

一、感知情緒:從人的面部表情、聲音、圖像及文化背景偵測人的情緒。

二、運用情緒:運用情緒來促進各種認知活動(例如:思考和解決問題)。

三、理解情緒:解讀不同情緒及理解情緒與意境的互動。

四、管理情緒:運用有效方法調節自己和他人的情緒,不被情緒駕馭。

了解過情緒智商的定義,下次讓我們來探討訓練情緒智商的方法吧!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理性與感性:理性的測試及反省

我們每一個人都會經常有偏差的思維,包括偏見及謬論。只可惜很多時,我們並不留意或潛意識地忽略了。

假若別人指出我們這些問題的時候,我們很容易以一些防衛系統拒絕接受,或用其他的偏見去抵銷批評。所以以下是一些有趣的情況,可以提示我們有沒有認知上的誤差。

一、當你聽到一篇很有挑戰性或批判性的演講,你心裡就會想:「最好某某朋友、親戚或某類群組的人聽到就好了。」

二、雖然你相識滿天下,但卻沒有親密的朋友能夠真正認識到你內心的掙扎。

三、你有傾向對別人說:「我早已告訴你了。」

四、當你和親友的關係出現緊張或破裂危機之時,你會感覺到是對方的錯,而對自己的責任不覺得肯定。

五、你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或脾氣。

六、你經常重溫別人的錯處,及想像如何在與對方交談時矯正他們。

七、你會大聲說出或在社會媒介分享如何幫助他人改變過來。

八、你對自己的錯誤及罪過有很多藉口,但對得罪你的人之過失卻想不到多少。

九、當你不喜歡的人失敗的時候,你內心感覺開朗。

十、當你說「對不起」的時候,通常會加上「假如」這兩個字;但是當你講「我原諒你」的時候,又會加「不過」兩個字。

(上述資料是參考Wilson JC, 2018年的一篇有關基督徒生活上有偏見的文章。)

要預防及減低自己的認知偏差,有專家介紹一些具體的自我提醒方法:

一、首先要接受自己並不是不會有偏見的人,所以要有自我反省的時間。

二、練習「原認知」(metacognition)的想法,是思想一下自己的想法。經常退後一步想一想,剛才的說話、行為反應合適嗎?

三、習慣考慮有沒有其他可能性,如有需要應有勇氣請教他人。

四、明白及接納很多看似理性的事情,也並不是絕對沒有偏見的。

五、接納無論什麼時候,不計年紀經驗,應可以從錯誤中學習。

六、留意自己的自我心態,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會忽略的地方而非自己的成就。

(以上意見是參考Hambley C, 2018年寫有關醫生要留意的偏見之文章。)

保羅在新約羅馬書12章2節勸告信徒:「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這裡「察驗」的英文是Test,所以間中反省一下自己的心思意念,是很有意思的。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唔駛急,最緊要快!」

茶餐廳中傳來食客和侍應的對話:「唔駛急,最緊要快!」這句話不但聽起來有趣,箇中也具深層意義。

「快」形容處理事情的速度,而「急」則形容人的心態。在一些簡單,與體力勞動相關的事情上,「快」和「急」有些時候會相輔相成;例如追趕巴士,焦急或許可以令你的手腳快一點,以致成功追上巴士。但有些時候,「急」只會讓我們感覺快一點,實際上,並沒有促進效率。香港生活節奏急促,「趕喉趕命」的人隨處可見。你有沒有試過在升降機內不停按鍵,彷彿升降機會上升得快一點?或者,午飯時,你一邊工作一邊用膳;甚至極速把飯盒倒入口中?這種生活不單發生在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上班一族,或有幼兒的在職父母身上,而是比比皆是。

對著要趕急完成的事情,我們有時會採用「一心多用」(Multi-Tasking)的方法。但到底「一心多用」是令人「感覺良好」,還是真的可以提高效率?研究指出,人類很少能真正「一心多用」,同時做幾件事情。很多時候,我們只是快速由一件事轉去做第二件事;例如:當我們邊講電話,邊查閱電郵時,原來我們不是同時處理兩邊的資訊,而是快速地轉換工作。即是由看一段電郵,轉去講兩句電話,再轉回看電郵。其實, 工作轉換(task switching)是很費神的。你有沒有試過在工作轉換的過程中迷失了,然後問人自己剛說到哪?一般而言,處理越複雜的事情,腦袋需要越多轉換時間和「腦力」。所以,「專心一意」去做,可能比「三心兩意」有更好的果效。

另外, 焦急的心情容易觸動負面情緒,也會影響判斷力。我聽過不少家長苦訴早上帶小朋友上學,而後趕上班的慘況。試想像,爸媽起床後用九秒九速度梳洗更衣,然後用盡一切方法叫醒那晚上不願睡,早上不願起床的孩子們。越是不想遲到,心情就越是焦急,掛在嘴邊的是一百次「快啲啦……快啲啦……」夫妻倆有時更會因為焦急的心情而怪責無辜的另一半,孩子亦會因為感覺到父母的焦急而容易心情煩悶。就算最後能準時上學和上班,經過一個早上的折騰,無論成人還是小孩,都已感到疲憊不堪。焦急的心情更會令人容易忽略細節,導致人為錯誤,結果要花更多的時間修正,影響效率。

要做到「快」而不「急」,我們首先要「活出專一」;特別是面對複雜的事情,要給自己多點空間。這可能包括遠離網絡世界,或暫時不看電郵短訊,專心地把複雜的事情做完。第二,每天預留時間給自己(me time),好好照顧自己的心情和了解自己內心的狀況。休息時休息,不要邊進食邊工作,休息是你的基本權利,你值得擁有!默想、靈修、靜觀練習都是有效幫助我們了解自己心情的方法,並可以重整思緒。若你喜歡文字,不妨重新啟動寫日記的習慣,把生活點滴、心思情感寫出來,回顧、默想並重整。最後,反思生活節奏是否適合自己。有些人享受快的節奏,有些人卻抵受不了,覺得很大壓力。今日開始,不妨每天問問自己內心感受如何,是否能享受今天的生活?你的家人、朋友能否適應你的生活節奏呢?

橡筋拉得太緊,便會斷掉。如果你覺悟自己已長期處於緊張、焦急的狀態,是時候重新設定你的節奏時鐘了。不停按升降機的按鍵,並不會令升降機快些到達目的樓層。重點不是要讓我們感覺快了,而是要學習讓自己不慌不忙,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並且能夠享受生活的點滴。

崔偉邦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感情用事──讓我們失去界限

美芬(化名)的爸爸在外國工作,她自小在國內由媽媽照顧,和媽媽感情要好。中學的時候,爸爸見她成績不錯,便幫助她出國讀大學。她學成後,在香港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漸漸在香港安頓下來。可是,爸爸卻不幸於幾年前因心臟病突然過世。這事使美芬很傷心,爸爸臨終前叫她好好照顧媽媽。美芬希望讓媽媽過好日子,所以曾嘗試接媽媽來香港生活,並聘請工人照顧她。但是媽媽並不適應,最後還是決定回鄉安老。由於不能親自盡孝,美芬每月都會寄生活費給媽媽。

美芬家裡其實還有一個姊姊,和媽媽同住。這位姊姊認為媽媽是她照顧,所以常常向美芬提出物質上的要求。這個大姊從來不滿足,一會兒要美芬買大屋給她,藉口是讓媽媽住得舒服點;一會兒又要求買車子給她,說方便出入;最近甚至要美芬打本給她的兒子(即美芬的外甥)做生意。

孝順的美芬雖然覺得情況有問題,但是基於感情和不能親自照顧媽媽的愧疚心情,只能順應大姊的每項要求。媽媽考慮到自己養老要倚靠大女,所以對大女的行為並沒有阻止,以致繼續坐長大姊的「勒索」之風。大姊利用美芬無法及時盡孝的內疚感來進行「綁架」,使美芬失去自己的界限。美芬順應大姊的要求,雖然能短暫減輕自己未能親自盡孝的愧疚感,可是卻不斷助長大姊貪婪勒索的歪風;而她的經濟在這龐大的開支下,變得緊拙,使她感到非常糾結。

學會設限 (set boundary)

就像上文提到的大姊,美芬當然不願意被她左右;以致她想要錢就有錢,想要車就有車。因為這是勒索。要改變這樣的現狀,美芬須要學會設定界限。即是她只付贍養媽媽的那份金錢,其他支出要求則要有界限和意識。若不這樣做,只會助長大姊的貪婪,使她永不知足。其實,學會設限,就是在告知對方不可以任意行事,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學會不理閒言閒語 (Ignore gossip )

大姊得不到她想要的東西,當然不會輕易罷休。她四出在親友面前捏造是非,使美芬的名聲在親友圈中大大受損。美芬最初感到受壓,想息事寧人。後來想深一層,這樣做只會落入大姊的圈套,受她牽制。況且,用一輩子的努力去滿足大姊的貪婪欲望,她也覺得不值。是的,人生在世,總沒辦法討好所有人,令所有人滿意;特別是對方提出無理的要求。唯有凡事對得起天地良心,自己知道自己做好了便算;別人沒有建設性的閒言,唯有選擇不聽、不理會。

聖經說:「人看自己一切所行的,都是正直的;耶和華卻衡量人心。」(箴言21:2) 

馬燕盈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理性與感性:從兒童的左右腦發展看教養方式

梁太對六歲的兒子關愛有加,他們的關係一向良好。有一晚,兒子半夜醒來喊媽媽,把梁太弄醒了。她立刻去到兒子的房間,了解情況。兒子喊道:「你永遠不跟我說『睡前故事』,我嬲你!」梁太直言:「我從來不知道你想我跟你說『睡前故事』啊!」兒子嚷:「你對我不好,我不喜歡你!」梁太大惑不解!她打算向兒子解釋自己對他的關懷及愛護,但是在兒子情緒高漲時,梁太擔心理性分析使兒子情緒升溫。如果你是梁太,你會怎樣回應呢?

精神醫學臨床教授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及心理治療師蒂娜‧布萊森(Tina Payne Bryson)編寫的The Whole-Brain Child: 12 Strategies to Nurture Your Child’s Developing Mind提及我們的大腦分為左右兩半:左腦負責邏輯、文字、線性分析和法則理解;右腦則負責情緒,處理非語言交流及專注於理解整全大局。兒童的大腦發育有幾個特徵:首先,兒童(尤其是初生至三歲)的大腦普遍是右腦主導的;當下的情緒往往凌駕邏輯及理性分析。這樣可以解釋上述兒子專注在當下的憤怒,未必考慮到母親平時的照顧。其次,兒童左右腦的發展同樣重要。側重左腦發展而缺乏右腦發展,或會導致生活在情感沙漠中,無法理解自己和他人。相反,側重右腦發展而缺乏左腦發展,便促使情緒氾濫,缺乏理性分析的生活。再者,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整合程度對兒童的發展有深遠影響。雖然大腦的成熟度某程度取決於基因,但是左右腦的整合程度會受日常經驗(包括教養、學習和與人互動)所影響。總括而言,在日常生活中,父母如何與兒童互動及回應兒童的需要正正是兒童大腦發展的關鍵。

回到上述事件,梁太一方面希望向兒子指出「未有說『睡前故事』」等於「媽媽對你不好」的邏輯謬誤,並解釋她未知道兒子希望有『睡前故事』時間。如果早點知道,她樂意配合。說教、強調理性分析是左腦的回應(Left-brain response)。無可否認,如果兒子能從事件中學習邏輯分析、因果關係,是能幫助左腦發展的。但是,當兒子正處於情緒激動時,恐怕這些「忠言」變得不堪入耳。然而,比較可取的回應方法是先作出右腦的回應(Right-brain response)──回應兒子的感受,照顧兒子情感上的需要。在與兒子情緒連繫(Emotionally attuned)後,可漸進地分析事件,從右腦的回應轉換至左腦的回應,有助強化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整合。梁太嘗試回應兒子的情緒的時候,可以輕輕撫摸他的背部,溫柔地說:「你想到我沒有跟你說『睡前故事』,很憤怒吧?」兒子接著說:「你把時間都花在妹妹身上!」梁太說:「妹妹出世後,我和爸爸要照顧她,你感到不公平,對吧?」梁太繼續回應兒子的情緒。兒子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被了解,慢慢平靜下來。第二天,梁太向兒子解釋她的愛從來沒有改變,兒子也體諒父母要照顧妹妹。母子之間多了默契,多了諒解。

綜合以上所述,父母與兒童互動時,先反映兒童情感上的需要及作出適切安撫,然後漸進地採用理性回應,更能幫助兒童左右腦的連接及發展。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理性與感性:培育的反思

「知識就是力量」這口號在上世紀未開始流行,至今仍有不少教育群體使用。口號源於西方教育機構,而現今在世界各地都普遍被接納及使用。當然,知識不只是吸納資料,而是資料透過經驗或分析對某個課題的認識。香港的教育制度較為側重理性分析去增長知識,考試評核普遍以知識為標準,經理性分析後的知識高就可拿到最好的成績,而好的考試成績就成為進入頂尖學校的入場卷。因為感性能力的標準較含糊,又沒有成績為升學的功能,除非情緒出現嚴重的問題,否則也不會處理。即使感性的學習被認為是重要,都在正規教育(formal education)上定為次要或被忽略。另外,在現代唯理主義的影響下,教育制度也認為理性的訓練是可以制衡及控制感性帶來的情緒。

有趣的是,不少研究發現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往往是以感性而非理性主導的,甚至有學者認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決定都是感性的決定。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要以人的理性去控制感性的表現屬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們可否考慮其他方式的學習?例如,用好的行為去正面地影響感性的表現。

聖經創世記有一個故事,故事描述兩兄弟,兄名該隱,弟名亞伯。兩兄弟拿不同的供物獻給神,神看中了弟弟亞伯的供物,因為亞伯的心意和祭物較為貴重。兄長該隱因而不滿,神對他說:「你為甚麼忿怒呢?你為甚麼垂頭喪氣呢?你若行得好,豈不可以抬起頭來嗎?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口了;它要纏住你,你卻要制伏它。」(創世記4章6-7節,聖經新譯本)。故事很有意思之處是行為與情緒有互動的關係,如果行為屬好的,情緒可有改善;相反地,如果行為屬不好的,情緒可更失控,甚至導致犯下更大的錯。故事中的後果是該隱把弟弟亞伯殺了。

丹尼爾‧卡尼曼是曾獲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他具體指出行為可影響情緒。如果把鉛筆橫放入口中,使面部肌肉形成微笑的樣子,你的心情會較正面及較愉快;相反地,如果把鉛筆豎直地放入口中,使面部肌肉形成皺眉頭的樣子,你的心情則會較淒慘。卡尼曼於2013年在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中演講時,使用鉛筆在口中的實驗,向與會者指出行為怎樣可以影響情緒。

現時一些非正規教育(informal education)機構,甚至教育組織,也開始重視行為的訓練,如西方國家的大學一般已不單看成績,也參考申請人的「課外活動」及其他表現,作最後取錄的決定。不過,因為學業成績仍有較客觀的標準,很多高等學院還是採用考試成綪為收生的依歸。若我們認為一個人的「成功」和喜樂是建基於全人的發展和重視感性的培育,那麼非正規的教育機構(如教會)可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要注意的是它們不受時代的壓力,只重視理性的知識,而是同樣地著重好的行為,作為感性的培育。曾有一位律法師問耶穌,他如何可得永生(改變的生命),耶穌回答說:「你就這樣(按神的吩咐)做吧。」

雷建華牧師

理性與感性:假設後果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張太太今天提早放工回家。當她開門進入大廳的時候,好像聞到了她最討厭的煙味。隨著煙味追溯,來到兒子的房間;從門隙看見他正在吸煙。她心情突然緊張起來,本想衝進房間把兒子大罵一頓;但是記得好朋友梁太太的說話及經驗:兒子已經長大了,不能夠隨便責罵,而且也沒有什麼用處。她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回到自己房間,想了大半個小時,終於構思出一個辦法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與丈夫談話,刻意問及吸煙對身體有什麼害處。她丈夫有見太太平日很少請教他某些問題,於是侃侃而談吸煙的害處。其實,張太太是希望說給坐在飯桌旁邊的兒子聽。但是,當她發覺兒子並沒有反應的時候,補充了以下一段說話:「對啊!吸煙可以致癌的。你看,樓下何伯長期吸煙,最近不是過身了嗎?所以,千期不要學他,一支煙也不能吸。『食(吸)死人』呀!」

不過,張先生知道何伯是在兩星期前的一次交通意外中,不幸過世的。沒錯,他可算是一個「煙鏟」(煙不離手的人),而且生前經常身體不適,有慢性的咳嗽,經常看醫生。其實這次意外也是因為他匆忙去求醫而橫過馬路,被車撞倒的。

從上述的談話中,我們可以看見張太太有部分的說話是對的。但是她把某人的死亡與吸煙連成因果關係,卻是不對;犯了邏輯性的錯誤,稱為「確認後果謬論」(affirming the consequent fallacy)。當然,張太太的結論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吸煙危害健康,且有大量的科學證據支持。只不過她把別人的死亡,在沒有證據之下歸咎於吸煙則是錯誤。至於,一支煙能引致癌症,應該是誇張了一些,相信是苦口婆心的說話而已。

這個謬論的原理是把成因與後果的關係絕對化了。吸煙確實可以使人因病而死,但死亡卻不一定是吸煙導致。例如:晚上停電,以致房間非常黑暗。常理告訴我們,大部分時間房間黑暗並不是因為停電,而是尚未開燈。

聖經約翰福音九章一至十二節記載,有一個生下來就瞎眼的人,耶穌的門徒因他問耶穌,究竟是誰人犯了罪呢?是他,還是他的父母呢?門徒的思想可算得上是犯了這「確認後果謬論」。雖然犯罪可以導致失明,就如嫖妓引致性病,或是酗酒的人錯誤地喝了甲醇,是可以引致瞎眼的。但是,瞎眼的人並不一定是犯了罪,而是有很多其他成因,甚至是找不出原因。不過,耶穌就用這個失明的人作了一件事,「要在他身上彰顯神的作為」。他用唾沫和了泥,抹在他的眼睛上,叫他往西羅亞池子去洗。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

其實這個謬論並不罕見,在日常生活中,有時不知不覺便出現了。故此,我們在下結論的時候,應該再一次想想因果關係。另一方面,也有人相反地不肯承認實在的因果關係,雖然證據確鑿。以吸煙為例,仍然有不少吸煙者不相信吸煙可以致癌,又用這原因繼續吸煙,甚至使周遭的人被迫吸「二手煙」。這便稱為「否定後果謬論」(denying the consequence fallacy)。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情緒騎劫

一對戀人正為移民問題多次爭吵,男方希望短時間內移民加拿大,女方因要照顧家庭而堅持留在香港。雙方就著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男方一怒之下向女方揮掌,喝道:「你好自私!」然後匆匆離開。冷靜一會後,男方後悔自己未能體諒女方的感受及作理性分析。因為一想到未必能移民,便感到十分焦慮、失望,甚至憤怒,繼而動武。

我們大腦的新皮層(Neocortex)為認知區域,負責邏輯、計劃及言語風;而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則負責情緒、行為及記憶等功能。當中的杏仁核負責「應戰、逃跑及僵持」(Fight, Flight and Freeze)反應。當我們面對危險或出現激烈的情緒,例如:恐懼、焦慮、憤怒、抑鬱等,大腦內的杏仁核(Amygdala)會「先發制人」;在我們未來得及作理性分析時,杏仁核已在處理情緒。同時,大腦會釋放壓力荷爾蒙及腎上腺素,使我們心跳加速、肌肉緊、呼吸加快;杏仁核立即決定「應戰、逃跑及僵持」反應,直接行動。

這個機制對我們生存非常有用,比如說,我們在森林裡行走,突然跳出一隻大老虎,就是杏仁核驅使我們立即逃跑,保著性命。然而,當我們腦袋被強烈情緒充斥,未能作出理性的決定,便是「情緒騎劫」(Emotional Hijacking)。就以上述戀人的故事中的男方為例,他與女方談及移民時遇意見分歧,吵得面紅耳赤之際,他腦袋被強烈的焦慮、失望及憤怒充斥著,被情緒騎劫了。他未能作出理性分析,因而作出攻擊女方的「應戰」行為。

其實,當感到被情緒騎劫,我們需要先冷靜下來。筆者建議以下方法:

  1. 留意呼吸,感受一呼一吸,覺察當下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我們也可以深呼吸數次,透過專注呼吸慢慢讓自己平靜下來。那麼,我們便能騰出空間理性分析事件,不被情緒「拖著走」。
  2. 如事件或人激發起我們的強烈情緒,可考慮先離開現場;令自己冷靜,深呼吸讓自己放鬆心情,避免正面衝突。試想想,如果上述的男方能夠先停止對話或離開現場,了解自己的情緒、思想、身體反應及行動傾向後,再分析如何與女方理性討論,暴力事件便能避免了。

鄧朗然

臨床心理學家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