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可以把所有「壞孩子」變乖嗎?

兒童及青年精神科經常要處理許多不同類型的心理、精神和行為的問題。相對成年人的精神科障礙,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的障礙較為複雜:除了要考慮一般像成年人一樣因壓力而成的情緒問題,兒童及青少年亦會因發展障礙和其他生理上的狀況而影響其情緒及行為。他們被帶往見精神科醫生尋求協助,往往是因為家長、老師或社工發現個案有異常的行為。

這些孩子可能被形容為「懶」、「曳」、「冇禮貌」、「大脾氣」,甚至有「暴力傾向」等等。然而,這些行為的背後,可以包括林林總總的腦部發展障礙的狀況,常見的包括有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以徵狀而言,他們可能呈現為衝動控制疾患( Impulse Control Disorder)、對立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行為規範障礙症(Conduct Disorder)、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社交恐懼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或是其他情緒病,如焦慮症、抑鬱症等等。

在華人家庭,普遍重視孩子的教育,三字經中亦有﹕養不教、父之過!在幼兒教育方面,更有「贏在起跑線」的心態!小孩子進入幼兒園前,已開始參與不同的遊戲活動小組(Play group),假如個別幼兒在腦部發展方面有甚麼障礙,便容易在學前時期已顯露出來,

香港自1993年起,小學教育推行全日制,一些腦部發展的障礙,尤其是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便在教育界及父母之間特別引起關注!根據醫管局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數字,自2000年起,ADHD的轉介個案大幅增加(Data source)。 以往孩子只需要上學數小時,功課也不多,興趣班也不普及,所以課堂以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自由發揮。假如有任何專注力或是過度活躍的問題,也因觀察時間短,對專注力的要求並不太高,一年復一年,孩子便長大了。

每個ADHD的個案的徵狀和行為問題也不一樣,亦有不少個案是伴隨其他發展或是情緒的問題,令ADHD的行為問題顯得嚴重,當中最常見共病(Co-morbidity)就是自閉症譜系障礙,有些個案當初是因為衝動、暴力行為,被認為是ADHD。筆者後來發現原來個案的衝動行為背後,是因為對別人的情緒表現和行為錯誤地理解,把別人反應過分負面地解讀,他們不理解別人想表達的情緒,而自己亦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以致作出暴力行為。亦有些被認為是專注力失調的,原來是因為他們基於自閉症譜系的特徵,對某些事物有特殊癖好,以致難以專注留心學習,亦不懂留意老師的提示表情及語氣,即使老師已多番提醒,但仍未能叫這些孩子專注,所以,這些個案儘管使用幫助專注力的藥物,亦未能大幅改善行為問題。現時精神科專科治療ADHD的藥物療效可謂已達八成以上,故此,未能有效控制徵狀的話,建議要重新評估個案同時患有其他發展障礙的可能性。

另外,有些看似是ADHD的青少年,有機會是早發性的鬱躁症,所以,任何接受ADHD藥物後,仍未能回復正常行為模式及學習效果的話,必要再請教主診醫生,尋找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莊勁怡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教學人生:《尋仁記》

早前,電視台播出一輯節目,內容是尋回該台20多年前曾經訪談過的對象,以了解他們的現況。其中一集尋回了「投訴王」,「投訴王」雖然已經白髮斑斑,但是作風不改,仍然酷愛投訴。

電視台請來臨床心理學家與他面談,並作出初步判斷,估計他有「自閉症譜系」的問題。這次非正式的臨床診斷不一定準確,卻令我想起「自閉症譜系」人士的苦況。

在我的教育生涯中,遇上不少有「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學生,有時讓我哭笑不得。記得有一位就讀小三的男孩子,他把老師氣得七竅生煙,老師衝口而出命他立即回家。他卻一臉認真地回應:「老師,我沒有零錢乘巴士!」引來哄堂大笑。

笑聲背後,充滿淚水。某次中文課要學習書法,我不准學生拿出毛筆及墨盒,直至完成讀本教學為止。或許是新鮮感的關係,我這小三學生無法自控,硬要取出文房四寶把玩,還弄到四處墨跡斑斑。初出茅廬的我沒有幾道板斧,只懂破口大罵,直至其他同事趕至,強行把他帶離現場。事後,我頗感歉疚!那種心情就像魯迅在《風箏》一文所描述的,想起年少時,因無知而砸爛幼弟的風箏那種悔疚。從這學生的角度去想,他只是對新事物充滿期待,沒有被課堂要求所規範,是沒有惡意的,而我卻要求他遵守既有的規則,這對他來説是有點強人所難了。

某次中秋晚會,操場的一角發生了小風波    那小三學生跟其他同學為爭佔長椅座位而發生爭執。他要獨霸長椅,並唸唸有詞重複「百分百」、「百分百」這幾個字。當有同學試圖坐下,他就壓在同學身上,直至對方知難而退為止。此舉當然令在場學生起哄,家長側目。

老師或同學面對這類孩子,當然感到困擾,但是最痛苦的人卻是他們自己。因為受到不友善的對待之時,他們感到莫名其妙,完全不能理解世界的規範,經常感到迷惘。這情況未必會隨年齡增長而消退,或者會持續一生。因為在面對更複雜的社會之時,更難以立足。好像「投訴王」,多年來無法融入社會及進入職場,常被視為有精神或智力問題。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有能力減低這些傷害嗎?

我認為應先讓所有孩子從小意識到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特性,同時為他們建立一個關愛、共融的環境,從而學習彼此接納。坊間有些劇團提供互動劇場讓孩子了解人的不同特殊性,從了解到諒解;加上老師建立正面互動的氛圍,為學生建立「彼此相愛」的成長環境。

我提及的那位小三學生,在與我相處久了,對我變得十分信任和服從。或者,因為我長年累月關心他,與他深入對談,帶領他嘗試很多新玩意。那時我只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便被其他人戲稱我和他像父子。原來,除了認知之外,愛可以融化人心,使人樂享相處;任何先天的特殊性也可以因為愛而漸漸改變。因此,我們要尋找的東西不是別的,而是「仁愛」。這種認知、同理心及氛圍必須在孩童階段建立,先是改變個人,進而改變社會。

林逸龍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

SEN特兒特教 之 「亞氏保加症」

小儀是一個專業人士,剛剛畢業,成功進入一所大公司工作。她一直成績優異,從小到大學也是在頂尖的名校完成學業,別人看來絕對是人生的勝利組。但是,她跟媽媽的意見總有不同,甚或因而產生了很大的情緒波動,這情況在她進入職場後更見嚴重,近來有自殺的傾向前來尋求幫助。

小儀從小到大在學校裡,是一個數理能力超強的人,但奇怪的是,每次與不同的同學同組做完某些項目之後,都會受到排斥或疏遠。她一直覺得這是因媽媽把自己從一間普通的學校,轉到這名校讀書而引致的不適應,所以心裡常埋怨媽媽幫她作出的轉變。然而,隨著成長,她從高中至大學的生活已習慣了獨來獨往。當進入職場後,上司對她的工作表現十分滿意,因為她一直都是很盡力地去完成工作,但是仍是難於融入同事間談話或相交中,就算試過有同事主動跟她傾談,她也不懂作出回應,甚至會避開那主動跟她接觸的同事。當媽媽知道她的擔心和害怕時,便鼓勵她返回校園讀碩士,再充實好自己才工作,但這個鼓勵卻令小儀覺得媽媽的態度如回到當年,在中學階段迫她去作出轉變。

一直以來,小儀心裡知道自己不是太擅長結交朋友,只在理性上覺得應有社交生活,否則不需要朋友也沒問題;再加上她喜歡獨自研究有關數理或電腦相關的事情。另一方面,因她一直的讀書成績不錯,雖然她常談論的只是自己喜歡的議題,但小儀的父母和老師都從未察覺她的問題嚴重,故一直也未求醫診斷。直至今天,她面對著工作壓力和新環境,加上和媽媽的誤解愈深,才願意前來面見治療師,因此發現她從小已是一個亞氏保加症患者。

自從201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的修正後,在DSM–5(《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中將原本常見自閉症名稱,調整為自閉症譜系障礙,並且將「亞氏保加症」的診斷取消,納入自閉症譜系障礙。因此,如今在醫學上的認定,將亞氏保加症視為自閉症的一種。簡單來說,亞氏保加症的重要特徵,就是社交與非言語交際的困難,因此無法感知他人情緒、難理解字詞背後真正意思,所以很容易在不適合的場合裡說錯話。同時,伴隨著興趣狹窄及重複特定行為,他們常常只對自己喜歡的事有興趣,像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便滿足。另外,他們是喜歡有計劃、順序的規律生活,偶爾的突發事件,可能讓他們覺得焦慮與無助。

其實,亞氏保加症患者有許多美好特質,更像你我一樣渴望被接納、受尊重。他們待人忠誠真摯、工作特別專注投入。然而,亞氏保加症是沒有藥物治療,若要改善其行為,只能靠生活中的對談或輔導機制,好好與其溝通挫敗經驗,疏理及教導其說話策略,讓他們從中一點一滴地學習和改善。

劉潤嬌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婚前/婚後 (Prepare/ Enrich) 關係評估執行師

SEN特兒特教 之 「特殊教育需要」與「學習阻力」(下)

學童抗拒學習或出現「學習阻力」的現象很常見,可以出現在每層教育階段﹕幼稚園、小學、中學或大學,採取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

一名中二ASD學童常因玩電動/網絡遊戲的問題與母親吵架。他可以一整天7至8個小時的玩電動遊戲,累積了很多欠交的功課。母親勸兒子不要玩電動遊戲太久,要求兒子做作業,而且考試快到了,她敦促兒子花時間為考試温習。雖然兒子答應了,但當家中沒有人看管的時候,兒子仍然花很長時間玩電動/網絡遊戲。作母親的試圖設置WiFi密碼,但兒子能夠解開密碼。於是母親把WiFi無線路由器帶回辦公室,確保兒子不能玩網絡遊戲,專心温習。最後,兒子在考試期間將所有試卷留空、一字不填。母親很生氣,她不明白兒子發生了甚麼事。當我會見這年輕人時,他說自己生母親的氣,不做試卷是抗議母親控制他的行為。

「為甚麼學童抗拒學習?」「學習阻力的根源是甚麼?」根源可能在於各種心理、教育和社會因素的交織,這些因素還要聯繫到學生、老師、家庭或環境等層面進行分析,才能了解學童的需要/困難。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童,除了需要面對其特殊需要所引發的困難,他們還像其他孩子一樣,擁有在心理、教育和社會發展等各方面的需要。

從這個案,我們可以從學生、家庭及老師/學校等層面進行分析:

(1)學生層面:學童有自閉症譜系障礙,不善於與母親溝通(認知功能缺失),也難以理解母親的想法和感受(認知功能缺失)。他對學習缺乏興趣,也缺乏自制力(認知功能缺失),電動遊戲把他從學習拉走。

(2)家庭層面:學童來自單親家庭,缺乏父親的管教。母親需要工作,學童在家缺乏監督。母親擔心兒子的學業成績,但兒子並沒有分享母親的擔憂,二人的價值觀非一致。母親把WiFi無線路由器帶回辦公室,期望控制兒子不玩電動/網絡遊戲。兒子表面上鬥不過母親,但他在考試期間將所有試卷留空作為還擊,母子關係陷入權力鬥爭的境況。

(3)老師/學校層面:學童對學習缺乏興趣,他經常在課堂上睡覺,當年中一班的班主任很關心他,當時的欠交功課沒有中二時期那麽嚴重。現在中二班的班主任告訴母親,她需要照顧班上30個學生,沒有多餘的時間照顧她的兒子。學校社工在收到老師的投訴時會召見學童,但這對改善學童的學習和過長時間打電動遊戲的行為並沒有多大幫助。

當兒子和母親都能夠平靜的坐下來,由輔導員導引他們進行溝通,明白雙方對學習和玩電動遊戲時間的期望,訂立共同改善的目標。兒子接受改善其認知功能的訓練,增強自我控制能力,也嘗試從母親的角度看事情,協助母親做家務。母子相處的情況逐漸好轉,衝突減少了,兒子學習面對他沒有完成考試而面臨留班的後果,學習以協商的方法解決問題。

當學童出現「抗拒學習」、「學習阻力」的現象時,我們需要從多角度/層面分析情況來幫助他們。及早尋求專業輔導,可避免學童和家長都陷入無休止的爭鬥,弄得雙方筋疲力盡。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認知功能」與「自閉症譜系障礙」(下)

在這個專欄中,陳醫生曾寫過關於「不合群的小希」的一些特徵,例如小朋友們在台上跟著音樂跳舞時,小希只是站在一旁不知所謂地做一些無意識的動作,好像完全不知道是在台上表演。他對玩具的喜好十分執著,只喜歡玩玩具車,而且特別注意車輪的部分,也特別喜歡把車子排列。工人姐姐帶他到平台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時,他總是愛獨自玩他的玩具小汽車,當看見其他小朋友也有玩具汽車時,便跑去拿別人的玩具汽車然後自己玩,完全不合群。當媽媽跟醫生談論小希的問題時,坐在媽媽身旁的他卻是全神貫注地把玩玩具小汽車,對他周圍發生的事情全不注意或不感興趣。小希的行為表現,與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兒童的情況十分相似。

ASD兒童的核心困難顯現於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領域。現把三項較常見的臨床徵狀﹕語言及溝通困難、非語言溝通困難、社交交流與互動困難,連繫到缺失的「認知功能」 (放在括號中)作舉隅,並作出一些支援建議:ASD學童所專注的範圍較為狹窄,可能出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情況,影響其視覺、語言和聽覺信息的接收 (接收信息不清晰)。他們的詞彙貧乏或只懂複述一些詞彙或模仿手勢而未明當中含意,尤其是一些比較抽象的語言或指示的含意,未能掌握抽象的概念和相關的知識 (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小希對周圍發生的事情所產生的信息接收不清晰,因此其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或不懂作出相應的回應。當到平台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時,看見其他小朋友也有玩具汽車便跑去拿來自己玩,反映他缺乏社交交流與互動技巧,亦不懂分析拿別人的玩具汽車有何不對(不懂界定問題)。。

ASD學童與人相處時欠缺技巧,也欠缺同理心,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以自我為中心的溝通模式);亦較難理解社交上的「潛規則」,以至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他們亦較難運用非語言溝通技巧與人交流(缺乏溝通工具),例如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說話時不懂考慮別人的感受,也會給人一種沒有禮貌的感覺。因此較難與朋輩建立友誼。

在教導ASD學童時,父母或師長若習慣使用嚴厲及否定性的用語,例如﹕「不要碰那個!」「不可以大聲說話!」容易引發ASD學童的負面情緒,因他們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當聽到這些負面指令時,會以為你想控制他們,不願意服從或會感到被不公平對待而產生情緒失控。認知取向的導引方法:說話時,重要的是要考慮學童的感受並保持一致,讓他們了解指令背後的原因。例如可以說:「請放下你的手,用你的眼睛看,因為這裡有指示寫著『不可用手觸摸』。」這種措辭方法可以導引學童思考並區分怎樣做才是對與錯,並明白指令背後的原因。若運用非語言的指導,包括身體姿勢和面部表情,像站在學童身邊、揚起眉毛、手指放嘴唇表示保持安靜,比提高說話聲音能更有效控制學童的行為。ASD學童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因此需導引他們明白你臉上的表情或非語言指示的含意。

教導ASD學童時,需明白他們行背後的原因,連繫到缺失的「認知功能」,才能選取有效的導引方法幫助他們。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認知功能」與「自閉症譜系障礙」(上)

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的核心困難顯現於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領域。每位ASD兒童的表現都不相同,可以有很大差異。一般較常見的臨床徵狀包括:

(一) 語言及溝通困難:詞彙貧乏或誤解,因而影響與人溝通相處的能力。

(二) 非語言溝通困難:較難運用非語言溝通技巧與人交流,例如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也會給人一種沒有禮貌的感覺。

(三) 社交交流與互動困難:社交表現可以是冷漠、被動,或過分熱情。與人相處時欠缺技巧,較難與朋輩建立友誼;也欠缺同理心,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亦較難理解社交上的「潛規則」,以至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例如面對陌生人或師長時不懂忌諱。

(四) 重複及固執行為:如轉動車輪、排列物品、反覆觀看同一影片、重複詢問同一問題等。較難適應生活上的轉變,例如行走路線、食物種類、及對於生活上的小改變會產生強烈的情緒反應等。

(五) 狹隘興趣:如喜愛背誦巴士路線、地鐵站名、汽車型號、日曆、動植物等資料及數據。

專家對ASD的診斷標準隨著時間而改變。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的診斷和統計手冊第五版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s Diagnostic & Statistical Manual, DSM-V) 於2013年更新了診斷ASD的標準。在香港,ASD兒童的診斷也是依據DSM的標準。美國兒科學會於2020年出版了一份「識別、評估和管理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臨床報告,作為臨床醫生提供兒科護理的指引 (Hyman & Levy, et.al. 2020),報告描述ASD是一種常見的神經發育障礙。據報導,在美國的普遍率為每 59名兒童中就有1名(約 1.7%)。報告指出,ASD的兒童和青少年在行為、教育、健康、休閒、家庭支持和其他方面都有服務需求,因為ASD在18個月大時便可以在初級保健(primary care)的過程中被診斷出來,故建議可以及早運用「實證為本」的干預措施 (evidence-based interventions) 來幫助改善其功能。

與任何其他認知訓練相比,霍思坦教授(Prof. R. Feuerstein) 的方法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半個世紀以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通過它在學習潛能上發生了巨大的轉變(Feuerstein et al. 2006)。ASD學童在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的領域均出現困難,現把部分徵狀從「認知功能」的角度來分析﹕

(1)接收信息不清晰:由於ASD人士所專注的範圍較為狹窄,可能出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情況,影響其視覺、語言和聽覺信息的接收。因而影響其語言及非語言溝通和社交交流與互動能力的發展;

(2)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除了因(1) 接收信息不清晰而影響其語言能力的發展,ASD人士較難理解一些比較抽象的語言或指示的含意,未能掌握抽象的概念和相關的知識,也影響了口語和文字上的表達。學童會在作文或涉及分享感受這類題目出現困難;

(3)缺乏擬訂計劃能力:ASD人士有重複及固執行為的情況,影響其訂定學習目標、組織學習內容和安排生活作息時間規律等能力。

霍思坦教授認為,ASD人士的「認知結構」是可以通過「導引學習」(Mediated Learning) 的技巧來矯正其缺失的「認知功能」,克服因其神經發育障礙引發的困難。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為特殊兒童媽媽加油打氣

自閉症譜系障礙(ASD)的兒童半數有過動、情緒及行為等問題,其中約有三成的ASD患者智商低於70,即同時有不同程度的智力發展障礙。Anna的兒子便屬於這類兒童,在特殊學校就讀。

Anna總是給人冷靜能幹的感覺,這位昔日的女強人在兒子4歲確診自閉症,同時也有中度弱智時,便離開大機構的管理層工作,去學了三套治療法,自己在家home schooling教導兒子一年多,及後都繼續做全職母親。現今兒子已經18歲了,「生活中最困難的是甚麼?怎樣克服?哪些是最好的幫助?」我問她。她回說﹕「多年來最艱難的是面對父子倆的不和,因為父子之間溝通不來,老公不懂得和阿仔相處,引發許多張力、打罵不斷,甚至肢體衝突,令全家人都難以面對,我尤其覺得難受,唯有盡量在家與阿仔一起,避免老公與阿仔獨處。每當他們擦出火花時,我便介入安撫雙方,盡量舒緩他們的緊張情緒。」

Anna的先生兩年前退休,現在成了Anna的得力助手。「老公以前和阿仔相處很火爆,現在可能因為年紀大了,又沒有了工作壓力,脾氣也收斂了許多。現在他幫阿仔上廁所、沐浴等工作,令我感覺輕鬆了。另外,支援是非常需要的,適時出現的幫助和鼓勵是最好的。有一次阿仔和老公吵了架,幸好得到一位相熟的叔叔協助外出,當阿仔話要去廁所的時候,那位叔叔二話不說便帶了阿仔去廁所。」

Anna說自從當上全職媽媽,要照顧家中各人的生活,還要關顧他們的感受,感覺身心疲累。「多年來你有關顧自己嗎?」「啊…(恍然大悟)真的沒怎麼關顧自己,但在我快撐不下去時,便會去買些東西給自己!平時我不捨得買的心頭好,在生日時,便為自己買一份生日禮物,這是最大的滿足。」我們在笑言中帶著一絲無奈。我感慨,坊間為特殊兒童媽媽加油打氣的人實在寥寥可數。

「你有向神抱怨嗎?」「我的性格有許多菱角,年輕時凡事過得太順利,所以不懂得去關顧人;反而在這十幾年的『不順利』,跌跌踫踫,流下很多眼淚,我漸漸學會放低自己,首先放低是我的『驕傲』。現在的我不敢問上帝『為甚麼』,只會問『我要怎樣面對』。我也有好驚的時候。的確,有些事情無論你有多能幹都無能為力,但我在當中漸漸領悟到﹕凡事總有出路,要常存盼望;預咗這是神賜給我的試練,考驗我能付出多少愛,多少忍耐,凡事不去計較,…」說著說著,Anna哽咽起來:「我覺得自己的力量是從神而來,每當感覺漫漫長路,捱得好辛苦時,上帝賜給我有內心的平安和喜樂及實在的盼望!感恩有這個經歷。我明白自己不是完美,並非甚麼都做得到,這個『放下』使我能夠與更多人融合,得到其他朋友的支持。」Anna領悟到,做特殊兒童媽媽這個經歷對自己的意義,是生命的改變,並學習放低自己的驕傲,接納自己的能力有限,並更多倚靠上帝。

在特殊兒童的家庭中,母親往往是主要照顧者。父親對母親的支持及參與親子照顧,對媽媽來說極為珍貴,亦是家中莫大的資源。縱然大部分特殊兒童的父母飽受負面情緒困擾,但亦有部分家長能夠維持心理健康,展現出心理回彈力,找到人生的新意義。

劉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經理

SEN特兒特教 之 不合群的小希

小希的媽媽張太是一位上市公司的高層,丈夫是資訊科技工程師,兩人年紀較長才結婚,故婚後希望盡快生小孩。兩年半前,終於生了小希,夫妻倆都很高興,十分愛惜這份上天賜予的珍貴禮物。

這天,張太坐在我面前,一副擔憂的表情…原來,就讀幼兒班的小希最近參加一個聖誕節表演節目,當表演開始時,張太發覺站在台上的兒子,不像其他孩子那樣跟著音樂跳舞,只是呆呆地站著,做一些無意識的動作;當其他小朋友戴著聖誕小紅帽,小希卻把小紅帽扯下來,並扔在地上。表演結束後,聽著其他家長興高采烈地談論自己子女的表演,張太心裡覺得很丟臉,「為甚麼小希是那麼不合群?好像他完全不知道今天是在作表演?」

小希媽媽懷孕過程十分順利,孩子足月出世,之後的身體發展都很正常,唯獨說話比較遲緩,差不多兩歲才懂得叫爸爸媽媽。成長中,他對於圖片和物件的認知都沒有問題,可以在書上指出正確的圖片,只是不肯講出來,而父母也覺得他應該是沒有甚麼不妥。他對玩具的喜好也十分執著,只喜歡玩車,而且特別注意車輪的部分,也特別喜歡把車子排列。工人姐姐帶她到平台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時,他總愛獨自去玩弄自己的小汽車,當看見其他小朋友也有汽車時,他便跑過去要拿別人的汽車給自己玩。所以,在大家眼中,他只是一位不合群的小希。

當張太說到這裡,輕輕嘆了一口氣。她說:「我感覺很失望,為甚麼偏偏生了一個不正常的小朋友,我如何教養他?他將來長大是否不會懂得同人相處?他是否注定是失敗的人生?」回看坐在張太身旁的小希,正在全神貫注地把玩著手中的小汽車。我說:「不用太擔心!對了,小希是否有些過人之處?」「對呀!他對數字特別有興趣,可以從1數到100。」

「初步看來,小希有些自閉症譜系障礙的症狀,但需要給他安排做一些評估。張太,不用太擔心,很多患自閉症的小朋友,若智力正常,他們在某方面會具特殊的天賦,能達到與別不同的創作或成就。曾有不少偉大的發明家、創作家、企業家、表演者,都是確診或懷疑患有自閉症的患者。若能及早診斷,也可安排他們接受社交、或其他合適的訓練,以幫助他們克服各種困難。」

「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 腹中的胎兒是他的賞賜。」〈詩篇127﹕3〉

陳潔芝醫生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