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22banner

陳先生經常工作疲於奔命,結果因常作感冒而服藥,但卻不見好轉;又常常頭痛,最後被家庭醫生轉介到腦專科作各樣的檢查,當然亦看看有沒有更嚴重的病,包括腦瘤,結果可說是「空驚一場」,沒有甚麼明顯的病徵。不過,因查出有兩項不正常的指數,故仍需要進一步作檢查,此舉令陳先生感到重大經濟及心理壓力,健康何價?病因無法確定,但已花費了數以萬計的金錢!

以上只是一個病例,但其實雷同的情況真是多不勝數,雖然病徵各有不同,但背後的原因大都是對疾病的理解不足,或是一知半解;再加上各樣對嚴重病徵的畏懼心理,或諱疾忌醫,結果不願找醫生作定期檢查或診斷,甚或相反地不斷尋求專家確診,疑慮總是揮之不去。

事實上,現代科學相比數十年前已突飛猛進,以前不少病逝的人往往是死因不明,醫生多感無能為力或仁心乏術。在今日,增多了不少醫學測試,連身體檢查的方法也層出不窮,斷症的高效能亦是從前的數倍;當然,治病的科技也更先進。因此,在生病時,抱有「病得醫治」的期待和願望亦相應增加,這都是形成不少錯誤求醫心態的原因之一,往往令人走向極端,不能醫、法、理、情兼備,重蹈覆轍昔日「曹操將軍頭痛不癒,後因多疑殺害了中國名醫華佗」之教訓!

若要防備這種「不合情、不合理」的心態與行為,我們該作甚麼?容讓我總結一下所談論的重點:

(1)我們應提升自己對疾病的認識層面,預防勝於治療!若有一些頑固病徵,屢次服用一般藥物而未癒,便該早日求醫,病從淺中醫。

(2)一般情況,家庭醫生會把不能痊癒的病人轉介到專科作進一步的確診,但家庭醫生及專科醫生不應隨意作不必要的檢查,除非有一定的懷疑,故病人也不該作無理的強求。

(3)若經過合理的檢查,結果仍查不出有任何毛病,病人便該放心釋懷。本人常鼓勵基督教的信徒 ﹕「應當毫無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恩的心,把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這樣, 神所賜超過人能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腓立比書4﹕6-7〉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May22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8近年來,病人對醫療技術及醫護人員的要求和期望漸增,當身體遇上不適的時候,如經濟能力許可的話,病人傾向找比較有名氣的醫生甚至專科醫生來治理,希望在短時間之內,能夠對症下藥並作出最合適的治療。事實上,亦有很多病人都能享受到醫學昌明所帶來的好處。

不過,有些人卻把現今的西方醫學神話化,憧憬著﹕只要能找到最好的醫院和最有名氣的醫生,一切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藥到病除。但儘管醫護人員已盡力提供合適的治療,有時候,病人的情況仍會未如理想,或沒有改善的跡象。如發現醫生並沒有考慮某些可能的診斷或治療的時候,病人及家屬可能亦會因此向醫護人員作出投訴或甚至提出專業疏忽索償。

以筆者所理解,對疾病作出診斷的時候,醫護人員特別是醫生,需要整體考慮病人過往的醫療病歴、病人求診時臨床的身體狀況和病徵,並在有需要的時候借助高科技的醫療設備所得出的檢查結果。這有如砌圖一樣,要將相當的砌圖方塊拼合起來才能看到有關的圖案,萬一在過程當中缺少了一些重要的方塊,可能會出現不同的看法和結論。另外,就算醫生能得出正確的診斷,不同的人對相同的治療亦有不同的反應。

由於幾年前英國最高法院曾作出判決,將醫生的謹慎責任提高,為避免收到病人或其家屬的投訴或起訴,可能有醫生會將較嚴重疾病但有相似病徵的可能性向病人指出,並建議病人作出進一步的檢查或向不同的專科醫生作出諮詢。對醫生來說固然是一種保障,但對於那些不了解醫學或只有一知半解醫學知識的普通病人來說,「有可能患上嚴重疾病」的說法會帶來沉重的心理壓力。

案中的陳先生,除花費不少額外的費用外,在未收到有進一步的檢查或諮詢結果之前,日夜不斷擔心自己的病況。而最後的檢查結果卻顯示他的身體狀況未如想像中那般的嚴重,讓他質疑之前所做的一切檢查或諮詢是否有絕對需要。這對病人來說又有何益處呢?

的確,醫生對病人有一定的照顧責任,但所謂 「醫者父母心」,期望醫生都能待他們的病人如同子女,用愛心照顧他們不同的需要,盡量減少病人不必要的憂慮,能夠在自身的保障和病人的利益當中取得平衡。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凡你們所做的都要憑愛心而做。」〈哥林多前書16:13-14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
2018May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