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盛生命的教育

近年教育界愈來愈重視生命教育,這是一件好事!然而何謂『生命教育』卻眾說紛紜,因為在後現代洪流之下,連生命的含意、意義和價值都難以有共識,而教育的定義和方法亦趨多元化。我們在推動生命教育之前,必須決定它的定位。

筆者欣賞在2008年吳庶深教授及胥嘉芳博士在「生命教育的意義與內涵:中港台兩岸三地初探」一文中,為生命教育提出以下的定義:「『生命教育』不僅為全人教育的理念,亦為具體的教育方案或課程,目的為促進個人生理、心理、社會、道德及靈性各方面的均衡發展,以建立自己與他人、環境以及宇宙之相互尊重與和諧共處的關係,協助其追求生命的意義和價值,以期達到健康和正面的人生。」

筆者認為『生命教育』乃為全人成長與健康,包括身體、情緒、認知、群性與靈性的健康,提供全面的教導、培育與關懷 (參「心靈關懷與牧養」模式)。這正是保羅所教導:「…凡是真實的、莊重的、公正的、純潔的、可愛的、聲譽好的,無論是甚麼美德、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應當思念。」〈腓立比書4﹕8〉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關懷貧窮學校:「好撒瑪利亞人」的學校

從其網站的資料,2009年設立的關懷貧窮學校是新福事工協會轄下的一項教育工作,提供學習的平台讓參與者透過體驗式的學習,經歷「看見」、「動慈心」,從而以「行動」回應香港貧窮問題和基層群體的需要。他們的異象是要在扭曲的社會價值中,重建天國愛的文化,讓關懷貧窮成為持續的生活態度,福音成為整全和具體的祝福。機構期望透過教育,讓參與者能具體看到本地貧窮問題狀況,從而引發關注的心,思考如何實踐行公義和好憐憫的聖經教導,活現上帝的性情。更要讓關懷生活化,並主動將關懷貧窮的價值向他人分享,影響更多生命。

其實,我在10多前已非常欣賞這關懷貧窮學校,因為她是一所100%為關懷貧窮而成立的學校。關懷貧窮並不單是學校的一項活動,而是她的核心使命。我認識當時這所學校的義務校長Alex葉漢浩多年,當時他開始在我們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進修時也是我在這裡開始教學的時候。無論是在課堂的學習或校園的生活,Alex的確是 — 坐言起行的「好撒瑪利亞人」。學校就像他一樣,面對著香港官富民窮的實況,不但「看見」和「動慈心」,而真正立刻「有所行動」。

政府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及政策,要紓解民困,可惜的是,有時反而引來的民怨或弄巧成拙而產生新的問題,如實施最低工資中的矛盾;但另一種社會的現況乃是有人只發出抗議的聲音,卻沒有建設性的行動。我們需要的不是永無止息的怨言或言論,乃是有愛心而實際的行動。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關懷貧窮人的上帝 —「因為貧窮人呼求的時候,他就搭救。沒有人幫助的困苦人,他也搭救。」〈詩篇72﹕12〉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加國輔導在線~ 陳老太是否患了認知障礙症呢?

陳老太在疫情前申請入了一間「護老院」,事因她兒女都不是住在温哥華,沒有人照顧她幸她自己有教會一些弟兄姊妹常常照顧她。不過近來教會的肢體發現她出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行為例如她記憶有退化的跡象,影響日常生活。以前她非常獨立,處事沒有困難,但現在她能力已一落千丈。多次她失去一些物件如手機,找不到便指控別人偷竊。情緒大有改變,常常發脾氣情況在過去兩年有惡化的趨勢。結果會友將她轉介給我。為個人私隱,我將這個案以一般類同的個案處理。了解陳老太的個案後,我認為這是典型的認知障礙症的開始。

這兩三年在Covid疫情大流行之下,我們周邊的人身體健康都受不同程度的影響。雖然無法作出統計,但察覺到多了一些人患上不同的病症,尤其是精神病如焦慮症或抑鬱症等。我們當中的長者因失去疫情前一般的生活支援與社交網絡,似乎老化的現象與退化症的徵狀有上升的趨勢。現時世界各地都面對人口老齡化,認知障礙症患者也隨之劇增。相信Covid疫情亦令這趨勢更容易加速。

但是,認知障礙症並非正常老化,而是因患者的腦細胞出現病變,導致腦功能衰退。認知障礙症有不少的分類,其中比較多人認識的是阿茲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亦是最常見的類型,佔所有病例高達75%。其成因未明,現時亦未有根治方法。患者的衰退是漸進式的,而退化的速度不一。患者若及早得医生診斷,接受治療有助緩解徵狀,盡量維持精神和身體上更長的功能。

家人、朋友與社群如教會的關懷與照顧尤其是重要。認識認知障礙症便是重要的第一步。關懷卻不可停於一般的關心,要具有一些具體生活上的規範,並制訂未來的計劃。對患上認知障礙症的老人,我們都要用愛心看顧。「不要嚴厲責備老年人,卻要勸他好像勸父親;…人若不看顧自己的人,尤其不看顧自己一家的人,就是背棄信仰,比不信的人還壞。」〈提摩太前書5﹕1,8〉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每週牧語~在難民潮中再問﹕誰是我的鄰舍?

俄烏戰爭的爆發導致數以百萬計的烏克蘭的人民無家可歸而成為難民,家破人亡,被逼離鄉別井,逃到波蘭和西方不同的國家!同時,不少男士需留守在烏克蘭國土與俄兵作戰,難民之中多數是無依無靠的婦孺,真是可憐!

在香港,雖然我們並未真正感受這些難民帶來的衝擊,但亦可以參與一些救援的工作。其實,難民和新移民都是我們的鄰舍,是香港社會的一份子。目前香港接近85%的人口都是70多年來在不同時代從中國來的「移民」,包括中日戰爭逃到香港的難民,以及他們在港誕下的後裔。

事實上,無論是過去或現時,香港新移民的問題與香港經濟轉型息息相關,不少是低技術工人,不能操流利廣州話而增加了就業的困難;另一些雖是內地專業人士,但來港後又遇上其學歷不被承認等問題。再者,他們亦要面對婚姻與家庭生活的挑戰,包括不少新來港學童學歷銜接的問題;同時,亦需面對被歧視問題,除了語言不通和經濟的差距,還有新移民與舊移民的衝突和經濟保護主義。

在聖經路加福音10章25-37節,主耶穌基督在回應有猶太人背景的律法師之提問時說:「…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誰(才)是我的鄰舍呢?」耶穌便講了好撒瑪利亞人的比喻,指出我們關心的問題該是「怎能成為「好鄰舍」,「憐憫」(關懷) 任何有需要的人(比喻中的撒瑪利亞人一般是被猶太人敵視的),而不單是關心我們自己人。我們要成為新移民及難民的「好鄰舍」!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老師,我應該作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呢?』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怎麼念的呢?』他回答:『你要全心、全性、全力、全意愛主你的 神,並且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耶穌說:『你答得對,你這樣行,就必得生命。』那人想證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回答:『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服,把他打得半死,撇下他一個人就走了。正好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旁邊走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那裡,看見他,也照樣從旁邊走過去了。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旅行來到他那裡,看見了,就動了憐憫的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客店裡照顧他。 第二天,他拿出兩個銀幣交給店主,說:“請你照顧他,額外的開支,我回來的時候必還給你。”你想,這三個人,誰是那個落在強盜手中的人的鄰舍呢?』他說:『是那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作吧。』」〈路加福音10﹕25-37)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禱告﹕為世界各地戰禍及天災人禍

創造天地的真神,掌管歷史的天父:
每當有嚴重破壞傷亡的戰爭及天災人禍,我們總不能不問人間苦難災害有何意義!
在我們迷茫焦慮無助之際,求祢幫助我們少問為何有災難,而多問如何救援!
教我們如何成為和平之子多為難民災民哀痛禱告!
更求祢教導我們更珍惜我們自己的家人與朋友!

主啊!求祢提醒我們在世上都是寄居者、在天上主已為我們預備住處!
在天上再沒有不測風雲之苦痛、沒有旦夕禍福之眼淚!
若這是末日之預兆,願它使我們信徒更努力分享福音永恆的盼望!
願再來之主耶穌快來,使痛哭哀號的人歡喜,使憂愁的人喜樂!

主耶穌曾告訴我們: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要痛哭哀號,世人卻要歡喜;你們要憂愁,但你們的憂愁要變為喜樂。」〈約翰福音16﹕20〉

「我把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使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患難,但你們放心,我已經勝了這世界。」〈約翰福音16﹕33〉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母老虎戰爭之歌」

今年母親節,讓我想起一本2011年出版甚具爭議性的書—美籍華人蔡美兒的《母老虎戰爭之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 (Amy Chua, 2011)。蔡美兒是耶魯大學的法學院教授和知名作家,書中記錄了她怎樣以極度高壓的手段教育兩個充滿自信的女兒。

作者認為,中西方父母心態有三大差異。首先,西方人家長十分關心自己子女的自尊心,擔心他們失敗後會受打擊;而中國(東方)的父母卻不是這樣,他們假定(或期待) 自己的孩子是堅強而不是脆弱的,故此以極度高壓的手段教育他們。其次,東方人養孩子,是小孩欠父母一輩子;反之西方人養孩子,卻是父母欠小孩一輩子。第三,中國(東方)的父母認為自己知道甚麼是最適合孩子,因此不像西方的父母那樣常給孩子有選擇的自由。

筆者認為,中西父母同樣關心自己的孩子,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各有父母教養的模式,中國式較為強制重紀律,而西方較為開放重自由。其實,最好乃是結合平衡中西父母教養的模式,取捨之間要有愛心與智慧。聖經教導:「你們作父(母)親的,不要激怒(provoke)兒女,免得他們灰心喪志(discouraged/disheartened)。」〈歌羅西書3﹕21〉換言之,為人父母的千萬不要無緣無故或有意無意地激動孩子的怒氣,否則結果是令孩子感到無所適從,自我放棄!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香港家庭幸福的指數

香港家庭福利會於2019年委托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團隊開展「香港家庭幸福指數」研究,評估香港家庭的幸福水平。「家庭幸福」被定義為﹕「家庭在與環境互動中履行各項家庭職能、滿足其成員多元需要的能力的狀態。」最後調查結果得出影響香港家庭幸福指數由六個範疇組成:(1)家庭團結;(2)家庭資源;(3)家庭健康;(4)社會連繫;(5)社會資源;(6)生活平衡。

家庭幸福指數由 0 至 10,分數愈高代表家庭幸福水平愈高。香港家庭幸福水平處於「一般」範圍(6.23 分),其中家庭團結(7.41 分)、家庭資源(7.29 分)和家庭健康(6.99 分)達「一般」偏上水平;社會資源(5.19 分)則跌入「偏低」範圍;而社會連繫(4.10 分)和生活平衡(4.45 分)更屬「較差」水平。家庭幸福指數屬「良好」的個案佔樣本的 10.9%,整體指數得 7.86 分,其中家庭團結(8.96分)、家庭資源(8.84 分)和家庭健康(8.55 分)得分超過 8.5,但是生活平衡(5.59 分)的得分則落在「偏低」範圍。

從整體報告總結看出香港家庭幸福指數六個範疇中最大缺乏的是:社會資源、生活平衡和社會連繫,這些都是反映香港2019年在COVID疫情大流行前之社會境況,故此現今的處境的指數一定比先前更差!我們該如何針對社會的缺乏,教會該如何回應呢?

「世人哪!耶和華已經指示你甚麼是善,他向你所要的又是甚麼;無非是要你行公義,好憐憫,謙虛謹慎與你的 神同行。」〈彌迦書6﹕8〉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多元智能(MI)

「多元智能」(Multiple Intelligence)(MI) 是美國哈佛大學迦納教授(Howard Gardner) 在1983年提出的觀念,並於1995年增定的一種智能的理論(存在主義existential)。「多元智能」的定義乃﹕「在實際生活中解決所遭遇問題的能力,提出新的問題來解決的能力,和對自己所屬文化做有價值的創造及服務的能力。」

最初這理論超越了傳统以語文智能(linguistic)及邏輯—數學智能(logical-mathematical)為主的智能理論,除了這兩項智能再加上六項智能,包括內省(自省自制力intrapersonal)、人際(情緒智商 interpersonal)、肢體–動覺(身體靈活性bodily-kinesthetic)、音樂(音樂創意musical)、空間(空間敏銳spatial)、及自然觀察者(生態意識力naturalistic)的智能。

當「多元智能」(MI)的理論被推出的時候,非常受不少社會人士和社會科學家的歡迎,因為它擺脫了高舉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 IQ) 作為衡量「聰明」的智力唯一普及的標準,超越(但並不否定)語文和數學的能力的準則與範圍。這理論也能解決由IQ及知識主義為首或主導的社會階級觀念,擺平又肯定了人類所擁有各樣重要的本能,有助社會平等、彼此欣賞和敬重。雖然不少主流心理學家批評這理論缺乏實證,依賴主觀的判斷,但不少教育界卻喜歡這理論,認為它適用於不同的學生學習的風格。

無論如何,智商及多元智能之理論可說仍是議論紛紛,說明智能之量度的準則仍未有共識,因為智能作為心理學認知學的核心,必需以實證科學作為客觀知識的基礎。從心理學的範疇來說,這是能理解的,但從後現代的角度來看,人的智能被視為超越科學實證的領域,難怪在(約同時發展)「情緒智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理念亦甚備關注 (日後再詳述)。

從牧者的角度作簡短的結論,聖經没有從人的本能為人的智能作出定義 。智者如此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就是聰明。」〈箴言9:10〉 至終人的智慧與聰明乃是以 神為依歸,唯有 神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紓解民困要「濟弱扶傾」

在過去兩年,香港在COVID-19大流行的衝擊中,各行各業都經歷前所未有的打擊和無法彌補的損失。在2021年秋季之時,我們還以為逐漸踏出困境,正慢慢回復「正常」的生活,誰也無法預測到,踏入2022年後更陷入新冠病毒變種病毒株Omicron的攻擊,每天「中招」的市民數達成千上萬。因經濟倒退、限聚措施嚴厲,令不少餐飲業無法經營而倒閉,各行各業失業的人數不斷上升,不少家庭的生計再次陷入危機!

為了紓解民困,香港政府在過去數年也不斷提出各樣的計劃,盡量支援失業的家庭。可是,政府解決民困問題的方案很容易出現「顧此失彼」的現象,若疫情不受控仍無濟於事。時至今天,新冠疫情大流行仍打擊世界每一角落,各地政府也不斷提供各式各樣的援助,如加拿大等的一些先進國家也不例外,主要分別是大部分市民已接種了疫苗,進入與病毒共存的階段。但是,居住各地的人每天仍生活在各樣的困境和心理的陰影之下,各人仍需要多方面的援助才能回復身、心、靈的健康!

筆者認為,以上仍然是流於政府「救火式」的策略。更基本的問題卻是我們社會互關的意識和制度在貧富懸殊的經濟體系下,弱勢群體永遠在任何的危機中是最先和最嚴重的受害者,因他們缺乏基本的資源,無法自救。筆者並非高舉任何一種政制,因所有的政制都有它的利弊,我們更需要建立互愛互關的社會群體。

在聖經的記載,看見昔日上帝教導那些有田有地的以色列人,在豐收時不可盡收,要留下一些給「窮人和寄居的外人」﹕「你們收割你們的莊稼的時候,不可把角落的穀物割盡,也不可拾取你收割時遺下的;把它們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外人;我是耶和華你們的 神。」〈利未記23﹕22〉「濟弱扶傾」可以成為基督徒與教會的社會使命,向法例政策不能兼顧的人伸出援手,伸張基督博愛的信息與精神。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

每週牧語~不能熄滅的愛情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在即。每年2月14日,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香港人都會大肆慶祝,如男女雙方互送鮮花、巧克力等禮物,一起享用浪漫而昂貴的燭光晚餐。

你知道西方情人節傳統的起源嗎?坊間眾說紛紜。根據《天主教百科全書》資料指出,把2月14日定為聖華倫泰日(St. Valentine’s Day),是教宗聖基拉西烏斯一世在西元496年的決定。聖華倫泰是一名傳教士,因反抗羅馬皇帝之命而於西元269年2月14日被處決。有傳說指他被處決前,在監牢裡治癒了獄長女兒失明的雙眼,並在行刑的那天早上給她寫了一封情意綿綿的告別信,落款是:From your Valentine (寄自你的華倫泰)。當天,盲女在他墓前種了一棵開紅花的杏樹,以寄託自己的情思。

但愛是何物?在今日的社會,在男女關係中,不少時間的愛等同性愛,往往有性無愛。相反在不少婚姻的關係中卻是有愛無性,甚至無愛無性,只是一種苦苦經營的關係。關鍵是當事人是否明白愛的真諦。眾所皆知,聖經中最重要有關愛的經文乃保羅的愛章:「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失禮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動怒,不計較人的過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愛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書13﹕4-7〉約翰亦指出﹕「我們愛,因為 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4﹕19〉也因 神是愛。人的愛是自私的,神的愛卻是無私的!

夫妻間之純愛真情便有如聖經一詩人所說:「愛情,眾水不能熄滅,洪流不能淹沒;如果有人拿自己家裡所有的財產去換取愛情,就必被藐視。」〈雅歌8﹕7〉

李耀全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國際總幹事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