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之 屬於孩子真正的權利

最近,在主持的家長講座上,有一位家長在答問環節中提問﹕「我是家長會的常客,又自發地閱讀大量的教育兒童的書籍,但總是不明白無論自己對大兒子有多了解,讓他參加多個提升自信心訓練班,最終的他仍然不夠自信,遇到困難時便退縮,到底是甚麼原因?」我即時反問她﹕何謂自信?因每對父母對孩子的不滿程度多是按自己的主觀標準來作設定。他們的焦點多集中於自己的孩子身上,又或是用以他身邊的同學程度作比較後而下的判斷。我建議家長千萬不要被自己的主觀判斷而弱化了孩子原有的潛質,因為當你不住地加強對孩子培訓的同時,這也是讓孩子不其然會自問﹕「我是否真的那麼差勁呢?」因此,我多分享了一個對自信定義的看法給她參考,那就是有自信的人,是敢於承認自己的弱點而努力作出改善。

明白父母十分重視對孩子的學習權利,但我建議父母應想深一層,對孩子提供怎樣的栽培才是屬於他們真正的權利呢?我們是要透過多重的溝通,父母也要常做自省的心理及思考練習,才能與家人達到共識,包括我的負面情緒現正怎樣運作?我想控制甚麼?在管教之道上我是否非黑即白?孩子的強項有沒有被我埋沒了?請不要看輕這些思考練習,因我們正身處一個數碼科技化的資訊時代,在還未有時間來分清資訊來源的真偽之時,便被快速文化扼殺了客觀的分析機會,而漸漸地讓我們活在「不加思索」的自我良好感覺及自我膨脹的常態中,直至到問題發生後才驚醒起來。我認為一家從追求簡單的生活做起,因這才可生活多點空間作情感交流,並感受彼此善待後的快樂。

「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以致愛人沒有虛假,就當從心彼此切實相愛。」〈彼得前書 122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_May_15_EQ

「EQ家庭接見室」之改變以權勢教養孩童

有家長認為,對孩子屢勸不改的行為,應用嚴厲責罰的態度才可把失控的局面控制下來,並一直信以為是「真的教養孩童」的迷思,究竟當中有著甚麼可能的危機衍生呢?嚴厲的父母是權力的象徵,即家長對孩子執行責備時,兩者已經不再是處於平等的溝通關係,而這種縱向的親子關係,讓孩子無意識地模仿,而漸漸地也想渴望擁有權力的快感。隨後,孩子會開始以全面服從,或是徹底反抗來向家長製造及展示自己能有掌控局勢的實力。因此,當家庭的關係建基在追求權力及虛榮心時,一家人是不會有成長的動力,因它的存在不再讓人思考、不會警告自己作反省、不會教導自己,而只會不住地彼此對抗,直至不能收拾的地步。

曾訪問過無數位學生﹕「當被父母呼喝及責罵時的心情是甚麼?」他們的回應令我感動萬分﹕「內疚和後悔。」他們表示,深知自己犯錯而令父母難過,但當下聽到父母狠狠的惡評時,心裡就不想認錯,因為感到不憤﹕「雙方不開心的同時,為何只有一方才可以用大聲疾呼的語氣來發洩情緒?」因此,我要提醒家長,當執行處罰及用言語作威脅時,孩子只會感到心煩、覺得自己特別愚蠢、也會認為父母不想再注意他,但最不值的代價就是奪去了孩子想進步的活力,最後使他們更頑固、更我行我素。

我認為一家人能相親相愛,必先放下誰輸誰贏的衡量標準,因為「親」是不需要互相比較及用權力來表達的。反之,當你願意選擇拋棄權力時,即能因著對方的優越表現而為他感到快樂,而不是產生妒忌和自卑,這一家人就能與彼此的感覺及生命相連結,又因著心連心而不會感到孤單,更有一起同甘共苦的共同指向。有一位著名心理學家形容這連結狀態,就是一種「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即毫無保留地容許自己親身進入並徹底體驗對方生命的最黑暗處,由此產生對對方的憐憫心腸。我感到很幸運,因為工作能讓我與許多正面對不同難關中掙扎的孩子們及家長們的生命有真實的相連,這讓我明白到,只有看到他們有平安和快樂的那一刻,自己才可真實地相信「夜盡有天明」的盼望,並相信有愛就會有改變的奇蹟。願你和你一家也享受到在無權無勢下的親和威力吧!

「又要讓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作主;你們蒙召歸為一體,也是為了這個緣故。你們要有感謝的心。」〈歌羅西書 3﹕15〉

馬君蕙
EQ訓練研究主任

2019Mar_6EQ

「家庭‧家情」恨鐵不成鋼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7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不同的孩子遇到困難,會有不同的反應。堅毅的孩子會以不屈的精神迎難而上。相反地,一個害怕困難的孩子會選擇逃避。其實勇敢面對困難是一個訓練自己面對逆境的好機會;愈是逃避,就愈難面對困難;人也容易變得沮喪,自尊感也變得低落。家長看到自己子女在艱難路途中跌撞,應該怎様面對?

「過去」「現在」及「未來」

若相信困難總會過去的,只要肯去面對就可以了。家長試將人生際遇分成「過去」、「現在」及「未來」,協助孩子改變對「過去」的看法,用正向心態面對「將來」,此刻,就教育孩子如何經歴「現在」的難關。

個案                                                                                           

曾有一個五人家庭的個案,有父母、大女兒及兩個兒子。兩夫婦關係融洽,子女手足情深,父母讓孩子在快樂及公平的環境下長大。

大女兒自幼懂事,能自我推動學習,對數學有濃厚興趣,今年將會大學畢業。二兒子與大姐關係緊密,並像大姐般勤奮,全科獲得卓越成績。唯獨三兒子由讀小學到現在中五期間,常給人「吊兒郎當」的感覺,是個「冷面笑匠」。他表示自己不想跟大姐和二哥這般辛苦學習,並覺得人生不應只為讀書,認為取得合格的分數便足夠。況且他對將來的職業,未有清晰方向。他希望讓自己在讀書、課外活動與交友三方面取得平衡。近日,幼子經常因未完成數學作業而延誤睡覺,有時會欠交功課,成績有退步跡象。

父母表示幼子作為中五學生,快要應考DSE公開試,應將學業放在首位。明知他怕面對數學而做「逃兵」,對他也沒辦法。他喜歡很多課外活動,例如:健身、足球、鋼琴、電子遊戲,及與衆多好友會面,有空才温書。父母對幼子的學習態度感到憂慮,於是父母尋求家庭輔導,想促進他的學習熱誠及迎難而上的心。

自我分化(Differentiation of Self ) ──子女情感及理智與家庭獨立的過程

輔導員讓父母明白孩子是獨立個體,幼子不會與兄姐一模一樣過生活。幼子的優勢是「相識滿天下」,相信他有一定的社交能力,父母須肯定他這方面的長處,令他在過去成功的事上,得到父母正面讚賞。交友是他的強項,這可能與他和兄姐的排序有關。作為一個四人家庭的新成員,在家庭中要佔一穩定席位,須要有良好社交技巧。幼子風趣幽默,能夠與兄姐融洽相處,是須經過一番磨合,若父母給予幼子加添肯定,對於他往後的社交會起正面效果。

家庭像個小社會,這三姐弟成長比其他獨生孩子成長多㸃考驗,而三弟是個不因循固有模式生活的孩子,他將自己與兄姐「自我分化」岀來。如果是自我分化較低的孩子,他們與家庭成員之間的界限不是太接近,就是太疏離。孩子的自我分化不理想,負面地影響個人成長和家庭關係。個案中幼子是個自我分化高的孩子,他有獨立思考和多方面才能,只是他未選擇現時用心讀書及對未來職業未有清楚方向。父母若能接納他的獨特性,學習放手,能避免不必要的衝突;讓他順利過渡,由依賴、服從到獨立,達致良好的分化。

恨鐵不成鋼

輔導員表示理解父母一方面「肉痛」幼子睡眠不足,怕影響他的健康。另一方面,感到無奈於孩子在時間處理方面未完善,又逃避面對數學困難,這與父母的意願有明顯分歧。父母將幼子與兄姐相比較,對幼子有「恨鐵不成鋼」的心態。他們承認自己未能接受幼子的懶散,怕接觸幼子會起衝突,換來親子關係疏離。

父母與幼子的界限

輔導員邀請幼子來輔導,讓幼子與父母處理過往彼此期望的落差,並訂立將來時間運用的優先次序。大家設立遵守的界線,例如:訂立應付考試的一年計劃,有限度參加課外活動及設定每天回家時間。邀請幼子檢討「過去」在數學科的逃避態度,讓他明白越逃避數學,問題只會愈滾愈大,以至難以面對而感到灰心。父母建議幼子為「將來」前途定立方向,繼而為「現在」作出實際努力。鼓勵他將學習的困難提出來,與兄姐一起商討有效的解決方案。

家庭關係為首要考慮

幼子對比成熟的大姐及二哥,生涯規劃上較幼嫩。輔導中,發現他不為「將來」打算,只知盡情享受「現在」。 若父母視促進家庭關係為重要因素,能透過與幼子深入溝通,多聆聽他,明白他對「將來」的看法,讓他自訂目標,自己負責任地去實踐。父母可以讓他接觸不同行業人士,了解工作情況及所須資歷;讓他擴闊對將來的眼界,為自己的選擇而努力學習,然而最終選擇權仍是在孩子。

人生的路途上,有時易行,有時崎嶇不平,孩子經歷失敗挫折,也未嘗不是好事。父母無須處處保護,父母也明白青年人的未來不一定只看學業成就。父母子女能彼此尊重接納,容許分歧存在。凡事感恩,讓心靈多一點正能量,憑著信心,重新得力去面對日後的挑戰。

 

康志敏 Janet Hong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家庭冶療師
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

 

04JUL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