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人「炒散」選擇的背後

我指教你走智慧的道,引導你行正直的路。你行走的時候,腳步必不會受阻礙;你奔跑的時候,也不會跌倒。《聖經新譯本》〈箴4﹕11-12〉 

在「一試定生死」的現代教育制度中,卓越的文憑試成績能夠把你送進理想大學,享有光輝前途;「滿江紅」的證書卻似「到此為止」的宣判書,要麼選擇迂迴曲折的升學路途,要麼就直赴職場。生於基層家庭的青少年在無法承擔繼續升學的「學債」之下,最終唯有就業一途。就業就有出路?這班剛完成高中課程的青年人,是否已有充足準備進入職場?

 文:教會關懷貧窮網絡
編輯﹕謝芳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字顯示,2016年全港有約308,700名(40%)15至24歲青年從事經濟活動,其餘的大部分仍在學。青年就業人士中有27%從事兼職工作,相比2006年的14%高近1倍;而其中78%從事兼職工作的青年表示因為忙於私人事務、學業及家務,因此以部分時間制工作。從工作能力而言,青年人缺乏工作經驗,技術及知識水平不高,尋找工作的確有難度。但從社會氣氛來說,我們亦不難見到現時不少青年在有選擇的空間下拒絕從事全職工作,反而選擇保障較少的兼職工作,甚至「炒散」,即在多間公司中做散工支取即日的薪金。

每一個年代的人都需要安全感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積極幫助基層年青人進行就業輔導及培訓,其培訓及就業服務督導主任梁振康認為,不是青年人樂意「炒散」,而是社會現況不能帶給青年人心靈最深層,在安全感上的滿足。社會的轉型和變遷其實令工種增多,但工種增多卻不代表向上流動空間增闊。梁主任說:「以完成中學的青少年的資歷來說,他們大可以考取保安牌照當一個全職保安,或直接當一個全職的輪班侍應,兩者都有萬多元月薪,但他們會想:做這些工作,三五年後又可以怎樣?」此外,物價和樓價飛揚,同樣令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欲望降低。不論賺取一萬元還是二萬元月薪,青年人同樣買不起住宅。「既然如此,與其拼命爭取升職加薪,不少青年人寧願安於現狀,花錢在高滿足感的消費上,例如買貴價的珍珠奶茶、常去旅行等。」

基督教迦南堂主任鄭家輝牧師活躍於青少年培訓工作,亦看到現時青少年的工作心態相較過往已有極大的轉變。他不認為是這一代青年人特別差,而是社會已經不同以前。上一代青年人不管是擅長讀書,能夠在眾人中脫穎而出的大學生,還是成績欠佳,轉而跟隨師傅學習一門手藝的,只要肯努力肯苦幹,各種出路都可以上流。然而現今社會讓人看不到遠景﹕不少工作既沒趣,又沒有將來,青少年豈會願意甘心樂意「受困」呢?

生涯規劃對青少年作用
基督教協基會的胡傑興牧師現時在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任教基礎課程文憑課程。胡牧師認識一些學生,本來中學畢業後打算進入社會工作,部分卻因對自己缺乏認識,不知如何選擇合適的工作,所以唯有繼續修讀基礎文憑;亦有部分同學在工作一段時間後發現自己並不喜歡那份工作,最後逼於無奈再讀基礎課程文憑。胡牧師發現年青人選擇兼職或「炒散」,除了因為社會流動空間不同以往外,也源於教育系統中生涯規劃的不足所致。

同時身兼全球職涯規劃培訓師的胡牧師指出,現時不少中學都有為學生提供生涯規劃服務﹕老師向全班學生派發問卷,尋找他們的職業取向。「如同『大班教學』的問題一樣,老師怎能在兼顧繁重教務的同事又能為學生提供度身訂造的個人職向指導呢!」資源限制之下令每個學生只能隱約知道自己的大概方向,卻未能具體認識自己的喜好、性格和理想,以致當文憑試的失敗否決了他們原本的打算時,便會頓時感到迷茫,不知道應該怎樣、往何處走下去。

幫助青少年檢視生命
現任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的何玉芬博士同時也是一所中學校長。她指出,過去香港學校較重視學業和德行,但少談及學生的夢想和職志,令學生「不知己也不知彼(社會的可能性)」。何博士續指,根據「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ISA)2012至2015年的統計,香港學生評估自己參與職業探索的多少,以及對未來方向的認識,都較眾多參與國家低。何博士表示學校需要為學生做好生涯規劃,「生涯規劃不是單純幫助學生了解自己的出路,而是複雜而多層次的生命培育。首先要讓學生認識自己,然後要認識及探索社會的不同機會和可能性,繼而要培養學生抉擇的勇氣和承擔抉擇後果的責任感。如果學校未能為學生做好有效的生涯規劃,基層的學生同時又沒有父母支援,在成績欠佳需要決定出路時便會十分徬徨,或是胡亂選擇不適合自己的出路,或是畏縮地不敢向前走。」

鄭家輝牧師也是教會關懷貧窮網絡「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中師友同行元素的召集人。計劃安排一位友師—亦師亦友地為他導航,在工作、進修或其他方法提升基層青年的向上流動能力。鄭牧師認為前路茫茫的青少年只要有友師的幫助,他便能夠逐漸認識自己、規劃未來。師友計劃分三段進行,包括自我認識、自我管理及自我規劃,讓學員在友師一對一的幫助下,先由了解自己的興趣和長短處開始,繼而學習管理自己的時間和金錢,最後規劃自己的未來人生如何。不少已經完成計劃的學員都反映計劃能夠讓他們建立良好工作態度,並計劃自己的將來;甚至有一些學員在計劃途中了解到自己不適合該行業,在與友師多番的討論下認識自己的興趣,便退出計劃重新進入大專院校,裝備自己。鄭牧師分享說:「我感謝一眾友師對學員不離不棄的同行,友師們不是專業的生涯規劃員,但卻能夠透過建立關係,近距離協助青少年自我認識,從而獲得對將來的願景,有了動力繼續奔走下去。」

「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查詢:3689 98102018Nov12年青人「炒散」選擇的背後

「家庭‧家情」自尊自信‧孩子成才路

20feb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8年2月20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香港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社會,家長為了培育孩子成才,由初小開始,便要他們天天「進補」,參加大量興趣班、補習班。可惜有徵文比賽的作品告訴我們,孩子視這些補品如「毒藥」,不但破壞親子關係,更令他們對讀書失去動力和興趣,長久下去失去自尊、自信。這都是家長們的惡夢!

要令孩子成才,最重要是不要令他們失去志氣。怎樣才能保持孩子的自尊和自信呢?學者Borba提出,自尊感包括五個基本組成元素,分別是安全感、獨特感、聯繫感、方向感和能力感。家長如能在選擇課外活動上培育孩子的自尊、自信,比學甚麼來得更重要。

「安全感」是自尊感的最基本元素。如何在課外活動上培養安全感?首先,家長可鼓勵孩子表達他們的意見;讓他們嘗試各樣新事物,而不介懷成敗與否。製造機會,讓子女在能力範圍下接受挑戰,並且經驗成功;還有,要制訂合理和一致的家規,讓子女在安全的環境下學習。

安全感之上是自我「獨特感」與聯繫感。要令孩子欣賞自己,先決條件是家長要接納孩子的一切而不附帶任何條件。因為只有你先接納孩子,孩子才會接納他自己。在參與活動時,切勿把孩子互相比較,因為這會對父母和子女同樣帶來傷害。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特質,家長為孩子選擇興趣班,必須要考慮到子女的獨特性、興趣愛好,並且與子女的生理、心理發展保持一致。不要以為所有活動都適合你的孩子,最重要是所選擇的活動能把孩子的獨特性,用積極、正面的方式表達出來。

「聯繫感」是指感到自己與所屬的團體(包括家庭、學校、社區等)有聯繫,獲得群體的接納、認同和欣賞。要培養聯繋感,家長可以透過幫助子女加入他們重視的團體,經歷團體成員的接納,例如:制服隊伍、合唱團、團契、球隊、義工組織,都是一些不錯的選擇。這些活動有助子女學習基本的社交技巧,例如:聆聽技巧、溝通技巧、體育精神、守諾言、同理心、尊重別人等。這些社交技巧都是成為人才的必備素質。

至於「方向感」,是指感到掌握生命意義和目標,並且無須依附別人,能夠表達意願,作出決定和承擔後果。孩子選擇了他們喜愛的課外活動後,家長可以和他們一起訂定目標,他們每完成一個步驟,家長要給予肯定和讚賞。最重要是讓孩子在生活中多作決定,多思考各種問題的解決方法和分析行動後果。

「能力感」是指感到自己有能力去學習新事物和應付新挑戰。家長要注意子女做得好的事,多於他們的失敗;不要空洞地稱讚,內容要具體。家長透過時常讚美和鼓勵,讓子女感受到被喜愛、接納和支持;也讓他們知道所想、所做的是正確。同時,給孩子自由發揮的空間,讓他們學到把握自己的生命及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特的,父母的責任是協助他們發掘上主給予的恩賜,並且能夠展現恩賜,便是成才了。

張笑容

資深傳媒人、親子教育顧問

「笑容生活教室」https://www.smiletraining.hk

轉載:《孩子成才攻略前傳》

Mingpao-output-20FEB2018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正面態度調整負面經驗

171220

最近,在所接見的學生群中,大部分遇到安全感問題所困擾。小學生大多告訴我不明白為何父母總是欣賞別人的孩子也看不到自己的進步;中學生就表示被所愛的朋友、所追求的對象不被接納而產生憂愁及嫉妒。但他們最終給問題一個歸因,就是自己是一個不可愛的人。其實,在家庭中,母親應是孩子們在情感挫折時的避難所,給予安全感和繼續前行的勇氣。而父親則要保持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們多交流,因父親的欣賞會讓他們得到情感滿足,樹立一個健康異性的榜樣。因為那些完全沒有異性交往的少年人會出現社會性發展遲滯和過度依賴父母的徵兆,缺乏安全感。

一個有安全感基礎成長下的小孩,自兩歲的關鍵期起便能觀察得到,例如當小孩子知道父母離開一會也不會哭,因相信會好快再次見面,而最後父母真的守承諾回來擁抱孩子。當然,如從小並無這信任關係基礎的建立,那就需要靠後期常保持穩定的一致性行為,及多重的思維辯論,來擊敗內在不住自我控訴的那個自己。我每次與這類自我否定的學生在完結對談前,我也會鼓勵他們學習與自己的不足夠和解(重新學習與人溝通能力)、回想自己是一個幸運兒(因愈覺得自己缺乏的人,愈無力對別人好)。

我常提醒自己一個助人的人常要作自我察覺來保持對生活的彈性度和愉悅。因為我要讓對方的眼睛看見從自己的不幸遭遇中來找到助力,以正面的態度去調整這次負面的經驗。這目的是激勵對方為這遭遇來增強一份內在的警覺力,(因不舒服的感覺是有助再一次認識自己的價值觀,並認清雖然不能改變事實,但卻可改變自己的態度,例如為何一定要取100分才是最滿足,就算取到100分又是否代表最好?)但是,卻不致於過度,因易造成深刻的陰影。

「如果我們遭遇患難,那是要使你們得著安慰,得著拯救;如果我們得到安慰,也是要使你們得到安慰。這安慰使你們能夠忍受我們所受那樣的痛苦。」林後1: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