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堅持不懈‧勇往直前──專訪周黎明校長

2017年11月,十四位中小學校長參加由教育局舉辦「兩地校長交流及協作試行計劃(2017/18)」,我們一起在北京相處近兩星期,並與北京的中小學校長交流。其中,鄧鏡波學校周黎明校長一直熱愛教育工作,關心學生成長,亦遇過不少的難關。

周校長自小便立志成為一位教師,在就讀預科的時候,家中幼妹患上了癲癇症。由於父母從內地到港,語言不通,周校長作為家中的長子,需要經常陪同妹妹出入醫院。那時周校長既要努力讀書爭取考進大學,實踐教育夢,但又經常缺課陪妹妹出入醫院;面對學業和家庭的壓力,深感苦惱。他記得當時一位老師對他說:「人生會遇到很多抉擇,妹妹只有一個,讀書以後還是有機會的,但如果你能夠在兩方面都做好,你將來的困難便不是困難。」老師的慰問和提點,讓他振作起來,不但能好好照顧妹妹,更有效地分配溫習的時間;最後,順利升讀大學。

周校長憶述父親是一名鄉村的小學老師。當時農村人普遍認為孩子讀書沒有甚麼用處,倒不如在田裡幫忙耕種。兒時,父親會帶著他到學生家進行家訪,遊說家長讓孩子們重返校園讀書識字。這些經歷印象深刻,老師就像一支蠟燭,雖然細弱,但有一分熱,發一分光,照亮了別人,耗盡了自己。周校長覺得教師是一項神聖的工作,自中二開始他便對投身教育工作感興趣;升讀中四時,已決心成為一位老師,立定了以老師為終身職業的志向。

周校長踏上的教育之路並非一帆風順,甚至是幾經波折。在大學畢業後,為了一圓教育夢,他不惜放棄日資公司的高薪厚職。不過,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教席難求,他只可擔任代課老師。他明白自己沒有教育文憑,不會獲學校聘任,惟多次報讀教師教育文憑課程失敗,他只好嘗試申請報讀教育碩士,最終獲得香港中文大學破格取錄。居禮夫人說:「弱者等待時機,強者製造時機。」面對迂迴曲折的教育之路,周校長憑著堅定的信念和崇高的理想應對;從小立志成為老師,所以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努力爭取機會,而機會有時候是由自己創造出來的。

周校長在修畢教育文憑後,又不幸遇上非典型肺炎疫情,但他仍爭取到一間第五組別中學的教席。大學教授曾問他為何選擇這一間學校來任教,周校長就是持守教育信念。他從小在鄉村長大,經歷過貧窮的生活,因此特別希望藉教育幫助弱勢社群的學生。當時,他遇到不少家庭環境欠理想或支援不足的學生,其中有些插班生有情緒、成績欠佳及逃學等問題,但他從不嫌棄,並付出額外時間輔導他們。不時,有些舊生到校探望周校長,令他深感從前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學生還會感恩老師的教導。 

挫折並沒有阻止周校長追逐夢想的腳步,歷程就如馬拉松賽跑,不管你做甚麼,都應該朝著目標而努力。朝著目標不斷努力的人,總比那些認為不可能實現目標而中途放棄的人距離終點更近。透過各種方式裝備自己,在機會來臨的時候,緊緊抓住;在沒有機會的時候,創造機會。正如聖經所說:「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彼得前書1:6-7)堅持不懈,水滴石穿,就是這個道理。年輕人應該要有這種拼勁,如果缺少這種拼勁,遇到挫折就氣餒,止步不前,就會失去很多機會。機會只留給那些勇往直前,敢於挑戰困難的人。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教學人生:感恩的背後

在一個會考放榜的日子,有一班學生表現得興高采烈,因為他們各人都考獲好成績。其中一科的老師更特別為他們安排慶功宴。諷刺地,學生傳出的心聲不但沒有感恩,反而有點兒挖苦。有學生認為老師真的要感謝他們考得好成績,為他立下汗馬功勞,添了不少顏面。他們慶幸一早發現老師的不足,於是便自己額外努力奮發,也及時找到校外補習支援……。從這班學生的角度,他們沒有從老師得著什麼恩惠,便自然沒有絲毫的感恩情懐。

在同一所學校內,卻有一位學生在會考畢業後多年,也渴望向有關老師表達謝意。他是一位重讀生,因為英文科不合格,所以不能升班。面對一群新的同學,並且班內精英雲集,他承受著不少壓力。有一天下課後,他戰戰兢兢地來到新的英文科老師面前,請求她為自己額外批改作文。老師隨即表示樂意幫助,並說只要他交上一篇,她便批改一篇。如是者兩年過去了,這位學生寫了數十篇文章,並且在會考英文科中取得合格成績,可以順利升讀大學。

轉眼二十多載,有一天,這位老師收到一個中秋大果籃,還有月餅及賀卡;原來是這位學生送來的。幾經辛苦,他找到老師的新工作地點,並聯絡上了。在百感交集中,老師悄然落淚,她未能分得清自己曾付出的究竟是額外的,還是本份。在無數學生中,為何這一位是如此感激、如此渴望找到她去感謝呢?

感恩背後是一份「非必然」的厚待,也要知道得著了恩惠。這位學生曾被前任英文科老師在班上痛罵,事緣是他交上極差的作文功課,老師更當眾把他的作文撕掉。老師這些行動可能是激將法,原意也許是好的,但卻引發不少負面情緒,如憤怒、羞愧、自卑、自責、放棄……。當遇上新老師,她和藹可親的態度與前任老師成了強烈的對比,激發這位學生去反省、接受現實、不恥下問、立志求進……最終重拾自信,並達到會考的目標。二十多年後,他回想,今天所擁有的穩妥事業及美好家庭,全賴那位老師的辛勞,他才得以考獲英文科合格成績,老師持續兩年的額外幫助絕不是必然的。

聖經記載耶穌潔淨了十個痲瘋病人,但回來感謝的只有一人,而這人居然是一個撒瑪利亞人。在猶太人心目中,他們是不配得到上帝的救恩和愛護的人。可能就是這份「不配得到」的感覺,激發這位撒瑪利亞人對耶穌感恩的回應。

校長:英韻

教學人生:感恩之門

我很喜歡一本繪本──《感恩之門》。故事講述主角艾德和安妮在感恩節因為烤焦了火雞而感到很懊惱,結果只好到了附近一家「大門」仍然開著的餐廳準備過節。餐廳的小主人知道有客人要來了而感到非常不高興,埋怨是誰沒有把餐廳「大門」關好,令他們的感恩節大餐泡湯了!故事的高潮出現在老奶奶那一顆還未削好的馬鈴薯被爸爸發現了,就是因為馬鈴薯把「大門」卡住了,餐廳的大門才沒被關上。結果是大家原本互不相識的人,卻一起過了一個愉快的感恩節!老奶奶在故事結尾說:「在老家啊,感恩節的大門就像快樂的心,要大大敞開著!」原來是馬鈴薯所做的「好事」,把「感恩之門」打開了!

我們那「快樂的心」在哪裡呢?有沒有為別人敞開過?就在去年聖誕節的前夕,我再拿起這書,與學生們分享。我問小孩子:「是敞開的心快樂呢?還是關閉的心快樂呢?」孩子的回應簡單直接:「當然是與人分享最快樂啊!」特別在過去的一年,能面授課堂的日子很短,能與同學們在校園一起慶祝節日已是去年農曆年前的事,是以這個學年雖然只能在視像直播中一起慶祝聖誕節,孩子都特別珍惜!

在教學的經驗中,我認為最有效的教學方法就是培養孩子有良好的學習習慣及思維習慣。習慣一旦培養了,就能有效自主學習,遇到不如意事也較容易自我復原。關於學習習慣,我自己有一個很深刻的經歷:還記得上幼稚園的時候,牧師每天教我們祈禱,教我們背誦主禱文,教我們唱詩歌。我第一首學會的詩歌就是《耶穌愛我》──「耶穌愛我,我知道,因有聖書告訴我,凡小孩子主牧養,我雖軟弱主強壯。」每天上課前,牧師就會微笑著帶領我們一起大聲唱頌這歌。天天唱、時時唱,最後是走路時也會唱、睡著了也在唱,尤其每當心煩意亂,情緒低落時,心中就自動響起這歌。詩歌的歌詞與旋律便即時安慰我,撫摸我!

要有一顆快樂的心,能時刻用詩歌安慰自己,是一種習慣。這習慣讓我可以把心扉打開,也把「感恩之門」打開。要培養一顆感恩的心,必須每天練習,用心練習,慢慢地,就能夠在看見淒涼秋景的時候,也能感謝神賜溫暖春天;就是見到路旁玫瑰有刺,也能感謝神已賜給我們家庭溫暖,賜明天盼望!就好像故事中的艾德所說:「我覺得最值得感恩的就是你(安妮)把我們的晚餐烤焦了。」

鄧瑞瑩校長

柏立基教育學院校友會盧光輝紀念學校

教學人生:愛讓生命不平凡

「心中有愛,花開不敗。」愛對人類的生命來說,有著非凡的意義。我們的生命之花之所以有著不同程度的綻放,全因心中的愛不斷滋養。因為心中有愛,生命的意義得以彰顯;因為心中有愛,讓生命充滿色彩,為世界增添光輝,愛留存芳香。

美國盲聾啞女作家和殘障教育家海倫‧凱勒(Helen Keller)曾說:「把你的燈提高一點,好照亮更多人的路。」她在無光、無聲、無語的歲月中生活八十七年,但她的世界卻因愛而變得光亮。因為老師蘇利文(Annie Sullivan)對海倫耐心的教導和關愛,讓她學會讀書和說話,並不斷豐富自己。

海倫‧凱勒出生不久(十九個月)就成了一個又聾又啞又瞎的孩子。七歲那一年,父母聘請了一位家庭教師,也就是讓海倫受益一生的蘇利文老師;她與海倫相處達五十年。蘇利文根據海倫的情況,讓她用觸覺來代替視覺和聽覺,在海倫的手心寫下字母和單詞。一天,蘇利文帶著海倫走到噴水池邊,要她把小手放在噴水孔下,讓清涼的泉水濺在海倫的手上。接著,蘇利文又在海倫的手心,寫下“water”這個字。從此,她就牢牢記住了,再也不會搞不清楚。海倫‧凱勒後來回憶說:「不知怎的,語言的秘密突然被揭開了,我終於知道水就是流過我手心的一種物質。這個字喚醒了我的靈魂,給予我光明、希望、快樂。」在蘇利文的幫助之下,海倫不但學會閱讀和說話,還以驚人的毅力完成了哈佛大學的學業;並於1904年畢業,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得文學學士學位的盲聾人士。成年後,她繼續廣泛閱讀,刻苦學習,通曉英語、法語、德語、拉丁語和希臘語五種文字;出版了十幾部著作,獲得無數的表揚,成為著名的作家和教育家。

儘管遭遇了巨大的不幸,海倫‧凱勒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歷史的偉大篇章中。海倫能夠走出黑暗,取得崇高的學術成就,除了靠她自己的頑強毅力外,也跟她的老師蘇利文的教導分不開。海倫說:「我的老師蘇利文來到我家的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是她教我認字,使我知道每一事物都有個名字;也是老師教我知道甚麼是『愛』,這樣抽象的名詞。」

蘇利文的愛使海倫的生命成為奇蹟,震撼了人類和世界。偉大無私的付出讓一個殘缺的生命煥發出奪目的光芒,詮釋了生命的意義,也展現了生命最大的韌性。正如聖經所說:「現在存留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13)有些人默默地成就偉大事業、默默地為世界帶來幸福。教育工作者就是為善不欲人知,默默地為世界、為他人做好事。即使功勞不歸自己,也要持續勤奮努力;這樣,最終一定能夠成就大事。

老師盡心盡力幫助學生成長,以愛陶造和澆灌學生的生命,肯定學生的獨特;並且不斷豐富他們的心靈和思想,增添心中的愛,讓愛譜寫更多生命之歌,讓生命展現它的不平凡。愛的力量得以發揮,是因為許多人真心付出與攜手傳遞,讓更多人感受到愛的溫暖,造福更多人,這就是愛的力量發揮的過程。我們的生命也會在這種愛的給予與傳遞中被編寫成不平凡的詩章,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美好。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教學人生:價值教育何價?

2021年2月,教育局正式宣佈通識科課程範圍將由現時12個主題減至6個主題,教學時數亦會相應減少。消息公布後,各媒體討論沸沸騰騰。原以為我校通識科老師會第一時間來找我商量對策。意料之外,因應這話題而找我的人,竟是其他的學科老師,而不是通識科老師。

大家可能覺得奇怪,按理老師教學工作繁重,怎會有時間關心其他學科的事情?原來其他學科老師是因為知道高中通識科教學課時將會減少,於是便希望為自己任教的科目爭取更多課節,以應付浩如煙海的課程……。他們固然有其需要及道理,但是只有一個餅,怎樣能滿足各科對增加課時的需求呢?

今日執筆之際,我仍未有決定如何分配多出來的課時;但肯定的是,我一定會留一節開辦「價值教育科」。但是這樣做,恐怕諸葛亮又要舌戰群儒了!

猶記得第一次和老師舌劍唇槍,是2011年剛來到現在的學校服務。眼見這是一所基督教學校,高中卻沒有開設聖經課,我覺得很詫異;於是便和老師商討,希望其中一科可以騰出一節來開辦聖經課。結果各科各不相讓,並告訴我:「其實大家已討論了數年相關的課節安排,當日沒有在高中開設聖經課也是迫不得已……我們完全明白校長的用心,但學生的成績更重要……」之後,我作出了很多調動,才能在高中安排一節難能可貴的聖經課。這當然也令部分老師暗暗不快。

所以,我預計今次在高中開辦價值教育課,不知道又要花多少唇舌向老師解釋背後理念?但我心意已決,價值教育課一定最少要有一節。因為「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可單靠食物,而要靠神口裡所出的每一句話。』」(馬太福音4:4)

價值教育並不是核心科目,學生或會掉以輕心,老師在講台上與學生分享誠信、關懷、尊重、包容等價值概念時,學生可能偷偷地在抽屜中做其他功課。縱然如此,我仍然覺得此科目是必須的;因為價值教育可以改變人的精神面貌。課本上的知識未必能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加上這些知識亦日新月異;五年後,可能已不合時宜。相反,一些普世價值,例如:寬恕、感恩、樂觀、積極……是行之百世而不朽,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在中學時期,如果學生有機會和老師在課堂上一起探究上述課題,定能潛移默化,將來必定終身受用。

另外,我瀏覽其他學校網頁,很多友校高中早已有開設類似科目,名稱是「公民教育課」、「德育課」等;我猜內容都是大同小異。其實我校已慢人一步,現在何不趁此機會,在高中開辦價值教育科?相信為時未晚。我明白培育學生的正確價值的重要性,讓學生身體力行去感受、體會、領悟生命價值的可貴。縱然是「限米煮限飯」,課節不多,時間有限,老師也許只能在課堂上播放影片,但我總希望當學生看見病榻前的老弱傷殘和社會中的貧苦大眾,如何每天艱苦謀生,他們會因而激發惻隱之心;看見釋囚在鏡頭前分享,他們會學會三思而後行。這些都是活生生的價值教育教材。可能我說得太多了,還是容讓老師用自己的智慧去設計課堂,感染學生吧!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疫情給我的生命教育

最近,一位前線老師跟我分享她在疫情下的教學生活,有兩個片段對她尤其深刻:

『「好久不見!很掛念你!」偌大的操場上,某初中生向我喊出這兩句話。彼此不忘保持社交距離,但是慘白的口罩掩蓋不了那張興奮雀躍的臉。我定一定神,會心一笑,慢慢吐出一句:「真的要感恩……」』

這個片段發生在去年九月,當時只有少部分學生可回校上實體課,跟過往長假期後重回校園的狀況不同。這一次,不論老師和學生都多了一份雀躍、一份珍惜。其實,人生從來如此,只因難能,因而可貴。這片段也讓我想起過往在學校推動生命教育的情境:通過虛擬安息禮拜讓學生反思生命的有限和無常;通過盲人或老人體驗讓學生學會珍惜和感恩;通過一場又一場生命鬥士的分享領略堅毅的可貴……。這些活動都有意思,卻總會有些學生不以為然。一場疫症,卻實實在在催逼所有人去思考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有甚麼比一場疫症更能觸動學生去領略「平安是福」、「上學是福」?又有甚麼比一場疫症更能觸發學生為可除下口罩深深吸一口氣而去感恩?一直苦惱如何培育學生學會感恩與珍惜。原來疫情下的教學生活有危亦有機,因為不再需要虛擬與想像,處處就是生命教育現場。

另一件事在接近農曆新年發生,我正在改功課,有同事在教員室裡感嘆:「這一屆中六學生真可憐,沒有聖誕聚餐、沒有運動會、沒有旅行,只有讀書和考試!日後也沒有甚麼快樂的集體回憶了!」我心有點酸,不知如何答話。想起當年自己為了考公開試而焚膏繼晷,日拼夜拼;其中酸苦固然深刻,但更能令我念念不忘的,卻是老師們偶爾送來的一張小卡、一串燒賣、一聲「勇往直前」……。想到這裡,我放下紅筆,打開文檔,開始用他們的名字設計賀年揮春。就在同學們回校進行畢業考試當天,我走到禮堂,逐一把小揮春派到他們的桌子上;笑聲、討論聲此起彼落……

感謝這位老師的分享!她提到,在不一樣的教學生活中找到快樂,不只因為能為學生帶來一點快樂,更因她也再一次被提醒:縱使日程表中的事件沒有發生,縱使天氣不似預期,但愛是永不止息。那些可堪細味的日子、那些彌足珍貴的回憶,與其等著日程表來成就,不如自己去創造!

的確如此。疫情之中,有學生面對網課無從入手,有學生為家中經濟憂心忡忡,有學生與家人關係充滿張力……。疫情之中,困難前所未見,情緒複雜難言,孩子需要更多愛與激勵。老師們,教學的挑戰雖多,但我們有彼此激勵的同路人。下課時,不吝惜一句「加油」、「實體見」;久別重逢時,來一個大大的笑臉。口罩能遮擋壞牙與惡菌,卻無法遮掩快樂、活力、珍惜、希望……還有愛。正如聖經所說:「現在存留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13)

校長:英韻

教學人生:老師的冠冕

我於八十年代初畢業於香港大學電機工程系。當時正值香港工業高速發展,加上畢業時取得一級榮譽,本應在工程界好好發展,但是當時內心常有一把微小的聲音在呼喚,叫我服侍年青一代。正如美國教育家帕克‧帕爾默(Parker Palmer)的著作《讓生命發聲》所言,年輕人要傾聽內心志業的呼召。於是,我跟隨這把聲音,不理會當時家人的反對,毅然棄工從教。我放棄了香港電燈公司南丫島發電廠的職位,走進了校園,成為老師。轉眼間,在2019年從學校崗位上退休,完成了三十七年服務教育界的召命。

早前,我與在1986年任班主任的第一屆中七級學生相約重聚。他們大半已移居海外,有人遠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甚至泰國。留港的反而屬少數,所以畢業後較少一起相聚。由於疫情的緣故,線上會議更趨普遍,於是我們師生相約在線上。

我聆聽他們畢業後30多年的人生故事,各自精彩。這群50來歲的校友,有大學教授、教師、工程師、電腦專才、物理治療師、商界高層等,都是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他們都擁有自己成功的事業,更有幸福家庭;在不同的社會崗位上,努力追尋自己的理想。我當日教授的物理知識,他們或許大部份已經淡忘了,但仍能記起當年為應付高考,每天放學後班主任陪伴他們一起溫習,直至晚上九時學校關門才離開的情景。在我們每天相處中,真摯的師生情便由此慢慢建立起來。這次重聚,除分享近況,他們更向我和另一位老師表達了充滿深情的謝意:

「……在這裡,容許我多謝恩師,你們的教導是我人生中成長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現在每天最需要用到的知識,都是從你們那裡得來。我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反而對我現在的工作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在這裡,衷心地感謝你們以自己的生命影響了我的生命!令我深刻地體會人生和信仰上的意義。」

「……容讓我將最大的讚譽獻給我們的老師。他們不但教授我們學科上的知識,他們的言行舉止及價值觀更成為我們人生的楷模。最重要的是,他們引領我尋獲信仰,認識神。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他們的恩情,我無以為報……」

他們這群理科學生,求學時期非常理性,對我們所見證的神,常提出質疑與挑戰。今天,他們竟然每一位都成為基督徒,更有幾位成為牧師、傳道,還有兩位宣教士,在泰國和埃及服侍當地人民。其餘的,都在教會內熱心事奉,對外則服務社區。看見他們生命發出的光輝,我引以為傲!

那天晚上,我興奮得久久不能成眠。回想昔日,我選擇了教育;今天,我欣見教育的成果。教育是生命工程,每一個孩子的生命都需要一盞明燈照亮他們。老師的神聖任務,就是要以關愛、以熱情,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來引導孩子成長。孩子的成熟歷程雖各有不同,正如植物一樣,有些早熟的,在春天或夏天已開花;有些遲熟的,在秋天或冬天才吐艷。但只要園丁悉心照料、用心灌溉,時候到了,他們就自然開花結果。我萬分慶幸自己能成為其中一名小小的園丁,在教育的園圃裡,享受著學生生命花朵的芬芳與艷麗。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榮休校長

全人生命教育學會創會會長

教學人生:說話暖心窩 鼓舞激勵人

多年前,我經歷家人離世,曾經落入極度哀傷之中。我的學生回校探訪我,表達關心、支持,並鼓勵我積極振作,勉勵我仍有很多家人、朋友及學生支持我;不要放棄自己,要努力面前。猶記得眼前的學生已不是小孩,他們強調提醒我的鼓勵說話是我從前經常跟他們說的,現在用回在我身上,激勵我撐下去。雖然當時我的心情仍然十分傷痛,但是聽到他們給予的鼓勵和支持的說話,卻暖在心窩。感謝學生們為我當時的困境打了強心針,好讓我堅持下去!

我又想起爸爸自小對我說:「你是全家最無用的孩子!」這句說話傷透我心,也曾打沉多年來的我,困擾著我的成長;我心中始終覺得自己無用、無價值。若不是我透過學習心理及輔導,經歷治療及生命成長,並感受到天父創造的愛,認識自我價值,我想我仍然生活在自卑自憐的狀態之下。接觸過很多父母,他們喜歡拿自己的孩子跟別人比較。常常叫兒女看看兄姊,學他們的成績成就;看看表兄姐,學習他們各方面的能力;看看鄰居,學他們說話多得體。這些父母卻忽略了孩子的強項、優點,令孩子總是覺得比不上別人,常被「不夠別人好」的自卑心態困擾,令到有些孩子沮喪至沒有動力再學習和生活。

當我成為老師時,我常常提醒自己話語很重要,不可輕看說話帶來的力量。由於說話的影響力很大,我學習多說造就人的說話,讓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因為正面鼓勵的說話啟發生命方向及發展,建立孩子自信;負面說話帶來傷害及拆毀,破壞自信心。話說得合宜及適時,正如箴言25:11的勉勵:「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像金蘋果鑲在銀的器物上。」人聽起來多美妙適切,起著激勵及鼓舞作用,感到窩心及帶來動力。我更常常鼓勵學生不要與人比較,了解別人做到的方法或策略,欣賞他們的成就,甚至向別人學習。或者,可與昨天的自己比較,訂下小目標,看自己的進步。每天進步一點點,我相信每個人能夠持續成長,生命一定可以更優美。

天父創造每個人是獨特而有價值的,有其特質,都是美好。每個人須持續發掘和發展潛能,在不同角色和崗位上運用、發揮及展現出來,活出精彩的自己。期盼每個孩子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生命活潑、怡然、健康、喜樂和自信。

曹美娟校長

教學人生:排隊

每個新學年開始之時,有經驗的老師都會花上不少時間做常規訓練,所謂「先管後教」。學年往後的日子教學生,更加能夠得心應手。其中教低年級學生整齊地排隊,亦是每年的指定動作。

其實,我們一生人也在學習排隊,曾聽過以下一個故事:

父親對家人說:「年紀愈來愈大,你們好好過日子,我已經在排隊啦!」兒子笑著回應:「我也在排隊,孫兒也在排隊呢!每個人一出世,就在排隊啦!」母親插口道:「排就排,不要亂打尖插隊啊!」故事道出每個人的終結就是死亡。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因先天身體狀況,每每比常人更接近死亡。因為缺乏自理能力,家人也倍感擔心自己離世後,孩子乏人照顧。有些豁達的家人自嘲「白頭人送黑頭人」反而是祝福,並時刻為此做心理準備。當然,各人的取態也不同。我最初在特殊學校任職時,不論早晨或黃昏都碰到一位家長在跑步。我讚賞她很注重保持身體健康,她卻回應只是不想比兒子早死,沒有人照顧愛兒。

中國人很多時候都忌諱談論死亡,而我認識很多特殊需要的家長都不以此為禁忌,還想好好為此作準備。家長作為特殊需要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家中日曆上都劃滿了回醫院複診的日子,以及日復日定時餵孩子吃藥的日程。有些患上腦癇症的孩子,家人每時每刻好像如臨大敵般,怕孩子突然病發,也令家人精神極度緊張。因此,有關死亡的家長教育,可能是我們學校最需要配合的課題。

我相信,思考死亡,坦然面對,反而是對生存給予最大的尊重。

去年七月和十二月,學校已先後有兩位校友離世,都不超過三十歲。其中一位校友的弟弟在網誌上悼念姐姐:「對於像她這樣的智障人士,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表達愛意,給她關注和愛護。反過來,她也會給你一個燦爛的微笑,或者流下眼淚來表達她的真實感受。你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我懷念當中的每一個點滴……」

本校每年畢業生不多,有大約十位。曾有同事問道:「他們有些從小一到中六都在這裡,已十二年了。現在就要畢業了,實在捨不得。他們都是智障的苦孩子,畢業後還會記得我們嗎?」我回答說:「或許因為健康的緣故令他們有一天不記得我們,然而這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過親人般相處的時光……我們做老師的,永遠記得他們,並用一生去懷想。」

別矣!阿純、阿光,天家再聚!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比賽中的激勵

自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的結束,各班學生正從禮堂返回自己的課室。甲班的學生表現得異常雀躍,因為他們在比賽中囊括所有獎項。這似乎是必然的事,因為他們是精英班,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任教。相反地,乙、丙及丁三班的學生卻有點垂頭喪氣;他們是普通班,全部由同一位初出道的年輕老師任教。兩位老師的表情截然不同,一位面露光彩,另一位的面容則尷尬萬分。後者不禁在心中問:這樣的比賽有意義嗎?學生能力的差距甚大,同場比賽是極不公平的。對他的學生及他自己來説,陪跑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不過,沮喪之餘,他慶幸自己能夠看見尖子學生的能力及卓越表現,實在有點大開眼界。自此,他積極探討有效提升語文能力的方法及有意義的學習活動。想不到是次比賽的挫折,竟然成為這位老師在教學上求進的一大動力。

數年後,這位年輕老師已累積一些經驗。他充滿自信地為所教的兩班中六學生安排一項「班際英語辯論比賽」活動,甚受學生歡迎。雖然兩班學生始終需要分出高下,有贏有輸,難免有學生會感到失望,但是在過程中,活動十分充實,並且具有挑戰性,學生都表示有所得著及進步。他們首先學習演講、評分及擔任評判。之後,兩班各自進行模擬辯論比賽,全班學生分成三組,每次由兩組派出代表作辯論員,另一組擔任主持及評判。經過班內多輪切磋之後,才派出隊員參加正式的班制比賽。老師非常滿意這項教學活動,因為他看見學生十分投入及主動學習。在那段日子,每次他進入課室的時候,學生已把場地佈置妥當,各人準備就緒,活動隨時可以開始。老師的預備功夫委實不少,例如設計評分、搜集辯題、批改演講稿、作出示範、與個別學生練習等,但當他看見學生為了那場終極比賽而緊張、認真、興奮、努力背誦講稿等場面,頓時覺得所有的心機及付出都是值得的。

看來以前那一場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激發了這位老師對卓越的嚮往及追求,他把握比賽獲獎的驅動力,為學生確立目標,最終雖然只有一方勝利,但各人的語文能力都得到提升,自信心增加,都是奮鬥的成果。此刻,筆者想起使徒保羅提及比賽的鬥志,並勸勉信徒要認定天國的目標而奔跑:「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在賽場上奔跑的人,雖然大家都在跑,但是得獎的只有一個人——你們要得獎就該這樣跑。」(聖經哥林多前書 9:24)

校長:英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