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Nocebo 反安慰劑

Placebo Effect (安慰劑效應)相信許多人都聽過,這是指病人雖然獲得沒有效力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想當年我在教學醫院工作時,也曾參與一些藥物研究,其中一個工作是隨機地在一部分沒有藥物的膠囊中加入小量麵粉,使它的外表與重量和原本的藥物完全一樣,病人是預先知道和同意參加這項研究,但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真藥」還是「安慰劑」。這個工序可以部分抵消病人因為心理和預期(expectation) 等因素影響到對藥物的反應。

Nocebo是拉丁文,意指「我將傷害」,意譯為「反安慰劑效應」,這名詞是學者Walter Kennedy在1961年首先使用,他指出一些信念或預期等心理效果,可能會導致疾病產生,或影響治療的效果。受「反安慰劑效應」影響,即使病人沒有病,或已接受有效治療,但因對疾病或療效負面的預期,使治療效果打折扣,甚至導致極不適,但這並不是說病人的感受是純粹是建基於心理的,因為心理可以引起生理反應。有研究指出,「預期受傷和痛楚」會使身體分泌荷爾蒙(cholecystokinin),會加強痛楚訊號傳達到腦部。還記得第一次到皮膚科診所跟教授學習,他作弄我們說:「你哋將會在今日看到的幾個很普遍的皮膚病症,可能你自己身體上尤其是背脊,雖然看不到,但也可能患上也未知道!」隨後的一小時,我們幾個醫學生都感到背部有痕癢,忍不住不去拗痕(抓癢)。直至教授哈哈大笑,我們才知中計。

研發新藥物,除了證明它是有效和安全之外,一個重要的要求是證明它的效能高過安慰劑,因為總有一部分人吃了安慰劑便感到有好轉。有趣的是,部分吃了安慰劑的人,亦投訴有藥物副作用。曾有一位焦慮症病人,無論我給她任何藥物,即使是極低份量的,她也會很迫切地描述不同的藥物副作用。有一次,我只是處方了一粒普通的維他命,在覆診跟進時,她如常說,這隻「新開的藥」是如何的霸道!其實,這也是我的臨床經驗,若果病人不相信醫生,或不認同自己健康有問而題需要治療,或對藥物有很負面的信念,治療的效果通常都是不理想。所以,要使病人明白又肯面對自己的病情,信任醫生的診斷和提供的治療方案,是醫治的起點。當然,這個基礎不是必然的,有時需要醫生和病人共同努力才能建立。

或許有人認為,「信心」是很相對和虛無飄渺的事,但信心多少卻是政治的核心問題,也是金融系統能否穩定的基石,以及對醫療運作有非常重大的影響,而現今新冠肺炎疫苗能否全民推廣也可能取決於「信心」。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養兒一百歲,憂心多少年?

心理健康研究當中,經常提及到的「照顧者壓力」(caregivers stress),大多數著眼於家中有認知障礙症(腦退化)長者的適應,而帶出的負面情緒反應。其實,我們不應忽略一些需照顧患癌或長期病患孩子的父母,他們背負的心理重擔也是極之巨大。

早前,香港麥當勞叔叔之家慈善基金,完成了一個病童家長精神狀態的調查,發現接近一半的受訪者有焦慮緊張病徵。部分因素與近期全球新冠病毒肆虐有關,有個案害怕自己患病令家中小朋友容易受感染,故重複清潔家居和有強迫性的不停洗手習慣;也有近五成家長經常足不出戶,當中16%甚至多過三星期未曾外出過。

相比家有患上腦退化長者的照顧者而言,病童家長處理好自己的壓力和憂心去面對逆境,是十分重要,因為這樣會為孩子樹立好榜樣,幫助他們以正向的心理,去克服因病患帶來的種種困難。報章已有無數的文章教讀者如何減壓,在此我想談的是「自我效能」(self-efficacy)這個概念。

自我效能是指我們自身能力的信念,對自己能否利用擁有的技能去完成某項工作的自信程度。這個知識原本由一位社會認知學者(Bandura) 在70年代提出,後來應用在運動和教育心理學上面。可能讀者會問:這個和自信心是否一樣?自信心是當刻覺得自己有多少能力和自我形象的感覺,它也從良好的自我效能而產生。而自我效能卻是一個在努力過程之下的信念,也可以說是一個有決心和意志力,要達成目標的信念。有些病童的家長常處在驚嚇、恐懼和不安的狀態裡,自我效能和抗逆能力必然處於低點。以下分享四個日常生活的態度,可以幫助提升自我效能:

(1)以過往成功經驗作為鼓勵,愈戰愈強:

以往一定有失敗和成功的經驗,可是我們多數會記著失敗的例子。每個小成功都可成為大動力,只是我們不慣於去數算,亦不樂意找機會去面對更多挑戰,因而不能多賺取更多成功經驗。病童的父母在年年月月不斷地照顧孩子,披荊斬棘的成功經驗著實不少。

(2)觀察並代入別人的成功經驗:

以往的抗癌小戰士們,又或不少殘奧運動員,他們的𡚒鬥故事十分感人,家長和小朋友都可以代入他們的角色,增強鬥志來克服眼前的困難。

(3)欣賞別人對自己的鼓勵:

不要輕看別人對你說的一聲「加油」和「為你打氣」,因為欣賞別人對自己的鼓勵,才能產生動力。有時,也應該向自己多說一些鼓勵話。

(4)明白和了解自己在壓力下的身體和心理反應:

承認自己長久照料病患小朋友而滋生的壓力和焦慮、抑鬱的情緒,身體健康也出現問題,身心疲憊。

要達到高質素自我效能,真的必須用決心和刻意地選擇新方法。正如上述的(3)的景況裡,當家長帶著病童覆診或外出時,經常面露笑容,別人必會開口讚賞他們的處事表現,從而增加自我效能。所以,生活快樂是可選擇的。若養兒一百歲,你還要憂心多少年?相信這也是自己可決定的。

「神說:『我要除去你肩頭的重擔,使你的手放下筐子。』」〈詩篇81﹕6〉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開門

在公立醫院工作了三十幾年。最近,因為工作上的轉變,需要跟一些看了多年病人道別。很多病人都覺得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依依不捨,其中一位年老病人的幾句話令我感受良深,這是一位70歲的婆婆。那天的診症完结,當我跟她說這是最後一次在診所見面時,她雙眼泛著淚水,說捨不得我離去,永遠會記得我這位曾幫她開門的醫生。我聽後呆了一呆,心想這是平常不過的事情,又不是為她做了甚麽大的事情。

其實,診症室的房門十分厚重,推開時很不容易,故此已習慣替年長或行動不便的病人開門。久而久之,自己已成習慣,不當一回事,但想不到這位病人因此滋生如此濃烈的感受!或許她從有未過如此的待遇,又或在她一生中從未感覺這樣備受尊重。這天,我再次替她開門,離開時並輕拍她老人家的肩膊,囑咐她保重。

記得在聖經裡讀過一個比喻﹕「那時,王要對那右邊的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衣服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馬太福音25﹕34-36,40〉這事以後,我好像更明白主耶穌這比喻。的確,我們平常應該多關懷身邊的人,神給我們行善、服侍的機會,我們就應該去做,當作是生活的習慣,隨時隨刻散發基督的香氣。即使所作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神亦能將之放在人心裡產生巨大的效應,是為人帶來的鼓勵和祝福,讓神的名得以榮耀!

與此同時,我亦反省了自己的工作態度。其實,面對忙碌的每天,有時真的只想盡快把繁重的工作做完,感覺許多病人的狀況和問題都是大同小異,處理的方法跟從特定的模式和程序(protocol)就行了,好像是刻板式。時間久了,可能自己也變得麻木,在實行「刻板式」的診治過程,忽視了面前的病人需要「有血有肉」的同理心。所以,我提醒自己的是﹕留意自己的態度、留意病人的需要,凡事都從病人的角度去想去看,正如一顆忠心服侍神的心。

聖經上的教導一定要在生活上實踐出來,才能讓我們更明白主所教導的真理,活得更像主耶穌基督。願與大家共勉之。

「如果有人服事我,就應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會在哪裡;如果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翰福音12﹕26〉

王明爍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精神醫學使用「大數據」?

久不久都會收到「垃圾電郵」,但我感覺發電郵的一方好像知道我一些背景資料,例如我的性別、年齡和興趣。平時,在瀏覽不同的網頁時會看到同一個廣告,因為我曾經在網上點擊觀看有關商品。有一段時間,每當駕車進入某個大商場的停車場的時候,總會收到短訊廣告邀請我以優惠價購買最新的電話。以前早上出門會聽聽電台的交通消息,但現在如遇上忽然大塞車,打開手機上的Google Map就知道車龍去到那一處才消散。是的,我們的行蹤、喜好、生活習慣和消費模式等等都在我們不知不覺地被收集為「大數據」,既覺得現代科技「好厲害」,但也有點兒可怕。

最近,在外國的新聞網頁讀到一篇文章,隨即買了由Daniel Barron寫的新書,名為:Reading Our Minds: The Rise of Big Data Psychiatry,大意是指「大數據」將來可應用在精神醫學上,讓我們更了解人的精神思維。作者是一位精神科醫生,在書中描述他面對一位「思覺失調」復發的少女,在評估、診斷和治療跟進的過程中,所遇上的限制。過去百多年科技突飛猛進,許多醫學專科例如心臟科,已經引進許多先進又精準量度心臟健康的方法,可以更快丶更準、更有效的作出診斷和介入。一直以來,精神醫學要評估的心理狀態、情緒起伏、行為和日常活動等等重要範疇,很難用機器來量度和量化,故此診斷仍會有主觀成份,結論也是比較概括性和未能如其他專科的精確。

不過,Barron在書中指出,分析「谷歌搜尋」Google Search可以知道大眾這一刻最關心的事情,例如搜尋「失去嗅覺」(一個新冠肺炎的病徵)的數量會反映疫情的嚴重性,如果某一地域的搜尋一時間多了,便表示這裡可能剛出現大爆發;若果個別人最近時常搜尋有關死亡這個主題,就要留心自殺的風險。我們的智能電話,都有定位和感應移動的功能,可以準確量度一個患有過度活躍症的人的活躍程度,以及在治療後改進,這些是數據是可以「量化」的(quantify),再不是一些模糊的描述,例如「好咗D」、「差不多」。「面書」和「推特」上的貼文內容和數量可顯示個人的心境和社交活動,若這些數據有不尋常改變,可能反映思覺失調病人的精神狀態的反覆。有研究人員在徵求當事人的同意後,追蹤一班在面書上宣佈自己懷孕消息的女士往後的貼文,成功地預測到那一些會出現產後抑鬱症。說話及表情記錄的分析技術可以幫助我們更仔細了解當事人每一個細微的表達,以及用字和語氣所反映的心理狀態。

我不懷疑「大數據」的用處,但比較擔心它的「威力」。「大數據」所包含的資料,可能多過我對自己的認知和了解!新生科技,例如改變基因和複製細胞的技術,在應用的時候都要有道德規範,亦要在「知情權」與私隱等考量之間取得平衡。

「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12﹕2〉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座

在乘搭地鐵時,不時會遇見這樣的情景:當地鐵門一開,一班8、9歲的小朋友即一窩蜂衝入車廂,爭先恐後,用最快速度跳上沒人的座位。爭不到的就呱呱大叫,爭到的就沾沾自喜;有些更動手推開已坐下的同學,面上帶著勝利的表情;坐下的同學不停搖晃身子,還有那些四處跳躍走動的……整卡地鐵車廂仿如他們的遊樂場,完全沒有理會其他人的反應或需要,快樂玩耍就是一切了。那些陪同的家長們,有的臉帶微笑,向爭到座位的孩子豎起手指公,以示讚賞他們是身手敏捷的叻仔;有的雖然以稍許責備語氣叫孩子讓位或移動一些,但面部表情卻帶「不介意」的寬容,甚至默許孩子「將話當耳邊風」的行為。當然,有家長會鼓勵小朋友讓座給有需要的人,認真地教導禮讓、公眾秩序和別人需要之道理。

每當看見這些的小小情景,心裡會不其然地想﹕這是一個社會風俗的問題,還是公眾教育或文化的問題?抑或是自然人性或道德的問題?作為醫生的我,又會從醫學角度去想:這些孩子會否患有過度活躍症?

記得以往到不同城市旅行,乘坐當地地鐵時,有些城市的情況與香港的很接近,但在某個城市屢次見過,孩童自然讓座給不同年齡的成人。有次,一個約6、7歲孩童與媽媽進入車廂,上車後主動叫媽媽坐下,過程中沒有不安,沒有撒嬌,也沒有要求坐在媽媽膝上,只是乖乖地站著在媽媽旁邊,作媽媽的也安然地坐下來,讓孩子站著。又曾見過,當家長向本來坐著的孩子打一個眼神,孩子很快就站起讓座給有需要的人,面上或表情沒有一點不悅或不願。

當然,過度活躍症是疾病,可令到一個孩童在不恰當的環境下手舞足蹈,不能安靜下來。過度活躍症是腦部局部位置發育不成熟的問題,有些孩子因負責控制衝動及手腳郁動的腦部分發育比較遲緩,故控制力比同齡的小朋友可能相差1-2,所以在行為表現往往與年齡不相符,甚至在自我控制去防止作出錯誤的事情上也有心無力。

不過,剛才說到在地鐵車廂內見到爭座位、不停跳動、大聲叫囂玩耍的一群,有多少真的患有過度活躍症?還是管教的問題或高舉我行我素,只要我開心,懶理別人的需要的社會風氣所致?相信,這大部分都不是患有過度活躍症,但值得反思的是﹕在這社會氛圍之下,如何教導下一代?怎樣教導行使個人與社會大眾權利間之平衡? 或許真不容易,但首先也要自問﹕作為家長的取向是如何?記得在聖經中,有一個學者問耶穌,最重要的誡命是那條,耶穌回答說:「要愛人如己。」在地鐵故事中,讓座是否一個實踐「愛人如己」的表現呢?

「『你要全心、全性、全意、全力,愛主你的 神。』其次是:『要愛人如己。』再沒有別的誡命比這兩條更重要的了。」〈馬可福音12﹕30-31〉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退而不休

有人說,人生三分一時間睡覺、三分一時間工作、其餘的三分一才是真正的生活。最後的三分一有大部分是退休後的生活,在職時期的人生其實有一半的時間在勞勞役役。辛苦工作、糊口養家的同時,非常嚮往退休後的時光,想像自己有第二人生,可以周遊列國,或者發展其他興趣。可是,我有一部分病人,情緒病發的時間就正正是退休時期。

奇怪了?明明退休後的生活應該輕鬆無壓力,為何還會患上情緒病?我有病人退休前沒有好好理財,以致退休後需要孩子扶養或者到處找兼職,未能真正過無憂的生活。身體經過六十至七十年的搏鬥,也開始出現機能衰退的情況,有人退休後做體檢,就發現有「三高」和其他慢性疾病的問題,加重了精神上的負擔。同時間,孩子長大了,成家立室或者有自己的生活,離開原生家庭,這時突然發現家裡空空洞洞的,寂寞之感油然而生。中國人傳統觀念是「男主外、女主內」,男性的角色就是賺錢養家,而他的自信也大多源自工作的成就,突然失去了工作上的肯定,待在家裡和太太朝夕相對,找不到自己的定位,非常不習慣。兩人相處的時間多了,同時也增加摩擦的機會。有不少太太也表達,先生退休對她們來說也是個大挑戰。

上班的時候時間總是不夠用,但退休後發現時間怎麼過得好慢,不知如何打發。以往生活勞勞碌碌,沒有時間建立其他興趣,以致退休後突然發現自己不懂得享受生活,每天活得很苦悶,悶到有點慌,悶到懷疑人生。

退休也是人生一個重要的階段,和結婚、生孩子一樣,需要好好計劃和安排,才可以得到預期的結果。除了要安排財政,還需要想像自己把時間心力貢獻在甚麼地方。有人全職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有人趁著有時間,發揮之前的興趣,發展第二事業;有人學到老、活到老,學日文、德文、書法、國畫等等,把年少時想學習但沒機會的都去學;有人繼續貢獻家庭、弄孫為樂;有人決定全職侍奉,貢獻教會。你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又是如何?

其實不用等,現在就算工作生活多忙碌,也用些許時間讓自己發發夢,發掘一下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並開始接觸和學習,建立工作以外的朋友和圈子,捉摸適合自己的方向。當人生除了工作以外,也有其他的熱誠,那退休生活就會是令人期待的事情,而不是增添苦惱的一環了。

「神啊,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詩篇71﹕1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三)

對現代城市人來說,能夠安穩的睡覺是極大的福氣,究竟如何才可以擁有高質的睡眠?想重拾穩妥的睡眠,可以從生活多方面入手。

早上接觸陽光

一早醒來若果依然覺得很累,可以去窗邊曬曬太陽,或出去走走。自然光可以令身體減少分泌退黑激素,告訴腦袋現在是白天,令腦袋清醒起來,也有效調整生理時鐘,晚上更容易入睡。

定時運動

定時運動除了可以減壓,還可以增加深層睡眠的時間,改善睡眠質素。但要避免在睡前三小時運動,因運動後身體的改變足以令人保持數小時精力充沛。

留意飲食

咖啡、奶茶、汽水都是受歡迎的飲品,解渴又提神。但內裡的咖啡因是一種興奮劑,會令人精神抖擻及解除睡意。咖啡因大多會留在體內三至五小時,就被分解排出體外,但老年人或新陳代謝較慢的人,有機會需要較長時間排走咖啡因,而導致晚上失眠,所以中午之後盡量避免攝取咖啡因類飲品。不少人認為「飲少少酒好瞓D」,但原來酒精會減低腦袋釋放的退黑激素、擾亂你的生理時鐘;同時酒精也會影響睡眠質素,令深層睡眠減少,長期影響晚間的休息。所以,建議晚餐後不要再喝酒,讓身體有足夠時間分解酒精才去睡覺。晚上避免吃太辛辣的食品,這類刺激性食品有機會影響入睡,和降低睡眠質素。 睡前如果肚子餓,不妨喝一杯熱牛奶,牛奶裡的色胺酸(tryptophan)屬於天然的助眠劑,能夠安定神經幫助入睡。

戒煙

香煙裡的尼古丁是一種興奮劑,能導致失眠。另外有研究顯示,吸煙的人患上睡眠窒息的機會較非吸煙者高出兩倍。若果有吸煙習慣的人,應該避免睡前吸煙和考慮戒煙。

日常不要待在床上

睡床應該只用來睡覺。日常請避免躺在床上休息、看書、或用手機。給身體有明確的信號,上床就等於要睡覺了。

睡眠前的習慣

晚上避免使用手機和電腦,因螢幕發出的藍光會影響腦內退黑激素的分泌,擾亂睡意。若果一定要使用,可考慮用濾藍光眼鏡,減少藍光的影響。研究顯示,睡前一至兩小時泡一個熱水浴,有效加快入睡和提升睡眠質素。睡前一小時習慣做一些放鬆心情的事情,看一篇散文、聽聽柔和的音樂、喝一杯熱飲都可以鬆弛神經,幫助入睡。

睡不著就要起床

若果在床上待了超過二十至三十分鐘依然未入睡,請離開睡床,去客廳靜靜的坐著或看書,不要玩手機或開電視,等有睡意再上床睡覺。待在床上太久會輾轉反側、心情煩躁,久而久之衍生睡眠焦慮,一上床就擔心睡不著,令腦袋把睡覺和焦慮串連起來,更影響睡眠質素。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二)

一覺好眠可以活腦醒神,但究竟要睡多久才足夠呢?國際不同的睡眠權威機構有各自的指引,基本上人愈老,對睡眠的需要就愈少。初生嬰兒需要大概十四至十六小時睡眠,成人需要七至九小時睡眠,老人需要大概七至八小時睡眠。這些都是平均數,實際各人的睡眠需要因人而異,視乎各人的生活習慣和職業需要而定。基本上,一早起來如果覺得精力充沛、情緒穩定、不用喝咖啡也可專心工作,睡眠大概就足夠了。那為甚麼有人堅稱他每天只需要睡四小時就夠?全球大約有1-2%的人屬於「先天少睡體質」(naturally short sleeper),他們真的只需要睡四至六小時就可以回復體力。

有研究顯示,九成香港人有睡眠不足的問題。睡眠不足的不只辛苦工作的成年人,學生也是睡眠不足的重災區。求學時期的腦袋正在發育中,睡眠的需要尤其重要,所以通宵挑燈夜讀其實很無謂,因為腦袋缺乏精力和時間整理記憶,根本不能吸收所學習到的。為甚麼那麼多人有睡眠不足問題?除了城市生活分秒必爭,一日廿四小時根本不夠用之外,現代人生活的壓力也造成失眠的問題。

香港大約每十人就有一人有失眠問題,不光只有「睡不著」才算是失眠,若果入睡沒有困難,但時醒時睡,長期早醒,也算是失眠的一種。成年人正常地應該在半小時內睡著,若果半小時內沒有睡著,就算是入睡困難。時睡時醒是指晚上醒來的次數較多,而需要較長的時間才可以再入睡。正常人一晚不應醒來超過兩次,就算需要去夜尿,也應該立即可以入睡。若果醒來的次數多,需要超過三十分鐘回復睡眠狀態,就可能是失眠的徵狀了。早醒的定義是比平常醒來的時間早超過兩小時,比方說平常能夠睡到八點,現在不到六點就醒來了。若果一星期有超過三晚出現以上睡眠障礙,而情況持續超過一個月,就可能患上了失眠。

有些人明明有足夠的睡眠,但整天無精打采、非常疲累,任何時候都可以一秒睡著,那是甚麼回事?若果睡眠的時間足夠,但睡眠質素欠佳,也不能好好幫腦袋充電。其中一個常見又直接影響睡眠質素的情況是睡眠窒息,睡眠窒息是指睡眠期間患者會多次停止呼吸,導致身體及腦袋短暫缺氧。腦袋本來正想休息,但當你停止呼吸,腦袋就會聰明地把你叫醒,預防窒息。當你一晚停止呼吸二十至三十次,就代表你醒來二十至三十次,早上感覺就好想沒有睡過一樣。睡眠窒息症是有治療方法改善睡眠質素的,若果你客觀地認為睡眠時間充足,但卻經常渴睡,就要考慮睡眠窒息的可能性了。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 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詩篇4﹕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一)

在疫情的日子,很多病人跟我說睡眠出了問題。有人因為在家工作,變成廿四小時工作,晚上都要回電郵、覆電話,不能好好休息;也有人因為要照顧小孩上網課,只有晚上做自己事,忙到不可開銷。疫情也令人多了壓力,晚上忍不住看手機放鬆放鬆,結果一看就是兩小時,也失去了兩小時睡眠時間。睡少了,慢慢發現情緒控制也差了。睡眠和情緒究竟有甚麼關係?

睡眠是人的基本需要,睡眠有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屬於非快速動眼睡眠,而最後一個階段是快速動眼睡眠。非快速動眼睡眠的第一和第二階段屬於淺層睡眠,第三階段屬於深層睡眠。深層睡眠是身體修補自己的時機,人的血壓、心律、呼吸都會減慢,身體的各個器官都會自我修補,回復精力。對小朋友來說,睡眠是快速生長的時候,因為生長荷爾蒙是人睡眠時再大量釋放出來的。所以小朋友一夜長高了不是幻覺。快速動眼睡眠則是人整理白天所吸收的資訊,強化長期記憶的時候,就好像把圖書館裡的書都放回正確的位置,下次才容易找到需要的資料。而夢境也是這個階段發生的。睡眠就是幫腦袋充電,好像你的手機一樣,需要充足電才能運作的。

短暫睡眠不足會令人煩躁、減低情緒控制的能力。經過整晚通宵工作後,身心都疲累,如果早上等巴士時有途人「打尖」,你一定心裡激動地咒罵他,甚至出面阻止他的行為。平常的你可能會平心靜氣,保持儀態,想像對方可能有急事等等。為甚麼缺乏睡眠時卻特別難沉住氣?腦子裡有兩個部位對情緒控制特別重要:杏仁核(amygdala)和前額葉皮質區(prefrontal cortex)。杏仁核其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情緒記憶,和控制突發情緒反應。當杏仁核認為身體遇到危機的時候,就會作出相應的情緒反應,例如恐懼、焦慮、悲傷、憤怒等等。睡眠可以幫助杏仁核整理情緒記憶、也讓杏仁核冷靜下來。研究顯示,缺乏睡眠會令杏仁核過度活躍、增強突發的情緒反應。前額葉皮質區則是杏仁核的好拍檔,它負責理性分析和思考,去平衡杏仁核感性的反應。當一個人缺乏睡眠的時候,前額葉皮質區和杏仁核不能好好溝通,以致情緒反應容易過激,輕微的壓力已可令人爆發。

不難理解,長期的睡眠問題有可能誘發不同的精神毛病。例如失眠是抑鬱症其中一個徵狀,但也有研究顯示,曾經出現失眠的人,其後患上抑鬱的機會比其他人高出兩倍。失眠及其他睡眠症狀是躁鬱症的徵狀之一,但缺少睡眠也有可能誘發病人的躁狂徵狀。睡眠問題也是焦慮症和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的徵狀之一。睡眠問題和精神問題,誰是雞、誰是蛋,暫時還未有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睡眠和人的精神是手牽手的,有著互相影響的關係。所以,想腦袋保持最佳狀態、身心健康的第一步,就是要有良好的睡眠。

「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詩篇127﹕2〉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WiFi Wife

讀者別以為我在談甚麼高科技產品,其實今次題目是有關婚姻關係。話說多年沒見的老同學,前幾天專程約我吃飯,他訴苦之餘,還想我為他的妻子斷斷症。原來,這老同學的太太多年來不斷監視他的行蹤,每天規定他用公司固網電話致電給她,最少早午晚三次。她有時在不放心之下,靜悄悄走到他公司附近,看看他的車子是否停泊在那裡;間中「扮鬼扮馬」突然打電話到公司,看看他是否真的上了班。更甚的是,當他晚上要與同事一邊吃飯一邊開會時,她便會在附近商場閒逛,直到他們的會議結束,然後陪同一起回家。

工作以外的時間,夫婦一定要做到形影不離,她才感滿意,但他卻沒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間,因此他們經常為此吵架。只有在疫情嚴重的時候,他需要留在家工作,彼此之間的爭執才漸減。雖然太太沒有開口說懷疑他不忠,但她的行為卻令他遭受到同事的取笑,漸漸地,他對這段婚姻感覺很不是味道。我深信這位老同學不會行差踏錯,所以更感受到他內心的冤屈。

原來他急於找我幫忙,除了因太太的怪異行徑愈來愈嚴重外,更因為他看了一些文章,擔憂太太患上了文章所寫的Othello Syndrome(奧賽羅綜合症),亦即是「妒忌型妄想症」。此病的患者懷著一個妄想,篤信伴侶對自己不忠,更會千方百計去證明這個想法。我的同學雖然是IT人士,但對一些情緒常識不陌生,他知道這症狀與家庭暴力和慘劇經常扯上關係。

奧賽羅是莎士比亞名劇的悲劇主角(The Tragedy of Othello)。這位將軍因為極度懷疑自己年輕妻子與身邊一位中尉有染,於是將妻子殺死,後來他才知道自己是過分嫉妒而錯怪了妻子,最後他的悲傷帶來更嚴重的結局,就是自盡身亡。無錯,妒忌型妄想症雖然並非普遍(少於1%),但在伴侶被殺案件中,有30%是與男方的極端妒忌思想有關。

我經過一餐飯的時間來了解多一些,推測這老同學的妻子並不是患上妄想症,她只是向來容易焦慮緊張,也有一些強迫症的徵狀,常常重複做一些行為,例如多次洗手,才能安心。而且她是知道自己丈夫沒有第三者,只是難以放下心中疑惑,所以才不斷去查看。為了安慰我的老同學,我用他熟悉的IT術語作解釋,讓他明白自己的太太不是患了Othello Syndrome,而是他的WiFi Wife,意思是要在他的WiFi距離範圍下,她的焦慮才能平復。不過,她始終需要找醫生治療一下。至於我,不能只依靠單方面的資料,便找出他們複雜關係的源頭,所以建議他們夫婦應找婚姻輔導幫助,尋找當中的錯誤,才能有效修復這段婚姻。以IT行內的術語作解釋,就是「要fix咗bugs才能reboot架機。」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