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這樣不行、那樣不好

最近,與家人暢遊久違了的廸士尼樂園。那天天氣晴朗,我們在園內遊玩了兩三小時後,來到了一處寬濶的空地。這裡四周種植了多株品種不一的樹木,綠葉在涼風中搖曳生姿,煞是好看,是一個休閒的好地方。走近一張有背長椅,坐下休息不一會兒,看見幾位帶著孩子的太太行近,在隔鄰那張有背長椅坐了下來。剛坐下,她們的孩子便立刻四散,開心地跑動,歡呼聲和笑聲朗朗。

「小心點呀!」「唔好跑得咁快、咁遠!」「跌死你呀!」「小心撞到棵樹呀!」「唔好左穿右插撞到人呀!」「跑得咁快會扭傷!」「成身汗,快啲休息吓啦!」「快啲過嚟飲水啦!」但是,這歡樂笑聲很快被太太們的警告喝罵聲打斷了。在短短在兩分鐘內,每五秒就聽到類似「不要這樣」「不要那樣」的說話。幾個孩子面露無奈,既想玩,但又怕被責罵。幼小童心或在迷惑﹕「來迪士尼樂園就是想歡歡樂樂、開開心心地暢玩,但這樣作又不好,那樣作又不好,媽媽心中會否如此想?她們帶我們來是為了甚麼呢?」

確實,「這樣不可」或「那樣不好或不應該」的文化,充斥在我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在家中、商場內、公園裡,或在食肆,亦常聽得見這樣的聲音。但孩子應做甚麼或如何做才是好、才是對呢?最近,看見某新聞節目評論一個新展覽,整篇報導都是負評﹕這裡不好、那裡差劣。小朋友若在這環境當中成長,他們又如何能夠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善?甚麼是對?甚麼是美呢?

若想建立孩子的自信心,父母首要學習注意及欣賞子女每一個細小的好行為,多說感謝讚賞的說話;在生活見證和態度多帶著感恩的心情。同時,也讓子女知道所作的何謂是對、是好、是美、是善。若子女所作的未盡完善,當父母指出錯處時,也需告訴他們如何作才是對的;負面批評的同時,也有平衡的正面鼓勵。

同時,父母應小心自己的言論和一舉一動,反省言行中有否不自覺地貶低了孩子的自信心,如一句的「我幫你」,會否帶著言外之意﹕「因為你無能無用,或你不夠聰明醒目」呢?過分的關心、過分的協助、過分的呵護,都會令孩子養成過分的依賴習慣,結果是怕錯而不敢去作決定,或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故此,當孩子說出困難,父母便很快伸出「 援助之手」,這是「真愛」孩子,還是陷入了傷害孩子一生的危機之中呢?

聖經箴言說﹕「孩童的動作是清潔,是正直,都顯明他的本性。」〈箴言20﹕11〉所以,作父母的要多欣賞你們的孩子,他們一定有許多值得欣賞的地方,一定有許多需要鼓勵的地方。聖經也教導作父母的,若孩子有不正確的地方,應該努力教養他們,讓孩子擁有自信,擁有一顆自強不息、積極向上的心,邁步他們未來的路程。「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 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6〉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我也要移民

「醫生,下個月,我們一家會移民。」這句話在最近一年已聽過許多次。每次聽見,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思緒萬千!當然,必會鼓勵他們勇敢地踏上前路,始終這是人生重大的決定。但作為精神健康從業員,心裡明白,移民是一個促使精神病發作或復發的高危期。在人生路不熟的環境之下,若病發了,該怎麼辦呢?

在年多前,曾治療一個患有嚴重抑鬱症的病人。他的病情本來穩定了多年,期間只有一次因感情問題輕微復發。在一次覆診期間,他和太太來到診所,興高采烈,說他們一家快要移民了,要求我處方多幾個月的藥物,以及撰寫轉介信給當地的醫生,列明他過往的病歷。

他們歡天喜地的告訴我,他們一家快要過新的生活,子女會在一個夢寐以求的良好環境發展他們的未來。按照移民的籌劃,他會先去那新居作準備,兩個月後,再接家人前往。這移民的念頭早在一兩年前因子女讀書安排開始萌芽,全心為子女前途移民接受西方的教育。在整個決䇿過程中,他一家人都一起作了詳細商討和分析,大家一致同意移民。家人也從未發覺在這過程中,他的決定是因精神不穩定而作出。在這一年過程中,他正常工作,情緒穩定,身體也健康。沒有任何異常。

他是透過一位住在那國家的好朋友推介,再尋找網上的資訊及找移民顧問協助,就決定移民去那國家了。但原來,他從未踏足過這西方國家;能說這國家語言亦非常有限。當決定買下了房屋後,才知道他所認識的朋友居住之地區,離這裡有二個多小時的車程。聽到這裡,我的心浮現出絲絲不安。果然,當他離開香港大約一個月後的某一天,他的太太非常焦急地找我,說他丈夫的抑鬱症復發了﹕他睡不著、吃不到,整天躲在家裡;又不洗澡,完全不願出門(家裡食物因此沒有了);更說太辛苦,想死了。作太太的並要求我與他在視像上見面談談。當在網絡上見到他的面貌時,真是令人非常擔心。他瘦了很多,面上滿佈愁容, 沒精打采,說話非常無力,對話時僅僅聽見他微弱的聲音。

            在交談期間,知道他的當地語言不太通順,就算走到銀行開戶口也碰了不少釘;去買各種日用物品時,也因地點遙遠和語言不靈光,倍感困難。加上他居住的鄰舍大部分是本地人,難找香港人求問,孤苦伶仃和求助無門之感更增。他除了睡不好,失去胃口或整天不吃,更對自己不能好好地準備家園,迎接太太和子女來而深感內疚。漸漸地,他失去做任何事的動力,連通電話向他朋友求助的勇氣也消逝,他感到自殺是唯一的途徑。

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的病復發了,而且非常嚴重。我問他知否家附近有沒有醫生,他也是一無所知。幸好,他太太聯絡上了在那國家的唯一個朋友,那朋友也願意在深夜駕兩小時的車程到他的家,帶了他去附近的急症室求診。

移民,是福?是禍?有很多心理學的文獻都證明,移民是一個帶給人類心理極大壓力的事情。在多個精神醫學研究上,因為移民而誘發精神病發作的比率也相當高,無論是焦慮症、抑鬱症、狂躁症、甚至精神分裂症也是如此。而且,就算有非常好的心理準備,病發的機會也比不移民的為高。疾病的來臨有時也無法控制,故明白當地的醫療系統及安排是移民前先必須處理的事情。若情況危急但卻求救無門時,就痛苦不堪了。所以,我常常對計劃移民的人說,當到達安頓後首先要做的事,就是盡快找出在那地區尋求醫療的方法,因為不是所有地方的醫療系統都好像香港一樣,隨時可找到醫生呢!

            聖經中也記載了不少移民的故事。但上主對相信和依靠他的人如此說:「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21﹕5-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全副武裝」的清潔程序

某天,與這位大約8歲的孩子寒暄,問他在恢復實體上課後的感受,以及上網課與上實體課那種模式比較好。他想了一下,猶豫地說實體課好些,但從他的眼神又感受不到那份相對的興奮。再問他實體課有甚麼好處,他很快地答:可與同學玩。又問他網課有甚麼好處,他又快快地回答:不用離開屋企。

原來,在疫情期間,他常被要求留在家中,半年期間只離家外出兩三次。當偶而家長想帶他去公園玩耍,他卻顯得非常不願意。「為何不願意到公園玩耍?」他回說:很麻煩。我繼續問因由,原來在疫情期間,家人擔憂將病毒帶回家,故在出門離家前,會幫孩子穿戴「全副武裝」﹕帽、口罩、長袖衣服、手套等等。「我穿了這麼多衣服,稍動就熱得厲害,四處走動更甚。而且每三兩數分鐘就要用消毒液擦手,不聽從就被責罵,令人『玩也無味』。」

這孩子續說﹕當疫情好了點,可以回校上課,家人雖對「全副武裝」的要求降低了,但每次回到家門口,仍需按「清潔程序」做,如不照做就不能吃午餐,還被責罵。這清潔程序包括:(1)在家門口除鞋;(2)進入門後,立刻將所有衣服(除了內衣)除下;(3)立刻要將所有物品包括書包,上下左右全噴消毒液;(4)入屋後要即時去洗澡,然後才能吃午餐。

聽完孩子心聲,我心裡不期然地問,這「清潔程序」是否合理?的確,在聖經舊約中,猶太人入屋要先洗腳,食飯前要先清潔的要求。在思想聖經教導我們要注重清潔的同時,亦想到家長會否患有一個特定恐懼症(Specific Phobic Disorder) —「病毒恐懼」?

「病毒恐懼症」患者會有以下症狀:

(1) 患者持久對病毒有過分的恐慌;

(2) 當遇到有病毒感染機會(就算機會極少)時,會產生極度不安,大發脾氣,甚至十分驚恐、慌張;

(3) 患者知道這些反應是過分的,與實情並不相配;

(4) 患者會千方百計去逃避或減低會令他/她不安的情況發生,例如利用高度預防和過分的清潔來減低焦慮;

(5) 為了減低或逃避該恐慌,引致生活上產生很多不便或甚至影響家庭關係。

其實,心裡恐慌是人類的敵人,恐慌往往會帶來許多不理性的反應,這不理性的反應也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安。負面情緒有其極大的感染力,由一個人傳到另外的人,破壞性有時比病毒感染更厲害。聖經在詩篇121篇安慰我們:「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21﹕7-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手機不離手

「你個死仔!成日揸住部手機,一起身就揸到瞓覺,乜都唔做,學又唔想返,書又唔溫,街又唔出,連朋友搵你去打波都唔去,食飯都迷著部手機,甚至涼都唔去沖,你係咪上咗癮啊?」不知道這句說話是否聽得耳熟能詳?其實,在現今世界中,手機遊戲成癮已是當今世代的新興精神疾病。

的確,無論任何年齡,均能使用手機上網尋找資訊、與朋友交往、甚至尋找生活娛樂消遣。當新冠病毒疫情在整個社會瀰漫開來的時候,手機更成了工作、上課、開會、甚至宗教活動等等不可缺少的工具。從商業角度來看,手機遊戲的創作也成了一個新興和利潤豐厚的行業。確實,在商言商,製作出一個令玩家愛不釋手的遊戲,便能為創作者賺取豐厚利潤。曾在一個學術研討會中,有講員坦誠談到遊戲商如何高薪聘請專家,如何在遊戲程式內加入上癮心理學的元素,使遊戲更能吸引玩家,更能令他們愛不釋手,不能停下不玩手機遊戲,同時也不停地甘心願意花費金錢於遊戲上。

在現代的社會大環境之下,手機成癮已成了一個眾人關注的新課題。雖然電子遊戲成癮早已在2013年納入了美國第五代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內,將電子遊戲成癮歸納為精神疾病的一種。但是,手機遊戲成癮的問題比用桌上電腦電子遊戲成癮的問題更加複雜,更加嚴重,源於現今新生代的手機使用率比桌上電腦來得更高、更方便、更貼身,甚至更有其必需性,可說是人人處在「手機不離手」的生活方式之中。因此,手機更容易變成上癮的「魔器」。

何謂手機遊戲成癮呢?如果你在長時間(三數個月或以上)有多個以下的症狀時,就要小心,因為你可能患有手機遊戲成癮的問題。

(1)你的腦子上每時每刻都不停地想著玩手機遊戲;

(2)當你不能玩手機遊戲時,內心總覺得忐忑不安;

(3)為求達到同等的滿足和愉快,你會慢慢地增加或增長自己玩手機遊戲的時間;

(4)你總不能控制自己完全停止不去玩手機遊戲,甚至玩少一點也有困難;

(5)你不再願意做平時喜歡作的事情;

(6)因要玩手機遊戲,大大影響了你的工作或學習或家庭生活;

(7)雖然明知以上的實際問題,但你也堅持繼續玩手機遊戲;

(8)對於每天花多少時間玩手機遊戲的質疑,你開始向身邊的人說謊話;

(9)你會以玩手機遊戲用作平靜內心的不安、不快樂的情緒和感受。

如果你發現自己有以上多個的症狀的時候,應盡快尋求協助,因可能患上手機遊戲上癮。同時,有很多手機成癮患者的背後,還有其他心理或精神毛病需要處理的,手機成癮可能只是更嚴重心理精神毛病的表面原因。現今世代的人經常說:我有自由做我想做的事,打手機遊戲也是一樣。但聖經教導說﹕「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書10﹕23〉不要讓手機遊戲成為控制你一生的工具。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打機打到唔瞓覺

手機不離手,已成了現今世代常常出現的問題。無論是成年人、青年人,甚至小孩都花很多時間在手機上,用手機尋找資訊、作溝通渠道、交朋結友;同時也是尋找娛樂消遣的方面工具,玩手機遊戲也是極其普遍。這些成為現代人要面對極度麻煩的問題,即如何叫人恰當地使用手機,而不被手機控制了我們的生活,成為使用手機上癮者。

在使用手機成癮的研究中,常常發現在手機成癮的年青人中,不少背後也患有社交焦慮症或其他精神毛病,其中一個常常有的病徵就是睡不好、失眠。在診所中,常常聽到年青人的哭訴,成年人(包括家長和老師)都誤解他們的困擾,其實他們在床上玩手機不是貪玩,而是希望幫助睡眠,或打發失眠時空虛無助的痛苦。他們往往對被父母痛罵,或被老師懲罰而感到有口難言,憂慮加劇和情緒更困擾,引致更嚴重失眠的狀態,形成惡性循環。

最近,在診所裡遇見幾位中三、中四的同學。他們表示,自從網上上課改成實體上課時,實體上課立刻就成為了他們的「絆腳石」。原來早在一兩年前,他們已開始有社交焦慮的症狀,發覺自己要與別人對話,心裡總會產生一股的不安,但這不安又不能用常理去解釋。這不安的情緒總是令他們不想繼續交談,尤其是面對陌生人或不太相識的同學、親戚、朋友,當要與他們談話時,這不安的感覺就湧現而出,想快快離開。離開後,就有如釋重負之感。慢慢地,他們甚至覺察自己無論去超市,或去便利店,當要與售貨員有眼神接觸時,這不安的情緒就會立刻出現。這樣,他們便會決定多留在家裡,害怕外出。

他們感到整天留在家裡是最舒服的,故會默默告訴自己﹕我是隱青!藉以自我安慰。但這安慰並不能持久,很快便覺得苦悶,手機也漸漸成為了他們的長期的情緒安慰劑。手機不但可以提供娛樂消遣,也可以在不需要有眼神接觸的環境下與人溝通,是那麼的方便及舒暢!久而久之,手機便成為他們生活不可分割的部分,「手機不離手」也成為他們每天的習慣。

每天回校,都經歷重大心裡難關。當晚上想到明天要返學又開始感到不安焦慮,繼而又是失眠;心裡浮現不安,很快就會拿起手機作為安慰劑,幫助自己安靜一點。當然,「後遺症」就是明天未能早起,精神疲乏而心緒不寧;跟著,身體因焦慮產生了頭痛、肚痛等症狀,結果又要求不返學。最令父母迷惑不解的,就是請假不用回校,訴說不適的身體很快「康復」,甚麼痛的感覺也消逝了。所以,家長們會歸咎於這些原因:懶惰、無心上學、沉迷打機、不睡覺,以諸多藉口來逃避返學,喜作「逃學威龍」。

這也是很多患有社交焦慮症的同學面對著的誤解和責罵。在未能得到家人、老師的明白和體諒之下,為身心靈帶來了很多的痛苦。若未得到正視和對症下藥,會令到病情加深,拖延痊癒的機會。事實上,沉迷打機、不睡眠、不想上學,背後原因可能有很多,不能只用一個「懶」字來解釋全部。讓大家一起學習細心聆聽兒女內心的掙扎,好像上帝細聽信徒心底裡的每一句話般吧!

「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耶利米書29﹕12〉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別無選擇嗎?

當年,在港大醫學院畢業後實習差不多滿一年,便被安排到醫務衞生署的總部見工,我在面試上表示自己希望能進入精神科專科接受進一步訓練,那個年代精神科是相當冷門的專科。聽見我的選擇,有一位很有「台型」的前輩醫生(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精神科總顧問盧懷海醫生),問我是否願意去青山醫院工作,我心想青山醫院是精神科的「少林寺」,在這處開始我的學習是好事,便馬上答應了。回到家中,媽媽問我七月份會到那一間醫院工作,我回答說是青山醫院,她即時反問:「冇得揀㗎?」(別無選擇嗎?)我說是我自己揀的,媽媽就放心沒有再追問下去。

多年來,新認識我的朋友當知道我是精神科醫生時,都會露出詫異的表情,在教學醫院工作時,更有醫科學生直接問我為何選擇了這個專科。其實,這個選擇是很自然的,中學時我成績最突出的科目是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學,但因為希望入讀醫學院,所以在會考時放下這些喜好,専攻理科科目。在醫學院二年班上「行為科學」(Behavioural Science)時,覺得這個學科非常有趣,能更多明白社會和心理因素如何影響人類的行為。醫學院四年班時有精神科的學習期(module),需要接觸精神病患者,有些同學覺得這是苦差,但我很有興趣去了解每個病人的故事,雖然有些時他們會答非所問、情緒大上大落,我仍喜歡和他們交談。

但最促使我決定做精神科醫生,是一個在學習產科時的經歷。當年(1981),每個同學都要住在贊育醫院十個星期,亦要跟進多位孕婦產前、生產過程和產後的進展。其中一位我負責跟進的媽媽是來自北京的高齡產婦,因為受孕有困難,在四十歳才首次懷孕。當她作動的時候,我陪伴她入到產房,如果是順產的話,我可以處理「接生」這個工作(之前我已經替二十多個媽媽接生)。但當BB的頭露出來的一刻,我本能地說:「哎喲,係Mongol(唐氏綜合症)!」旁邊的護士們以懷疑的目光看著我,但當BB整個生了出來,整個產房變得死寂,沒有人敢說一句話。之後的兩天我極苦惱,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媽媽,又或如何能陪伴她經歷這個極度的傷痛。原來除了身體的病患,人心靈的苦楚也需要關注和醫治。

慶幸近年社會人士對心靈困擾和精神健康的接納增多了,而醫科生亦看到精神科的重要性和可發展空間,故精神科在香港不再是「冷門」的専科,甚至在招聘時因為申請人數遠多於職位空缺而出現競爭。我曾有一段長時間參與甄選申請人的工作,曾見過有畢業醫科學生用寳貴的課餘時間在一些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的非政府機構當義工,來表明自己真的對精神科的興趣和抱負。

「人若立志遵著他的旨意行,就必曉得這教訓或是出於神,或是我憑著自己說的。」〈約翰福音7﹕17〉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冇時間睡覺

早上七時左右,出門乘坐升降機返工。當門一打開之際,看見內裡有一名穿校服,看似高小的學生仔,雙目閉上,整個人都依偎在工人姐姐的身旁,仿如人仍在夢鄉,四肢放軟無力支撐。即使離開升降機時,他還是眼睛緊閉,在工人姐姐半推半拖之下步伐不穩和歪歪斜斜地蹣跚前行。

當刻,我內心不期然地起了疑問:「為甚麼他那麼疲倦?」「昨天晚上他何時上床睡覺?」的確,學校老師在健康教育課堂上有「早睡早起精神身體好」的教導,而在醫學研究上也有同樣的發現,充足睡眠對學習能力和專注能力都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在現今的生活中,孩子能夠在晚上十時睡覺已是十分幸福了。很多孩子要到晚上十一時甚至十二時才能睡覺已成常態,加上早上六時多就要起床上學,能夠每天睡足八小時真是個奢望。面對孩子因沒有足夠睡眠時間的「賴床」,作父母的每天早上都要在最後一分鐘以責罵方式拉他起床,每天就是在這樣負面的責備之下開始。

不能早睡的原因有許多,遲了吃晚餐?因補習未趕及完成功課或超時溫習?其他練習(如練琴)?看太長時間電視?花時上網打機或與同學網上交流等等?最近,在防疫措施的要求下,大部分小學生半天上課,下午二時前就能回到家吃飯休息。由下午二時至晚上九時共有七小時空閒時間,為何還要延遲至近午夜才能睡覺?就算減去晚飯、洗澡的一小時外,還有六小時。六小時還未能完成每天要作的事情,安然睡覺去也?

究竟現今生活的模式會否真的「冇時間睡覺」?許多表面看為好、看為對的生活模式,包括要多面全能學習,內裡會否藏著無聲無色的毒藥呢?其實,家長工作時間長,要很晚才能有時間與孩子會面。大家會面交談時,除了檢視每日功課溫習外,實在是沒有餘暇與孩子談心;作為基督徒的家長,也沒有交心的空間去建立子女的信仰。親子關係慢慢便成為只為功課而活,心靈關懷被忽略,甚或消失了。

現代的孩子世界,每天除了要完成大量功課、補充練習,又要參與一些他們未必喜歡的課餘訓練班,真是吃不消。一個正常的孩子,每天總需有玩耍的時間,只是,當他們千方百計尋找玩樂的空間時,心裡又泛起絲絲恐懼,生怕未能滿足家長的學習要求,心底漸長無形的張力,弄致心力交瘁﹕學習時想尋樂趣,但玩時又怕家長責罵;玩得不暢快,心有感不安,那時就更想尋樂趣紓解苦悶;在有限的時間下,唯有放棄睡眠用作玩樂;睡得晚,就未能早起;沒有足夠睡眠就沒精打采上課學習;未能好好學習,就換來家長老師的教訓……這真是一個惡性循環,更是一劑無底深淵的毒藥!

在這「冇時間睡覺」的課題上,作為家長又應如何抉擇子女的生活模式?如何作才是「善」和「正」?如何作才能使子女得著永遠福樂呢?聖經在申命記如此告訴神的子民:

「你要謹守聽從我所吩咐的一切話,行耶和華-你上帝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這樣,你和你的子孫就可以永遠享福。」〈申命記12﹕2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判我死刑好了!」

不久前,日本一名24歲的年青人,以電影《蝙蝠俠》角色「小丑」的打扮,闖入地鐵縱火和持刀傷人,日本傳媒指事件造成最少17人受傷,涉事男子已被警方以謀殺未遂罪名拘捕。據悉,疑犯聲稱找不到工作,與友人關係欠佳,遂生尋死念頭,但卻「不想」自殺,故想犯案殺人而被判極刑來結束自己的生命。這案令人匪夷所思!筆者現沒有第一手和更可靠的資料,所以不能對這案件的動機作揣測,也更不應在這時間作任何評論。

但是,這宗新聞卻使我聯想到幾件事情。記得多年前某一天,幾位警員帶著一個我的舊病人來診所,要求馬上見我,原來多份報章頭條在早兩天報導了一宗冷血的殺人罪案,我的這個病人到警署自首,說是他做的。報案室的當值警員當然大為緊張,以為破解了大案,誰知細問他犯罪的詳情,病人的回應卻是「九不搭八」,當得悉他是精神病患者時,便馬上帶他來見我問個究竟。經詳細評估後,我認為病人正處復發中,因為極度負面的情緒帶有「內疚妄想」(delusion of guilt),以為自己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他對我說:「唔使調查喇,這些咁喪心病狂的事,是我這種人先做得出!」。聽完我的初步分析,事件令警察們啼笑皆非。

還有在1982年6月3日,長沙灣元州邨發生了一宗轟動全港的兇殺案,多名幼稚園學生被一個闖入學校的男子(當年28歲,名叫李志衡)斬死,兇手之後被判入小㰖精神病治療中心接受「無限期」治療。據一位在幾年後曾直接和李志衡交談的專業人士轉述,李志衡認為自己被人陷害,事情非常複雜,一般人不能明白也幫不上,除非是香港最高法院的最高級法官,才能處理。但一般小市民無法見到這樣的法官,除非是犯上了彌天大罪,例如殺了人,包括小孩子!這是由「被害妄想」(delusion of persecution)引發的大悲劇。可幸,這種情況十分罕見。

因為喜愛Shallow這首歌,我在Netflix上看了一齣由Lady Gaga主演的電影A Star Is Born,歌舞劇情兼備。劇情講述一名酗酒但極有才華的音樂人Bradley Cooper遇到一名年輕的歌手Lady Gaga,並愛上對方。男主角長期被困在嚴重的抑憂情緒之中,他選擇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但多次的醉酒失控卻摧毁了他的事業,結果他自殺而死。Bradley Cooper在片中重複地傷害自己,同時亦將此延至自己最深愛的人,可以看為是一種慢性自殺的行為。在現實生活中,也有些人以“Social Suicide”來發洩鬱結,一步一步把自己推到絕路,使仍然關心和愛惜自己的人心碎。盼望所有人都能努力以正面的方法去紓解人生中的困難,悲劇不再出現。

「神說:『我要除去你肩頭的重擔,使你的手放下筐子。』」〈詩篇8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間屋太細?

記得多年前曾家訪一位老人家,一進入他家,便眼見整間屋子堆滿了不同的鐵器,包括大量的破爛汽車組件、十多輛破爛的單車、不同的電線捆綁在一起,還有多不勝數的機器零件。整個的客飯廳、走廊都被這些金屬物品所包圍、所堆滿,只留下一條不到半米寬的通道;連睡房也是一樣,唯一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就是他的睡床,僅餘一個可以躺下的空間和一片只可以容納單人站立的地面。他的「收藏品」堆積如山,滿至屋頂和可見的地方。

問及他收藏這麼多舊鐵器於家中的原因,他說這是自己的財物,賣出就可以賺很多錢。但再問他何時售賣、何處售賣,他卻完全答不出來。「最近一次售賣物品是何時呢?」他說是很多年前了。但直到今天,他仍繼續四處尋找和拾回「收藏品」。

這位老人家是我遇見大量囤積物品的其中一位。有另一位男士,他囤積大量的報紙雜誌在家中,整疊雜誌報章的厚度起碼有四、五呎高,也是鋪滿整間屋子。這些雜誌報章甚至成了他唯一能躺下的床。更見過一位家庭主婦,她大量囤積不同的飾物、小禮物、小手工製品和各種廚房用具等等,要用六、七個大型的行李箱來收藏。

以上的人士,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這些物品已貯於家裡超過四、五年,並沒有使用過。當家人屢次勸告不要再購買或收藏這些物品時,他們的情緒便會變得十分激動,千方百計地去解釋購買和收藏這些物品的因由。當朋友問及,他們會異常尷尬,甚或拒絕朋友登門探訪;當家人或朋友要求清除這些陳年舊物時,他們的回應也是極不願意,常說出諸多理由,例如「可能有用」,「萬一需要」,「不可浪費」等等!

在精神醫學中,有一種精神疾病叫「囤積障礙症」。按2013年美國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的定義,囤積障礙症包括以下症狀:

(1)無論這些物品的價值是多少,患者都有持續的困難拋棄或與這些物品分離;

(2)拋棄或分離困難的原因,往往是患者心裡感到極需收藏或佔有這些「必要」的物品;在拋棄時,心內會聯繫著極不安的情緒和感覺;

(3)當不能拋棄這些囤積物品時,生活空間便會縮小和變得擠迫,大大影響可使用的生活空間。假如生活空間未被佔據,是因有第三者協助,例如:清潔工人、家庭成員或執法人員代為清理。

(4)這囤積習慣往往引起患者心理上極大的困擾;在社交、工作、日常生活和生活安全上,都受到限制和損害。

有人或會問﹕囤積者和收藏家有何分別呢?收藏家一般會以所收藏的物品為傲,不會怕被別人知道。他們收藏時有條理,也在自己時間金錢的許可下才作收藏。而囤積者雖知道自己的收藏是過分和羞恥,但卻沒有辦法停止這樣囤積的習慣,也沒法將這些物品拋棄分離。如發現自己或家人、朋友有這樣的習慣時,應及早協助患者能夠及早和重新建立,並擁有「斷、捨、離」自由選擇的權利,不再被囤積捆綁控制。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哥林多前書6﹕12〉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Nocebo 反安慰劑

Placebo Effect (安慰劑效應)相信許多人都聽過,這是指病人雖然獲得沒有效力的治療,但卻「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的現象。想當年我在教學醫院工作時,也曾參與一些藥物研究,其中一個工作是隨機地在一部分沒有藥物的膠囊中加入小量麵粉,使它的外表與重量和原本的藥物完全一樣,病人是預先知道和同意參加這項研究,但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真藥」還是「安慰劑」。這個工序可以部分抵消病人因為心理和預期(expectation) 等因素影響到對藥物的反應。

Nocebo是拉丁文,意指「我將傷害」,意譯為「反安慰劑效應」,這名詞是學者Walter Kennedy在1961年首先使用,他指出一些信念或預期等心理效果,可能會導致疾病產生,或影響治療的效果。受「反安慰劑效應」影響,即使病人沒有病,或已接受有效治療,但因對疾病或療效負面的預期,使治療效果打折扣,甚至導致極不適,但這並不是說病人的感受是純粹是建基於心理的,因為心理可以引起生理反應。有研究指出,「預期受傷和痛楚」會使身體分泌荷爾蒙(cholecystokinin),會加強痛楚訊號傳達到腦部。還記得第一次到皮膚科診所跟教授學習,他作弄我們說:「你哋將會在今日看到的幾個很普遍的皮膚病症,可能你自己身體上尤其是背脊,雖然看不到,但也可能患上也未知道!」隨後的一小時,我們幾個醫學生都感到背部有痕癢,忍不住不去拗痕(抓癢)。直至教授哈哈大笑,我們才知中計。

研發新藥物,除了證明它是有效和安全之外,一個重要的要求是證明它的效能高過安慰劑,因為總有一部分人吃了安慰劑便感到有好轉。有趣的是,部分吃了安慰劑的人,亦投訴有藥物副作用。曾有一位焦慮症病人,無論我給她任何藥物,即使是極低份量的,她也會很迫切地描述不同的藥物副作用。有一次,我只是處方了一粒普通的維他命,在覆診跟進時,她如常說,這隻「新開的藥」是如何的霸道!其實,這也是我的臨床經驗,若果病人不相信醫生,或不認同自己健康有問而題需要治療,或對藥物有很負面的信念,治療的效果通常都是不理想。所以,要使病人明白又肯面對自己的病情,信任醫生的診斷和提供的治療方案,是醫治的起點。當然,這個基礎不是必然的,有時需要醫生和病人共同努力才能建立。

或許有人認為,「信心」是很相對和虛無飄渺的事,但信心多少卻是政治的核心問題,也是金融系統能否穩定的基石,以及對醫療運作有非常重大的影響,而現今新冠肺炎疫苗能否全民推廣也可能取決於「信心」。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6〉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