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精神醫學使用「大數據」?

久不久都會收到「垃圾電郵」,但我感覺發電郵的一方好像知道我一些背景資料,例如我的性別、年齡和興趣。平時,在瀏覽不同的網頁時會看到同一個廣告,因為我曾經在網上點擊觀看有關商品。有一段時間,每當駕車進入某個大商場的停車場的時候,總會收到短訊廣告邀請我以優惠價購買最新的電話。以前早上出門會聽聽電台的交通消息,但現在如遇上忽然大塞車,打開手機上的Google Map就知道車龍去到那一處才消散。是的,我們的行蹤、喜好、生活習慣和消費模式等等都在我們不知不覺地被收集為「大數據」,既覺得現代科技「好厲害」,但也有點兒可怕。

最近,在外國的新聞網頁讀到一篇文章,隨即買了由Daniel Barron寫的新書,名為:Reading Our Minds: The Rise of Big Data Psychiatry,大意是指「大數據」將來可應用在精神醫學上,讓我們更了解人的精神思維。作者是一位精神科醫生,在書中描述他面對一位「思覺失調」復發的少女,在評估、診斷和治療跟進的過程中,所遇上的限制。過去百多年科技突飛猛進,許多醫學專科例如心臟科,已經引進許多先進又精準量度心臟健康的方法,可以更快丶更準、更有效的作出診斷和介入。一直以來,精神醫學要評估的心理狀態、情緒起伏、行為和日常活動等等重要範疇,很難用機器來量度和量化,故此診斷仍會有主觀成份,結論也是比較概括性和未能如其他專科的精確。

不過,Barron在書中指出,分析「谷歌搜尋」Google Search可以知道大眾這一刻最關心的事情,例如搜尋「失去嗅覺」(一個新冠肺炎的病徵)的數量會反映疫情的嚴重性,如果某一地域的搜尋一時間多了,便表示這裡可能剛出現大爆發;若果個別人最近時常搜尋有關死亡這個主題,就要留心自殺的風險。我們的智能電話,都有定位和感應移動的功能,可以準確量度一個患有過度活躍症的人的活躍程度,以及在治療後改進,這些是數據是可以「量化」的(quantify),再不是一些模糊的描述,例如「好咗D」、「差不多」。「面書」和「推特」上的貼文內容和數量可顯示個人的心境和社交活動,若這些數據有不尋常改變,可能反映思覺失調病人的精神狀態的反覆。有研究人員在徵求當事人的同意後,追蹤一班在面書上宣佈自己懷孕消息的女士往後的貼文,成功地預測到那一些會出現產後抑鬱症。說話及表情記錄的分析技術可以幫助我們更仔細了解當事人每一個細微的表達,以及用字和語氣所反映的心理狀態。

我不懷疑「大數據」的用處,但比較擔心它的「威力」。「大數據」所包含的資料,可能多過我對自己的認知和了解!新生科技,例如改變基因和複製細胞的技術,在應用的時候都要有道德規範,亦要在「知情權」與私隱等考量之間取得平衡。

「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路加福音12﹕2〉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退而不休

有人說,人生三分一時間睡覺、三分一時間工作、其餘的三分一才是真正的生活。最後的三分一有大部分是退休後的生活,在職時期的人生其實有一半的時間在勞勞役役。辛苦工作、糊口養家的同時,非常嚮往退休後的時光,想像自己有第二人生,可以周遊列國,或者發展其他興趣。可是,我有一部分病人,情緒病發的時間就正正是退休時期。

奇怪了?明明退休後的生活應該輕鬆無壓力,為何還會患上情緒病?我有病人退休前沒有好好理財,以致退休後需要孩子扶養或者到處找兼職,未能真正過無憂的生活。身體經過六十至七十年的搏鬥,也開始出現機能衰退的情況,有人退休後做體檢,就發現有「三高」和其他慢性疾病的問題,加重了精神上的負擔。同時間,孩子長大了,成家立室或者有自己的生活,離開原生家庭,這時突然發現家裡空空洞洞的,寂寞之感油然而生。中國人傳統觀念是「男主外、女主內」,男性的角色就是賺錢養家,而他的自信也大多源自工作的成就,突然失去了工作上的肯定,待在家裡和太太朝夕相對,找不到自己的定位,非常不習慣。兩人相處的時間多了,同時也增加摩擦的機會。有不少太太也表達,先生退休對她們來說也是個大挑戰。

上班的時候時間總是不夠用,但退休後發現時間怎麼過得好慢,不知如何打發。以往生活勞勞碌碌,沒有時間建立其他興趣,以致退休後突然發現自己不懂得享受生活,每天活得很苦悶,悶到有點慌,悶到懷疑人生。

退休也是人生一個重要的階段,和結婚、生孩子一樣,需要好好計劃和安排,才可以得到預期的結果。除了要安排財政,還需要想像自己把時間心力貢獻在甚麼地方。有人全職做義工,幫助有需要的人;有人趁著有時間,發揮之前的興趣,發展第二事業;有人學到老、活到老,學日文、德文、書法、國畫等等,把年少時想學習但沒機會的都去學;有人繼續貢獻家庭、弄孫為樂;有人決定全職侍奉,貢獻教會。你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又是如何?

其實不用等,現在就算工作生活多忙碌,也用些許時間讓自己發發夢,發掘一下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並開始接觸和學習,建立工作以外的朋友和圈子,捉摸適合自己的方向。當人生除了工作以外,也有其他的熱誠,那退休生活就會是令人期待的事情,而不是增添苦惱的一環了。

「神啊,我到年老髮白的時候,求你不要離棄我!等我將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將你的大能指示後世的人。」〈詩篇71﹕1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三)

對現代城市人來說,能夠安穩的睡覺是極大的福氣,究竟如何才可以擁有高質的睡眠?想重拾穩妥的睡眠,可以從生活多方面入手。

早上接觸陽光

一早醒來若果依然覺得很累,可以去窗邊曬曬太陽,或出去走走。自然光可以令身體減少分泌退黑激素,告訴腦袋現在是白天,令腦袋清醒起來,也有效調整生理時鐘,晚上更容易入睡。

定時運動

定時運動除了可以減壓,還可以增加深層睡眠的時間,改善睡眠質素。但要避免在睡前三小時運動,因運動後身體的改變足以令人保持數小時精力充沛。

留意飲食

咖啡、奶茶、汽水都是受歡迎的飲品,解渴又提神。但內裡的咖啡因是一種興奮劑,會令人精神抖擻及解除睡意。咖啡因大多會留在體內三至五小時,就被分解排出體外,但老年人或新陳代謝較慢的人,有機會需要較長時間排走咖啡因,而導致晚上失眠,所以中午之後盡量避免攝取咖啡因類飲品。不少人認為「飲少少酒好瞓D」,但原來酒精會減低腦袋釋放的退黑激素、擾亂你的生理時鐘;同時酒精也會影響睡眠質素,令深層睡眠減少,長期影響晚間的休息。所以,建議晚餐後不要再喝酒,讓身體有足夠時間分解酒精才去睡覺。晚上避免吃太辛辣的食品,這類刺激性食品有機會影響入睡,和降低睡眠質素。 睡前如果肚子餓,不妨喝一杯熱牛奶,牛奶裡的色胺酸(tryptophan)屬於天然的助眠劑,能夠安定神經幫助入睡。

戒煙

香煙裡的尼古丁是一種興奮劑,能導致失眠。另外有研究顯示,吸煙的人患上睡眠窒息的機會較非吸煙者高出兩倍。若果有吸煙習慣的人,應該避免睡前吸煙和考慮戒煙。

日常不要待在床上

睡床應該只用來睡覺。日常請避免躺在床上休息、看書、或用手機。給身體有明確的信號,上床就等於要睡覺了。

睡眠前的習慣

晚上避免使用手機和電腦,因螢幕發出的藍光會影響腦內退黑激素的分泌,擾亂睡意。若果一定要使用,可考慮用濾藍光眼鏡,減少藍光的影響。研究顯示,睡前一至兩小時泡一個熱水浴,有效加快入睡和提升睡眠質素。睡前一小時習慣做一些放鬆心情的事情,看一篇散文、聽聽柔和的音樂、喝一杯熱飲都可以鬆弛神經,幫助入睡。

睡不著就要起床

若果在床上待了超過二十至三十分鐘依然未入睡,請離開睡床,去客廳靜靜的坐著或看書,不要玩手機或開電視,等有睡意再上床睡覺。待在床上太久會輾轉反側、心情煩躁,久而久之衍生睡眠焦慮,一上床就擔心睡不著,令腦袋把睡覺和焦慮串連起來,更影響睡眠質素。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二)

一覺好眠可以活腦醒神,但究竟要睡多久才足夠呢?國際不同的睡眠權威機構有各自的指引,基本上人愈老,對睡眠的需要就愈少。初生嬰兒需要大概十四至十六小時睡眠,成人需要七至九小時睡眠,老人需要大概七至八小時睡眠。這些都是平均數,實際各人的睡眠需要因人而異,視乎各人的生活習慣和職業需要而定。基本上,一早起來如果覺得精力充沛、情緒穩定、不用喝咖啡也可專心工作,睡眠大概就足夠了。那為甚麼有人堅稱他每天只需要睡四小時就夠?全球大約有1-2%的人屬於「先天少睡體質」(naturally short sleeper),他們真的只需要睡四至六小時就可以回復體力。

有研究顯示,九成香港人有睡眠不足的問題。睡眠不足的不只辛苦工作的成年人,學生也是睡眠不足的重災區。求學時期的腦袋正在發育中,睡眠的需要尤其重要,所以通宵挑燈夜讀其實很無謂,因為腦袋缺乏精力和時間整理記憶,根本不能吸收所學習到的。為甚麼那麼多人有睡眠不足問題?除了城市生活分秒必爭,一日廿四小時根本不夠用之外,現代人生活的壓力也造成失眠的問題。

香港大約每十人就有一人有失眠問題,不光只有「睡不著」才算是失眠,若果入睡沒有困難,但時醒時睡,長期早醒,也算是失眠的一種。成年人正常地應該在半小時內睡著,若果半小時內沒有睡著,就算是入睡困難。時睡時醒是指晚上醒來的次數較多,而需要較長的時間才可以再入睡。正常人一晚不應醒來超過兩次,就算需要去夜尿,也應該立即可以入睡。若果醒來的次數多,需要超過三十分鐘回復睡眠狀態,就可能是失眠的徵狀了。早醒的定義是比平常醒來的時間早超過兩小時,比方說平常能夠睡到八點,現在不到六點就醒來了。若果一星期有超過三晚出現以上睡眠障礙,而情況持續超過一個月,就可能患上了失眠。

有些人明明有足夠的睡眠,但整天無精打采、非常疲累,任何時候都可以一秒睡著,那是甚麼回事?若果睡眠的時間足夠,但睡眠質素欠佳,也不能好好幫腦袋充電。其中一個常見又直接影響睡眠質素的情況是睡眠窒息,睡眠窒息是指睡眠期間患者會多次停止呼吸,導致身體及腦袋短暫缺氧。腦袋本來正想休息,但當你停止呼吸,腦袋就會聰明地把你叫醒,預防窒息。當你一晚停止呼吸二十至三十次,就代表你醒來二十至三十次,早上感覺就好想沒有睡過一樣。睡眠窒息症是有治療方法改善睡眠質素的,若果你客觀地認為睡眠時間充足,但卻經常渴睡,就要考慮睡眠窒息的可能性了。

我必安然躺下睡覺, 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詩篇4﹕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讓腦袋休息 (一)

在疫情的日子,很多病人跟我說睡眠出了問題。有人因為在家工作,變成廿四小時工作,晚上都要回電郵、覆電話,不能好好休息;也有人因為要照顧小孩上網課,只有晚上做自己事,忙到不可開銷。疫情也令人多了壓力,晚上忍不住看手機放鬆放鬆,結果一看就是兩小時,也失去了兩小時睡眠時間。睡少了,慢慢發現情緒控制也差了。睡眠和情緒究竟有甚麼關係?

睡眠是人的基本需要,睡眠有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屬於非快速動眼睡眠,而最後一個階段是快速動眼睡眠。非快速動眼睡眠的第一和第二階段屬於淺層睡眠,第三階段屬於深層睡眠。深層睡眠是身體修補自己的時機,人的血壓、心律、呼吸都會減慢,身體的各個器官都會自我修補,回復精力。對小朋友來說,睡眠是快速生長的時候,因為生長荷爾蒙是人睡眠時再大量釋放出來的。所以小朋友一夜長高了不是幻覺。快速動眼睡眠則是人整理白天所吸收的資訊,強化長期記憶的時候,就好像把圖書館裡的書都放回正確的位置,下次才容易找到需要的資料。而夢境也是這個階段發生的。睡眠就是幫腦袋充電,好像你的手機一樣,需要充足電才能運作的。

短暫睡眠不足會令人煩躁、減低情緒控制的能力。經過整晚通宵工作後,身心都疲累,如果早上等巴士時有途人「打尖」,你一定心裡激動地咒罵他,甚至出面阻止他的行為。平常的你可能會平心靜氣,保持儀態,想像對方可能有急事等等。為甚麼缺乏睡眠時卻特別難沉住氣?腦子裡有兩個部位對情緒控制特別重要:杏仁核(amygdala)和前額葉皮質區(prefrontal cortex)。杏仁核其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情緒記憶,和控制突發情緒反應。當杏仁核認為身體遇到危機的時候,就會作出相應的情緒反應,例如恐懼、焦慮、悲傷、憤怒等等。睡眠可以幫助杏仁核整理情緒記憶、也讓杏仁核冷靜下來。研究顯示,缺乏睡眠會令杏仁核過度活躍、增強突發的情緒反應。前額葉皮質區則是杏仁核的好拍檔,它負責理性分析和思考,去平衡杏仁核感性的反應。當一個人缺乏睡眠的時候,前額葉皮質區和杏仁核不能好好溝通,以致情緒反應容易過激,輕微的壓力已可令人爆發。

不難理解,長期的睡眠問題有可能誘發不同的精神毛病。例如失眠是抑鬱症其中一個徵狀,但也有研究顯示,曾經出現失眠的人,其後患上抑鬱的機會比其他人高出兩倍。失眠及其他睡眠症狀是躁鬱症的徵狀之一,但缺少睡眠也有可能誘發病人的躁狂徵狀。睡眠問題也是焦慮症和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的徵狀之一。睡眠問題和精神問題,誰是雞、誰是蛋,暫時還未有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睡眠和人的精神是手牽手的,有著互相影響的關係。所以,想腦袋保持最佳狀態、身心健康的第一步,就是要有良好的睡眠。

「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詩篇127﹕2〉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雄赳赳、雄激素和抗抑鬱

現今普遍市民都能夠認識情緒健康與身體狀況是息息相關,故有些男病人會問我,他們的情緒低落是否與自己到達「男性更年期」(andropause)有關。

人體構造極之複雜,在我們身體內運行、循環不息的激素(荷爾蒙),除了維持新陳代謝和免疫系統功能外,還負責穩定我們的情緒。經常聽到的,例如甲狀腺、皮質醇(壓力荷爾蒙)等激素,它們的過高或過低水準,會影響我們的心理狀態;女性月經前的煩躁不安,眾所皆知是與女性荷爾蒙有關。其實,雄激素(即男性荷爾蒙或睪丸激素)同樣也可以影響男士的心情,它不單止在青春期幫助生殖器官發展,可為男士長成出一個雄赳赳的身軀;還有最重要的,它能助增性慾。可是,當男士到了40歲後,這激素便開始漸漸下降,平均每年1-2% 的遞減,到70歲後,水準可以只剩下高峰期的四成。

雄激素的下降速度一方面來得慢,更因為沒有像女士們有月經停止的顯明及客觀之變化,所以在男士中,很難察覺甚麼急變,於是我們不能說有「男士更年期」來臨的存在。

雄激素偏低所造成的肌肉和骨骼萎縮、心肺和性功能的下降等,都可能容易被發覺到。至於無形的心理和認知上的改變,便難於讓身邊的人留意到,例如集中注意力下降、容易疲累、失去興趣、思考變慢、情緒起伏、抑鬱心情等。若果是病變而引致的過低雄激素情況,例如愛滋病或腦下垂體出現腫瘤,當給患者補充雄激素後,這些病徴便會驅除。那麼我們可否用雄激素去治療抑鬱症呢?這是一直以來難以明證的醫學課題。但是近年,著名美國醫學雜誌JAMA,刊登了一個數據整合分析的報告,發現高劑量雄激素的補充,明確有效改善抑鬱症病徵。但是,雄激素補充劑也有它的副作用,例如前列腺增大和增加癌症病變風險等。還有,從過去所見到的現象:有些運動員濫用雄激素去增強肌肉和提升運動表現,換來很多不良的心理反應,例如情緒不穩、衝動、好勇鬥狠、甚至乎反過來變了抑鬱。所以,現時精神科醫生會考慮用雄激素作輔助治療抑鬱症,只限於在極低雄激素水準的病人身上,或者在極頑強的抑鬱症,當一般抗抑鬱藥完全沒有效用時。不過,因為雄激素過低而導致的抑鬱症,醫生們必須首先排除,尤其在60歳以上的男性病人。

至於生活習慣怎樣可以提升身體雄激素?都是老生常談:常運動(特別是阻力運動)、充足睡眠、到戶外吸收陽光而曾加體內維他命D,從而幫助吸收鈣質、進食豐富蛋白質食物等等。

「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後書4﹕16〉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逆流?順流!

早年在醫院工作中,舉辦了抗逆故事寫作比賽,製作了一本得獎作品集《逆流?順流!》接近250位參賽者透過寫作,分享逆境自強的故事,鼓勵大家以正面及積極的態度面對困難。書中匯集18篇得獎作品,以18個抗逆故事,連結成一頁一頁的人生速寫,承載著生命的喜悅、困苦和掙扎,字裡行間充滿誠懇的力量。就在這裡為大家介紹一些文章中的片言隻語,將「包容」、「關愛」和「自強」的信息傳動開來,讓讀者能够重新認識自身潜能,也重新被感動。

「推向未來」

我的思緒從過往的片段中回來了,在場邊雀躍歡呼的觀眾中,看到了遠道而來的父母親在揚聲吶喊。…把那永不言棄,積極向上,熱愛生命的輪椅籃球精神發揚出去,把自己的人生推向一個燦爛的未來! 

「落葉」     

…朦朧的輪廓,是失明歲月裡,在孤獨中傾聽風聲以及絕望中向上帝祈求的一切一切。

…請堅信,生命的天秤總是平衡的,上帝從這一邊拿走了甚麼,同樣會在另一邊加上始料不及的奇蹟。

「我們沒有分別」

你好,我是張天慈。今年二十八歲,在心聲亭餐廳工作,是一個…平凡人。 假若這句開場白未能吸引你的目光和時間繼續閱讀下去,請再讀一次。你好,我是張天慈。今年二十八歲,自幼因患上先天性聾啞症狀,而遭父母遺棄,我在孤兒院長大,曾有自殺傾向,現已康復,並且於心聲亭餐廳工作,是一個…平凡人。  

「走出絕望的囚室」

我不認為患上抑鬱症就等於「窮途末路」,人生就沒有將來,我相信「絶處可逢生」。我認為只要自己願意嘗試去改變,不堅持活在負面的思想裡面,人生仍然有希望,我仍然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積極、有意義的人生。… 離開那個「絕望的囚室」。  

在2021年7月舉行的2020東京奧運,24歲的香港男子花劍奧運選手張家朗,在8強戰中,從落後6劍的情況之下沉著絶地反擊,大勝世界一哥殺入決賽,最終更頂住重重壓力,登上2020東京奧運男子花劍個人賽金牌寶座,這是永不言棄,敢去夢想的成功範例。在1967年,兩位精神科醫生何慕斯 (Holmes)及雷伊(Rahe)檢視超過五千名病人記錄,制訂了有43種壓力來源的生命轉變指數。根據其編制的測量生活事件造成心理壓力影響的「生活再適應表」,若一年內超過300分,未來兩年就有八成機會出現身心健康問題。這說明因著環境因素帶來的精神壓力,是誘發精神疾病的重要來源。面對肢體殘障、視障和聽障,甚或情緒困擾等身心殘疾,都是對自身在逆境中的適應能力的一些極端例子。在抗逆力的研究中,個人「超越自我,莊敬自強」的內在意志,是讓我們在自身人生旅程中經歷困頓迷惑之際,建造回彈力的主要元素。而能夠支持我們走出人生低谷的就是來自四方八面的愛,如家人不離不棄的愛、朋友義無反顧的愛、醫護無微不至的愛、照顧者及義工無私奉獻的愛,都在關懷受挫敗的和包容接納曾犯錯的。讓我們多了解照顧自身的精神健康和正向心理,也常存關愛他人的意願,就可以在無常的世情中,逆流而上,重回平順。  「我要歌頌你的力量,早晨要高唱你的慈愛;因為你作過我的高臺,在我急難的日子作過我的避難所。」〈詩篇59﹕16〉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話語的能力

你有聽過家長跟孩子說:「你冇用架!乜都做唔好!生舊叉燒好過生你!」那位家長是否真的相信孩子冇用?或期望孩子成為一個冇用的人?我相信世上沒有家長會真心寄望孩子一事無成,或活得不開心,但有時孩子頑皮搗蛋的時候難免會灰心,說出傷人的話。家長發洩完,可能很快就忘記自己說過的話,但孩子呢?他可能牢牢記住了。「我冇用,我乜都做唔好,我不應該存在。」孩子可能認為家長不相信自己的能力,繼而沒有自信。沒有自信的孩子更難發揮自己的長處或突破自己的弱點,更容易放棄,最終真的一事無成。

你相信的事情多數會成真,這是「自我應驗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這是甚麼預言?若果我相信﹕「我是一個倒霉的人,只有壞事會發生在我身上!」我每天的生活就自然會找尋不同機會去引證這個理論。我追不到巴士、在街上踩狗屎,我就更深信﹕「你看!我真是一個倒霉的人。」即使有天我跌了八達通,有好心人幫我拾回;我忘記帶雨傘,卻出奇地沒有下雨…這些開心「好運」的事情,卻沒有改變我的看法,因為我相信這些都是偶然的,我始終是一個「倒霉的人」。相反地,若果我清早起來,跟自己說﹕「今天會是美好的一天!」結果又會如何呢?我照樣追不到巴士,也在街上踩了狗屎,感覺沒甚麼大不了,每人也有機會遇到這些事情。反倒想到今天發生的好事真是多﹕我掉了八達通,竟然有陌生人幫我拾回;我忘記帶雨傘,但卻沒有下雨!「今天真是美好!」

你的話語會成為你的信念,信念是有能力的。它會改變你的行為能力,逐漸成就你所相信的。世界知名拳王阿里最喜歡跟自己說﹕「我是最棒的!」(I am the greatest !)他會用話語去進入正面的比賽狀態,在他的想像中,自己已經贏了!他正面的信念賦予他能力,一次又一次的戰勝恐懼,把對手擊倒,成為傳奇!

這個「自我應驗語言」有兩種,一種就好像拳王阿里的故事,自我的信念影響自己的能力繼而影響事情的發展。另一種是我們對他人的信念影響他人的行為表現,而成就我們心中的預言。特別是身份有影響力的人,例如為人父母、長輩、師長、上司等等,都有能力用話語去建立身邊的人,同時也可以拆毀一個人的自信。要改變我們的信念不容易,但可以先從說話的習慣開始,慢慢作出調整,即是多鼓勵、欣賞、肯定身邊的人,多留意他人的進步,從心裡相信他的能力。對方也逐漸會相信自己做得到,而更加努力。

所以,我們要更留意自己的說話,因為話語反映我們的信念。不論對自己的還是跟他人的對話,都是有能力的。一起學習好好利用我們的舌頭去建立自己和身邊的人吧!

「說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箴言12﹕18〉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跟自己好好對話

清早起來,三歲的兒子拿著褲子走過來,想我幫他穿上。「不如你試試自己穿吧?」他放開嗓子大叫﹕「我做不到,我做不到的!」我放下手裡的工作,跟他一起慢慢練習穿褲子,跟他說﹕「你做得到的,你做得到的。」第二天,他又拿著褲子走過來,「媽媽,你看!我做得到的,我做得到的!」之後笨拙地把褲子拉上來。我希望兒子遇到新的挑戰時,心裡的聲音是﹕「我做得到的,我做得到的!」

我們從小就開始跟自己對話,有時會鼓勵自己,有時會質疑自己,有時會稱讚自己,有時會埋怨自己。這些對話都是從父母、老師、人生中重要的人物中學會的,也從人生閱歷的累積慢慢成熟。這把心裡的聲音有很大的能力,它可以是你最好的朋友,鼓勵你追夢,支持你跨過高山和低谷,實踐心裡的理想;它也可以成為你最大的敵人,每天把你推倒,令你消極、洩氣、低沉,跟你說﹕「我做不到的,我做不到的。」

每人都有這把聲音,也不自覺地跟這聲音對話。抑鬱症患者跟自己的對話,圍繞著﹕「我冇用,我做不到,我只會做錯事,我沒有人生意義,沒有人真的關心我。」焦慮病人心裡的悄悄話﹕「好可怕啊!要小心點!這樣做有危險的!他靠不住,不要再跟他一起!我做不到的,快逃走!」這聲音也可能引誘你做自己認為錯的事﹕「再多吃一件蛋糕吧…再多喝一瓶啤酒吧…就這一點點沒事的,沒有人會發現。」

若心裡的對話傾向負面,令你洩氣、消極,你有能力改變這對話嗎?可以的,對話中沒有誰對誰錯,你有能力選擇不聽,也可以跟這聲音理論。久而久之這對話的內容也會慢慢改變。

首先,你要熟悉你心裡的聲音。每當你的情緒突然轉差,請放慢腳步,安靜地感受,留意自己的心在重複地說甚麽,「我冇用,我做不到的。」這時候你要把「我」變做「你」。在你成長的過程,是否有人經常跟你說﹕「你冇用,你做不到的」?這聲音如何影響你的生活?它令你放棄追求伴侶?它令你對工作失去信心?意識到這聲音對你的影響,你就要好好面對它。你要沉著氣跟它對質﹕「我是一個有用的人,我有責任感,也會照顧身邊的人!」把你對質的內容記下來,時刻提醒自己。它想你放棄?逃跑?發怒?隱藏自己?拒絕它的建議,刻意做相反而對自己有益的事情。它要你放棄?你叫自己堅持,哪怕就是堅持多一點點,就是要戰勝這負面的聲音。

要戰勝這負面的聲音不容易,所以要習慣好好跟自己對話。心平氣和的時候多欣賞自己﹕「你看,你做得很好!你祝福了身邊的人,你今天又進步了!」令對話內容變得積極和正面,久而久之負面的聲音也會減少,而你也能重拾心裡的平安。

「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言4﹕23〉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醫生,我擔心我有癌症

客觀來說,陳小姐是人生勝利組,40來歲事業有成,有愛護她的丈夫和一對乖巧的仔女,經濟穩定、生活無憂。有一日,陳小姐突然感到頭暈和少許頭痛,持續幾分鐘,家人繼而陪伴陳小姐就醫,接受各種檢查包括驗血、心電圖、和腦掃描,都找不到任何病因。那天之後,陳小姐開始敏感身體上的不適,例如間歇性胃脹、便秘、肌肉酸痛、氣促和乏力,每一種身體不適都令陳小姐擔心患上絕症、特別是癌症﹕頭痛就擔心是否腦癌,胃疼就憂慮胃癌,感覺疲累就直覺聯想患上血癌。她於網上找尋資訊,總覺得自己的症狀吻合各種奇難雜症,於是不停向不同的專科醫生求醫,也做盡各樣深層全身檢查,包括胃鏡和腸鏡。就算各科醫生都確認她身體沒有大礙,也不能令她安心。擔心患上癌症的憂慮揮之不去,令陳小姐長期感到焦慮和抑鬱,也開始出現睡眠問題、食慾不振、體型消瘦,不時心跳、手震和全身冒汗。最終,她在醫生的轉介下到精神科就診。就診期間發現,原來陳小姐的媽媽在早年曾經患上血癌,經過長期痛苦的療程最後治癒,但其好友卻在三年前因腦癌過世,對陳小姐有一定打擊。

陳小姐的情況有機會是患上疑病症(Hypochondriasis/ health anxiety disorder),或稱疾病焦慮障礙。疑病症的患者總是擔心患上嚴重疾病或身體狀況不佳,任何身體輕微不適都會聯想到患上絕症,以致不斷重複地就醫,就算檢查結果正常也不能消除疑慮。他們會不斷上網找尋自己症狀的成因和疾病資訊,出現購物式就醫(Doctor shopping)的情況,即找尋不同的醫生去安撫自己的疑慮。長期憂慮的痛苦和沮喪有機會轉化成抑鬱,令生活更受影響。極端的例子會因為極度憂慮被診斷嚴重疾病而拒絕去診所或醫院。

根據外國統計,每100名到普通科就診的病人之中,約4至8位會有疑病症的症狀。小時候曾經病重、受過創傷,或有家人曾經患上嚴重疾病的患者比較容易出現疑病的情況;壓力也會增加疑病症的病發機會。疑病症從多方面影響患者正常生活,患者不是無病呻吟,而是身心都受盡折磨。他們的情況有時不被了解,過分擔心也令周遭的人感到煩擾,從而影響戀愛或家庭關係。身體的不適和長期的焦慮也有可能影響工作表現,又或感覺力不從心;重複的身體檢查也消耗大量金錢和時間。疑病症的治療大多結合心理和藥物去舒緩病情,以減低對生活造成的影響,令病者更能學習應對身體不適的訊號。

若果你長期擔心身體健康,或者憂慮患上嚴重疾病,請諮詢醫生意見,接受適當檢查和客觀評估。若果檢查結果正常,學習放低疑慮;放下手機和電腦,暫停網上自我診斷,多用時間做令自己放鬆和開心的事,學習活在當下。「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5﹕7〉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