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子戀母

阿傑來自單親家庭,今年18歲。他的母親張太現剛踏入風華絕代之年,年輕時的她已長得亭亭玉立,就讀中三時已有校花之稱。可惜,當年的她無心向學,家中亦缺乏管教,故讀至中四初已輟學。身邊不乏追求者的她,在所居的屋邨內風頭甚勁,她亦結交了不少男朋友。17歲時,因意外懷孕被逼結婚。懷胎十月順利產下阿傑,但年紀輕輕的兩口子並沒有為人父母的喜悅,只感覺生活有很多的壓力;她也逐漸發覺與丈夫思想都不成熟,大家最重視是好玩開心,彼此缺乏瞭解和承擔,故一起生活的兩年後,決定離婚。張太後悔當年的輟學和結婚的決定,但看著可愛的幼兒,暗下決心不能辜負這孩子,故發憤工作,單獨負起撫養他的責任,也不想再婚。

張太初時因為沒有學歷證明,只能當餐廳酒樓的侍應生;後來晉身化妝行列,邊做化妝小姐邊進修。她刻苦耐勞,最後獲老闆賞識晉升至副經理,經濟環境也改善了,兩母子遷至較佳的居住環境。

阿傑從懂事開始,只與母親相依為命,未再見父親,連他的面貌也忘記了。母親對他的照顧,的確是無微不至,因為她的心意全傾倒在兒子身上。而阿傑對母親付出的愛,心中非常感激,覺得母親日夜工作,回家後還無微不至地照顧、關懷他,實在是一位偉大母親的作為。他經常思量,當自己長大後,應當如何照顧她、愛護她、報答她;當偶然看見、聽見母親在工作中被人欺負的事情,他隨即會有憤憤不平的感覺,恨不得自己快快長大,全力去保護所愛的母親。

他升讀中三之後,接觸電腦的機會增加了,常常上網瀏覽或找功課資料,每每深夜不眠。後來,在同學朋輩中的介紹之下,涉獵色情文字、色情圖像,並慢慢不能自拔。踏入青春期的他開始對女性有幻想,學校裡的不少女同學都有吸引力,但他總覺得她們幼稚、簡單,不大看得上眼;反而逐漸被母親的成熟女性風韻吸引,甚至產生愛慕之心。

張太每天努力工作,回家有時非常疲憊,有時也向阿傑訴訴苦,言詞之中,多少也流露了自己的寂寞和需要;有時偶然應酬回家,酒後行為或衣著缺乏檢點,也被阿傑看在眼內。他更認為自己成長了,應該給予母親幸福和愛,照顧保護她,讓她有滿足,因而每晚功課完成後,就等待母親回家,如果知道她何時回家,更會為她預備洗澡的水和替換的衣服。久而久之,他開始偷窺母親一舉一動,更借故與她有愈來愈多的身體接觸。

最後,阿傑忍不住了。有一晚,他竟然公開向母親示愛,說要照顧她一生,並以男女之愛來愛她。張太驀然驚醒,眼前的兒子已經長大了,比自己高了一個頭,熱情奔放,不再是個大男孩,但卻戀上了自己這母親!她想起當年的事,在悲喜交集之中,迷茫了…。

「你不可揭露你父親的下體,就是你母親的下體;她是你的母親,你不可揭露她的下體。」利未記187

   半兵
「醫、法、理、情」

2018Oct_2_MED

余德淳「EQ接見室」之小心親子關係被捆綁

7.3.2018 B.jpg

這11歲的女孩進入接見室前,剛與母親發生爭執。母親想為女兒安排旅行幫助她放輕鬆心情,但女兒卻堅拒參加,作母親的不住在哀求。那女孩坦言不知道自己為何那麼堅持,估計自己可能是為了「貪得意」而與媽媽對著幹,也為能猜測媽媽的反應而獲得成功感。原來,一直以來,這位母親面對女兒的反抗都用讓步及溺愛孩子的行為傾向,易促使孩子形成軟弱心態、自暴自棄、願天尤人、與人際關係差,甚至有挑戰違法行為的可能。

其實,母親是孩子學習細心和提供語言刺激的示範榜樣;而父親則幫助孩子發揮潛能、介紹現實生活、語言卻複雜、傳達約束(著重規矩),提升與人交往及解難能力。但可惜的是,現今的家庭關係出現失衡狀態,父母親在教育孩童的角色上各自也失去以上的功能,更甚的是因兩夫妻未能達到共識而大吵一場。大部分的孩子原本也是喜歡和大人擁有同樣的目標和價值觀的。所以,我常提醒父母別忘了一些最重要卻常被認為是小事的事,那就是親子之間不能維繫高度的親和關係中體現出來,容易衍生一種新世代的心理病,即害怕被冷落的焦慮、不被重視,每個人也在尋求身分認同,漸漸地親子關係變得疏離,甚至大家好像也忘記對上那次一家人一起分享和對話是何時。

從父母應有功能的角色分配中,我反省到父母不要想盡辦法令孩子們變得更能幹,因這可能要付上很大代價,就是親子關係從此會被成功所捆綁,從而忘了一種單純愛的關係。反之,家庭重新建立一個共情的家,彼此能透過不住察覺互相依賴的美,再次珍惜和努力營造每一次與孩子對話的美好時刻和回憶。

「對憂傷的人唱歌, 如同天寒脫衣、傷口撒鹽。」〈箴2520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20.9.2017 B

「捨嬰救母」還是「捨母救嬰」?相信這是母嬰孰輕孰重「二救一」的選擇!

從另一方面看,選擇決定者,究竟是母親或父親?還是長輩、醫生、律師或社會?相信不同的社會、文化、習俗,對選擇權都可以產生決定性的影響,這與未出生的嬰兒,以及作為女性的母親於當地的社會地位和價值是息息相關。

今天,在大多數的社會中,若母親是清醒,無其他疾病時,都會選擇捨嬰救母,因為母親可以事後再懷孕,並且家中仍有丈夫,或其他子女和家人需要照顧,所以社會地位較未出生的嬰兒高。但如果母親已經病危,或神智不清,就會另作考慮。倘若社會普遍不當未出生的嬰兒是一個人,就更加一面倒向「捨嬰」,故仍在腹中甚或已出生的嬰兒,所擁有的人之價值、尊嚴和福利就全被漠視,無人捍衛。綜觀現存社會上,部分被看成生存價值較低的人,如有缺陷或弱勢群體等,都在逐漸地或陸續地被忽略、藐視、邊緣化,甚至被犧牲。相對滑坡之下,只要被看成強者,或有用和有價值的人,就會成為無情優生社會學裡的一分子。

不過,陳太太的事例仍未到如此悲觀的程度。第一,她心靈清醒,可以作出自主和理智決定;更願意犧牲自己,以保全未出生的嬰兒,這不是他人或社會可以否定的。第二,胎兒已到了三十週,也可以在醫療幫助之下離開母體生活和成長。第三,母親的癌細胞不會穿越胎盤,所以不會引致未出生的嬰兒患癌。第四,抗癌藥物會影響未出生的嬰兒,所以不能在懷孕期中施行這些藥物。第五,讓腹中胎兒出生(如剖腹生產) ,母親可以親眼看見,親手撫愛,藉此帶來莫大的喜樂和安慰,以增添生存的意志;對她的癌症醫治,也有很大幫助。而作父親的也有很大的安慰。人間有愛、有盼望,再加上信心,通過醫生的引導,找到最適當的時間進行手術,兩全其美在望。

但若事情發生在懷胎十五週、二十週,而非三十週時,就難以再拖延,醫療方法也會不同。總而言之,預防勝於治療,病從淺中醫,始終是最明智的取態。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

「醫、法、理、情」之捨嬰救母

13.9.2017 B誰的生命較寶貴?是母親?還是其未出生的嬰兒?當兩者要捨其一的時候,在法律上有甚麼標準呢?

在香港,自行或替人施行非法墮胎是違法的。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 》(香港法例第 212 章), 要終止妊娠必須經過兩名註冊醫生真誠達成以下意見:

(1)繼續懷孕對孕婦的性命會產生的危險,或對其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或(2)嬰兒如出生,極有可能因身體或精神不健全而導致嚴重弱能。

法律亦訂明若孕婦未滿十六歲,或她聲稱是亂倫、強姦、迫姦、誘姦或迷姦的受害者,並在事發後在三個月內已向警方報案,註冊醫生可以此推定,繼續懷孕對該孕婦的身體或精神健康會產生損害的危險,較終止妊娠為大。

要進行終止妊娠通常會透過家庭計劃指導會(如懷孕期不超過十週)、政府醫院或私家醫院由註冊醫生施行,但懷孕期不得超過二十四週,除非是為挽救孕婦性命而施行的例外。

就陳先生的個案,終止妊娠必須符合以上第(1)點的要求。筆者體諒陳先生愛妻之情,其目的只是令太太可提早接受化療,鑒於化療的成效未明,再加上懷孕期已過二十四週,相信陳先生未必能說服兩名註冊醫生替太太施行手術。

另外,手術前,醫生必須向孕婦清楚解釋手術的風險和後果,並取得其知情同意。其實,在外國已有組織不斷提倡嬰兒的出生權及孕婦對其自身及其嬰兒照顧的決定權等(例如:The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及 Human Rights in Childbirth )。在香港,孕婦亦可向出生權維護會(天主教)尋求幫助,其宗旨在幫助面對困難之孕婦,提供醫療照顧,心理輔導及其他種種需要服務,以保障未出生嬰兒之出生權利及孕婦之人性尊嚴。

生命掌管在神的手裡,在面對生與死的抉擇時,似乎人窮畢生精力所籌算的已再沒有把握,唯一可以把握的是珍惜眼前人!

蔡培偉律師

「醫、、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