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二) (媽媽篇)

「上星期,希希在操場集隊時踢傷了一名女同學,學校因此召開了緊急會議。王Sir如臨大敵般,會後神色凝重、煞有介事地告訴我事態十分嚴重,學校十分關注希希活躍的情況,希望我馬上安排希希去見醫生。天啊,小朋友玩耍時發生意外造成損傷,在學校是常有發生的吧?!而且是否錯在我的希希呢,也應該花點時間研究清楚吧?!

我知道希希平時比較衝動活潑,容易給人一種壞孩子的感覺,但我深信希希是心地善良的,他一定不會故意去傷害其他人。說不定是那女孩子挑釁希希在先呢?但聽說那女同學是個品學兼優生,又有同學指證希希直接用腳踢她,現在的情況對希希實在不太有利…唉,昨天和老師會面時,我實在覺得太大壓力了,忍不住哭了出來。王Sir叫我不用擔心,說醫生會有辦法幫助我們。在他的協助下,我約了今天下午的時間去見醫生。唉…我不是不想帶希希去看醫生,我前陣子都和他爸爸討論過『懷疑希希患有ADHD』這個問題,他爸爸反應大到不得了,說沒理由要一個8歲小孩服用精神科藥物;又警告我,若這樣做的話,一切後果完全由我負責…

唉…學校老師叫我帶希希去看醫生接受治療,希希爸爸就說我是過於憂慮、多餘;又說精神科藥物會如何毒害小朋友,你說我如何是好?不過,現在發生了傷人事件,甚麼辦法也要試試吧。不知道今天將要見X醫生是一個怎樣的醫生?他真的能幫助希希嗎?如果沒有甚麼辦法的話,長此下去,或許我自己也快要約見精神科醫生了…」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一) (媽媽篇)

「我是希希的母親。近日,班主任老師千叮萬囑我,要盡快找精神科醫生為希希作評估,說十分擔心他患有ADHD,可以的話盡早治療,免得影響成長,唉…其實,早在幼稚園階段,老師亦說過希希活躍好動,潛質很好,若能在課堂學習時專心定性一點就更加理想…唉,我知道對方只在婉轉告知:希希在課堂中製造了許多麻煩。的確,希希自小就坐立不定,沒有手機在手時便會四處走來走去;帶他到公眾場合或同學生日會,他又總會不小心的碰跌東西;玩得起勁時會過度興奮手舞足蹈,曾因此撞傷別人…種種的尷尬場面我都承受過了。很多時候,我感覺看在眼裡的部分家長,心𥚃一定如此想:這孩子真沒家教,他媽媽真是…

其實,我自問一直盡心盡力,已用盡所有的方法去教導希希遵守規矩,但是他的腦袋似乎除了吃喝玩樂的東西之外,是承載不下其他的事。我對他的教訓,不消三數分鐘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唉…不要說守規矩,玩的時候也只是『三分鐘熱度』,真的,除了打機和看電視,他沒有一樣東西做得長久,甚麼曲棍球班、游泳班、書法美術學習等等,統統都是半途而廢。我告訴希希爸爸,他需要多花一點心機來配合我一起管教希希,但他總是說:男孩子是這樣的啦,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子,不用擔心那麼多。哼,每天和希希『搏鬥』,面對其他家長投訴和老師臉色的又不是他,他當然說得輕鬆吧!在希希考試測驗的日子,我擔心得不能安眠,輾轉反側度過多少個晚上;監督他做功課時,被他愛理不理的態度氣得像個瘋婦一般;多少次家長日,我很害怕老師有甚麼新鮮投訴時,會出現心跳手震…這樣的生活,我真覺得是度日如年。最近,好朋友都說我消瘦了不少,問我是不是遇上大煩惱。唉…旁人真的難於明白我的處境,況且家醜不得外傳,故我往往是沒有正面回應,只簡單謝過對方的關心,或勉強笑說自己成功減肥了,以輕輕帶過了這話題。

我為希希常常遇見一些有愛心和包容的老師而感慶幸,去年擔任班主任Miss Chan便是一個好例子。她十分明白希希的特性,亦很有耐心地和希希訂下一些獎勵計劃,藉此引導希希去改善上課不專心及搗蛋的問題。雖然效果一般,但我真的衷心感激她的幫助。相反地,今年的班主任王Sir,看起來仿如沒有甚麼經驗去處理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每當與他討論希希的問題,他的回覆往往是 :『甚麼最好?要和專家研究一下。』『你有沒有帶希希去看醫生?』。試問教好學生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老師都不了解學生,我們家長還可以向誰求助?」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治療ADHD最重要的地方是甚麼?

治療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 (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簡稱ADHD) 最重要的地方是甚麼?提升學習成績或是改善課堂表現?還是減少活躍衝動帶來的人際關係問題?雖然這些東西都十分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讓患者建立自信及成功感。

其實,在社會化的過程中,「制度」會為大家定下一些標準,如成功達標的會獲得獎勵及讚賞,反向的便會有一種失敗的感覺;嚴重偏離標準,「制度」更會去警告甚或懲罰他們。這樣的「制度」在學校、公司,及至整個社會都會是這樣運作的。

對我們一般所謂的「正常」人來說,比較容易學懂如何在這社會化的制度下生存,從而成為大家眼中的「有用」的人,因為我們的性格特質叫自己能夠在制度中得到一個比較合理的獎罰比例,令自我有著動力去進步。但是,如果你是ADHD患者,有著非一般成長特性的話,問題便大了。

ADHD患者大腦前額葉(Frontal lobe)的功能和一般正常發展的人有著明顯的差異。前額葉其中一些主要的功能包括:計劃組織人的行為、選擇性注意力和調整情緒行動等等。打一個比喻來說,前額葉是我們大腦裡的一個煞掣器。你能想像,若車子只有加速器而沒有適當的煞車系統的話,我們可以如何駕駛?一是永遠全速前進、橫衝直撞直至意外發生(像是過動/衝動的徵狀);又或者是左搖右擺,永不可能達致正常穩定的速度去駕駛(像是專注力不足的徵狀)。ADHD的患者可以說是煞掣失靈的孩子,而這種特性令他們容易陷入一種失敗懲罰遠大於獎勵的生活困境之中。而長期處於這種狀態的話,會嚴重影響孩子的長遠身心健康發展。

藥物治療的重點是直接提升ADHD患者的大腦前額葉功能,從而改善患者的專注力不足以及過動的問題,讓他們可以像其他正常發展的小朋友一般,去發揮、表現自己的潛能。行為治療則是透過有系統、有計劃地運用心理學原理,幫助減少或消除不良行為,以及建立有效合適的行為模式。兩者相輔相成的運用,便能令ADHD患者獲得一個比較合理的獎罰比例的學習生活。讓他們重新建立自信,為自己的人生旅程打下一個良好心理質素作為基礎。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與電腦遊戲成癮 (下)

「其實約有一半的ADHD患者的徵狀是會持續到成年時期。你的專注力及自我控制的能力的確是比你少年時期進步了,沒有藥物的輔助之下能成功完成大學課程是一個證明。只是,這些進步是否代表你已經完全脫離ADHD徵狀對你的影響,讓你有足夠的能力應付現在繁瑣的工作呢?」

「坦白說,雖然我對Business及Finance很感興趣,但之前那實習生的工作真的很惱人、很沉悶。許多重重複複的瑣碎事務實在令我感到乏力。身邊的人都叫我捱下去,說是慢慢會變好一點。但是,我覺得真的很辛苦,實在沒有信心可以堅持下去。」「那麼,網絡遊戲成為你的情緒出口?如果是的話,你會否發覺這種狀態似曾相識?」「對,那像是小學時期的我。」

「受ADHD徵狀影響,患者容易被較強烈的感官刺激所吸引。而網絡遊戲、電腦遊戲便是我們唾手可得的高強度感官刺激活動的表表者。你的專注力不足會影響你工作上的表現,但如果因為工作上的沮喪感覺,引來你過度沉迷電腦網絡遊戲以作發泄,這樣卻只會令你更難去專注和去投入日常生活的實務性事情,令你工作表現更低落。這就是一個互為因果的惡性循環。」

「是的。但當我察覺自己工作上的無能,那麼簡單的事務也應付不來的時候,內心便好像會響起許多自我批評的聲音,十分難受。故此只可像年少時般,把自己投進電腦遊戲的世界裡去逃避。」「所以,要處理你現在的情緒問題,除了考慮一些抗抑鬱的治療,重新開始ADHD的治療和控制網絡電腦遊戲的時間,都同樣重要。」

這次會診之後,Jack開始了服用抗抑鬱藥及ADHD藥物的療程。與此同時,我和他也進行一些心理輔導,目標是調整網絡電腦遊戲時間,以及建立適合他性格特質的工作及休憩生活節奏。同時,亦和他一起面對各種在兒童、少年時代遺留下來的負面思想傾向,重新建構一些對自己情緒有幫助的思考方式。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之後,Jack的抑鬱徵狀有著顯著的改善。在藥物的幫助之下,ADHD徵狀對他的生活工作上負面影響也逐漸減少。他有信心重新出發投入工作,也變得更為有效去達至目標的工作表現。現在,網絡電腦遊戲時間也只是他各種工餘休閒活動的其中一個選項,他已經成功走出電腦遊戲成癮的陰霾。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與電腦遊戲成癮 (上)

Jack (化名) 是一個20來歲的年輕人,出生於中產家庭,為家中獨子,父母親皆為專業人士。中小學時期就讀本地國際學校的他自小活躍好動,成績一般。父母工作忙碌,在家時間不多,但對Jack的學業成績卻要求甚高,若果Jack在功課表現出現問題時,父母會嚴加苛責,令Jack感到很大的壓力。在那時開始,打電腦遊戲成為了他應付學業壓力的一個重要宣泄渠道。

在高小階段時,學校發現Jack上課不專心,明顯地影響他的學習進度。於是,在老師的建議下,父母為Jack安排了精神科專業評估,從而診斷出他患有過度活躍專注力失調症 (ADHD),是專注力失調問題相對地比較嚴重的類型。之後,Jack開始了藥物治療,學習表現明顯有著改善。而父母都常以新穎的電腦遊戲作為學業成績進步的獎勵,因為忙碌的生活令他們沒有太多的時間、空間和Jack相處,故在「成績進步就好了」之期望中,Jack沉迷打機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正視。最後,Jack成功考上美國的大學就讀工商管理,但他在大學時期卻自行停止了ADHD的藥物治療。

「現在的我覺得很抑鬱,沒有動力和信心去面對工作。」在診症室內,一臉茫然的Jack對我說。原來,Jack完成大學之後回港就業,在一間大型跨國企業任職實習生。在職場上,他的時間管理出現了很多問題,如無法在Deadline前完成工作;容易在工作細節上出現大意的錯漏,引來上司的不滿,亦令他對自己感到失望。鬱鬱寡歡的Jack,在工作以外大部分時間更沉迷網絡遊戲,甚至徹夜不眠,因此影響他日間的工作表現。最後,他被公司辭退了。

「我覺得自己很沒用,那麼簡單的東西也應付不來。現在生活日夜顛倒,也不太想去見朋友,害怕見到他們工作上的成就。我現在每天都打機,像個廢人。醫生,我患有抑鬱症嗎?」「沒錯,你現在的確出現一些抑鬱徵狀,但有沒有想過,你的ADHD問題以及沉迷網絡遊戲的情況,是如何影響自己工作及日常生活?這樣的狀態會否是你出現抑鬱徵狀的誘因?」Jack沉默了一會,然後點一點頭。(待續)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的共病問題

共病問題(Co-Morbidity)在ADHD病者裡是一樣很普遍的情況,大約有70%的ADHD孩子在不同成長階段之下,會出現各種的精神情緒共病問題 (MTA Cooperative Group. Arch Gen Psychiatry 1999),常見的包括叛逆對抗性行為、品行障礙、焦慮及抑鬱徵狀等等,亦是一些常見的共病問題。而且隨著年齡增長,以上問題的出現率以至嚴重性也會上升。醫學界對於ADHD和上述各種情緒及發展性障礙的關係現時未有確切的定論,先天遺傳上的原因或是後天成長環境影響在醫學硏究的數據中各有支持,但根據筆者的臨床經驗,相信先天和後天因素是互為因果的。

縱然ADHD小孩的大腦發展特性,可能令他們相比普通人更容易患有其他的精神情緒問題,但若能在患病初期獲得適切的治療,使ADHD徵狀對他們的學習、社交以及家庭生活的影響減至最少,好讓他們有機會去過一個「正常」的童年,減少「與別不同」因而產生的不安,以及長期被視為「問題兒童」的沮喪感,發展出合適的社交技巧、情緒管理方法以及生活模式。如此之下,筆者相信ADHD患者出現的精神情緒問題是可以避免的。

ADHD的治療方法有兩大方向:藥物治療以及行為治療。根據 MTA study (MTA Cooperative Group. Arch Gen Psychiatry 1999 ),如要達至ADHD小孩「正常化」的童年生活 (Normalization),合併以上兩大方向最為有效。藥物治療是控制ADHD的核心徵狀最為有效的方法,目標是加強專注力和自我控制能力,以及減少活躍過動的行為。行為治療是利用行為改變技術(Behavioural modification),透過有系統、有計劃地運用心理學原理,使用增強(Reinforcement)的方法,幫助患者減少或消除不良行為,以及建立有效合適的行為模式的治療過程,對增強小孩的自信以及改善心理質素會有效果。

正如比喻說,ADHD小孩是剎掣器失靈的汽車,藥物是直接加強剎掣器的功能,而行為治療像是駕駛改進課程。對於飽受各種「意外」困擾的ADHD小孩,如何有效合適地安排藥物及行為治療,是成功令他們重過正常化生活的關鍵。可是,家人對藥物治療常存許多迷思及擔心,十分害怕藥物對小孩產生副作用。其實,世上沒有一種藥物是零副作用的,重要的是,衡量小孩各方面的成長因素,以及ADHD徵狀對小朋友的身心影響之後,如何從中作出適當的選擇。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and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簡稱ADHD)是其中一種最常見的兒童發展障礙。根據一項本地的硏究顯示,香港學童的發病率約為6.1% (Leung PW, Luk SL, Ho TP, Taylor E, Mak FL, Bacon-Shone J. The diagnosis and prevalence of hyperactivity in Chinese schoolboys. Brit J Psychiat. 1996) 但同時,筆者覺得也是其中一種最容易被人誤解的疾病。首先,讓我們從當今精神醫學的角度下去了解ADHD是甚麼。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V,簡稱DSM 5),ADHD徵狀有兩大類:專注力不足徵狀以及過動衝動徵狀,因而又可細分為三種類型﹕(1)複合型,即同時兩類徵狀都符合診斷標準;(2)專注力不足為主型或(3)過動衝動型為主型,(2)(3)即只有其中一類的徵狀吻合診斷標準。一般來說,ADHD徵狀都會在12歲前於不同的生活範疇裡出現,從而影響病者整體的身心發展。

另外一些醫學研究發現,ADHD病者大腦前額葉(Frontal lobe)的功能會比一般正常發展的人有著明顯的差異 (Russell A. Barkley)。前額葉其中一些主要的功能,包括計劃、組織行為、選擇性注意力和調整情緒行動等等。簡單來說,前額葉猶如我們大腦裡的一個剎掣器,若是一輛車,只有油門而沒有適當的剎車掣,我們的駕駛會安全嗎?剎車掣失靈車輛一是永遠全速前進、橫衝直撞,直至意外發生,像是過動/衝動的徵狀;或是左搖右擺,駕駛永不可能達至正常穩定的速度 ,像是專注力不足的徵狀。ADHD的病者可以說是剎掣失靈的孩子。

一個典型剎掣失靈的孩子,覺得好玩的事不理後果就去做,長期坐不定,無法好好安排計劃生活上的事情,也不能夠好好的安定下來去作一些沉悶但對自己有長遠利益的事。「情緒-行動快過思想」是一個很常見ADHD孩子的自我形容。不要小看這種狀態,若果有一天你的「情緒-行動快過思想」的話,可能已經因為出手毆打無理老闆或顧客或同事因而要鬧上法庭去了。或許你會抗辯說﹕那年輕人有些行為是故意而有計劃的啊!但這不是單單以過動-衝動的解釋就得了,我們需要明白多一點ADHD的共病問題以及他們內心的情況。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