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醫學與晚期照顧

一群熱心的家庭醫生、輔導心理學家、物理治療師、社工兩年前自發組織提供社區紓緩服務的團隊,結合家庭醫療與晚期照顧,期望將醫務、醫社、醫靈三方面的全人臨終關懷護理養院實在地帶進病者的家裡。.

「直到你們年老,我還是一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然懷抱你。我以前既然這樣作了,以後我仍必提攜你;我必懷抱你,也必拯救你。」

《聖經新譯本》〈賽46﹕4〉

  在這天,走訪了他們。首先發言的醫學及社會工作顧問朱偉正醫生表示,自己曾在英國從事老人醫學的工作多年,當地一般家庭醫生或老人科醫生,將晚期照顧的處理視作人生的必經階段。本港在這十多年來,也漸漸開始重視和關注。「現時政府的方向也是將生命關懷的終點社區化,即將生命關懷與醫院分開,希望從社區,甚或護理安老院及護養院,推廣到普羅大眾之間。家庭醫療在社區開展工作,就是直接讓家庭醫生上門幫助長者和家人,假如在家人意願下,而病情亦合適的話,可以在家中幫助照顧病人直至離世為止。家人感受也較良好,除了可持續探望和照顧病者,也可省去舟車勞頓出入,以及入醫院救治時的痛苦過程﹕插喉、打針、打藥、抽針…。」他認為提供臨終關懷護理(end-of-life care)的主要優勢之一,就是病者與至親家人的選擇得到尊重,也讓他們得到足夠的心理準備和支援。

衛生署前家庭醫學顧問醫生曾昭義指出,死亡是經常發生的事,它不需要在特定的地方發生,但「如何讓人到生命最後的階段過得好一點?」的問題確實值得探討。「一位96歲病人早前離世,我協助簽署死亡證書。葬禮過後不久,逝者的女兒寄來一張感謝卡﹕『…在被帶到殯儀館之前,沒有震耳欲聾的救護車聲,沒有入侵性的心肺復甦,沒有在醫院常見的景象,媽媽只是平靜地躺在家裡…。你對待病人包括媽媽和家人的方式大大地打動了我。…你是我們的英雄!』在人生的最後時間,有的喜歡在醫院裡離世,有些選擇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如家裡,絶對可以有不同的選擇。能夠陪同和配合病患者和家人的意願去處理離世,是莫大的恩典。」

曾醫生指出﹕「紓緩治療是一種以實事求是的精神,誠實地以病者的選擇為依歸,要求醫護團隊和病者及家人懇切地溝通和互相配合處治方案,彼此坦承地對話。無論是突發性意外導致的嚴重傷患,或長期病患導致重要內臟功能衰退(如心臟衰弱,腎、肺、肝、腦部功能衰退,各種原發性或轉移性癌症)都可應用。

根據法律改革委員會在2006年8月所發表的「醫療上的代作決定及預設指示報告書」,作出指示的人可在自己的精神上有能力作出決定的時候,為自己簽訂預設醫療指示,指明自己一旦無能力作決定時所希望接受的健康護理形式。預設醫療指示是指末期病人可選擇拒絕接受無效的生命維持治療,而只接受紓緩治療。

由於不少的維生治療包括心肺復甦等都有一定的入侵性,該治療或許不能逆轉病人的病情,反會延長病者的死亡過程,增加病者的痛苦和傷害。相反,紓緩治療旨在減輕的痛楚和紓緩不適,讓病人可在有尊嚴的情況下自然死亡。同時,病者如發覺自己的病情有趨向嚴重的跡象,病者可與醫護人員及家人一同商討預設照顧計劃,為自己未來的醫療照顧預先表達意見及作出決定。

家庭醫學專科醫生柳坤忠認為,對家庭醫生來說,晚期照顧只是全人醫療的一環。當遇上病人處於生命歷程的晚期,便會盡量採用非侵入性的治療方法,照顧病人直到生命盡頭。當中需要病人、家屬和醫護人員在互助、互動、互信的基礎下,共同制定一個可行的照顧方案。在全面護理計劃中均能包含身體、心靈、精神上等需要,才能達致真正的「醫、社、靈共融」高質素、高價值的全人醫療。

「全面護理計劃模式是先瞭解病人於病情或日常生活需要上的轉變,從而協助尋找社區支援網絡資源,或與有關的服務團體合作,提供多元、貼身服務等。」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楊淑珍深信,每個人無論事前有多大的心理準備,在要去接受家人離世的時候,其實是兩回事。死亡並非人人能接受及面對。同是家人,反應也會各異。當面對家人將會永遠離開的一刻,能接受與否,無法強迫。「幫助病人家屬處理離別的情緒,絕對是服務一部分。當家人承受著無法舒緩的壓力,勉強去面對和照顧臨終病人,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臨終病人往往會覺得生命中仍有許多未完成的心事。這些心事能讓病人感到焦慮,無助和後悔。當離世者將與世界訣別的時候,能與過去依附者或被依附者的情感作結,可以令將離世者感到安詳和平靜。輔導過程中,如能幫助他們明白到這些依附關係對他們的牽絆,從中領悟這些關係對於自己生命中的意義, 可以幫助他們釋懷,安靜地與這個世界訣別。」

相片說明﹕(左起)楊淑珍女士、曾昭義醫生、朱偉正醫生、柳坤忠醫生
2018Sept_3TSTR

「醫、法、理、情」之 防衛性醫療

2018May22banner

陳先生經常工作疲於奔命,結果因常作感冒而服藥,但卻不見好轉;又常常頭痛,最後被家庭醫生轉介到腦專科作各樣的檢查,當然亦看看有沒有更嚴重的病,包括腦瘤,結果可說是「空驚一場」,沒有甚麼明顯的病徵。不過,因查出有兩項不正常的指數,故仍需要進一步作檢查,此舉令陳先生感到重大經濟及心理壓力,健康何價?病因無法確定,但已花費了數以萬計的金錢!

以上只是一個病例,但其實雷同的情況真是多不勝數,雖然病徵各有不同,但背後的原因大都是對疾病的理解不足,或是一知半解;再加上各樣對嚴重病徵的畏懼心理,或諱疾忌醫,結果不願找醫生作定期檢查或診斷,甚或相反地不斷尋求專家確診,疑慮總是揮之不去。

事實上,現代科學相比數十年前已突飛猛進,以前不少病逝的人往往是死因不明,醫生多感無能為力或仁心乏術。在今日,增多了不少醫學測試,連身體檢查的方法也層出不窮,斷症的高效能亦是從前的數倍;當然,治病的科技也更先進。因此,在生病時,抱有「病得醫治」的期待和願望亦相應增加,這都是形成不少錯誤求醫心態的原因之一,往往令人走向極端,不能醫、法、理、情兼備,重蹈覆轍昔日「曹操將軍頭痛不癒,後因多疑殺害了中國名醫華佗」之教訓!

若要防備這種「不合情、不合理」的心態與行為,我們該作甚麼?容讓我總結一下所談論的重點:

(1)我們應提升自己對疾病的認識層面,預防勝於治療!若有一些頑固病徵,屢次服用一般藥物而未癒,便該早日求醫,病從淺中醫。

(2)一般情況,家庭醫生會把不能痊癒的病人轉介到專科作進一步的確診,但家庭醫生及專科醫生不應隨意作不必要的檢查,除非有一定的懷疑,故病人也不該作無理的強求。

(3)若經過合理的檢查,結果仍查不出有任何毛病,病人便該放心釋懷。本人常鼓勵基督教的信徒 ﹕「應當毫無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恩的心,把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這樣, 神所賜超過人能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思意念。」〈腓立比書4﹕6-7〉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8May22

「醫、法、理、情」之 強制飲食

7.2.2018 C.png

陳太含著淚水守望躺在醫院病床上的愛女,身體極度虛弱的女兒患上了厭食症。此刻陳太的内心充滿莫大的自責感!

陳太的獨女自小長得非常活潑可愛,圓圓的臉龐,大大的眼睛,「圓圓」是她的乳名,夫妻兩人都十分疼愛她。陳先生為了多賺些工資,讓妻女過上豐裕的生活,長年累月都在外地工作,每年只有兩三次回港探望妻女。獨力教養女兒的陳太是一位完美主義者,對圓圓有很大的期望,特別是她的品行,所以她很謹慎地監管女兒的生活,不論大小事情都是親自作安排。

 陳太還記得女兒在念中一時,有很多適應上的困難。有一天放學後,她哭著回家,但又不肯透露原因,陳太只好與學校老師了解,才知道女兒在學校並不受同學歡迎,常常被取笑肥胖。雖然老師們事後已處理,同學亦再沒有公開取笑她,但圓圓仍然耿耿於懷,性情亦有很大的改變,過往活潑開朗的性格頓時變為鬱鬱寡歡,經常照鏡子及量體重,非常揀飲擇食,每天只是吃少量蔬菜及水果;更以愛動物為由,不願進食所有肉類,體重因此急劇下降,不時還發現她有嘔吐情況。

陳太帶著身體虛弱的女兒看相熟的家庭醫生,醫生初步診斷她患上厭食症,隨即轉介她看精神科醫生,但女兒堅決反對,認為自己沒有精神病,只是因過肥過重,進行適當的調整而已。

一天下午,圓圓終於支持不住暈倒在街上,途人急召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經過一連串搶救後,圓圓能回復清醒及脫離危險期。經過多位醫會診,證實她患有厭食症,並是嚴重,若再不積極治療,可能會有性命危險。但當圓圓清醒後看見醫生第一句說話便是﹕「不要強逼我進食,我會自己按需要來決定,這是我的基本權利!」隨後多位醫護不斷勸告她,但都被她一一拒絕。

面對女兒現時仍堅決拒絕進食,陳太既焦急又憤怒,她曾多次催促醫生強制性給予女兒進食,但醫生們好像有很大的難處,只回應說需要多些時間觀察,作多方面的考慮,以及召開醫療會議詳細討論,才能確定進一步治療方案。陳太真的不知如何是好,看見愛女徘徊在死亡邊緣,非常難過!

小驢
、法、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