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四)

school-1231939

文靜內向和步入青春期的陳小姐,因比同年少女發育遲緩而心感自卑;又常遭同學取笑欺凌,內心非常困擾痛苦,但又不敢讓爸媽知道。在求助無門的時候,她不禁自問﹕「我為何要生存在這世界呢?」雖然身體因出現極度疲倦、失眠及食慾不振等不適,很多日子都不能上學,但卻拒絕求醫。直到最後陳爸爸在書桌上發現女兒所寫的一篇文章,才知悉她曾被同學欺凌。當爸爸提議約見精神科醫生時,她情緒十分激動,不承認自己精神出現問題。

校園常見的欺凌可分為四類﹕第一,身體欺凌;第二,語言欺凌;第三,社交及人際關係欺凌;第四,「網上欺凌」。看來陳小姐所面對的欺凌屬於第一、二和第三類別。曾被欺凌的人會較容易患上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物質濫用、軀體化精神障礙、偽病症及增加自殺的風險等。若陳小姐已出現精神失調的病徵,她便需要接受醫生所提供的藥物治療,處理情緒起落失控的問題。但受校園欺凌所影響的人需要解決心靈的創傷,得到自我肯定、提高情緒智商(E.Q.- Emotional Quotient) 及抗逆智商(A.Q.- Adversity Quotient) 。

陳小姐需要健康的自我形像(self-image),讓她能自我接納(self-acceptance) 和有能力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健康的自我形像與自我接納乃息息相關,接受自己的短處和長處,不過分與別人比較;如有不及人之處也不自卑,可作自我進步(self-improvement)的目標,努力達到自我最高的潛質(self-potential) 。溝通及與人相處是面對欺凌加害者最重要的學習,有時可能要自我表白堅持(self-assertive) ,有時卻要敬而遠之,這都是與建立情緒智商(E.Q.- Emotional Quotient) 有關。

面對欺凌,需有強而有力的抗逆智商(A.Q.- Adversity Quotient) ,因為在現實世界裡,人與人之間充滿敵意,欺凌是發自內在的軟弱,包括人的自我、自大或自卑,導致恃強凌弱、恃勢欺人和自欺欺人的表現。我們面對負面不公平、不公義的對待時,要有對抗的能力。自我抗逆(self-resilience) 能力由自我愛惜 (self-love)和自我保護(self-care) 開始,我們要有適切應付壓力的技巧(coping skills),和增加應付壓力的資源,同時需有自力及他力。我們基督徒往往向神支取力量,詩人如此說:「我要向群山舉目,我的幫助從那裡來呢?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1, 2〉 我們稱此為屬靈智商(S.Q. – Spiritual Quotient) 。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三)

school-1231939
陳小姐踏入青春期,生理發育較為遲緩,外表可能較為瘦小,加上性格文靜內向,在學校裡便受到同學們在言語並身體上的「欺凌」。

青春期是成長的一個重要的階段,學習建立自我形象,當中需要同輩的認同,也需要父母和老師的支持和鼓勵,可惜陳小姐卻在這時期受到同學的嘲笑及故意傷害性的行動。這些行動,由於是出於故意去貶低對方,而且是重複性,甚至若對方不還擊,便會逐漸加劇,所以是會損害對方的自尊,可以在心理上造成持久的傷害,包括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症、身心功能症等,甚至較容易產生自殺的念頭。所以作為父母或師長都不應忽視。

若受到欺凌的少年,能得到父母、師長、學長、或同輩的支持,一起去面對和應付,傷害便可減少。陳同學由於平時與父母很少溝通,加上沒有可訴心事的同學,又不習慣向師長求助,唯有「死忍」,不敢反抗;當欺凌不斷升級、變本加厲時,她便採取逃避(不上學)的方式。面對這些傷害,內心的感覺是對自己失望、自卑、自責、無助及無望,形成抑鬱,甚至害怕遇見欺凌者,引致焦慮;而身體也產生了各種痛症,腸胃不適等徵狀。

家庭醫生要幫助被欺凌的少年,除了治療病人的病徵外,還可給與各方面的支援。首先,以同理心去聆聽/了解受欺凌者的情況,同時鼓勵父母成為子女的聆聽者及支持者,讓子女覺得自己是被愛、被接納,去對抗被貶低的傷害;另外,父母應該主動聯絡校方,希望他們認真處理事情。事實上,「息事寧人」或「不了了之」的做法都非上策,學校極需要與雙方家長合作,商討合適的解決方法;同時輔導被欺凌者,鼓勵其他同學對她的關心,為被欺凌者提供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至於欺凌者,他們的行為也可能與個人心理或家庭有關,所以雙方面都可以考慮尋求家庭治療。及後,家長和學校也需跟進及關心各涉事的同學,確保事件不會重演。

欺凌是發自人類對「權力」的慾望,它是「自以為強者」對「被視為弱者」展現權力的方式。所以學校的整體教育是很重要:我們需要認同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不分種族、地位、財富、身材、年紀、強弱,每人都有價值,值得大家的愛和尊重。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二)

school-1231939
校園欺凌是常見而複雜的社會及心理問題。有外國研究顯示,超過三成的青少年曾在校園被欺凌,但可惜當中只有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會向老師或家人求助。被欺凌的人不但身心發展都受到長遠影響,有些受害者更因抵受不住欺凌壓力而自殺,情況實在不容忽視。

常見的欺凌可分為四類。第一,身體欺凌,如拳打、腳踢、推撞或損毁財物等; 第二,語言欺凌,如取笑、嘲弄、侮辱等; 第三,社交及人際關係欺凌,如撒播謠言中傷受害者、對他做出難看的面部表情、鼓勵同伴排斥他,使他感到難堪、丟臉、受冷落等; 第四,也是最新的「網上欺凌」,欺凌者會藉著社交媒體網站如面書、聊天室、即時通訊、短信等,發放攻擊或羞辱受害者的言語或照片,這種欺凌可謂全天候的,不受時間地點限制,能對受害者造成莫大的精神困擾。

任何人都可能被欺凌,但有些人比較容易成為被欺凌的對象,特別是有以下特徵的﹕性格被動、容易緊張、缺乏自信、抑鬱、與大眾不同 (其貌不揚、矮、肥、遲發育等)、新來的同學、插班生、新移民等;當然就讀學校的校風、老師的處理態度及家庭背景,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事實上,曾被欺凌的人會產生負面的心理影響,如較容易患上抑鬱、焦慮、社交恐懼、物質濫用、軀體化精神障礙、偽病症及增加自殺的風險等。至於欺凌者,也有一些特徵,如曾在家中目睹言語或身體暴力、本身也曾被虐待過、體型較魁梧、喜歡打或推撞他人、性情衝動、對受害者的感覺毫不關注、缺乏憐憫、過分操控慾等。

要處理校園欺凌情況,必須家校合一和及早預防。家庭方面,鼓勵家長多關心子女在校情況,給予他們友善的表達空間;學校方面,可舉辦反對欺凌的活動,萬一發生欺凌事件,必須正視和及早處理,為受害者及欺凌者安排輔導,若有需要,可暫時安排受害者遠離欺凌者;治療方面,可先鼓勵他們向信任的輔導員、家庭醫生尋求幫助,有需要再轉介精神科醫生或心理治療師跟進。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校園欺凌 (一)

school-1231939
陳先生的女兒一向文靜內向,不喜歡結交朋友,只愛閱讀和寫作;平日不擅交談的她,卻能寫出很好的文章,曾於徴文比賽中奪獎,經常在自己的面書發表文章,得到不少稱讚。

歩入青春期的她,生理上較一般同年少女發育遲緩,故心感自卑;她亦常遭同學取笑,有很多不雅的「花名」,笑說她是男兒身;故意取走她的書包,挑釁她「發揮『男性本色』,打出『真功夫』來」;甚至有些女同學對她更拳打腳踢,希望她能還擊,看見她每次因被欺凌而哭著離開,更長恃勢凌人。她內心非常困擾痛苦,又不敢讓爸媽知道,以免他們擔心,故只好盡量逃避。她曾鼓起勇氣求助學校社工,但對方因太忙未能即日接見她;雖然相約兩天後見面,但她已失卻了求助的勇氣,感到世上再沒有人能真正關心愛護自己,「我為何要生存在這世界呢?」

她開始感到身體常有莫名的不適﹕極度疲倦、失眠及食慾不振,很多日子都不能上學。她在家中感到安全得多,「學校實在太可怕,同學都不是好人,老師都是不能相信。」她甚至討厭所有人,把自己的面書刪掉,深信不再與任何人接觸是最安全,躲在家中便是最好的方法。她的爸媽工作繁忙,看見女兒乖巧文靜,以為她自我管理能力好,平日甚少了解她的生活,也沒有機會真正關心她;當她身體稍有不適,只給金錢看醫生便是了。

近日,夫婦兩人都發現女兒有點不對勁,身體虛弱,這學期已請了很多病假;而媽媽亦開始發現女兒的發育有點遲緩,曾提議求醫,但她對這話題非常敏感,一口拒絕任何人關心和幫助。

一天,爸爸在書桌上發現女兒寫的一篇文章,知悉她曾被同學欺凌,心如刀割,亦很害怕,因為近日新聞報道指有學生懷疑曾被欺凌而自殺。當爸爸提議約見精神科醫生時,她情緒十分激動,大聲呼叫,哭著訴說自己沒有患精神病,爸媽在自己最需要保護的時候,卻找不到他們,現在才幫已經太遲了。作父母的很心痛,但又不知如何幫助她。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