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打機打到唔瞓覺

手機不離手,已成了現今世代常常出現的問題。無論是成年人、青年人,甚至小孩都花很多時間在手機上,用手機尋找資訊、作溝通渠道、交朋結友;同時也是尋找娛樂消遣的方面工具,玩手機遊戲也是極其普遍。這些成為現代人要面對極度麻煩的問題,即如何叫人恰當地使用手機,而不被手機控制了我們的生活,成為使用手機上癮者。

在使用手機成癮的研究中,常常發現在手機成癮的年青人中,不少背後也患有社交焦慮症或其他精神毛病,其中一個常常有的病徵就是睡不好、失眠。在診所中,常常聽到年青人的哭訴,成年人(包括家長和老師)都誤解他們的困擾,其實他們在床上玩手機不是貪玩,而是希望幫助睡眠,或打發失眠時空虛無助的痛苦。他們往往對被父母痛罵,或被老師懲罰而感到有口難言,憂慮加劇和情緒更困擾,引致更嚴重失眠的狀態,形成惡性循環。

最近,在診所裡遇見幾位中三、中四的同學。他們表示,自從網上上課改成實體上課時,實體上課立刻就成為了他們的「絆腳石」。原來早在一兩年前,他們已開始有社交焦慮的症狀,發覺自己要與別人對話,心裡總會產生一股的不安,但這不安又不能用常理去解釋。這不安的情緒總是令他們不想繼續交談,尤其是面對陌生人或不太相識的同學、親戚、朋友,當要與他們談話時,這不安的感覺就湧現而出,想快快離開。離開後,就有如釋重負之感。慢慢地,他們甚至覺察自己無論去超市,或去便利店,當要與售貨員有眼神接觸時,這不安的情緒就會立刻出現。這樣,他們便會決定多留在家裡,害怕外出。

他們感到整天留在家裡是最舒服的,故會默默告訴自己﹕我是隱青!藉以自我安慰。但這安慰並不能持久,很快便覺得苦悶,手機也漸漸成為了他們的長期的情緒安慰劑。手機不但可以提供娛樂消遣,也可以在不需要有眼神接觸的環境下與人溝通,是那麼的方便及舒暢!久而久之,手機便成為他們生活不可分割的部分,「手機不離手」也成為他們每天的習慣。

每天回校,都經歷重大心裡難關。當晚上想到明天要返學又開始感到不安焦慮,繼而又是失眠;心裡浮現不安,很快就會拿起手機作為安慰劑,幫助自己安靜一點。當然,「後遺症」就是明天未能早起,精神疲乏而心緒不寧;跟著,身體因焦慮產生了頭痛、肚痛等症狀,結果又要求不返學。最令父母迷惑不解的,就是請假不用回校,訴說不適的身體很快「康復」,甚麼痛的感覺也消逝了。所以,家長們會歸咎於這些原因:懶惰、無心上學、沉迷打機、不睡覺,以諸多藉口來逃避返學,喜作「逃學威龍」。

這也是很多患有社交焦慮症的同學面對著的誤解和責罵。在未能得到家人、老師的明白和體諒之下,為身心靈帶來了很多的痛苦。若未得到正視和對症下藥,會令到病情加深,拖延痊癒的機會。事實上,沉迷打機、不睡眠、不想上學,背後原因可能有很多,不能只用一個「懶」字來解釋全部。讓大家一起學習細心聆聽兒女內心的掙扎,好像上帝細聽信徒心底裡的每一句話般吧!

「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耶利米書29﹕12〉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婚姻心田 之 「家庭壓力煲要爆啦!」一 阿樂與阿儀家庭危機之出路

上星期我們分析了阿樂一家的危機和壓力,下面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處理阿樂喪父之哀傷

    阿樂因父親失救致死而感到愧疚,他要先處理父親突然離世的哀傷。死亡及哀傷學權威庫伯勒.羅斯醫生(Elisabeth Kübler-Ross)指出,面對生離死別時,人常有的五個哀傷情緒,包括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和接受。阿樂與父親的關係良好,故他感到沮喪是可以理解的,但對阿儀則抱有憤怒的感覺。他選擇放工後跟同事去飲酒,後期與女秘書發展成傾訴關係,這都是他面對哀傷的方式,惟這方法不理想的地方,是依賴了酒精及建立了不應建立的感情。假如他沒有一些更健康的方法去處理哀傷,可以考慮參加一些哀傷小組或專業輔導的幫助。除了處理喪父的哀傷,亦可整理對阿儀的感受,重拾夫妻之間的溝通,讓阿儀重新成為明白他內心深處的對象。

重建互信及鞏固婚姻

     當阿樂發現阿儀看過自己與女秘書互相關心的對話後,如雙方繼續不處理這問題,會造成更多猜疑和不信任,也未能防止阿樂會進一步與女秘書發生更深入的關係,甚至形成婚外情,這可導致阿儀抑鬱復發的可能。所以他們應拿出來傾談,一方面,阿樂可剖白自己埋怨阿儀沒有照顧父親,澄清自己與女秘書只有好感,還未有進一步的關係,並承諾停止與女秘書非工作上的交往。而阿儀方面,她要將看到阿樂和女秘書的對話後的不安和憤怒等情緒訴說出來。跟著,彼此也要為著過去不對的行為真誠地向對方道歉和請求饒恕,並再度委身,重建互信的關係。假如他們感到很難向對方開口或不懂怎樣處理,可考慮尋求婚姻輔導員的協助。

    事實上,阿樂與阿儀需要鞏固夫妻關係,騰出時間去建立感情,既可預防第三者「有機可乘」,亦可「雙劍合壁」地管教兒女,特別是兒女也出現了一些情緒和行為問題。

面對兒女情緒行為問題

     女兒因父母吵架造成很大的情緒困擾,阿樂與阿儀不應再在兒女面前吵架,並要向他們道歉,讓他們表達心中壓抑的感受,重新經驗家庭是安全的地方。而在學業壓力上,阿樂與阿儀也要幫助女兒減壓,建立合理的期望,入不了最好的中學不代表世界末日,給她合適的鼓勵和支持便足夠了。

至於兒子的偷竊問題,則要詳細了解背後的動機,到底是想引起父母的注意,還是想要金錢去買東西。假如是前者,當父母的關係改善後,他應該會改過;如是後者,可了解他想買甚麼,常見的多是網上遊戲的武器。在這過程,兩人可教導兒子正確的價值觀,例如要從正途和合法的途徑去得到想要的東西,而偷了同學的錢包要歸還,並向同學道歉的同時,也要接受學校適當的處分,讓他學習要承擔犯錯的後果。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家庭壓力煲要爆啦!」一 阿樂與阿儀家庭危機之分析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一家所發生的危機,以下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情。

阿樂喪父帶來哀傷

阿樂一直把原生家庭的責任看得很重,與父母的關係亦很好,與阿儀遲婚的原因是想給父母提供一個舒適的居所,以及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他近年晉升高層後,工作非常忙碌。另外,自家中兒女出世後,感到要多把心神放在他們身上,故希望身為全職主婦的阿儀,能對家中大少事情也打理得妥妥當當,包括照顧父母方面。故當傷殘的父親在家中跌倒失救致死,心中感到愧疚,一下子很難接受父親的突然離世,便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不想面對這難以接受的事實。他更怪責阿儀對公公婆婆照顧不周,最終導致夫婦關係不和,也影響了夫婦同心管教子女。

造就第三者的介入

阿樂因對阿儀感失望和憤怒,令夫妻關係欠佳;而長時間與女秘書飲酒傾談,訴說自己內心感受,令他感到女秘書的關懷備至,他正站在人生的三岔口,不知是否要讓這個感覺繼續下去。而阿儀方面,則把很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子女身上,尤其是要預備呈分試的大女兒,未能分心去照顧和慰藉剛喪父的阿樂,雖然知道丈夫為此怪責自己,但她好像無話可說。及後,阿樂常醉酒夜歸,兩夫婦的爭吵不休更令關係惡化不已。同時,阿儀從她女性的直覺,深感丈夫有異樣,故偷看他的電話,看到他與女秘書的問候對話,雖然也不是極度親密,但也好像過了界,她也不知怎樣與阿樂傾談這件事。因著夫妻之間產生了疏離和隔閡,很多時第三者就在這種情況下介入了夫婦關係當中。

爸媽爭吵影響兒女

有研究顯示,如父母經常爭吵,其聲音和神情都會使孩子的情緒受到強烈的衝擊,容易產生恐懼,悲傷和無助感等。像阿儀的大女兒呈分試在即,爸媽的吵架令她情緒受到困擾,在學習時難以集中精神,再加上父母對她的期望,形成極大壓力,所以成績反而愈見退步。若長期受這些負面的情緒困擾,可引致抑鬱和焦慮的產生。

忽略引致兒子問題

小兒子在學業上想取得好成績,超越姊姊,想得到父母的認同和稱讚。怎料,父母吵架愈來愈烈,而媽媽只顧著姊姊的成績,令他有被忽略的感覺,故他在校偷東西,以此行為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希望他們著緊自己多些。但根據家庭輔導理論,亦可以是子女在無意識間(unconsciously)做了這些不當行為,想為父母的吵駡或不相理睬的關係向外間求救,希望有外力介入來幫助父母關係的困難。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危機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