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信箱:教會執事會的分裂

問﹕

執事是教內的資深信徒領袖,在教會中長期事奉,與教牧同工彼此配搭共同商討教會的整體決策,是教會日常運作的核心人物。每當聽聞有教會的執事會意見不合,小則執事們之間心存介蒂有損和睦,失卻了同心合意興旺福音的互信基礎,嚴重的甚至要大興訴訟對簿公堂,導致教會分裂,神和人的心都感到傷痛和可惜。教會執事會的分裂,如何是好?

答﹕

處理教會的事往往會比處理一般辦公室的議題困難,因為需要顧及處理的手段是否合乎信仰的體統,既要能建立教會亦要能造就信徒,實在需要神所賜的百般智慧和能力,才可以辦理好教會的事。執事們都同是神家裡的好管家,忠心事奉,事事都以教會的好處出發丶以聖經真理為依歸,每位執事所提出的意見都是竭盡心思考慮周全的,奈何怎樣執事們會有意見分歧?是誰的建議「不夠好」?究竟誰是「擇善固執」?誰是「執迷不悟」?這樣就愈強化了彼此之間對峙的張力。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其實執事們所要學習的課題並不單是在於商議一個最佳的決議案,透過商討的過程,教人明白屬靈上所潛藏的功課,往往更是出人意表,或許是「謙卑順服」,又或許是「多行一里路」,也或許是「行善不可喪志」… 層出不窮,終身學習,原來執事們正就是神要好好陶造的對象呢 !

「意見分歧」經過時間的發酵會演變成「對立」甚至「分裂」。撲滅小火種才不會釀成大火災,執事們要有智慧地把握時機,及早把衝突降温,避免問題惡化,病向淺中醫,千萬別讓執事會的「意見分歧」漸漸地演變成為教會分裂的破口。

「基督教調解」是適合應用於調解教內紛爭的方法,它不但具有一般調解的特色:保密性丶自願性丶自主和自決,更重要的就是在調解的過程中,能讓弟兄姊妹在和諧和感覺安全的氣氛下,藉耶穌基督的愛彼此寬恕與包容,以聖經真理作為切入點,重新建立彼此之間的互信,坦誠地溝通;願意謙卑聆聽對方的感受,放下自我的執著;在過程中隨時適當地配合禱告反省,讓聖靈光照各人內心的癥結所在;並向神認罪悔改,讓神的大能醫治「心病」,改變人的心態,依靠耶穌基督成為「和平之子」,順服聖靈引導消除嫌隙,修補裂痕,期望最終能夠達到彼此復和,重建關係,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回復教會的和諧與合一。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理論篇

調解的核心精神

問﹕

在現實中,衝突是無可避免的。既然如此,人們只有尋找各種方法去解決問題,調解是其中的一個。調解的核心精神是甚麼?

答﹕

調解的核心精神在於自主。一般人都不大喜歡別人對自己指手畫腳,調解給予人們能夠按自己的想法去處理分歧。調解程序是要自願參與,不能強迫的。在調解員的引導下,人們能表明自己的處境,困難與願望,尋找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這就是調解中的自主自決原則。

而調解程序中的保密原則,則能建立人們對調解的信心,讓爭議各方能夠在比較沒有顧忌下坦誠說出自己的想法,探討表象下的真正需要,從而解決問題。在調解過程中所講的話,所交換的資料和準備的文件,一般都不能向外界透露。調解中的交流同時擁有無損法律權益的性質,並不容許在以後的法律和仲裁程序中披露。而且調解員與爭議一方的談話,在沒有得到講者的容許下,是不能向對方透露的。

調解蘊含對人的尊重。在調解的過程中,調解員會鼓勵各人互相尊重,專心聆聽對方說話,在對方完成發言後才表達自己的意見,容讓溝通能夠有效地進行。更深一層,每個人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得到尊重,只有他本人對他自己所面對的情況最為瞭解,亦只有他本人要去面對所有決定的後果。所以,調解員只會跟他一起探討和分析,並不會遊說或脅迫他作出任何決定。

此外,信任亦是調解中一個重要元素,相信每個人都能夠就著自己所面對的情況,作出最佳的決定。在調解的過程中,人們信任調解員能夠幫助到他們解決分歧,信任各個參與者會遵守保密原則,盡力地解決問題。

所以說,在充滿壓力的爭吵聲中,彷彿調解作為解決爭議的一個方法,能帶來一些正面的訊息和一點希望。

友言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家庭篇

關係破裂的調解

問:

如果家人因意見不合,令關係破裂,可以用調解方式解決嗎?

答:

事實上,我們與家人之間的關係是與生俱來,別無選擇,也無法割斷地伴隨終生,故能夠與家人關係和諧相處皆是福氣。家人之間的關係破裂,源頭可以說是千絲萬縷,或許是由童年時的一顆糖相爭所引起,因而埋下負能量的種子,在日積月累後,便慢慢衍生出不同的負面情緒,無限纏繞半生。

「一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縱然親如家人,成長背景相約、經歷相近,甚或是住在同一屋簷下,大家都會有各自的想法。的確,家人意見不合,就如家常便飯,大大小小的磨擦每天都不斷發生,無可避免,假若處理不當,容易導致關係損耗傷害,甚至破裂。

「溝通」是解決意見分歧的入門,而「調解」為雙方提供了溝通的平台,透過「調解會議」,讓雙方在機會均等的客觀環境中,抱著解決問題的心態各抒己見和彼此對話,將自己所關注的問題核心真誠表達出來;同時,也讓對方有聆聽的機會,將不必要的誤會或誤解減輕,避免問題惡化。事實上,大部分關係破裂的因由,並非單純出於對事情不同的意見和想法,乃是由於彼此之間心底裡的深層次矛盾,如當事人感覺到被傷害丶不被尊重丶不被接受丶不被信任丶不被愛等等負面情緒,再而產生負面效應。

調解是自願的,雙方珍惜彼此之間的關係,是因為有「愛」的推動力,願意拋開彼此的分歧、矛盾,以及解決問題的癥結,這樣的誠意和積極性已踏出了修復關係決定性的第一步。

調解也是自主的,雙方可以自行決定和選擇,這一回關係的延續再不是因為與生俱來無權選擇,乃是雙方自己心甘情願選上了對方,那心靈的動力讓彼此共同和切實地重新再一次用心去建立和培育這段關係。

調解更是保密的,調解員的角色只是「會議主持人」,不會表達意見或提供建議。在調解會議中,讓雙方坐下來面對面傾談溝通,以誠實真心對話,沒有第三者穿插強加意見,也不需要受旁人眼光的影響,大家暢所欲言,談話的內容絕對保密,有甚麼苦衷委屈都可以坦誠溝通,讓對方知道和明白你心底深處的感受。

若能以調解作為溝通的平台,讓彼此真誠對話,大家都能夠有被聆聽丶被瞭解丶被接納和被尊重的機會,把衝突及時降溫,修復家人之間的關係,豈不是化干戈為「對白」?!

平和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理論篇

勞資糾紛

問﹕

被僱主解僱丶毀約丶牽涉錢財糾紛等可統稱為「勞資糾紛」,當事人應找勞工處,還是從調解方向去解決?兩者有何分別?

答﹕

僱傭關係是建基於一紙「僱傭合約」,一般是以「勞工條例」、「最低工資條例」及「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為基礎,訂立彼此共同願意恪守履行的權益和職責。僱傭之間的矛盾丶勞資糾紛就是關係破裂的表徴,雙方都會各持己見,要找個第三者來評理,還個公道,賠償損失。

勞工處的勞資關係科是專責幫助處理勞資糾紛的部門,包括被僱主解僱丶毀約丶牽涉錢財糾紛,如追討欠薪此等類之事件,為勞資雙方提供免費法律諮詢和意見;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安排進行調解會議,由該處的調解主任協助雙方面談商討,達成調解協議共同解決糾紛;假若雙方不願意調解或調解未能達成協議,則會轉介「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或「勞資審裁處」,以仲裁方式申索,進行公開聆訊,仲裁員依據法理對違反《僱傭條例》有關支付工資或「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或「勞資審裁處」裁斷款項作出定罪或命令,解決勞資糾紛,保障雙方的權益。

「仲裁」與法院的審訊模式相似,申索人提出索償的相關資料和證據,說明事情發生的始末原委。聆訊是在公開的情況下進行,訴訟雙方不得聘請律師。仲裁員聽取與訟雙方的案情,讓申索人及被告人盤問對方及其證人,在聆訊結束後宣告裁決,雙方都有權對裁決提出覆核或上訴。仲裁官所作出的裁决具有法律約束力。所以不管雙方是否滿意判決結果也必須遵照指示執行,故此事情可能只是在雙方不情不願的判決下收場,無法得到滿意的解決,也無法修補彼此破裂的關係。

「調解」是在自願和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調解員是中立的會議主持人,勞資雙方機會均等輪流發言,申述自己的立場和訴求,讓雙方互相聆聽對方的想法,調解員在過程中協助訂定雙方共同關注的議題,包括雙方糾紛的癥結和訴求,經過雙方協商,達成共同接受和願意遵守的協議,再由調解員協助草擬協議書的內容,雙方共同簽署。調解協議書具有法律約束力。故此事情在雙方你情我願的雙贏局面下修復關係和氣收場。

如此看來「調解」無論是自願性丶保密性丶成本效益和滿意程度都是較「仲裁」靈活有效。近年律政司致力推動「調解為先」,一般案件在訴訟之前都會先要求當事人使用調解方式解決糾紛。勞工處為調解工作提供了免費的支援,包括提供場地及安排調解員協助調解會議,甚至連已轉介勞資審裁處的案件,也容許在雙方同意下可以隨時要求停止訴訟,改以調解方式解決事件。那麼當遇到勞資糾紛時不妨先到勞工處試試「調解為先」。

平和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理論篇

一般調解與家事調解有何分別?

問﹕

近年,在社會各階層的推動下,大家對調解都有不少認識。請簡介在調解應用範疇裡其中一項專門專科的「家事調解」。

答﹕

大家知道,調解是一種解決爭議的模式,古今中外都應用多時。在調解過程中,爭議各方透過獨立及中立的第三者(即調解員),在特定的程序框架,藉著各種調解技巧,嘗試找出符合各方利益需要而共贏的解決方案。調解過程屬非批判性 (non judgmental),調解員不是判官、不是決策者,而是一個溝通者、促進者。調解最關鍵的因素可算是其保密性,這包含對外及各方相互之間的保密性。調解是一個自願參與的過程,因此,調解成功與否,除了是調解員的功夫外,在大多數情況下,更多的是有賴各方的共同努力及和解意願。 

說「家事調解」是調解中的專門專科,是因為在香港的應用上將「家事調解」的範疇定義和規範了。在香港,所謂「家事調解」並非泛指任何與家庭爭議相關(例如爭產)的調解,一般的家庭爭議可以是屬「綜合調解」的專業服務範疇。而「家事調解」則是集中於處理離異夫婦在分開時,特別是從離婚法律程序而衍生的種種爭議。「家事調解」既然是調解的其中一門,當然具備了「綜合調解」的各種特質,包括非批判性、自願、保密、溝通、促進、利益需要、目標共贏等。但顯然,「家事調解」要顧及、要考慮、要處理、要留意的比「綜合調解」更加多。

簡單來說,因為「家事調解」處理的是離異夫婦在離婚訴訟的爭議,除了財產分配外,多數會涉及孩子日後的生活照顧及各種安排。儘管成人的婚姻破裂,雙方卻永遠是孩子的父母,血濃於水,親職無法改變,父母雙方亦有責任持續肩負共同承擔孩子的長期管養。然而,孩子成長也是充滿轉變,不同成長階段有不同需要,所以,離異父母在處理孩子日後的情況時,必會牽涉長遠的持續溝通。無論如何,在涉及孩子的「家事調解」中,調解員及雙方的一切考慮都應以孩子的利益為首要優先。

除了孩子利益為先外,香港的離婚法例亦要求離異雙方在離婚過程中有「完全忠誠」的披露責任。此外,在處理贍養及財產分配上,成文法(即法律條文)及普通法(即案例法)也有特定的法律要求和原則。除了離婚訴訟雙方的意願外,「家事調解員」亦有責任參照相關適用的法律原則。

此外,與其他爭議不同的,是在離婚過程中,雙方的情感情緒糾結會比純商業金錢糾紛來得複雜,即使法律原則鼓勵盡量「清楚了結」,但人非草木,有幾多感情瓜葛能單單以金錢或短期的方案撇清解決?

面對「家事調解」本身的種種挑戰,以往比較多的「家事調解」服務都由社工或輔導員之類承擔提供。事實上,在現時的架構中,香港的調解資歷認受機構亦要求「家事調解員」必須有足夠的處理婚姻離異的相關經驗才會認證「家事調解員」的資歷。

小明
認可調解員

2020Mar 31調解 ____rev

「調解信箱」:理論篇

問﹕

最近公司出現了嚴重的人事糾紛,作為公司持分者的我們決定邀請專業的調解員介入處理。只是坊間的調解機構眾多,大家在選擇上各持已見,雖然有同事提出「基督教機構的糾紛最好以基督教調解去處理。」但大部分人對基督教調解卻是一知半解,所以希望有更多了解之後才作決定。

答﹕

從定義上來看:

基督教調解是以神的話語、基督的榜樣及聖靈的引導為本,並以寬恕和復和為目標的一種調解模式。它亦採納坊間一般的調解工具和技巧作為有效的處理衝突方法。參與基督教調解的人士,透過調解員的介入,以聖經的話語來看衝突處理原則的重要性,學習基督寬恕的愛,並透過不斷的默想和禱告順服聖靈的帶領,用屬靈的角度再次審視衝突帶來的意義。期望參與基督教調解的人士能心意更新而變化,離開過去衝突所引起的傷痛,重新上路,踏上信心的道路,重新尋找各人最初被神創造的本意。

衝突處理﹕

  1. 明白人的罪,帶來關係的破裂,雙方需修補並回復正確的關係,朝向「真正」的復和,最後神的恩典和榮耀被彰顯。
  2. 要達致「真正」的復和,雙方需要明白各自行為錯誤的地方,怎樣導致別人受到傷害,在過程當中承認責任、悔改,最後,互相寬恕和接納。
  3. 不單是處理爭議的事情,而是透過調解的過程,將衝突的經驗轉化為一個屬靈更新的機會,發掘深層的傷痛和需要,在神的面前尋求醫治和滿足。

如何看寬恕?

當人與人之間出現誤會並發生衝突的時候,心裡總有不快。如果情況沒有被適當地處理,縱使雙方表面上沒有異樣,誤會會加深,造成彼此互相不滿和仇恨。如果其中一方有明顯的犯錯,受傷害的一方會要求犯錯的一方必須道歉,才可寬恕對方。這是人正常的反應。故此,坊間的調解有以下的先後次序:(1) 向對方就其所作的行為提出對質;(2) 使對方明白事實的真相及其行為所帶來的傷害;(3) 犯錯的一方承認錯誤、悔改道歉;及 (4) 受害一方接納道歉繼而作出寬恕。

但是,基督教調解依照神就寬恕的教導,有著不同的先後次序﹕在犯錯的一方未承認錯誤及悔改道歉之前,受傷害的一方已願意向犯錯的一方作出寬恕和原諒。耶穌教導我們要寬恕別人,因為我們已被神無條件寬恕,這是神的恩典,也最愛的表現。聖經說: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學習寬恕是困難的,是一種屬靈的召命,特別是當對方仍然未願意悔改道歉的時候。寬恕不是一個自然過程,乃是一個屬靈的旅程,過程可能很漫長,當中經歷不少的掙扎、迷惘、傷心、失望等不同的情緒,一點也不容易。我們需要從神而來的勇氣和力量,並懷著謙卑順服的心才能一步一步踏上寬恕的道路。

蔡培偉律
調

2019Dec 31 調解信箱

調解信箱:教會篇之牧師只關顧新來的朋友?

問﹕

教會牧師被投訴不理會教友,有弟兄姊妹感到不滿,認為牧師在牧養上忽略教會某階層的會友,例如夫婦、青少年等群體,甚至現存恆常上教會的大部分會友,只熱衷照顧新來的朋友。牧師對此不認同,並投訴會友的指控,指責他們不成熟。最後,此爭議上到執事會要求處理。

答﹕

參加教會聚會的人士通常來自不同的層面,從信主的角度來說,他們包括未信主及慕道的朋友,初信栽培甚至信主多年的弟兄姊妹。教會內也有不同年齡層的人士,包括兒童、青少年、職青、成人、伉儷及長者等。由於來自不同的背景,他們的需求,無論在靈命和關顧上,也有所不同。很自然地,他們來到教會也帶有不同的期望。

至於教會方面,除了某些規模比較大的教會外,大部分的香港教會都是中小型的,地方及資源相對比較有限。另外,不同宗派的教會有著不同的傳統和敎義,不同的教會基於種種的原因和限制,在服侍的方向和重點也有所不同。

在本案中,現存的會友投訴教會牧師只是顧及新來的朋友,而不理會及忽略教會其他階層會友的需要。不過,被投訴的牧師卻不同意現存會友的看法,反而認為他們做法不成熟,結果最後鬧到執事會來處理。

由於本案並没有明確表明現存會友的背景,筆者嘗試假設現存的會友大多是信主多年,亦有穏定的教會及團契生活,亦相信他們都同意遵從基督的大使命,即是將福音傳給未信主的人。同時,筆者亦假設新來的朋友大多是未信主慕道的朋友或初信主的弟兄姊妹,他們需要教會幫助他們明白福音的真理或在信仰上扎根成長。

透過調解,基督徒調解員可以協助及促進雙方進行溝通,澄清誤會。基督教調解員在調解的過程當中的角色是中立的,他會公平公正、不偏不倚地幫助雙方將各自的立場轉化為關注。另外,當人在爭議之中通常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負面情緒,有時候在一時衝動下,會說出一些傷害人的話。調解員可以幫助調解的一方或雙方紓解他們的情緒,平心靜氣地將事情表達出來,有需要的時候,調解員可以透過說話重整的技巧,以正面的角度表達雙方的關注。

現存會友的立場是指牧師只著重新來的朋友,而不理會現存會友的需要。透過雙方真誠的溝通,現存的會友可以使牧師明白,除了新來的朋友有需要外,信主多年的會友也有其他不同需要,如果牧師能多了解及體諒他們,他們不但不會加添教會的負擔,反而可以成為教會一股強大的後盾力量,為主的福音扎根而爭戰。同樣地,牧師也可以藉此表達他重點關顧新來朋友背後的原因,期望現存的會友能體諒;在有適當的時候,令會友們更加明白教會的難處。

教會是一群跟隨主的人,他們聚集在一起是實踐聖經的教導和真理,亦是代表耶穌基督的身體,在世上作好見證。

蔡培偉律
調

2019Oct 29 調解信箱

「調解信箱」:教會篇 寬恕的藝術 ——還原基本步成為一生的操練

有關寬恕的藝術之還原基本步成為一生的操練,試從過往臨床經驗及自己的親身體驗得出以下三點體會:

(1) 寬恕確實是很困難的事,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
(2) 我們沒有權要求別人寬恕人包括自己在內,因我們總不能完全了解別人所曾受的傷害;
(3) 寬恕是人性與靈性完美的配合,當中100%是人的努力,亦100%是上帝的恩典。

現引用教會一個塲景作為討論的焦點,那是關於一位教友被另一資深教友當眾無理批評,他分別向朋友、傳道人及慈祥的牧者伸冤,但都不能撫平心中的不忿。藉著這個案討論一些普遍的迷思﹕(1)憎恨別人確實會影響身體健康。(2)心靈創傷並沒有大小之分,好視乎個人的主觀反應。(3)二元化思維(dualistic thinking) 會令人容易批判及難於寬恕。(4)外顯(explicit) 及內隱(implicit) 記憶在心靈受傷害到寬恕的過程,是重要的心理因素。(5)認錯、賠償、悔改,繼而寬恕往往不是如此理所當然地發展,即使對方真的認錯,我們亦不一定會立刻寛恕對方;相反地,在現實生活中亦遇見不少寬恕是先於對方認錯悔改。其實,在愛與憐憫中,人更容易卸下防衛,深入反省自己的過錯。

最後,值得一談的是寬恕重要的三步驟:

(1) 講述故事:

當我們受到心靈創傷時,很容易會自我壓抑,久而久之會令事件的真相模糊了,只留下負面情緒反應,所以在安全合適的時間下,要把所遭遇的傷害坦誠及真實地講述出來,這正是寛恕的開端。

(2) 明白所受之傷害:

我們很容易會把童年成長的不幸往事,或者別些的人際衝突糾結起來,甚至把對自己的怨憤投射出來,所以我們要清楚明白當下我們所怨恨的真實原因,去除那些不真實的主觀感覺。

(3)重建或釋放關係:

真正的寬恕不能忽略關係上之重建或釋放,這並不是要重返昔日的關係,而是建立新的關係,彼此有更深之了解及新的期望。我們無需刻意批判這新的關係,這是一段更成熟的關係,是上帝所重視的。假若當事人已離世或其他原因不能再接觸,那麼我們便要依靠上帝把這破碎了的關係釋放出來,無需再被纏繞。

這寬恕的三步驟,是需要不斷重複操練,把當中的人和事有更深切的了解,從起初獨自憤怒仇恨的心態,藉著聖靈的轉化,孕育出純潔憐憫之情,以謙卑的心逐漸寫成一個彼此憐憫寛恕的故事。

陳玉麟醫生
精神專科醫生

2019July 30 調解信箱

「調解信箱」之在糾紛之中尋求調解

問﹕
ABC中學計劃實施五年改革計劃,校董會指派Roger協助李校長,領導學校專責小組分階段將建議落實。同時,李校長亦委派了助理行政總監Lulu與 Roger 一起開發國內院校的策略聯盟。然而,Roger和Lulu在決策風格和工作節奏上存在著差異,這亦成為他們之間爭拗的源頭。Lulu投訴Roger對她種族歧視及企圖性騷擾的指控,是在Roger提交了一份對她的負面工作表現報告之後發生的。Lulu更毅然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Roger對她種族歧視及企圖性騷擾。

李校長對此投訴感到非常意外,不知道如何處理,更擔心此投訴將嚴重影響學校的聲譽及耽誤改革計劃的實施。校董會建議李校長通過調解來處理,但他對調解一無所知。

答﹕
對於李校長來說,Lulu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無疑是一個難題。首先,學校的聲譽及改革發展會受到影響。

校董會向李校長提出以調解解決問題,是一個可以考慮的方法。與投訴相比,調解的過程是保密的。雙方當事人透過一個中立的第三者的協助,進行直接溝通,了解雙方所面對的處境;從而找出彼此可以接受的方案。在調解過程中,所有有關的討論,及所涉及的文件未經雙方同意,不能向外界透露,可以維持雙方的聲譽。

此外,調解強調自願參與和自主自決的原則。雙方能在調解員的幫助下表達各自的關注及需要,自行決定本人能夠接納的解決方案。由於調解比較有彈性, 協商的解決方案可以針對當事人的需要;例如,在職場中,同事相處時要彼此尊重,調解可以幫助當事人討論如何相處,如何向對方提出意見,此等方案並不能夠在法院的裁決中得到。

相比法庭訴訟,調解的程序比較簡單,省時省錢。如果雙方當事人能夠達成協議,並在協議上簽署,經簽署的協議對雙方當事人均具約束力。在調解的過程中,調解員及當事人均可以建議把會議暫停,令雙方有充分時間考慮所討論的建議,或尋求法律意見。

如果校方希望進行調解,可以先向Lulu和 Roger提出進行調解的建議。在雙方都同意進行調解後,需要共同委任一名中立的第三者作為調解員。調解員可以是各行各業的人士,包括律師、社工,有從商背景或在公營機構有工作經驗人士,最重要的是他必須接受過專業調解訓練。香港不同的機構都有提供調解員名冊,當事人可以從名冊中挑選具備所需知識,經驗和技巧的調解員,其中隸屬司法機關的綜合調解辦事處有提供有關選取調解員或調解服務機構的資訊。調解的費用主要是調解員的服務收費和進行調解的場地費用,雙方可以協議平均分擔有關費用。

就ABC中學的情況而言,投訴涉及性別歧視及種族歧視的議題,ABC中學可能會面對因僱員行為而產生的民事法律責任,故此參與調解的有關人士中,除了Lulu和 Roger外,學校可能都要是其中一方。

友言
認可調解員

2019_Apirl_30_調解信箱

「調解信箱」上司要求我說謊

問?
本人為一中學老師,如何應對老闆不合理的要求?例如,校長要求我說謊
(這是2018年4月學校調解講座-左右做人難的發問。)

答﹕
問題的困難在於上級提出命令,在職級上他們絕對有權要求我們聽命,因他們可操「生殺大權」,除非我們有很充分的原因,否則我們很難抗拒。我在 「左右做人難」講座中提及五種處理衝突的方法,包括:「競爭」、「統合」、「妥協」、「退避」及「順應」,可運用於面對不合理的要求,假如講大話的事牽涉到一些很嚴重的情況,例如要求你在法庭或法律上為了學校的好處作假證供,你就要「競爭」,即據理力爭去拒絕上級了,因這可能有法律上的後果;但假若不是去到這個程度,你可看看是否可用其他方式去處理,例如「統合」或「退避」等。

從心理學的角度,不少人講大話,是因為想保留自尊、不想傷害人或想逃避一些問題,因他們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去解決,也不想承擔講真話的後果;當然,有些大話是涉及欺騙成分,想得到一些好處,所以我們要有智慧去判斷別人講大話背後的原因,在做人處世上,可能比判斷別人有沒有講大話更重要。故此,如果你能夠明白上級為何要你講大話背後的顧慮,並嘗試看看是否能化解,可能才是解決這問題的關鍵,這亦可避免他要你講大話的為難了。

因問題只提及上級要求講大話的一般情況而沒有實際處境,很難作進一步分析,至於其他不合理的要求有太多可能,也難以一一討論和解答,但假如你對一些「基督徒是否可以這樣?」有不少疑問,可考慮看一些關於基督教倫理的書,當中對很多不同處境也有探討,或許會對你有多一點啟迪。但無論如何,也希望我的解答能增進你進一步的思考。

主耶穌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
〈馬太福音10﹕16)

譚日新博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臨床心理學家

2019jan_29_調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