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解信箱~拆夥拆帳上有爭議

問﹕

兩人合夥做生意,但意見不合要拆夥,大家在拆帳上出現了爭議,怎樣才可以解決問題?

答﹕

合夥做生意是一項商業投資同時也是一種關係的投入,雙方起始為了共同的生意理想和目標,從朋友變成了生意夥伴,同心合意緊密地合作,集合雙方的資源和才幹,傾出心血精力,期望一起共創偉業。

隨著時日過去,營商環境轉變,雙方的心態和歷練也有所轉變,也許有一天彼此的初心、理想和期望都不再一樣了,雙方的節拍步伐分歧了,發覺原本合夥的基礎已經褪色甚至不再存在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拆夥也是無可厚非的結局。

拆夥連帶的問題就是「拆數」,如何把資產和負債公平分配,理論上是按照起初合夥時所訂立的比率分數;若然在雙方同意下也可以按照清算時的財務狀況重新訂立分配方式;甚或可能一方頂讓另一方的份額,把生意繼續經營下去。

當合夥人之間感覺自己所付出的與回報不成正比,自己受了委屈,彼此之間的誠信成疑,怨氣和怒氣都一併爆發,要得來個玉石俱焚,把生意結束。他們會聘請專業人士來翻查過往的帳目,試圖尋找內中可有欺詐的交易和中飽私囊的缺漏。接著就是把目下的資產和負債清算結業,由於帳面上的淨資產價值與實際變賣套現所得的款項總會有相當的折扣,甚至是強差人意,至終的分配都會成為雙方爭議的焦點,甚至要訴諸法律。這樣,在保障雙方利益的前提下,不妨考慮先用調解方式商討,找出彼此共同接受的解決方案,總比「對薄公堂」更為實際。

在調解會議中,合夥人可以開門見山地傾心吐意,把各自關注的問題說出來,有人看重誠信和商譽,有人金錢掛帥;有人想勇往直前,有人卻裹足不前。「合夥」本來就是互補不足、互惠依存、彼此配搭的關係,大家本身都各有強弱,如何理順和協調彼此之間經營的步伐和價值取向,才是合夥的核心關鍵。這樣,在調解會議下或許至終合夥生意還是結束了,但能修復合夥人之間的對立關係,冰釋前嫌,有出人意表的另類結局亦未可知也。

昔日大家是一同闖天下的好夥伴,今日不如來個「好頭好尾」的胸襟;行業圈子是窄的,他日必定有再遇上交手的機會,何不在「山水有相逢」的時候,再見亦是朋友呢!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 職場調解

問﹕

初入A公司時,同事之間的關係融洽,大家各展所長之中,緊守互相尊重的團隊精神。但隨著公司轉型,內部的競爭加劇,處處見鉤心鬥角、爾虞我詐之事,都是為了利益或博上位。在此環境之下,怎麼辦?

答﹕

有人把「辦公室」形容為第二個家,真的不錯,我們從清早起來便投入工作直至日落西山還得超時加班,每天花在辦公室的時間比在家的還要長,與同事相處的時間更比家人還要多;加上公司的業務發展,全賴各同事之間的忠誠合作、互相配搭,以發揮團隊精神,所以同事之間的和諧關係對大家極其重要。

「職場如戰場」!公司的資源有限,同事們各展所長的同時,亦各出奇謀以求達標;部門之間都在競爭的環境下被要求發揮無限潛能和創意;在工作壓力下產生負面情緒,良性競爭反倒成為了惡性爭鬥,上司下屬之間、同事朋輩之間和各部門之間浮現「辦公室政治」的大氣候﹕互不服氣,不信任、不尊重和不合作的病態行為。

同事們來自不同背景,神賜給各人的亦各有所長、性格各異,因工作之間的異議偶而起爭拗也合乎情理,但若小毛病經年累月惡化起來,就容易變成「頑疾」,小則士氣低落、生產工作效率大打折扣或裹足不前,甚或員工人才流失;嚴重起來,更會阻礙公司發展,令公司業務蒙受損失。「病向淺中醫」,甚麼時候才是安排調解的適當時候?如何調解?

其實,當發現同事們之間的不友善和不合作態度,已升級到影響公司日常的運作,甚至有人故意令工作流程扭曲滯延,將心思精力花費在搞辦公室政治,這樣的「心病」病情算是相當嚴重,管理階層必須盡快找出問題的癥結,安排與相關的員工進行調解。另外,倘若是一介職員,發覺有以上問題時,也應約見相關的上司主管、人事部或管理層,表達關注,並且有機會要求安排調解。

職場調解與一般的綜合調解或家事調解不同:調解員的角色比較複雜和多樣化,他既是調解員同時亦是輔導員也是監督員,許多時候都是由管理階層、人事部或部門主管擔任,而且是得到當事人的信任,要保持中立和獨立性,當然外聘專業的調解員,效果也具說服力。調解員會主動分別約見會晤當事人,從當事人口中了解他們的問題癥結,亦聆聽他們的感受和想法,並同時先作「鬆土」的預備功夫,給當事人一個正向思維。之後,再安排雙方進行數輪的共同會議,給彼此一個相互了解和溝通的緩衝機會。繼而,會共同商討一個雙方都願意接受的將來合作方式和工作安排之方案,這個協議都會記錄在案,雙方必需共同遵守,而作為管理層的調解員更可以協助監管和跟進。

透過職場調解,謀求達至公司的運作可以重回正軌,讓同事們之間的關係得以改善,能夠和諧理性地繼續互相尊重、互相合作,以發揮團隊精神,大家彼此配搭之下再創佳績。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有關樓宇漏水的爭拗

問﹕

樓宇漏水是一個相當滋擾性和討厭的問題,不但家中的裝修丶傢俬丶財物因滲濕受損,更破壞了寧靜的生活及鄰舍之間和諧的關係,產生了無形的精神生活壓力,嚴重的甚至會衍生樓宇結構的危機,損害人身安全,確實不容輕視,需要認真徹底的面對和處理。若真的遇上了,應該如何處理?

答﹕

倘若懷疑鄰居之所是滲水源頭,事主應盡快聯絡有關鄰居及大廈管理處,要求進一步查證;或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及政府「滲水辦」求助。如確定滲水源頭,滲水辦將會按《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的相關條文向有關人士發出「妨擾事故通知」或向法庭申請「妨擾事故命令」,要求有關人士在指明的期限內減除妨擾,否則會被罰款高達$25,000及每日$450。話雖如此,翻查滲水辦數據,能確定滲水源頭的個案只有約17%,原因是水有流動性,滲漏情況可能有著種種因素,源頭並不是非黑即白般清晰明確,而滲漏現象往往卻是日積月累下所造成的。再者,有業界認為滲水辦的儀器未必夠先進,倘若他們查找不到原因,而滲漏情況及對住客滋擾也不算嚴重的話,便會終止調查,不再作任何判斷。

水滲漏往往是源於欠妥的樓宇結構或裝置,以及欠缺適當保養所造成的,業主和住戶雙方都有責任保養樓宇,並確保環境衞生。日子愈久,水漬愈深,鄰居之間就結怨愈深;維修工程愈大,費用就愈昂貴,何不趁水漏問題未惡化到石屎剝落、鋼筋外露等樓宇結構安全出現問題前,業主和住客雙方一起正視問題,避免有朝一日大廈變成危樓,殃及其他無辜的鄰居。透過大廈管理處從中協調,雙方必要時可能要委聘建築專業人士,進行實質勘測及維修工程,查找原因和確認源頭;甚或會聘請法律顧問,根據大廈公契條文要求當事人負責徹底解決滲水問題,之後事主可與管理處及源頭鄰居三方以調解方式同心協力商討解決方案以及賠償事宜。遠親不如近鄰,事主與源頭鄰居在同一屋簷下猶如坐同一條船,必須同舟共濟,一同參與積極維修建設好家園。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家人對遺產分配因異議起爭端

問﹕

老爺最近患癌病去世,小姑在喪禮後整理財物時,發現抽屜裡有一張「平安紙」(遺囑),列明將大部分的房產交給自己,其他股票現金等平均配給各人。當她告知大伯和小叔時,他們認為此分配不公平,並聲言要追討。頃刻間,一家人就此遺囑起了指責和爭吵。怎麼辦?

答﹕

死亡並未有終止死者與親人之間獨特而個人化的情感關係,可是,在世的人卻往往直角地以遺產分配多寡來量化他們之間的親疏、地位和關係。金錢利益是衝突的最表層,接下來就是家庭傳統價值觀的量值,排資論輩的背後是身份的象徵,名份和地位是被受尊重的規格;受益人會以為遺產的份量等同死者對自己的愛有多少,甚或是等同死者對自己所付出之認同和肯定,每當期望與現實有落差,受益人會有一種被受傷害的感覺,因此便不服氣地提出異議,要為自己討回公道,肯定自我的價值。

遺產分配就如分餅的定律,餅的大小已經是固定的,至於份額大小應如何分配,表面是金錢利益的衝突,其實每位當事人的背後都有自己所執著的底線和限制。繼承糾紛(爭產)這種情況都屢見不鮮,被稱為爭議性承辦(contentious probate)。爭議的重點包括:(1)應否有繼承權和遺產的分配,例如遺囑的效力、遺產的範圍和數額、受益人的身份及繼承順序;(2)對於遺產執行人或遺產管理人的不法或不當行為也常起爭端,例如侵吞遺產、錯誤分割遺產份額、拒絕接受受益人的資格。

爭產的家族成員,雖然可透過以民事訴訟方式訴諸法庭,不過官司的時間既長而且律師費也不菲,大興訴訟,難免傷和氣、損名聲。當事人何不先考慮透過調解和協商方式處理爭議糾紛,期望達成共同接受的協議。

調解是保密和自主的,沒有特定的法則,故此更能靈活地讓當事人彼此溝通,將遺產分配的份額、時間、妥協讓步的空間和可行性都逐一商討,研究尋求達至共同接受和可行的利益分配方案。也許最終未必是全數解決遺產分配問題,起碼剩餘下的爭議部分已經可以縮窄範圍,減輕訴訟對家族的傷害性和所花費的律師費用。

往者已矣,遺下給親人的餽贈,身後反卻成為他們的爭端,相信這斷不是死者原來的心意。與死者的關係已是定局無法挽回也無法修復,但與在世親人的關係還是可以有選擇,破壞是容易,修復卻是困難,受傷了就不易復元,一輩子都會留下傷痕。權衡利弊,若能以互諒互讓的態度去處理爭議,總比對簿公堂更為上策,這亦算是對死者的一點敬意,同時也讓自己在繃緊的糾纏中可以劃上一個句號。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調解的程序

問﹕

當爭拗雙方試圖避免對簿公堂,選擇使用調解方式解決爭議,「調解會議」就是調解過程中最核心的關鍵;透過調解員的協助,探討爭拗雙方的共同利益和關注,並尋求彼此共同接受的解決方案,以達成協議為目標,期望最終能解決紛爭,達致雙贏的結局。可以解釋一下調解的程序嗎?

答﹕

調解的程序是靈活自主的,並無硬性的條文規律限制,調解員需要因事制宜,靈活調度。以下是其中常見的程序:

(一)調解會議前:

(1) 首先,爭拗雙方要同意委任同一位調解員。香港有多個調解機構提供認可調解員名單,不同類別的案件會有不同的調解專項,例如:綜合調解、家事調解、金融纠紛調解、建築物管理調解、強制售賣土地案件調解等等,可以透過在相關的網頁上選擇委任有經驗和有信譽的認可調解員。

(2) 確定調解員的委任後,提供爭議事件的相關文件給他先作初步了解案情。

(3) 進行初次會面:調解員分別約見雙方當事人以了解爭議事件的來龍去脈;講解「調解會議」的特色和程序;訂定會議舉行的日期、地點和時間,制定調解時間表,確定當日雙方與會的授權人和代表;並將草擬的「同意調解協議書」交雙方確認,並必須於調解會議當日或之前簽署。

(二)調解會議的過程:

(1) 調解員作為會議主持人,首先講解「調解」的特色、說明當天會議進行的時間表、會議規則、對與會人士的期望和態度等…作為開場白。

(2) 接下來,便由爭議雙方輪流發言,讓彼此有均等和充份的機會聆聽對方的感受、立場和關注。

(3) 經過幾輪發言之後,調解員會總結綜合雙方之共同關注及利益,從而釐定會議所要協商解決的議題,再定下先後次序,按次序進入議程。調解員用不同的技巧和方法有系統地把爭議的事項和問題分開,促使雙方集中探討解決問題的備選方案,協助雙方衡量備選方案的可行性及是否能滿足他們的利益和需要。

(4) 假若會議在「共同會面」情況下仍未有具體的進展,調解員會進行「分別會面」,輪流單獨與雙方個別探討分歧,了解當中的障礙和顧慮,在備選方案中尋找可以磨合的空間,不斷輪流「鬆土」,鼓勵雙方抱著正面積極的態度,伸出橄欖枝,每人前行一步,把分歧愈拉愈近。

(5) 經過多番努力、多次會議,若雙方最終能放下爭拗,冰釋前嫌達成和解,調解員便協助草擬「調解協議書」,將雙方同意的事項記錄,讓他們簽署作實,成功完成任務。

(6) 倘若久經斡旋都無法解決爭議,將雙方分歧拉近;又或在會議期間,其中一方不願意繼續商討下去,調解員只好終止調解會議。

(三)調解會議完結後:

若個別調解專項的相關案件有指定要求,調解員就必須按不同司法機構的指示,作出滙報該案件已於何時進行並完成調解程序,最終是否有達成任何和解協議。如此,調解程序便大功告成了。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教會執事會的分裂

問﹕

執事是教內的資深信徒領袖,在教會中長期事奉,與教牧同工彼此配搭共同商討教會的整體決策,是教會日常運作的核心人物。每當聽聞有教會的執事會意見不合,小則執事們之間心存介蒂有損和睦,失卻了同心合意興旺福音的互信基礎,嚴重的甚至要大興訴訟對簿公堂,導致教會分裂,神和人的心都感到傷痛和可惜。教會執事會的分裂,如何是好?

答﹕

處理教會的事往往會比處理一般辦公室的議題困難,因為需要顧及處理的手段是否合乎信仰的體統,既要能建立教會亦要能造就信徒,實在需要神所賜的百般智慧和能力,才可以辦理好教會的事。執事們都同是神家裡的好管家,忠心事奉,事事都以教會的好處出發丶以聖經真理為依歸,每位執事所提出的意見都是竭盡心思考慮周全的,奈何怎樣執事們會有意見分歧?是誰的建議「不夠好」?究竟誰是「擇善固執」?誰是「執迷不悟」?這樣就愈強化了彼此之間對峙的張力。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其實執事們所要學習的課題並不單是在於商議一個最佳的決議案,透過商討的過程,教人明白屬靈上所潛藏的功課,往往更是出人意表,或許是「謙卑順服」,又或許是「多行一里路」,也或許是「行善不可喪志」… 層出不窮,終身學習,原來執事們正就是神要好好陶造的對象呢 !

「意見分歧」經過時間的發酵會演變成「對立」甚至「分裂」。撲滅小火種才不會釀成大火災,執事們要有智慧地把握時機,及早把衝突降温,避免問題惡化,病向淺中醫,千萬別讓執事會的「意見分歧」漸漸地演變成為教會分裂的破口。

「基督教調解」是適合應用於調解教內紛爭的方法,它不但具有一般調解的特色:保密性丶自願性丶自主和自決,更重要的就是在調解的過程中,能讓弟兄姊妹在和諧和感覺安全的氣氛下,藉耶穌基督的愛彼此寬恕與包容,以聖經真理作為切入點,重新建立彼此之間的互信,坦誠地溝通;願意謙卑聆聽對方的感受,放下自我的執著;在過程中隨時適當地配合禱告反省,讓聖靈光照各人內心的癥結所在;並向神認罪悔改,讓神的大能醫治「心病」,改變人的心態,依靠耶穌基督成為「和平之子」,順服聖靈引導消除嫌隙,修補裂痕,期望最終能夠達到彼此復和,重建關係,同心合意興旺福音,回復教會的和諧與合一。

平和
認可調解員

基督教調解中心
WhatsApp及電話﹕6996 1159
網址﹕http://www.tdwwcm.org

調解信箱:理論篇

調解的核心精神

問﹕

在現實中,衝突是無可避免的。既然如此,人們只有尋找各種方法去解決問題,調解是其中的一個。調解的核心精神是甚麼?

答﹕

調解的核心精神在於自主。一般人都不大喜歡別人對自己指手畫腳,調解給予人們能夠按自己的想法去處理分歧。調解程序是要自願參與,不能強迫的。在調解員的引導下,人們能表明自己的處境,困難與願望,尋找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這就是調解中的自主自決原則。

而調解程序中的保密原則,則能建立人們對調解的信心,讓爭議各方能夠在比較沒有顧忌下坦誠說出自己的想法,探討表象下的真正需要,從而解決問題。在調解過程中所講的話,所交換的資料和準備的文件,一般都不能向外界透露。調解中的交流同時擁有無損法律權益的性質,並不容許在以後的法律和仲裁程序中披露。而且調解員與爭議一方的談話,在沒有得到講者的容許下,是不能向對方透露的。

調解蘊含對人的尊重。在調解的過程中,調解員會鼓勵各人互相尊重,專心聆聽對方說話,在對方完成發言後才表達自己的意見,容讓溝通能夠有效地進行。更深一層,每個人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得到尊重,只有他本人對他自己所面對的情況最為瞭解,亦只有他本人要去面對所有決定的後果。所以,調解員只會跟他一起探討和分析,並不會遊說或脅迫他作出任何決定。

此外,信任亦是調解中一個重要元素,相信每個人都能夠就著自己所面對的情況,作出最佳的決定。在調解的過程中,人們信任調解員能夠幫助到他們解決分歧,信任各個參與者會遵守保密原則,盡力地解決問題。

所以說,在充滿壓力的爭吵聲中,彷彿調解作為解決爭議的一個方法,能帶來一些正面的訊息和一點希望。

友言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家庭篇

關係破裂的調解

問:

如果家人因意見不合,令關係破裂,可以用調解方式解決嗎?

答:

事實上,我們與家人之間的關係是與生俱來,別無選擇,也無法割斷地伴隨終生,故能夠與家人關係和諧相處皆是福氣。家人之間的關係破裂,源頭可以說是千絲萬縷,或許是由童年時的一顆糖相爭所引起,因而埋下負能量的種子,在日積月累後,便慢慢衍生出不同的負面情緒,無限纏繞半生。

「一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縱然親如家人,成長背景相約、經歷相近,甚或是住在同一屋簷下,大家都會有各自的想法。的確,家人意見不合,就如家常便飯,大大小小的磨擦每天都不斷發生,無可避免,假若處理不當,容易導致關係損耗傷害,甚至破裂。

「溝通」是解決意見分歧的入門,而「調解」為雙方提供了溝通的平台,透過「調解會議」,讓雙方在機會均等的客觀環境中,抱著解決問題的心態各抒己見和彼此對話,將自己所關注的問題核心真誠表達出來;同時,也讓對方有聆聽的機會,將不必要的誤會或誤解減輕,避免問題惡化。事實上,大部分關係破裂的因由,並非單純出於對事情不同的意見和想法,乃是由於彼此之間心底裡的深層次矛盾,如當事人感覺到被傷害丶不被尊重丶不被接受丶不被信任丶不被愛等等負面情緒,再而產生負面效應。

調解是自願的,雙方珍惜彼此之間的關係,是因為有「愛」的推動力,願意拋開彼此的分歧、矛盾,以及解決問題的癥結,這樣的誠意和積極性已踏出了修復關係決定性的第一步。

調解也是自主的,雙方可以自行決定和選擇,這一回關係的延續再不是因為與生俱來無權選擇,乃是雙方自己心甘情願選上了對方,那心靈的動力讓彼此共同和切實地重新再一次用心去建立和培育這段關係。

調解更是保密的,調解員的角色只是「會議主持人」,不會表達意見或提供建議。在調解會議中,讓雙方坐下來面對面傾談溝通,以誠實真心對話,沒有第三者穿插強加意見,也不需要受旁人眼光的影響,大家暢所欲言,談話的內容絕對保密,有甚麼苦衷委屈都可以坦誠溝通,讓對方知道和明白你心底深處的感受。

若能以調解作為溝通的平台,讓彼此真誠對話,大家都能夠有被聆聽丶被瞭解丶被接納和被尊重的機會,把衝突及時降溫,修復家人之間的關係,豈不是化干戈為「對白」?!

平和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理論篇

勞資糾紛

問﹕

被僱主解僱丶毀約丶牽涉錢財糾紛等可統稱為「勞資糾紛」,當事人應找勞工處,還是從調解方向去解決?兩者有何分別?

答﹕

僱傭關係是建基於一紙「僱傭合約」,一般是以「勞工條例」、「最低工資條例」及「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為基礎,訂立彼此共同願意恪守履行的權益和職責。僱傭之間的矛盾丶勞資糾紛就是關係破裂的表徴,雙方都會各持己見,要找個第三者來評理,還個公道,賠償損失。

勞工處的勞資關係科是專責幫助處理勞資糾紛的部門,包括被僱主解僱丶毀約丶牽涉錢財糾紛,如追討欠薪此等類之事件,為勞資雙方提供免費法律諮詢和意見;在雙方自願的情況下安排進行調解會議,由該處的調解主任協助雙方面談商討,達成調解協議共同解決糾紛;假若雙方不願意調解或調解未能達成協議,則會轉介「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或「勞資審裁處」,以仲裁方式申索,進行公開聆訊,仲裁員依據法理對違反《僱傭條例》有關支付工資或「小額薪酬索償仲裁處」或「勞資審裁處」裁斷款項作出定罪或命令,解決勞資糾紛,保障雙方的權益。

「仲裁」與法院的審訊模式相似,申索人提出索償的相關資料和證據,說明事情發生的始末原委。聆訊是在公開的情況下進行,訴訟雙方不得聘請律師。仲裁員聽取與訟雙方的案情,讓申索人及被告人盤問對方及其證人,在聆訊結束後宣告裁決,雙方都有權對裁決提出覆核或上訴。仲裁官所作出的裁决具有法律約束力。所以不管雙方是否滿意判決結果也必須遵照指示執行,故此事情可能只是在雙方不情不願的判決下收場,無法得到滿意的解決,也無法修補彼此破裂的關係。

「調解」是在自願和保密的情況下進行,調解員是中立的會議主持人,勞資雙方機會均等輪流發言,申述自己的立場和訴求,讓雙方互相聆聽對方的想法,調解員在過程中協助訂定雙方共同關注的議題,包括雙方糾紛的癥結和訴求,經過雙方協商,達成共同接受和願意遵守的協議,再由調解員協助草擬協議書的內容,雙方共同簽署。調解協議書具有法律約束力。故此事情在雙方你情我願的雙贏局面下修復關係和氣收場。

如此看來「調解」無論是自願性丶保密性丶成本效益和滿意程度都是較「仲裁」靈活有效。近年律政司致力推動「調解為先」,一般案件在訴訟之前都會先要求當事人使用調解方式解決糾紛。勞工處為調解工作提供了免費的支援,包括提供場地及安排調解員協助調解會議,甚至連已轉介勞資審裁處的案件,也容許在雙方同意下可以隨時要求停止訴訟,改以調解方式解決事件。那麼當遇到勞資糾紛時不妨先到勞工處試試「調解為先」。

平和
認可調解員

調解信箱:理論篇

一般調解與家事調解有何分別?

問﹕

近年,在社會各階層的推動下,大家對調解都有不少認識。請簡介在調解應用範疇裡其中一項專門專科的「家事調解」。

答﹕

大家知道,調解是一種解決爭議的模式,古今中外都應用多時。在調解過程中,爭議各方透過獨立及中立的第三者(即調解員),在特定的程序框架,藉著各種調解技巧,嘗試找出符合各方利益需要而共贏的解決方案。調解過程屬非批判性 (non judgmental),調解員不是判官、不是決策者,而是一個溝通者、促進者。調解最關鍵的因素可算是其保密性,這包含對外及各方相互之間的保密性。調解是一個自願參與的過程,因此,調解成功與否,除了是調解員的功夫外,在大多數情況下,更多的是有賴各方的共同努力及和解意願。 

說「家事調解」是調解中的專門專科,是因為在香港的應用上將「家事調解」的範疇定義和規範了。在香港,所謂「家事調解」並非泛指任何與家庭爭議相關(例如爭產)的調解,一般的家庭爭議可以是屬「綜合調解」的專業服務範疇。而「家事調解」則是集中於處理離異夫婦在分開時,特別是從離婚法律程序而衍生的種種爭議。「家事調解」既然是調解的其中一門,當然具備了「綜合調解」的各種特質,包括非批判性、自願、保密、溝通、促進、利益需要、目標共贏等。但顯然,「家事調解」要顧及、要考慮、要處理、要留意的比「綜合調解」更加多。

簡單來說,因為「家事調解」處理的是離異夫婦在離婚訴訟的爭議,除了財產分配外,多數會涉及孩子日後的生活照顧及各種安排。儘管成人的婚姻破裂,雙方卻永遠是孩子的父母,血濃於水,親職無法改變,父母雙方亦有責任持續肩負共同承擔孩子的長期管養。然而,孩子成長也是充滿轉變,不同成長階段有不同需要,所以,離異父母在處理孩子日後的情況時,必會牽涉長遠的持續溝通。無論如何,在涉及孩子的「家事調解」中,調解員及雙方的一切考慮都應以孩子的利益為首要優先。

除了孩子利益為先外,香港的離婚法例亦要求離異雙方在離婚過程中有「完全忠誠」的披露責任。此外,在處理贍養及財產分配上,成文法(即法律條文)及普通法(即案例法)也有特定的法律要求和原則。除了離婚訴訟雙方的意願外,「家事調解員」亦有責任參照相關適用的法律原則。

此外,與其他爭議不同的,是在離婚過程中,雙方的情感情緒糾結會比純商業金錢糾紛來得複雜,即使法律原則鼓勵盡量「清楚了結」,但人非草木,有幾多感情瓜葛能單單以金錢或短期的方案撇清解決?

面對「家事調解」本身的種種挑戰,以往比較多的「家事調解」服務都由社工或輔導員之類承擔提供。事實上,在現時的架構中,香港的調解資歷認受機構亦要求「家事調解員」必須有足夠的處理婚姻離異的相關經驗才會認證「家事調解員」的資歷。

小明
認可調解員

2020Mar 31調解 ____r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