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假設後果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張太太今天提早放工回家。當她開門進入大廳的時候,好像聞到了她最討厭的煙味。隨著煙味追溯,來到兒子的房間;從門隙看見他正在吸煙。她心情突然緊張起來,本想衝進房間把兒子大罵一頓;但是記得好朋友梁太太的說話及經驗:兒子已經長大了,不能夠隨便責罵,而且也沒有什麼用處。她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回到自己房間,想了大半個小時,終於構思出一個辦法來。

在吃晚飯的時候,她與丈夫談話,刻意問及吸煙對身體有什麼害處。她丈夫有見太太平日很少請教他某些問題,於是侃侃而談吸煙的害處。其實,張太太是希望說給坐在飯桌旁邊的兒子聽。但是,當她發覺兒子並沒有反應的時候,補充了以下一段說話:「對啊!吸煙可以致癌的。你看,樓下何伯長期吸煙,最近不是過身了嗎?所以,千期不要學他,一支煙也不能吸。『食(吸)死人』呀!」

不過,張先生知道何伯是在兩星期前的一次交通意外中,不幸過世的。沒錯,他可算是一個「煙鏟」(煙不離手的人),而且生前經常身體不適,有慢性的咳嗽,經常看醫生。其實這次意外也是因為他匆忙去求醫而橫過馬路,被車撞倒的。

從上述的談話中,我們可以看見張太太有部分的說話是對的。但是她把某人的死亡與吸煙連成因果關係,卻是不對;犯了邏輯性的錯誤,稱為「確認後果謬論」(affirming the consequent fallacy)。當然,張太太的結論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吸煙危害健康,且有大量的科學證據支持。只不過她把別人的死亡,在沒有證據之下歸咎於吸煙則是錯誤。至於,一支煙能引致癌症,應該是誇張了一些,相信是苦口婆心的說話而已。

這個謬論的原理是把成因與後果的關係絕對化了。吸煙確實可以使人因病而死,但死亡卻不一定是吸煙導致。例如:晚上停電,以致房間非常黑暗。常理告訴我們,大部分時間房間黑暗並不是因為停電,而是尚未開燈。

聖經約翰福音九章一至十二節記載,有一個生下來就瞎眼的人,耶穌的門徒因他問耶穌,究竟是誰人犯了罪呢?是他,還是他的父母呢?門徒的思想可算得上是犯了這「確認後果謬論」。雖然犯罪可以導致失明,就如嫖妓引致性病,或是酗酒的人錯誤地喝了甲醇,是可以引致瞎眼的。但是,瞎眼的人並不一定是犯了罪,而是有很多其他成因,甚至是找不出原因。不過,耶穌就用這個失明的人作了一件事,「要在他身上彰顯神的作為」。他用唾沫和了泥,抹在他的眼睛上,叫他往西羅亞池子去洗。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

其實這個謬論並不罕見,在日常生活中,有時不知不覺便出現了。故此,我們在下結論的時候,應該再一次想想因果關係。另一方面,也有人相反地不肯承認實在的因果關係,雖然證據確鑿。以吸煙為例,仍然有不少吸煙者不相信吸煙可以致癌,又用這原因繼續吸煙,甚至使周遭的人被迫吸「二手煙」。這便稱為「否定後果謬論」(denying the consequence fallacy)。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謬論Fallacies

在不少辯論比賽中,包括總統競選辯論,我們很多時發現演講者的發言相當空洞,表情充足卻內容飄渺。立論的前提(預設)沒有好的基礎;結論未必是錯,但是不能證實;辯論的理據似是而非,並不可信。

我們大多數與人溝通的時候,特別是推銷自己的意見時,除了提供客觀證據以外,往往也會引用一些未曾想清楚,似真似假的理據,令對方接受自己的結論;實際上是「謬論」。不過,有些人用得頗有技巧,不容易被洞悉;其他人則相當笨拙,因即時被察覺而自取其辱。

網站“So Happy Neuron”評論特朗普總統是慣用謬論的人。例如:在最近的總統競選辯論中,他經常批評對手拜登的人格而非其主張,又如他恐嚇地強調民主黨會把美國人的醫療服務拿走,又會廢掉憲法第二修訂案(公民享有正當防衛的權利)等等。此外,在其他場合上,例如面對黑人George Floyd因警察用過分武力致死的事情,他把重點從種族歧視及警察暴力轉移到事後的抗議及暴亂行為,甚至認為是對美國歷史的攻擊,揚言要建造一個記念美國英雄的國立公園來拯救歷史。

雖然這些謬論在有識之士腦海裡沒有作用,但是仍然可以影響很多人的心思意念;特別當發言的人很有身份和地位,而說話及表情又充滿自信。假若聽的人是他的跟隨者(特別是崇拜者),謬論仍會有很大的說服力。

在心理學上,這些「詭辯」若是不當的思路,則被稱為「謬誤」;而說出來的不當言論,可稱為「謬論」。一般來說,謬論可分為「形式(結構性)謬誤」或「非形式(內容性)謬誤」。前者是指用錯了推理結構,而後者則是使用了不恰當的言詞或陳述了錯誤的事實。有學者把「言詞謬誤」與「事實謬誤」分開,而把「言詞謬誤」與「形式謬誤」合稱為「邏輯謬誤」。

要應付謬論的不良影響並不容易,需要相當的警覺性。其中一種理想處理方法稱為「理性批判」(rational criticism)。這種方法是由20世紀非常著名的哲學家卡爾波普爾(Karl Popper)提出的。這方法從某方面來看相當複雜,尤其是它認為所有理論不能夠絕對被證實,只能夠被推翻。故此,知識是從不斷被挑戰、修正而進步的。不過,簡單地應用這方法,就是要分析(挑戰)謬論的邏輯是否合理。先要看看論點的前設及結論本身是否合理,然後要看看這兩者有沒有直接必然的關連,再考慮有沒有例外情況,包括:若是相反的結論會否推翻前設。

舉例:雀鳥有雙翼,故雀鳥可以飛翔(A)。直升機沒有雙翼(B)。因此,直升機應該不可以飛起來(C)。理性分析是這樣:A是對的,B也是對的,但直升機不是雀鳥。故此,A與B沒有直接的關連,而結論是C,不肯定是對的。

上述方法看似簡單,但認真處理所有謬論並不容易。況且,若凡事也要這樣分析,過於理性化會使我們日常生活相當枯燥及消極。因此,若非大是大非,實在無須花腦筋去處理別人的說話,免得影響自己情緒及人際關係。何況有些問題是永遠不能有圓滿答案,例如「天堂是怎樣的?人死後會往哪裡去?」不少的宗教教導,很多時最終是靠「信心」接受的,只要能滿足自己身心靈(包括理性與感性)的需要及想法,並符合倫理道德標準,便可考慮接受。

聖經一方面要信徒分辨真偽,在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21節:「要凡事察驗,好事要持守」;另一方面,也鼓勵信徒要憑著信心處事,在希伯來書11章1節說:「信心就是所盼望之事的實體,是還看不見之事的明證。」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文以載道‧宣教之路

「傳基」福音伙伴主內平安:

感謝神的帥領,並承蒙「傳基」董事及同工們的支持信任,由7月開始本人以義務總幹事(香港)形式參與「傳基」這個大家庭,李耀全博士將以義務總幹事(國際)的角色拓展事工海外的發展。本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負起帶領「傳基」這召命,因著上帝給我一個清晰的異象:「文以載道」,文字事工需要每一位信徒去繼續堅守及出擊,而已必須如經文所說:「以各樣的智慧,彼此教導,互相勸戒,用詩章、聖詩、靈歌,懷著感恩的心歌頌神。」我們要以切合時代的平台及有智慧的表達,以不「硬銷」(Hard Sell)、不「廉價」(Cheap Sell)的方式將轉化生命的福音向大眾展現。

剛於8月舉行的世界華人福音會議於台灣圓滿舉行,主題訂為「國度‧榮耀‧使命—改變為基督」,當中分享到七個議題聚焦差傳宣教,分別是1.家庭;2.青年;3.職場;4.文化媒體;5.堂會門訓;6.社區服務;7.教育,這與「傳基」過去福音事工的推動不謀而合(參下表)。「傳基」以聖經真理為起點,策劃具體事工計劃回應福音的需要,多年來祝福無數生命。

我們相信主的大能,但不會與人說信仰叫人一帆風順、有病醫病,而是福音的大能本是改變生命、透過信仰關懷實踐及具永生的盼望。今年,社會經濟波動,事工面對著很大的挑戰,迫切需要閣下的支持,盼望你能參與「傳基」福音的工作。

主恩常偕。

                                             主僕

DrMak3s
義務總幹事(香港) 麥基恩

2016年9月29日

「傳基」事工簡報

家庭事工 父母blog、「家庭‧家情」家庭版面、婚姻家庭及孩子品格講座,盼望透過以基督教教育作為家庭的價值,以基督作為家庭的主培育新一代;
青年事工 今年9月全新推出「談天文集」,透過社會關懷/家庭友愛/職場世界/精神健康/環境保護不同主題,廣闊學生對以上範疇的知識;
職場事工 建立的「職場地圖王」網站,提供上班一族的分享、學習及成長的恩典平台;出版職場講座MP3祝福上班一族;
文化媒體 1999年開始於主流報章《明報》及《am730》刊登福音版面及專欄,以生活所關心的時事、精神健康及環境保護等內容,以基督教立場回應;
堂會門訓 首創「基督教調解課程」,凝聚基督徒專業團隊,以聖經的教導、基督的榜樣及聖靈的導引,並以靈活調解的模式去培訓主的和好使者;
社區服務 自1998年開始透過贈送兒童季刊及聖經、福音見證、情緒健康書籍、環境保育書籍、內地信徒領袖培訓書籍,關懷社會中有需要人士;2006年自今每年舉辦「與情緒共舞」免費講座,支援情緒及精神有需要人士;
教育 自2004年開始,傳基號(前名:彩虹號外向)全港小學及教會免費派發的兒童季刊,以豐富的內容幫助兒童學習,引發思考,作生命反思;

 

心聲—長老對信仰的感言

Faith信Cover

2016年10月出版

 : 麥基恩

產品編號:TDW033    定 價 $60.00

ISBN:978-988-77522-0-2
出版及發行:環球天道傳基協會

 內容簡介:《心聲──長老對信仰的感言》記載了作者麥基恩醫生多年來作教會長老的感想。文章大多取材自他閱讀過的書籍或專欄,或在準備講章時的一些心得,借題發揮。麥醫生謂此書不能算是教會管理錦囊,只是他的「心路歷程」。期望弟兄姊妹讀畢文章有所提醒與勉勵!

 

 

專業推介

麥長老在教會事奉多年,領導教會,經驗豐富,深受牧者、同工及信徒愛戴;加上他是專業精神科醫生,又是大學講師,故能身教、言教。麥長老遇事觀察入微,處事謹慎小心,一點都不隨便,也絕不魯莽。本書正是他整理多年事奉經驗的精華,文中處處流露著愛主、愛人的心及以建立教會為己任的情操。

周兆真博士 (信義宗神學院院長)

基恩在事奉當中,不單在努力「工作」,更不斷「反思」;從聖經、日常接觸的人和事、教會生活、屬靈經歷去尋求對信仰有更深的了解,這正是一個基督徒生命成長的途徑。他願意將這些反思和經歷對我們開放分享,結集成書,其中包括了一些對自己的提醒、遇到的軟弱,這實在是一個教會領袖的榜樣。

盧龍光牧師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客座教授、高級研究員(榮譽))

《全恩心窗》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朋輩壓力 (四)

身處新環境感到緊張或焦慮,實是人之常情,但倘若長期都不能適應,而又苦無出路時,便會導致精神的異樣,甚至出現病態,明仔可能患上兒童/青少年「焦慮症」。「病從淺中醫」,家長不可掉以輕心,故明仔要接受輔導,若病徵持續,則要尋求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當然,父母與家人毫無保留的諒解與無條件的接納是非常的重要。

有研究顯示認知行為治療 (CBT –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對於治療「焦慮症」有效,處理導致焦慮症的核心概念,包括可能存在的負面自我形象與自卑感,身份角色成長的缺失,無論是從外或從內而來過高不合理的期望等。在自我形象的角度來看,只要明仔不以自己的身世家境與別人比較,看重的是自己的努力,尋找一些志同道合、志趣相投的同學作同學中的朋友,他的壓力便大大的減少。明仔要重視自己、盡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以自己的成敗得失評估自我的價值。換言之,就是用正面的思量取而代之。

上期我們已指出成長本身是一種壓力,明仔成長路上加上學校環境的轉變,父母的寄望,又得不到同輩的認同。心理學家Holmes and Rahe把生活中大小的事情及轉變的壓力(Stress) ,分析為不同大小的壓力指數(Stress Unit) ,說明壓力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在所難免的。但嚴格來說,這都是「壓力的來源」(stressors) ,未必構成不能承受負面破壞性的壓力(stress) 本身。事實上,有一點適切的壓力是有助我們更加警惕,提高我們處變的效率,是正面的。當然亦要留意不要超過每人不同的承受壓力極限,要好也有處理壓力的妙方。基督徒可以用信仰的資源減壓,因我們在神的眼中看為寶貴,故此主必保守看顧,正如主耶稣在登山寶訓中的教導:「…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難道生命不比食物重要嗎?身體不比衣服重要嗎?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難道你們不比牠們更寶貴嗎? …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一切都必加給你們。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24-34〉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故鄉合唱團來港演唱原創詩歌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9月27
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耶和華必拯救我,因此我們要一生一世在耶和華的殿中,用絲弦的樂器彈奏我的詩歌。《聖經新譯本》〈賽38﹕20〉

曾被台灣媒體形容為「橫跨流行音樂與基督教聖樂的實力派音樂創作人」的詹宏達老師,將領率7年前創立的台灣故鄉合唱團首次來港演出,在「天道書樓40週年慶典之『天路客』福音音樂晚會」上獻唱十數首原創詩歌,這些詩歌將為觀眾展現一段重生的人生寫照。

文﹕謝芳
相片由台灣故鄉合唱團提供

是次音樂晚會將於11月26日(星期六)晚上7:15pm假尖沙咀聖安德烈生命會堂舉行,由詹宏達老師擔任指揮。出席的60多位團員來自台灣的衛理公會、信義會、長老會、行道會、貴格會、浸信會、國語禮拜堂及少數地方教會。年齡平均約在55歲左右,最年青的是22歲,最年長的是75歲。來港前夕,詹宏達老師聯同團長郭淑美、副團長仉安娟,越洋接受我們的訪問,暢談今次訪港演出的原創詩歌作品、台灣樂壇的現況,還有成長路…。

將演繹聖樂和世界名曲

首次越洋演出的台灣故鄉合唱團,七年來演出了不少由詹宏達老師創作的作品,包括這次來香港演出的曲目,如《青草地》、《那時刻來臨》、《死啊!你的毒鉤在何方?》、《美哉!新耶路撒冷》、《永恆黎明》、《乘著歌聲的翅膀》(世界名曲)、《真理的小徑》、《祈禱小夜曲》(世界名曲)、《小小詩篇》、《不須繁華夢裡求》、《向祢表達》,其中2首耳熟能詳且好聽的世界名曲,由詹老師重新填詞,新編合唱部分。

樂曲有濃郁的故鄉情

談到台灣故鄉合唱團的「故鄉」台灣特色時,詹宏達老師表示,「故鄉」有三重涵意﹕「(一)故鄉就是出生地:我們在此出生成長,對它有深深的依戀,每個人憶起故鄉,或甜蜜,或傷感,都是濃得化不開。就心靈層面而言,就是:『我從哪裡來?』(二)故鄉就是耕耘地:我們在此貢獻心力,尋求自我價值的完成,對它,我們念茲在茲,甚至願意為它犠牲生命。就心靈層面而言,就是:『我在這裡做甚麼?』(三)故鄉就是目的地:那是我們每個人靈魂的最後居所,我們對它引領期盼,耐心等候,滿心歡喜迎接那日子的來臨。就心靈層面而言,就是:『我往哪裡去?』」

「創作曲中《飛鴿的故鄉》,也有詮釋上述含意。旋律優美動人,配上精緻的管弦配樂,呈現高貴典雅又浪漫華麗的曲風,聽者莫不動容。」「 創作中,最喜愛的兩首歌分別為《美哉!新耶路撒冷》,讓人有『猶如置身天上人間,美不勝收,詞曲均令人有此感受』。而另一首是 《再相信一回》,因初信時一股火熱凡事感恩,時間久了漸漸無感祂的存在,其實是我們自己走遠了,愛我們的上帝一直都在那裡不曾離開,這是幾乎每個人都會有的經歷,故唱來格外令人感動。」

不平的人生音樂路

提及詹宏達老師,港人不會忘記1993年由他編曲的華視連續劇《包青天》片尾曲《新鴛鴦蝴蝶夢》,這首歌紅了主唱人黃安,更引起流行樂界注意。同時他於1994年創作的《風雲飛過台灣厝頂》榮獲金鼎獎最佳作曲獎;《等待冬天》、《大漢汝落知》亦在同年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救姻緣》入圍最佳編曲獎;此外,他還為《戲夢人生》及《牯嶺街殺人事件》等電影配樂。

將踏入59歲生辰的詹宏達老師,早年東海大學音樂系畢業之後,旋至師大音樂研究所深造,深受 Mr. Zimmerman、Dr. Rose及周禮中博士的影響,奠定了音樂紮實的理論與基礎,及對教會音樂深厚的情感。台灣2005年3月《佳音月刊》「教堂裡的音樂家—詹宏達的故事」報導,曾談到他的音樂及成長路﹕「擔任唱片製作,許多實力派名歌星,如崔苔菁、殷正洋、潘麗麗、李靜美、黃安、何篤霖、王海玲…等都是他的學生。…除了流行音樂,詹宏達在基督教聖樂佔有一席之地。他傳承古典聖樂的精髓,結合現代基督徒信仰的歷程,呈現聖樂創作者的苦心與堅持。首部創作曲《馬槽心事》就是聖樂。一九九四年完成《心在漂流眼在追求》管弦樂團及教會詩班合作的專輯。」

成長於傳統家庭

「出生於基隆的他,長在傳統家庭,父母親接受日本教育,父親是研究地質的煤礦設計師,對社會有貢獻,留名在早期的台灣銀行歷史紀錄中。他從小隨父親上山探勘地質,對礦產略知一二。家搬到南投草屯後,父親罹患肝病八年,家庭頓失經濟依靠,母親每日以淚洗面,做代工維持家計。最困頓時,父母親將六個子女做不同的規劃,長子讀軍校、長女高中畢業當女工,二哥和他送人領養…。」

從小種下福音種子

「詹宏達老師回憶,童年青黃不接的歲月,有一個人影響他。 當年他七歲,某天在路上發現一位外國宣教士阿姨在發聖經,他好奇的尾隨於後,跟著好長一段路,直到那位阿姨揮手要他回家,才依依不捨的離去。宣教士阿姨和藹慈善的面容,及送到他手中的橘色袖珍本新約聖經約翰福音,竟在幼小的心靈種下信仰的種子。從此對基督教有莫名的親切感,以致於十四歲那年,主動進入台中喜信聖經書院受洗成為基督徒。作見證時「喜歡成為基督徒」是他信仰的唯一理由。 」

難忘人生路

人生路上有很多難忘的事,其中之最,詹宏達老師說是﹕「當完成一首作品,在禮拜中獻唱時的感動。」他感恩於自己有很多人生導師,並且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如在合唱團練唱時常會提及的東海大學的羅芳華教授。「我創作最困難的地方,就是『沒有啟示,無法下筆』。而現實的困難是甚麼?就是『放棄別人的邀稿收入減少,接受別人的邀稿無法專心。』」

現代樂壇的未來

詹宏達老師屹立台灣樂壇數十載,並且在流行音樂及宗教音樂方面均取得豐碩成果,他表示,樂壇以古典音樂而言並無特別的變化,仍然擁有相當數量的愛樂者。流行歌壇變化較大,唱片市場萎縮到20年前的十分之一不到。台灣流行歌壇亦開始產生分眾現象,意即每一種音樂都有少數的擁護者,但不容易集結成為大眾。教會音樂走入流行風,但趕不上流行的速度,又失去傳統的基礎,近年來呈現疲乏狀態。

對於音樂未來的前景,有人說現時的音樂商業化,如何勉勵年青的音樂人創新,打造自己的音樂天地?詹宏達老師回應說,音樂商業化是無法避免的事,只有音樂教育提升,才能使大眾的品味提高,故年輕人要先增加自己的實力才能改變音樂環境。大部分年輕人的作品都有創意貧乏的困境,可能與他們成長的環境有關,但是現在學習音樂的環境事實上是變好的,機會也多,學費也相對容易負擔,所以大概可以推測年輕人的問題是「學習音樂的決心不夠,專注力不夠,可能耐性也不夠。」

有興趣出席音樂晚會的人士,可到http://www.tiendao.org.hk/40celebration/concert.html查閱,或致電2362-3903(趙小姐)查詢。 門票在港九新界各天道書樓書室發售,票價有「買一送一」的優惠。

 

20160927 版面.jpg

三十二載監獄行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9月21
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不是你們的意念,你們的道路也不是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我的道路也怎樣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怎樣高過你們的意念。《聖經新譯本》〈賽55:8-9

認識香港更新會總幹事的潘國光牧師多年,他總是帶著親切爽朗的笑容、謙遜和平易近人的態度,盡顯寬闊心胸;與之交談,你會感覺自己永遠都是被尊重的一位。「我就快退休了!」

/圖﹕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快將退下前線的潘國光牧師笑說自己沒有特殊的學識和技能,在監獄事奉路上單純行了32年,完全是服從於上帝的呼召。「那些不斷犯事坐監的叫『慣犯』,是分期執行的『終身犯』;而我可說是『自由的終身奴僕』。哈哈!所以我覺得沒得『逃』!」

成長於充滿「黑氣」的徙置區

原來,潘牧師對於充滿黑社會的複雜環境裡一點不陌生。「我在環境惡劣的徙置區長大,鄰舍、波友很多都是江湖中人,接觸久了,有時感覺自己如一個非『黑』非『白』的灰色人。」爸爸在他剛出生時離去,拋妻棄子,在外另組家庭。母親『守生寡』地擔起單親家庭的生活,每天做兩更工作以賺更多的生活費。「媽媽沒閒暇照顧,我在11-12歲時已做街童,放學後去球場幫『陀地』執波,看他們踢足球,沒有學壞是很感恩的事。」「我玩和流連足球場外,在15-16歲時更迷上賭博,以打麻雀、玩樸克牌賺取日常的開支。對手都是街坊師奶,我因為記憶力好,所以經常是贏多輸少。」不喜歡讀書的他,小學讀了8年才畢業,升讀中三時是18歲。

「我在徙置區住了30年,左鄰右里都是白粉拆家,樓梯、冷巷都有道友出入。最難忘的是1979年嚴重的白粉風潮,滿街都是排隊取貨買白粉的道友,那震撼的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為甚麼我沒有變成他們那樣?主要是家中有兩個做正職的哥哥給我的規勸和榜樣,所以未有學壞。另外,一起踢足球的黑道朋友常常跟我說,『跟大佬是沒有著數的』。」

初次接觸福音

 「讀到中四,我應同學的邀請去參加葛培理佈道會,當時是1975年。初次接觸福音,但當時沒有決志。後來隨同學返「靈頌基督教會」(秀茂坪基督教會的前身)聚會,慢慢才認識福音繼而決志信主,並於76年洗禮,至今已經40年了。」

信主後的潘牧師,並沒有放棄徙置區的黑道朋友,「我覺得要向他們傳福音,就不能脫離或撇下不理。當年我日間工作,夜間兼讀神學課程之餘,仍舊與他們交往、踢足球、打比賽。」雖然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這些「黑道朋友」依然故我,但卻激發了他做「爛仔」外展工作的決心。很快,他回應了神的呼召,進入神學院為全職事奉裝備自己,當時是23歲。84年神學院畢業時,他即時申請了香港更新會的工作,從此與監獄事工結下不解之緣。

蒙召立志做「爛仔」的事工

「記得第一次入監獄,是哥連臣角青少年教導所,感覺很深刻。首次接觸的是一名19歲的年青人,『有沒有人探望你?』『阿婆,媽媽只來過一次,臨走時遞給我一份﹕你不再是我的兒子,我們正式脫離母子關係的簽署文件』。那一刻,我看見他很慘,口裡雖說『不稀罕』,但內心正在流淚。」

走出監獄,內心的使命感更強,「神啊,感謝祢將我放在這裡,明白這些朋友的需要,更帶領我來到監獄裡面,為這些罪人做傳福音的工作。記得《聖經》以賽亞書所講﹕耶和華說:『我的意念不是你們的意念,你們的道路也不是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我的道路也怎樣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怎樣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9〉祢明白我的志願是想藉著做警察和獄卒,幫助黑道朋友或邊青回轉歸正,今天正式成為監獄的使者,可以做的比我想像的更多更廣,祢是奇妙大能的上主。」

監獄探訪重遇兒時「黑道朋友」

 數十年來感慨良多,難忘的是在監獄重遇很多一起徙置區長大的黑道朋友。「最深刻的那次,是在聖誕節探訪時見到那位一起徙置區長大的朋友,是白粉拆家,當時被判囚30年。我們已沒見面25年了。大家相見寒喧時的感覺很奇怪,曾在同一徙置區長大伙伴,成長所選擇的路真是如此不同。我回家後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他,告訴他一件事,說當年他以金錢引誘初中學生書包帶白粉,為我的生活和小朋友帶來不良的壞影響,我曾因此十分憎恨他。但當我為此事向神祈禱時,神回應說﹕這班人需要福音。明白了,我進入神學院,順服回應神的呼召,繼而立志監獄事奉的方向也因此事而起。現回想起來,感謝神讓我在這樣一個『紅番區』地方長大,有如此多的另類朋友的接觸和經歷;對神的選召也是沒有後悔,即使我退休後也會繼續監獄事工的服侍。」

他們需要福音

三十多載的監獄探訪對象,主要是刑期逾10年的長期或終身期的囚友。「不少是當年轟動全城的罪惡新聞主角,雖然犯下了嚴重的罪行,但他們非全是窮凶極惡之徒,部分長期囚犯的內心永遠有一份不能磨滅的罪疚感。當我們告訴他,『福音是活在恩典之下,而神是有赦罪的恩典』時,他們是明白的,很多願意上福音班、查聖經、認罪悔改、參加洗禮班,祈求得著上帝賜與的赦罪平安。這些長期犯是比較容易接受福音的組別。」

他說,在更新會事奉32年,最大的鼓勵和奬賞,是看見在囚人士離開監獄後的生命得著真正的改變。「初次走入監獄的感覺很特別,對牢房傳出的「框框」聲,或監獄大鐵門砰砰關上時的聲響感到極大的震撼,至今仍記憶猶新。另外,能夠近身地與囚友踢足球傾談,甚至與他們一起吃監獄的皇家飯菜,有魚、橙,這些感覺也很特別。囚友會因此覺得你沒有嫌棄他們,更加願意與你交談。」「認識兩位坐監朋友,出獄後的生命完全改變了,分別做了教會的執事和牧師。我相信這些都是聖靈的工作。」

身教下一代的傳承

「作為一個牧者如何教導下一代去面對這個世界?或將自己事奉心志薪火相傳?」「我和師母忙於牧養教會和事工,但也著重孩子的信仰和品格教育。事實上,身教是很重要。我們不是很富裕,家居只有三百多呎,但會經常接待一些有困境的家庭和人士。孩子在當中會學習到付出真心和愛心、如何待人接物和事奉等。感恩,現時孩子們都長大成人了,大兒子選擇讀神學,而其他兩個兒子也熱心於教會的事。」

更新人士需要接納和支持

「如何支持更新人士重投社會?」」他說,教會的承載和支持,以及幫助就業培訓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這些更新人士的心態。「當一個更新人士離開監獄那一刻想的和決定的是甚麼,是會否重行舊路的關鍵。他在出獄前一定要想得通自己『未來決定走怎樣的道』,才能克服生活的適應和試探。有一位曾坐牢25年的更新人士告訴我,當他離開赤柱監獄時,大門外有四批人等候接他,其中一批是江湖兄弟,第二批是記者,第三批是更新會的同事,最後是他的兩個兒子。他說出獄已清楚想過,以後不再重行黑社會的舊路。所以當他一踏出大門,即對著前來接應的江湖兄弟作出拒絕姿態﹕「現不方便,以後電話聯絡。」隨即跟著更新會的同事離開。經過在更新會宿舍和阿尼西母的門訓過程,現時在教會已有美好的事奉。」

《聖經》詩40篇有段經文說得好﹕「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步穩定。他使我口唱新歌,讚美我們的 神。」〈詩40﹕2-3上〉他們的改變印證了神的說話,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的事實帶給我最大的支持。我已將他們視如自己的子女,「我就是喜歡如此『埋身』,如父親、似老師、又像朋友般,『無招似有招』的感覺真好。這就是我對於更新人士的牧養模式,是一種生命的接觸。」

 

2016Sept21三十二載監獄行.jpg

余德淳信箱「與EQ神童對談」 之 安慰力量的來源


EQ
神童程智問:

「我喜歡學習心理學,研究人的不同心理狀態,將來希望成為一個情緒輔導工作者。自小已參加教會主日學的我,發現《聖經》裡常提及哀傷的事例,如何引用《聖經》裡有關醫治情緒痛苦的故事,可否示範?」

哀傷者,較多表現以下(起碼一項)負面情緒:焦慮、內疚、苦毒、抑鬱。基督徒相信安慰力量來自神的鼓勵,閲讀《聖經》對失意的人最有效,因為《聖經》說:「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 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林後7﹕6〉我們明白神可以使用一些祂賜安慰能力的人,來作有效的心理輔導。

焦慮,使人失去奮鬥心,《聖經》中記載﹕大衛又對他的兒子所羅門說:「你要堅強勇敢地去作,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耶和華 神,就是我的 神,與你同在;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代上28﹕20〉失敗者,往往是不再敢單獨去再嘗試,故此要靠有力的陪伴者,神與我們同在,是最有效的陪伴。

內疚,常見於人自感使他人受傷害而難過,舊約《聖經》約瑟安慰內疚中的哥哥說:「你們不要害怕,我怎能代替 神呢? 從前你們有意要害我,但 神有美好的意思在其中,為要成就今日的光景,使許多人的性命得以保全。」〈創50﹕19-20〉基督徒相信 神會把我們的險境化為多人的祝福。

苦毒,是人埋沒良心的行為,耶穌的門徒彼得也曾口出苦毒說:「你這個人,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甚麼!」他還在說話的時候,雞就叫了。〈路22﹕60〉可見人人都會因自我保護而容易犯罪。

抑鬱,是以前的傷痛揮之不去;《聖經》教我們:「你不要說:『為甚麼從前的日子勝過現在的呢?』你這樣問,不是出於智慧。」〈傳7﹕10〉記得過去也可以是健康,但是不要活在過去,因為過去是不可改變的;我們只要在過去學到智慧去改變。困難,是生命一部分,有抑鬱情緒不是犯罪,但是 神要鼓勵抑鬱的人振作,進入神的出路裡,遠比行在自己的舊路好。

我把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使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患難,但你們放心,我已經勝了這世界。」約16﹕33

余德淳博士  EQ訓練 研究顧問

《全恩心窗》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朋輩壓力 (三)

明仔剛升讀中一,由兒童成長為青少年,正踏入建立自我形象的重要階段,開始尋找自己心中的「我」及別人眼中的「我」是誰?在此階段,他們對自我的看法主要受同輩、家庭、學校及其他社會因素影響,需要以别人對自己的回應去尋找自我、歸屬感和自我價值感等。倘若家庭缺乏愛或肯定的表逹,或過分保護,又或得不到同朋輩的認同,都會影響「自我形象」的建立,從而產生自卑感。若得到家人的支持和鼓勵獨立,同輩的接納、學校的肯定等,都能幫助建立正面的「自我形象」,增加自尊。

發展心理學家說:「『角色散亂』(identity diffusion)是一種狀態:就是未能確定自己的所屬角色。而往往一些經歷或危機會迫使人在群體中尋找自己的角色定位,若能成功解決,便能建立一個牢固的『角色成就』(identity achievement)。」

明仔的父母忙於工作可能沒有給他太多的肯定和支持,於是他只好靠勤奮讀書,賺取好成績來搏取肯定,但當轉到名校時卻不能融入新的社交圈子,得不到同輩的認同,產生了「角色散亂」的危機,激發了焦慮的心理狀態。焦慮得多時會引致身體的功能性問題,腸胃不適,甚至劇痛是常見徵狀之一。

成長是一種壓力,加上學校環境的轉變,又得不到同輩的認同。面對多重壓力,轉校可以是減低壓力的方法之一,但這又是否助長了逃避問題的處理模式?明仔及其父母可嘗試先面對並克服困難,接受輔導和家庭治療。輔導可幫助他認識並接納自己的長處及弱點,學習欣賞自己的獨特性,不需要與他人比較,發展自己的興趣及專長,(如音樂、運動或其他技能等)或者能在學校社交圈子中,有所貢獻、受重視,而得到認同。

家庭治療以整個家庭的角度和合作,去面對並處理明仔的問題,父母以開放的態度去看整件事,明仔的前途並非一定要入名校,他的全人(身心靈)健康的發展才是最重要,在治療過程中讓明仔與父母能坦誠溝通,明仔能確認父母的愛,父母能真正明白明仔內心的需要,從而尋找最適合他的成長環境。

明仔本身是一個勤奮向學的好學生,若學校能對他的努力加以肯定和鼓勵,及給予發展興趣的機會,更能幫助他建立自尊,及得到同輩的認同。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三十二載監獄行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9月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不是你們的意念,你們的道路也不是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我的道路也怎樣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怎樣高過你們的意念。《聖經新譯本》〈賽55:8-9

認識香港更新會總幹事的潘國光牧師多年,他總是帶著親切爽朗的笑容、謙遜和平易近人的態度,盡顯寬闊心胸;與之交談,你會感覺自己永遠都是被尊重的一位。「我就快退休了!」

/圖﹕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快將退下前線的潘國光牧師笑說自己沒有特殊的學識和技能,在監獄事奉路上單純行了32年,完全是服從於上帝的呼召。「那些不斷犯事坐監的叫『慣犯』,是分期執行的『終身犯』;而我可說是『自由的終身奴僕』。哈哈!所以我覺得沒得『逃』!」

成長於充滿「黑氣」的徙置區

原來,潘牧師對於充滿黑社會的複雜環境裡一點不陌生。「我在環境惡劣的徙置區長大,鄰舍、波友很多都是江湖中人,接觸久了,有時感覺自己如一個非『黑』非『白』的灰色人。」爸爸在他剛出生時離去,拋妻棄子,在外另組家庭。母親『守生寡』地擔起單親家庭的生活,每天做兩更工作以賺更多的生活費。「媽媽沒閒暇照顧,我在11-12歲時已做街童,放學後去球場幫『陀地』執波,看他們踢足球,沒有學壞是很感恩的事。」「我玩和流連足球場外,在15-16歲時更迷上賭博,以打麻雀、玩樸克牌賺取日常的開支。對手都是街坊師奶,我因為記憶力好,所以經常是贏多輸少。」不喜歡讀書的他,小學讀了8年才畢業,升讀中三時是18歲。

「我在徙置區住了30年,左鄰右里都是白粉拆家,樓梯、冷巷都有道友出入。最難忘的是1979年嚴重的白粉風潮,滿街都是排隊取貨買白粉的道友,那震撼的場景至今仍歷歷在目。為甚麼我沒有變成他們那樣?主要是家中有兩個做正職的哥哥給我的規勸和榜樣,所以未有學壞。另外,一起踢足球的黑道朋友常常跟我說,『跟大佬是沒有著數的』。」

初次接觸福音

「讀到中四,我應同學的邀請去參加葛培理佈道會,當時是1975年。初次接觸福音,但當時沒有決志。後來隨同學返「靈頌基督教會」(秀茂坪基督教會的前身)聚會,慢慢才認識福音繼而決志信主,並於76年洗禮,至今已經40年了。」

信主後的潘牧師,並沒有放棄徙置區的黑道朋友,「我覺得要向他們傳福音,就不能脫離或撇下不理。當年我日間工作,夜間兼讀神學課程之餘,仍舊與他們交往、踢足球、打比賽。」雖然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這些「黑道朋友」依然故我,但卻激發了他做「爛仔」外展工作的決心。很快,他回應了神的呼召,進入神學院為全職事奉裝備自己,當時是23歲。84年神學院畢業時,他即時申請了香港更新會的工作,從此與監獄事工結下不解之緣。

蒙召立志做「爛仔」的事工

「記得第一次入監獄,是哥連臣角青少年教導所,感覺很深刻。首次接觸的是一名19歲的年青人,『有沒有人探望你?』『阿婆,媽媽只來過一次,臨走時遞給我一份﹕你不再是我的兒子,我們正式脫離母子關係的簽署文件』。那一刻,我看見他很慘,口裡雖說『不稀罕』,但內心正在流淚。」

走出監獄,內心的使命感更強,「神啊,感謝祢將我放在這裡,明白這些朋友的需要,更帶領我來到監獄裡面,為這些罪人做傳福音的工作。記得《聖經》以賽亞書所講﹕耶和華說:『我的意念不是你們的意念,你們的道路也不是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我的道路也怎樣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也怎樣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9〉祢明白我的志願是想藉著做警察和獄卒,幫助黑道朋友或邊青回轉歸正,今天正式成為監獄的使者,可以做的比我想像的更多更廣,祢是奇妙大能的上主。」

監獄探訪重遇兒時「黑道朋友」

數十年來感慨良多,難忘的是在監獄重遇很多一起徙置區長大的黑道朋友。「最深刻的那次,是在聖誕節探訪時見到那位一起徙置區長大的朋友,是白粉拆家,當時被判囚30年。我們已沒見面25年了。大家相見寒喧時的感覺很奇怪,曾在同一徙置區長大伙伴,成長所選擇的路真是如此不同。我回家後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他,告訴他一件事,說當年他以金錢引誘初中學生書包帶白粉,為我的生活和小朋友帶來不良的壞影響,我曾因此十分憎恨他。但當我為此事向神祈禱時,神回應說﹕這班人需要福音。明白了,我進入神學院,順服回應神的呼召,繼而立志監獄事奉的方向也因此事而起。現回想起來,感謝神讓我在這樣一個『紅番區』地方長大,有如此多的另類朋友的接觸和經歷;對神的選召也是沒有後悔,即使我退休後也會繼續監獄事工的服侍。」

他們需要福音

三十多載的監獄探訪對象,主要是刑期逾10年的長期或終身期的囚友。「不少是當年轟動全城的罪惡新聞主角,雖然犯下了嚴重的罪行,但他們非全是窮凶極惡之徒,部分長期囚犯的內心永遠有一份不能磨滅的罪疚感。當我們告訴他,『福音是活在恩典之下,而神是有赦罪的恩典』時,他們是明白的,很多願意上福音班、查聖經、認罪悔改、參加洗禮班,祈求得著上帝賜與的赦罪平安。這些長期犯是比較容易接受福音的組別。」

他說,在更新會事奉32年,最大的鼓勵和奬賞,是看見在囚人士離開監獄後的生命得著真正的改變。「初次走入監獄的感覺很特別,對牢房傳出的「框框」聲,或監獄大鐵門砰砰關上時的聲響感到極大的震撼,至今仍記憶猶新。另外,能夠近身地與囚友踢足球傾談,甚至與他們一起吃監獄的皇家飯菜,有魚、橙,這些感覺也很特別。囚友會因此覺得你沒有嫌棄他們,更加願意與你交談。」「認識兩位坐監朋友,出獄後的生命完全改變了,分別做了教會的執事和牧師。我相信這些都是聖靈的工作。」

身教下一代的傳承

「作為一個牧者如何教導下一代去面對這個世界?或將自己事奉心志薪火相傳?」「我和師母忙於牧養教會和事工,但也著重孩子的信仰和品格教育。事實上,身教是很重要。我們不是很富裕,家居只有三百多呎,但會經常接待一些有困境的家庭和人士。孩子在當中會學習到付出真心和愛心、如何待人接物和事奉等。感恩,現時孩子們都長大成人了,大兒子選擇讀神學,而其他兩個兒子也熱心於教會的事。」

更新人士需要接納和支持

「如何支持更新人士重投社會?」」他說,教會的承載和支持,以及幫助就業培訓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這些更新人士的心態。「當一個更新人士離開監獄那一刻想的和決定的是甚麼,是會否重行舊路的關鍵。他在出獄前一定要想得通自己『未來決定走怎樣的道』,才能克服生活的適應和試探。有一位曾坐牢25年的更新人士告訴我,當他離開赤柱監獄時,大門外有四批人等候接他,其中一批是江湖兄弟,第二批是記者,第三批是更新會的同事,最後是他的兩個兒子。他說出獄已清楚想過,以後不再重行黑社會的舊路。所以當他一踏出大門,即對著前來接應的江湖兄弟作出拒絕姿態﹕「現不方便,以後電話聯絡。」隨即跟著更新會的同事離開。經過在更新會宿舍和阿尼西母的門訓過程,現時在教會已有美好的事奉。」

《聖經》詩40篇有段經文說得好﹕「他把我從荒蕪的坑裡,從泥沼中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站在磐石上,又使我的腳步穩定。他使我口唱新歌,讚美我們的 神。」〈詩40﹕2-3上〉他們的改變印證了神的說話,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的事實帶給我最大的支持。我已將他們視如自己的子女,「我就是喜歡如此『埋身』,如父親、似老師、又像朋友般,『無招似有招』的感覺真好。這就是我對於更新人士的牧養模式,是一種生命的接觸。」

2016Sept21三十二載監獄行.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