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心理學:傀儡婚姻

《傀儡家庭》A Doll’s House是十九世紀挪威著名劇作家易卜生(Henrik Ibsen)在1879年寫下的代表作。由於他尖銳地批評當時的婚姻模式,出版後引起很大的社會爭議。

故事的女主角娜拉(Nora)跟丈夫托伐(Torvald)在傳統的婚姻下生活,扮演著一個頭腦簡單的可愛妻子和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寡婦老友絲蒂娜(Kristine)取笑她像一個孩子般被寵壞。其實她為了丈夫,甘願冒父親的名騙取銀行一筆款項;因此遭到一名銀行職員勒索。計劃失敗後,她把自己的犯罪行為寫出來告知丈夫托伐。托伐知悉實情後,不但沒有感激妻子的犧牲,反而批評她不配作妻子。幸而她透過絲蒂娜解決了問題,托伐此時就反口說非常喜愛她。娜拉就此醒覺丈夫並不是真心愛她,只是把她當作玩具般操控。因此,她決定離開這個家庭,不再依賴丈夫,要去過獨立的生活。

不過,娜拉拋夫棄子的行為在當時歐洲社會引來很多非議,以致這劇作上演的時候經歷不少困難。在1973年,這劇作被荷里活改編,拍成電影,由著名女權主義演員珍芳達(Jane Fonda)主演;也引起相當大的社會迴響,特別是能幹的女性在家庭中之地位受關注。

現實生活裡,有不少婚姻中的夫婦也好像是生活在這種傀儡關係之中,身份角色並不對等,甚至各懷鬼胎(動機)、同床異夢。有一些妻子就好像絲蒂娜的評語,結婚後仍然是一個孩子,需要丈夫溺愛,而不會成熟起來。同樣原理,也有一些丈夫把妻子當作「玩偶」,用來解悶;或者當作「花瓶」作為美麗的點綴,甚至向他人炫耀。

舊約聖經以斯帖記中,描寫以斯帖(Esther)隱藏猶太裔身份,被選入宮服侍苦悶的波斯王。憑著她的美貌及與宮廷太監的良好人際關係,她終於被選為王后(第二章)。表面上,她好像生活在一間「玩具屋」(doll’s house)之中,她卻憑著信心來發揮智慧,冒死覲見波斯王,並使王另外發召諭(第七章);她因此拯救了猶太人,逃過滅族的危機,並且把主謀惡人處以死刑(第八章)。這事蹟成為歷史佳話,為紀念事件,確立了以色列「普珥節」(Purim)慶典(第九章),直至今天!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理性與感性:「損失規避」的害處與好處

陳小姐半年前花了積蓄下來的一筆金錢,投資了一隻當時暴升的科技股票。雖然初時股價稍為上升了一點,但後來這股票三個月內跌至超過購入價,達兩成之多。她以這虧蝕情況請教一位資深的投資朋友。她被朋友勸告盡早放手,然後把收回的錢投放在另一隻很有機會升值的股票。陳小姐雖然明白這建議很有道理,但是過了三個月仍未放手;終於她持有的股票再跌六成,血本無歸。假若她聽朋友意見買了新的股票,到目前的溢價剛好等如這次不放手的損失。

這種現象非常普遍。為何很多投資的人在跌勢持續之下,仍然不願把股票賣掉,以減少損失呢?答案可能是心中出現了「損失規避」(aversion loss)偏見。

「損失規避」是指一個人面對相等數目的收益(賺錢)或損失(蝕錢)抉擇的時候,往往會因逃避損失而放棄賺錢的機會。心理學認為人類有懼怕受傷的本能,而這種懼怕比較獲得獎賞更為重要,影響了個人思想及決定。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嚴重的損失可能會影響個人的生命,而收穫通常只會豐富一下生活,很少與能否生存有關。假若以前曾經經歷過某種損失而受到嚴重打擊,這種偏見更加會根深蒂固。

雖然這種心態會使人放棄機會,但是有些時候卻可應用在行為治療當中。有研究指出,假若希望一個人戒掉煙酒或節食減肥,運用「損失規避」的原理會比起鼓勵及獎賞更有效。Scott Halpern等人於2018年6月14日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研究報告,他們發現金錢的誘因可以加強戒煙成效。參考了這資料,作出了以下的例證:若要陳伯伯戒煙,單單說明吸煙的害處,效用通常很低。假若家人應允,若他在一個時段(六個月)內戒煙成功,便給他五萬元去旅行消費,這項獎賞確實會增加成功機會。假若要陳伯伯先把五萬元現金拿出來,日後或會買他最討厭的戒煙貼。可是,如果他自行成功戒煙的話,則可以取回這筆現金,甚至會獲得額外獎賞。結果,這次戒煙成功的機會乃是最高的。當然上述這種戒煙方式並不是絕對有效,也有很多因素需要考慮,例如:陳伯伯有很多家產,或者他以前有不良的戒煙經歷等,都會影響他戒煙成功比率。

聖經非常著名的金句:「神愛世人,甚至把他的獨一愛子賜給他們,為使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環球聖經譯本》)這裡除了「得永生」之獎賞以外,也有「不至滅亡」的「損失規避」元素。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