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留下美好生命札記

「因為生命的泉源在你那裡;在你的光中,我們才能看見光。」
《聖經新譯本》〈詩篇36﹕9〉

文﹕吳瑞琼姑娘  牧關(CPE)教育-
編輯﹕謝芳

對於我來說,生命的意義在於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憂他人之憂,樂他人之樂。愛因斯坦…你那善良、熱誠、無私的品性,永遠銘刻在我心懷。…」《記念冊》

 姊妹一直照顧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的父親,最近因身體機能退化而住進了頤養院。這姊妹分享說,自己的父親是一個吝嗇、苛刻的人;甚至會對家人暴力相向! 聆聽著她的由心而發的聲音,那積壓了的怨憤終有機會盡量傾訴,並非她沒有聆聽者,而是她今天成為了病人。她感到是無助無奈、軟弱的照顧者與自憐,…抑制著內心歉疚的感情,自責及近來的失眠情況愈來愈嚴重!「父親的傷害要一生銘記在心嗎?這是永無止息的痛苦!今天的他已是一個80多歲的老人家,需要被照顧、被安慰、被重視。你願意與父親再聚天倫嗎?若有時光倒流的話,你可以原諒父親嗎?」探訪者輕輕對姊妹說道。

候診室的一角, 老伯伯獨個兒從早上等待至下午,當看著手錶時針指向1時,有點兒被遺忘、被拋棄、被忽視的孤單感覺,他低下頭,雙眼落下兩行男兒淚。而陪診者坐在身旁,雖然有耐性,但卻如陌生人,不聞不問,自顧地在滑手機螢光幕。

病人﹕「老實對你說,我早已心裡有數…。有一次,與一位院友迎面相遇,他對我說,自己係老人家啦,到頭來油盡燈枯,患有風濕病、血糖血脂高、心臟病等等,連腿也瘸了,更是蓬頭垢面的叫人望而生厭!彼此都是院友病人,我還有很多事務未完!我會積極面對人生,僅餘有限的能力在醫院的裡作義工,回饋社會。」

愛與被愛的學習

「整個世界都是愛的學校。丈夫與妻子、子女與父母、親人和朋友,我們從這些關係裡學習到愛與衷心奉獻的真諦。」印度尊者斯瓦米˙穆克塔南達(Swami Muktananda)如此說。事實上,在人格發展成長經歷包括父母式自我、成人式自我、兒童式自我。一生追求滿足,經歷身、心、社、靈,滿足與喜樂;成功與失敗或是遭受折磨導致支離破碎;運動場上追趕朝著標竿直奔,摘星或是奪金牌;延至人生末期階段,還感到遺憾慨嘆;能夠發揮所長,是源於先聽從命令學習順服(嬰孩時期) 的第一步;個人身份地位撫心自問感到欣慰;被接受和愛護同時也需要別人給予承認、重視與尊重。

根據庫柏爾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所寫的書,最後一程(On Death And Dying)所言,人面對死亡,會經歷否認、隔離、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和接納。「如果我們接收到悲慘的消息時,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的,那不是真的,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隨著曉得真相後,我們新的回應會是:『噢,真的,就是我,沒有弄錯。』不知道是幸或是不幸,沒有幾個病人能夠保持在一個假想的世界裡,幻想自己在其中健康和愉快地生活,直至死亡。病人會說﹕「起初被確診時,我嚇得六神無主。」而作為照顧者,無論自我內攝(Life Parallels)整合、情感宣洩去了解病人無助無奈、過去的遺憾或心結未了;或是身體日漸衰弱,老是唔記得, 成了「尋人海報」的主角。

心靈關懷者的法則與角色

 *聆聽者病者的情緒有起伏困擾、恐懼及憂慮不安。「你吃了飯嗎?去吃吧,你肚餓嗎?」這是照顧者的女兒(60歲)與被照顧者的母親(80多歲)的對話。躺在床上的老婆婆不停地重覆關心女兒的說話,慢慢地,作女兒的開始煩躁。當事人應回想我們仍然有親人在身旁,是多麼幸福的事!

*支持者: 賦予力量面對「生、老、病、死」,特別是面對死亡的事實。家人或近親突然接到病患的噩耗,作為身旁的照顧者,應與病人一起重拾勇氣信心,面對改變去調較生活步伐;並且共同數數大家往時曾經擁有的美好回憶。

*同路人:作為照顧者陪同自憐及自卑的失落心靈時,應幫助患者重建創傷破口,尋覓動力源頭;讓他們在艱難中仍然陽光照耀,看看雲上太陽與自己揮手; 吸一口清新空氣、轉一轉角度細看世人,或有比自己更苦的人,有人連父親聲音也從未聽見。同路,是支持援助展開的第一步。

 *陪伴者雖然孤單(loneliness)被遺棄、拒絕、絕望裡只獨自一人,更被排斥隔膜、無家、無依靠自憐及自卑感、自我封閉,但仍有送上暖暖的湯水姐姐,陪你一起進餐的朋友。

*安慰者誰能明白我 我真的苦啊!聖經約伯記裡寫出,正直的約伯在痛苦中,得到三位遠道來訪的朋友陪伴和安慰。安慰的特質就是「伴其堅強」,堅持下去非言語的力量能行,乃是認同理解、同理心的懷抱、溫暖窩心的體諒。安慰者可發揮天賦創意,突破自我限制,創造心意卡寄予病者希望。

*保惠師宗教的盼望與信實往往成為靈性的慰藉。當失去安全感和自主能力、否定現實帶上罪疚感的臉容(guilt)或成為他人包袱,面對家庭事業及人際友誼時,此時此刻「當你在試煉和痛苦中,你看到唯一的一雙腳印,是衪背著你走所留下來的。」「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

*和平使者「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助人紓解內心情緒,得救的確據和永生的希望。患者往往比較多獨自思考個人的問題,還有未完成的事(unfinish business); 緬懷人生中仍然有憾事,可以一嚐親人的愛心糖水;未完成的囑咐,可以製作記念冊;還有夢想之旅、朋友重聚、懷抱曾經對峙的敵人、釋放罪惡如犯人的請求。

「…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做過一件不好的事。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路加福音23:41-43〉

建立身、心、社、靈的健康,全然擁抱過去的滿足,欣賞現在的能力,祈盼留下美好生命札記!

參閱資料﹕《最後一程》庫柏爾羅斯 (Elisabeth Kubler-Ross)
《做傷心人的好朋友》戴勞爾.肯寧 (Delores Kuenning)

TSTR_Apirl_1_2019留下美好生命札記 

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戀愛妄想 (四)

出身卑微的陳小姐,在公司努力工作三年並得到老闆的讚賞和肯定,但她卻誤解是「愛的表示」。雖然已婚成家的男方完全否認這事,她此感受卻揮之不去!看來她可能是患上了「戀愛妄想」 (erotomania or de Clérambault’s syndrome)。「戀愛妄想」屬於妄想症其中一種,患者以單身女人為居多,戀慕的對象往往就如陳小姐的老闆一樣,「非富則貴」。患者往往把她所戀慕對象任何的言行舉止(或非行動)詮釋為對自己直接或間接「愛的暗示」,而且是篤信不疑。

患上「戀愛妄想」的人一般具有很重的自卑感,在基本生活與感情生活上更有嚴重的缺失,常常期望能遇上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陳小姐是家中的長女,有三位弟妹,父母又忙於幹活,缺乏家庭溫暖;加上性格內向,結交友誼也有限,更不用說談戀愛。故此,在長期得不到的賞識與讚許之下,她便很容易墜入「夢寐以求的情人終於出現」之假象,當以為「夢想成真」時,便變本加厲堅持己見,以免別人破壞「好事」。

「戀愛妄想」通常是​​慢性疾病,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心理治療要治標也要治本,介入先要從一般妄想症的治療法開始,明白治療不可用一般直接駁斥的手法,因愈強硬的方法便帶來愈大的反彈。而患者的妄想既不是建基在理性的基礎,忠言逆耳,故此只會加深主觀的感受與相應「失效」的回應。筆者一般是用深度的同理心盡量與患者「認同」(不是認知的認同,乃是感受上的認同) ,明白肯定患者心靈的需要。治療師可以與事主合作,與事主自行協定一些方法來加強確定她的感受是真實的(或不真實的),這是需要時間與耐性的。當現實更加明朗時,輔導可採用「認知行為治療法」,找出感受與行為背後的核心信念,讓事主更加明白她行為背後的動力,需用更現實的反應取而代之。

總的來說,治療要將「妄想」化為「理想」,並針對心靈深處的渴求。陳小姐心中的盼望乃人最基本的需要﹕「愛與被愛」。「愛與敬重」乃基督教中夫妻相愛之道,我們亦相信「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4:19〉 再者,「愛人如己」更說明「愛與戀愛」和「自尊與自愛」乃息息相關。筆者心靈輔導與牧養模式(Soul C.A.R.E.S.)正正是以全人醫治的概念而作出終極的治療。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戀愛妄想 (二)

愛與被愛是人類共同的情感。可是陳小姐戀慕上司的情況,已超出了正常的程度,她有可能是患上了「戀愛妄想」 (erotomania or de Clérambault’s syndrome)

「戀愛妄想」屬於妄想的其中一種,在女性中較為常見 (下文用她代表患者,他代表被愛者)。患者通常是一個單身女人,相信一個地位崇高的人愛上了她。被愛上的人,年齡通常較患者為大,並具有受人景仰的社會地位,這可能是政治、舞台、電視上的公眾人物、醫生、牧師,甚至是上司等。

雖然他沒有作任何事情引起她的注意,甚至可能不認識她,不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會把一些很中性或無關的事情,當作是他向她發出愛意的明示或證據,例如她會認為他通過媒體特別的眼光、信號、心靈感應或消息來宣告對她的愛情。而患者通常則透過信件、電話、禮物、甚至是意想不到的方法來回饋這份愛。她深信對方非常愛她,甚至比她的愛還多,還會為此而感自豪。她所給予的戀愛理由是不合邏輯和荒誕的,這種妄想可能導致纏擾或其他潛在威脅和危險的行為。不過,當事人不會認為或承認自己的思想或行為出現了問題。

「戀愛妄想」可以是獨立出現,也可以與其他精神疾病並存,相關的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嚴重抑鬱症、雙相情感障礙、阿爾茨海默氏病、癲癇和左額葉損傷。

「戀愛妄想」通常是​​慢性疾病,但是通過適當的治療,能舒緩患者的妄想症狀,治療包括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然而,由於她堅信自己的妄想是真實無誤的,因此她對自己的情況缺乏洞察力,更可能永遠也不會尋求治療,所以家人或朋友的應敏於洞悉及盡早勸喻就醫,對患者及早醫治很有幫助。但倘若她的情況已對別人造成嚴重的滋擾或危害他人的人身安全,必要時可考慮住院治療。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