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愛心理學:異地情緣

浪漫愛情經常在電影電視片集中出現,但是比較少見在銀幕或螢光幕上出現異國情緣的題材。《金龜婿》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是1967年荷里活一部出名,卻引起社會衝擊的電影;由著名黑人男星「薛尼波達」(Sidney Poitier)及白人女星「嘉芙蓮協賓」(Katharine Hepburn)領銜主演。在1967年前,美國很多州份(特別是南部)的種族通婚是非法的。劇情講述一位23歲的美國小姐Joanna Drayton,在夏威夷認識並旋風式愛上37歲喪妻的黑人醫生John Prentice。她認為自己的父母反對種族主義,於是大膽把未婚夫帶回位於三藩市的老家,把父母嚇怕了。雖然Joanna的母親漸漸接受了John,但是父親因為擔心日後出現問題而反對。此外,John的父親思想保守,不贊成兒子高攀一位白人女子。其後,雙方父母聚在一起吃晚餐討論婚事。雖然兩位父親都反對這段婚姻,但是兩位母親卻支持這對情人,而且批評丈夫忘記了真正的戀愛。終於,她們感動了「反對者」,使有情人終成眷屬。這套電影得到兩個「奧斯卡金像獎」及兩個「英國電影學院獎」,而且商業上非常賣座,甚至當時美國南部從不觀看黑人電影的白人也購票進場欣賞。

很多婚姻專家指出,跨越文化或種族的婚姻確實有很多困難存在。根據Rainbow Printables在2019年9月5日網上的分析,有下列常見的問題:

一、社會標籤:有些地方仍然不太認可這種婚姻,可影響與親友的關係。

二、溝通問題:雙方的家人在文化及道德價值觀上很難作有效的溝通,很容易出現誤解。

三、不必要的注意:夫妻一舉一動很容易引起周邊的人關注及談論。

四、錯誤結婚動機:若為了反叛父母或期望移居外地而結婚,很容易導致婚姻破裂。

五、文化差異:生活上的文化衝突實在不能避免,需要彼此包容及改變自己。

六、子女教養矛盾:東西方對子女的教育方式及關注重點有很大分別,雖然各有良好動機及理論,但是不容易融合。

七、埋怨藉口:若有矛盾衝突的時候,很容易歸咎於對方的文化種族問題。

八、宗教分歧:即使互相尊重,也有節日慶典方面的衝撞,而飲食方面也會產生矛盾。

九、離開昔日社區:在另一種文化種族區域生活,需要很多方面的適應。

十、文化震盪:配偶所屬文化的明文與不明文規則及環境特徵,跟自身文化可以有很大的差異。

凡此種種因素,2002年美國疾控中心的統計數字證實跨種族的婚姻比同民族婚姻的離婚率顯著地提高(41%對比31%),特別是新娘結婚時未及18歲。即使如此,跨種族的結婚比率越來越普遍,特別是有更多亞裔及西班牙裔的人移居美國的時候。

舊約聖經反對異族通婚,原因是避免以色列人離棄上主,改為拜其他偶像(申命記第七章1至6節)。不過舊約偉人摩西的妻子是另一個種族(古實)的人,而當摩西的兄姐批評這段婚姻的時候,遭受上主的懲罰(民數記第十二章1至15節)。馬太福音第一章耶穌的家譜中,也提及了外邦的女子,例如迦南人喇合及摩押人路得。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姊弟戀

雖然確實有姊姊與親生弟弟(或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弟弟)發生戀情,但是在一般的「姊弟戀」中,雙方並沒有血緣關係;而是泛指在情侶之間,女性的年齡比男性明顯大不少。假若雙方的年齡相差非常大,更有稱之為「搖籃強盜」(cradle snatcher / robber)。

傳統的家庭不太贊成「姊弟戀」,特別是女方的家長。但是現時文化已經不同,越來越多男性接受妻子比自己的年紀大一些,反而說對方成熟、有女人味。他們願意與這些「姐姐」相處,感覺精神上比較輕鬆,而且有煩惱的時候能夠得到照顧及安慰。事實上,這些「熟女」比起太過年青的少女有多一點優雅氣質,而且性格頗為獨立,較為善解人意;她們懂得人情世故,甚至有點風韻。不過,有人卻認為這樣提供了機會給有「戀母情意結」的男士,並不健康。

另一方面,女士接受比她年輕(特別是小超過五、七年)的男士為情人,要承受較大的社會壓力(特別是男方親友的閒言閒語)。因此,「姊弟戀」的關係比較容易觸礁,甚至半途而廢。此外,超齡的女士也會擔心自己日後年老色衰,年輕的丈夫會另覓新歡。又或者發現配偶保持小弟型「永遠幼稚」的性格,不願成熟;結果會長久出現思想隔膜,很難有對等的溝通。最後,倘若女士曾經結婚,尤其是生養過孩子;此時嫁給年輕及初次結婚的丈夫,更容易出現上述各類的煩惱。

在藝人之間,「姊弟戀」似乎比較常見(或多被報道)。近年在華人的娛樂圈中,有王菲與李亞鵬、吳瓊與阮巡;而在外國則有狄美摩亞(Demi Moore)、麥當娜(Madonna)、珍妮花露栢絲(Jennifer Lopez)等。可能受到太多傳媒報道及過度渲染婚姻外的男女關係,上述的「姊弟戀」維持不久,離異收場。

其實男女雙方登對與否,重點是雙方的性格及情緒能否互相配合,年紀只是其中一個因素。由於一般女性比男性早熟,假若女性比男性大很多,雙方的性格差距會較大。但是從另一方面看,因為大多數男性比女性短壽,理論上「姊弟戀」的情侶更容易一起「同生共死」。

聖經沒有明文反對老妻少夫、最重要還是雙方有沒有真愛。年齡的差距並不重要,況且隨著年紀越大,這種差距比例上越來越小,反而雙方的信仰差距更需要關注。除了是否有相同的宗教信仰之外,更重要是對信仰的認真程度會否南轅北轍?因此,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六章14節提醒信徒:「你們和不信的人不要異類同軛:公義和不法怎能合作?光明和黑暗有甚麼交情?」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老夫少妻

當一個年長的男子與年輕的女子一起在街上行走,不少人會猜測他們是父女關係。假若他們有親密行為,才會想起他們是夫婦或情人,接著可能會想到一、兩個問題:這女士的目的是錢還是安全感呢?又或者,這男士是為了性還是想要伴侶呢?實際上,這些問題只是反映了一個懷疑:他們之間有沒有真愛呢?

根據美國Emory大學的研究指出,夫婦之間年紀相差不大,離婚率會較低。研究人員發現夫妻年齡若只有一年之差,日後的離婚率只有3%;假若年齡相隔五年,離婚率則升至18%;至於年齡有十年差別的夫妻,更增加至39%;若超過二十年的話,則有95%機會分手,非常厲害。不過,這是美國人的數字,在其他地方的情況未必相似。

根據Angelina Gupta(2021年10月28日在Bonobology網頁)的分析所指,夫婦年齡相差大的話(不限於老夫少妻,也應該包括老妻少夫),會出現下列問題:

一、成為別人的閒談話題,往往出現帶有偏見的評價。

二、容易把發生的問題歸咎於年齡差距,往往忽略主要的成因。

三、容易出現代溝,因為大家的成長背景及思想有很大的分別。

四、難於處理子女的問題,特別是上一段婚姻生下的孩子。

五、有生兒育女的矛盾,特別是老妻少夫的關係。

六、性生活有適應問題,因為生理及體能會隨著年齡變化。

七、生活規律及優先次序不協調,容易出現磨擦。

八、雙方的身心健康狀況隨著年月相差越大,會出現照顧方面的困擾。

上述的問題並不是絕對,也有不少羡煞旁人的幸福老少配伴侶。在2004年被傳媒大肆報道的人物,就是物理學家楊振寧博士。他在82歲高齡,迎娶了28歲的翁帆為妻。

聖經中有一對「老少配」,就是《路得記》中的路得與波阿斯。根據猶太人解釋路得記的書卷Ruth Rabbah所述,他們兩夫妻的年齡相距達四十年。但是他們互相欣賞,建立美好的婚姻,而且生下兒子,就是日後以色列王大衛的祖父。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半路夫妻

《半路夫妻》是2005年由劉惠寧執導,相當受歡迎的電視片集;內容描寫男主角管軍因公司瞞稅被女主角刑警胡小玲拘捕,他獨自承擔責任而鋃鐺入獄。出獄後,管軍被昔日公司的拍檔捨棄,眾叛親離。但是,他卻意外地得到胡小玲的幫助,得以重新做人。管軍克服各種困難,甚至奪回公司。胡小玲此時因為與丈夫不和而離婚,她漸漸地與管軍擦出愛情火花,成為了夫妻,大團圓結局。

現時「半路夫妻」是指男人離婚再娶及女子離婚再嫁的一種合法婚姻,與「原配婚姻」及「霧水夫妻」區別出來。

其實一個人經歷離婚後,再考慮結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有人會在短時間內匆匆再婚(特別是早有第三者而導致離婚的人),但是大部分人會有很複雜的心理及社會因素需要多加考慮。正如中國人有一名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由於經歷一段失敗的婚姻帶來的創傷與陰影,令人相當憂慮再婚會重蹈覆轍。

古代社會的女性由於不能經濟自立,若沒有得到親友特別救濟,則希望能夠再嫁。舊約聖經《路得記》的女主角寡婦路得正是處於這種情況。但是現代社會中的女性經濟頗為獨立,而且社交活動相當自由,若要再婚的話比較需要多方面的考慮,特別是年輕子女的問題。反觀男性,若要再婚比較少這方面的掛慮,他們比較注重自己的身心需要。不過也有男士離婚後非常享受「鬆綁」的生活,不希望再受到家庭的約束,特別是有經濟能力聘請家傭打理家務的人。有很多離婚男士可以更專心發展事業,並且輕鬆參與男女社交活動。

聖經指出上主不喜悅「休妻」(瑪拉基書第二章16節),耶穌也不贊同昔日摩西時代比較容易離婚的理由(馬太福音第十九章7至9節)。聖經鼓勵夫妻互相接納(哥林多前書第七章10至11節),雙方再走在一起。不過聖經也是容許再婚的,特別是已離婚的另一半已經過世或再結婚,那人便有自由再婚了(哥林多前書第七章39節)。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覆水難收vs破鏡重圓

一般來說,離了婚的夫婦大部分會各自生活,不相往來,而有少部分卻因為關係破裂,加上離婚過程中的爭拗,變成了敵人,正所謂「覆水難收」。其實「覆水難收」這成語出自中國商朝的姜子牙(被譽為「姜太公」),他因為不滿當時商朝「紂王」的暴虐治國方法而退隱。為要吸引周族姬昌(日後的「周文王」)注意,整天用直鈎釣魚。他的妻子馬氏不滿他不事生產而要求離異,姜太公挽留不果。他終於在八十歲那年被姬昌選用,協助姬昌滅了商朝,被封為宰相。這時馬氏要求與他復合,但是姜太公心灰意冷。故此,他潑一盆水在地上,要求前妻收回覆水;若能成功,便可與她復合。結果可想而知!

此外,中國人也有一句「好馬不吃回頭草」,這種心態也妨礙了離婚夫婦再次走在一起。不過根據統計,大概有10-15%的離婚夫婦隔了一段時間之後,確實會再一起生活,甚至再度結婚。從社會心理學的研究分析,「復婚」原因有下列各點:

一、懷念昔日婚姻關係,希望從頭再來。

二、原諒了對方的錯誤及傷害,希望和好如初。

三、單身生活不好過,感覺孤單寂寞。

四、後悔離婚的理由,感到過分不理性及衝動。

五、為了子女設想,願意再嘗試走在一起。

當然也有一些特殊原因,例如為了第三者而拋棄配偶,但是最終卻被第三者拋棄。故此,希望回到前夫/前妻身旁。正如中國名句「一夜夫妻百夜恩」,心中還是有一些愛。

《破鏡重圓》的成語故事源於中國南朝時代,駙馬徐德言因為戰禍要與公主分手,於是把一面銅鏡分割成兩半,與公主各取一半,期望日後見面作為信物。終於,他們如願以償,夫妻團聚。

聖經雖然容許,但是不鼓勵離婚。對離了婚的人,即使是信徒,也容許在某些條件下再結婚。舊約聖經記載大衛的妻子米甲被她的父親掃羅王強迫嫁給另外一個人帕提(撒上廿五44)。其後,她再回到大衛身旁,可惜夫妻關係並不愉快。她因為嗤笑大衛而失寵,至死也沒有子女(撒後六20-23)。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傀儡婚姻

《傀儡家庭》A Doll’s House是十九世紀挪威著名劇作家易卜生(Henrik Ibsen)在1879年寫下的代表作。由於他尖銳地批評當時的婚姻模式,出版後引起很大的社會爭議。

故事的女主角娜拉(Nora)跟丈夫托伐(Torvald)在傳統的婚姻下生活,扮演著一個頭腦簡單的可愛妻子和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寡婦老友絲蒂娜(Kristine)取笑她像一個孩子般被寵壞。其實她為了丈夫,甘願冒父親的名騙取銀行一筆款項;因此遭到一名銀行職員勒索。計劃失敗後,她把自己的犯罪行為寫出來告知丈夫托伐。托伐知悉實情後,不但沒有感激妻子的犧牲,反而批評她不配作妻子。幸而她透過絲蒂娜解決了問題,托伐此時就反口說非常喜愛她。娜拉就此醒覺丈夫並不是真心愛她,只是把她當作玩具般操控。因此,她決定離開這個家庭,不再依賴丈夫,要去過獨立的生活。

不過,娜拉拋夫棄子的行為在當時歐洲社會引來很多非議,以致這劇作上演的時候經歷不少困難。在1973年,這劇作被荷里活改編,拍成電影,由著名女權主義演員珍芳達(Jane Fonda)主演;也引起相當大的社會迴響,特別是能幹的女性在家庭中之地位受關注。

現實生活裡,有不少婚姻中的夫婦也好像是生活在這種傀儡關係之中,身份角色並不對等,甚至各懷鬼胎(動機)、同床異夢。有一些妻子就好像絲蒂娜的評語,結婚後仍然是一個孩子,需要丈夫溺愛,而不會成熟起來。同樣原理,也有一些丈夫把妻子當作「玩偶」,用來解悶;或者當作「花瓶」作為美麗的點綴,甚至向他人炫耀。

舊約聖經以斯帖記中,描寫以斯帖(Esther)隱藏猶太裔身份,被選入宮服侍苦悶的波斯王。憑著她的美貌及與宮廷太監的良好人際關係,她終於被選為王后(第二章)。表面上,她好像生活在一間「玩具屋」(doll’s house)之中,她卻憑著信心來發揮智慧,冒死覲見波斯王,並使王另外發召諭(第七章);她因此拯救了猶太人,逃過滅族的危機,並且把主謀惡人處以死刑(第八章)。這事蹟成為歷史佳話,為紀念事件,確立了以色列「普珥節」(Purim)慶典(第九章),直至今天!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貧賤夫妻百事哀

有些人認為夫妻或情侶在遇上困難的時候,會更團結及同心應對;因而使關係更進一步,會出現「患難見真情」的感人場面。然而,根據社會心理學對婚姻與「社會經濟身份」關係的研究分析,卻似乎證實了「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回事。

「社會經濟身份」通常指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及資源存取,與其教育程度、工作、收入及人力資產有關。根據美國的研究,大專畢業的女性離婚率較沒有大專教育的少40%(Lundberg等人,2016),而且這百分比隨著年日而擴大(Cohen, 2019)。此外,家庭收入較少(Bramlett及Mosher,2002)、經濟壓力較大(Gudmunson等人,2007)、個人資產及自擁家居較低的人(Coulter及Thomas,2019)離婚率較高;同樣地他們的結婚率也較低。

上述情況不單發生在美國,也證實同樣出現在歐洲國家,包括了丹麥、德國、瑞典、芬蘭等(Jalovaara,2002;Esping-Anderson,2016)。不過要留意,在亞洲國家的夫婦可能有不同的情況。

從心理學的角度看,根據美國「加州洛杉磯大學」的Benjamin Karney博士(見2021年1月份《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期刊)的意見,上述現象有三種解釋:

一、在社會經濟壓力下成長的人對環境的轉變及與人互相倚賴的情況比較敏感、情緒化及對社會有所要求,因而著重集體多於個人的需要。反過來,經濟獨立的人容易有物質滿足感及關心身邊的人的需要,因而影響婚姻關係。

二、低下社會階層由於缺乏資源,對外在的壓力(特別是突發性及外來的刺激)感覺吃力,因而影響夫婦雙方的感受及互相了解的動力。若得不到社會支援,則容易產生夫婦間的磨擦。

三、在社會經濟高層中,一般是男多女少,因而出現眾男士競爭一位相同階層的女子;故此男士們比較願意守規矩,以求保持男女及婚姻關係。但是,在女多男少的社會低層中,男士有較多選擇,所以無需這樣謹慎,以致於容易出現婚姻問題。

由此可見,社會經濟因素(包括教育程度)實在影響了男女擇偶機會、條件和應付壓力的資源及維持雙方的親密關係;因此不能忽視。曾經有政府給予有婚姻困難的人單單經濟上的支持,結果得不到成果。假若能夠針對上述因「社會經濟身份」而特別脆弱的婚姻,幫助他們脫困,可能會較為成功。

對於經歷內在矛盾或外在社會經濟壓力的夫婦,聖經提出「愛」是預防方法:「愛是寬容,愛是恩慈,不嫉妒,不自吹自擂,不自高自大,不做不合體統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動怒,不圖謀惡事,不為不義喜樂,卻為誠實歡喜;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堅忍。」(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4至7節,《環球聖經譯本》)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婚變的蛛絲馬跡

不少妻子(有時是丈夫)發現配偶有第三者的時候,都會感覺到驚訝及迷惘,特別是她們認為自己做好了妻子的角色;而且結婚多年,又對配偶這麼信任,怎可能發生這些事呢?除了思索婚變的原因之外,她們也會不斷思想婚變的過程,又問自己:「為甚麼沒有發現任何跡象呢?」

根據台灣一位婚姻專家王瑞琪在其個人受到婚變打擊後,在其2004年所寫的《離婚手記》中,列舉了顯示丈夫出軌的蛛絲馬跡:

一、與家人的互動明顯減少

二、對妻子越來越不耐煩,因小事而表現過激反應。

三、不讓妻子接觸自己的朋友

四、越來越不夠「零用錢」運用

五、與妻子的性生活每況愈下,總是借故推搪親近或表現得意興闌珊。

對於上述的問題,丈夫很多時以忙碌及年紀大等藉口來解釋。

根據Robert Weiss博士的意見(見2018年12月10日,《今日心理學》期刊),還有其他可以觀察到的跡象,包括:

一、特別注重整理容貌

二、有秘密來電或手機通訊

三、平日很難聯絡上丈夫

四、改變了工作時間,特別是在晚上加班。

五、丈夫的好朋友逃避和她交談

另外,作者也承認「蒼蠅不鑽沒有縫的蛋」。丈夫認為這個「縫」就是第三者相比自己的妻子的脾氣好很多,是他的「受氣包」。每當他發脾氣的時候,第三者懂得躲到旁邊去,直至他的氣消了再出來。

作者也提出了第三者除了年紀比較小之外,外貌、身材及學歷都不及妻子。但是她非常懂得耍「心機」,就是當有人鼓勵男人離婚時,第三者會這樣對男人說:「我絕對不會做出破壞你的婚姻的事情。假如因為我而影響了你的婚姻,我一定會立刻消失,讓你找不到我。」這樣的第三者,怎麼可能讓男人捨得與她分開呢?

男人比較容易出軌,聖經因此教導人要多提防;其中一個重要的方法,就是夫婦要保持美好的戀愛(包括性愛)關係。箴言第五章18-19節:「但願你的泉源蒙福!你要從年輕時所娶的妻子得到歡樂!她是可愛的母鹿、漂亮的野山羊;願她雙乳時時讓你陶醉,願她的愛常常使你著迷。」若能這樣,丈夫就不會「迷戀淫婦或擁抱妓女的胸懷」(20節)。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 愛之深,恨之切

有些夫妻在戀愛時期,甚至婚後極其恩愛,令人羨慕不已,被視為模範夫妻,可謂「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他們也曾經為此而感到驕傲,甚至接受相關訪問,或者教導他人如何成為恩愛夫妻。

正所謂「愛之深,恨之切」,一旦發生婚變,這些完美夫妻便容易出現撕裂式的創傷。倆人會後悔自己沒有及早發覺問題,怨恨自己戀愛時有眼無珠,因而產生憂鬱情緒,嚴重者甚至有自殺的念頭。此外,又很容易觸景傷情,大小事情都會引起傷痛或憤怒,例如:單獨吃飯的時候、節日及假期、收到水費單電費單時……。當看見其他夫妻恩愛地生活,自然產生酸溜溜的感覺;甚至對婚姻失去信心,批評別人虛有其表。在獨個兒無聊時,不斷回想昔日配偶如何不對;在朋友面前又盡訴舊愛的錯處,簡直把對方當作敵人看待。不過,其個人卻從不反省導致婚變的因由,或承認自己多少也有責任。此外,也會不自覺地把前夫(前妻)的各種品格問題投射到所有男性(女性)身上,間接影響了離婚後與異性的社交或發展新的親密關係。有部分人分手後,過著雙重人格的生活;在別人面前假裝很享受單身自由空間,暗地裡卻不斷怨天尤人,而且毫不快樂。

雖然當事人有些少「阿Q精神」會減低因失婚而哀傷的痛楚,但是持久不處理這些負面的想法,心理上會出現不斷以刀插自己的情況,把哀傷無限延長;在傷口上灑鹽,阻礙復原,甚至影響日常生活及社會功能。假若有子女需要照顧,上述的心態會轉移到子女的心理上,影響他們成長及日後對情愛的想法,很容易對戀愛及婚姻產生疑惑及憂慮。

舊約聖經《撒母耳記上》也有一段由愛變恨的記載,事件發生在君臣之間,他們就是以色列的掃羅王與大衛。大衛是掃羅王親兒子的摰友(第十八章);他又彈琴為掃羅王解悶,使王心情開朗(第十六章)。其後,大衛代表以色列軍隊戰勝非利士巨人歌利亞,替掃羅王爭回受敵人侮辱的面子(第十七章)。可惜由於人民歌頌大衛高於他,掃羅王便憎恨大衞起來,甚至要追殺他(第十九章)。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

情愛心理學: 愛因斯坦碰上瑪麗蓮夢露?

「男才女貌」是很多人用來描寫新婚夫婦,表達他們各有特色專長,互相配搭得十分完美的意思。不過,很有才幹的男性與美貌出眾的女性結婚,是否就會幸福快樂?

有一個很流行的故事:美國著名女影星「瑪麗蓮夢露」曾經對「愛因斯坦」這樣說:「假若我們一起生下一個孩子,有你的腦袋又有我的美麗,是多麼美妙呀!」「愛因斯坦」爽快地回答:「但是你要想像,可能這個孩子只有我的外貌及你的腦袋!」

其後,這故事被發展下去,內容指:他們倆人秘密地相戀,並生下兩名子女;其中一位確實有父親的腦袋及母親的美貌,而另一位卻有相反的特徵。由於父母非常著名,因此孩子以匿名見人,後者稱為「Tidyverse」(有整齊的數據意思),而前者名叫「Bioconductor」(自由開放的一種軟件)。(見homologous.us網頁,2019年9月20日)。

比較真實的情況是:愛因斯坦從來沒有與瑪麗蓮夢露相遇過。他們認識,甚至相戀的傳說,來源最有可能出自美國女明星Shelley Winters在1980年出版的自傳。她與瑪麗蓮夢露是1940年代明星生涯起步時,一起同住的好友。Shelley記述好友喜歡年紀較大的男性,並曾經列出過一張名字清單,當中出現愛因斯坦的名字。Shelley在瑪麗蓮夢露死後多年,在其養父母紐約的家中確實曾見過一幅「愛因斯坦」的相片,上面寫有以下字句:「對你的愛、尊重和感謝。愛因斯坦」。

根據「匹配理論」(matching hypothesis),如果與配偶同樣擁有「社交吸引力」,婚姻關係會更美滿;而英俊美麗身型確實有社交吸引力。假若雙方在這吸引力上出現差距,便會選擇其他優點作為補償,例如:男性會選擇豪放的女士,女性則選擇具有身份的男士。

根據聖經的原則,找合適的配偶並不是基於郎才女貌,而是「一個和他相配的幫手」(創世記第二章20節)。此外,聖經更強調內在的吸引力,正如彼得前書第三章4-7節提到:妻子要以「長久溫柔、安靜的心作為裝飾…順服自己的丈夫」;而丈夫要「體諒妻子比自己軟弱,要尊敬她」。

由此可見,愛因斯坦和瑪麗蓮夢露並不匹配!

麥基恩博士

環球天道傳基協會義務總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