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之 新冠病毒與「縮陽」

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逾兩年,確診人數亦已經多過四億。近期陸續有更多醫學報告談及感染新冠病毒後,肺部以外的器官會受到長遠的影響,上至大腦,下至腳趾*也會被破壞。原因之一是病毒可以打擾身體免疫系統而導致血管發炎,任何器官亦有被損壞的可能。

最近,美國某人聲稱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後,陰莖縮短了約4公分,於是美國傳媒廣泛報道,而本港有媒體亦談及此事。雖然香港大學的研究發現,此病毒在倉鼠裡,可導致睪丸縮小和精子減少,但至於構成陰莖短小,則還未經證實。幸好,我們本港的傳媒視這個報道為笑話一則,若然不是,五六十年前的「縮陽」恐慌,恐怕又再重演。

在六七十年代的東南亞地方,如新加坡、泰國、台灣和香港等,都先後出現一個流行性的精神病,叫做「縮陽」(Koro)#。典型的患者會驚恐地跑到醫院急症室求診,手緊握著自己的陰莖,因為懼怕它縮入肚裡而令自己立即身亡。今天看起來似乎可笑,但在當時的社會,確實容易相信流傳的謬誤知識,在短短一年間,已有數百個個案紀錄。在1967年,《香港精神病學會》更要在報紙刊登廣告去教育市民,明白性器官的構造和矯正一些坊間傳說,希望能減少這個症狀流行。

縮陽,其實是集合了焦慮、驚恐和疑病症的綜合徵狀,只是夾雜了華人常常混淆性功能與「腎虧」的關係,再加上群眾集體恐慌的推動,一下子廣泛流行至一個「文化結合」的精神病(culture-bound syndrome)。可能讀者也會聯想到會否在緊張疫情下,香港的任何傳言都可能構成另一個恐慌,例如聽信香港會封關而缺糧草之謠言,城內市民群起搶購鹽、搶購醋、搶購漂白水、搶購廁紙、搶購中成草藥等等,又變成另一新的症候群。

話說回來,男士對性功能的重視,也成為美國政府對應「疫苗接種猶豫」的其中一個焦點:有一班泌尿科醫生在電視廣告裡呼籲,感染新冠病毒之後,男士有六倍機會患有勃起功能障礙(不舉)。看了後問你﹕會否不打針?

「人心憂慮,屈而不伸;一句良言,使心歡樂。」〈箴言12﹕25〉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 在美國寒冷的地方,有很多患了新冠病毒的人,後來腳趾也出現凍瘡。
# Koro是由馬拉話轉變出來,意思是陰莖的龜頭。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醫生,我擔心我有癌症

客觀來說,陳小姐是人生勝利組,40來歲事業有成,有愛護她的丈夫和一對乖巧的仔女,經濟穩定、生活無憂。有一日,陳小姐突然感到頭暈和少許頭痛,持續幾分鐘,家人繼而陪伴陳小姐就醫,接受各種檢查包括驗血、心電圖、和腦掃描,都找不到任何病因。那天之後,陳小姐開始敏感身體上的不適,例如間歇性胃脹、便秘、肌肉酸痛、氣促和乏力,每一種身體不適都令陳小姐擔心患上絕症、特別是癌症﹕頭痛就擔心是否腦癌,胃疼就憂慮胃癌,感覺疲累就直覺聯想患上血癌。她於網上找尋資訊,總覺得自己的症狀吻合各種奇難雜症,於是不停向不同的專科醫生求醫,也做盡各樣深層全身檢查,包括胃鏡和腸鏡。就算各科醫生都確認她身體沒有大礙,也不能令她安心。擔心患上癌症的憂慮揮之不去,令陳小姐長期感到焦慮和抑鬱,也開始出現睡眠問題、食慾不振、體型消瘦,不時心跳、手震和全身冒汗。最終,她在醫生的轉介下到精神科就診。就診期間發現,原來陳小姐的媽媽在早年曾經患上血癌,經過長期痛苦的療程最後治癒,但其好友卻在三年前因腦癌過世,對陳小姐有一定打擊。

陳小姐的情況有機會是患上疑病症(Hypochondriasis/ health anxiety disorder),或稱疾病焦慮障礙。疑病症的患者總是擔心患上嚴重疾病或身體狀況不佳,任何身體輕微不適都會聯想到患上絕症,以致不斷重複地就醫,就算檢查結果正常也不能消除疑慮。他們會不斷上網找尋自己症狀的成因和疾病資訊,出現購物式就醫(Doctor shopping)的情況,即找尋不同的醫生去安撫自己的疑慮。長期憂慮的痛苦和沮喪有機會轉化成抑鬱,令生活更受影響。極端的例子會因為極度憂慮被診斷嚴重疾病而拒絕去診所或醫院。

根據外國統計,每100名到普通科就診的病人之中,約4至8位會有疑病症的症狀。小時候曾經病重、受過創傷,或有家人曾經患上嚴重疾病的患者比較容易出現疑病的情況;壓力也會增加疑病症的病發機會。疑病症從多方面影響患者正常生活,患者不是無病呻吟,而是身心都受盡折磨。他們的情況有時不被了解,過分擔心也令周遭的人感到煩擾,從而影響戀愛或家庭關係。身體的不適和長期的焦慮也有可能影響工作表現,又或感覺力不從心;重複的身體檢查也消耗大量金錢和時間。疑病症的治療大多結合心理和藥物去舒緩病情,以減低對生活造成的影響,令病者更能學習應對身體不適的訊號。

若果你長期擔心身體健康,或者憂慮患上嚴重疾病,請諮詢醫生意見,接受適當檢查和客觀評估。若果檢查結果正常,學習放低疑慮;放下手機和電腦,暫停網上自我診斷,多用時間做令自己放鬆和開心的事,學習活在當下。「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彼得前書5﹕7〉

王曦中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