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我們的「即時需要」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在乘搭港鐵時,本來安靜的車廂忽然有些聲響,可能是電子遊戲機的聲音,可能是播放影片的聲音,也可能是正以電話談天的聲音。每當發生這些情況,附近的人們都會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很多時,我看見聲音來源都是小孩子,年紀可以很小,甚至我有一次見過還在嬰兒車上;媽媽把電話當成了電子奶嘴,讓孩子聽兒歌,而她自己玩自己的電話。我也曾經看見過一些小學生在放學的時間玩電子遊戲機,有些是三五成群的,沒有手提電話的也在一旁觀戰,高談闊論。青少年和婦女多是看戲劇,題材自然是不同的。成年男士很多時候從電話彼此呼喊,或是責備對方,或是大談生意。有些老人家因為看不清、聽不清而把聲浪調高了。

其他乘客在做什麼呢?大家也在看著手提電話,不過沒有發出聲音,或是戴上耳機,進入自己的音樂世界。回想起,不過是十多年前的車廂,令人厭煩不是手提電話,而是那些旁若無人把報紙大大地攤開的人。那時候的車廂似乎也靜一些,而現時多聽到電話發出不同的聲音。

當我看到小孩子在玩手提電話時,有時真想跟家長說一聲心底話:「為什麼不跟孩子聊聊天呢?為什麼不讓他看看圖書呢?」後來想一想,自己有時候帶著女兒外出,她只要嚷著要電話,作為父親的我很多時也投降了!我也回想自己,有多少時候沒有在乘搭交通工具的時間看書?每當想把書拿出來的時候,還是被手提電話吸引過去了。吸引,是因為手提電話能夠滿足我們的即時需要。

有些時候,我以為是青少年的情況比較嚴重,只顧玩電話,不跟人溝通。後來才發現,其實各個年齡層都有這種情況,大家都在不經不覺間,被操控了。就算在工作或在主日崇拜,不少人也在滑手機。只要畫面彈出一個訊息,我們就即時反應,那怕是一個廣告,我們也一看再看。

說實在的,我們又豈只被手提電話操控?現今的社會,講求快速高效,服務要體貼到位。只要一有欲求,就必要即時滿足,例如:網上購物,各大供應商都在比運送速度、比價格低;推出各式各樣的優惠,很多時候我們就被那季節限定的優惠、VIP特價、多買多送的標籤吸引,繼而一再消費。有時候,我們已經忘記了我們真正需要什麼了!

經歷了接近兩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有些孩子因長時間在家,已經發展成上網成癮;加上復課也只是半天課,如父母需要上班的話,根本沒有能力監察孩子使用電腦的情況。然後,演變成隱蔽青年,無故曠課,這是現代家庭的悲劇。我想到聖經經常提醒我們要等待、節制、忍耐,也提到「『所有的事都可以做』,但並非都有益處。『所有的事都可以做』,但並非都造就別人。」(哥林多前書10:23,《環球聖經譯本》)

因此,我們不妨在可以做到的範圍,學習放下虛擬世界和電子產品。既然科技令我們的生活更加方便,不如看看有什麼郊遊好去處,無論是博物館,或是藝術館,又或是坐在咖啡店,與友人談天說地,節制自己的「即時需要」,讓我們可以在真實的生活,也學習聖經教導我們的功課:「有了知識,又要增添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增添堅忍;有了堅忍,又要增添敬虔。」(彼得後書1:6,《環球聖經譯本》)

陳章華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

教學人生:人間有情

約在大半年前,我校盧主任對我說:「校長,我有一個個案,想你看看有沒有辦法幫她申請資助?我說起來也心痛……」我校有一位女家長黃媽媽,大兒子讀中二,另外兩個孩子一個讀小四,一個讀小二。黃媽媽患上末期癌症,丈夫在內地有外遇,一整年沒有回家看她。患上了絕症,她從個人保險中支取了幾十萬元醫病。她已一年沒有工作,積蓄也已經用得差不多;而政府說保險已賠給她一筆金錢,她沒有資格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她患病期間,由胞姊幫忙照顧三名子女,但其姊也有一個小女孩須要照顧;其父偶爾幫忙,但年紀已不小了……

「校長,可否幫她申請緊急援助金?」
「可以的,但辦學團體的援助金只有一萬元,有用嗎?」
「總比沒有好!」
「好的,我們做到便做吧!她的丈夫呢?」
「沒有出現過。」
「要告訴她,她丈夫可能等她死後,回香港變賣他們的聯名單位,搶子女的撫養權。因為孩子可以申請『綜援』,每月有萬多元。」

為了子女,黃媽媽的生命力很強;幾次傷口大量滲血,痛楚難當,她都捱過了。大兒子在學校出名頑皮,在家卻是個負責任的孝順大哥,照顧媽媽和弟妹,替媽媽處理傷口……我們除了關心,只有透過不同的機構幫她申請援助,前後也只拿了兩萬元。教會也有經常探訪他們,透過禱告,將他們一家交予上帝。

六月,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早前快撐不住,但是子女到醫院探望時,握著她的手,她離奇地好轉了一些,現在回家休養。」
「母愛是最偉大的,可能是迴光反照。」
「對,她也知道,所以透過家庭社工,將一半的單位擁有權轉給外公;大兒子在她死後,去保良局住,兩個年小的孩子去兒童之家。她不想把子女交給外公,因為外公年紀大了,而胞姊有心無力。她說子女沒有媽媽了,要自己學習生存,靠別人也不是辦法。」
「相信她是對世界完全絕望,才會狠下決心。但是這樣安排,對子女來說實在太殘忍了。我們和教會盡量幫助三個小孩吧!」
「校長,她十分感謝學校和教會,覺得在絕望的世界中,有我們給予支持和慰問。」
「人間是有情的,但是她這樣安排,令三兄妹分開,實在太決絕了;其實還有其他辦法。哀莫大於心死,她含著怨恨離開,何苦呢?」

九月開學,盧主任對我說:「校長,黃媽媽在暑假走了。最近家庭社工通知,我才知道。」
「真慘!我一會兒跟小孩談談,看看他們需要甚麼支援。她的丈夫有回香港嗎?」
「不用擔心!黃媽媽死後,社會福利署接管了三個孩子;外公也有照顧他們。她的丈夫有回香港,要求子女的監護權,但是沒有成功。」
「女人最怕嫁錯郎,難怪她含著怨恨離開。」
「也不算,她覺得死前有很多人幫她。」
「唉!她最後也看開了。我們施恩莫望報,只要幫助到人,人家是感受到的。她的經歷可謂人間悲歌,但是我們仍見到人間有情。人是渺小的,我們可以做的事不多,但是上帝安排了我們做老師,我們只有盡力而為,引領孩童走當行的道路。」

我想起詩篇23章1-4節:「耶和華是我的牧人,我必不會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了自己的名,他引導我走義路。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山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但願天父引領黃媽媽到安歇的水邊,安慰她的心靈。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你不要碰到我!」

在港鐵擠迫的車廂,一位男士向身旁的孩子怒目而視,繼而對孩子的媽媽不屑地啐道:「看好你的兒子,他動來動去,差點碰到我,多沒家教……」媽媽委屈地對男士說:「對不起!他是特殊的孩子,我會……」男士打斷媽媽的說話:「特殊?特殊最大嗎?觸碰到我,看我打不打他?」一顆眼淚,靜靜地在媽媽的面頰滑下來,濕了衣襟,滴落到地上。照顧者的辛酸,實不足為外人道。

數個月前,曾有網絡攝影師拍攝到本校學生在港鐵站發脾氣的影片,並放上他們的YouTube頻道;引起一陣子網絡公審。有網民指責父母的家教問題。然而,他們不知道要公審的人是一位有特殊學習需要的中度智障學生。我想強調,並不是特殊學生便可為所欲為。但是,若要以主流學生的標準去評量特殊學生,既不公平,也不合宜。

利未記十九章九至十節:「你們收割莊稼的時候,不可把角落的穀物都割盡,也不可拾取收割時遺下的。不可把你葡萄園的果子都摘盡,也不可拾取你葡萄園中掉下的;要把它們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外人;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世界名畫──《拾穗者》(Des glaneuses)曾感動了無數的人。畫中三個婦人在田地一角彎腰撿拾收割後殘留的穀粒,究竟表達了甚麼意義呢?《拾穗者》以舊約聖經路得記為藍本,路得在波阿斯田裡撿麥穗,供養她的婆婆拿俄米。反映農民要讓貧苦人撿拾收割後遺留的麥穗粒,以求溫飽。這幅畫完成於1857年,當時是歐洲工業階級興起的時候,社會變遷迅速,底層的農民成了最弱勢的族羣。但是作者米勒(Jean Francois Millet)所畫的,卻是他們如何堅強,且有尊嚴地生活。米勒把拾穗者畫得又大又莊嚴。至於農場主人和滿滿一車的穀物,只是微小,且略顯模糊的背景襯托。這樣的強烈對比,強調拾穗者彎腰來撿拾麥穗,也是一種有尊嚴的自食其力表現。

畫中當時的法國農村也有習俗──收割之後,掉落或是遺漏在田裡的穀粒,主人無論如何不可以回去撿拾,好留給更弱勢的貧苦人家或寄居流民。富人的寬厚,在當時是一種習以為常的景象。對富人而言,為什麼他們要留下田角及遺落的東西給窮人和寄居者呢?以上兩節經文正是描述富人、地主如何在照顧窮人及寄居者上追求聖潔。

上帝吩咐這些地主在收割莊稼時,不可以割盡田角,不能「賺到盡」;也不要把遺落在地上的莊稼再次拾起。田角的東西與遺落在地上的東西為留給別人生存機會。有特殊需要孩子的家庭,他們往往是社會上被忽略的一羣,即所謂「弱勢社羣」。過往以色列人有上帝的律例保護弱勢社羣,帶來社會的保障。

本校是服侍中度智障兒童的特殊學校,作為特殊教育工作者,會致力讓學生成為讓人喜悅的孩子,成為蒙上帝祝福的人。香港政府和社會,但願對弱勢的特殊孩子家庭,也是如此的關懷。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尋找不一樣的召命

親愛的信華:

不經不覺你已經舉家移民到英國三個多月了,太太明心和兩個孩子都適應得好嗎?在科技發達的今天,要和你視像見面非常容易,我卻選擇以一個老舊的方式,執筆寫信給你。希望你細讀文字時,會有點時光倒流三十年的感覺。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是三十年,一切就恍如昨天才發生的一樣。我們在大學相識,我向你傳福音,帶你參加教會聚會,見證你的靈命成長,投入事奉。由於我們都是教師,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談我們的教學、信仰、教會事奉等。你能想像沒有你在旁的日子,我頓時變得沉默了嗎?

還記得在四月那一個主日崇拜後,你告訴我已辭職,並會提早離任,於六月底舉家移民。我當時沒流露半點詫異,只說著祝福你的新生活。其實我心裡百感交集,唯恐將心中五味雜陳的感受,如不捨、疑惑、擔心、關心表露出來會為你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我關心的不單只是你們在生活細節上的一切,諸如住屋、孩子找學校、工作等是否已安排妥當,我更關心你是否已經調整好移民的心態。我們都是有信仰、領受上主召命的人,過去一直在學校「傳道、授業、解惑」。怎麼你連學生都未安頓好就匆匆上路,甚至在新的國度能否延續你的召命也不顧,還賭氣說即使要當上餐館清潔工或貨車司機也在所不惜?我真感到你是在逃難而非移民呢!誠然,有信仰、有召命的人也要審時度勢,你的判斷是今天香港的政治氣氛和教學環境未必能讓你踐行召命;關於這一點,我的看法跟你有點不同,有機會再跟你分享吧!

信華,希望你安頓下來後能仔細思量神讓你移居海外,在今天的社區落戶,祂在你生命裡有甚麼呼召?也許是不一樣的環境,不一樣的召命;也許是不一樣的環境,一樣的召命。環境改變了是鐵一般的事實,而大使命和大誡命的呼召應該是超越地域限制的,故以愛神愛鄰舍為生活的準則亦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傳福音、領人歸主、教導信徒遵守主道是我們一生的使命。聽說你所定居的社區有很多從香港去的移民,也許他們就是主賜給你的羊,請你好好牧養他們。那不一樣的召命就需要你去求問上帝了。你是一位有經驗的老師,大半輩子都在培育年青人的生命,我相信上帝給你這些裝備,就是要用你去成就更大的工作,重點在於:你要捨去逃難心態,拒絕隨波逐流,堅信主有使命給你,一心追求實踐。

好了,話多就顯得「長氣」了。我會為你尋找不一樣的召命祈禱,也請你為我們這群留守崗位的前線老師代禱。

你的戰友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

教學人生:輸在起跑線‧贏在生命線

2020東京奧運及「殘奧」(2020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曲終人散,每位運動員在賽場上發揮的拼搏精神,創造了無數次經典的壯舉。在眾多運動員之中,有些人成功留下自己的傳奇故事,有些人則還沒來得及讓大家有深刻的印象便消失在記憶中。在這些傳奇故事的背後,都有著獨一無二的勵志過程。除了劍神張家朗,女飛魚何詩蓓外,還有一些被大眾忘掉的金牌得主,其中一位是無名英雄──蘇樺偉。他在1996年亞特蘭大「殘奧」中,於男子4×100米接力賽上奪金,他的心酸血淚史被拍成電影《媽媽的神奇小子》。

每一位運動員在競技場上都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蘇樺偉出生時患上黃疸病,導致腦部受損,後來更出現四肢痙攣、腦麻痺及嚴重弱聽等併發症。作家莫泊桑曾說:「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像得那麼好,但是也不會像你想像得那麼糟。我覺得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候,我可能脆弱得因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候,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即使「輸在起跑線」,成長路注定比一般人難行,但是蘇樺偉和蘇媽媽並沒有放棄,堅持跑。

蘇樺偉小時候,因著跑步天賦,在母親鼓勵下參加田徑班,並獲香港隊教練潘健侶賞識。除正統訓練外,蘇樺偉更有機會出戰殘疾人奧運大賽,展開了他的運動生涯。因為身體缺陷,殘疾運動員的路本來就比一般人更難走,可是經過一番磨練和努力,願意堅持,仍然可以衝線,成為最先跑過終點的神奇小子。在田徑場上,「跑得比任何人都快」,在他身邊守護著的蘇媽媽感受至深。就像奧古斯丁(St.Augutine,354-430)的母親莫尼卡為兒子代禱、禁食、哀求神職人員去勸導兒子。主教對她說:「婦人,去吧!母親為他流這麼多眼淚的兒子,絕不會滅亡。」母愛鼓勵子女為自己訂立計劃,立定目標,用踏實的腳步一步步往前走,埋頭實幹的人總不會被辜負。

海灘上,你看那些在海邊覓食的鳥兒。每當海浪打來的時候,小麻雀總能迅速地起飛,它們拍打兩、三下翅膀,就竄入天空。海鷗總是顯得非常笨拙,牠們從沙灘飛上空中需要很長時間;然而,真正能飛越大海、橫過大洋的還是海鷗。電影中有一幕由角色蘇樺偉道:「我知道我起步慢,但這就是我要去衝的原因,跟我的命一樣,我就是要從後面追上來!」學懂向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即使經歷失敗,依然能夠努力不懈地堅持下去。就是這份堅毅的精神,蘇樺偉後來成為五屆殘疾人奧運會紀錄保持者,成就香港隊於「殘奧」歷史的輝煌戰績。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說:「使我們釋放最大潛能的,不是力量或知識,而是鍥而不捨的精神。」比起智力或者天賦,堅毅是預示成功最為可靠的指標。當你清楚地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為什麼這些目標對自己很重要,在遇到挫折、失敗時,便能堅持不懈地朝著自己的目標努力,這才是決定成功的因素。正如聖經上說:「我們行善不要灰心;如果堅持不懈,到了適當時候就會有收成。」(加拉太書6:9,《環球聖經譯本》)好故事都是來自於有挑戰的生活,若你能堅持自己內心的選擇,不忘初衷,專注投入,持之以恆,時間終將成為你的朋友,見證你生活上的好故事。

聖公會置富始南小學

黃智華校長

教學人生:我們都有召命

回想二、三十年前,從青少年開始就在教會成長,感謝團契導師及牧者常常提醒與教導,好叫我們要謹記帶職事奉的使命!我……能夠成為一位教師,可以透過這個崗位來服侍人群,這是神的恩典與賞賜。昔日得蒙牧者啟發,我們都是被呼召出來的人,要好好裝備自己「各盡其職」。上帝擺放我們在每一個崗位都有祂的心意,我們要去了解尋求。「誰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了挽救現今的危機嗎?」(以斯帖記4:14,《聖經新譯本》)這是初信主時已種在心中的經文。這令我經常思考,上帝要我把握的機會是甚麼?

感謝上帝,讓我通過服侍祂所建立的學校,也成就了我的人生。

在當年還未正式成為教師時,為了想知道自己可以如何成為一個稱職的基督徒教師,我便獨個兒報讀了「興學證基協會」的課程。還記得當年一個深刻的提醒:我們是有教師的職份,必須提供好的教育給學生。甚麼是好教育?就是讓孩子認識上帝,引導他們能夠按著聖經的教導而遵行,這就是好教育。因此,基督教教育就是好的教育,這就成為我一直的信念。就在當時,我定意要在基督教學校裡服侍,無論自己的恩賜有多少,都學習盡力成為一位讓學生認識聖經的老師。在這條教育的道路上,我只能說感恩再感恩。因為不是我付出了甚麼東西,而是在「育人」的道路上,我被孕育成長了。自從出道以來,我一直遇上如雲彩般的基督徒上司。

在我初為人師時,校長經常關心教師們的教會及團契生活,又適時以聖經金句作鼓勵。他又經常鼓勵未信主的老師,嘗試參與宗教活動。除此之外,更見校長與家長建立了真摯的相處關係,有助家長認識福音。往後,又繼續遇到不同的基督徒校長,從中也體會了校長為著教育的堅持與謙卑;為著學校發展而身體力行;為著老師的成長而成就他們的夢……

今天,我總覺得自己就是一位園丁總管,要把上帝交給我的小園圃好好悉心管理和發展好,讓每棵小樹苗都能在好土中成長。同時亦要建立園圃內每位成員,讓他們能按著各人的恩賜好好發揮,追尋多姿多彩的夢。教育就是要薪火相傳,要有使命,亦要承擔。

多年一直銘記的聖經金句──「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施的一切厚恩呢?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詩篇116:12-13,《聖經新譯本》)

翁美茵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小學

教學人生:給老師的音樂會

在將要開學的時候,我校與幾所辦學團體的屬校一同舉辦了一個正向音樂會,特別的地方是這個音樂會的對象不是家長也不是學生,而是二百多位老師。

司儀首先以老師的身份講述自己的工作,提及到在疫情下教學的苦況。不少老師都說對著那小小的螢幕,面對一大堆的功課,需要追趕的進度,以及每節都可能有家長觀課,壓力可想而知。當司儀把這段話說完以後,老師們已完全投入其中。

感動人心的音樂開始了,原來是著名音樂家Howard McCrary。他是享負盛名的音樂家,出生於一個基督徒家庭,他與兩位兄弟及兩位姊妹組成 The McCrarys,以福音音樂出道。在70年代初期,已經在美國、加拿大等地演出,屬於殿堂級人物,曾與他合作的,包括人們熟悉的Michael Jackson和其他著名歌手。Howard McCrary一身畢挺亮麗西裝,典型的爵士樂手架式坐在鋼琴旁邊,以《What A Wonderful World》作為開始,聽到那句I see friends shaking hands saying, “How do you do?", 就如同朋友般的見面問候,態度親切。老師們在下午,本來都帶點疲乏,聽到這溫暖的問候便登時放鬆下來。後來他又唱出《Only You》,《You raise me up》等耳熟能詳的金曲。但是當轉換了獻唱歌曲的對象時,感覺截然不同。前者本來是一首情歌,如果是當作學生向老師唱的話,就是說出老師能令世界改變,能使黑暗變光明,更能使孩子的夢想成真。《You raise me up》是一首讚美詩歌,換了以老師作為歌詞的對象,實在是上佳選擇。老師不是與學生同行的人嗎?沒錯,就是老師無論在孩子遭受挫折或是人生上的風浪,都與他們一同經歷,使孩子能夠站在老師的肩膀上,看得更高更遠,成就更多。

進入高潮的是Howard邀請了他的學生對著二百多位老師唱出《The Greatest Love of All》,在獻唱以前,Howard說了一番令人感動的話。他說:「每位老師都是獨特而寶貴,選擇了世界上最重要的行業——教師。所有的行業都有老師,就是老師本身,也有他們的老師影響他們。」接著他對他的學生說:「現在坐在台下的老師們給予你4分鐘的時間,這個時間非常寶貴,是他們坐在這裡聽你唱出這首歌,請你為老師們送上這一份禮物。」然後,這位十多歲的小女孩就唱這首經典金曲,唱功固然了得,但信息一唱之下就變成了因為老師所給予的愛,讓孩子能夠建立自己的信念,能夠有力量前行。以學生的身份向老師來唱這些歌曲,實在是給予老師們最佳的禮物。

音樂會過後,有幾位老師不約而同跟我說,他們哭了好幾次,整個音樂會很動人和令人振奮。活動中沒有刻意加入福音信息,但是我卻感受到很深的愛和關懷,是那種對老師的尊重、感謝的心意,更可貴的是整個活動他們是甘心樂意的奉獻,並沒有任何報酬。Howard本身亦患有柏金遜症多年,卻堅持不懈,在台上表現出眾,願主親自報答。

我曾與老師分享,保羅也十分重視老師這個職份:「神在教會裡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其次是有醫病恩賜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各種方言的。」(哥林多前書12:28,《環球聖經譯本》)當時的教師和現代固然不同,但主要也是教導的工作。願老師們能帶著這份正能量,踏進新學年。

陳章華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

教學人生:香港的大學生

在剛過去的禮拜天,我和一位退休教師在某大學的餐廳一起午餐。飯後路經一迴旋處,剛巧有一計程車(的士)到達,數位年輕人(相信是大學的學生)下車離開。之後我發覺計程車司機後座的門仍然打開未有關上,但是司機似乎並不發覺而打算把車開走。於是我叫停了這輛車,而那位退休教師則上前把車門關上。

之後我們一起到了升降機上落的地方,打算離開大學。這時另一批年輕人興高采烈來到。當升降機門打開的時候,我首先進入,而我的退休教師朋友則客氣地讓這些年輕人先進去。怎料他們佔據了近升降機門的地方不再內進,似乎不理會還有人在外面打算進入。結果升降機門關上,更早一點來到的退休教師被逼乘另一升降機離開大學。

雖然這接連的兩件事似乎沒有什麼大不了,而且可能大學生們並沒有刻意這樣做,但是對我來說,似乎是忽略了應有的「公德心」。假若計程車車門打開前行,可能會出現碰撞危險;假若不是升降機而是繁忙時間的港鐵,便會影響疏導乘客的效率。

我相信香港的大學課程裡,並沒有教導學生公德心的課程。究竟是誰的責任?又是在什麼情況下教導青少年對社會的公德心呢?難道需要定下這樣那樣遵守的規條?

我認為最佳的導師應該是父母,可惜目前香港這麼功利的社會,似乎利他行為並沒有市場。我當然希望這天的兩種經歷只是特殊情況,但是我卻因此想起其他人說過:在港鐵裡,父母鼓勵孩子與老人家爭座位,又教導子女排隊打尖爭取某些好處。假若父母不能或不懂得指導子女公德心,可能學校就應該在這方面有所作為。不過,由於德育課程不能幫助學生爭取入讀名校或升讀大學,對學生及其父母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吸引力;而且一旦離開了學校範圍,學生們未必能夠成功應用到一般日常生活中。但是公平一點,我也間中見到有父母教導孩子要拾起丟下來的廢物,放進垃圾箱裡的。

有一位長者朋友曾經對我說過,她在深圳乘地鐵,受到年輕人的讓座機會比在香港高很多。不知是否有統計證實沒有?又或許,香港港鐵內的「優先座」大大減少了讓座的需要?

聖經新約腓立比書二章四節:「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作者:橫眉

教學人生:流淚撒種 歡呼收割──專訪羅錦城校長

「教師是辛勤的園丁」既表明了教師職業的重要性,也指出了教師工作的奉獻特點。當教師選擇了「校園」耕種,一粒種子必須撒在一片適合的土壤上,在充足的陽光雨露下,才可萌芽生長,繼而開花結果,最後有所收成。五旬節中學的羅錦城校長當上「園丁」經已近三十載,他不僅奉獻自己,付出日復一日的汗水,並心懷園丁的「憂思」去耕種「我們的花園」。

「先長苗,後吐穗,最後穗上結滿了子粒。」(馬可福音4:28)除了耕種,求學亦然;在求學的過程可能是困難重重及荊棘滿途的。羅校長憶述在教育學院讀書時,亦曾經歷學業上的挫折──數學考試不合格。「失敗的經歷」就像一面鏡子,令羅校長有很大領悟:切身經歷學習上的困難,明白學生學習時也遭遇的種種難題,從而幫助學生努力衝過難關的道理。只要謙卑地接受教訓,失敗就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羅校長持著自我反思,不斷改進的態度,保持「終身學習」,並以個人的人生經驗應用於教學上,帶動學生的學習氣氛。

年輕時,羅校長曾在屯門區一所Band 5學校任職教師;處理學生品行問題的時間和精力不亞於幫助學生提升課業成績和知識傳授。他更為這群孩子流淚、禱告,讓他發現:「原來不是我可以做什麼,而是神正在做什麼。」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故事。羅校長深明教師應了解、關注及體察學生,才能改變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興趣;教師要接納和包容學生犯下的錯誤,在需要時輔導學生,又需建立一定的權威,並需主動與學生家長溝通及善用附近社區的人力資源。在學生本質問題上,教師應要相信每個學生皆能教、可學,並以審美的眼光及遠見看出學生的希望。

熱愛長跑和行山的羅校長鼓勵學生多做運動,鍛煉頑強的鬥志和永不言棄的精神;從比賽過程中,讓學生學會追尋目標,不一定要獲得獎項或名次,那怕參與及完成比賽已是踏出重要一步。就像跑馬拉松,羅校長建議學生最初不要以全馬為目標,先完成三公里,然後五公里,最後十公里,讓自己逐步邁向終點。其校舉辦「歷奇學會」,讓學生參與較易掌握的行山運動,接觸大自然,使身心健康。過去有一位成績不俗的學生,平日很少與別人交往,參加「歷奇學會」後有很大轉變;透過與師生一同行山談天,舒展身心,現在更成為了一位老師。 

信仰對羅校長的影響很大,心中認定耶穌基督就是最偉大的老師。他任職教師兩年後,便修讀基督教教育。羅校長認為老師就像牧人牧養羊群,先要認識羊,知道他們的強項和弱項;同時,其學校按聖經真理推行基督教教育,透過早會、團契和佈道會教導學生。此外,學校更將正向教育中的二十四項性格強項,如仁愛、公義、和平、感恩等融入聖經科,引導學生,潛移默化學習這些強項,培養學生基督化價值觀,走那當走的路。 

羅校長勉勵年青人:「不要輕易放棄,人生沒有失敗,失敗也是一種學習,如選擇了放棄便是真正的失敗。」每人在學習和成長之路上都曾跌倒,不應為學業挫折、比賽挫敗、未能升讀心儀中學或大學便感到絕望,阻擋自己的去路;應該積極地投入校園生活,把握各方面接受教育的機會,透過多元化活動發掘自己的興趣,保持好奇心,提升自己的能力。正如聖經所說:「那些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篇126:5)憑著堅定的信念衝破障礙,只要付出辛苦的努力,終會取得成功。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教學人生:從特殊需要孩子中看見生命的頌讚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作育英才,看見孩子茁壯成長,展翅翱翔,是無數父母與教育工作者追求之理想。可惜不是每個孩子都天生英才,才華橫溢;相反,在現今社會中具有特殊需要的孩子與日俱增,要更有效栽培這些孩子成長,乃教育界當前重要使命之一。

不少人曾問:培育這些特殊孩子,勞多功少,究竟成效有多少呢?倒不如將教育資源投放在成本效益更高的地方。然而,在《聖經‧約翰福音》第九章就曾經有這記載:『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1-3節)

過去廿多年,筆者從與特殊孩子及其家庭相處中,看見神的作為,以及很多優美動人的故事。

父母無私奉獻的愛

Francis Young (2014)是英國伯明翰大學的神學教授,也是一位天生腦部嚴重受損的智障兒母親。在其著作《Arthur’s call》中,深刻勾劃出她在照顧兒子45年來的辛酸。從期待到恐懼,到失望,到訪尋名醫,直至慢慢接受;轉變成「願意為孩子做任何事綜合症」。在與孩子「搏鬥」的過程中,經常令自己筋疲力盡,而最惱人的就是那份罪疚感。「在懷孕時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帶他來這世界?我這種照料方法會否害了他?」特殊孩子的父母經常活在恐懼和戰慄之中──假若我們老了,孩子怎麼辦,由誰來照顧?

正因為孩子需要完全依賴父母的照顧,不少父母為特殊孩子而選擇放棄自己的事業,親自教導。雖然有時進展緩慢,但每當看見孩子有微小進步,便感動不已。除了照顧量大之外,撫養年期也永不休止。一般孩子18歲便長大成人,不再需要父母,但照顧特殊兒女卻是一生之責,不能言休。這份終身不渝之全方位奉獻,譜寫了不少感動人心的生命故事。

孩子努力不懈,衝破困境

最近讀了日本東田直樹的《我想飛進天空》一書。東田5歲時被診斷出患有嚴重自閉症,無法以言語溝通。不過,多虧他有一位雄心勃勃的老師和東田自己的堅持,他學會了借助「字母格」拼寫文字。在13歲時,經過無數困難,他學習在紙板上指出日文字母,拼出文字,積字成句,積句成段,最後匯集成書。他以第一身引領讀者進入嚴重自閉兒童的世界,讓世人逐步解開自閉人士生命之謎。他藉此獲得「21世紀未來博覽會未來之夢大獎」及多個獎項。自此,東田堅持寫作,努力為自閉症群體發聲,不但讓自己找到人生方向,更幫助無數自閉兒照顧者更有效地服務這個群體。

特殊孩子以自己簡單純真的生命,治療了不少受傷的心靈

靈修大師盧雲神父在其晚年著作《Adam – God’s Beloved》中,描寫這位哈佛大學教授在其人生最後10年,在方舟之家照顧亞當(Adam)──一位不能說話,不能活動,缺乏自理能力,經常抽筋,甚至連更衣或進食都要依賴別人的嚴重殘障人士;從而令自己在思想、情感和靈性上獲得更新的故事。不單盧雲本人,亞當藉着被照顧,成為不少專業人士,包括律師、治療師、社工、神職人員,以致商界名人的生命導師。亞當不能言語,沒有情感流露、軟弱無助,完全依賴別人,但他以自己被動、簡單而純真的生命,啓發現代人從恐懼、焦慮、孤單、失落、追名逐利的貪婪及困鎖中釋放出來。無怪乎盧雲驚嘆軟弱無力的亞當,竟然能像主耶穌一樣,成為別人強而有力的生命導師。

結語

廿多年來,我親眼看見從特殊孩子單純及堅強的生命中,彰顯出神許多的作為來。因此,不是我服侍了他們,而是他們拓闊了我的生命疆界,也潤澤了我的人生。在此我向他們獻上最真摯的感謝。

梁錦波博士

全人生命教育學會創會會長

香港神託會培敦中學榮休校長

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學校前校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