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教師應用心而真誠

筆者每天七時左右便會登上巴士。某日,在我前面上車的女乘客因不滿新裝設的八達通機位置移後了,令她拍卡的時候,感到不方便,於是便和司機吵起來。吵歸吵,她的身體偏偏擋著拍卡的位置,令後面乘客拍不到卡,難以登車。雖然有乘客鼓譟,但是她不理會,只是一股勁地和司機吵架,情緒好像失控了!她竟然喝罵司機,不許他開車,擾擾攘攘了幾分鐘……最後,這位女士在巴士後排坐下,仍不忿地喋喋不休,遠遠地朝司機叫罵。

偏偏她坐在我身旁,向不相識的我問:「我為大家公眾的利益啊!我伸張正義啊!公義啊!」

我沒有回應她,心想:「其他乘客不就是公眾嗎?妳就不應擋著拍卡機,令後面的人上不到車。妳只是為了宣洩個人不滿,哪有為受欺壓者伸張正義呢?若是,就不會不讓司機開車啦! 」

她又問:「不可以出聲嗎?討論也不可以?這叫『行政失當』啊!知不知?」

我心想:「對,就是不可以!選這個時刻出聲,時間不對吧!妳有很多方法和渠道去反映意見,例如事後致電巴士公司。除非別無他法,然而情況是這樣嗎?妳已經走投無路嗎?」

她見我沒有理會,瞪了我一眼,抛下一句:「我找其他人評理,很多人支持我。」她到其他座位坐下,繼續和身旁的乘客搭訕。我了一口氣後,瞥見她手裡有一疊某某小學的習作簿。我心想:「不會是同行吧?」

若教師在學校情緒失控,有魯莽和粗暴的行動,與其身為人師當有的公眾形象有極大的落差,怎麼辦呢?

教師要「用心」,要有從工作到奉獻的覺悟;教師要「真誠」地工作,源於教育的實踐和召命。教育本質上是完成家長的託付。家長將孩子付託給學校,由教師教導孩子,所有的指標均以學生的成長為目標,而不是滿足教員的個人目標。畢竟,孩子在學校的時光意味著他們每刻的學習經歷是獨一無二的。這一刻只有這麼一次,永遠不會再回來,也永不會再有相同的情景。學習內容即使可以反覆講授,但也不能再出現此時此刻之事。故每個課堂、每次學習實為孩子一生一次的機會,這也是教師行業的特質。故此,教師要千方百計,盡心盡力,對學生不能有半點疏忽。

因此,在任何情況下,教師都不能因為個人的情緒而影響教學,又或因抱怨學校、對某些安排不滿,而阻撓學校進行教學活動。因為個人的宣洩而延誤學生的學習時光,須知機會永不會再回頭;同樣的教育場景,也永不會再重現。即日本文化所謂的「一期一會」;「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會」則意味著僅有一次相會。

我們對教師的合理期望和核心要求是以愛重視學生學習的機會不被剝奪。若教師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如何為人師?專業也有層次,在公眾場合以激烈行為表達,論專業水平也太低、太低了!若問我既然教師事前事後均可以表達意見,為何偏偏就是教學進行當中不可以表達呢?答案孩子也可以輕易說出來:「老師,您影響了我的學習;您是我的榜樣,您不是教我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嗎?」

「用心與真誠」是對全體教師的要求。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也強調兒童學習的權利。愛孩子、愛學校,便不能讓學生的學習權利受到侵害。學校管理應該寬容而不是縱容。

教師應該是「用心而真誠」,對嗎?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虛驚一場的便服日

近年,我校有一個特色,就是每年為有急切需要的機構舉辦慈善籌款活動。去年,我校就為教會重建而舉辦了一次老師歌唱比賽籌款活動,形式為五位男老師與五位女老師分別組成男子隊和女子隊,以唱歌對戰。參賽的老師在台上載歌載舞,評判就是台下的學生。當然,歌唱比賽只是「甜品」,慈善籌款才是「主菜」。一眾學生眼見老師放下平日在課堂嚴肅的形象,在台上為善款獻唱,大家都慷慨解囊,整個活動順利進行,十分感恩。

今年,我們為另一所教會的重建項目籌募經費,但形式不再是老師唱歌,而是舉辦「師生慈善便服日」。當天無論捐獻與否,老師和學生也可以穿著便服回校。由於我校從未舉辦過「便服日」,這個構思自然引起老師之間的廣泛討論。老師們思慮繁多,訓導老師擔心學生當天穿著奇裝異服,不符合學生身份;輔導組老師又憂慮學生正值青春時期,過分注重自己的形象下,或會以過分的心思打扮,又或會用過量金錢置裝;班主任老師又恐怕學生自我形象低落,或會糾結於該穿甚麼衣服,才不會被同學嘲笑等等。結果,一眾老師竟然歸納出五十多項「不可以」條款;例如不可以穿短裙或短褲、不可以戴帽、不可以戴太陽眼鏡、不可以穿露肚臍衣服……。我頓時大惑不解,老師何以有如此那麼多的憂慮呢?我校的學生素來不是儉樸、純真的嗎?我並不覺得他們會藉著便服日而放縱放肆起來。

於是,我趁一個機會向全校老師明言:「今年舉辦便服日的重點是為教會重建項目籌款,請同事們向學生介紹一下教會的背景、教會的需要,鼓勵學生按自己的感動和能力作出捐獻。除此以外,其他都是次要。至於,如何與學生簡介便服日的安排,只需簡單幾句話便可以了。今天,我們想到了五十條『不可以』條款,想必又會有另外五十條『不可以』了,那又何必呢?」

最終,負責籌備是次活動的老師只向全體學生公布便服日的目的、為教會重建籌款的意義,以及指示學生當天衣著簡約樸素便可以了。我們一條「不可以」條款都沒有公布出來。

活動當天,不同專職的老師仍然有疑慮。故此,學校門口便有了四位訓導老師檢查學生儀容服飾,又安排了四位輔導老師準備跟進那些不符合學校要求的學生。最後結果,全校沒有一個學生因為儀容服飾不合乎標準而被「檢舉」出來。由此可見,學生是真心想藉便服日為教會籌款,目的是這樣單純。我總覺得天父玉成其事,天父總會悉心安排,天父總會保守。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請給孩子「歷奇」的機會

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中,我擔任過多種工作,而我的起步點就是領袖培訓了!初出茅蘆的我,憑藉在教會擔任「基督少年軍」導師的經驗,引入制服及紀律部隊的模式去訓練學生;其中以「歷奇領袖訓練營」成為我的「代表作」,同事戲稱我為「歷奇之父」。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對「歷奇」的精神有更深刻的體會。據我的理解,「歷奇」主要利用解難任務,促使參加者走出「安全區」(Comfort Zone),再透過解説(Debriefing)進行反思,務求將啟發類化至實際生活情境。「解難」以外,我加入了刻苦訓練,包括黑夜行山及步操等。回想起來,有一點很有趣︰孩子的「困難」及「苦」要刻意經營出來。難道在實際生活中無法經歷嗎?我當然不會否定「歷奇」這類體驗式訓練的價值。不過,這些訓練只是孩子成長的「補充劑」;真正的「歷奇」必須是實際生活中的磨練。事實上,每一代的孩子也會遇上不同的困難。作為師長及父母,不要扼殺他們經歷困難及受苦的機會,因為這等同剝奪他們成長的契機,影響深遠。不過,知易行難!有不少父母自然地竭力令孩子過得安舒,在我的教學生涯中屢見不鮮。

自防疫限聚後,家長要在校門外排隊等候接子女放學。有些愛子心切的家長早早到校排隊(排頭位家長可能早四十五分鐘到達),生怕孩子要背著書包站立太久。其實,第一位與最後一位入校接孩子的家長相差不足十分鐘。另外,當子女欠帶簿冊文具時,有些家長試圖突破防線,千方百計將物品送到孩子手上,生怕孩子因欠帶東西而心生恐懼。除了這類軼事之外,間中還有家長不顧一切在校為孩子爭取,如考核評分標準、孩子在學校的各種生活細節、孩子與同學的爭執、老師的教導模式等等。學校面對家長這種愛護子女之心,真是十分理解;但若果可以宏觀、客觀地去理解事情,一起與孩子經歷過程中的學習及體驗,更能幫助孩子脫離自我中心,成為更獨立、懂事、堅強的人。

        不知何故?我成為校長之後,「父愛」日濃,或許當學生違規、欠交功課、與人爭執等,不是由我直接處理,可以用「旁觀者」的角色看待。當我目睹稚子因犯錯而要承擔相應的後果時,我的心也會感到「陣痛」,盼望他們不會太難受。可是,想起作為教育工作者的責任,一切也應以學生的全人發展及長遠未來為依歸,我便清醒過來;將「陣痛」化為「忍痛」,將「溺愛」化為「真愛」。

        我覺得父母事事為子女爭取,可能是「給孩子最好的」這潛在信念使然。這句話當然是正確的,而大前提是必須準確地判斷甚麼是「最好」。我有一位朋友決定賣掉家裡的私家車,免得孩子習慣舒適;又有朋友棄用家傭,為訓練孩子自理能力及獨立,又學習做家務。記得某次,我正在沙灘欣賞自然風景時,有一位約四、五歲的小女孩跑過我身旁,不小心把沙粒濺到我腳上,她的媽媽要她向我道歉,遭拒絕。接下來的兩小時,我隱約聽到那媽媽溫柔地勸説女兒;由白天説到入夜,最終小女孩走向我表示歉意(我根本沒怪她)。我很佩服上述這位家長能「忍手」,她為女兒的長遠福祉而不單以孩子的感受為出發點,是真真正正「給孩子最好的」!

        孩子生命中有很多「歷奇」,我們的任務並不是替他們抵擋或企圖改變客觀環境去遂其所願,而是循循善誘地幫助他們以謙卑、忍耐、苦幹去自我完善和提升。

林逸龍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

教學人生:無人問津的水果

早前,因應教育局防疫抗疫措施規定,中學如要恢復全日面授課堂,全校學生需要有九成或以上疫苗接種率,校方才可提出申請。最終,我校宣告達標,學生終於可以回校上全日面授課。

由於學校有初中留校午膳政策,得悉學校將要全日復課後,老師便密鑼緊鼓,開始聯絡飯盒供應商、添置透明防疫隔板、安排老師當值、購買課室內外的消毒及清潔用品等等。有賴老師們細心籌劃和安排,讓久違了的全日復課得以順利展開。

飯盒供應商除了每星期提供飯盒之外,時而附送飲品,時而附送甜品,時而附送水果。學生對飲品和甜品照單全收,但絕大部分水果卻無人問津,大部分水果都原封不動留在班房內。相信設計餐單的營養師見狀後,一定為中學生的健康飲食意識而皺眉。

當值老師固然會鼓勵學生飯後多吃水果,因為有益身體健康;又或者鼓勵學生帶水果回家中慢慢享用。可惜他們充耳不聞!只待鐘聲一響,便鳥散般離開課室;有人去圖書館閱讀,有人往球場舒展筋骨……。結果,大量水果留在班房中,造成浪費。工友和書記小姐見狀,便到各個課室收集無人問津的水果,搬回校務處內,然後選出完好的,一小包一小包裝好。我見狀後略感不滿,因為我以為工友和書記小姐將學生的水果私有化,帶回自己家中享用。我覺得這樣不太合理,正想大興問罪之師之際,才發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慚愧萬分。

原來背後的真相是:工友及書記小姐得悉部分學生家境貧困,他們既愛惜家人,又珍惜食物,時常於放學後來到校務處,靦腆地輕聲詢問書記小姐有沒有水果?書記小姐便會微笑一下,不動聲色,為他們送上一包水果,不用登記,不問緣由。

這舉動何等美善!學校內的工友和書記小姐工資最低,假期最少。一般「藍領」和「白領」的工作心態都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但我校的工友和書記小姐願意多走幾步,多花功夫,就是為了校內一群有需要的學生。這種發自內心的行動,何等感動人心!

我校每天早會都唱讚美詩、唸主禱文,原來還有這些良善的見證可以公開分享。大家都活在基督的大愛中,校園就是如此美麗,充滿恩典的地方。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一朵蘭花的教育

有些孩子先天背負許多「困難」來到世上,似乎揮不去,挪不開;就如我曾經聽過一位精神科顧問醫生說,這些孩子總是「禍不單行」,他們可能是一個集ADHD(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讀寫困難、ODD(對立反抗症)等問題於一身的人。曾經相遇過孩子是身兼「五項」特殊學習需要。假如你是這孩子的家長或老師,如何是好?

教育從來需要刻意經營,所謂「刻意」,就是要用心、用時間及技巧去築成。學校的使命是辦教育,更應該不負家長所託,認真地做好教養孩子的差事。課程是骨幹,需要刻意經營;活動是養分,需要用心編排;然而,教育的靈魂所在,一定是老師。

猶記得一年多前,學校即將要接收一位由小六升中一的學生(化名「仔仔」)。人未到校,屬於他一疊個人檔案先來到。資料顯示,他不太懂得表達,從記錄中得知他會自殘及傷害身邊的人;情況令教師團隊感到憂慮。但是「辦法總比困難多」,教職員團隊自發安排了數次個案會議,就朝著學校的理念「多途並進,彈性安頓」行動。在迎接這學生之前,做好預備工作。每當我遇到難題時,就想起聖經中偉大的教育家——主耶穌。祂是一位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夫子,祂把門徒帶在身邊,以身作則教導他們;同時祂展現了一個非常具感染力的教育方針──強烈的關懷和憐憫的心腸。祂對待門徒、被魔鬼纏身的人、令人避之則吉的稅吏、窮寡婦等,都細心關懷、憐恤和付出無條件的愛;具體地扶持同行並解決他們的困難。這就是真正的「有教無類」的教育精神。

我校跨專業教職員團隊按「仔仔」的成長步伐、特質及能力,觀察他的潛能,彈性地先穩定他的情緒,建立他的安舒區,同時抓緊機會挑戰他的承載能力。教育的靈魂是愛與同行,沒有孩子感受不到老師的真誠及苦心。

不到半年,從一個互動中,我看見「仔仔」的進步。某一天,他主動要求見校長。他說:「校長,您可以獎勵我嗎?我是不是有進步啊?毛Sir讚我有進步啊!」我一口答應他,他馬上要求將一盆黃色蘭花帶回家過年。當我深入了解他的想法後,確實為之感動。「仔仔」觀察到校長是個愛花之人,所以推論買蘭花這件事難不到校長。他接著娓娓道來,告訴我整個計劃。原來他希望將蘭花放在床邊,請媽媽及妹妹一起欣賞和慶祝新年。「仔仔」是寄宿生,假期才可以回家。感恩在這件事上,我看到「仔仔」要的禮物原來是經過細心考慮的,這個小小要求呈現了「仔仔」學懂了對人的關懷。ASD(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孩子也可以充滿情感。教學團隊甚至校務處的職員都用盡方法,協助他掌握合適方法表達自己,經過多番努力,我們才能進入他的世界,聽懂他的需要,安頓他的心,取得他的信任,才能和他「交心」。「仔仔」在老師日復一日的陪伴下,不經不覺展開了他的學習路程。過程中,「仔仔」學懂了協商、等候及分享的功課,這種種進步都比我們預期中快得多。

或許在神面前,我們也是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門徒,我們更需要在繁忙的生活中安靜下來,檢視自己內心的需要,同時也聆聽神的聲音。正如先知以利亞雖陷於逃亡的歲月中,在情緒交集的困境中,他聽到及聽懂神以不同的方式向他說話;有微小的聲音、有溫柔的聲音。神同樣透過不同的場景、課程及經歷不斷地塑造我們,透過聆聽祂的話語,教導我們協商、等候及分享的課題。

黃麗婷校長

教學人生:「不要禁止他們」

執筆之際,不少小學已開始逐步回復全日制。在這個調整上,學校要作的事情非常多,並不是簡單地將時間拉長及安排午膳時間便完結。最令人煩惱是處理午膳及活動。由於數年的疫情,不少午膳供應商都已結業,能夠供應的又未必在短時間內有足夠的人手煮飯、運送、清潔。到確保飯盒能夠準時送到,學校亦需要處理一大堆防疫及行政工作。考慮到初小學生未曾在校午膳,本校需將整個午膳流程讓學生在短時間內熟習程序,以及兼顧防疫。

老師在午飯的時間除了自己需要進食外,還要兼顧同學順利「開飯」﹕如廁洗手,拿取餐盤,放好隔板,除口罩棄掉,消毒液潔手,教學生祈禱謝飯,撕開飯盒,安靜吃飯。飯後清潔餐盤和隔板,放好飯盒……跟他們談天、跟進手冊、功課等。午飯完後,又可能趕往當值,不能有半日制的「安樂茶飯」了。

雖然如此,重要的是所有學生在全日制下都能夠參與校內的活動,無論是否有注射足夠疫苗。我們知道疫苗重要,同時也明白未有注射疫苗的理由。為了讓所有學生都能夠盡快參與學校的活動,本校選擇盡快回復全日制。好了,那麼下午的活動怎樣安排呢?本身已和教練、導師簽好合約,定好了次數和時間,如今須要全部重新調動。除了導師,學生的活動時間也可能相撞,須要重新招募或取捨,老師要絞盡腦汁才能安排妥當。

 近來,不少學校都已安排旅行,並刻意選擇戶外的地方,如郊野公園,以便所有學生無論是否已注射疫苗均能參與。上星期,本校亦進行了戶外學習,由於是和科目內容有關的特定場地,須要符合處所防疫規定,所以部分同學未能和大夥兒一同出發。由於只得兩位同學,我索性邀請同學到校長室,替老師看管一下。同事事前知道這個情況,已經將相關資料及片段預備好,透過平板電腦,讓同學在留校期間也可以完成相關的學習,只欠未能親身前往。

我跟他們閒談數句,問他們未注射疫苗的原因,不外乎家長擔心注射後的副作用,如果孩子小時候本來體弱多病,那就更令父母憂慮了。為人父母,我自然明白,同時也不希望孩子怪責自己或埋怨父母,只告訴他們很快就可以解除這些措施,給他們糖果,鼓勵他們開始學習。

也許大部分的人早已注射足夠的疫苗,個別學生的情況似乎未再作考慮。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沒大問題,影響人數不多。事實上,我也不時想起福音書的記述,為甚麼在耶穌的比喻裡,牧羊人要放下九十九隻羊,尋找那一隻迷失的羊?為甚麼耶穌要到矮子稅吏撒該的家作客?為甚麼祂選擇為行淫時被捉拿的婦人解困?又與正午才出來取水的撒瑪利亞婦人談天?又醫治、趕鬼等,祂幫助的人都是被忽略的邊緣社群?

孩子很少能夠為自己發言,爭取自己的權利,很多時都要透過家長、老師、社會公眾為他們著想。因此,才有《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產生。假如制度上暫時未能改變,我們作為看管或照顧者,也可以多考慮個別情況的小眾,讓他們得到適切的照顧,別遺失了那隻羊。

「耶穌卻叫他們過來,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 神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神的國的,決不能進去。』」(路加福音第十八章16至17節)

陳章華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

教學人生:聖誕近了!誰是主角?

聖誕節快到,願你想到的主角是耶穌基督及祂的降生,而不是聖誕老人和他的禮物!

提到禮物,本校有時會收到友好的饋贈。在這裡,我想分享兩個片段:

一則是某年我收到某商家送贈的物品,臨時存放在友校。原本我以為是十六條條裝食品,我自己可以用兩個大膠袋手挽回校;但到達後,我才發現是花燈設計的桶裝,食品就存放在兩個大紙箱內,不易搬運。

友校校務處有一位小姐找來一架手推車,幫我將食品推出儲物處。我不好意思,我是男士,還要女士幫忙推車,真的不好意思!我請她讓我自己推,但是她堅持。途中有一位男書記見狀,體貼地換了他來推車。到了學校門口,校巴司機叔叔剛送學生回校,見書記推著車,又嚷著換他來推。到了馬路,有的士在對面行車線,於是司機叔叔又推著車到對面馬路,中間因為有石壆,他用力推上石壆才能繼續前行,實在是幾經波折……

可能你會說,友校同工知道我是校長才這樣殷勤。實際上,連該校校長都不知道我自行取貨,友校同工更直至我上了的士都不知道我是友校校長,只以為我是取貨的校工。

另一則也是和捐贈食品有關的故事。話說有一次讀到某報章的專欄,是由一位傳媒工作者伍先生所寫,內容大意是過往將商家贈送的月餅捐到兒童之家,但原來院童已獲太多捐贈,多到連早、午、晚三餐都在吃月餅。伍先生慨嘆,有些地方卻是一餅難求。我於是在電腦上搜索伍先生的地址或電郵,大著膽子提出要求捐贈給我們的學生。未幾便收到伍先生以電郵回覆,表示他已不在報館工作,但是可以將我們的訊息轉達給其他傳媒朋友。

翌日下午,我便收到另一位傳媒朋友陳小姐的電話。她用電郵再次作出呼籲,希望以「五餅二魚」的形式集腋成裘。各記者朋友一個一個、一盒一盒地收集月餅,很快得到多間傳媒機構記者朋友響應,他們都樂意將收到的月餅和我們的學生分享。有傳媒朋友問:「一盒四個月餅已吃了一個,送給你們,會否介意呢?」我心中感動,鼻子一酸,硬咽地答道:「有你們的關心已難以回報了,我們又怎會介意呢……」

  我和同事到各間報館拿取月餅,又到各餅店兌換餅券,從西環到柴灣;而記者朋友大袋小袋送到大堂。我們取回來各記者朋友的心意,兩天下來約有三十多盒。陳小姐不但呼籲傳媒朋友,還特意打電話到各處請求捐贈。我說,若學生不能每人獲得一個月餅也不打緊。陳小姐堅持,若未能一人獲得一個月餅,學生不開心便不好了。

他們送出的,不單是一個一個月餅,而是一顆一顆愛心。希望家長和孩子享用時,感受到的不單止是月餅的美味,而是一份一份心意、一點一滴積累而成的人情味……

對了,聖誕節的主角應是耶穌基督,也就是「愛」。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禮貌之道

在學校附近遇上兩位學生,都是我曾經教過的。當走近他們的時候,我向他們微笑打招呼,說了一聲「早晨」。他們兩人看見我,卻沒有反應,似乎不認識我,一聲不響就從我旁邊走過去了。

我有點疑惑,他們是否真的忘記了我?應該不是吧!因為我也認得他們的面貌,雖然姓名未必記得準確。我可能有些偏見,我認為他們不懂禮貌,不知如何回應我的「見面禮」,而我的同事也有過類似的遭遇。

我記得當我自己還是中學生、大學生的時候,每逢遇見師長,無論對方有沒有教過我,我大多數會說一聲「老師早晨」或「午安」;最少也向他們點點頭,表示敬意。當我自己執教的時候,早年的學生也有類似的行為,令我有少少感覺到欣慰。但是隨著時間演變,這種情況越來越少見了。現時就算在校園地方相遇,大多數人也是各行各路,似是未曾相識。

除此之外,近年在高年級的課堂內外,學生很多時也不以師長的角色對待老師。從某方面來看,這是好的;學生能與老師打成一片,互相了解,建立友好關係。但是在我看來,若這種過分友輩式的關係欠缺尊卑之分,似乎說不過去!當然,我也承認亦師亦友是一種頗為理想的師生關係,但並不是每一位老師都能夠掌握得恰到好處。多年前還在大學的時候,有一位世界知名的學者老師因為對學生要求嚴格,學生頗難從他手上取得高分數,結果被學生選為全校最差的教師。

尊師重道本是我們中國在教育上的一種美德。雖然有人覺得這種禮貌太過造作,毫無作用,特別是在西方文化當中沒有此等需要。當然,要是把老師當作皇帝(或如上帝),確實非常不妥;但是在強調知識灌輸(≠教育)的年代,把老師當作教學機器,甚至是透明人,也肯定不對。目前在忙碌的教學課程中,倫理道德的比重似乎也要看重,待人接物的禮儀仍須正式教導。也許要靠老師本身的行事榜樣,以身作則,方能夠對學生守禮貌有指導作用。

我從小很喜歡新約聖經提摩太前書第四章12節:「不要讓人小看你年輕,而要在言語、行為、愛、信心、純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

橫眉

教學人生:不同的目光

我常常跟老師說,要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子女,所以我很愛看我的學生。他們入學時是小小的幼童,經過六年時間,看著他們慢慢地成長,那份成功感,實非筆墨所能形容。但是在疫情之下,同學們都戴上口罩,我便多看了他們的眼睛。原來在不同的情況下,他們有不同的目光。

多年前,我曾訪問過李清詞牧師。她是香港第一位女牧師,曾經當過英華女書院副校長。她說:「現今的校長工作太忙了,很少關注學生的事情,我們以前簡單得多,只專注校內工作,每位學生的名字、他們的家庭背景、父母,甚至是畢業後的生活,我們都會關心。教育是育人的工作,關心他們的成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聽後十分慚愧,自問平日工作確實忙碌,很少時間跟學生和家長詳談。自此,每當我看見學生不舒服或受傷,坐在校務處等待治理和等家人接回家時,我都會坐下來安慰他們。他們的目光由無助、不開心,變成温暖和快慰。儘管這些目光有時一閃即逝,但是在學生最無助的時候,我們如能向他們表達關心,換來是難忘的回報。

我讀小學時,常常在教員室外罰企。估不到幾十年後的今天,在我校教員室外的小巷,也是小息罰企的「聖地」!我心想,要在門外企,是方便老師處理學生吧?當我經過這條小巷,偶爾會看到兩、三位同學站著。他們看見我,多數低下頭,目光總是迴避、慚愧和無奈。這時,我會過去拍拍他們的肩膀,有時也會說一句「xxx,努力吧!」這時,學生的眼神如釋重負,因為他們發現我不是過來罵他們。我不知道他們會否因而改變過來,但是這一點小鼓勵,會令他們好過一點。為甚麼我會這樣做?我只想表達「做錯了,不要緊,大家都會原諒他,下次努力改過便是。」

聖經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11節說:「所以,你們該彼此勸慰,互相建立,正如你們素常所行的。」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除了教授知識外,更要鼓勵和關心學生。縱然只是小小一句說話、一個拍拍肩膀的小動作,也會從學生純真的目光裡看到這些鼓勵和關心的重要意義。家長呢?我相信你們看著子女的眼神是充滿愛,所以在管教子女時,不妨寛宏一點,更不要目露凶光;一旦動手打了子女,對他們會造成磨滅不了的陰影。長路漫漫,管教子女要花心機、花時間,急也急不來。

   學生放學時,我喜歡站在學校門口跟他們道別。那時,他們的眼神是無比喜悅的;聽到他們開心地說:「校長,再見!」然後揮手道別,我也快樂起來!他們是因為見到我而高興嗎?我覺得他們是因為可以回家而開心吧!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

教學人生:不自由的自由

「自由何價?」自古以來,皆有人為了享受自由的生活而不惜離鄉別井,移居外地。美國獨立戰爭時期,民間更流傳一句話:「不自由,毋寧死。」願為自由付上代價的價值觀溢於言表。然而,我的信仰卻叫我反思另一種自由,就是「不自由的自由」。

「這是我的自由啊!只要我喜歡就是了,你不要管我!難道我不可以運用我的自由嗎?」我反問:「這是自由,抑或是打著自由之名的放縱?」《聖經》說:「你們將會認識真理,真理將會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第八章32節)原來自由是與真理掛鉤的,沒有真理的自由可能是自我、自私,甚或是放縱私慾的借口。以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為例,若沒有「真理」的規範,言論自由可以變成惡意散佈假消息,作謀取私利的掩飾,又或是肆意對不同意見的人作人身攻擊的擋箭牌。自由並非為所欲為,是要被真理規範的。

真正的自由除了以真理為標準外,還須通過另一項檢視,就是愛的原則。《聖經》說:「『所有的事都可以做』,但並非都有益處。『所有的事都可以做』,但並非都造就別人。誰都不要尋求自己的好處,而要尋求別人的好處。」(哥林多前書第十章23至24節)聽到「所有的事都可以做」,我們可能很開心,因為這就體現有些人心中的「自由」;但經文重點在於後面,以是否有益和造就別人為檢視的準則,再將「益處」分為兩項:自己的益處和別人的益處;然後,以別人的益處為依歸。即是也許真理在你這一邊,你也深知和確信你所行的並無不妥;也須知道別人要通過教育才能認識真理,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學會,所以或會誤解你的言行。堅持真實的道理,還是實踐愛人的道理?在這兩者之間,保羅就選擇了後者。這就是愛的原則!

最後,耶穌是實踐「不自由的自由」的最佳榜樣。祂捨尊降卑,甘心取了奴僕的形象,自限於天地之間,體貼人的需要,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第二章6至8節)耶穌這種自由地選擇不自由,正是我們所要學習的。在我們爭取很多權利和空間時,我們必須細心思考我們所爭取的是否合乎真理?縱使合乎真理,在行使權利和自由時,是以自己的益處為考慮,或是以別人的益處為重心?最後,我們有沒有基督耶穌的心腸?甘願放棄屬世的自由,為要成就天父更美的心意。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