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特兒特教 之 「特殊教育需要」與「學習阻力」(上)

一位老師問我:「有個6歲的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上課時不願意學習,跟我對著幹,我該怎樣做才能令他學習?請他做思考題他不願意,獎懲的方法都用過,都不奏效,他就是逃避做題目/任務。我該怎麼辦?上課的時間有限,我應否把答案告訴他,讓他完成任務就算了。」

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為甚麼學童抗拒學習?」「學習阻力的根源是甚麼?」「抗拒學習」、「學習阻力」的情況出現在每層教育階段。在幼稚園、小學、中學或大學。抗拒學習的行為採取不同的表現方式,例如在幼稚園,當全班學童圍成一圈聽老師講課,一個孩子總是跑去玩玩具;在小學,當全班學童全神貫注地做堂課,一個孩子卻盯著窗外;在高年級,當面對任務時學童未經思考便回話說「我不知道」或「我不懂」;在大學階段,學生可能是常遲到或缺席,或者避免參與小組討論等。  

若認為學童「抗拒學習」或出現「學習阻力」的現象完全是學生或老師的錯都不正確。根源可能在於各種心理、教育和社會因素的交織;這些因素還要連繫到學生、老師、家庭或環境等層面進行分析。

這個6歲的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上課時不願意學習,跟老師對著幹的背後原因可以是:

(1)認知功能缺失﹕學童的認知功能可能有缺失,感覺任務很困難,不懂向老師表達困難,採取迴避策略,避免做任務。老師沒注意到學童的困難,或沒有運用合適的「導引學習」技巧教導學童解難,錯誤判斷學童不願意/避免做任務的行為是與她作對。

(2)獎懲方法運用不當﹕老師說獎懲的方法都用過,都不奏效。教師經常使用貼紙或糖果等獎勵來鼓勵學童工作。事實上,學童喜歡貼紙和糖果,尤其是年幼的學童。若學童認為任務很困難,他將永遠無法完成任務,即使想得到獎賞也拒絕合作;但老師若未能明白學童的困難,把任務細分減低難度,或運用合適的「導引學習」技巧教導學童解難,只是堅持要學童完成任務後才獲得獎賞。學童會拒絕合作,告訴老師他不要獎賞了。老師誤以為獎勵方法行不通,若切換運用懲罰方法,例如告訴學童,如果你不合作,你就不能在遊戲時間與其他孩子一起玩,直至完成任務才可以離去。學童喜歡與其他孩子一起玩,但被老師阻止參加遊戲時間。學童會因此討厭老師,想贏過老師,更加不合作,師生關係可能陷入權力鬥爭的境況。

一般學童經歷的「學習阻力」,SEN學童也會經歷,更甚的是他們也需要面對其特殊需要所引發的困難,這也可以是「學習阻力」的其中一個根源。當學童無法完成任務時,我們需要仔細分析情況來幫助他們。不然,孩子、家長和老師都陷入挫敗/氣餒或權力鬥爭的境況,不知如何是好。下一篇文章將對此主題進行更多分析。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幫助孩子駕馭讀寫障礙

近年, 香港父母對孩子患上讀寫障礙的現象愈來愈關注, 一旦自己孩子有疑似相關徵狀,便務求盡快尋求專業人士作出診斷及幫助,令孩子免受不必要的學習延緩。

患有讀寫障礙孩子的特徵,是左腦部位負責語言訊息的編碼和儲存出現問題,影響閱讀和寫作速度,在處理語音辨識力及視覺空間追蹤力等有困難。由於他們在掌握文字讀音、外形和意義聯繫時,難於把資料由短期記憶轉成長期記憶,要溫習多次才能謹記,造成學習動機也被削弱。患者對空間認知較弱,易混淆影像,大小肌肉和手眼協調亦產生障礙,用筆書寫時,出現抄漏筆畫、錯部件、字體歪倒或錯筆順等等;對於文字解碼、讀字、拼音、 默字難以協調;在閱讀時,也會出現跳字或漏行,他們在學習上遇到不少困難,以下是個案分享﹕

個案主人晴晴是一位獨生女,在初小已被發現患有讀寫障礙,父母馬上尋找專業幫手,讓她接受訓練。父親是個大忙人,他將在家訓練的重任交給家庭主婦的太太,也會在適當時間給予鼓勵和讚賞。

(1)課堂上

老師為晴晴的家課及考試作調適,例如減抄寫、放大格及用簡單筆畫的同義詞代替「生字」。老師在課堂中,站在晴晴前面,讓她看口型、面部表情和手勢,有助她專注課堂學習,課堂後與母親保持聯絡。

(2)在家訓練

首先,母親安排晴晴在家伴讀,專家為女兒提供圖片、字卡及個別閱讀策略, 讓她將字、圖像和實物連結,提升了解字詞意思,有助她易於投入閱讀。又提議母親用文字輸入法幫助晴晴辨認中文字形結構和筆順;培養閲讀習慣,讓她朗讀文章,並用手指著要讀的文字,減少跳行和漏字;用不同顏色螢光筆去突顯字體部首或筆畫,以免混淆,將間尺壓住後排文字,用筆將讀完行首以畫圓點作標記, 避免她跳行。並教她用圖像記憶部首,與字義相連,透過拆解字形的結構多練習, 做功課更有效率,只須口述字詞的部件,便能寫出來。

(3)「六何法」6W

再者,母親親自參與學習「六何法」,來幫助晴晴有效閱讀文章。「六何法」包括:何人、何事 、何時、何地、為何及如何。首先(1)她大概閱讀文章一次; (2) 留意文章的標題及結構;(3) 閱讀目的和重點;(4) 細閱文章引言、總結及參考;(5) 從所得的資料去明白總體文章;(6)運用「六何法」來抽問女兒重點,並協助她找答案,希望達到的目標是讓她掌握文章3至6個重點,跟著重點作複習。

晴晴透過閱讀策略, 運用淺白的字詞寫作,更愛上閱讀書籍,遇上生字能夠主動提問,對語文學習逐步增強信心,令她重拾學習的樂趣,壓力隨之而大減。最後,她因得到父母支持和讚賞而感到欣慰,順利駕馭讀寫障礙。

康志敏 Janet Hong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及家庭治療師

SEN特兒特教 之 「認知功能」與「自閉症譜系障礙」(下)

在這個專欄中,陳醫生曾寫過關於「不合群的小希」的一些特徵,例如小朋友們在台上跟著音樂跳舞時,小希只是站在一旁不知所謂地做一些無意識的動作,好像完全不知道是在台上表演。他對玩具的喜好十分執著,只喜歡玩玩具車,而且特別注意車輪的部分,也特別喜歡把車子排列。工人姐姐帶他到平台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時,他總是愛獨自玩他的玩具小汽車,當看見其他小朋友也有玩具汽車時,便跑去拿別人的玩具汽車然後自己玩,完全不合群。當媽媽跟醫生談論小希的問題時,坐在媽媽身旁的他卻是全神貫注地把玩玩具小汽車,對他周圍發生的事情全不注意或不感興趣。小希的行為表現,與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兒童的情況十分相似。

ASD兒童的核心困難顯現於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領域。現把三項較常見的臨床徵狀﹕語言及溝通困難、非語言溝通困難、社交交流與互動困難,連繫到缺失的「認知功能」 (放在括號中)作舉隅,並作出一些支援建議:ASD學童所專注的範圍較為狹窄,可能出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情況,影響其視覺、語言和聽覺信息的接收 (接收信息不清晰)。他們的詞彙貧乏或只懂複述一些詞彙或模仿手勢而未明當中含意,尤其是一些比較抽象的語言或指示的含意,未能掌握抽象的概念和相關的知識 (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小希對周圍發生的事情所產生的信息接收不清晰,因此其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或不懂作出相應的回應。當到平台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時,看見其他小朋友也有玩具汽車便跑去拿來自己玩,反映他缺乏社交交流與互動技巧,亦不懂分析拿別人的玩具汽車有何不對(不懂界定問題)。。

ASD學童與人相處時欠缺技巧,也欠缺同理心,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以自我為中心的溝通模式);亦較難理解社交上的「潛規則」,以至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他們亦較難運用非語言溝通技巧與人交流(缺乏溝通工具),例如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說話時不懂考慮別人的感受,也會給人一種沒有禮貌的感覺。因此較難與朋輩建立友誼。

在教導ASD學童時,父母或師長若習慣使用嚴厲及否定性的用語,例如﹕「不要碰那個!」「不可以大聲說話!」容易引發ASD學童的負面情緒,因他們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當聽到這些負面指令時,會以為你想控制他們,不願意服從或會感到被不公平對待而產生情緒失控。認知取向的導引方法:說話時,重要的是要考慮學童的感受並保持一致,讓他們了解指令背後的原因。例如可以說:「請放下你的手,用你的眼睛看,因為這裡有指示寫著『不可用手觸摸』。」這種措辭方法可以導引學童思考並區分怎樣做才是對與錯,並明白指令背後的原因。若運用非語言的指導,包括身體姿勢和面部表情,像站在學童身邊、揚起眉毛、手指放嘴唇表示保持安靜,比提高說話聲音能更有效控制學童的行為。ASD學童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因此需導引他們明白你臉上的表情或非語言指示的含意。

教導ASD學童時,需明白他們行背後的原因,連繫到缺失的「認知功能」,才能選取有效的導引方法幫助他們。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認知功能」與「自閉症譜系障礙」(上)

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的核心困難顯現於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領域。每位ASD兒童的表現都不相同,可以有很大差異。一般較常見的臨床徵狀包括:

(一) 語言及溝通困難:詞彙貧乏或誤解,因而影響與人溝通相處的能力。

(二) 非語言溝通困難:較難運用非語言溝通技巧與人交流,例如缺乏適當的面部表情和眼神接觸,也會給人一種沒有禮貌的感覺。

(三) 社交交流與互動困難:社交表現可以是冷漠、被動,或過分熱情。與人相處時欠缺技巧,較難與朋輩建立友誼;也欠缺同理心,難以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亦較難理解社交上的「潛規則」,以至行為未能配合當時的處境,例如面對陌生人或師長時不懂忌諱。

(四) 重複及固執行為:如轉動車輪、排列物品、反覆觀看同一影片、重複詢問同一問題等。較難適應生活上的轉變,例如行走路線、食物種類、及對於生活上的小改變會產生強烈的情緒反應等。

(五) 狹隘興趣:如喜愛背誦巴士路線、地鐵站名、汽車型號、日曆、動植物等資料及數據。

專家對ASD的診斷標準隨著時間而改變。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的診斷和統計手冊第五版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s Diagnostic & Statistical Manual, DSM-V) 於2013年更新了診斷ASD的標準。在香港,ASD兒童的診斷也是依據DSM的標準。美國兒科學會於2020年出版了一份「識別、評估和管理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臨床報告,作為臨床醫生提供兒科護理的指引 (Hyman & Levy, et.al. 2020),報告描述ASD是一種常見的神經發育障礙。據報導,在美國的普遍率為每 59名兒童中就有1名(約 1.7%)。報告指出,ASD的兒童和青少年在行為、教育、健康、休閒、家庭支持和其他方面都有服務需求,因為ASD在18個月大時便可以在初級保健(primary care)的過程中被診斷出來,故建議可以及早運用「實證為本」的干預措施 (evidence-based interventions) 來幫助改善其功能。

與任何其他認知訓練相比,霍思坦教授(Prof. R. Feuerstein) 的方法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半個世紀以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通過它在學習潛能上發生了巨大的轉變(Feuerstein et al. 2006)。ASD學童在語言及溝通、社交和行為的領域均出現困難,現把部分徵狀從「認知功能」的角度來分析﹕

(1)接收信息不清晰:由於ASD人士所專注的範圍較為狹窄,可能出現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情況,影響其視覺、語言和聽覺信息的接收。因而影響其語言及非語言溝通和社交交流與互動能力的發展;

(2)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除了因(1) 接收信息不清晰而影響其語言能力的發展,ASD人士較難理解一些比較抽象的語言或指示的含意,未能掌握抽象的概念和相關的知識,也影響了口語和文字上的表達。學童會在作文或涉及分享感受這類題目出現困難;

(3)缺乏擬訂計劃能力:ASD人士有重複及固執行為的情況,影響其訂定學習目標、組織學習內容和安排生活作息時間規律等能力。

霍思坦教授認為,ASD人士的「認知結構」是可以通過「導引學習」(Mediated Learning) 的技巧來矯正其缺失的「認知功能」,克服因其神經發育障礙引發的困難。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陪伴兒子走過半世紀

多年前,我在教會認識陳太的女兒,一位品學兼優的女孩,我覺得這樣的女孩子背後,一定有位了不起的母親,後來才知道陳太的大兒子是特殊人士。陳太的兒子已經50歲,星期一至四都在特殊人士展能中心寄宿,只在週末和節日才回家渡假。「每個週末是阿仔最盼望的日子。他對今天是星期幾特別清晰,知道到了星期五晚就可以回家,很期待。到星期一的時候又特別緊張,叮囑我們一定要把他送回宿舍。他對生活常規非常執著,一定要你聽他的,沒辦法,唯有遷就他。」這就是自閉症其中偏執行為的特色。

「最困難的時候,就是兒子小時候,在未曾確診自閉症及中度弱智之前,經常被幼稚園的老師投訴違規及無法自理。在親戚朋友中只有自己的兒子是自閉和弱智,覺得很難受,好像自己有罪般,別人都正常。」陳太輕輕嘆氣:「知道他是這樣也沒辦法,他7歲開始入讀特殊學校,我一到假期就帶他去那些附設特殊兒童服務的中心,但他卻沒有跟其他人玩耍,喜樂獨自呆坐,自言自語,有時連我跟他說話亦不理睬,或只有簡短對答。那時的我真的很沮喪,現在過了幾十年,看得開了。」陳太坦言與其他特殊兒童家長只是點頭之交,但當見到還有別家子女亦有如此狀況,頃刻的感覺是遇上了同路人,壓力便會漸漸消失了。

問及兒子的狀況可有影響她與丈夫的關係,陳太說沒有。她說丈夫雖努力賺錢養家,但內心卻很抗拒兒子,兩父子甚少對話;而且他從不帶兒子出街,亦甚少在別人面前提起兒子,放假時只會獨自找朋友消遣,但陳太一直沒有向丈夫發怨言,甘願獨自照顧兒子。

事實上,不少特殊兒童媽媽因長期缺乏丈夫的支持和理解,出現負面情緒如孤單、無奈和委屈。在傳統華人文化中,對下一代成就予以寄望,令特殊兒童的父母、甚至整個家庭都造成情緒打擊。礙於自己的羞恥感、別人的眼光及不理解,有些父母會選擇把特殊孩子收起來,採取逃避的態度,減少親友間的接觸而影響了家庭的社交關係,形成更大的壓力。特殊兒童的爸爸面對的羞恥感和壓力,一點亦不亞於作母親的,這些都值得我們去關注了解和幫助他們面對自己的特殊孩子,與太太一起承擔、配合教養特殊兒童。

香港有研究顯示,自閉症兒童媽媽個人的信心及對孩子的接納程度愈高,愈能夠舒緩壓力,有助心理健康。對於陳太來說,無論是面對兒子或是丈夫,她都是全心接納,這份平靜力與堅忍的性情或許是經歲月陶造而成,但肯定的是,這些都是她面對逆境時的重要元素。最後,我問陳太有甚麼想跟其他特殊兒童媽媽分享,她是平靜而堅定地說﹕「不要灰心,始終都會有人幫你,正如我多年來得到特殊學校和展能中心為阿仔提供照顧和家長支援,他們給予很大幫助。」她感恩兒子情況穩定,也喜歡現在住的院舍,而院舍就在家附近,家人可以常在一起,她已經很滿足。眼前這位陪伴特殊兒子走過半個世紀的媽媽,一切說來風輕雲淡,皺紋下依然是那溫柔的微笑。

劉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經理

SEN特兒特教 之 為特殊兒童媽媽加油打氣

自閉症譜系障礙(ASD)的兒童半數有過動、情緒及行為等問題,其中約有三成的ASD患者智商低於70,即同時有不同程度的智力發展障礙。Anna的兒子便屬於這類兒童,在特殊學校就讀。

Anna總是給人冷靜能幹的感覺,這位昔日的女強人在兒子4歲確診自閉症,同時也有中度弱智時,便離開大機構的管理層工作,去學了三套治療法,自己在家home schooling教導兒子一年多,及後都繼續做全職母親。現今兒子已經18歲了,「生活中最困難的是甚麼?怎樣克服?哪些是最好的幫助?」我問她。她回說﹕「多年來最艱難的是面對父子倆的不和,因為父子之間溝通不來,老公不懂得和阿仔相處,引發許多張力、打罵不斷,甚至肢體衝突,令全家人都難以面對,我尤其覺得難受,唯有盡量在家與阿仔一起,避免老公與阿仔獨處。每當他們擦出火花時,我便介入安撫雙方,盡量舒緩他們的緊張情緒。」

Anna的先生兩年前退休,現在成了Anna的得力助手。「老公以前和阿仔相處很火爆,現在可能因為年紀大了,又沒有了工作壓力,脾氣也收斂了許多。現在他幫阿仔上廁所、沐浴等工作,令我感覺輕鬆了。另外,支援是非常需要的,適時出現的幫助和鼓勵是最好的。有一次阿仔和老公吵了架,幸好得到一位相熟的叔叔協助外出,當阿仔話要去廁所的時候,那位叔叔二話不說便帶了阿仔去廁所。」

Anna說自從當上全職媽媽,要照顧家中各人的生活,還要關顧他們的感受,感覺身心疲累。「多年來你有關顧自己嗎?」「啊…(恍然大悟)真的沒怎麼關顧自己,但在我快撐不下去時,便會去買些東西給自己!平時我不捨得買的心頭好,在生日時,便為自己買一份生日禮物,這是最大的滿足。」我們在笑言中帶著一絲無奈。我感慨,坊間為特殊兒童媽媽加油打氣的人實在寥寥可數。

「你有向神抱怨嗎?」「我的性格有許多菱角,年輕時凡事過得太順利,所以不懂得去關顧人;反而在這十幾年的『不順利』,跌跌踫踫,流下很多眼淚,我漸漸學會放低自己,首先放低是我的『驕傲』。現在的我不敢問上帝『為甚麼』,只會問『我要怎樣面對』。我也有好驚的時候。的確,有些事情無論你有多能幹都無能為力,但我在當中漸漸領悟到﹕凡事總有出路,要常存盼望;預咗這是神賜給我的試練,考驗我能付出多少愛,多少忍耐,凡事不去計較,…」說著說著,Anna哽咽起來:「我覺得自己的力量是從神而來,每當感覺漫漫長路,捱得好辛苦時,上帝賜給我有內心的平安和喜樂及實在的盼望!感恩有這個經歷。我明白自己不是完美,並非甚麼都做得到,這個『放下』使我能夠與更多人融合,得到其他朋友的支持。」Anna領悟到,做特殊兒童媽媽這個經歷對自己的意義,是生命的改變,並學習放低自己的驕傲,接納自己的能力有限,並更多倚靠上帝。

在特殊兒童的家庭中,母親往往是主要照顧者。父親對母親的支持及參與親子照顧,對媽媽來說極為珍貴,亦是家中莫大的資源。縱然大部分特殊兒童的父母飽受負面情緒困擾,但亦有部分家長能夠維持心理健康,展現出心理回彈力,找到人生的新意義。

劉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經理

SEN特兒特教 之 自閉症孖寶兄弟媽媽的心聲

Jenny一坐下便長長歎息:「好攰……」Jenny的兩個兒子都患有自閉症ASD,同屬於ASD之中那七成智力正常的患者。大兒子同時患有讀寫障礙,在家附近一所主流小學就讀;而性格緊張同時患有ADHD的小兒子則在另一所較輕鬆學習的小學就讀。這兩所學校上課和考試時間的不同,都為Jenny的生活帶來不少挑戰。

「生活中最困難的是甚麼?怎樣克服?哪些是最好的幫助?」「哥哥小學頭兩年最難捱,由於哥哥同時患有讀寫障礙,中文科從未試過合格。一、二年級的班主任完全不懂得處理SEN學生,縱然我們早已向學校申報哥哥是SEN學生,但卻沒有得到班主任對SEN學生應有的諒解,不斷受到班主任的針對和標籤,更被勸退學。那時,當每日接到班主任投訴電話,壓力很大,電話一響我就好驚,阿仔在學校都好慘好孤單,日日喊,我也日日喊。」

Jenny說她那時會找大兒子幼稚園的校長哭訴。「那時哥哥已升小一,她說我需要人幫自己。又指出哥哥成日喊,是因為缺乏愛和安全感,她鼓勵哥哥和我一齊重返教會。而在哥哥二年級被班主任勸退學時,她鼓勵我寫信給哥哥的小學校長,令事情出現轉機。哥哥得到小學校長的瞭解和接納。三年級時,班主任受過SEN訓練,很關心和接納哥哥,哥哥漸漸得到老師肯定,還有機會做風紀及班長,之後更誓不肯轉校呢!」

Jenny大兒子之前屢遭學校投訴和不被明白的苦況,是現時融合教育制度下典型的受害者。在2021年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的文件顯示,現時中小學接受了特殊教育需要培訓的教師,仍不足一半,他們面對著日益増加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若教師缺乏足夠SEN訓練及心志,更易令SEN兒童在面對學習困難之外,受到老師和同學的誤解、歧視甚至排斥。還幸Jenny懂得尋求幫助,找朋友傾訴,有同行的朋友,得到兒子的幼稚園校長寶貴的意見、鼓勵和安慰,沒有放棄,積極與學校溝通。

「你有甚麼想跟其他SEN媽媽說?」「這條路真的唔容易,大家一齊努力,辛苦過後總有曙光。做SEN媽媽真是好辛苦,照顧SEN小朋友真是好辛苦。他們是非一般小朋友,但不是有問題,而每個都有獨特性格,每個獨特性格令你好困惑、好多失敗挫折、好多眼淚,但我相信過後一定有曙光。而我見到兩個仔由以前冇信心、甚麼事都話難、做唔到,到現在學自己解決困難,衝破難關,被大家認同,就是我見到他們的光。」Jenny無比堅定地說出那句「一定有曙光」,她相信一道曙光之後,還有下一道曙光。

劉星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經理

SEN特兒特教 之 「認知功能」與「學業成績低落」(下)

事實上,導致「學業成績低落」的因素有很多,包括先天和後天的因素。很多人認為我們與生俱來的能力/智能是無法改變的,也如中國人流傳的一項信念:三歲定八十,認為孩子幼年期的表現,反眏著天賦的能力和未來發展傾向。這些信念往往讓父母錯誤判斷孩子學業成績低落是因為天生能力有限,或認為孩子生來好動,因此未能安坐學習,而沒有進一步分析孩子表現未如理想背後的真正原因,令孩子錯過了接受適切干預和糾正缺陷的機會;或用了錯誤的教導方法,例如要求孩子重複練習,以為可以將勤補拙,反而令孩子對學習產生反感。

這裡以「低成就的資優生」為例,他們部分的徵狀有上課不專心、學習態度散漫、學業成績落後等,但引致成績落後的原因並非智能不足,背後的原因可能是﹕

(1)學習的內容太淺易而令他們覺得無聊

(2)老師的教學法太刻板而令他們失去學習興趣

(3)對學習持錯誤的信念,例如﹕「我為何要學習如此沉悶、重複性或簡單的東西?」

以上的原因都會導致孩子不願意為了測驗和考試而複習,因此學業成績低落,但假若這「低成就的資優生」是因為「認知功能」出現缺失的問題,那麽支援的方法就完全不同了。只把學習的內容加深甚至跳級、轉換到相信使用更多活動方式教學的國際學校就讀,將無法幫助這類學生。因此,若要明白孩子在學習上遇到的困難,需要綜合各項因素進行分析,才能真正明白他們的需要。

上文從「認知信息處理」的理論來分析「學業成績低落」的部分徵狀,以下從相關的「認知功能」缺失的例子作出一些支援建議:

(1)接收信息不清晰:若孩子出現問題,包括抄書也抄錯或漏筆劃,對功課或測考的指示看不清楚,則可訓練其視覺專注和辨別能力;若對上課的內容或指示聽不清楚,可訓練其聽覺專注和辨別能力。

(2)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若孩子出現不理解學習內容或指示含意的問題,可加強建立語言和概念,及其口語和文字上的表達。訓練可先從字詞、句子開始,逐漸延展到段落和文章;亦可鼓勵孩子多閱讀感興趣的書籍例如故事書,家長可使用伴讀法(paired reading),及閱讀書本後鼓勵孩子講故事或討論內容,從中學習字詞和句子。

(3)缺乏擬訂計劃能力:若孩子不懂訂定學習目標、缺乏組織能力,家長可先與孩子一起討論和安排每天/星期的生活作息時間表,在家建立有結構和規律的生活,逐漸引導孩子訂定學習目標,發展其組織和計劃能力。

由於神經的可塑性,大腦的「認知結構」可以通過「導引學習」的技巧,結合以色列的霍思坦教授(Prof. R. Feuerstein) 發展的「認知能力優化課程」來改善,缺失的「認知功能」便可得到修補和提升 (Feuerstein et al.1980; Feuerstein et al. 2006)。當孩子的學習困難如接收、專注、記憶、理解等得到緩解,他的學業成績便會提升,成功的經驗能激發他的動力和改善其學習態度。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認知功能」與「學業成績低落」(上)

認知學習(cognition)理論中的「認知信息處理」楷模(information processing model) 把學習過程分為3個階段﹕輸入(input)、處理信息(processing)、輸出(output)。以色列的霍思坦教授(Prof. R. Feuerstein) 剖析這3個階段,發現當中涉及多達28項「認知功能」。若在這些「認知功能」中出現缺失或發展未夠穩定,將會影響我們的學習/工作表現或在我們的學習/工作中會顯現出來。先天或後天的因素均可導致「認知功能」出現缺失。先天的因素包括:遺傳性問題或有機性紊亂導致神經損壞、智能低落、發展成熟程度延遲等;後天的因素包括:父母的教養方法、成長環境缺乏刺激、父母的教育水平及經濟條件不足等。

霍思坦教授提出,不管導致「認知功能」缺失的原因是甚麼,只要使用「導引學習」(Mediated Learning) 的技巧來教導專為增強「認知功能」而設計的課程,便可修改個人的「認知結構」及提升其「認知功能」。當中涉及的能力包括注意力、記憶力、信息的連繫以至知識的建立能力、推理及判斷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溝通和自我控制力等。

在眾多特殊教育需要(SEN)或學習困難的類別當中,「學業成績低落」是其中一項非常困擾孩子及其父母的項目。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從幼稚園到小學,從小學到中學,從中學到大學,從找學校到找工作,都涉及篩選。學業成績在篩選過程中是一項重要決定因素,影響著孩子各個成長階段。學生的成績亦影響到學校的排名,因此老師、孩子及其父母,均不得不重視。  

導致學業成績低落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先天和後天的因素。3月9日的文章提到「低成就的資優生」及期望有好的學業成績,不是光靠高智能,還需有一籃子的能力,其中包括組織、訂定目標、自律、盡責等的能力,這些能力都屬於「認知功能」中的核心能力,是可以訓練的。

從「認知信息處理」的角度來看,現把「學業成績低落」的部分徵狀連繫到「認知功能」作舉隅。由於篇幅有限,以下只是一些「認知功能」缺失的例子:

(1)接收信息不清晰:可以包括視覺、語言和聽覺信息,例如抄書也抄錯或漏筆劃,好像視而不見;上課的內容或指示聽不清楚,功課或測考的指示看不清楚。這樣接收信息不清晰,會影響學習的記憶和準確性;

(2)語言和概念基礎不足夠:不理解學習內容或指示的含意,在學習過程中欠缺概念來建立新知識,也影響了口語和文字上的表達。因此,孩子會害怕作文及回答需要書寫很多文字的題目;

(3)缺乏擬訂計劃能力:不懂訂定學習目標、組織學習內容和安排生活作息時間規律等。

就是智能優異的學生,如果他們的「認知功能」出現以上的缺失,他們的學業成績也會低落。因此,若孩子的成績未如理想,是需要分析他/她的「認知功能」在那方面出現缺失,才能對症下藥,提供適切的支援/培訓。若是藥石亂投,只會令孩子經歷更多挫敗感。

區美蘭博士
「學習潛能、認知能力及專注力」認證教練
特殊教育顧問

SEN特兒特教 之 無差別的學習環境

大家看到學習環境,或許會想像到物理環境﹕課室?學習角?或是人物環境﹕老師?家長?還是針對性治療﹕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言語治療?認知治療?社交訓練?上述的環境確實很重要,但有一種環境,可為上述這些環境提供一個框架。

常規是指把日常的生活有秩序地規劃,包括生活必需的作息、學習和娛樂,若能細緻安排,巧妙穿插,便能夠有一個平衡的生活。由於常規的穩定性和可預測性,會帶來安全的感覺,同時亦會減少了焦慮。若小朋友能掌握了常規的進程,會建立一種自信,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下一步會做甚麼;同步,也提升了責任感。編排常規時,建議先安排生理需要的時段,例如睡眠、進食、洗澡等等,因為這都是自然穿插的活動,比較輕鬆。其次,是安排活動時將動、靜活動穿插,因為長時間進行靜態活動,專注力下降,也會影响學習質素;長時間進行動態活動,也需要有時間進行放鬆,讓高漲的機能和情緒平伏。

(1)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小朋友的重要:

由於常規的穩定性,小朋友可以按常規的需要去預備或執拾所需要的物品;此外,他們經常對時間過於樂觀,常規能提供時間的框架,減少了拖延;他們也會經常冒出做眼前事情以外的念頭,常規可以幫助他們對焦。

(2)對自閉症譜系障礙小朋友的好處:

由於他們傾向有執著的想法,故穩定的常規會帶給他們安全感;家長若把常規,以視覺效果呈現更為理想,例如把常規以圖畫顯示,張貼在指定位置,會有效地幫助他們。

(3)對腦痲痺症小朋友的幫助:

小朋友的身體功能比較弱,需要重覆練習,重點是一個整合的環境,讓針對性的治療有重複應用的機會,故生活自理對他們更為重要。他們在自理常規的時間上相對要更多,例如學習一手按著碗、一手握匙羹進食,都是很好的練習。學習時也要維持良好的姿勢,那便要有適切的傢具配合了。

(4)對發展遲緩小朋友的重點:

小朋友要把學習到的知識和技能類化應用,才能鞏固,所以常規的編排便能發揮,例如在閱讀時間看了多少頁書,可以數數;進餐時,桌上有多少碗筷也可以數數。

**有了編排恰當的常規,還需要有支持性的態度和語言,鼓勵大家努力嘗試。

陳小碧
婚姻、個人、遊戲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