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家長疑問ABC (一)

作為一位兒科醫生及家庭科醫生,執業45載期間,我經常被家長問及許多有關子女的問題,包括﹕

(一) 是否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

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學名是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它是甚麼?其實這是一組行為問題的統稱,3個主要特徵是注意力不集中、過度活躍、衝動。從病人外在明顯徵狀,ADHD可分三亞型﹕第一亞型叫多動症,多發生在男孩子方面,主要徵狀是過度活躍或衝動,騷擾別人,易被老師投訴,家長也會較早尋求協助。第二亞型叫ADD(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多發生在女孩子方面,主要徵狀是專注力不足,不易受人察覺,所以通常較遲才被發覺。第三亞型叫綜合症,主要徵狀是過度活躍或衝動,兼且不能專注。

(二) ADHD患者長大後會否好轉或「斷尾」?ADHD會影響智力和發育嗎?

ADHD特徵和徵狀通常在7歲之前出現。智力和發育一般正常。在整個兒童時期,徵狀表現以及ADHD亞型經常發生變化,即使長大,學業、工作、人際交往都造成很大的問題,需要正視和接受治療。求診的孩子可分為兩組:

(1) 年紀較小 (3至5歲,幼稚園至初小階段的兒童):行為較明顯,如坐立不定,很活躍,不停地四處走動,一刻也不能停下來,仿如停不下來的摩托車。而且經常爭玩具、搶答問題,無法控制衝動及情緒,又不遵守規則,嚴重時被老師投訴為頑劣的學生。

(2) 另一群年紀較大 (高小或中學階段的兒童):外在表現徵狀集中專注力不足,因為他們沒有破壞性 因此被忽視,較遲才求診。這班孩子多有學習方面的困難,表現得不專心,經常發白日夢和犯錯誤;又會忘記帶這項或忘記做那項,時間管理不善;無論你講解得多麼清晰都不遵循指示,無紀律而受到批評為麻煩製造者,父母肯定又勞氣又憂心。

(三) 除藥物之外,有沒有其他方法治療?

先看看ADHD的其中案例﹕個案一的傑仔今年7歲,自懂得自己走路開始,他的媽媽經常投訴兒子好像一列脫軌火車﹕橫衝直撞、難以自控,更經常跌倒。傑仔媽媽感覺兒子易分心亦很難教導,挫折壓力十分大,常因兒子不聽話而痛哭,我懷疑她患了輕度抑鬱症,亦懷疑傑仔是否ADHD患者。於是,母子倆一起做ADHD問卷評估,但有好幾條問題媽媽的回答是不確定,未能確診傑仔是否ADHD。我理解在學齡前兒童中診斷ADHD是具有挑戰性,表徵不全,問卷幫不了,決定轉介傑仔去衞生署兒童評估中心 (Child Assessment Service兒童體能智力測驗服務)。

幾個月後,媽媽告訴我,評估中心尚未證實傑仔患有ADHD,但他們發現傑仔有動作協調障礙 (Developmental Coordination Disorder,簡稱為DCD) ,每週要做物理治療,訓練平衡力和控制肌肉力量。媽媽同時亦接受心理治療和育兒培訓。我也幫上一把,經常和媽媽討論育兒方法,提供父母精神上支援,媽媽的抑鬱情況也好轉了。傑仔在5歲時開始有好轉,變得可以平靜及專注。今天回來接種每年流感疫苗,雖然還是走來走去,但叫他安靜坐下來亦可以做到。媽媽說,兒童評估中心最後評估傑仔非ADHD,沒有給他服任何藥物間。

鄺碧綠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患者的記憶力比較弱?

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可能會引致患者難以集中注意力,更經常忘記重要的事情。相關研究顯示,它的徵狀與大腦活動的異常有關,如大腦額葉會引致的衝動控制。那麼,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的患者,是否記憶力也是較弱的呢?要找到答案,可能要先了解記憶的基本運作。

記憶通常被理解為信息處理系統,由感官接收器、短期(或工作)記憶和長期記憶組成。短期記憶,即工作記憶,是我們在努力完成任務時掌握的少量信息,它就像大腦中在撥打電話號碼時,持有電話號碼的一部分。當努力完成某事時,工作記憶會每次保存一點數據,從一個地方「複製」數據,然後在另一個地方「黏貼」,然後再忘記它是甚麼。

部分研究相信,專注力與工作記憶的關係密切,所以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的患者,工作記憶也受影響。同時,這種影響不僅出現在兒童患者,亦持續到成年期。由於工作記憶與智力及學習障礙關係密切,患者可能會在學習能力的評估上,表現不理想。在沒有很強的工作記憶的情況下,培養患者要從小習慣強化腦功能,及相關的應對技能和替代學習策略,就變得尤其重要。

至於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對長期記憶力的影響,相對較少。有研究顯示,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患者也會出現較弱長期記憶的能力,但可能與患者本身的學習障礙有關,與對大腦構造或功能,未見有直接影響。

最後,許多人都會憂慮,患有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成年後,是否有更高的風險患上癡呆症,或其他記憶有關的認知障礙。有關研究文獻中,這仍然是一個不確定領域,暫時研究並未有顯示很直接關連。

總括而言,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的患者,常常予人的感覺,就是整體記憶力較差,但只要在吸收資訊上,強化他們學習動機及多給予鼓勵,也可以令他們成功掌握恰當的學習技能。這樣,他們長期記憶的能力,其實與其他人並沒有明顯差距,甚至在他們專長的技能上,可能更容易發揮創意及想像。至於給予大眾記憶力差的形象,就要透過適當的精神健康教育,才可以慢慢改變。

關家力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長期失眠會否影響ADHD兒童?

ADHD兒童長期失眠會影響學習和認知功能?睡眠問題是兒童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的常見徵狀,長時間睡眠失調可以引致認知功能受損,影響學習甚至行為問題,情況不容忽視。

根據過往的不同的普查,接近25%至71% ADHD兒童患者也有睡眠失調問題。臨床經驗亦顯示ADHD兒童睡前思想也比較活躍,許多時候需要較長時間入睡,更容易早醒,而睡眠習慣比較不規律,導致睡眠不足。其他常見的繼發性因素,包括情緒、壓力、焦慮、ADHD藥物副作用,以及行為問題例如手機與遊戲成癮等等有關。

充足的睡眠對ADHD兒童成長也是很重要的,研究亦證實很多腦部活動都是在睡眠中進行,例如生長激素分泌、記憶鞏固和神經形成等等,有助兒童及青少年健康成長。睡得好的兒童在言語學習上也有一定幫助。研究也發現,長期失眠也會導致兒童更多情緒問題,如易怒、反應遲鈍,更嚴重的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反叛和其他激進的行為問題 。

根據港大和中大研究發現,認知功能測試研究(Conners Continuous Performance Test)「連續性操作作業」簡稱CPT3)也發現,失眠的ADHD兒童在「持續性專注力 (Sustained Attention)」和「處理速度 (Processing Speed)」對比同年齡性別的,ADHD兒童也有比較差的表現,間接地引致自信心低落和學業上困難。

家長方面,亦會因為孩子的睡眠和行為問題而有擔心和困擾。其實,睡眠衞生管教和生活習慣改變也能解決以上睡眠困難,例如作息定時、注意飲食;日間適量的運動;避免睡前使用電子產品;睡前聽一些柔和音樂或做一些放鬆活動;睡床只用作睡眠用途,以及舒適的睡眠環境等等。如果情況比較有挑戰性,最好和主診醫生商討。

張逸和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孩子可以返教會嗎?

不少教友父母希望子女從小接觸教會,學習信仰中的人生道理。教會的常規活動,如主日學、團契、崇拜多數是靜態的,上主日學的小朋友要坐定定、專心地聽聖經故事。而崇拜聚會地方更大,人更多,小朋友更要安靜,以免影響他人。小朋友一般也怕悶、愛玩、愛說話,有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 (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 的孩子,這些特質更為明顯,影響秩序!

ADHD孩子在服藥期間可有效改善徵狀。由於專注力失調除了影響課堂學習,亦影響生活規律及社交,醫生一般建議患者週末假日如常用藥。教會生活幫助孩子學習人生道理和待人接物,孩子在這種非課堂學習仍需要具備一定的專注力和控制力,但部分孩子因為種種狀況,如經濟原因或是藥物反應,未有在週末服藥亦情有可原。

隨著精神醫學界及教育界對兒童腦部發展障礙的認識增加,有特殊教育需要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 (SEN)) 學生的數目有增無減,本地統計研究顯示,約有十分一的學生屬於不同程度的SEN。如何幫助孩子建立健康的教會生活,便成為教友父母和教會牧者的挑戰。

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發生在數年前,當時我參與某教會禮儀,一位母親帶著患有ADHD的幼子亦前來參與,孩子甫坐下不久便開始說話,看到甚麼便問甚麼,旁邊有位老太太溫柔地教導這個孩子說,禮儀舉行中要安靜,但當然不得要領。(ADHD徵狀不可能透過「勸告」而改善吧!) 老太太無奈之餘,孩子的母親漸見尷尬,幸好牧者並不沒表示介意,否則或會更難堪。數分鐘後,這位母親只好帶著兒子默默離開。

「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有關耶穌基督和小孩子之間的關係,在新約聖經前三本福音書皆有記載,當中馬可福音10:13-16 的敘述較詳細:「有人帶著小孩子到耶穌跟前,要他觸摸他們;門徒卻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了就生氣,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 神的國是屬於這樣的人的。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是不像小孩子一樣接受 神的國的,絕對不能進去。』於是耶穌把小孩子抱起來,為他們按手祝福。」〈馬可福音 10:13-16〉為何有些人帶著孩子前來請耶穌觸摸(祝福),門徒卻責備他們?為何耶穌看見了會生氣,並強調「不要禁止他們」?

相信孩子的父母必然知道耶穌的慈愛和大能,才會請求耶穌給予祝福。第10章1-12節記載耶穌剛和當時有權勢的法利賽人辯論「休妻」之「大事大非」問題,門徒會否認為耶穌應該要「做大事」,不應花時間在微不足道的小孩子身上?小孩毫無權勢可言,SEN孩子更是弱勢中的弱勢:ADHD孩子容易在學業上屢屢受挫;ASD孩子的社交困難,與人情感疏離,難以感受愛,信仰給他們的關懷和支持更見重要。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40〉除了思考:「ADHD孩子可以返教會嗎?」我們亦可反思:「ADHD孩子會喜歡返教會嗎?」

莊勁怡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孩子是「真」懶惰還是「假」懶惰?

在多年的臨床工作上,經常遇見有家長不理解學校老師或社工建議自己孩子作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的評估之原因。其實,香港的孩子大多是從小和父母一起生活,儘管生活上需要長輩或家傭幫助照顧,父母(尤其是母親) 仍然是最了解孩子的,但為何未能發現孩子有ADHD徵狀?直至孩子在學校出現學習上的困難、情緒低落或是對學校和學業有極大的焦慮,嚴重的甚至會拒絕上學,家長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隨著科學界對人腦神經細胞運作的研究及醫學界的統計學應用逐漸增加,我們已熟知ADHD是腦部發展的障礙,其主要徵狀可分為三大範疇: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及控制衝動能力不足,並可以有效透過調節腦神經分泌的藥物治療。

沒有兩個ADHD小孩的徵狀會一模一樣,另外,共病(Co-morbidity) 亦很常見,ADHD 作為一種腦部發展障礙,不少患者同時有其他腦部功能的發展障礙,較常見的例子包括讀寫障礙(Dyslexia)和自閉症普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因此,一般家長,尤其是家中只有一個小孩的,沒有比較便更難認出家中孩子的情緒行為表現原來就是病徵。

每當遇上家長和學校老師意見不一的情況,更需要精神科醫生的客觀評估及分析。精神科醫生要細心聆聽,從家長方面了解孩子的成長生活狀況,家族成員的ADHD或疑似ADHD的病史;亦要從老師課堂上的觀察了解孩子的情緒行為及學習表現。真正的ADHD病徵必然在不同的環境也會出現,透徹地了解孩子在不同的時間和場合的表現,才能作出準確的診斷。

父母和老師之間的意見不一,源於雙方對ADHD病徵的誤解。有父母以為自己的孩子只是「懶」、「無心向學」或是「頑皮」、「沉迷打機」,所以用嚴厲的管教方式去處理孩子的學習困難。但父母的打罵不但增加孩子對學習的壓力和抗拒,亦犧牲了親子關係,甚至是夫妻關係的和諧。ADHD的孩子並非完全不能專注,而是專注力不能持久,所以在學校(尤其是全日制的)問題尤其明顯,老師在課堂同時面對數十個學生,會較容易發現有疑似有ADHD的學生。父母多會發現孩子不專注的狀況:經常在家「發白日夢」,孩子亦經常遺忘日常生活的規律和指示,引致父母要生氣地再三催促才能完成。他們看似可以坐定定看電視、玩電腦、看YouTube,但其實心不在焉、心猿意馬,或許父母在孩子看完YouTube之後,不妨考問一下他看過甚麼!ADHD另一特性是不能抗拒令人分心的事物,「打機」正是要有「一心多用」「一眼關七」的能力,所以「打機」對專注力不足的人是相對輕鬆和容易之事。「捨難取易」是孩子的天性,或亦是人的天性吧,要把孩子的心力放回學業上,便要父母和校方同時配合,減低學習的難度。而透過合適的藥物亦可改善ADHD 徵狀,提升孩子的持續專注力,再加上學校配合該學生能力的調適作為的過渡措施,孩子必會重拾學習的興趣和動力:以往的「懶惰」原來是假的!

莊勁怡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可以把所有「壞孩子」變乖嗎?

兒童及青年精神科經常要處理許多不同類型的心理、精神和行為的問題。相對成年人的精神科障礙,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的障礙較為複雜:除了要考慮一般像成年人一樣因壓力而成的情緒問題,兒童及青少年亦會因發展障礙和其他生理上的狀況而影響其情緒及行為。他們被帶往見精神科醫生尋求協助,往往是因為家長、老師或社工發現個案有異常的行為。

這些孩子可能被形容為「懶」、「曳」、「冇禮貌」、「大脾氣」,甚至有「暴力傾向」等等。然而,這些行為的背後,可以包括林林總總的腦部發展障礙的狀況,常見的包括有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Attention 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簡稱ADHD)、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以徵狀而言,他們可能呈現為衝動控制疾患( Impulse Control Disorder)、對立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行為規範障礙症(Conduct Disorder)、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社交恐懼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或是其他情緒病,如焦慮症、抑鬱症等等。

在華人家庭,普遍重視孩子的教育,三字經中亦有﹕養不教、父之過!在幼兒教育方面,更有「贏在起跑線」的心態!小孩子進入幼兒園前,已開始參與不同的遊戲活動小組(Play group),假如個別幼兒在腦部發展方面有甚麼障礙,便容易在學前時期已顯露出來,

香港自1993年起,小學教育推行全日制,一些腦部發展的障礙,尤其是專注力不足過分活躍精神障礙,便在教育界及父母之間特別引起關注!根據醫管局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數字,自2000年起,ADHD的轉介個案大幅增加(Data source)。 以往孩子只需要上學數小時,功課也不多,興趣班也不普及,所以課堂以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自由發揮。假如有任何專注力或是過度活躍的問題,也因觀察時間短,對專注力的要求並不太高,一年復一年,孩子便長大了。

每個ADHD的個案的徵狀和行為問題也不一樣,亦有不少個案是伴隨其他發展或是情緒的問題,令ADHD的行為問題顯得嚴重,當中最常見共病(Co-morbidity)就是自閉症譜系障礙,有些個案當初是因為衝動、暴力行為,被認為是ADHD。筆者後來發現原來個案的衝動行為背後,是因為對別人的情緒表現和行為錯誤地理解,把別人反應過分負面地解讀,他們不理解別人想表達的情緒,而自己亦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以致作出暴力行為。亦有些被認為是專注力失調的,原來是因為他們基於自閉症譜系的特徵,對某些事物有特殊癖好,以致難以專注留心學習,亦不懂留意老師的提示表情及語氣,即使老師已多番提醒,但仍未能叫這些孩子專注,所以,這些個案儘管使用幫助專注力的藥物,亦未能大幅改善行為問題。現時精神科專科治療ADHD的藥物療效可謂已達八成以上,故此,未能有效控制徵狀的話,建議要重新評估個案同時患有其他發展障礙的可能性。

另外,有些看似是ADHD的青少年,有機會是早發性的鬱躁症,所以,任何接受ADHD藥物後,仍未能回復正常行為模式及學習效果的話,必要再請教主診醫生,尋找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莊勁怡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四)(希希篇)

「我覺得今年的王Sir是蠻不錯的。雖然媽媽似乎是不太喜歡他,但他起碼沒有囉囉嗦嗦的『鼓勵』我去進步。我十分喜愛他叫女班長坐在旁邊的這個安排。我和女班長是第三年的同班同學啦。我長得高,永遠都是坐在後排,而嬌小的她通常都是被安排坐在老師附近。她成績很好,笑容很可愛,但她替老師派功課時的樣子實在是超有型的。今年我被安排坐在前排,正好在她的旁邊,我實在是開心得不得了。我上課時嘗試逗她說話,但她總是不太理睬我。我知道她喜歡音樂,故試過在她面前唱歌跳舞引她注意,但都不太成功。

昨天集隊的時候,我看見有一隻蟑螂爬在她的裙子上。女孩子都是怕蟑螂的,媽媽每次見到蟑螂都會大叫,而爸爸便會一腳踏死那『小強』,超有型的。於是,我想也不想就一腳踢了過去……但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我都不知道之後會是怎麼樣了……剛才那X醫生,他也是想引導我講出這件事情吧。儘管他看來好像是一個可信的人,但是一切還是小心為妙。

我聽到媽媽和醫生談到開藥,以改善我的自控能力及專注力。當時媽媽煞有介事的叫醫生說輕聲一點,又試圖向我解釋醫生開的是維他命。天啊!我成績不佳是事實,但我總不會是個白痴吧?!花了半天時間,談了那麼多,到頭來叫醫生開維他命?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麼多,扮扮白痴有時候倒可免卻不少麻煩。吃藥不吃藥對我來說,其實是沒有甚麼所謂。如果真的像醫生說的那般,在藥物幫助下,我能做到那些永遠失敗的『進步』目標的話,都算是件好事。只是不知道我真的進步了以後,媽媽會不會給我多點時間去玩,還是會有更多更高的要求……不過,我只是個小孩子,事情不到我管。說實在的,我也有點喜歡像今天這樣來看醫生,既取消了補習,媽媽和醫生傾談的時候,我亦可以盡情地玩診所裡的玩具,這樣輕鬆的時間真的不多啊。唔……如果下一次覆診時,我也能賺取到這樣玩樂時間的話,或者,我可以對X醫生表現得合作一點……嗯……那『維他命』會不會令我默書一百分,更令女班長對我另眼相看?」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三) (老師篇)

「你好,X醫生你好…」「好的,我是可以在電話上談談希希的情況。你應該是剛會見完希希及他媽媽吧!是的,是我鼓勵媽媽帶希希去見醫生去做ADHD評估的。昨天學校發生的事…唉…相信希希媽媽也和你提及過吧…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感到十分不安,希望醫生你能提供一些意見及協助,叫大家知道之後應該如何處理便好了。等等…何老師嗎?我遲10分鐘後才去開校務會議,你們不用等我…對不起

X醫生,現在可以詳談啦。我是王Sir,希希今年的班主任。

其實早在小一的時候,學校已經發現希希在行為上和學習上都有著明顯的問題,那些疑似ADHD的徵狀,如不能安坐上堂、多言多語、騷擾同學學習、發白日夢、欠交功課等等,學校是十分關注的。故此,在小二的時候,班主任便已經和輔導老師開過會,嘗試訂立一些計劃,看看可否改善希希的問題。

X醫生你應該明白,沒有確診的話學校是無法為希希爭取更多的資源,從而為他作出額外的支援。更何況去年我們自己嘗試的方法,成效根本不大,所以學校一直希望希希早點得到專業的診斷及治療。學期初我已數次和希希媽媽會面,希望她可以早日帶希希去看醫生。

不過,每次媽媽總是左右言他,又或是推說要回家和希希爸爸商量一下才作出決定…或許她有點逃避面對這個問題吧!在這方面,我對家長的難處是十分體諒明白的,但是希希的問題在這個學期內一直每況愈下,學校方面實在是十分擔心。成績下滑當然是一個重要的問題,現在已經是三年級了,根基打不好,將來高年級的學習想必會更是吃力,但更重要的是,希希的行為情緒問題也是日益嚴重。我明白像希希這樣的孩子,他們的自控能力是比較弱,但在課堂中突然高聲歌唱、無原無故大叫甚或是打功夫等等,也真的是過分了點吧!更甚的是他犯錯之後的樣子,往往都是得意洋洋的,這已經引起很多老師的不滿,而他也因此成為了同學間的笑柄。」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二) (媽媽篇)

「上星期,希希在操場集隊時踢傷了一名女同學,學校因此召開了緊急會議。王Sir如臨大敵般,會後神色凝重、煞有介事地告訴我事態十分嚴重,學校十分關注希希活躍的情況,希望我馬上安排希希去見醫生。天啊,小朋友玩耍時發生意外造成損傷,在學校是常有發生的吧?!而且是否錯在我的希希呢,也應該花點時間研究清楚吧?!

我知道希希平時比較衝動活潑,容易給人一種壞孩子的感覺,但我深信希希是心地善良的,他一定不會故意去傷害其他人。說不定是那女孩子挑釁希希在先呢?但聽說那女同學是個品學兼優生,又有同學指證希希直接用腳踢她,現在的情況對希希實在不太有利…唉,昨天和老師會面時,我實在覺得太大壓力了,忍不住哭了出來。王Sir叫我不用擔心,說醫生會有辦法幫助我們。在他的協助下,我約了今天下午的時間去見醫生。唉…我不是不想帶希希去看醫生,我前陣子都和他爸爸討論過『懷疑希希患有ADHD』這個問題,他爸爸反應大到不得了,說沒理由要一個8歲小孩服用精神科藥物;又警告我,若這樣做的話,一切後果完全由我負責…

唉…學校老師叫我帶希希去看醫生接受治療,希希爸爸就說我是過於憂慮、多餘;又說精神科藥物會如何毒害小朋友,你說我如何是好?不過,現在發生了傷人事件,甚麼辦法也要試試吧。不知道今天將要見X醫生是一個怎樣的醫生?他真的能幫助希希嗎?如果沒有甚麼辦法的話,長此下去,或許我自己也快要約見精神科醫生了…」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一) (媽媽篇)

「我是希希的母親。近日,班主任老師千叮萬囑我,要盡快找精神科醫生為希希作評估,說十分擔心他患有ADHD,可以的話盡早治療,免得影響成長,唉…其實,早在幼稚園階段,老師亦說過希希活躍好動,潛質很好,若能在課堂學習時專心定性一點就更加理想…唉,我知道對方只在婉轉告知:希希在課堂中製造了許多麻煩。的確,希希自小就坐立不定,沒有手機在手時便會四處走來走去;帶他到公眾場合或同學生日會,他又總會不小心的碰跌東西;玩得起勁時會過度興奮手舞足蹈,曾因此撞傷別人…種種的尷尬場面我都承受過了。很多時候,我感覺看在眼裡的部分家長,心𥚃一定如此想:這孩子真沒家教,他媽媽真是…

其實,我自問一直盡心盡力,已用盡所有的方法去教導希希遵守規矩,但是他的腦袋似乎除了吃喝玩樂的東西之外,是承載不下其他的事。我對他的教訓,不消三數分鐘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唉…不要說守規矩,玩的時候也只是『三分鐘熱度』,真的,除了打機和看電視,他沒有一樣東西做得長久,甚麼曲棍球班、游泳班、書法美術學習等等,統統都是半途而廢。我告訴希希爸爸,他需要多花一點心機來配合我一起管教希希,但他總是說:男孩子是這樣的啦,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子,不用擔心那麼多。哼,每天和希希『搏鬥』,面對其他家長投訴和老師臉色的又不是他,他當然說得輕鬆吧!在希希考試測驗的日子,我擔心得不能安眠,輾轉反側度過多少個晚上;監督他做功課時,被他愛理不理的態度氣得像個瘋婦一般;多少次家長日,我很害怕老師有甚麼新鮮投訴時,會出現心跳手震…這樣的生活,我真覺得是度日如年。最近,好朋友都說我消瘦了不少,問我是不是遇上大煩惱。唉…旁人真的難於明白我的處境,況且家醜不得外傳,故我往往是沒有正面回應,只簡單謝過對方的關心,或勉強笑說自己成功減肥了,以輕輕帶過了這話題。

我為希希常常遇見一些有愛心和包容的老師而感慶幸,去年擔任班主任Miss Chan便是一個好例子。她十分明白希希的特性,亦很有耐心地和希希訂下一些獎勵計劃,藉此引導希希去改善上課不專心及搗蛋的問題。雖然效果一般,但我真的衷心感激她的幫助。相反地,今年的班主任王Sir,看起來仿如沒有甚麼經驗去處理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每當與他討論希希的問題,他的回覆往往是 :『甚麼最好?要和專家研究一下。』『你有沒有帶希希去看醫生?』。試問教好學生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老師都不了解學生,我們家長還可以向誰求助?」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