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珠璣集~從超強颱風到末日真相

颱風「山竹」以超強威力橫掃香港,蒼夷滿目,大家猶有餘悸。每次災劫,顛沛流離,除了令人震怯於大自然的威力外,也叫人反省: 天災不離人禍,由於環境破壞而產生的氣候變化問題,歷歷可見,令現代人既擔心又痛心。

氣候變化引發的極端和異常天氣,包括:熱浪、寒流、山火、旱災、河流氾濫、沿岸水淹和風暴。根據專家估計,若不立即行動,到2100年時,每年至少10億人因此死亡,其中低收入国家受影響至為慘重。

若全球暖化現象未被抑制,科學家預測南北兩極的冰川和冰帽融化,將會破壞珊瑚礁、改變生態秩序、令海平面上升、某些小島淹沒、沿岸鹽磧化、良田再不宜種植、巨浪和颶風等災難更大幅增加。另一方面,喜瑪拉雅山的雪水流下中國、北亞和南亞,每年也會導致千千萬萬人因此而流離失所。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研究小組(IPCC) 警告:「全球氣候變化的結果,直接或間接影響各國的經濟民生。…地球若發生大規模,或無法回復的變化,這些變化勢將會造成全球性的大災難!」

工業污染、使用石化燃料、森林及濕地受破壞、人類社會的範圍擴大、交通建設和活動增加,都是21世紀氣候變化的主因。

世界最富庶的國家佔人口百分比20%左右,卻產生80%以上的污染和碳排放,直接或間接令貧窮人口承受最巨大的苦難。估計氣候變化令全球每年損失約3000億美元,占全球貧窮國家的總財富的10%以上。

到了2050年,二氧化碳的年排放量將是工業時代前的兩倍,因為溫室氣體(二氧化碳-55%,甲烷-15%,氧化亞氮-6%,氟氯碳化物-24%)停留在大氣中的生命期十分漫長,它們很大部分都是由西方國家自從工業革命以來所積累下來的。即使從今以後世界各國衷誠合作、貧富地區互相扶持,人類可以立刻停止排放所有溫室氣體,我們仍需好幾十年才把它們消化。IPCC的科學報告顯示,全球氣溫於21世紀末可能上升1.4 – 5.8攝氏度;而「巴黎協議」只能樂觀地把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壓抑在1.5 – 2.0攝氏度之間。行動已經十分逼切,除非同心一致,否則人命和經濟的損失實在是「天文數字」!

近幾十年來出現了愈來愈多來源不清、難以有效治癒的疫症,很可能也是因為氣候變化而引致連鎖反應而發生。而森林消失、濕地受破壞、水資源匱乏、山火和水淹也令「生物多樣性」減弱。有專家更預言:因為氣候變化而引發的資源爭奪,正是未來一百年戰爭頻仍的導火線。

對抗氣候變化,手段包括了防止、預防、適應、舒緩和危險管理。

中國是近年經濟增長最強和最快的國家,因此,千夫所指我們亦是全球氣候變化的元凶之一。中國的人均排放溫室氣體數量,估計為每年7.2公噸,遠比歐盟地區和美國為高。為了履行國際義務,中國政府推行了不少「硬措施」,包括:提高能源效益、使用清潔能源、綠色城市規劃、電氣化交通運輸、「水綿城市」計劃、排污和碳排放交易、綠色債券、向「一帶一路」國家提供「南南發展基金」的支援等。然而,公民環保意識不高、缺乏深度化教育、企業陽奉陰為和「先污染、後治理」、投資額不夠、官員執法不力等是為成效不彰的主因。

綠化環境,還須由綠化心靈開始!面對嚴峻的氣候變化問題,我們需要的,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的精神,用「愛子孫和鄰舍如同自己」的大智,奮鬥不倦、可持續的發展!

何建宗
香港極地研究中心創辦人、主任

塑膠

「塑膠」一般是指工業合成的高分子物料。早在19世紀中葉已經被發明,史上第一種人工合成的塑料是「賽璐珞」。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45)期間,由於戰爭導致全球材料不足,西方國家致力研發塑膠,希望能代替橡膠等天然材料。戰後石油化學疾速發展,塑料陸續大量生產,造成很多價格低廉的塑膠製品,人們的生活也和塑膠關係愈來愈密切。到了上世紀60年代開始,各種塑膠產品陸續開發成功,現在人類的生活幾乎與塑膠分不開。其實這種物料面世至今還只不過是一百五十幾年的歷史。

雖然塑料造成人類很多的方便,但也帶來巨大的環保問題。原因是常用的塑膠物的降解速度非常緩慢,很多塑膠用具、膠粒、膠袋被棄置於海洋或垃圾堆填區,嚴重影響生態,是地球污染的一大來源。全球人類每年估計大約使用一兆個塑膠袋,而一般塑膠袋分解時間要用上一千年時間。發泡膠更甚,大概要一萬年的時間才能分解。塑膠廢料若不能回收再用,便會充斥在堆填區、海洋,而至我們的生態甚或生活環境。再者,這些塑膠廢料分解時所釋出的有害物質,依然會污染地球的土地和海洋,以至生態食物鏈,循環地損害人類及地球。

大多數塑膠都可回收,但需不同種類的分類。塑膠編碼的回收標誌有時會誤導消費者以為塑膠是可以不用分類便可回收的。環保署去年年底呼籲市民集中回收「三紙」「兩膠」。「兩膠」則為第1及第2類編碼的塑膠,主要是盛載飲品和個人護理用品的廢膠樽,估計佔廢膠棄置量一成多些;其餘的「低端」廢膠,則不建議混雜回收,有關政策惹來環團批評。我們明白到若塑膠回收物混入雜膠,分揀成本會高,但若不處理這些「低端」廢膠,則有更多可分解塑膠流入堆填區或生活、生態環境中,也十分不理想。

        工業革命之後,這二百多年來,科技進步,人類生活整體上的確大大改善,可是對生態及全球環境卻帶來深遠負面的影響,使用塑膠是其中一環。此外,使用石化原料,更帶來全球暖化,造成地球傷害。我們生活有否想到減少使用膠袋、膠樽、即棄膠刀义,以避免污染環境呢?天父創造世界十分美好,我們有責任守保護它!

環保珠璣集~綠色建築

「綠色建築」並不是單單在建築物上,栽種一些緣色樹木花草的綠化工作而已,它與環境保護有更深層次的關連。早期綠色建築的概念是以消耗最少地球資源,製造最少廢棄物來設計及建造建築物。時至今日綠色建築涵蓋了生態、節能、減廢、健康的各方面考慮。

有見一些建築物在保育、節能,以致對環境持續性有很好的設計,對地球環境強調共榮共生的建築設計理念,例如有效的隔熱玻璃幕牆、太陽能光伏板、收集雨水的管道用以循環再用的裝置等,都能降低整幢建築物的用電量、減少廢物及碳排放量。說到碳排放量,位於九龍灣的「零碳天地」,是一座很好的綠色建築,標榜零碳排放,並展示很多不同的綠色建築技術,例如錐形通風設計,都市原生林,採用可再生能源及生物燃油發電,運用低碳的建築物料、節能的設計、以導光管把陽光引入室內等。

建築物在施工期間,會造成環境污染,包括空氣、噪音、處理建築廢料與建材,甚至運輸等都對環境有影響。綠色建築在建築設計與規劃時,包括舊有建築物的拆卸,都仔細考慮環境保護因素。建築物生命週期除了建造拆毁外,建築物的維修與日常運作亦要注重環保,例如環保建築節省用水,如在水龍頭安裝限流裝置、自動感應器,或者垃圾回收分類設等,都能有助環保。全面性、系統性的環保設計理念的實現及落實能力能有助環境持續性。

香港綠色建築議會認可的「綠建環評」,是一套由本地建築界創立的環保建築指標和評估系統,評估用地與室外環境、能源使用、室內環境質素、用材、用水和創新等範疇,目的是以認證制度推動業界在這方面的貢獻。

可持續發展是城市規劃重要一環,有賴社會各界支持配合!

環保珠璣集 ~ 邁向廢物管理新紀元

期待多時,環境局終於在梁振英政府落任前公佈了「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

廢物徵費,建基於「污者自付」原則;目標除了「多付多給」,達到公平的果效,更希望透過經濟誘因,教育市民改變行為,減少廢物的產生。

都市固體廢物的數量,往往與經濟增長成直線關係。2015年港人的平均固體廢物棄置量,高達每天1.39公斤,遠較鄰近城市為高。推行現計劃可望令垃圾丟棄量大幅減少四成,實有其必要性和時代需要!

政府公佈的收費機制,將分為「按戶按袋」和「按重量」兩種模式。日後凡使用「食環署」垃圾收集服務的樓宇,包括了大部分住宅房樓、街上店鋪及公共機關等,政府將會要求市民使用特定的垃圾袋把廢物包妥,然後棄置於指定地點或指定的收集容器中。若廢物體積超過100公升,更須在垃圾袋上貼上指定的標籤。

「按重量」收費應用於聘請了私營廢物收集商把垃圾直接送往堆填區或廢物轉運站的樓宇。按此機制,垃圾車在進入堆填區或轉運站時,每公噸廢物繳交$365 -$395「入閘費」。

「垃圾袋」將按容積分為九種,由三公升至一百公升不等。每公升的「垃圾袋」容積,收費 $0.11。以一家三口計,每天約需繳費$1.1 -$1.7;而標籤了的大型廢物,費用則劃一為每件$11。每戶每月需為其丟棄了的廢物付出$35 -$ 50,水準與臺北市和首爾相若,相信市民應可負擔。所謂「多丟多付」,立竿見影!

垃圾就是「放錯了地方的資源」。從經濟學的角度看,一塊錢的資源,才印刷一塊錢的貨幣;然而,一塊錢的垃圾,用在清理它的資源,卻遠遠超過一塊錢的幣值,因為污染的社會代價實在太巨大了!根據「污者自付」原則去徴收廢物處理費,正可令廢物的外在價值得以反映,也令污染者警剔,改變行為心理、更審慎地面對抗污問題。

回想香港構思推動「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眨眼二十年光景。特區成立第一年我已經在「環境諮詢委員會」中服務,及後又轉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的成員,目睹相關政策輾轉拖延,令專業人士和環保團體忍無可忍。如今,地球氣候變化問題逼在眉睫,香港的環保產業又寸步難前,究其根本,「污者自付」原則遲遲未能落實乃原始病因。期望立法會不再蓮步蹣跚,在理順社會的種種意見後,儘快於2017年終結前通過,及早於2019年秋季實施。

亂丟垃圾的罰款為$1500,遠超於每月區區數十元的環保費,市民千萬不要以身試法。 「財寶在那裡,我們的心也在那裡」〈太6:21〉。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珍愛地球,坐言起行、從心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