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老師的冠冕

我於八十年代初畢業於香港大學電機工程系。當時正值香港工業高速發展,加上畢業時取得一級榮譽,本應在工程界好好發展,但是當時內心常有一把微小的聲音在呼喚,叫我服侍年青一代。正如美國教育家帕克‧帕爾默(Parker Palmer)的著作《讓生命發聲》所言,年輕人要傾聽內心志業的呼召。於是,我跟隨這把聲音,不理會當時家人的反對,毅然棄工從教。我放棄了香港電燈公司南丫島發電廠的職位,走進了校園,成為老師。轉眼間,在2019年從學校崗位上退休,完成了三十七年服務教育界的召命。

早前,我與在1986年任班主任的第一屆中七級學生相約重聚。他們大半已移居海外,有人遠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甚至泰國。留港的反而屬少數,所以畢業後較少一起相聚。由於疫情的緣故,線上會議更趨普遍,於是我們師生相約在線上。

我聆聽他們畢業後30多年的人生故事,各自精彩。這群50來歲的校友,有大學教授、教師、工程師、電腦專才、物理治療師、商界高層等,都是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他們都擁有自己成功的事業,更有幸福家庭;在不同的社會崗位上,努力追尋自己的理想。我當日教授的物理知識,他們或許大部份已經淡忘了,但仍能記起當年為應付高考,每天放學後班主任陪伴他們一起溫習,直至晚上九時學校關門才離開的情景。在我們每天相處中,真摯的師生情便由此慢慢建立起來。這次重聚,除分享近況,他們更向我和另一位老師表達了充滿深情的謝意:

「……在這裡,容許我多謝恩師,你們的教導是我人生中成長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現在每天最需要用到的知識,都是從你們那裡得來。我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反而對我現在的工作沒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在這裡,衷心地感謝你們以自己的生命影響了我的生命!令我深刻地體會人生和信仰上的意義。」

「……容讓我將最大的讚譽獻給我們的老師。他們不但教授我們學科上的知識,他們的言行舉止及價值觀更成為我們人生的楷模。最重要的是,他們引領我尋獲信仰,認識神。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他們的恩情,我無以為報……」

他們這群理科學生,求學時期非常理性,對我們所見證的神,常提出質疑與挑戰。今天,他們竟然每一位都成為基督徒,更有幾位成為牧師、傳道,還有兩位宣教士,在泰國和埃及服侍當地人民。其餘的,都在教會內熱心事奉,對外則服務社區。看見他們生命發出的光輝,我引以為傲!

那天晚上,我興奮得久久不能成眠。回想昔日,我選擇了教育;今天,我欣見教育的成果。教育是生命工程,每一個孩子的生命都需要一盞明燈照亮他們。老師的神聖任務,就是要以關愛、以熱情,甚至以自己的生命來引導孩子成長。孩子的成熟歷程雖各有不同,正如植物一樣,有些早熟的,在春天或夏天已開花;有些遲熟的,在秋天或冬天才吐艷。但只要園丁悉心照料、用心灌溉,時候到了,他們就自然開花結果。我萬分慶幸自己能成為其中一名小小的園丁,在教育的園圃裡,享受著學生生命花朵的芬芳與艷麗。

梁錦波博士

香港神託會榮休校長

全人生命教育學會創會會長

教學人生:說話暖心窩 鼓舞激勵人

多年前,我經歷家人離世,曾經落入極度哀傷之中。我的學生回校探訪我,表達關心、支持,並鼓勵我積極振作,勉勵我仍有很多家人、朋友及學生支持我;不要放棄自己,要努力面前。猶記得眼前的學生已不是小孩,他們強調提醒我的鼓勵說話是我從前經常跟他們說的,現在用回在我身上,激勵我撐下去。雖然當時我的心情仍然十分傷痛,但是聽到他們給予的鼓勵和支持的說話,卻暖在心窩。感謝學生們為我當時的困境打了強心針,好讓我堅持下去!

我又想起爸爸自小對我說:「你是全家最無用的孩子!」這句說話傷透我心,也曾打沉多年來的我,困擾著我的成長;我心中始終覺得自己無用、無價值。若不是我透過學習心理及輔導,經歷治療及生命成長,並感受到天父創造的愛,認識自我價值,我想我仍然生活在自卑自憐的狀態之下。接觸過很多父母,他們喜歡拿自己的孩子跟別人比較。常常叫兒女看看兄姊,學他們的成績成就;看看表兄姐,學習他們各方面的能力;看看鄰居,學他們說話多得體。這些父母卻忽略了孩子的強項、優點,令孩子總是覺得比不上別人,常被「不夠別人好」的自卑心態困擾,令到有些孩子沮喪至沒有動力再學習和生活。

當我成為老師時,我常常提醒自己話語很重要,不可輕看說話帶來的力量。由於說話的影響力很大,我學習多說造就人的說話,讓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因為正面鼓勵的說話啟發生命方向及發展,建立孩子自信;負面說話帶來傷害及拆毀,破壞自信心。話說得合宜及適時,正如箴言25:11的勉勵:「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像金蘋果鑲在銀的器物上。」人聽起來多美妙適切,起著激勵及鼓舞作用,感到窩心及帶來動力。我更常常鼓勵學生不要與人比較,了解別人做到的方法或策略,欣賞他們的成就,甚至向別人學習。或者,可與昨天的自己比較,訂下小目標,看自己的進步。每天進步一點點,我相信每個人能夠持續成長,生命一定可以更優美。

天父創造每個人是獨特而有價值的,有其特質,都是美好。每個人須持續發掘和發展潛能,在不同角色和崗位上運用、發揮及展現出來,活出精彩的自己。期盼每個孩子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生命活潑、怡然、健康、喜樂和自信。

曹美娟校長

教學人生:排隊

每個新學年開始之時,有經驗的老師都會花上不少時間做常規訓練,所謂「先管後教」。學年往後的日子教學生,更加能夠得心應手。其中教低年級學生整齊地排隊,亦是每年的指定動作。

其實,我們一生人也在學習排隊,曾聽過以下一個故事:

父親對家人說:「年紀愈來愈大,你們好好過日子,我已經在排隊啦!」兒子笑著回應:「我也在排隊,孫兒也在排隊呢!每個人一出世,就在排隊啦!」母親插口道:「排就排,不要亂打尖插隊啊!」故事道出每個人的終結就是死亡。

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孩子因先天身體狀況,每每比常人更接近死亡。因為缺乏自理能力,家人也倍感擔心自己離世後,孩子乏人照顧。有些豁達的家人自嘲「白頭人送黑頭人」反而是祝福,並時刻為此做心理準備。當然,各人的取態也不同。我最初在特殊學校任職時,不論早晨或黃昏都碰到一位家長在跑步。我讚賞她很注重保持身體健康,她卻回應只是不想比兒子早死,沒有人照顧愛兒。

中國人很多時候都忌諱談論死亡,而我認識很多特殊需要的家長都不以此為禁忌,還想好好為此作準備。家長作為特殊需要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家中日曆上都劃滿了回醫院複診的日子,以及日復日定時餵孩子吃藥的日程。有些患上腦癇症的孩子,家人每時每刻好像如臨大敵般,怕孩子突然病發,也令家人精神極度緊張。因此,有關死亡的家長教育,可能是我們學校最需要配合的課題。

我相信,思考死亡,坦然面對,反而是對生存給予最大的尊重。

去年七月和十二月,學校已先後有兩位校友離世,都不超過三十歲。其中一位校友的弟弟在網誌上悼念姐姐:「對於像她這樣的智障人士,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表達愛意,給她關注和愛護。反過來,她也會給你一個燦爛的微笑,或者流下眼淚來表達她的真實感受。你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我懷念當中的每一個點滴……」

本校每年畢業生不多,有大約十位。曾有同事問道:「他們有些從小一到中六都在這裡,已十二年了。現在就要畢業了,實在捨不得。他們都是智障的苦孩子,畢業後還會記得我們嗎?」我回答說:「或許因為健康的緣故令他們有一天不記得我們,然而這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過親人般相處的時光……我們做老師的,永遠記得他們,並用一生去懷想。」

別矣!阿純、阿光,天家再聚!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教學人生:比賽中的激勵

自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的結束,各班學生正從禮堂返回自己的課室。甲班的學生表現得異常雀躍,因為他們在比賽中囊括所有獎項。這似乎是必然的事,因為他們是精英班,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任教。相反地,乙、丙及丁三班的學生卻有點垂頭喪氣;他們是普通班,全部由同一位初出道的年輕老師任教。兩位老師的表情截然不同,一位面露光彩,另一位的面容則尷尬萬分。後者不禁在心中問:這樣的比賽有意義嗎?學生能力的差距甚大,同場比賽是極不公平的。對他的學生及他自己來説,陪跑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不過,沮喪之餘,他慶幸自己能夠看見尖子學生的能力及卓越表現,實在有點大開眼界。自此,他積極探討有效提升語文能力的方法及有意義的學習活動。想不到是次比賽的挫折,竟然成為這位老師在教學上求進的一大動力。

數年後,這位年輕老師已累積一些經驗。他充滿自信地為所教的兩班中六學生安排一項「班際英語辯論比賽」活動,甚受學生歡迎。雖然兩班學生始終需要分出高下,有贏有輸,難免有學生會感到失望,但是在過程中,活動十分充實,並且具有挑戰性,學生都表示有所得著及進步。他們首先學習演講、評分及擔任評判。之後,兩班各自進行模擬辯論比賽,全班學生分成三組,每次由兩組派出代表作辯論員,另一組擔任主持及評判。經過班內多輪切磋之後,才派出隊員參加正式的班制比賽。老師非常滿意這項教學活動,因為他看見學生十分投入及主動學習。在那段日子,每次他進入課室的時候,學生已把場地佈置妥當,各人準備就緒,活動隨時可以開始。老師的預備功夫委實不少,例如設計評分、搜集辯題、批改演講稿、作出示範、與個別學生練習等,但當他看見學生為了那場終極比賽而緊張、認真、興奮、努力背誦講稿等場面,頓時覺得所有的心機及付出都是值得的。

看來以前那一場中三級班制「演講比賽」激發了這位老師對卓越的嚮往及追求,他把握比賽獲獎的驅動力,為學生確立目標,最終雖然只有一方勝利,但各人的語文能力都得到提升,自信心增加,都是奮鬥的成果。此刻,筆者想起使徒保羅提及比賽的鬥志,並勸勉信徒要認定天國的目標而奔跑:「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在賽場上奔跑的人,雖然大家都在跑,但是得獎的只有一個人——你們要得獎就該這樣跑。」(聖經哥林多前書 9:24)

校長:英韻

教學人生:你的專業 我的欣賞

近一、兩年,香港所面對的學習生態,對家長、學生和老師想必都有不少的轉變需要適應;對學校更是一個嶄新的挑戰,學校的運作形式需要不斷按時勢的發展去重新調整及編排,其實也是一種新的學習。

教學模式的改變,例如透過網上視訊會議進行的網上教學,學習資源放到網上平台供同學自行閱覽學習等,已變成新常態了。往常的學校活動,如興趣班、課外活動、學科比賽與參觀、交流與遊學、服務學習探訪、旅行、運動會、開放日、學校慶典誌慶、畢業禮、測驗考試等等,無不受到重大影響;舉行日期往往一改再改,部分最後可能以取消作為最終決定。學校所付出的時間和心思,可謂付之流水,十分可惜。

學校面對不同的轉變,想必大部分會先與校內老師們醞釀及考慮學生之益處為依歸,最後可能仍有人對有關安排感到不滿;甚至對學校作出種種要求。然而希望各人抱持積極、正向及合作的心態,相信事情定有更好的解決及發展。

面對這些轉變,老師們確實需要不斷摸索、學習和應變。你們在這個時候默默地努力付出,打破多年固有的運作模式,嘗試新的運作思維,讓我們的教育生態多一個出路,從而多一條發展方向,實屬美好。你們的專業工作,努力為孩子的付出,除了向你們表示欣賞之外,真的要向你們說聲:「多謝!」

雖然面對反反覆覆的疫情,令我們的心情上上落落,焦慮不安。但是「盼望」和「喜樂」會帶給我們動力,做起事來更加精神爽利;也要「忍耐」,要保持冷靜,謹守崗位,不要讓困難影響我們,偷走我們的快樂和動力。我們更加要珍惜生命、珍惜時間、珍惜每一個學習的機會,不讓疫境攔阻我們成長和進步。難關、逆境總會有,也總會過去,願意和大家彼此守望互勉。

「在盼望中要喜樂,在患難中要堅忍,禱告要恆切。」(羅馬書12:12)

榮休校長:木子

教學人生:疫情下再思教育公平性

踏入2020年,全球都陷入新冠肺炎(COVID-19)的威脅。這個疫情除了損害數以千萬人的健康,奪去百萬人的性命,還有重創經濟,阻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逼使人進入新的生活模式(或稱為「新常態」)。在教育上,不管學生喜歡與否,也不理學校準備好了沒有,在「停課不停學」的指導思想下,大學、中學、小學,甚至幼稚園都實行在家網上學習,並且維持了半年以上。學者研究指出,社經鴻溝與數碼鴻溝加重了弱勢家庭學生的負面效應,這是教育界和政府必須正視的。

因著學校停課,學生只能留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如此凸顯了學生社經差距所帶來的教育不公。香港大學於2020年4月發表《香港中小學生數碼公民素養:首階段研究報告》,正值2019冠狀病毒肆虐,學校「停課不停學」的期間發表,引來傳媒廣泛關注。該研究藉一系列問題,調查學生家裡的數碼設備及使用情況,得知除了中學生使用智能手機算為非常普及外,其餘數碼設備在小三、中一、中三這三個級別的普及率只介乎52%至71%,實難言普及。然而,在「停課不停學」的處境下,學習活動極為倚重數碼設備,可想而知缺乏數碼設備的學生所遇到的困難。

筆者在學校工作,時不時接收來自政府(「關愛基金」)、熱心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的資訊,透過學校識別有經濟困難學生,送贈平板電腦和手提電腦供學習使用。所以,要縮窄社經鴻溝對弱勢家庭學生所做成的學習障礙,實有賴各方努力推動。除了學習設備外,互聯網連接又是另一個社經鴻溝引發的數碼鴻溝。疫情期間本來就希望學生留在家中,避免外出引致感染風險;然而,聽說有學生因為家人都同時上網學習或工作,致使頻寬不足,被逼跑到快餐店和便利店等地方,使用公眾免費寬頻服務。該研究團隊亦發表了互聯網連接充足與否的數字,發現無論中、小學生,只有不足八成認為互聯網連接充足。猶幸社會人士快速回應,送贈上網卡和可攜式無線路由器(俗稱「Wi-Fi蛋」)供經濟困難的學生使用。

面對這些情況,我反思聖經對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但願能明白上帝的心意,從而照顧弱勢社群,邁向教育公平。從舊約到新約,從五經到詩歌智慧書,以致福音書,都不難找到有關照顧弱勢社群的教導和命令。以色列人因曾在埃及寄居,所以聖經多次提醒以色列人善待中間的寄居者。這些經文應用於今天的香港,可以指向善待新移民與少數族裔人士,他們大多數在社會上處於弱勢,聖經教導我們要多加照顧。

教育公平性的議題是一個由來已久,並需要多方協力消弭的社會問題。從政策層面,我們希望能做到消除引致不公的障礙,這有賴政策制定者或政府決策者的努力。在資源分配方面,官方、半官方、非官方組織都有機會分配資源,特別在疫情肆虐下,弱勢社群更需這些資源度過難關;群體必須摒棄均一才是公平的概念,把資源聚焦有需要的一群。至於每一個基督徒個人都要為自己如何善用上主的恩賜,向著弱勢施以援手,甚至簡單的探訪慰問,都是做在主耶穌身上。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教學人生:教育公平性

教育公平性從來都是一個很難討論的議題!難處在於兩方面,一則每個人對公平都有不同定義,在教育公平這議題亦然;二則教育公平牽涉的範圍廣泛,包括社經地位鴻溝做成的機會不均,絕不是單純的教育議題。

我是一位中學校長。離開大學之後,就投身教育行業,迄今三十多年。我出身於草根階層,在公共屋邨長大;今天能以獲得工作上的成就,是教育帶給我向上流動的機會。是以保持教育公平性,對像我這樣勤奮力學而獲得機會的人,是十分重要的。

談到教育公平性,網上流傳三幅漫畫圖片,三人在圍牆或圍欄外觀看足球比賽。第一幅漫畫描述三人站在同一高度的木箱上,可是因三人身高不一,相同的幫助未必得到相同的效果;對某人來說,是「錦上添花」;對另一人來說,卻是「搔不著癢處」;這是平均主義的公平性闡述。第二幅漫畫描述的,是按各人所需的支援各人(身材高大的不用站在木箱上,身材矮小的分配得兩個木箱),縱然各人所得的幫助不同,但在有限的資源下能滿足不同特定群體的需要,稱為「優惠性差別待遇」、「積極平權措施」,或簡單稱為「扶持行動」,是另一種公平性的闡述。

今天大多數公共財政資源分配都是以這兩項「公平」原則作分配。以教育為例,2020/21學年開課,政府向每名學生津貼HK$2500應付開學支出,是一項無須資產審查的現金津貼,屬平均主義的公平性例子;另外,政府透過「關愛基金」資助清貧中小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以實踐電子學習,這措施由2018/19學年起推行三年,資助適用於部分學校推行學生「自攜裝置」政策,而這等政策會為低收入家庭增加經濟壓力;資助清貧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而非一刀切資助所有人購買,屬優惠性差別待遇的公平性闡述。

然而,第三幅漫畫所呈現的又是另一個概念,不再有圍牆阻礙,換上了圍欄;不再需要借助「木箱」也可觀賞球賽。這裡所討論的已超越公平,而是「公義」的概念,是消除造成不公的政策或因素,達致無論何人都不需要借助其他資源協助而享受生活。我想,基督徒作為上主忠心又有見識的僕人,應該努力追求社會公平,以至伸張社會公義。

聖經中有一段為人熟悉的經文,就是「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主人把家業交給僕人時,是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五千、二千和一千銀子,而非人人均等。我可以想像少得銀子的可能會埋怨主人偏心,又或抱怨自己未被賞識、懷才不遇。然而,在這比喻裡焦點落在僕人的態度、工作成果和主人的讚賞。這比喻所帶給教育公平的反思,在於認定每一個人的才幹智慧也不同,教育工作者不應以工業製造的方式去營運教室,套用最老生常談的一句,必須做到「因材施教」。而且,公平不在於每一個學生都有相同的教育產出,老師必須摒棄這樣的期望,而社會亦必須公平地看待接收不同能力組別學生的學校所做到的教育產出。最後,主人的讚賞提醒我們,無論天賦如何(那管是領五千還是二千,也不論性別、種族、社經背景),只要抱持良善忠心的態度,必然得到美好的結果。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教學人生:植物與孩子

培育孩子就如種植的過程一樣,由小種子(小孩子)冒芽,長出嫩葉,經歷風雨,(大人和小孩)學習不怕困難,勇敢面對挑戰,最後幼苗茁壯成長。整個成長的過程毫不簡單,不禁讚嘆上主造物之奇妙!

還記得讀小學的時候,我參加了園藝小組,負責的老師教我們種植玉米及落花生,小孩子只懂好奇,盼望著何時有玉米吃,何時可以親手從泥土中挖出一顆顆的落花生;至於澆水、除草、殺蟲的工作就交給了花王叔叔了!事隔幾十年,認識了一位會種植香草的朋友,才又重拾我對種植的興趣。學習種植,讓我體味人生,亦讓我更明白栽培植物(栽培孩子)的道理。

在一次「親子園藝治療工作坊」活動中,我問孩子:「為甚麼撒下了同一批種子,有些卻長得快些、高些,有些卻長得慢些、短些?」孩子反應也快,回答我說:「因為所給予的陽光、空氣、水分都有不同!」我隨即向在場的家長追問:「孩子的回應對大家有甚麼啟示呢?」一位家長回答說:「我們要多給孩子做運動、遠足,到郊外呼吸新鮮的空氣,孩子才會長得健康呢!」家長這一回答,叫在場的孩子都連忙點頭。

對呀!孩子需要多到郊外跑跑,呼吸新鮮的空氣,同時也需要我們給予時間和空間。植物在細小的盆子裡,泥土不足,水分不夠,生長當然會又慢又瘦弱;要是我們再拔苗助長的話,那就更糟糕了,得不償失啊!

在栽種的過程中,我明白了神賜美好陽光,但也會有打雷下雨的日子;在栽種的過程中,我明白了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但神卻應許我們:「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他所信賴的,這人是有福的。他必像一棵樹,栽種在水邊,樹根伸進河裡;炎熱來到,並不害怕,樹葉仍然繁茂;在荒旱之年,它不掛慮,並且不斷結果子。」(耶利米書17:7-8)教導孩子的過程也是一樣,需要一步一步用心經營,需要一點一點積累經驗,只要用心,有毅力,放膽嘗試,彼此分享,互相守望,便能種出美好的果子,滋潤人心。

願我們抓緊神的應許,一起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栽種幼苗,培育孩子具有勇敢創新的特質,對世界充滿想像、充滿愛,並成為積極正面、健康自信的孩子。

鄧瑞瑩校長

柏立基教育學院校友會李一諤紀念學校

教學人生:心的「正」能量

法國著名作家巴爾扎克一生遇過不少困難。有一次,他病得非常嚴重,便問醫生:「我還能多活半年嗎?」醫生搖搖頭。他說:「至少六天總可以吧!我還可以寫個提綱,把已經出版的五十卷校訂一下。」醫生回答說:「你還是馬上寫遺囑吧!」面對無情的病魔,巴爾扎克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四小時,把醫生認為六天都不到的「彌留期」延長了二十多年。聞說,巴爾扎克有一根手杖,手杖上刻了這樣一句話:「我粉碎了每一個障礙。」這句話一直激勵著巴爾扎克,以堅決不向命運低頭的氣概,勇敢面對和克服重重困難,以不屈不撓的毅力一生奮筆勤耕。當他離開人世時,留下由九十一部中長篇小說組成的輝煌巨著──《人間喜劇》,成了世界文學寶庫中的經典。

巴爾扎克曾說:「苦難對於天才是一塊墊腳石,對能幹的人是一筆財富,對弱者是一個萬丈深淵。」苦難往往來自內心,痛苦總是源自消極悲觀的心態,而非困難本身。每個人對待負面情緒的態度不同,對自身的影響也就不同。如果你的思想被悲觀、憤怒所感染,對於已發生的事不能釋懷或調適,仍時時記掛在心,那麼你總會關注更多其他不好的事物,情緒終日陷在低潮中。若你被消極心態所控制,就會將自己面臨的困難放大,被很多不必要的擔憂和消極的思想禁錮著你的學習、工作和生活,綁手綁腳,精神倦怠,信心盡失而沒有勇氣付諸實踐行動。

社會上,很多的生命鬥士面對這個世界時,表現出來的大都是樂觀的一面。他們表面上看似忽略了身體所承受的痛苦,比任何人對生命更富有熱忱,但他們必定有過痛苦萬分的掙扎和煎熬,比任何人都無法接受自己的殘缺。可是,生命帶給他們的遭遇,就是如此的殘酷,不克服就無法生存下去。因此,最值得學習的,正是他們走出困境的精神:改變想法接受事實,並且克服身體上的障礙,勇於追求人生,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積極樂觀的心態會像陽光一樣照亮人們的生命,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豐子愷在《豁然開朗》中寫到:「既然無處可躲,不如傻樂;既然無處可逃,不如喜悅;既然沒有淨土,不如清心;既然沒有如願,不如釋然。」與其終日怨天尤人,將抱怨掛在嘴上,疲憊不堪卻毫無所成,不如努力發掘事情好的方面,並且堅信事情將會走向更好,痛苦和疾病終會過去。想要有豐盛的人生,就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在學習、工作和生活中只有抱著熱情,踏實苦幹,以積極樂觀的心態,才能在快樂中邁向實現自我價值和貢獻社會,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

人生總有低潮,我們應該只著眼於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不害怕失敗的考驗,風雨過後,天總會晴;踮起腳尖,就會更靠近太陽。正如聖經所說:「你們在遭遇各種試煉的時候,都要完全看為喜樂,因為你們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考驗,就產生堅忍,並且要讓堅忍發揮完全的功效,使你們可以又完全又完備,毫無缺欠。」(雅各書1:2-4)只要我們樹立一個堅強的信念,戰勝自己的懦弱,調整好自己心態,勇敢面對生活上的不如意,不氣餒,努力地走下去,辦法總比困難多。以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生命,來轉化心境,境隨心轉,如此一來,一定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黃智華校長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紅磡信義學校

教學人生:被偷走的時光

十多歲時,爸爸曾跟我說:「你到四十歲回望,就會發覺二十五歲後的時間過得特別快。」他這番說話,我在三十歲時已深信不疑。每年的小一新生日,我都會提醒家長珍惜時光:「看看你們的小朋友,才六歲,進來小一時天真爛漫,但有一天,你們會驟然發覺他們已變成有自己的想法、懂得關愛別人、懂得為未來打算的小六學生,所以家長要珍惜子女的小學生活,要一同學習、一同玩耍;因為子女上了中學便開始獨立,學業也較忙,大家便會少了相處的時光。」

說起小一的爛漫,在此分享幾則有趣的事:一天,我剛與學校工友傾談完,有一個小一學生走過來說:「校長,你做得不對。」我問他我做錯了甚麼事,他說:「你竟然跟工友叔叔交談,媽媽說不可以這樣做的。」我說工友叔叔並不是陌生人,他幫我們清潔校園,有時也會照顧小朋友,然後他便離開了。這種「質問」以往也試過,有一次小息時,一個小一生走到我跟前說:「哦!校長你講粗口!」我問她我說了甚麼?她大聲說:「你講『黐線』啊!」我心想我快要「黐線」,只好微笑著請她離開。年前也發生了一件有趣事,有一位女老師跟我說:「校長,你知不知剛才那男孩很開心,你猜猜他跟同學說了甚麼話?」我當然說不知道。她說:「他說他剛才偷偷摸到校長的手,很高興,今天不洗手了!」我說那有甚麼大不了,你以為我是劉德華嗎?

小一學生總是那麼可愛,那麼天真,但因疫情關係,學校前年十二月便停課,他們回校時已是去年六月,我平白錯過了跟他們相處的半年光景。記得復課時,有個小一學生跟訓導主任說:「叔叔,請問1B班房在哪裡?」唉!他們連訓導主任都忘了,遑論記得誰是校長!我才不會問他們我是誰。這班小一生糊裡糊塗地便升上了小二,誰不知踏入十一月,低年級又要停課,他們又要在家中學習,他們被偷走了一年多在校學習時光,我也快忘記他們那喜悅的笑容。

聖經說:「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會偏離。」(箴言22:6)我常常感恩,感謝天父安排我成為一名教師,讓我教養孩童,使他們明白真理,和他們一同成長,見證基督的大愛。縱然現在因疫情而停課,我們也要學會珍惜,珍惜時光,珍惜與身邊人相處的機會。

又停課了,偌大的校園變得冷清清,沒有了同學的玩耍聲,我也感到無比落寞,老師常埋怨網教工作量大增,效果又不好!沒辦法,大家在疫情下都不好過。聖經說:「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讓明天為自己憂慮吧,今天的難處已經夠多了!」(馬太福音6:34)我們還是抖擻精神,縱然是網教,也要做到最好 ,因為教學是神聖的工作,教養孩童是我們一生的責任。

蔡世鴻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長沙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