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生與倫理道德

榮獲「傳基」的邀約,由今年開始,我將從精神科醫生的角度去撰寫有關倫理道德的文章。究竟精神科醫生處理倫理道德問題時有甚麼特別之處?

首先,精神科醫生診斷和醫治精神病症,評估思維感情和行為的功能障礙。這涉及理解一個人是正常還是異常(Normal or abnormal),解釋一個人的行為是好還是壞(Good or bad),亦分析一個人的想法是對還是錯(Right or wrong),這就與倫理和道德有關。

其次,精神科醫生的訓練堅持清晰的思維,因為我們必須分析並幫助患者理解他們不尋常,令人困惑和痛苦的症狀,這無疑有助於我們處理棘手複雜的倫理道德問題。許多人會認為倫理(Ethics)和道德(Morality)是同一樣的東西,但這會混淆討論。我認為將道德視為原則 (Principles),將倫理視為實踐理論(Codes of practice)有助於我們處理現實生活中實際遇見的問題。醫學倫理經常提到自主(Autonomy)、仁慈 (Beneficence)、非惡意(Non-maleficence)和正義(Justice)的道德原則。這可以應用為尊重人的權利、行善、不傷害人和對他人公平的倫理實踐。

第三,精神科醫生通過生理、心理、社會文化和靈性方法 (Bio-psycho-socio-cultural-spiritual approach)多層次地去處理精神病人的各類身心社靈問題。因此,我們處理倫理道德問題時一般來說會更全面。

第四,精神科醫生經常與多學科團隊 (Multi-disciplinary team)合作,包括護士、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職業治療師、教師、家人和其他持份者(Stakeholders)。因此,我們處理倫理道德問題時,一般來說會習慣考慮更多不同的觀點和價值觀。

第五,精神科醫生不僅考慮循證醫學(Evidence based medicine),還顧及價值觀的實踐(Values based practice)。這是臨床詮釋學(Clinical hermeneutics)的關鍵焦點,強調在解釋因果關係(Explaining cause and effect)與理解意義和重要性(Understanding meaning and significance)之間取得平衡的必要性。

最後,精神科醫生實踐以人為本的醫學(Person centered medicine)。我們為病人服務,並與他們合作同行。我們傾聽、關心、理解、分享和支持,為了使他們能夠過一個健康、快樂和有意義的人生。

在未來幾期的後續文章中,我將引入基督教信仰、神學、哲學和腦神經科學的觀點,進一步探索和討論各種各樣的倫理道德問題。

黃德興醫生
香港大學精神醫學系名譽臨床教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