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與在囚人士

有研究發現,在監獄裡的囚犯,特別是男犯人,似乎不少有ADHD的徵狀。2018年S Baggio等人(見Frontiers in Psychiatry期刊)分析了102份研究,近乎70,000被囚人士,發現有26.2%可被診斷為成人ADHD精神障礙。回顧式的研究發現,孩童被診斷ADHD的人,長大後犯法的機率統計上增加了。雖然《美國精神醫學會》對ADHD的診斷標準不斷修正,但沒有影響研究的結論。

至於被診斷患上ADHD的囚犯,他們大多也有其他精神障礙的共病,包括自閉譜系病症、邊緣人格障礙、憂鬱精神障礙及廣泛焦慮症等。此外,他們也有較高的濫用藥物問題及自殺行為(見Verizon-Pastrana等人2020的European Addiction Resesrch期刊);而他們初犯罪的年齡比其他罪犯明顯為輕,並且重複犯罪的機會也增加。由此可見,及早的診斷及治療青少年的ADHD精神障礙,可以避免及減少他們日後犯罪及被囚禁的機會。

根據Yiva Ginsberg等人2019年發表的的臨床研究,使用「哌醋甲酯」(Methylphenidate)治療這類病人,16星期後出現顯著功能上的改善,而且可以維持一年時間。此外,這些服藥者的認知能力及活動技能也有進步,提升了生活質素。同一年在英國愛丁堡大學的大型隨機控制研究,發現患有ADHD的年輕男性囚犯服用了長效的藥物,除了有助ADHD病徵以外,更會改善情緒失控及對暴力的不良態度,而且較樂意參與教育及康復課程(見Philip Asherson等人)。

不過,要在監獄環境下推動這種治療方法並不容易,因為很多監獄的職員及囚犯本身並不察覺ADHD的病徵,更遑論接受藥物治療。此外,即使有患者願意接受藥物治療,也未必有足夠受過訓練的醫護人員參與診斷、評估、及調控管理這類屬於興奮劑的藥物。此外,真正要幫助病人康復及重投社會不能單靠藥物,也需要其他支援,例如認知行為治療、個案經理、社會服務等等。對於犯過罪的人要真正成功融入社會,心理輔導甚至靈性關懷(宗教熏陶)也相當重要。

麥基恩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