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家情》家庭的失調與再生

《家庭‧家情》逢週二在《明報》教得樂刊登,本期為2016119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我們常會把功能失調家庭與酗酒、吸毒、偷竊、性虐待和家庭暴力等明顯和嚴重的行為問題扯上關係。事實上,很多功能失調家庭起初是平平無奇的,就如以下這個模擬個案家庭般:

父親——工作十分賣力,也有點「成就」。在家時不是睡覺,就是看報紙或電視

母親——不是忙於家事,就是擔心著孩子們

兒子——乖巧、安靜,常被誇讚「不用擔心他的。」

女兒——活潑可愛、漂亮,並很會逗樂家人

或許你會問:「這樣的家庭怎會屬於功能失調呢?」

功能失調家庭的演化

從系統理論(system theory)的角度來看,只要任何一個家庭成員被「衝擊」,都會震盪其他成員,及至整個家庭。

當以上家庭的父親持續地工作和看電視,而母親持續地做家務和憂慮孩子,這對父母越沒有關心自己,更沒有培養婚姻。大兒子越會處理好自己,不用母親擔心;小女兒則令自己變得更可愛,讓父母更開心。漸漸地,父母會開始感受到婚姻中的空虛。這些感覺構成壓力,但無人提出,壓力就持續著。結果,母親對子女變得更憂慮;父親更多時不在家,或更專注看電視;大兒子更乖巧合作,小女兒呢?通常在系統裏是第一個受不了的人。她帶著父母在婚姻裏的壓力act out,例如:逃學。父親開始關注,母親更多擔憂,大兒子更沉默、更合作;但接下來,女兒甚至沒有回家,要被警察找回來。

這系統面對衝擊了!混亂了!怎麼辦?

家人一般認為現時問題在小女兒身上,讓她接受輔導和治療就好。為了幫助她,家人甚至願意一起參加家庭輔導。可是,有經驗的輔導員在檢視整個家庭系統後,會把焦點放在父母身上。家人會對此感到困惑,因為他們只打算修正小女兒的偏差,認為其他家人沒有問題。這是家人常有的反應,他們很多時會決定終止輔導。

很可能直至小女兒出「大事」了,犯法或遭遇不幸而被「關起來」,需接受強制治療或住院治療;在她不受功能失調的系統(家庭)影響的情況下,才被聆聽,學習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才會漸漸「好」起來,並可以回家。

大家都以為問題過去了。不是的﹗因為在這系統裏的其他人沒有改變,父母沒有挽救不穩妥的婚姻,大兒子沒有處理隱藏著的委屈和不滿……所以在不多的日子後,這家庭又會故態復萌。小女兒會再度成為家庭問題,承擔了顯示家庭問題的角色。有時或會轉由大兒子承擔這角色,可能突然患上莫名奇妙的病,或成為一名宅男,終日足不出戶等。若家庭成員一直抗拒接受治療,拒絕正視個人或關係上的問題,就很可能演化成我們一開始提到,可怕的、有嚴重問題的功能失調家庭了。

功能健全家庭的元素

一個健康或功能健全的家庭,意味著家庭裏各人的需要都能被滿足。要做到彼此的需要被了解和被滿足,可參考「婚前/婚後成長課程」(PREPARE/ENRICH)(*註)對健康家庭的量度提出的兩個指標—─「親密度」和「彈性度」。

  1. 家庭裏的「親密度」

一個健康家庭要有足夠的親密,是指在個人空間和親密連結兩者中,取得彼此感到舒適的平衡。這個平衡使他們可自由、信任及適當地分享自己的需要。假如夫婦面對婚姻關係上的不滿足,會坐下來談,有類似以下的對話:

妻:已有很多個星期,可能我太專注做家務了,我開始感到跟你好像滿有距離感。我不喜歡這樣,也害怕,更不願意我們的關係和我們的家庭變成這樣。

 夫:是的﹗這段時間我也像一部不停運作的機器,每天只是工作。然後,整晚好似沒有靈魂般坐在另一部機器—─電視面前度過。

健康家庭的父母,還會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跟兒女分享他們的決定,並聽取兒女的意見和了解感受,讓兒女們無懼表達想法、害怕和需要。

兒子:大家都說我很乖,但有時我會感到很不公平,也會生氣。為何一定要乖?我也有不想合作的時候。

 女兒:我已感到很厭倦了,經常要像小丑般令大家開心快樂。我雖然是最小的,但我都想自己變得真正有用。

  1. 家庭裏的「彈性度」

家庭裡必需容許改變,但關係卻需要穩定,才能健康成長。所以健康家庭的彈性度,是講求穩定與改變兩者間的平衡。家庭裏的角色關係需要清楚界定和維持穩定,又能視乎需要而改變。這就是彈性了,在面對危機時尤其重要。

若以上的模擬家庭裡有足夠彈性,就能讓父母在察覺關係有不滿足後,作出改變行動。他們或許留多一點時間在一起,而不用電視陪伴,又或彼此分擔家事;告訴兒女,他們正努力改善。讓兒女表達看法,讓他們也改變,例如:兒子可把一些默默負擔的家務交給女兒負責,滿足女兒要變得更有用的期望,同時減輕兒子覺不公平的感受,他也可玩樂一下等。這些都是角色、功能和界線上的調節。

健康家庭再生的可能

「(父母)這樣做,就能讓一個家庭健康起來嗎?甚至能把一個功能失調的家庭扭轉過來嗎?」因篇幅所限,未能詳細把家庭如何調協以上種種的轉變作清楚交待。但這些過程是能一點一滴嘗試,努力把家庭重新健康地建立起來。正如一開始家庭成員(父母)沒有承認或忽略他們的問題,能帶給家庭系統負面的影響——令系統裡最沒有自我保護能力的成員成為「代罪羔羊」(scapegoat)。所以家庭成員(尤其父母)最終能正面承擔自己的責任,並為家庭系統作出正面的改變行動,能帶動其他成員正面的回響,最後把家庭帶到健康的軌道上。

葉魏佩琼女士
誠信綜合治療中心 高級心理輔導員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 副院士

 

*註:「婚前/婚後成長課程」(PREPARE/ENRICH)擁有接近40年對婚姻家庭關係的研究基礎,是一個被全球超過11個或以上國家普遍使用,並且認受性很高的課程

 

MingPao-19Jan-outpu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