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 ─ 圍村人的福音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2月18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未命名

明天就是中國傳統的農曆新年。在中西文化交融的香港,在鄉郊之地仍然保留著許多傳統的節慶和拜祭習俗,祭祀祈福更是代代相傳。今期藉著在圍村成長的基督徒和牧師的分享,讓我們看見圍村人信主的困難與希望,盼望在迎春接福的日子,使更多的生命得著救恩!

在一個初春之午,走進位於粉嶺的粉嶺圍村莊,這裡分為圍心村,北邊村和南圍三個部分,是潮州揭陽彭氏後人定居的地方。原來粉嶺圍立圍已七百多年,祠堂於明朝建成,大約有三百三十多年的歷史。現時整個粉嶺圍彭姓圍村人約有4000多人,其中信主的約100人,彭貴枝牧師是粉嶺圍首位牧師。這天,他與一位圍村姊妹Ada(彭詠琴)帶同記者閒遊了整個圍村,接受訪問時分享了自己和圍村人信主的情況。

彭貴枝牧師—粉嶺圍首位牧師 

彭貴枝牧師是鄉村福音使命團副主席,更是粉嶺圍第十九代傳人。他自撰見證時十分懷緬鄉村簡樸童真生活﹕「我成長於一個大家庭,七個兄弟姊妹,排行第二。父親自小幫祖父耕田種稻米、蔬菜等,結婚後與朋友合資經營小型建築材料運輸公司,他自己兼任司機。雖然父母為了生計朝出晚歸,辛勞地工作,但十分恩愛同心,絕少聽到他們爭吵。感謝神賜給我一個溫暖的家。」

「童年生活雖然沒有豐富的物質享受,但與一群年紀相約的村童玩耍得很開心。我們一起會拍「公仔紙」、彈波子、放紙鳶;到樹林捉「豹虎」(細小的蜘蛛)用來格鬥;打乒乓球、足球、游泳;在河溪裡捉魚和「兵捉賊」(捉迷藏)等玩意,真使我們不亦樂乎!我們有時還會偷摘別人的果樹(荔枝、龍眼、黃皮樹)和農田的蕃薯來烤燴。」 

脫離賭博惡習

他說﹕「以前我們圍村的賭風頗盛行,特別在農曆新年假期間,圍村居民會由年三十晚賭至正月十五元宵,金錢上落數以萬計。年少的我雖然沒有加入黑社會組織,但卻受染而變得好賭成性,未夠十歲已懂得『打麻雀』、『撲克牌』『推排九』。」

後來,在香港讀完中六預科考不進大學,他便遵照父母親之好意在1975年去了英國繼續求學。「到了英國,我想重新做人,無奈經不起試探又重蹈覆轍。有時在上學途中,我會身不由己地進入馬會投注站。除了賭馬、『打麻雀』,偶然也在午夜十二點餐館收鋪後,與餐館伙記駕車約一小時到賭場賭錢,一直到清晨時份才清袋而回,星期五、六兩晚的餐館兼職工資也屢次輸掉!最令我良心受責的,是遠在香港鄉村之父母,還以為他們的兒子是個好孩子!這段痛苦的時間困擾我足足超過兩年。」

信主後生命改變

「感謝主!在1977年年底,住在鄰埠、剛信了耶穌不久的妹妹,常常與我分享福音,我感受到她生命的改變,滿有平安、喜樂和愛心。在我學校裡有一位黑人同學也開始帶我參加他教會的聚會。他們對我的關懷是在其他地方找不到的。經過幾個月之探索後,在1978年年初的一天,我在房間跪下求主耶穌赦免我的罪,改變我的生命,作我的救主和引導我人生的前路。禱告之後,我發現淚水沿面頰往下直淌。我從小到大絕少流淚,這次痛哭後,我內心裡千斤的重擔忽然完全消失!哈利路亞!那天晚上我如一個嬰孩般熟睡到翌日早上,一踏出家門,看到的整個世界都是全然美麗的!

後來我祈求主幫助我用幾個月時間努力追回學業成績,感謝主!靠著神的恩典,我終於在1978年順利考入大學,更考獲助學金支付所有的學費及食宿費,以致父母毋須負擔這沉重的擔子。完成學士學位後,我再考獲英國科學研究院(Science Research Council)之獎學金,完成理學碩士(M.Sc)。在1983年年底再考獲工商管理碩士(M.B.A)後才返回香港,其後在澳門大學擔任講師。」

由大學講師變成為牧師

返香港教了幾年書之後,他欣然接受主的恩召,成為粉嶺圍立圍七百餘年以來之首位牧師。村裡的叔伯兄弟知道他自小嗜賭,看見他的生命有很大的改變,沒有人對他當上牧師和傳道人有異議。「感謝主,年邁的父母及七兄弟姊妹已經信了主,我最大的負擔是盼望香港所有鄉村大復興,團結村裡的基督徒,成立粉嶺圍的基督徒團契,大家互相守望,同心協力廣傳福音。綜觀很多鄉村原居民來港已有幾百年,他們曾作先鋒、作『開荒牛』,可謂無功都有勞。但願香港眾教會也效法基督把福音傳給超過一千條鄉村、七十多萬的村民。」

他十分了解圍村的信仰文化,但深信終有突破傳統的一天,「長輩們每天都會上香拜祭祖先,我傳福音時不是挑戰他們的做法,而是告訴他們信耶穌有甚麼好處和生命有甚麼改變。有時遇上兄弟和村中的朋友,便會跟他們閒聊,分享我生命的改變,送上福音見證的VCD給他們看。」「圍村現在開放了,不少的家庭都有人信主,他們都是透過家人的愛心感動和傳福音而相信。但仍面對屬靈的爭戰,需要同心的一班基督徒,多祈禱,令屬靈的氣氛改變。」彭貴枝牧師指出。

Ada(彭詠琴)—單純的圍村外嫁女 

曾經從事保險業的Ada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圍村人。信主之前,對於認識耶穌有很大的抗拒,「我是家中的長女,每年的太平清醮、春祭、秋祭及盂蘭節盛會,都與媽媽一起負責祭祀的打點工作,滿天神佛,甚麼都拜祭,以祈求平安和工作上有更好的業績,賺更多的錢。」

在患難中尋覓得福音

這位單純的圍村外嫁女,婚後搬到九龍居住,開茶餐廳和傢俱店,沒有想過幸福的婚姻會觸礁。「在經營茶餐廳期間,我們認識了一對準備結婚的朋友。男方發現患上了癌症後,我們夫婦兩人輪流幫助他們。及後男方去世後的『身後事』,也由我們幫忙處理。因為我忙於打理茶餐廳事務,丈夫在陪伴女方時日久生情,他們的親密關係直至女方有了丈夫的BB,我才知道。」

丈夫在婚外情曝光後,對Ada表示愧疚的同時,要求三人一起生活。Ada忍無可忍之下,選擇離開,更結束店舖的營業。這個沉重的打擊,令Ada遭受很大的心靈創傷。「幸好家中信主的妹妹,安慰我,向我傳福音,帶我上教會認識主。在教會的崇拜中,內心有很大的感觸,感覺被愛被擁抱。在這裡,我覺得有人明白我,就仿如在茫茫大海裡找到了求生的水泡。」信主後的Ada對人生觀、金錢觀有了不同的看法,不再拚命賺錢和追求,以滿足自己的慾望。她的生活變得踏實,對人對事接觸磨擦不再執著。

信主,是因親人的生命影響

她在上教會敬拜,學習《聖經》的真理同時,不忘向家人傳福音。兩年前,Ada搬回圍村居住,「圍村是群體的生活,傳福音的阻力,來自傳統的習俗,大家拜開祖先偶像,要是不拜,需要承受很大的壓力。爸爸是家族裡的長子,每逢大時大節,作為長房的媽媽就要負責一切拜祭祖先、神位和拜山掃墓的準備時宜。當初向媽媽傳福音時,她以沒有人接手做祭祀祖先為由而拒絕,擔心會對不起列祖列先。」

「感恩的是,事情因媽媽一次的身體不適而有了轉機。那天,媽媽因不適接二連三暈倒,醒來打電話求助,我即時在電話裡與她祈禱,祈求神保守媽媽的平安。當我回到家時,她完全不痛了和沒有再暈倒。這時,我再與媽媽分享自己感情受傷害見證和傳講福音時,觸動了她的心。」原來Ada的媽媽也是一個傷心人,「當我與媽媽再講教會裡弟兄姊妹的見證時,她輕輕地對我說﹕『你幾時帶我上教會?』我帶她回教會第一天,就決志相信耶穌,接受耶穌為一生的救主。回家後,就決意不做殺雞鴨拜祭偶像,上香拜祖先的事,爸爸也沒有反對。現在她一直過教會的生活,每逢過年過節,大家回來只是相聚吃飯,家庭增添了和諧的感情。」

鄉村福音使命團事工

「鄉村福音使命團」簡稱「鄉福」,於2005年成立,是由幾位來自新界的信徒發起的福音事工,異象就是要向全港七十萬新界原居民,以及散居世界各地的新界鄉村原居民社群傳揚福音,並與教會、差會及福音機構合作,同心合意努力完成主的大使命。此外,鄉福近年也領受了一個「移風易俗」事工的異象,盼望藉福音的大能,使鄉村的傳統風俗,可以得著轉化和更新。自於2011年在荃灣首辦年初三的「新春祈福會」,召集全港信徒為香港祈禱祝福,今年已踏入第五屆。

未命名1

文/圖﹕謝芳  (部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2月18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20150218u570Du6751u4EBAu7684u798Fu97F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