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 ─ 賭徒、「老千」、黑社會家庭的救贖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1月1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未命名

在一個陰霾的下午,與來自馬來西亞林萬興牧師訪談。在長達逾兩小時的訪問中,他細訴了自己的行在黑暗的不堪往事經歷。

「老千」世家

林萬興牧師生長於一個「特殊家庭」,父親是職業「老千」,專責在賭場內騙財。雖然父親不希望孩子們像他一樣以「老千」作為終身職業,極力反對孩子們賭錢。但是,年幼的林萬興卻視父親為偶像,更願望能做一個比父親更出色的「老千」৹後來因用功讀書才慢慢淡忘這想法。

不過,當他畢業出來面對社會時,才發現正當賺錢不容易,反觀父親身邊的朋友,收入穩定,衣著光鮮,他們賺錢的工作都離不開賭博、夜總會、放高利貸等壞事,「在這社會中,是否要做壞事才能賺到錢呢?」他反問自己。

他開始步入賭博的生意。大約20歲那年在馬來西亞開設小型酒廊,即相等於小型的夜總會;21歲開設女子理髮中心(實際上是一間按摩院)。生意滔滔,賺了錢,人也開始驕傲起來,但卻開罪了當地的權勢之人。這時,林萬興惟有轉往吉隆坡投靠父親,在父親開設的金鋪擔任司機。後來父親傳授他賭術及「老千」的手法,帶他四處去不同的賭場賭博實戰,雖然經常因「千術」贏錢,但亦令到不少賭場將他們列為黑名單,不得准入。

很快,林萬興染指影碟的翻版行業,「我們試過去關島偷拍上影中的電影,拍完之後把帶子送到廣州,配上翻譯及打字幕,兩三天時間就可以回流至在馬來西亞上架出貨售賣。」之後更開設DISCO、賣搖頭丸等,自己因此習染上酗酒及吸食搖頭丸等軟性毒品的惡習。「我開始在「嫖吹飲蕩賭毒偷拐騙」圈子打滾,壞事做盡,更有一班徒弟『跟出跟入』,好不威風。」

開始進入教堂  有掙扎

林萬興後來生意出現問題,開始欠債,在人生最低谷時,遇上一位上帝派來的天使 — 一位管理公司財務的基督徒。「剛聘來不足兩個月,公司開始止蝕,心裡甚讚賞這個基督徒的聰明,於是邀請他前來辦公室面談。我告訴對方,自己從事翻版勾當、開DISCO、賣搖頭丸等,並邀請他入來擔任公司總裁,著他考慮要求薪金多少。」翌日回到公司,我以為他會傳遞辭職信。豈料,對方對著我對說﹕『今晚教會有聚會,可否邀請你出席嗎?』就這樣,我人生第一次進入教堂。」

林萬興抱著應酬心態參加了當晚的培靈會。「當講道的台灣牧師呼籲邀請﹕『要信耶穌的請站出來』時,身邊的這位基督徒僱員開始對我說話﹕『老闆,信耶穌好呀!』我心想,今天都應酬你了,你叫我作甚麼就甚麼吧,於是就上前作了一個決志祈禱。」

林萬興說,起初信耶穌是極度痛苦的事,為甚麼?「每星期天去到教堂唱哈利路亞做一個好人;但其實天天都在做壞人,所做的每件事都是耶穌不喜歡的。」每當牧師講道時,心裡便開始爭戰起來。慢慢地,他覺得人生需要改變了,於是決心賣掉DISCO,不做搖頭丸買賣。但仍從事翻版盜版VCD,每天都找藉口理由來安慰自己,如俠盜羅賓漢都是偷有錢人的錢劫富濟貧,我賣翻版盜版VCD,都是幫助窮人…。」

真正脫離歧路 

但後來,藉著一場以「支持正版,打倒翻版」為主要訊息的大型佈道會,讓林萬興痛定思痛﹕「好啦,耶穌,我現在連翻版盜版VCD的生意也不做了。」不過,生活經濟很快出現問題,甚至沒有錢過年。在掙扎中,往日做翻版的徒弟邀請他重操故業,「我當時很混亂,但最後選擇祈禱,翻看聖經時看見這段經文:『我的幫助是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2〉我祈禱完決定回絕合作時,電話響起來,是一位教會弟兄來電﹕『如果新年找你工作有沒有問題?』」神安排他擔任導遊,22日賺了1萬2千元(港幣3萬元),是正常的導遊的兩倍多。「我努力賺回來的金錢,遠比用歧途方法的來得快樂。」

全家因信得救

林萬興的家從前是沒有愛可說,爸爸和哥哥都是「老千」,自己也是「老千」。「別人說,『老千』是六親不認的,我對爸爸的印象也是如此,認定他是『老千』,自己一定要小心提防;加上爸爸有兩段婚姻,所以心裡覺得爸爸是一隻狐狸。當然在爸爸的心中,我也是一隻會咬人的小狐狸。」在這樣的父子關係裡,似有愛又沒有愛。「我最小的弟弟喜歡賭錢,每次輸錢後就借貴利,借完沒錢還就向媽媽求助,媽媽一定要我幫他還錢,令到兄弟感情欠佳,我甚至將親弟弟帶入做黑社會,做違法的勾當。我家中有4個男人,全部都與黑社會有關。」

「家中有兩個女人,媽媽和家姐。自從媽媽與有婚外情的爸爸離婚後,4個子女就跟媽媽。為了生活,媽媽晚上在夜總會唱歌,早上就幫人包伙食賺錢養大了所有子女。但三個兒子都誤入歧途,媽媽的內心極度痛苦,整天在埋怨這那。至於姐姐,生長在如此的家庭環境中,三個弟弟不是吵罵就是賭錢;爸爸是『老千』,又有婚外情,所以承受很大壓力,想早些結婚離家。姐姐年紀輕輕就嫁人,但生下女兒不久,就離婚並回來尋求幫助。為了讓她自力更生,媽媽教唱歌,帶她入夜總會唱歌賺錢養活自己及女兒。」

他是這樣形容複雜的家﹕家中只有兩種人,男的叫「黑社會」,女的叫「夜總會」。林萬興後來帶媽媽去教會認識神,媽媽看見他的改變,很快就相信了耶穌。「媽媽的脾氣變好了;家姐看到,因此又信了耶穌;有一天欠下不少貴利數的弟弟回到家,看見大家的改變,不久也信耶穌。本來肢離破碎的家,有了四個基督徒,感覺有些溫暖。「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人都必定得救。」〈使16﹕31〉他繼續不斷為哥哥和爸爸信主祈禱。「哥哥人生經歷了很多的風暴,覺得人生艱難和不開心。他有次問我:『弟弟,信耶穌是否很開心?』我回答:『你看我是否很開心?』」那我信得不開心的話,是否可以離開?」『這是你的選擇。』『好啦!我就試一試信耶穌。』」

林萬興知道哥哥身邊有很多的誘惑:「我們的偏門朋友太多,有很多的引誘,我曾因此掙扎了一年才正式信,我不想你是這樣。哥哥你不如離開吉隆坡一段時間,到偏遠的鄉下,全心去找耶穌。」哥哥接受這個挑戰,一個星期後,哥哥打電話來說,早應該信耶穌,因為相信後日日都很開心快樂。

之後他接到爸爸打電話來問:「信耶穌是否很開心?我試試信一個星期,不開心就不信,可以嗎?」林萬興一樣要求他去鄉下,與哥哥一起,遠離不良朋友。「初時,爸爸對《聖經》有很多疑問,但《聖經》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到最後,爸爸真正信了耶穌。家中原本的「黑社會」、「夜總會」、賭徒,全部都去了教會。」

信耶穌 得生命

「《聖經》有一句說話是如此說﹕「凡是想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為我和福音犧牲生命的,必救了生命。」〈可8﹕35〉我初初不明白,但是回顧自己的人生歷史,20歲開夜總會,21歲開按摩院,25歲做「老千」,27-28歲做搖頭藥丸,又沉溺在軟性毒品當中…,沒有人天生喜歡做壞事的。」「原來上帝是一個愛,原來這愛是在我們完全迷失時,把我們找回來。全家轉變和信耶穌,讓我看見,原來在這世界之中,仍存在另外一個充滿了愛的世界,人生的觀點、價值觀是完全不同的。」

林萬興現時是「芥菜種工作坊」的負責人,他主要的工作是製作基督教電影和光碟;與此同時,也是「信心戒賭會」的策劃主任。他未信上帝之前是騙錢財的賭博「老千」,信耶穌後,上帝帶他做的工作是幫人戒賭,原有的生命完全朝去另一方向。「在這十年間,我幫助一些完全失望的人,如賭徒和他們的家人。賭徒的家人是沒有盼望,有丈夫好賭錢,酗酒,每次輸錢醉酒就回家打老婆,被打了八年的老婆想離家,但又捨不得三個孩子,這些家庭很悲慘。但感謝主,這個大家都覺得沒有得救的人,最終信了耶穌,人生得以改變。今天看到這一家由互相咀咒,變成了充滿愛和家庭樂。」

「如果我可以將榜樣給予女兒,這就叫做福,叫做生命。以前你問我甚麼叫成功的男人,我會說成功的男人是有錢有地位。但現在說﹕『讓女人感覺幸福,就是成功的男人。』我沒有刻意做一個好爸爸,好兒子,好丈夫,但是當我跟隨耶穌這條路的時候,我三樣都是,相信這就叫做男人。耶穌說﹕『為我和福音犧牲生命的,必救了生命。』這是一個完全豐盛的生命,是我完全想像不到的畫面。所以我很開心,原來找到耶穌,就找到真正的生命。」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本期為2015年1月1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