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患者的共病困擾(Co-morbidity Problems)

家俊(化名)今年25歲,他自小脾氣很大且容易暴躁,上學時很難集中精神學習,既不守課堂秩序,又經常頂撞父母及老師,大家都把他看成一個頑劣及無心向學的孩子。後來,他總算完成了機械維修的訓練,亦找到工作,但情緒仍然不穩定及暴躁,和同事合作不來,又經常和女友吵架。他的父母也觀察到,他的情緒有些日子高漲,不但社交活躍、說話多、睡眠少,而且更暴躁及喜歡花費。但過了一陣子,他的情緒又變得低落,做事和工作沒有動力,常有缺勤。另外,他多了抽煙和喝酒,而且身上散發的煙味有些奇怪,家人擔心他有「不良嗜好」,更擔憂他的精神狀況……家俊到底有甚麼問題?我們如何去幫助他呢?

如果我們回顧及分析當事人自小的行為及情緒狀態,會發現他有不少 ADHD的徵狀。ADHD的患者,除了這個疾患的核心/主要病徵外,也有很大機會患上其他精神上的「共病」,即Co-morbidities。常見的共病包括:對抗性行為症 (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焦慮症、抑鬱症、躁鬱症/兩極型情緒病、物質濫用等等。可以說,患上共病,對ADHD 的患者來說,是常見現象,亦是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在每個ADHD病人身上都會觀察和尋找的。

那麼,對ADHD患者和家人來說,同時要面對和治療兩、三種精神疾患,不是很悲觀嗎?誠然,問題是複雜的,而共病的原因仍需很多科學研究。但是,以目前治理ADHD及相關的共病問題,可以有以下的向導:

(1)要教育、宣傳 ADHD 及共病的現象,令患者、家人,以致大眾都明白這些情況的普遍性,並能提高警覺,及早分辨及診斷,在治療的策略上作出應對。

(2)治療時,醫生會按ADHD及共病的嚴重性,一般會先處理較緊急和嚴重的,例如不穩定的躁鬱症要先行使用有效的情緒穩定藥,有物質濫用的話要盡快控制,然後再處理較「輕微」(不那麼緊急)的。

(3)藥物治療方面,患者或家人會憂慮治療ADHD的藥物,與及治療共病的藥物,例如血清素調節藥、情緒穩定藥,會否有衝突呢?一般來說,經過醫生的分析及檢視藥物的相互影響後,安全性方面問題不會太大的。有不少研究顯示,如果   ADHD得到有效的治療,共病的治療效果會更為理想,故兩者的治療是可以相輔相成的。

(4)當然,除了要留意精神健康上的共病外,身體的整體健康,如體重、代謝綜合症、睡眠健康等都十分重要,不能忽視。

賴子健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ADHD特兒特教 之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

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ttention Deficit and / Hyperactivity Disorder 簡稱ADHD)是其中一種最常見的兒童發展障礙。根據一項本地的硏究顯示,香港學童的發病率約為6.1% (Leung PW, Luk SL, Ho TP, Taylor E, Mak FL, Bacon-Shone J. The diagnosis and prevalence of hyperactivity in Chinese schoolboys. Brit J Psychiat. 1996) 但同時,筆者覺得也是其中一種最容易被人誤解的疾病。首先,讓我們從當今精神醫學的角度下去了解ADHD是甚麼。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V,簡稱DSM 5),ADHD徵狀有兩大類:專注力不足徵狀以及過動衝動徵狀,因而又可細分為三種類型﹕(1)複合型,即同時兩類徵狀都符合診斷標準;(2)專注力不足為主型或(3)過動衝動型為主型,(2)(3)即只有其中一類的徵狀吻合診斷標準。一般來說,ADHD徵狀都會在12歲前於不同的生活範疇裡出現,從而影響病者整體的身心發展。

另外一些醫學研究發現,ADHD病者大腦前額葉(Frontal lobe)的功能會比一般正常發展的人有著明顯的差異 (Russell A. Barkley)。前額葉其中一些主要的功能,包括計劃、組織行為、選擇性注意力和調整情緒行動等等。簡單來說,前額葉猶如我們大腦裡的一個剎掣器,若是一輛車,只有油門而沒有適當的剎車掣,我們的駕駛會安全嗎?剎車掣失靈車輛一是永遠全速前進、橫衝直撞,直至意外發生,像是過動/衝動的徵狀;或是左搖右擺,駕駛永不可能達至正常穩定的速度 ,像是專注力不足的徵狀。ADHD的病者可以說是剎掣失靈的孩子。

一個典型剎掣失靈的孩子,覺得好玩的事不理後果就去做,長期坐不定,無法好好安排計劃生活上的事情,也不能夠好好的安定下來去作一些沉悶但對自己有長遠利益的事。「情緒-行動快過思想」是一個很常見ADHD孩子的自我形容。不要小看這種狀態,若果有一天你的「情緒-行動快過思想」的話,可能已經因為出手毆打無理老闆或顧客或同事因而要鬧上法庭去了。或許你會抗辯說﹕那年輕人有些行為是故意而有計劃的啊!但這不是單單以過動-衝動的解釋就得了,我們需要明白多一點ADHD的共病問題以及他們內心的情況。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