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在狹縫中播送真理

親愛的信華:

前兩天收到你的回信,我感到興奮不已,沒想到我用這老舊的方式與你通訊,你竟也陪我懷舊一番。我上次說你是在逃難而非移民,用字不夠仔細,牽動了你的情緒,真是萬分抱歉!然而,感恩是你也認同要在異地尋找不一樣的召命,我會繼續以禱告守望你和明心,並兩個孩子的生活。

你在信中提及已開始為社區內的香港孩子和中國內地移居的孩子補習,也替你感恩;一則能幫補生活費,二則能繼續發揮你的教學恩賜。我相信你能為社區內人與人之間搭建橋樑,守望相助,祝福社群。

我在上一封信提到我跟你有一點不同看法,就是你判斷今天香港的政治氣氛和教學環境未必能讓你踐行召命,而我卻相信我們能在狹縫中播送真理。在教會二千多年的歷史中,見證基督徒遊走於政權對宗教的開放與收緊下如何生活。不看遠的,單看近百年香港社會在英治時代對宗教的開放,信徒都「習慣」了星期日早上返教會做禮拜,教會彷彿成為一個社交場所,崇拜、團契、小組等聚會也不乏參與者,可是靈修、祈禱等屬靈操練或傳福音、社關等行動,參與人數卻寥寥可數;崇拜人數達三、四百人的教會,祈禱會都不過二、三十人出席。可見政府相對開放的宗教政策並不一定帶來教會復興;反之,在歷史中也不乏對基督教充滿敵意的政權。然而,教會也不會因此停頓下來,反而越見興旺。教會不是人的事工,是上帝的工作。

在教育方面,我相信可見的未來也不會有像高中通識那種以明辨性思維討論社會議題的科目出現;然而,也不代表我們不可在其他學科教學上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掌握正反論據,作理性的決定。你告訴我擔心在教學上紅線處處,容易誤墮法網;我倒覺得只要持平專業,一切也可光明磊落。況且,在價值觀紛紜的世代,更需要有心有力的老師與學生同行,陪伴他們成長。信華,我認識你的為人,知道你是一位甚有要求的老師。可能你會覺得既然未能暢所欲言,不如不說;我的意見是,縱使我不能暢所欲言,我仍有很多話要說,我的學生仍有很多課題需要學習、思考、探討。希望你不會認為我思想太簡單和幼稚吧!

說了這麼多個人的想法,希望你不嫌冗贅。話說回來,那天在教會長者團契見到華叔和華嬸,他們看起來精神飽滿,只是口中常談及你們在英國的生活,言語間流露著不捨之情。我答應下星期帶備手提電腦,讓他們跟你視像交談。我也可以順道看看我的老朋友是否真的健碩不少?

好了,視像再談吧!請代我問候明心和孩子們。

你的戰友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

教學人生:尋找不一樣的召命

親愛的信華:

不經不覺你已經舉家移民到英國三個多月了,太太明心和兩個孩子都適應得好嗎?在科技發達的今天,要和你視像見面非常容易,我卻選擇以一個老舊的方式,執筆寫信給你。希望你細讀文字時,會有點時光倒流三十年的感覺。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是三十年,一切就恍如昨天才發生的一樣。我們在大學相識,我向你傳福音,帶你參加教會聚會,見證你的靈命成長,投入事奉。由於我們都是教師,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談我們的教學、信仰、教會事奉等。你能想像沒有你在旁的日子,我頓時變得沉默了嗎?

還記得在四月那一個主日崇拜後,你告訴我已辭職,並會提早離任,於六月底舉家移民。我當時沒流露半點詫異,只說著祝福你的新生活。其實我心裡百感交集,唯恐將心中五味雜陳的感受,如不捨、疑惑、擔心、關心表露出來會為你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我關心的不單只是你們在生活細節上的一切,諸如住屋、孩子找學校、工作等是否已安排妥當,我更關心你是否已經調整好移民的心態。我們都是有信仰、領受上主召命的人,過去一直在學校「傳道、授業、解惑」。怎麼你連學生都未安頓好就匆匆上路,甚至在新的國度能否延續你的召命也不顧,還賭氣說即使要當上餐館清潔工或貨車司機也在所不惜?我真感到你是在逃難而非移民呢!誠然,有信仰、有召命的人也要審時度勢,你的判斷是今天香港的政治氣氛和教學環境未必能讓你踐行召命;關於這一點,我的看法跟你有點不同,有機會再跟你分享吧!

信華,希望你安頓下來後能仔細思量神讓你移居海外,在今天的社區落戶,祂在你生命裡有甚麼呼召?也許是不一樣的環境,不一樣的召命;也許是不一樣的環境,一樣的召命。環境改變了是鐵一般的事實,而大使命和大誡命的呼召應該是超越地域限制的,故以愛神愛鄰舍為生活的準則亦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傳福音、領人歸主、教導信徒遵守主道是我們一生的使命。聽說你所定居的社區有很多從香港去的移民,也許他們就是主賜給你的羊,請你好好牧養他們。那不一樣的召命就需要你去求問上帝了。你是一位有經驗的老師,大半輩子都在培育年青人的生命,我相信上帝給你這些裝備,就是要用你去成就更大的工作,重點在於:你要捨去逃難心態,拒絕隨波逐流,堅信主有使命給你,一心追求實踐。

好了,話多就顯得「長氣」了。我會為你尋找不一樣的召命祈禱,也請你為我們這群留守崗位的前線老師代禱。

你的戰友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

教學人生:主顧念貧窮人

「上帝並不公平!」

這句說話是人受著不公平對待時的呼喊,然而要「指責」 上帝 不公平,還得看我們對公平的定義。公平並非統一,人與生俱來就不是一統的,樣貌、體型、膚色不一致,出生於甚麼家庭、經濟狀況等更不盡相同。但是,上帝特別提醒祂的子民要關顧身邊的「弱勢群體」,例如:孤兒、寡婦、貧窮人、寄居者。若這是上帝的「不公平」,屬祂的群體(教會)和祂的子民(基督徒個人)更要身體力行消弭因社會不公所造成的貧窮問題。

基督教信仰相信世界上每一個人,無論是信徒或非信徒都是神寶貴的創造,都有權利過有尊嚴的生活。故此,獲得生活基本所需是人的基本權利。然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奉行自由市場經濟,這經濟系統卻不以提供人生活基本所需為立足點。根據世界銀行2015年的調查顯示,全球有超過百分之十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少於兩美元;超過四分之一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為3.2美元;約有一半人口每天生活費平均為5.5美元。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主張以自由市場經濟方式運作,並相信擴大市場有利於消弭貧窮問題。自由市場建基於一種信念,就是個人能獲得何種生活,自己該負上最大責任;因自由社會容許個人以知識和勞力換取回報,企業也因獨到的眼光和勤奮賺取利潤。可惜,自由市場經濟並非如此美好,也非「等價交換」。市場會因著財團壟斷而扭曲,個人也因沒有議價能力而被剝削。利潤最大化(貪婪)和壟斷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兩隻魔爪,扼殺沒有生產力和沒有議價能力的人。

上帝創造人類,安置在伊甸園裡,一切果子(除了知善惡樹的果子)好作食物;後來賜祂的子民迦南美地,乃是流奶與蜜之地,地的出產足夠有餘。有關買賣地業的律法,均指向一個教導,就是地是屬乎神,是神賜人的禮物。縱使是孤兒、寡婦、寄居者,都可以因地的出產而飽足。聖潔和公義是聖約的準繩,「不可偷盜」的誡命所禁戒的可引申為一些不公平的貿易,甚或乎在買賣上欺騙鄰舍。在摩西律法中有很多關乎照顧貧窮人的律例,其中在收割時不要割盡田角,也不要拾起掉在田間的麥穗,讓貧窮人可以收拾以養生。這些都是對貧窮人的看顧,也是他們生存的權利。

近代分配正義(Distributive Justice)理論,綜合近代學者對正義諸領域(Spheres of Justice)的論說,為公平分配利益與承擔尋找出路。在這些論說中,領域並不分「屬靈」和「屬世」。唯盼信徒能在諸領域中回應上帝的召命,以「榮神益人」為生活原則;以公平(equality)、需要(need)、應得(deserve)為分配原則。在自由經濟社會中,大家的著眼點都在於利益(benefits)的分配。然而,分配正義理論正要把我們的著眼點從單純的利益分配正義轉移至承擔(burdens)的分配正義。我相信我們可為分配正義付出更多,正如耶穌在「按才幹授銀子」的比喻中說,主人同樣讚賞那位領五千銀子賺五千,以及那位領二千銀子賺二千的僕人。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教學人生:顧念鄰舍

香港的貧窮人口情況相信不需由我來描述,堅尼系數在過去二十年都超過0.5,並且仍在上升;這些論點連中學生做「通識科」的專題研習時也會引用。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已見報章大字標題:「5個港人1個窮」。相信在疫情下,這情況只會更糟!假如我是那5人中的窮人,我希望另外4人怎樣顧念我?作為基督徒,我又如何回應聖經的教導,關懷顧念我的鄰舍?

大家立時便問:「誰是我的鄰舍?」鄰舍可能是住在家旁邊,也可能是社區中比較缺乏的一群,但最需要回應顧念的人,可能是我們的至親好友呢!雖然政府可通過稅收、公共財政政策和社會福利等手段達致財富再分配,但畢竟效用有限(僧多粥少),而且過程繁複(以防濫用)。看顧家人至親突顯血濃於水之義,看顧好友體現患難中之真情,值得表揚。

回想香港在上世紀中葉,經濟未算富裕,可是鄰舍關係密切,守望相助。主婦除了帶自己的孩子,也「順便」帶鄰居的孩子,也有互相分享物資。

我因緣際會認識了一間扶貧機構的負責人。該機構扎根深水埗,服事基層家庭和少數族裔人士。據負責人介紹,該機構以食物銀行、教育補習等服務為起始點。近年,還發展了社會企業、過渡性住房和青年共住計劃。他們的理念是先以食物援助有缺乏的家庭,以解燃眉之急;繼而幫助孩子、婦女、少數族裔學習,幫助他們透過教育向上流動;通過發展社會企業,讓受助者有展現和培育能力的機會;青年共住則讓他們有同路人,也有陪行者。該機構切切實實地將愛鄰如己的教訓實踐出來,不為地上的掌聲,只求天上的賞賜。

若問他們是否需要物資捐獻或義工參與,負責人回答得很謹慎。金錢和物資的捐獻固然重要,然而香港有很多企業商賈只知以財物捐獻作為對鄰舍的顧念;須知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後者所需的時間和心力更大,但是長遠卻有更大回報。至於義工參與,機構最怕是短暫的、一次性的義工服務「體驗」。因為所服事的是人,是建立關係,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機構明言最希望義工作長時間投入,那怕只是「認領」一個受助家庭。

顧念鄰舍,你又會從何做起?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

教學人生:教會辦學的過去與未來

筆者應伯特利教會邀請,為該會100周年會慶「繼往開來,承傳使命」研討會以「探討教會辦學與宣教」為題主講。在回顧過去基督教會為香港教育所付出的心血,並為所結下的果子感恩(筆者也是教會辦學所結的果子),也反思未來的方向。

從十九世紀中葉至今,教會在香港辦學的歷史已超過170年。由於當時政府乃英國殖民地政府,英國又以基督教為國教,教會辦學自然得到很多方便。教會辦學以傳教為目標,但當中同樣發展平民識字之初級教育。以中、小學教育為例,按二零一八年的統計,香港約有960所中、小學,其中基督教學校佔322所、天主教學校佔198所,教會學校佔中、小學學校超過一半。教會辦理學校,雖然有傳道的目的,但是教會學校實在為香港提供了不少人才,學生除了成績優良外,也有良好的德行。因此,教會學校也廣受家長歡迎。

筆者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香港教育一直未能普及,在這背景下,教會辦學提供了適切的社會服務。若從這出發點看教會辦學,就不難解釋近年有聲音說政府對學校管理諸多制肘,教會何不把辦學權歸還政府,反正教會不辦學仍有很多慈善團體樂於接辦,教會何必甘心當政府的「承辦商」?筆者並不同意這論點。因為教會並非單純以慈惠概念辦學,而是更進一步以福音大使命注入辦學目標,這也是政府和社會大眾普遍能接受的;況且,未信者若於中、小學階段接觸過基督教信仰,一般都比較容易接受福音。

有教會樂於辦學是看中學校有禮堂做崇拜,有課室做主日學,又有寬闊的活動空間吸引年青人「聚腳」;是以教會向學校借來的空間。當然,很少教會這麼「笨」,不以學校學生和家長為福音對象的,在推動學校佈道和栽培工作上大都不遺餘力(如果有力的話)。所以,如果學校與教會互信不足,不難理解學校會以為教會都是在「攞著數」,從這來看學校教會。這也解釋了很多學校與教會在共用同一空間上所產生的張力,彼此配搭未能產生應有的協同效應。

近年很多教會學校與駐校教會都在思考如何建立更緊密聯繫,但能否稱得上「堂校一體」就得看彼此有否看對方為「使命共同體」。對教會而言,學校不止提供場地,學校的所有人,包括校長、老師、職工、學生、家長、校友都是服事對象(並非單單是福音對象);教會會友也甘心成為學生的生命師傅,積極引領他們成長。而對學校而言,教會不是屬靈事工的外判商,而是福音戰線上的伙伴,學校甘心在法理許可下與教會共享資源,並積極尋找共同合作的契機。

有人擔心2047後,香港政府是否仍然容許教會辦學,並在學校傳播福音?然而,今天美國公立學校連集體祈禱也禁止,在中國國內仍有堅持信仰為本的學校教育;所以政權只能規管基督教教育存在的形式,卻不能禁止上帝的工作。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社會環境中,主耶穌的教導──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下)這就是我們最好的提醒。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