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初出茅廬的聖經科老師

中學是提供基礎教育的地方,每個上課天,學生大部分時間在課室中學習,老師大部分時間在課室中授課。因此,作為校長,我十分重視學與教。今年一如既往,我在每年學期初,為全校老師觀課,希望了解老師的教學能力和學生的學習情況。屈指一算,這十年間已觀摩了近千個課節,有不少精彩的、個別很難忘的體會。其中一課,是今年一位初出茅廬的老師的一節聖經課。

這位老師主修視藝,我安排她兼教聖經。她第一年執教鞭,知道自己要兼教聖經,畢竟不是她的本科,於是曾經坦言有點擔心。但是,我得知她恆常參與教會崇拜,又是敬拜隊成員,有事奉經驗。我鼓勵她,聖經科沒有考試壓力,課堂上有課本筆記,電腦檔案內也有很多其他老師製作的教學材料,所以不必過分憂慮;只要深入淺出地將聖經知識教導學生,引領他們依照聖經真理行事,已達到學校的要求了。

九月開學,我沒有就她的主科「視藝科」進行觀課,反而觀看她執教的聖經課。我意料不到,這節聖經課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要強調,這位老師沒有教學經驗,又未接受師資培訓,入到班房,教學過程中當然少不免有點沙石。然而,這節課令我印象難忘,是她引用了不少學生既有的知識和生活體驗去講解聖經,例如她引用「秀茂坪安達臣道地盤意外」,帶出世事難料、人生無常的現實;人活著要珍惜當下的意義,藉此鼓勵學生要及早認識福音、認識主耶穌。又例如她透過類比方法,說明人要認識福音,就好比手機安裝了谷歌地圖,地圖會清楚指示你的路向,就算你走錯路,谷歌地圖會立時為你修正路線,帶你走向目的地。人生也如是,聖經真理就如谷歌地圖,在人生道路上指引你正確的方向及價值觀……。

一節短短數十分鐘的課節,老師沒有引經據典、陳義過高地說出道理,反而借助大量生活事例,娓娓道來,讓學生潛移默化,心領神會。可能一眾讀者(讀者群中或有富經驗老師)會覺得這一節課平平無奇,而我也相信不少老師也曉得在課堂設計上引入生活事例,以引起學生學習的興趣和動機;但是別忘記,這位老師沒有教學經驗,沒有神學訓練,甚至沒有接受過教學訓練。她只是盡心預備,利用生活事例貫穿整個課堂,教學目標清晰,就是讓學生認識聖經真理,已是值得為她鼓掌了!希望天父繼續賞賜這位老師智慧與技巧,在每一節課也做到傳道、授業、解惑,造福莘莘學子。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與別不同的聖經科老師

香港有基督教背景的學校,相信都設有聖經科,藉此讓學生認識基督教信仰;以聖經的真理教導他們立身處世、待人處事,更希望他們最終能夠認識福音、接受福音。

雖然如此,我服務的學校的聖經課卻得來不易。回想十年前,我空降到現職的學校,高中班級竟然沒有設立聖經科,我百思不得其解!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一眾科主任經過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由於考慮到高中課堂時間有限,各科目老師自覺教學時數不足,因此高中班級沒有空間可以安排上聖經課。可是,「高中學生也要認識福音啊!」在這理念驅使下,我特意在科主任聯席會議中,提出高中班級加設一節聖經課的議題。當然,各科主任隨之爭相發言,討論熱烈,結論仍是「高中課堂沒有空間開設聖經課」。

其實一星期有五天上課,每天有九節課,怎會一節聖經課也容不下呢?結果我以不民主的手法,提出一個「新」方案──第一年,由中文科騰出一課節給聖經課;翌年,到英文科騰出一課節;後年,輪到數學科;如此類推。也許,科主任給我的堅持打動了。最終,高中班可以開設一節聖經課了!在許多人眼中,一所有基督教背景的學校有聖經課是理所當然的事,原來不然。我深深體會到傳福音一點也不容易!想當年傳教士攀山涉水,千里迢迢來到東方傳教,今日也有很多宣教師遠赴他鄉傳教,誠然不易。

我校今年的聖經科有另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其中一位任教聖經的老師並非(暫時)主內弟兄姊妹。事實上,我校並非沒有足夠聖經科老師,又並非沒有人願意任教聖經,這是我刻意的安排。這一位老師勤力、盡責、善良、愛護學生。數年前知道她不是(暫時)基督徒,於是我以自身經驗和她分享福音。她並不抗拒基督教信仰,更願意參加學校舉辦的祈禱會,只是她仍然沒有感動去領受福音。於是,我作了一個大膽的嘗試──安排她任教聖經科。

得悉這個安排之後,她戰戰兢兢前來問:「我既非基督徒,又不熟悉聖經。校長,你會否錯配呢?」我告訴她不是。事實是我希望她藉著備課、閱讀聖經、參考解經文章的時候,能夠更多認識福音。另外,我請她不要多慮,聖經課堂上會有駐校的宣教師一起進入課堂。課堂一定不會離經叛道或歪曲聖經真理,反而她可以在教授、評改聖經課業的過程中,深入地了解福音。盼望將來她成為主內姊妹,這是我的心願。她反覆思量後,終於答允了。我相信,這是天父的美意。其實,這安排我也擔心牧師、宣教師和聖經科主任有異議,但是他們不約而同,一致認為可以一試,感謝天父開路!

希望這位勤力、盡責、關愛學生的好老師早日領受福音。這是我為主而盡的一點綿力,正如馬可福音第十六章15至16節說:「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要到全世界去,向所有人宣講福音。信而受洗的就會得救;不信的將被定罪。』」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戰戰兢兢重拾教鞭

上學年,我學校有一位老師出外進修一個月,學校依常規聘請代課老師。奈何覓不到合適人選!我校其他老師考慮到期終考試在即,不欲耽誤學生的學習進度。因此,他們義不容辭表示願意分擔進修老師的課節。

幾經調動後,還是有三班聖經課節沒有人可以替代,教務主任於是前來找我商討解決方案。我二話不說:「讓我代課吧!」只見教務主任神情錯愕、面有難色,停頓了兩三秒之後,眼神流露出一份不信任。我明白他的顧慮,隨即回應:「生鏽的刀始終是刀。我任職校長前也有十多年的教學經驗,三班聖經課豈能難倒我?」然而,教務主任再三提醒,現時老師要兼顧班房內的實體課學生之餘,也要同步兼顧網上學習的跨境生(我校每班有若干跨境生須在內地同步上課),殊不簡單。於是,他特意為我安排一位資訊科技助理全程協助我。

教學有一個基本的框架:首先要清楚告訴學生這一堂課的教學目標,然後利用學生熟悉的生活事例引入課題;此舉期望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其後透過不同的教學策略,例如以講授、問答、討論等方式向學生灌輸知識,刺激學生思考,幫助發揮學生創意,同時以適異性課程來照顧學習多樣性,拔尖保底。課堂完結前,評估是否達到目標,進行課堂總結,安排家課,既可讓學生課後鞏固知識,又可檢視他們在課堂所學到的知識,從而讓老師微調下一課節的內容。

短短一個月很快便過去,我檢討自己的教學表現,實在十分慚愧。課堂上的教學基本上可以完成,但是課後的跟進卻不足。究其原因,就是作為校長的我實在有太多公務在身。神很公平,每人每天只獲配二十四小時;時間有限,體力也有限,兼顧教學和行政工作難免顧此失彼,實在虧待學生。

故此近十年我校盡量精簡架構,刪除非必要的組別和會議。每位老師只隸屬一個行政組別,只負責一個課外活動;每星期只當值一次,目的是釋放老師的空間,讓老師有足夠時間預備課堂內教授的知識和課堂後的延伸學習活動。檢討成效,這方法尚見成效。近十年中三級全港性系統評估中英數三科達標率只升不跌,中六文憑試各科的合格率及增值指標只升不跌,學生在校內校外品行良好,贏得一眾小學老師和家長的信任。因此,近十年自行收生人數只升不跌。教育局更通知本校,由於我們收生水平提升了,以往學校每年獲派應付成績落後學生的額外老師人手,下學年開始減少了。凡此種種,足見老師減少行政工作,專心教學,學生成績和品行均會有所提升,亦得到家長認同。

聖經說:「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安靜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了自己的名,他引導我走義路。」(詩篇第二十三篇2至3節)

人需要休息,休息不是躲懶,而是留力做更多事情;人要懂得分配時間,善用時間不是要用盡每一分、每一秒做更多事情,而是要做最重要及有意義的事情。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微不足道」的幫助

上月父親節,我問小兒:「生命中誰是你最想感謝的人?」他毫不猶疑地回答:「媽媽。」作為父親,難免有點酸溜溜的感覺!我沒有怪責他,也許這是大部分人的答案,我也不例外。我深思細想,除了母親,我還有哪個人最想感謝呢?腦海中浮現很多熟悉的面孔,最後停留在我腦際的人是我的恩師——李老師。

猶記得讀中學的時候,我雖愚笨,但勤力,將勤補拙下,成績中規中矩。然而,我在英文科始終力不從心,多次測驗考試也不及格。按照那時的學制要求,我深知無論我其他學科成績如何優異,只要英文科未能在公開考試中取得及格成績,升學之路要從此斷絕。可恨當時我身邊沒有半個懂得英語的親戚朋友可以指導我,學校老師受限於大班的教學人數,也難以花時間逐一因材施教。日復一日,距離公開考試愈近,我的心情愈焦急,幸好我有一位偉大的母親。

那些年我住在「板間房」,類似現在的劏房,生活艱難。母親知道我有學好英文的心志,她一方面節衣縮食,另一方面向鄰居借錢(我當時蒙在鼓裡),讓我周末去補習學校報讀英文課程。依稀記得,教我們那位年青的男老師個子不高,是眉清目秀的正人君子。印象中,這位年青男老師沒有介紹自己,每次進入課室便是教學,我們只稱呼他「阿Sir」。

上補習班的機會既然得來不易,我加倍用心上課。補習班也有功課和測驗,「阿Sir」每每用心批改,適時給我回饋。為了爭取學習機會,每次下課後,我會把握時間請教「阿Sir」,他也樂意解答。我只會用多一、兩分鐘,不想阻礙「阿Sir」下班或者趕下一節課堂。

臨近公開考試,補習學校竟然舉辦了一個免費的「優良班」,目的是幫助補習班中成績優異的同學奪取佳績。「阿Sir」見我成績未能達標參加,主動替我寫推薦信;我成功入讀,相信他的推薦信居功不少。最後一節課,「阿Sir」將他的姓名和地址給我,再三囑咐我在家要勤於寫作,然後把文章寄給他批改。因此,我終於知道他姓李。結果,我在中學會考和高級程度會考英文科取得C級成績(文憑試4至5級),順利入讀大學。事隔三十多年,我們一直沒有聯絡。在我內心深處,一直沒有忘記李老師!

感謝現代科技,我在「谷歌」搜尋到李老師,他正在香港一所高等院校任教英文。我鼓起勇氣撰寫了一封感謝電郵,希望親自到訪他道謝。可是,李老師回覆「完全記不起」。起初心裡有點悵然失落,於是我再寄出自己十多歲時的照片給他,期望勾起他的記憶;數次電郵往來,最後他肯讓我探訪他。

到訪當天,我衣裝整齊,攜著禮物,心裡載滿感謝的話。豈料,甫進他的獨立辦公室,一見到恩師,我已淚如泉湧,心中充滿感恩。傾談間,我發現他真是忘記額外幫助我的細節。也許對他而言,這些慷慨的幫助是舉手之勞,根本微不足道;而對我來說,卻是「天降甘霖」。我感恩,聖經說:「你們要恆切禱告,在禱告的時候存著感恩的心警醒」(歌羅西書第四章2節,《新譯本》)。

李老師,感謝你!如果沒有您無私、慷慨的幫助,相信我不能順利升學,也不能成就今日的我。人生之中讓我遇到您這位恩師,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意思是理論歸理論,實踐歸實踐,從實踐中學習,較單靠理論來得重要。我最近的經歷恰好印證了這句說話。

最近,我到香港中文大學講學,與來自不同中學的60位老師分享兩個課題:第一個是「課程」,第二個是「價值觀教育」。

為了準備教學,我先要博覽群書,包括教育局的課程綱要和課程指引等等。我要在課堂上講解「什麼是課程」和「如何設計課程」,要圍繞七個學習宗旨、五種學習經歷、四個關鍵項目……建構課程內容。我自覺備課充足,解說飽滿,三小時的授課順利完成。第一堂課後,老師們就我的授課表現填寫調查問卷。感謝各位老師的抬舉,評分也算不錯。倒是部分老師提醒我談「理論和指引太多」,他們欲了解不同組別、不同辦學團體的學校如何設計和推動課程。正因為疫情,不容許我們「行萬里路」去到友校觀摩,因此他們都期待著我的分享,希望了解其他學校(包括我服務的學校)如何開展課程。

因應老師們的課堂回饋,我隨即修改下一堂課「價值觀教育」原本已備妥的內容,添加了我服務的學校及我所知的其他友校推動價值觀教育的實際經驗。另外,為了彌補上一次「課程」的不足,得到香港中文大學允許後,我在第二堂課的首二十分鐘,與老師分享了自己開展和推動課程的實際情況和成效,然後才開始「價值觀教育」課題。

三小時的課堂轉眼又完成了。數日後,當我收到一眾老師對這一課的問卷調查結果後,真是喜出望外。衷心感謝老師們的抬舉,整體評分較上一堂課高了很多,回應相當正面,不枉我重新規劃堂課的內容,重新備課。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也是值得的。

引申到學生學習,香港教育界強調要讓學生走出課室、參加課外活動、體會其他學習經歷、從實踐中學習……可惜大部分學校都以「筆試」為主體,希望學生在公開考試中取得好成績。老師在權衡輕重後,無奈地要因應現實情況,只能讓學生「讀萬卷書」,在實踐中學習所花的時間相對也較少。

那兩個星期六,60位老師聽課,也不想流於理論層面,希望知道實際情況。學生何嘗不是這樣?相信他們也想親歷其境去學習啊!

雅各書第一章25節說:「但是,詳細察看那使人自由的全備的律法,並且時常遵守的人,就不是聽了就忘的人,而是實行出來的人,這人就會在自己所做的事上蒙福。」《環球聖經譯本》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為前線人員及學生打氣

教育局早前宣布全港中小幼學校於三、四月期間開展特別假期,目的是同心抗疫,待疫情緩和後,重建健康校園。與此同時,各界媒體紛紛邀請演藝人士錄製抗疫歌曲,在這艱難時刻為香港人打氣,也向前線抗疫人員致敬。我聽過有改編自《獅子山下》及《天各一方》的「抗疫打氣歌」,改編的歌詞很有意思,製作也很專業。

我校有一位老師也因此靈機一動,希望學校也製作一首「抗疫打氣歌」。由自己選曲,改編歌詞,並邀請全體老師在家錄音拍攝,一人唱一段歌詞,交由學校剪輯製作;為堅守崗位的前線人員及留家溫習的學生打氣。

這樣的活動聽來饒有意義,我當然大力支持。該老師更希望由我以校長名義發出電郵,廣邀全校老師參與,並且讓大家了解是次活動的目的、工作安排及細節。我當初心想,反應大概不會太熱烈。原因有二:其一,老師在校內形象專業,大多不欲在鏡頭前演出,並讓學生、家長及公眾人士評頭品足;其二,要老師在家自行拍攝、錄製歌曲,談何容易!要配合背景、衣著、畫面質素、聲音調校等等,要花很多心力。老師在網上教學已忙得不可開交,要參與此活動的時間成本實在不菲。

出乎我意料之外,最後竟然有數十名老師傳來片段。雖然他們明知只會在鏡頭前出現一、兩秒,但是仍然在百忙之中粉墨登場;眾志成城,全力以赴參與演出,誠心真摰地為抗疫人員及留家學生打氣。在這艱難時期,老師願意放下平日在課堂中嚴肅的形象,拋頭露臉,無私地錄製「抗疫打氣歌」,我衷心感謝他們!

在收集片段過程中,我接過幾次老師的電話及電郵,令我百思不解,甚至不懂回應。例如:「今次有多少老師參與?」我回應:「暫時不知道,仍未到繳交期限啊!」老師追問:「那暫時已提交人數呢?」我大惑不解,反問:「今次錄製抗疫歌純屬自願,老師參加與否,不必勉強;況且有多少老師參與,與你有何關係?」該老師才說:「校長,我誠心想參與活動,但是擔心人數太少的話,令其他老師誤會我欲討校長歡心……」此刻,我才恍然大悟。

此外,有老師問:「請問甲老師和乙老師有傳送片段嗎?」我回應:「有的。」老師再問:「可否先傳來讓我參詳?」原來那位老師覺得今次製作抗疫歌很有意義,但是糾結於衣飾裝扮、化妝濃淡等等。裝扮太隆重,又怕招來愛出風頭的閒言;太樸素,又怕惹來不認真的誤會。我不懂回應,只能會心微笑。

我原本以為簡簡單單的美事,並且在電郵中解說得清清楚楚,最後竟然有老師「思前想後」。這事令我有深刻反思:一所學校其實有不同的政策和措施需要落實執行,也許我們認為指引已經很清晰、細節也很具體;然而,對個別或部分老師而言,心中可能仍然存在很多問號。學生亦然,老師在課堂上,以為教導得很清晰、指引也很明確,學生可能仍然會「思前想後」,對學習所得存在疑問。

我們從事教育的人,與人溝通,真是要有耐心,不能也不要「想當然」;正如雅各書一章十九節說:「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要知道,人人都應該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一點動怒」。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讀者如有興趣觀看這首自製的抗疫歌,請掃描QR code!

教學人生:我想升職做校長

我從事教育界超過廿載,朋友圈子大部分是老師,年紀與我相若,都是年近半百的青年(根據聯合國世界衞生組織2020年新標準)。他們投身教育界多年,大多已成為學校的中層管理職級一一主任,統領著一個科目或者一個組別,有一定的行政經驗。奈何學校的晉升階梯有限,每所學校只有一位校長和兩至三位副校長;而教育行業相對穩定,人力流動性較低,除非學校有副校長升職或校長退休,否則一般主任較難有再上一層樓的機會;再加上不少主任手上工作繁多,實在無暇去思考晉升的問題。

然而,在移民潮席捲教育界下,學校無論是中層或高層人員離職都較以往多,我的一些朋友因此而「突然」被委以重任;學校虛位以待他們的晉升申請。他們原本沒有想過擔任一校之長,現在卻紛紛詢問我做校長要修讀甚麼課程?如何處理人事問題?如何與持份者(例如:校董和校友等)溝通……?

據我不科學的觀察,學校有兩類職位較難聘請到適合的人選,那就是校工和校長了。我很詫異這些已成為學校中層多年的朋友,既已有樓、有車、有存款,子女也長大成人;在生活穩定無憂的情況下,何以突然委身這份責任重大的工作——校長呢?他們異口同聲地回答:「身不由己!」他們是被動的角色。由於學校的中層、高層同事移居他國去了,自己「突然」被安排做助理校長,甚至是副校長;預計很快要擔任校長。情非得已,只是形勢如此,知道學校也很難外聘校長空降學校,故此他們唯有「當仁不讓」了。

他們明白校長工作任重道遠、壓力與回報不相稱;然而,他們也期望上任後能一展抱負,實踐自己的教育理念。有些人希望全力推動成績,有些人希望發展體育,有些則覺得先要辦好課外活動,培養學生的團隊精神和自信心……。總之,德智體群美靈六育並驅。他們滿腹經綸,胸懷大志,希望作育英才,為社會培育人才。由此可見,做老師的並不僅僅滿足於物質需要,也追求理想、認同感、成就感、真善美等,人生更高層次的心理需要。

我衷心祝福我的朋友們將來成為好校長!我不忘與他們分享成為校長後有甚麼改變及應該怎樣改變。

我的際遇與他們截然不同,我是主動來做校長的。回想自己當年申請做校長時,首先努力裝備自己,修畢「擬任校長認証課程」;然後再留意報章聘請校長廣告,寫過無數封求職信,經歷過不少次筆試和面試……。跌跌碰碰,感恩終於有辦學團體給予我機會,一直工作至今。

我相信教育可以改變學生的命運,尤其是基層的學生;我相信人要受過良好的教育,才可以為社會帶來許多正面的改變。

就任以來,我深明學校資源有限,校長所作的每一個決定影響深遠,只因一個決策或會影響學校的發展方向、老師的工作專業、學生的學習機會……。這就更加提醒我:凡事要三思而後行,善用每一分資源。

校長雖則作為學校的領導者,但也有其局限。因此,作為校長不要自以為是,反而要集思廣益。從前一些校內同事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擔任校長之後,對同事就要一視同仁,以證明自己是大公至正的校長。 還要謹記聖經的話:「你們中間最大的,要作你們的僕人。凡是高抬自己的,都會被降卑;凡是自己降卑的,都會被高抬。」(馬太福音23:11-12)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我想轉行做老師

近日,與幾位學生聚舊,他們都是在大學畢業之後,已在社會工作了數年的年輕人,其中有酒店大堂副經理、國際品牌化妝店的店長,其餘的都在各自的行業各自有發展。惟這兩年疫情期間,他們都無奈地經歷了凍薪、減薪、放無薪假 ……甚至被裁的遭遇。在得悉移民潮席捲教育界,不少執掌教鞭多年的老師離職,移民外地,他們遂紛紛表示欲投身教育界,藉此詢問我的意見。

舊生對成為老師存有疑問,例如:是否必定要修讀教育文憑?學校對突然轉行的申請者有何看法?老師的晉升機會如何?可否分享作為人師的苦與樂?

我深深體會到他們要再次面對人生抉擇的苦惱。首先,我感謝他們對我的信任,在他們的生命中,每次遇到升學、就業、轉職,甚至其他難題都願意與我分享。一如既往,我會正面鼓勵他們,我對他們有意投身教育界表示欣喜。不過,我也隨即反問他們:「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你們為何選上老師這行業?」他們起初面面相覷,然後有些現實型人士回應:「現在經濟差,前景不明朗,老師工作相對較穩定,也較其他行業薪優糧準。」有些人則屬理想型,回應說:「希望能以生命影響生命,昔日自己遇過好老師,影響自己一生,也希望今日能薪火相傳,教育下一代。」

言談之間,他們又顧慮起來,本來運用本科知識去教授學生,是遊刃有餘的,但是考慮到要兼教其他學科、繁雜的行政工作、關顧培育等重任,例如:語文老師要兼教價值教育科;數學老師可能被編配去訓導組;又要擔任班主任;他們恐怕兼顧不來。

確實如是,「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作為人師,我們除了教授學科知識及技能外;也要在學生成長路上同行,與他們經歷生命中所遇上的困惑,更要言傳身教,培養學生的人品素質,可謂「任重道遠」。

再者,今時今日的老師也要具備僕人心態,不要輕看學生;學生成績和品行未如理想,不能只歸因於學生能力不逮、基礎薄弱、家庭支援不足等等。作個有僕人心態的老師,當學生不能依我們的方法學習,我們便要依他們學習的方法施教,使學生各方面得以成長,那才是老師最應該具有的本質。

那夜一席話,舊生們最終會否選擇轉行?能夠成功取得教席,又會否堅持下去?截稿前仍沒有下文,只希望他們謹記聖經一句話「教養孩童走他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會偏離。」(箴言22:6)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

教學人生:融合教育何價?

2020年聖誕節,不知何故,我竟被邀請去教授「小學未來副校長培訓班」;負責一個六小時的課程,題目是「融合教育」。我對融合教育略有認識,大意是在一所學校內,收生的標準並非單以成績作為錄取條件,學生的評估亦非單以成績作為評核指標。融合教育的理念是安排一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包括: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聽障、視障……進入主流學校,與其他學生一起讀書,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幫助,而日後評核也有所調適。正如文章開首所言,我不知為何會獲邀去講解「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因為我一直在中學工作,而我服務的學校也只有少數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所以,當我知道要在「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的課題上開班授徒,而這些「徒」更是未來的小學副校長,我真的摸不著頭腦,同時也感到戰戰兢兢。

為了準備這次教學,我當然先要翻閱相關書本、文件和瀏覽網頁。博覽群書之餘,我也主動請教了一些小學校長。因為他們對如何在小學推行融合教育既有理念,也有實際經驗。最後,在若干小學校長與我分享了有關課題後,我獲益不少。

有趣的是,在訪談的末段,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千叮萬囑我切勿公開他們的校名,或讓其他人忖度到他們的校名,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事實上,教育界一向都願意分享自己學校的亮點,以供其他友校參考,讓莘莘學子有所裨益。好奇一問之下,原來他們的答案都是有血有淚,相當委屈的。

在一所學校裡,理應容納不同的學生,倘若他們是資優兒童、數理天才、運動健將、樂器演奏高手、朗誦冠軍……這當然完全沒有問題。因為家長不但不介意,相反更樂意讓自己的子女與多才多藝的同學為伍。但現實中,在融合教育政策下,公營或資助學校少不免要錄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他們也許是讀寫障礙、過度活躍、自閉……,於是校長、老師、心理學家、言語治療師、社工等便需各施其職,各展所長;再加上無限愛心,設計不同的活動去發展他們在學業上及學業以外的潛質。當然,教育局會因應學校錄取這些學生的人數而增撥資源,可惜這些資源只是杯水車薪。學校老師們大都是本著教育的大使命、有教無類的精神,盡心盡力做好融合教育。吊詭的是,假如學校做得出色,這便會吸引更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入讀。那麼,無論教育局其後再增撥多少資源也好,學校人手始終負荷不了;再加上,其他主流學生的家長大多只見到這類學童的負面情況,例如:在堂上搗蛋、騷擾同學、妨礙老師的教學進度等,而不理解他們在學習及個人成長的限制,結果學校在執行共融政策及照顧家長感受之間承受了不少壓力,吃力不討好。所以,如果我將這些在融合教育做得出色的學校「公開」,只會令更多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爭相報讀,讓這些小學徒添麻煩。

說到這裡,真的很無奈!全因香港的教育生態就是「追求卓越」。因此學校收生大多「擇優而取」,這恰巧與教育局大力推行、增撥資源的融合教育理念背道而馳。在此,我只希望各持分者,包括:校長、老師、家長和社會各界人士也明白融合教育的理念;運作縱有難處,也要包容、體諒。因為神創造的每一個孩子,無論他是聰明、愚笨、健康、殘障……神愛他們,我們也應學習神,由衷地接納他們。「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壹書4:19)

翁港成校長

中華基督教會基新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