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人工受孕

2018marche986abe6b395e79086e68385.jpg

在中國人「無後為大」的傳統社會中,夫婦不能生養孕育,自古都是一個難堪的問題。

根據香港家計會報告,不育的夫婦有六份一,其中三成是女方問題,男方問題也佔三成,餘下四成是結合問題。女方年齡過了37至40歲,受孕機會就會大減。我們明白,女方每月在荷爾蒙適當的環境下,才會排出一粒卵子,經過輸卵管進入子宮等候受精;而男方一顆健康活躍的精子,需要經過輸精管、尿道,出到體外,最後被送到女方的子宮,路途漫長而多關卡,才有與卵子結合的機會。若不能釐定問題誰屬,怎能解決呢?

幾十年前,分別有女方計算排卵日子、刮子宮、通輸卵管等的療法;繼而增進排卵藥,使受精卵附子宮壁生長,改進荷爾蒙環境(男女雙方) ,濃縮培養精子,以至免疫學上的應用;以各種方法,將健康的精子送到適當的環境中,與卵子結合生長。隨著孕和育(減少流產) 方面的進步,「人工受孕」的意義和範疇也開始變模糊,安排精子和卵子在實驗室結合,是人工受孕;但安排在某一天,任何一方服用了某幾種藥後結合,又是否算人工受孕?

在175年前,有一個名叫馬儒翰的英國人,染了急性「香港熱」(今稱瘧疾) ,九天後死於香港,年僅廿六歲。他既是香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也是政府的政務司,故時任港督砵甸乍下令,全港下半旗哀悼,並以一小山命名作記念,就是港島的摩利臣山。馬儒翰是馬禮遜的長子,精通中文,助乃父完成聖經的中文翻譯,對中國、英國、香港,以及基督教都很重要。瘧疾當年是無藥可用,但在醫藥進步的今天,瘧疾的治療卻是輕而易舉。

從宗教信仰來看,所有的醫治從神而來。二千年前的抹油至今天的靜脈注射,以至醫生手中的手術刀,甚至醫生自己,只不過是神手中醫治的器皿。「…賞賜的是耶和華神,收取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若神不賜與,超尖端的科技人工,也不能使人孕育。

案例中的陳先生和太太有選擇的自由,但倘若苦苦的過分執著,倒不如心安理得地去領受,說不定心結解開了,受孕的機會大增呢!?

雷同德醫生
「醫、法、、情」2018March醫法理情.jpg

十字路口上的嚮導

「主啊!現在我還等候甚麼呢?我的指望在乎你。」《聖經新譯本》〈詩篇39:7〉

踏入新的一年,藉著教會關懷貧窮網絡(教關)再分享過去在「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UM)的成果時,希望繼續喚起社會各界對年青人問題的關注,「青年人最需要的是甚麼?如何幫助他們向上流?」相信一個「適切的支援和機會」是不可或缺的。

撰文:教會關懷貧窮網絡
編輯﹕謝芳

2016年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於去年11月發佈,貧窮率由2015年的19.7%升至19.9%。不過,報告亦指出2016年在職住戶的貧窮率為有記錄以來最低(11.5%),反映就業以及長期工作帶來的薪金上升有助貧窮家庭提升生活質素。另外,根據新世紀論壇於去年12月發佈的「2017香港各世代大專生收入比較研究」,大專學歷與高中學歷的勞工收入中位數幾乎相等,可見要改善生活狀況,高中畢業後不一定要立刻繼續大專學習。「先學習後工作」再不是長遠人生規劃的必然途徑,反而「先工作後學習」甚至「工作與學習同時進行」,了解自己的志向再作專業進修也是一種可行的向上流動方法。

教會關懷貧窮網絡(教關)於2016年開展第一屆「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UM),邀請文憑試成績未如理想的中六生參加,以全職工作、資助進修及師友計劃三大元素,建立一個可操作、可持續、可擴展的計劃幫助青少年,增強他們在社會向上流動的能力。YUM結合商界、教會及學校,為有需要的青年人提供最適切的支援,配合專業的實證研究,期望能改善現有的政府青年政策。

青少年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
東瀛遊旅行社(EGL Tours)是其中一間參與首屆YUM的伙伴企業,其執行董事袁李寶芬女士(袁太)以及一眾員工都非常支持YUM,於首屆YUM便為十多名學員提供工作機會和進修補助,並安排員工擔任學員的友師,在職場上幫助他們成長。

生在貧窮家庭的孩子除了在資源匱乏、生活拮据的艱難生活中成長外,同時間也因為在學習資源、社交網絡以及見識上相對處於劣勢,他們較難有被發掘並發揮能力的機會,以致未能向上流動。袁太對香港上流空間的狹隘和限制感到非常惋惜,因此當教關邀請東瀛遊參與YUM,為成績未如理想,卻又苦無出路的學生提供一個集「就業、輔導和進修」的方向時,袁太便毅然答應。

袁太分享說:「如果社會人士可以提供多元化的機會,讓青少年自我探索,建立自尊心及健康的個人形象,能夠放膽接受新挑戰,對於他們日後的發展和成長,甚至香港的未來發展,均有莫大裨益。而對於那些處於前景一片迷惘的中六生,YUM如同一個及時的救生圈,讓他們找到依靠,從中再去探索自己的理想。」

從「職場初哥」變成專業外遊領隊
東瀛遊(EGL Tours)每年招聘剛從大學畢業的學生,累積了不少培訓及教導新手的經驗。但吸納一眾剛從中六畢業的學生,著實對公司帶來一個新挑戰。

在計劃開始時,東瀛遊(EGL Tours)先安排學員在入職首6個月、利用一半時間在職業訓練局上課,讓他們取得文憑資格。此後的12個月,他們全職上班,並接受公司的內部培訓,完成了多個專業資格考試。然而,加入YUM的學員都是初出茅廬的中學生,完全沒有職場經驗。突然要求他們因應工作轉變生活方式、處事手法和待人接物的態度,對他們的身心都是一個巨大的困難和挑戰。

東瀛遊(EGL Tours)人才資源發展部高級經理Flora憶述學員們初來面試時,幾乎都不太懂得表達自己,說話不多,而且害羞被動。最初他們對自己的工作內容感到十分迷茫,不確定自己是否想做領隊。因此從中學生過渡至投身工作的過程裡,師友同行的計劃在此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人生旅行團」的導遊
計劃中,公司為每位學員配對了一位員工作為友師,他們固然有本身的工作,但也樂意成為青年人的嚮導,陪伴學員成長。他們每月必定有一次會面的時間,友師主要會聆聽學員在職場上的感受和困難,協助他們分析問題,鼓勵他們迎難而上。在工作和處事的難題中,友師甚少提供「標準答案」,反會幫助學員找出適合自己的處事和工作方式。

Flora表示友師們雖然是公司內工作及管理經驗豐富的「老手」,擁有多年培訓新人的經驗,但作為需要同時關懷對方心靈成長的友師卻都是「新手」。他們都是憑着一顆單純的心,在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撥出時間和精神,身體力行地與青少年同行,關懷下一代。看見自己的「兒女們」經過良久的訓練和學習後,變得更加積極和主動,與同事相處融洽,而且能夠獨當一面擔當領隊,友師們都因為他們的成功和成長而感到非常欣慰。

Flora分享了一個故事說:「其中一位友師與她的學員於計劃初期作了一個約定,待學員第一次帶團歸來時,友師會在機場迎接她。當學員經過一連串的訓練後,成功完成她的第一次帶團工作,在機場看見友師兌現承諾時,這種驚喜和滿足是超乎所想的。」

除了每月一次見面的友師外,與學員們每天相處的還有分行主管。主管們除了要嚴格糾正學員的工作和態度外,還會充當輔導員,了解學員們的背景,聆聽他們的需要。這個平台容讓剛離開學校的初生之犢循序漸進地調轉心態,也讓主管們多了解當代青年人的情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彼此都生出相互的欣賞和體諒。

建立社會資本,脫離跨代貧窮
過去兩屆YUM共幫助了超過60位18-22歲基層青少年,實際地為他們提供了全職工作和學習的機會。一個公開試或讓他們在十字路口上跌倒,但YUM明確地提供一條出路,讓他們在工作和學習中審視自己的興趣和志向,而且還有收入和友師的指導,藉此建立社會資本,得以向上流動。

2018年將有第三屆YUM,提供逾100個職位供中六生及毅進畢業生。如有興趣,請瀏覽http://www.hkcnp.org.hk/core_services/mentorship/yum/ 或致電3689 9810查詢。

2017Jan_10十字路口上的嚮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