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入城之後悔」- 阿樂與阿儀新婚適應之出路

上期分析了阿樂與阿儀仍未適應初婚生活之原因,下面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重定優先次序

阿樂婚後仍十分忙碌,缺少時間適應新婚生活;而阿儀婚後亦事事與父母談及,沒有事先與阿樂商量,故他們首要學習的是釐定優先序,認定婚後配偶的意願及需要。當然,作為新婚夫婦,他們在過渡期出現適應困難也是無可厚非,這就是我們在2月24日那期提出「自主而相繫」的觀念,相信他們在這方面仍要努力。

家庭角色轉換

假如阿樂在這方面想有所改善,他要考慮慢慢減少探望父母的次數,或可轉用電話慰問,而阿儀亦不一定每次也要出席,這可讓弟妹學習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減輕自己的擔子。這樣,他們可減少疲累,阿樂亦可多分擔家務,阿儀父母便不需派傭人來及到他們家,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衝突。

重啟溝通之門

隨著重定優先序,溝通時間可增多,藉此澄清婚後的期望和分享初婚的感受,增進雙方的感情,例如阿樂可分享擔心父母的生活和工作壓力等;阿儀則可分享兼顧工作和家務的辛勞,及擔心遲生育的問題等。當雙方更明白彼此的需要,事情不一定能即時達致共識,但可一起承擔,學習共同解決。

改善姻親關係

阿樂與阿儀父母的關係一直不融洽,繼續下去會損害婚姻關係,所以他要看哪些是先入為主,主觀地把他們的意見排外;有哪些要與他們定立界線,不讓其過界。過程中可禮貌地感謝岳父岳母的好意,亦可多解釋自己的需要。至於阿儀,需要學習協調阿樂與自己父母的溝通,多在雙方面前講好話,減少他們的誤會和衝突。這樣,他們可減少姻親關係帶來的衝突,有多些心力去改善婚姻關係。

重建親密關係

阿樂因暫時不想生育而推卻房事,令阿儀以為自己不夠吸引力,感情受到傷害。隨著多溝通,彼此不用再逃避傾談生育的顧慮和性生活的問題,當經歷體諒和商量後,雙方在身體和心靈上可更親密。

婚前/婚姻輔導

       假如阿樂與阿儀有做婚前輔導,在上期提及的問題如婚姻期望、家務分擔、財務管理、姻親問題、性愛生活和生育問題等,可及早在婚前商討和解決,減少婚後的適應困難。除此之外,婚前輔導亦包括衝突處理、溝通技巧、宗教信仰、關係角色、休閒活動、個人壓力剖析及子女教養等範圍。研究顯示,進行婚前輔導可減低婚後離異的機會。但現實上,他們可能沒有進行婚前輔導,假如他們感到不容易適應新婚的困難,可考慮尋求婚姻輔導的幫助。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入城之後悔」- 阿樂與阿儀新婚適應之分析

上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在初婚三個月後,產生很多爭執,阿儀甚至有離異的念頭,原因可歸納如下﹕

婚姻期望失落

阿樂因工作和照顧父母,每晚回家已筋疲力竭,但也要打機減壓,之後便抱頭大睡。這與阿儀憧憬著婚後與阿樂多些温馨的時間相距很遠,像婚前一樣,只可在星期天才可多些相聚,溝通的時間不夠,因而產生隔膜和誤會,亦令她對婚姻生活感到失望,甚至產生離異的念頭。

家務分擔失衡

對不少新婚夫婦,每天在生活上遇到的難題就是家務,雙方往往對家務的參與度及「整齊」有不同看法。阿樂因忙碌沒太多時間和心力去處理家中瑣事,像一般男性,家裡亂些也可接受。而阿儀因習慣有傭人清潔家居,像一般女性,比較喜歡整齊。相信他們婚前沒有仔細討論家務的分工,磨擦因此而起。雖然阿儀父母借出傭人代勞,但卻引致更大的矛盾衝突。

財務管理分歧

阿樂出身基層,父母所賺不多,自小已知慳識儉,加上父親因工傷而殘廢,他更要節儉才可扛起養家的擔子。而阿儀出身小康之家,不愁衣食,雖然自認識阿樂後已學會不花費,但在阿樂眼中,她可做到更節儉。有時阿儀買了較貴價的日用品回家,兩人會因此起爭執,阿儀的父母對此看不過眼,有時「刻意」買一些日用品去「救濟」阿儀,這些都令他們的問題火上加油。

姻親界線問題

首先,阿儀父母隔天到他們家,買貴價日用品及移動擺設,已令阿樂很不快。更甚的是,他們在垃圾桶找到避孕套而責怪阿儀避孕,似乎沒有尊重阿樂阿儀才是這家的主人,動機雖是善意,但這會令阿樂非常不快,也令阿儀很難堪,更令他們夫婦產生更多磨擦。另外,阿儀婚後沒意識到與阿樂已組織新家庭,對父母仍很依賴,不敢拒絕他們,未能選擇以現在的家庭為優先。而阿樂方面,在婚前已覺得阿儀父母看不起自己,心裡仍有嫌隙,現更覺他們的行為十分「干預」其婚姻生活;而且他與阿儀一樣,沒有以現在的家庭為優先,較看重工作和原生家庭的需要。

性愛生育問題

首兩個月他們的關係曾很親密,但之後,阿樂常以打機或疲倦推卻阿儀,令她懷疑自己吸引力不再。實情可能是阿樂想逃避生小孩的計劃,因他原先的計劃是婚後一至兩年才作此考慮,再加上以上種種原因,與阿儀弄致不快,對行房產生了抗拒。

綜合以上原因,阿樂與阿儀仍在新婚的適應當中,雙方與其原生家庭仍很糾結,他們仍未以建立新的家庭為優先考慮,當然這些情況在新婚夫婦中並非罕見。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入城之後悔」- 阿樂與阿儀的新婚適應

上月談及阿樂與阿儀在舉行婚禮場地和婚後居住地點兩事感到很煩惱。經阿儀與父母多番唇舌後,婚禮終於在中價酒店舉行;而他們婚後租住的單位介乎雙方父母居所之間,這才避免了不必要的爭執。

初婚三個月後,阿樂與阿儀有很大的適應困難,曾發生多次爭執,阿儀還質疑自己的結婚決定。在家務方面,阿儀的父母為免女兒辛苦,便主動提出可借家中傭人代做日間清潔工作。阿樂雖然不願意,但經過商量後,為免與阿儀再次爭吵,只好交出鑰匙給她父母,心想有傭人幫忙執屋也是好事。

在財務安排方面,他們按照婚前的承諾,阿樂因對自己家庭的經濟負擔很大,需要阿儀在家中的付出多一些,她本身不介意。不過,因她自幼在家中已習慣會隨心地買東西,阿樂有點怪責她亂花錢。當她父母知道阿儀要節儉時,好像看不過眼,會不時買些貴價的日用品到他們家,阿樂知道後很不開心,好像要妻子外家補貼自己,因不想受他們恩惠,常推說不慣用貴價貨品。

更甚的是,阿儀父母差不多隔天便伴隨工人一起到他們家,甚至會移動家中擺設,認為這樣會對他們更好;當發現垃圾堆內有避孕套時,私下會怪責阿儀不應避孕。阿樂回家發現傢具被搬移過,便大發雷霆,叫阿儀著其父母和工人交還鑰匙,不需再來清潔,這事令阿儀很為難,不知怎樣跟父母說出這事。

另一方面,阿儀初婚後也對丈夫有很多不滿,例如阿樂因不放心傷殘的父親和多病的母親,堅持一星期要三次回家吃飯,看望父母。雖然阿儀明白阿樂的難處,但這令她很勞累。加上他們每星期只一次回阿儀家與父母吃飯,她心想這實在太不公平。阿樂還有兩晚要工作加班,放工回家雖然已很疲倦,但也要花1-2小時打遊戲機去減壓,之後便抱頭呼呼大睡;每星期只有星期天才可以過二人世界,阿儀更發覺婚後二人世界的情況跟婚前拍拖差別不大,這與她婚前期盼的婚後美滿生活出入很大。

另外,阿儀亦發覺阿樂近月對自己好像冷淡了,不像新婚頭兩個月般親密。每次房事好像也是她主動提出,可是阿樂不是以打機減壓,就是以疲倦而推卻。這令她懷疑自己的吸引力不再,常留意自己的身型是否在婚後發了福,所以會節食減肥,希望重拾阿樂對自己的興趣。她認為初婚的夫婦應是如膠似漆,難捨難離的,總之不會像現在這樣子。另一方面,她又擔心生育問題何時能實現,有時她獨自一人想著想著便哽咽起來,但又不敢跟父母及朋友訴說,生怕他們看見自己很不幸福的樣子。

不少人用「入城」來形容結婚,阿樂與阿儀經歷了很多困難才能走在一起,現在新婚兩人好像也不好過。下期我們會對他們的困難有進一步的分析。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之出路

上期分析了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下面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跨世代承傳

家庭治療大師鮑恩(Murray Bowen)的跨世代取向家庭系統理論指出,我們在思想、情感與行為上與原生家庭關係的連結,可把家庭中的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這會影響一個人性格的塑造,甚至當這人開始一個新家庭時,也會把這些影響延續下去。從阿樂身上可看到,因父親工傷後不能再照顧家庭,重擔原本落在母親身上,可是她工作所賺不多,最後便轉移在大兒子阿樂身上,這甚至令阿樂在建立自己家庭時,也要帶著這個負擔,影響了結婚的事宜。而在阿儀身上,也可以發現父母在中上層社會處理事情上要保留面子的做法,也放在阿儀的婚事之上。再加上阿樂需要照顧其原生家庭的需要,衝突便產生了。

所以,阿樂與阿儀必須要分開父母的需要和自己未來新家庭的需要,例如阿樂是否可以讓弟妹也分擔照顧家庭的責任,不用把所有事情也扛上。而阿儀方面也需要學習適度地把真實感受與父母分享,怎樣才會令他們真正幸福。而他們是否能夠做到,則牽涉鮑恩另一個重要觀念。

自主而相繫

鮑恩指出,子女與父母在家庭中的情緒融合度稱為「自主而相繫」(Differentiation of Self),意即最理想的情況是一個人既能獨立自主,又能以愛相繫。「自主而相繫」的平衡之所以困難,是因人為了保持獨立自主時,害怕被拒絕或別人失望而與人保持距離,這情況在阿樂不想再與阿儀父母傾談婚事上可看到。另一方面的困難,是當人想與別人保持良好關係時,因怕有衝突而放棄原則,不敢堅持,這情況在阿儀身上可看到。她雖不完全同意父母對婚事的看法,但不敢提出,可想像假如她拒絕父母找阿樂直接傾談的要求,或可避免之後的衝突。

很明顯,阿樂與阿儀與自己的原生家庭有過度黏結的情況出現,面對結婚的事情時,受情感支配多於理智所影響。故此他們需要學習怎樣堅持自己的原則,即自主;同時亦需要與他人保持關係,即相繫,而他們首先要醒覺和認同各自也受原生家庭的影響,從而再尋找適合他們新家庭之出路。

解決實際困境

阿樂和阿儀首先要認定結婚是一個重要的決定,無論遇到甚麼事情,也應一同面對,不輕言放棄。而阿樂要認定阿儀父母雖起初反對他們「拍拖」,但及後已接受了他為未來女婿,他們的種種建議不是要小看他。而阿儀可作中間人,分開兩邊傾談,就算雙方意見不同,也可有轉圜餘地,同時她亦可多讓父母知道自己和阿樂真正的需要;另外,她亦要與阿樂多商量,在可能的情況下盡可能滿足各方面的需要,從而達致雙贏的局面。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影響」之分析

上期我們說出阿樂與阿儀因籌備婚禮受阿儀父母給的意見而鬧得不快。下面我們會分析雙方的原生家庭(出生和成長的家庭)如何影響他們。

原生家庭對阿樂的影響

阿樂出身草根家庭,是家中長子。自小父母便要早出晚歸為口奔馳,他對下三弟妹都是由他照顧,包括學業及日常的起居飲食各方面,故從小已培養為家中「話事人」。特別在父親工傷後,母親「做洗碗」工作所賺不多,生活上不能再倚重父親,因而培養出阿樂對家庭負責任的性格。阿樂在預科畢業後便出來工作養家,努力的工作態度令他備受上司的賞識,連連晉升,之後有足夠金錢為家人買樓,提供舒適的生活條件予他們。從這種種可看到,阿樂自小已從家庭中培養出為人做事既有責任感,又有主見,這份「擔帶」和主導的性情亦是吸引阿儀的地方,但他的內心卻時時過分地以「成就」去衡量和肯定自己的價值。

原生家庭對阿儀的影響

阿儀出身於中上層家庭,父母退休前分別是校長和訓導主任,兄長現今也是銀行副總裁。作為家中孻女,自小盡得家人寵愛和父母的悉心栽培,讀書和工作沒有大問題,而且她溫婉、善解人意、順從、聽話的性格,一直與父母及兄長相處融洽。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阿儀,當初認識時,她真心接受並欣賞有責任感和性格較主導的阿樂,可惜現在結婚的一事上,雖然阿儀不太認同父母的意見,心裡也有不樂意之處,但基於其聽話的性格,最後也順從父母,讓他們直接跟阿樂「攤牌」。

兩個原生家庭需要的碰撞

原本一個喜歡主導,一個喜歡跟從,「阿樂與阿儀」這組合應該很合得來。我們也不時看到不少情侶和夫婦,也是一凹一凸,頗為相親和合拍。可是,當結婚一事牽涉了兩家人的需要和意願,原本很合得來的事情也可變為最大的衝突。

因阿樂對原生家庭的責任感很重,故他在照顧家人的比重上多於女友,他甚至相信及希望阿儀將來可作為一位賢妻良母,好像自己一樣,要犧牲自我去照顧其父母及弟妹,這些對於阿儀聽話和善解人意的性格應沒大問題,特別在頭幾年的相處中,大家都和睦來往。但是,當去到要結婚買樓時,這觸及了阿儀和其家庭需要的底線,因阿儀的家庭需要一個較體面的婚禮、希望他們住在較好的區域和盡快生小孩,想不到的是,這卻勾起阿樂當初被阿儀父母小看的感覺,也觸及到阿樂內心的主導、不喜歡別人干預的性格,以及不能同時好好照顧原生家庭需要的底線,終令性格倔強的阿樂不能接受阿儀父母的意見。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困境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

延續上期的故事,今期會探討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

在上月談及的分手危機當中,阿樂與阿儀在深談後,釐清了誤會,冰釋前嫌,並協議一年後結婚,初步打算婚後租住接近阿樂家人的區域(較多草根階層居住),以便照顧他的父母。究其原因,是父親在阿樂唸中五時,因在地盤工作時一次嚴重意外,雙腳要截肢,及後需坐輪椅並失去工作能力,而阿樂的母親也因長年累月「做洗碗」工作過勞,形成很多關節勞損的問題,所以阿樂很想在婚後住近他們,方便照顧他們。

因阿樂還要供養家人及供樓,經濟壓力很大,故希望婚禮盡量節儉,婚後租金想阿儀攤分,日常開支由她負責,她亦樂意配合。直到籌備酒席時,找到一間相宜的酒樓,但阿儀的父母聽後大力反對,覺得在酒店才夠體面,表示如果是金錢問題,可以全力資助他們,當作是結婚禮物。但阿樂婉拒了他們的好意,並說出結婚擺酒應是自己及阿儀的責任,因希望婚後過獨立生活,不想依賴他們。此外,阿儀向父母透露婚後會租屋,父母聽後十分反對,又重提可以為阿儀買樓付首期,覺得阿樂不應拒絕。再者,他們想阿儀住近自己(高尚住宅區),特別阿儀日後懷孕,也可照顧她,將來看望孫兒也方便些。事實上,阿樂與阿儀對婚後生育的計畫也未達共識,阿樂想婚後兩年左右才生,因經濟條件和婚後適應會好些,但阿儀則想婚後盡快懷孕,因怕做高齡產婦,也知道父母心急想湊孫。在婚禮籌辦的過程中,阿儀父母除了買不少新婚物品給他們外,當中也夾雜了一些新生嬰兒用品,令阿儀感到要盡快「造人」。

阿儀的父母表示對以上的事情如她覺得為難,可直接找阿樂商量,阿儀雖不願意,但在父母多番催促下,只好勉強安排他們傾談,而阿樂也在不大情願下答應見面。在傾談時,他們在結婚種種事情上各執一詞,起初也較為客氣,但當雙方也說出「底牌後」,雖然沒有吵架,但最後有點不歡而散。阿樂及後向阿儀表示,還記得拍拖初期,因雙方家境有差距及他當時的職位很低,曾遭阿儀父母反對,阿樂覺得他們看不起自己,故不想領他們的情,特別在擺酒及住屋方面,深怕日後抬不起頭做人,更不想被他們操控。阿儀雖然理解阿樂的苦衷,但也知道父母的期望沒有錯,夾在他們中間,感到十分為難。

事實上,他們為了結婚事宜爭執了好幾次,並想到:「咁辛苦先復合到,冇諗過結婚咁麻煩,四大長老(即雙方家長)唔係咁容易服侍,不如唔結婚啦!」。雙方對結婚好像也有點意興闌珊,但又不知可怎樣下去。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分析原生家庭對他們的影響。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的出路

上期我們分析了他們的故事,今期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先解决當前的衝突

阿儀因憤怒和失望說要分手,阿樂首先讓她冷靜一下,因人在極度失望憤怒之下,會被情緒主導而做出衝動和後悔的決定,例如一些人,像阿儀一樣,分手後立刻與另一人很快結婚,最終導致婚姻失敗,就是一些明顯的例子。

假如阿樂想挽回她的心,在她冷静時,也要保持聯絡,不可完全不理會她,只集中工作,因這會令她慢慢把這段感情冷卻,更加深她想分手的決心。他可用短訊等繼續與她溝通,表達關心,讓阿儀知道自己不只顧及工作及家人,也會顧及她的感受。

假如可以和阿儀傾談,也應鼓勵她不要輕易放棄這一段十多年的關係,應要再給阿樂多一次機會,讓他解釋,看看是否可以扭轉。假如他們自己真的解決不了這一次的衝突,可考慮尋求專業輔導的協助。

到阿儀的情緒較為緩和,可見面和解。見面時阿樂要很鄭重道歉,說出自己不對的地方,認真解釋自己對結婚的看法,釋除阿儀以為自己不想結婚的疑慮。到挽回阿儀的信心後,他們需要做一些以下固本培元的功夫,改善過去忽略的地方﹕

(1)加強溝通

他們雖然拍拖十多年,但因阿樂工作很忙,與阿儀實際見面一周只有一次,大多也是帶著疲乏的身軀,有深入溝通不多,故對將來也是各自各想著自己的圖畫。直至情況去到阿樂為家人買樓沒有與阿儀商量等一連串事情,令阿儀很失望和難過。故此,他們必須多溝通,了解對方的想法,假如今次他們能夠化危為機,也不失為一個增進深入認識對方的機會。事實上,他們對將來不同方面極需多溝通,包括將來居住和生兒育女等問題,全都需要他們一起商量和籌劃,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

(2)解決衝突

假如他們能多溝通,最低限度可減少誤會。特別阿儀可表達雖然欣賞阿樂工作勤力,但自己也想阿樂多陪伴自己,不應強忍。這或許是阿儀習慣以這方法解決衝突,她可能要學習「敢言」去表達自己的需要,讓事情在微小的時候就去面對和解決,不要讓憤怒一直積存,去到一個大爆發的地步。

而阿樂方面,經過今次事件的教訓,他必須學懂重視和敏銳女友的感受,不要讓她持續用「忍」自己的方法去維持關係,更不要相信一些坊間的講法「女人嬲完就冇嘢。」

(3)工作生活平衡背後的價值觀

阿樂需要重整自己工作生活方面的平衡,這牽涉到他將自己的價值只放在工作方面,這是他必須學懂的功課,否則將來婚後,他會因不重視家庭而產生很多問題。

另外,我們發現原生家庭對他們的關係也有一定影響,下期我們會從這方面延續他們的故事。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阿樂與阿儀故事」之分析

上期我們說出阿儀因阿樂不想結婚,所以提出分手。下面我們會從男女兩性和專業的角度提出分析。

男性角度:

阿樂年輕時因考不上大學, 形成自信不夠,因要付起家庭的經濟負擔,便出來工作,又自覺學歷不夠人強,常要求自己要拼搏和刻苦,不容有失,去尋回自己的價值,把大部分時間放在工作,形成壓力非常大,每每也是帶著疲累的身軀去照顧家庭和阿儀。

雖心裡有時也覺陪伴阿儀的時間不夠,但得到她的體諒,便放心把精力和時間放在工作和家庭上。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因阿儀以為他在工作上努力,是為了他們的將來打好經濟基礎。須知道兩人要更深認識對方,需要時間溝通。可以想像阿樂經常也想著工作和家庭,而阿儀則想著結婚的事,兩人好像活在平行時空。

相信在阿樂的觀念裡,家庭和工作比結婚生子重要,故為家人去買樓,這是他自覺作為長子的責任;亦因他自尊心很強,不想接納阿儀及其父母的首期去買樓和供樓,只想等經濟好些才辦。至於生育,可能阿樂覺得不一定要,如要也可多等幾年,有需要可求助輔助生育。雖知道阿儀很不滿,但別無他法,分手一事認為是她一時衝動,而他卻不察覺阿儀這次爆發,是積存了很久的失望和憤怒,故他還用慣常面對女友發脾氣的方法,等她消了氣便沒事,自己還是集中精神工作。

女性角度:

阿儀在工作上已進入穩定期,不需再拼搏,想進入人生另一階段 ─ 結婚生仔,加上已婚好友令阿儀很想快些加入她們的行列,可有多些共同話題。

另外,阿儀希望將來的家也會像自己家庭般美好,但沒多想過阿樂和自己來自不同背景的家庭,人生優先序和家庭責任也不盡相同。而父母因阿儀已35歲仍未結婚生子,常催促她。阿儀也自覺已到生育的大限,不做便沒機會了,凡此種種也令她感到有壓力。

與阿樂相處方面,阿儀原以為他忙於工作忽略自己是為將來著想,更相信阿樂這樣顧家,將來也會為家庭負責任,故願意忍下去,甚至對阿樂表達體諒。及至阿樂「先斬後奏」為家人買樓,阿儀覺得他重視家人多於自己。到父母願意出首期及獨力供樓,以為他會願意結婚,誰料他只想繼續保持現狀。阿儀覺得自己不計較,好像「貼大床結婚」也沒人要,懷疑阿樂根本沒誠意結婚,亦自覺為這段感情犧牲了很多,更覺得阿樂耽誤了自己十多年寶貴的「拍拖」光陰。心想假如和另一男生談戀愛,可能已結婚生子,內心感到極度失望和憤怒,故提出分手。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阿樂和阿儀的故事」提出出路。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真係要結婚?-阿樂與阿儀的故事

「你知唔知你耽誤咗我十年嘅青春呀!一個女仔嘅青春有限,我都唔知點解一路等你,但你就從來都冇為我諗過!我睇唔到我哋嘅將來,我啲好友全部都結晒婚。次次同你傾,你就話畀多啲時間你,再諗下先,都唔知你要諗乜,我哋就咁算啦,你以後唔好再搵我。」

「你而家好唔冷靜,或者我畀啲時間你,等你下咗啖氣,再搵你啦!」

以上是35歲的阿儀和阿樂激烈爭吵時的對話。事實上,他們在十多年前一次朋友聚會中認識,阿樂覺得阿儀是一位心地善良、善解人意又美麗的女生,而阿儀則覺得阿樂是一位踏實、可靠及負責任的男生,他們在互相傾慕的情況下開始拍拖,一拍就十多年了,以下是他們背後的故事。

阿樂出身基層,是家中長子,對下有三個弟妹,預科畢業後,因考不上大學及家庭經濟的需要,便出來工作,在半工讀的情況下慢慢完成了學位。阿樂的事業心很強,因他自覺已經輸在起跑線,經常覺得被人小看,故相信要比別人更勤力,才可以追回落後了的步伐及彌補自己的不足,因而他在工作上非常盡責,每天要比別人更早上班及更遲下班。而阿儀一直也非常欣賞阿樂在工作上的態度,雖然一星期只可在週末見一次,但非常支持他。阿樂的努力終於沒有白費,得到上司的肯定,過去幾年被委以重任及晉升,在收入上足以幫助家人改善生活,今年他買了一層較舒適的私樓,可讓家人從狹窄的公屋搬進去居住,這是阿樂多年的心願。另一方面,阿樂也一直安於與阿儀保持拍拖的關係,希望可以一直這樣下去,沒多思考與阿儀將來的事情。

阿儀出身於小康之家,是家中孻女,父母及兄長也是專業人士,自小盡得家人寵愛。在大學畢業後,因要考取專業資格,而阿樂也非常忙碌,故之前沒太多考慮關於結婚的事情,直至過了30歲,因身邊好友陸續結婚,加上父母及親友不斷催促下,也開始焦急起來,近幾年不斷問阿樂何時會結婚,這次的爭吵在過去幾年已發生多次,不過今次最激烈。特別是阿樂為家人買樓後,阿儀非常生氣,因這樣令他們不能再買另一層樓作結婚之用。而阿樂為家人買樓前,沒有跟阿儀商量,直至付了首期才通知阿儀,令她覺得結婚遙遙無期。直至最近,阿儀跟父母商量,父母願意付首期作他們結婚買樓之用,而阿儀亦可以暫時獨力去供樓,可是阿樂仍然覺得保持現狀是最好,結婚都是遲一些再考慮。而起初阿儀以為阿樂不結婚,純粹是因為經濟上不能負擔再買另一層樓,但現在她開始懷疑,到底阿樂是否想與自己組織家庭,在極度失望及憤怒之下,提出分手。

雖然這是一個虛擬故事,但相信他們的處境在香港不是獨有。假如你認識他們,你會怎樣勸導他們呢?叫阿儀與阿樂分手,去找另一個可以付託終生的男友?還是叫她去與阿樂修好?我們會在未來兩期從男女兩性及專業的角度,與大家分析他們的處境及嘗試提出出路。這就是「婚姻心田」這個專欄每月的三篇文章,跟大家分享及分析不同的婚姻處境,希望大家喜歡。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