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患者的共病困擾(Co-morbidity Problems)

家俊(化名)今年25歲,他自小脾氣很大且容易暴躁,上學時很難集中精神學習,既不守課堂秩序,又經常頂撞父母及老師,大家都把他看成一個頑劣及無心向學的孩子。後來,他總算完成了機械維修的訓練,亦找到工作,但情緒仍然不穩定及暴躁,和同事合作不來,又經常和女友吵架。他的父母也觀察到,他的情緒有些日子高漲,不但社交活躍、說話多、睡眠少,而且更暴躁及喜歡花費。但過了一陣子,他的情緒又變得低落,做事和工作沒有動力,常有缺勤。另外,他多了抽煙和喝酒,而且身上散發的煙味有些奇怪,家人擔心他有「不良嗜好」,更擔憂他的精神狀況……家俊到底有甚麼問題?我們如何去幫助他呢?

如果我們回顧及分析當事人自小的行為及情緒狀態,會發現他有不少 ADHD的徵狀。ADHD的患者,除了這個疾患的核心/主要病徵外,也有很大機會患上其他精神上的「共病」,即Co-morbidities。常見的共病包括:對抗性行為症 (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焦慮症、抑鬱症、躁鬱症/兩極型情緒病、物質濫用等等。可以說,患上共病,對ADHD 的患者來說,是常見現象,亦是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在每個ADHD病人身上都會觀察和尋找的。

那麼,對ADHD患者和家人來說,同時要面對和治療兩、三種精神疾患,不是很悲觀嗎?誠然,問題是複雜的,而共病的原因仍需很多科學研究。但是,以目前治理ADHD及相關的共病問題,可以有以下的向導:

(1)要教育、宣傳 ADHD 及共病的現象,令患者、家人,以致大眾都明白這些情況的普遍性,並能提高警覺,及早分辨及診斷,在治療的策略上作出應對。

(2)治療時,醫生會按ADHD及共病的嚴重性,一般會先處理較緊急和嚴重的,例如不穩定的躁鬱症要先行使用有效的情緒穩定藥,有物質濫用的話要盡快控制,然後再處理較「輕微」(不那麼緊急)的。

(3)藥物治療方面,患者或家人會憂慮治療ADHD的藥物,與及治療共病的藥物,例如血清素調節藥、情緒穩定藥,會否有衝突呢?一般來說,經過醫生的分析及檢視藥物的相互影響後,安全性方面問題不會太大的。有不少研究顯示,如果   ADHD得到有效的治療,共病的治療效果會更為理想,故兩者的治療是可以相輔相成的。

(4)當然,除了要留意精神健康上的共病外,身體的整體健康,如體重、代謝綜合症、睡眠健康等都十分重要,不能忽視。

賴子健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