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別無選擇嗎?

當年,在港大醫學院畢業後實習差不多滿一年,便被安排到醫務衞生署的總部見工,我在面試上表示自己希望能進入精神科專科接受進一步訓練,那個年代精神科是相當冷門的專科。聽見我的選擇,有一位很有「台型」的前輩醫生(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精神科總顧問盧懷海醫生),問我是否願意去青山醫院工作,我心想青山醫院是精神科的「少林寺」,在這處開始我的學習是好事,便馬上答應了。回到家中,媽媽問我七月份會到那一間醫院工作,我回答說是青山醫院,她即時反問:「冇得揀㗎?」(別無選擇嗎?)我說是我自己揀的,媽媽就放心沒有再追問下去。

多年來,新認識我的朋友當知道我是精神科醫生時,都會露出詫異的表情,在教學醫院工作時,更有醫科學生直接問我為何選擇了這個專科。其實,這個選擇是很自然的,中學時我成績最突出的科目是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學,但因為希望入讀醫學院,所以在會考時放下這些喜好,専攻理科科目。在醫學院二年班上「行為科學」(Behavioural Science)時,覺得這個學科非常有趣,能更多明白社會和心理因素如何影響人類的行為。醫學院四年班時有精神科的學習期(module),需要接觸精神病患者,有些同學覺得這是苦差,但我很有興趣去了解每個病人的故事,雖然有些時他們會答非所問、情緒大上大落,我仍喜歡和他們交談。

但最促使我決定做精神科醫生,是一個在學習產科時的經歷。當年(1981),每個同學都要住在贊育醫院十個星期,亦要跟進多位孕婦產前、生產過程和產後的進展。其中一位我負責跟進的媽媽是來自北京的高齡產婦,因為受孕有困難,在四十歳才首次懷孕。當她作動的時候,我陪伴她入到產房,如果是順產的話,我可以處理「接生」這個工作(之前我已經替二十多個媽媽接生)。但當BB的頭露出來的一刻,我本能地說:「哎喲,係Mongol(唐氏綜合症)!」旁邊的護士們以懷疑的目光看著我,但當BB整個生了出來,整個產房變得死寂,沒有人敢說一句話。之後的兩天我極苦惱,因為不知道如何面對這個媽媽,又或如何能陪伴她經歷這個極度的傷痛。原來除了身體的病患,人心靈的苦楚也需要關注和醫治。

慶幸近年社會人士對心靈困擾和精神健康的接納增多了,而醫科生亦看到精神科的重要性和可發展空間,故精神科在香港不再是「冷門」的専科,甚至在招聘時因為申請人數遠多於職位空缺而出現競爭。我曾有一段長時間參與甄選申請人的工作,曾見過有畢業醫科學生用寳貴的課餘時間在一些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的非政府機構當義工,來表明自己真的對精神科的興趣和抱負。

「人若立志遵著他的旨意行,就必曉得這教訓或是出於神,或是我憑著自己說的。」〈約翰福音7﹕17〉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