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北極穹蒼之行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5年10月21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諸天述說 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作為。《聖經新譯本》〈詩19﹕1〉

極地考察,可以說是科學家挑戰之旅。曾七赴北極和三訪南極的何建宗教授,又再踏足北極,帶領一批香港和澳門的科研和環保隊員,參加位於斯瓦爾巴德群島的「北極科研考察-2015」,北極圈考察工作。「冰河冰川的範圍退縮了?」「上次發現的亞歷山大藻擴散嚴重了?」「海洋被污染了?酸雪情況嚴重了?」「北極熊因缺食物而餓至瘦弱?因融冰失去棲身之所?」帶著一連串的問題,記者走訪了剛回港的何教授,分享是次北極之旅的成果。

文﹕謝芳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由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何建宗教授擔任領隊的「極地創新科研考察隊」一行19人,坐上9月7日由香港至德國的航機,經慕尼黑機場前往挪威奧斯陸(Oslo ),再轉飛挪威屬北極的斯瓦爾巴德群島(Svalbard Isles),到達朗伊爾城(Longyearbyen),展開了為期兩周的北極北冰洋和斯瓦爾巴德群島一帶考察,首站在城市附近進行小型環境、地衣、植物、鳥類和生物多樣性的考查和跟進研究等。

北極考察的據點

他們在第5天登上破冰船,向斯瓦爾巴群島幾個具科學考察價值據點進發。何教授告訴記者,在七天的行程中,途經雀鳥保護區、海洋生物保護區、巨型冰川出海口、地質及地理奇觀、舊煤礦場和發電廠等;進行水質和大氣的採樣、現場化驗和數據分析工作;利用「多參數環境監測儀」、水採樣器、浮游生物採集網、顯微器、即場化學分析樣品及即場分析儀等進行研究。在適當地點登陸,進行生態、植物和生物多樣性的考察;沿途進行數點和收集遺留垃圾等工作,研究日益繁盛的極地旅遊業為北極環境所帶來的破壞。

沿海行程亦包括遠足,從破冰船登陸,步行上冰川和冰谷進行環境考察活動,如濕地植物、生物多樣化、入侵生物品種及地衣研究等;沿途與有經驗的極地考察家彼此交流意見。

希望極地考察能夠傳承

他說﹕「是次考察,主要目的是延續對極圈海洋浮游植物、有害藻華的全球生物地理學分佈、地衣生態、酸雪與極地水資源水質、極圈旅遊的環境審計等相關項目的長期研究;同時亦開展傳承延續、教育新一代接班的重要任務,希望將「極地科研」變成公開大學研究所的其中一個特色研究。」

北極考察的成員有港澳的科研專才、生趣和野外活動熱愛人士,希望藉著前赴北極高緯度地帶進行科研考察之利,加強大家對科研的興趣,也培育創新思維、拓闊國際視野,培育年青人的堅毅意志,栽培他們成為有勇有謀、具備綠色涵養,愛社會、愛地球的有為之士,將來更多貢獻世界、國家和本地社群。」

 冰川融化是都市化的問題

「今次去多了很多的海灣,看見冰河的退縮?」「無可否認,都市化的問題影響了地球的微氣候變化,如城鎮樓房和道路增建擴展,影響了周邊冰川冰河的融化;而且人口、人類活動和生態旅遊的增加,也成為城市的『熱島效應』。但卻沒有傳媒形容單是溫室氣體的排放那般極端,研究地球氣候變化時也要注意質量平衡(mass balance),如海水潮汐,東邊潮汐增加,西邊的就會減少。所以,不單要注意冰塊的面積和覆蓋率,也要注重冰雪的整體質量和厚度。據我觀察,『微型氣候 (micro climate change)』的變化遠遠超過『大型氣候(macro climate)』 的變化情況。」

北極熊沒有餓死

「今次在北極看見北極熊、海豹、鯨魚、季候鳥,如北極黑鳥、燕鷗等;也見識了北極圈高緯度地區的冰原、冰川、懸谷和海洋。身邊很多人都在問﹕『北極熊是否因缺食物而饑餓至瘦弱?』『北極熊因融冰失去棲身之所?』『現時北極的水質已受污染?』但事實上,北極熊懂得游泳,屬海洋哺乳類動物,牠們主要以海豹和魚類為食物。北極海的資源十分豐富,儘管氣候變化和棲息地減少,有關北極熊受到氣候變化影響而『瘦身』的報導,不盡不實。但警剔氣候變化的影響,卻不能夠鬆弛下來。

酸雪情況有擔憂

至於水質,北極圈內的俄羅斯、北歐、北美等國家,因濫用化石燃料而形成的二氣化碳和二氣化硫,受熱上升到大氣層積聚,再流動到北極上空落下,形成的酸雨酸雪的現象是很明確。上次在Longyearbyen鎮的測試發現酸雪最低已去到PH3.5,平均PH5.5(香港的酸雨的指標是PH5.8)。酸雪、酸雨落下影響水的PH值,再流至濱海濕地的地方、苔原地帶,令泥土的酸性增加,不單影響海洋生態,更危害植物和細菌品種,也會令岩石易受風化變碎。」

產生紅潮的藻類在北極擴散

「這次我們再取水樣本回來做試驗。希望分離海洋的浮游的藻類,將之培養,再研究。目前已經找到15種的藻類,其中有些是外來的品種,但需要進一步的鑑證。」「找到的品種與香港發現的不同?」「浮游的藻類有一隻產生紅潮的亞歷山大藻,上幾次在南北極也被追蹤發現,初初發現時大吃一驚﹕「為何北極都有?」去多幾次,發現這隻藻類已在北極擴散。問題在於這隻藻類會產生一種的毒素,會污染水產的食物,可能已感染南北極的貝殼類有毒素。」

希望將有毒藻類「轉害為用」

「事實上,1993年第一次去的時候未發現有藻類,但在1995年就發現在貝殼類生物內含有毒素,直至98年已見到有亞歷山大藻出現,01年在福克蘭群島的企鵝因此中毒死亡。今次希望進一步「轉害為用」,尋覓經濟性高的藻類品種,開發能夠製煉生物柴油,營養食品和護膚產品的微藻細胞質。」

他說,有關的研究希望追尋出全球紅潮擴散範圍愈來愈大的真正原因。「由70-80年代,全世界的紅潮只集中在熱帶、亞熱帶或溫帶的水域,至90年代傳到寒溫帶,2000年後更在極海也見到紅潮。相信這與全球航運業的快速發展是息息相關,例如由船隻壓艙水帶至南北極海,而有關的研究數據希望能喚起國際的關注。」

20151021北極穹蒼之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