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全副武裝」的清潔程序

某天,與這位大約8歲的孩子寒暄,問他在恢復實體上課後的感受,以及上網課與上實體課那種模式比較好。他想了一下,猶豫地說實體課好些,但從他的眼神又感受不到那份相對的興奮。再問他實體課有甚麼好處,他很快地答:可與同學玩。又問他網課有甚麼好處,他又快快地回答:不用離開屋企。

原來,在疫情期間,他常被要求留在家中,半年期間只離家外出兩三次。當偶而家長想帶他去公園玩耍,他卻顯得非常不願意。「為何不願意到公園玩耍?」他回說:很麻煩。我繼續問因由,原來在疫情期間,家人擔憂將病毒帶回家,故在出門離家前,會幫孩子穿戴「全副武裝」﹕帽、口罩、長袖衣服、手套等等。「我穿了這麼多衣服,稍動就熱得厲害,四處走動更甚。而且每三兩數分鐘就要用消毒液擦手,不聽從就被責罵,令人『玩也無味』。」

這孩子續說﹕當疫情好了點,可以回校上課,家人雖對「全副武裝」的要求降低了,但每次回到家門口,仍需按「清潔程序」做,如不照做就不能吃午餐,還被責罵。這清潔程序包括:(1)在家門口除鞋;(2)進入門後,立刻將所有衣服(除了內衣)除下;(3)立刻要將所有物品包括書包,上下左右全噴消毒液;(4)入屋後要即時去洗澡,然後才能吃午餐。

聽完孩子心聲,我心裡不期然地問,這「清潔程序」是否合理?的確,在聖經舊約中,猶太人入屋要先洗腳,食飯前要先清潔的要求。在思想聖經教導我們要注重清潔的同時,亦想到家長會否患有一個特定恐懼症(Specific Phobic Disorder) —「病毒恐懼」?

「病毒恐懼症」患者會有以下症狀:

(1) 患者持久對病毒有過分的恐慌;

(2) 當遇到有病毒感染機會(就算機會極少)時,會產生極度不安,大發脾氣,甚至十分驚恐、慌張;

(3) 患者知道這些反應是過分的,與實情並不相配;

(4) 患者會千方百計去逃避或減低會令他/她不安的情況發生,例如利用高度預防和過分的清潔來減低焦慮;

(5) 為了減低或逃避該恐慌,引致生活上產生很多不便或甚至影響家庭關係。

其實,心裡恐慌是人類的敵人,恐慌往往會帶來許多不理性的反應,這不理性的反應也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安。負面情緒有其極大的感染力,由一個人傳到另外的人,破壞性有時比病毒感染更厲害。聖經在詩篇121篇安慰我們:「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他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篇121﹕7-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冇時間睡覺

早上七時左右,出門乘坐升降機返工。當門一打開之際,看見內裡有一名穿校服,看似高小的學生仔,雙目閉上,整個人都依偎在工人姐姐的身旁,仿如人仍在夢鄉,四肢放軟無力支撐。即使離開升降機時,他還是眼睛緊閉,在工人姐姐半推半拖之下步伐不穩和歪歪斜斜地蹣跚前行。

當刻,我內心不期然地起了疑問:「為甚麼他那麼疲倦?」「昨天晚上他何時上床睡覺?」的確,學校老師在健康教育課堂上有「早睡早起精神身體好」的教導,而在醫學研究上也有同樣的發現,充足睡眠對學習能力和專注能力都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在現今的生活中,孩子能夠在晚上十時睡覺已是十分幸福了。很多孩子要到晚上十一時甚至十二時才能睡覺已成常態,加上早上六時多就要起床上學,能夠每天睡足八小時真是個奢望。面對孩子因沒有足夠睡眠時間的「賴床」,作父母的每天早上都要在最後一分鐘以責罵方式拉他起床,每天就是在這樣負面的責備之下開始。

不能早睡的原因有許多,遲了吃晚餐?因補習未趕及完成功課或超時溫習?其他練習(如練琴)?看太長時間電視?花時上網打機或與同學網上交流等等?最近,在防疫措施的要求下,大部分小學生半天上課,下午二時前就能回到家吃飯休息。由下午二時至晚上九時共有七小時空閒時間,為何還要延遲至近午夜才能睡覺?就算減去晚飯、洗澡的一小時外,還有六小時。六小時還未能完成每天要作的事情,安然睡覺去也?

究竟現今生活的模式會否真的「冇時間睡覺」?許多表面看為好、看為對的生活模式,包括要多面全能學習,內裡會否藏著無聲無色的毒藥呢?其實,家長工作時間長,要很晚才能有時間與孩子會面。大家會面交談時,除了檢視每日功課溫習外,實在是沒有餘暇與孩子談心;作為基督徒的家長,也沒有交心的空間去建立子女的信仰。親子關係慢慢便成為只為功課而活,心靈關懷被忽略,甚或消失了。

現代的孩子世界,每天除了要完成大量功課、補充練習,又要參與一些他們未必喜歡的課餘訓練班,真是吃不消。一個正常的孩子,每天總需有玩耍的時間,只是,當他們千方百計尋找玩樂的空間時,心裡又泛起絲絲恐懼,生怕未能滿足家長的學習要求,心底漸長無形的張力,弄致心力交瘁﹕學習時想尋樂趣,但玩時又怕家長責罵;玩得不暢快,心有感不安,那時就更想尋樂趣紓解苦悶;在有限的時間下,唯有放棄睡眠用作玩樂;睡得晚,就未能早起;沒有足夠睡眠就沒精打采上課學習;未能好好學習,就換來家長老師的教訓……這真是一個惡性循環,更是一劑無底深淵的毒藥!

在這「冇時間睡覺」的課題上,作為家長又應如何抉擇子女的生活模式?如何作才是「善」和「正」?如何作才能使子女得著永遠福樂呢?聖經在申命記如此告訴神的子民:

「你要謹守聽從我所吩咐的一切話,行耶和華-你上帝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這樣,你和你的子孫就可以永遠享福。」〈申命記12﹕28〉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精神健康趣談 之 間屋太細?

記得多年前曾家訪一位老人家,一進入他家,便眼見整間屋子堆滿了不同的鐵器,包括大量的破爛汽車組件、十多輛破爛的單車、不同的電線捆綁在一起,還有多不勝數的機器零件。整個的客飯廳、走廊都被這些金屬物品所包圍、所堆滿,只留下一條不到半米寬的通道;連睡房也是一樣,唯一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就是他的睡床,僅餘一個可以躺下的空間和一片只可以容納單人站立的地面。他的「收藏品」堆積如山,滿至屋頂和可見的地方。

問及他收藏這麼多舊鐵器於家中的原因,他說這是自己的財物,賣出就可以賺很多錢。但再問他何時售賣、何處售賣,他卻完全答不出來。「最近一次售賣物品是何時呢?」他說是很多年前了。但直到今天,他仍繼續四處尋找和拾回「收藏品」。

這位老人家是我遇見大量囤積物品的其中一位。有另一位男士,他囤積大量的報紙雜誌在家中,整疊雜誌報章的厚度起碼有四、五呎高,也是鋪滿整間屋子。這些雜誌報章甚至成了他唯一能躺下的床。更見過一位家庭主婦,她大量囤積不同的飾物、小禮物、小手工製品和各種廚房用具等等,要用六、七個大型的行李箱來收藏。

以上的人士,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這些物品已貯於家裡超過四、五年,並沒有使用過。當家人屢次勸告不要再購買或收藏這些物品時,他們的情緒便會變得十分激動,千方百計地去解釋購買和收藏這些物品的因由。當朋友問及,他們會異常尷尬,甚或拒絕朋友登門探訪;當家人或朋友要求清除這些陳年舊物時,他們的回應也是極不願意,常說出諸多理由,例如「可能有用」,「萬一需要」,「不可浪費」等等!

在精神醫學中,有一種精神疾病叫「囤積障礙症」。按2013年美國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的定義,囤積障礙症包括以下症狀:

(1)無論這些物品的價值是多少,患者都有持續的困難拋棄或與這些物品分離;

(2)拋棄或分離困難的原因,往往是患者心裡感到極需收藏或佔有這些「必要」的物品;在拋棄時,心內會聯繫著極不安的情緒和感覺;

(3)當不能拋棄這些囤積物品時,生活空間便會縮小和變得擠迫,大大影響可使用的生活空間。假如生活空間未被佔據,是因有第三者協助,例如:清潔工人、家庭成員或執法人員代為清理。

(4)這囤積習慣往往引起患者心理上極大的困擾;在社交、工作、日常生活和生活安全上,都受到限制和損害。

有人或會問﹕囤積者和收藏家有何分別呢?收藏家一般會以所收藏的物品為傲,不會怕被別人知道。他們收藏時有條理,也在自己時間金錢的許可下才作收藏。而囤積者雖知道自己的收藏是過分和羞恥,但卻沒有辦法停止這樣囤積的習慣,也沒法將這些物品拋棄分離。如發現自己或家人、朋友有這樣的習慣時,應及早協助患者能夠及早和重新建立,並擁有「斷、捨、離」自由選擇的權利,不再被囤積捆綁控制。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哥林多前書6﹕12〉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