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福音戰線上的伙伴

親愛的信華:

從華叔、華嬸口中得知你計劃回香港度歲,探望家中長輩;我的心情萬分興奮,心想一定要找個日子與你促膝夜談,分享我這「留守宣教士」和你這「隨走隨傳宣教士」的事奉甘苦。怎知疫情瞬息萬變,特區政府收緊了防疫措施,你回港的計劃打亂了!我相信失望的人不只是你們一家,還有華叔、華嬸和你的一眾戰友(當然也包括我)!

感恩你在英國的教會生活已經穩定下來,並開始了事奉工作,專門接待從香港和內地移居英國的家庭;透過你們的服事,讓人切切實實地感受神的愛。你是「過來人」,必定能夠更深體會移居者的心路歷程,讓服事工作對正焦點,深盼你的服事能祝福更多人。

我想繼續與你分享我對「去」與「留」的反思。上次談到「留守宣教士」和「隨走隨傳宣教士」的角色;而我在最近的反思中看到兩者的角色雖然不同,但是仍然可以分工合作,是福音戰線上的重要伙伴。

分工方面,留守信徒成為教會的中流砥柱,要裝備自己承擔因移民情況而留下的事奉;教會也可借此契機精簡組織架構,從而精簡事奉人手。在宗教政策有重大變異之前,教會應投放心力重點培訓信徒領袖,一則裝備信徒,二則可隨時將教會化整為零。愛鄰如己的友誼,是信仰生活的實踐,亦是吸引人羨慕福音的有效方法。對已移民的弟兄姊妹來說,我甚願他們作雅比斯的祈禱(代上4:9-10):求神賜福,擴張境界,常與之同在和保佑不遭患難和艱苦。須知道隨走隨傳者可以從福音廣傳的角度擴張福音的界限,而離鄉別井者所遇到的艱難苦困,真是不足為外人道;所以去者、留者更要互相扶持代禱。

合作方面,香港教會對移居外地的信徒持續關顧,是必不可少的。今天縱然兩地分隔,但是因為科技進步,天涯若比鄰。故此,與移民信徒保持緊密聯繫,確立他們在聖靈帶領下成為隨走隨傳宣教士的角色,是他們重要的伙伴。回想早期教會的發展,隨走隨傳者跟耶路撒冷教會保持緊密聯繫,接受教會差遣;在重要議題上尋求教會的指導,這一切彰顯了一個教會、一個身體,互為肢體的屬靈原則。留守者對移居信徒的持續關顧就像對差派到福音工場的宣教士的關顧一樣,不要看為負累,而是福音戰線上的同工!在初期教會時代,耶路撒冷教會藉差派保羅、巴拿巴周遊佈道,成立教會,且在屬靈的事上指引這些外邦教會。後來,當耶路撒冷教會遭遇饑荒之時,這些外邦教會就捐獻援助,體現主內一家之情。所以,移居者一方面「落地生根」,在本土社區和鄰舍中為主發光發熱;另一方面,亦不要折斷與香港教會的聯繫,說不定有一天會回饋香港教會靈命培育之恩情。

信華,我們是福音戰線上的好伙伴、好戰友。移民分散本來傷感,但是從屬靈的眼睛看,這可能是上帝祝福香港、英國,甚至整個世界的契機。端視我們如何領受,又如何回應。來日方長,就此擱筆。說不定我們很快就見面,不用再透過書信傳情。

你的戰友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

教學人生:在狹縫中播送真理

親愛的信華:

前兩天收到你的回信,我感到興奮不已,沒想到我用這老舊的方式與你通訊,你竟也陪我懷舊一番。我上次說你是在逃難而非移民,用字不夠仔細,牽動了你的情緒,真是萬分抱歉!然而,感恩是你也認同要在異地尋找不一樣的召命,我會繼續以禱告守望你和明心,並兩個孩子的生活。

你在信中提及已開始為社區內的香港孩子和中國內地移居的孩子補習,也替你感恩;一則能幫補生活費,二則能繼續發揮你的教學恩賜。我相信你能為社區內人與人之間搭建橋樑,守望相助,祝福社群。

我在上一封信提到我跟你有一點不同看法,就是你判斷今天香港的政治氣氛和教學環境未必能讓你踐行召命,而我卻相信我們能在狹縫中播送真理。在教會二千多年的歷史中,見證基督徒遊走於政權對宗教的開放與收緊下如何生活。不看遠的,單看近百年香港社會在英治時代對宗教的開放,信徒都「習慣」了星期日早上返教會做禮拜,教會彷彿成為一個社交場所,崇拜、團契、小組等聚會也不乏參與者,可是靈修、祈禱等屬靈操練或傳福音、社關等行動,參與人數卻寥寥可數;崇拜人數達三、四百人的教會,祈禱會都不過二、三十人出席。可見政府相對開放的宗教政策並不一定帶來教會復興;反之,在歷史中也不乏對基督教充滿敵意的政權。然而,教會也不會因此停頓下來,反而越見興旺。教會不是人的事工,是上帝的工作。

在教育方面,我相信可見的未來也不會有像高中通識那種以明辨性思維討論社會議題的科目出現;然而,也不代表我們不可在其他學科教學上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掌握正反論據,作理性的決定。你告訴我擔心在教學上紅線處處,容易誤墮法網;我倒覺得只要持平專業,一切也可光明磊落。況且,在價值觀紛紜的世代,更需要有心有力的老師與學生同行,陪伴他們成長。信華,我認識你的為人,知道你是一位甚有要求的老師。可能你會覺得既然未能暢所欲言,不如不說;我的意見是,縱使我不能暢所欲言,我仍有很多話要說,我的學生仍有很多課題需要學習、思考、探討。希望你不會認為我思想太簡單和幼稚吧!

說了這麼多個人的想法,希望你不嫌冗贅。話說回來,那天在教會長者團契見到華叔和華嬸,他們看起來精神飽滿,只是口中常談及你們在英國的生活,言語間流露著不捨之情。我答應下星期帶備手提電腦,讓他們跟你視像交談。我也可以順道看看我的老朋友是否真的健碩不少?

好了,視像再談吧!請代我問候明心和孩子們。

你的戰友

(作者為滙基書院(東九龍)鄭建德校長)

教學人生:教會辦學的過去與未來

筆者應伯特利教會邀請,為該會100周年會慶「繼往開來,承傳使命」研討會以「探討教會辦學與宣教」為題主講。在回顧過去基督教會為香港教育所付出的心血,並為所結下的果子感恩(筆者也是教會辦學所結的果子),也反思未來的方向。

從十九世紀中葉至今,教會在香港辦學的歷史已超過170年。由於當時政府乃英國殖民地政府,英國又以基督教為國教,教會辦學自然得到很多方便。教會辦學以傳教為目標,但當中同樣發展平民識字之初級教育。以中、小學教育為例,按二零一八年的統計,香港約有960所中、小學,其中基督教學校佔322所、天主教學校佔198所,教會學校佔中、小學學校超過一半。教會辦理學校,雖然有傳道的目的,但是教會學校實在為香港提供了不少人才,學生除了成績優良外,也有良好的德行。因此,教會學校也廣受家長歡迎。

筆者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當時香港教育一直未能普及,在這背景下,教會辦學提供了適切的社會服務。若從這出發點看教會辦學,就不難解釋近年有聲音說政府對學校管理諸多制肘,教會何不把辦學權歸還政府,反正教會不辦學仍有很多慈善團體樂於接辦,教會何必甘心當政府的「承辦商」?筆者並不同意這論點。因為教會並非單純以慈惠概念辦學,而是更進一步以福音大使命注入辦學目標,這也是政府和社會大眾普遍能接受的;況且,未信者若於中、小學階段接觸過基督教信仰,一般都比較容易接受福音。

有教會樂於辦學是看中學校有禮堂做崇拜,有課室做主日學,又有寬闊的活動空間吸引年青人「聚腳」;是以教會向學校借來的空間。當然,很少教會這麼「笨」,不以學校學生和家長為福音對象的,在推動學校佈道和栽培工作上大都不遺餘力(如果有力的話)。所以,如果學校與教會互信不足,不難理解學校會以為教會都是在「攞著數」,從這來看學校教會。這也解釋了很多學校與教會在共用同一空間上所產生的張力,彼此配搭未能產生應有的協同效應。

近年很多教會學校與駐校教會都在思考如何建立更緊密聯繫,但能否稱得上「堂校一體」就得看彼此有否看對方為「使命共同體」。對教會而言,學校不止提供場地,學校的所有人,包括校長、老師、職工、學生、家長、校友都是服事對象(並非單單是福音對象);教會會友也甘心成為學生的生命師傅,積極引領他們成長。而對學校而言,教會不是屬靈事工的外判商,而是福音戰線上的伙伴,學校甘心在法理許可下與教會共享資源,並積極尋找共同合作的契機。

有人擔心2047後,香港政府是否仍然容許教會辦學,並在學校傳播福音?然而,今天美國公立學校連集體祈禱也禁止,在中國國內仍有堅持信仰為本的學校教育;所以政權只能規管基督教教育存在的形式,卻不能禁止上帝的工作。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社會環境中,主耶穌的教導──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10:16下)這就是我們最好的提醒。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