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疫境中的關係—親子關係

開學了!過了一個非常漫長的暑假後,很多家長和孩子都非常期待開學、回校上課的日子。的確,在疫情期間,很多父母要面對猶如「困獸鬥」的親子關係,再加上不少父母留家工作,一家人不單止「困獸鬥」,甚至家暴情況也比平時更容易出現。 

這大半年中,筆者遇見不少因此而出現關係問題的家庭。不過,當跟進深究下去時,發現這些問題早已存在,只是大家困在家中的這段時間,缺乏其他環境或機會去逃避或淡化,所以被催化而變得更嚴重,更難處理。

今天,我想從親子關係說起﹕

(1)為人父母或許是人生中最艱難、最容易產生焦慮及其他情緒反應,但又是最重要的角色。在上兩篇的文章中,提及怎樣嘗試從原生家庭所習慣了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作出調較,父母在情緒上,要努力促使自己情緒冷靜和思想上的客觀,使自己能夠更清晰思考,以致言語和行動都更有建設性,也為關係中的情緒氛圍作帶來具體的影響。而孩子們在此情緒氛圍下成長,也可學習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

(2) 現代的父母都常常說理想的親子關係,是具有平等和開放的態度。但是,我們卻忘記了小孩只是一張白紙,他們是需要學習後,才懂得行出來,所以相互尊重是在家庭每一位成員,都應從小養成而又遵守的界線。若父母沒有從小幫助孩子學習彼此的尊重,那麼在他們成長後也不懂得甚麼是尊重他人的界線,最後會影響親子關係、社交關係或親密關係等。正如一些的個案中,父母總是不明白,自小把兒女養育得如珠如寶,有良好的親子關係,但升上中學後,卻與父母疏離,說不禮貌的說話或粗言穢語,甚至有身體的推撞,以致差點變成家暴,父母因此感到悲痛、無奈、難以接受。

(3) 跟孩子們的溝通中,開放的意思是願意向孩子清楚說明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要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一定會明白父母在想甚麼;溝通是雙向的,父母要學習傾聽;隨著兒童和青少年的語言表達能力的增長,以及時代的改變,作父母的更要嘗試以好奇心及興致去觀察和傾聽孩子們的生活和心聲。在我的臨床工作中,當問及家長﹕「你有沒有把剛剛告訴我的感覺或想法告訴孩子呢?」家長很多時的回答是﹕「他應該知道。」但孩子的回應卻是﹕「不知道。」在傾聽孩子方面,更是許多父母沒有學習好的技巧,因為很多父母都是很想盡快地把孩子的錯誤糾正,或不信任孩子們的做法,而忘記了去明白和理解孩子的感受和想法。如果孩子從來沒有獲得他人傾聽的經驗,又如何逐步增進以言語描述思維的技能?

事實上,為人父母確實是不容易,總要常常帶著一份恆久的忍耐和愛心,才能面對孩子們成長中的不同狀況。所以,父母自己都要常常察覺自己的身心靈的變化,才能健康和喜樂地跟孩子們一起成長。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聆聽子女的心聲

現代父母生活繁忙,不但要面對工作上的沉重壓力,又要兼顧子女的學業成長問題,很多時會把焦點放在解決問題上,以至忽略了聆聽子女的心聲。但聆聽卻是和子女溝通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若不懂得聆聽,便不能了解子女的感受、想法和期望,溝通便會出現障礙,亦會影響彼此關係。有效的聆聽,可促進子女多作表達,有助他們穩定情緒,保持良好的心理狀態。

聆聽的態度

有效的聆聽,首要重視態度。若家長只注重聆聽技巧,子女會察覺到不自然,由於和平時的情況不一致,他們便會小心應對,不能真情流露。所以父母在聆聽時,要以真誠、尊重和接納的態度,減低子女的防衛機制,才能有美好的效果。

聆聽的環境

若父母能創造理想的環境,便能提升聆聽的質素。最好能擁有一個清靜和安全的環境,而且並不是急迫的狀態下,子女便能較安心地透露心聲。

聆聽的技巧

  • 開放式提問:提問範圍盡量寬闊,例如:「你今天的心情如何?」相反,若是封閉式提問:「你今天開心嗎?」如此便會收窄範圍,減少了傾聽的內容。
  • 引導式提問:提問不要預設指導答案,例如:「當下次遇到今天困境,你會如何應對呀?」相反,若是指導式提問:「根據我給你的建議,你下次遇到今天的困境,你會如何面對?」如此便會預定答案,減少了建立子女的解難能力。
  • 留意身體語言:因為有大部分訊息是來自非語言的,所以要細心敏銳觀察子女的身體語言,例如:語氣、表情、眼神、距離、手勢等等,才能作整體和全面的了解。
  • 好奇投入:父母需要對子女所表達的感到好奇和投入,他們才會有興趣去繼續表達。
  • 確認澄清:不要假設已完全了解子女所表達的情況,對當中細節,可藉柔和的回應去確認和澄清。若子女覺得父母已「先入為主」,他們會打消繼續表達的動力。
  • 善用同理心:在子女的表達中,可積極地站在他們的位置,去體會他們的想法和感受,待他們說完後,可分享自己相關的經歷和感受。
  • 恰當的姿態:在聆聽時,父母可維持和子女在相若視線水平,切勿高高在上,因這樣的姿態,會帶來壓迫感。而且身體可微微向前傾,表示很專注在他們的表達之上。
  • 言簡意賅:現今子女大都缺乏耐性,故此不要長篇大論地作冗長說教,在回應之中,盡量簡潔而完整,子女才會容易掌握重點。

積極聆聽的好處

若父母能經常聆聽子女的心聲,不但能拉近距離,更能減少誤會,化解衝突,建立良好的親子關係。

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二)– 如何面對非理性思維

緊接上期介紹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今期繼續探討有關非理性思維的困擾。首先,甚麼是非理性的思維?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艾利斯(Albert Ellis)指出,許多「問題」其實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正如有些人在生活中感到煩惱、困擾、焦慮,若追尋下去,會發現這些都是來自個人思考事情的慣性模式,使自己陷入負面的情緒中。也就是說,事情的本質是中性的,是我們的思考將它導向狹隘而黑暗的空間。若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學習到的信念,潛移默化之下會影響思考模式,使原本無害的事情想成了嚴重、負向或毫無希望的結果,繼而就會令自己感受到痛苦、憤怒、恐懼或絕望等情緒,這些令我們痛苦的又未必符合現實的想法,稱為「非理性信念」。

非理性思維歸納為三大類

(一)災難化﹕將問題的嚴重性推到極端災難化的境地,例如有父母覺得,過去大半年都沒有返到學校作實體學習,只是靠網上學習,子女一定不能追回過去的學習進度,所以成績將會不好,一定考不到心儀的學校或讀不到理想科目,結果一定沒有前途,沒有謀生能力,將來的人生會十分悲慘。

(二)以偏概全﹕對於少數或只發生一次的意外的傳言或聽聞,老是覺得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例如網上有人傳出買不到米丶廁紙,就覺得自己也缺乏米丶廁紙等物資用品,就算家中仍有存貨,也要去搶購。

 (三)非黑即白﹕把自己僵化在自我規範的思維之中,不能以開放的態度和彈性去留意跟自身矛盾的觀點,看所有的事情只有絕對的「對」或絕對的「錯」兩種選擇;並堅持不是「全好」,就是「全壞」的立場,沒有了中間的立場;例如朋友今天沒有回覆我的留言,她一定是不喜歡我、討厭我,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如何察覺和面對?既然許多「問題」是自己「想」出來,我們便要學習去察覺並發現這些偏離現實的情境,而且缺乏彈性,充滿「絕對」與「必須」,導致個人失去看見其他可能性的空間思考模式。「這些空間思考模式是怎樣來的?是成長中的經驗?是社會的價值觀?別人的看法?」透過這些思考練習,我們會理解多了自己的思考模式,之後就嘗試在當中增加一些彈性,減低部分絕對性或災難性的看法,用比較立體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事情,這過程需要一點一滴積累下來。

我們要學習活在當下,就是接納現在這個不確定或不完美,並珍惜現在的所有。正面的經驗就是尋找過往自己在這些非理性思維後的正面經歷,你會自豪發現自己曾經怎樣經過和戰勝它。一家人一起分享自己或別人走過的艱難經歷、內心的害怕,以及如何踏出或勇敢的「搏戰」,上帝又是怎樣陪伴我們經過每一處…,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及子女的成長動力和能力,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挑戰。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親子關係會影響孩子成長嗎?

年青的曉唯(化名)初出茅廬,剛投入工作時就覺察到一個令自己困擾不已的問題!原來,每當他撰寫報告時,心裡頭好像有個壓力模式,有很多聲音在騷動﹕「你很差勁,……你做不成的,你攪錯晒!……」他就會拖延,自責內疚、苦惱, 思想不停地打轉打圈……極力去尋找解「死結」之源頭。

在輔導的過程裡,他回憶起童年時與母親關係的某個畫面。那時的他經常發惡夢而驚醒,醒後往往嚎啕大哭,但每次都惹來媽媽的破口大罵﹕「喊衰晒,……無鬼用,…衰仔,不准再喊!……」小唯(乳名) 只好強忍眼淚,覺得很驚,怕激怒了媽媽而犯下大錯。

治療師引導曉唯,再次投入畫面裡的情境﹕「小唯,可以慢慢說出當時心中感受……。」

小唯﹕「我害怕媽媽唔喜歡我,我没有感覺似的,又不能反抗呀!」

治療師﹕「是的,你當時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只能夠聽話,自然會便把感覺收藏起來。在這裡,我陪住你,聆聽明白你的感受,喊一陣都可以的……。」

小唯﹕「我覺得媽媽好像咆哮的獅子,可怕極了!我又覺得好生氣,為何她咒罵我?當時我好似相信了她,認為自己唔好,連累家人,令人行衰運!」

治療師員進而再引導﹕「你再想像一下,長大了的曉唯,去到畫面情境裡的話,與當年的小唯相遇,你會告訴他甚麽?」

曉唯沉思一會後說﹕「小唯,好乖!我喜歡你,想保護你,你不要驚啦。我會邊說邊摸小唯的頭和擁抱他。」「想像小唯會挨著長大後的曉唯,覺得好舒服, 想睡,默言……」」

治療師﹕「小唯現在好好安睡吧!你看來,此刻的他心情怎樣呢?」

曉唯﹕「他感到很安舒,想繼續休息而不會發惡夢……。」

治療師﹕「你可有其他心聲告訴他?」

曉唯柔和地說﹕「我陪伴你睡到夠為止,我不會吵醒你的。如果你發惡夢, 我是不會罵你的……。」

曉唯在輔導室裡重遇童年的自己,覺得開心滿足,因為在相遇那刻能夠給予自己安撫和保護。慢慢地,曉唯起伏的心平靜下來,他開始放下多年來受創的包袱,思想心靈連接到內在的資源能力,繼而解開糾纏已久的心結。

最後,治療師為他的轉化而感恩、感動,而心裡有了進一步反思﹕父母辛勞養育管教孩子,亦是他們的良伴,可惜未能注意自身的行為反應、言語情緒,是在建立造就孩子,抑或不經意為孩子成長留下陰霾。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 /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自己鬆一鬆,孩子變輕鬆

在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下,孩子可能因為未能回校上課,不能與好友相見,或是看見疫情的新聞報道時而感到驚慌或擔心。面對孩子這樣的情況,作為家長可以怎樣幫助他們呢?知不知道家長自己平靜自信的臉容,相比起跟孩子說「不要怕」更能安撫孩子的憂心呢?

原來孩子在「鏡像模仿」(mirroring)的影響下,潛意識裡會不自覺地模仿了另一個人的非言語訊息。所以,當一個害怕曱甴「小強」的媽媽,突然看見在沙發下走出一隻黑色的物體走出來,在未看清那移動物是何方神聖時,已經驚慌尖叫地跳上沙發,身邊的幼年孩子看在眼裡也會即時發出同樣的尖叫聲,整個幼小的身軀都已陷在驚恐中。

即使勇敢的爸爸日後去提醒這個孩子﹕「見到『小強』不用驚慌,作為男孩子要勇敢,不要害怕!」當這孩子再遇到「小強」的出沒,尖叫聲仍會隨之而來。媽媽的非言語訊息比爸爸的說話的教導對他更具震撼力。  

筆者的菲傭姐姐絕不害怕「小強」,因為在她的家裡有很多「小強」陪伴她的成長。菲傭姐姐從小看見家人面對「小強」時那鬆容自在的表情,就像見到貓或狗一樣習以為常,所以她面對「小強」表現得坦然無懼。

美國電視節目Dog Whisperer with Cesar Millan主持人愷撒(Cesar) 是一個有豐富經驗的狗隻訓練員。他發覺當受訓的狗隻有情緒不穩和不跟指令時,主人會以平靜和信心地去帶領,從而影響狗隻的情緒,變得平靜及服從。其中在Cesar Millan Stops a Dog Fight的一幕,主人原先對著狗隻有點不知所措。當愷撒提議主人嘗試去想一想自己喜愛的食物時,主人原先拉長的臉孔即時展現了笑容 (開心的想法即時把主人從負面情緒拉了出來)。同時,當主人緊張的身軀學習去挺起胸膛和表現自信,拖著的狗隻亦隨之變得乖巧和有服從性。

心理學家Professor Steve Joordens套用愷撒有名的「平靜及堅定自信的領導」( calm assertive leadership)理論放在管教孩童的方法上。若是家庭的領導人是在驚慌的狀態,全家的人都會感到驚慌。所以在疫情下,父母親平靜安穩情緒去帶領著家庭,才可以有效地去穩定孩子的焦慮情緒,讓孩子感受到周圍的環境是安全受控的。

所以家長們,若你們看到孩子在疫情當中緊張和焦慮,先去看一下鏡子反映出來的自己,是否是一張緊張和焦慮的臉孔?若是,檢視自己是否生活上滿有壓力,嘗試給自己空間及時間善待自己的情緒。只有當自己那繃緊的肌肉變回一張放鬆平靜有自信的臉孔的時候,才可以令脆弱的孩子放心來倚靠自己,同時他們拉得緊緊焦慮的心情才可因此鬆弛下來!

「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30﹕15上〉

鮑周瑞珠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一)

疫情好像已經漸漸褪去,大部分的學生已經逐漸返回學校的校園生活。當見到不同的父母時,有些會說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因為不用費煞思量地安排孩子們的時間;有些會覺得真可惜,不能再以輕鬆愉快、沒有壓力的心情,去繼續享受那以往難得的親子時間;又有些父母會擔心,孩子們只剩下那麼少時間返學,是否可以追得返停學今年的課程呢?是否應該要用整個暑假來補習呢?其實,為何面對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會有那麼不同的情緒反應呢?繼而再引致不同的行為回應呢?

自動情緒反應模式

我們的情緒反應通常是個人在早年成長生活中建立起來的反應模式,這些反應模式與目前的生活未必相關。舉例說,一個爸爸的教養方式,常常都會提高聲量地責罵子女,那子女成長後,很多時在面對一些提高聲量說話的人,就算那人不是在責罵他,就算他在成人的生活中,並不是面對甚麼虐待或威嚇的狀況,都會容易自我激發起一種極端強烈情緒反應,甚至以一些不理性的行為回應,而這個反應過激的情緒模式,已成為他的神經系統早年所編排的情緒反應之一。反之,正向情緒模式也是可以以同樣的方式設定在神經系統中的情緒反應。舉例說,父母能常常以感恩、欣賞或愉悅的心情去面對周圍的事與物,或在突發的事情時,都能以較平穩的心情去面對及處理時,孩子們在面對焦慮或壓力時,都會較容易以平穩的心情去處理事情。

如何改變

那麼,若我已經從小就輸入了這些舊有的情緒反應模式,是否便不能改變呢?事實是不容易,但也不是一定改變不到,首先我們要從檢視及覺察自己的情緒開始,當發現自己有這樣的情緒時,便去承認這些情緒,尋找它為何會出現,看看是否因為一些事情令自己失望、落差?還是因為沒有能力控制到結果,產生的不安全感而引致的情緒波動?繼而再想如何面對和處理,例如面對孩子們呈分試時產生很大的擔心和焦慮,首先我們要對自己作出檢視及覺察—(1)生理上﹕自己是否受到影響,例如睡得不好、心悸、多夢、食欲不振;(2)心理上﹕自己是否常常有很多負面思想環繞著自己,甚至乎一些應該是開心的事情都不能令自己開心或提起興趣,又或是想方設法去逃避等;繼而要承認這些情緒,尋找它為何會出現?原來自己很擔心孩子考不好分數,便不能有好學校收,若去了較差的學校便會沒有前途,可能會學壞、會吸毒,又可能會被人欺凌、被人打等等。

面對和處理

我們自己為何會有以上的恐懼和非理性思維出現?誰人告訴我較差的學校便一定會沒有前途、會學壞、會被人欺凌?可能是某時曾經發生過,但是否等於一定會再出現?又或是自己在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令自己產生這種種的焦慮?(待續)( 筆者會在下一篇再詳談如何去面對處理非理性思維。然而,也想鼓勵大家想想自己在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是怎樣的?)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